春灯谜史

俗词云:淫为万恶首,三纲败坏五常休。

若非天缘造就,纵然性命难周。

惟此春灯谜史,实系生前配偶

三纲不败,五常不休,

逾东墙而搂处子,真可谓搂之得妻,

借水从而结红丝,亦不伤关睢雅化,

虽偶尔淫幸,乃今古○现,

飘飘乎快事也,扬扬乎风流矣!

第一回 浪才子无宵玩月 俏娇娘十五观灯

话说唐玄宗时,浙江杭洲府仁和县城里有一人姓金名华字生丽。自九岁时父亲辞世,只有母亲阎氏浆养成人,至今年一十六岁。幸家中颇宽富足,尽可过活,且是金华生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人物标致,举止风流。

阎氏91吃瓜妈妈见儿子恁般聪明伶俐,甚是欢喜,如掌上明珠一般。自七岁就送到塾中读书。这金华真个聪明,自七岁读到十六,凡诸子百家,三教九流无不通晓,诗词歌赋无不成就。真是才貌双全出类拨萃的男儿。

有西江月为证:

出落唇红齿白,生成眼秀眉清,风流不用着衣新,俊俏得中首领。

下笔千言立就,挥毫四座皆惊,金生丽好个声名,一见从从起敬。

却说金华年已十六,尚未完婚,阎氏妈妈素日常着媒人四处选择美貌女子,方与他儿子结姻,因自已儿子是个风流人物,但凡人家女儿有丝毫褒贬处,决不应允。所以访问了多多少少俱是平常人材,再选不着如花似玉的佳人。

阎氏因择得有些烦徐,又一个不得如意,把这事也就搁过一边,这且不题。

再说那些养女的人家,谁不愿意与女儿拣一个佳婿,闻得金小官人的母亲要为子说亲,那些有女儿的知道金华人材出众,到不论聘之厚薄,情愿赔妆○嫁来。

但女儿有一二分颜色,无不挨风缉缝,央媒夸奖得西施般貌,昭君般才,又问得阎氏有细密底当,屡次不允,那些人也不十分强求了。

这金华虽年幼,竟是风流中的浪子,比就色中的饿狼一般,若遇其母与他说亲之时。这一日来,书也不念,心中辗辗转转,踌踌蹰蹰,半酣半呆,如醉如痴,恰似染病一般。望色之心十分慨切,一一遭遭俱是如此。

话分两头,却说金华的左邻有个韩印,少年惯走湖广贩卖粮食,後来家殷实,开起两座典当,托六个伙掌管,自已只在家中受用,浑家刘氏只生得一个女儿,乳名叫做娇娘,今年一十三岁,生得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

又且画鸾刺凤,美艳非常,出落一个好女儿,怎见得,有西江月为证:

面似桃花含露,体如白雪团成,眼横秋波黛眉清。十指尖尖如笋。

袅娜休言西子,风流不让崔莺,金莲窄窄鞋儿轻,行动一天丰韵。

韩印女儿91吃瓜生得人物齐整,不肯许个平常之人,必要拣个读书君子方才许,是韩印心里意思,因女儿年纪尚小,犹在娇爱,况膝下无子,决不肯早早许配与人,就是金家自家媒说亲之时,媒人亦曾五次三番说合,韩印终是溺爱,心中也有几许跽之意,怎奈他心问口,口问心,吞吞吐吐,恍恍惚惚再不定准,媒人若返问紧时,他就连说带骂,恰省衣裳往外便辇,媒婆落了多少没趣,谁敢再来强说。

刘氏妈妈常对韩印说道:「隔壁金小官人是个读书君子,仪表不俗,我们女儿风流俊俏,月貌花容,真乃郎才女貌矣。为何媒人来求过数次丈夫只是不以?」

韩印道:「愚夫不是不允,依我看金小官人与咱家女儿真天生佳偶,但只有一件。贤妻你可晓得麽。」

刘氏道:「有那一件,愚妻委实不晓,乞丈夫明言。」

韩印道:「咱家中虽然衣食充足,银子广多,你我已五旬以外年纪,并无尺寸之子,後来这家私可托与何人掌管。」

说不了,韩印已坠下泪来,刘氏听了变凄凄惨惨的说道:「愚妻早念及此,虽然终日强打精神与丈夫争名夺利,欢欢喜喜,我不过是宽自丈夫之心,及到清明家节,见人家或男或女或贫或富坟前添土化纸,不到咱二人跟前,也不知吊了多少泪痕。」

说罢韩印忽然放声大哭,刘氏91吃瓜亦嚎啕不已。

却说韩印家有个丫环名叫兰儿,因前楼下边梅花开得极盛,正在那楼下看梅耍子,忽听得楼上大椋小怪,悲声不止,料是员外安人。

慌忙跑到後楼对娇娘说道:「贱婢刚才在前楼下看每,不知员外安人为着何事痛哭流泪。」

娇娘闻得这话忙移玉步转金莲到了前楼,只见爹妈还是啼哭。

娇娘上前含泪问道:「爹妈有何伤心之处,却恁般过哀。」

夫妇二人见女儿来到面前,方才止住泪,歇了一会。

娇娘又慢慢问道:「爹妈将心中委曲说与孩儿听听,或者孩儿可以替爹妈分忧解闷也未可知。」

韩印道:「你小小年纪,不达事务,你爹妈就对你说了也是枉然,如何能替爹妈分得忧,解得闷。」

刘氏搂过来说道:「既是女儿要问就对他说知,却也无妨。」

韩印被刘氏娇娘再三催攒不过,只得带泪说道:「儿呀。你爹妈五旬以外年纪,乏子少嗣。咱们家中虽然有的是金银财物,尽可快活下半世,虽总好过人家,但女儿你终是个女流之辈,再待上一年半载,与你择夫于归之後,落下你爹妈冷冷清清,无倚无靠,诚刀割柔肠也,这还是小事,若到我二人那死後恁般家私插与何人掌管,清明时节谁给我这两个苦鬼坟头烧纸化币。」

说罢又噗簌簌滚下泪来,娇娘听此一般言语,遂心生一计,安慰道:「孩儿只道爹妈有甚麽专心的大事,原来如此,这有何难。」

韩印91吃瓜道:「把这不难处说与为爹妈的听听。」

娇娘道:「孩我心要说只怕爹妈笑孩儿无廉耻。」

韩印道:「我女儿自情里来为爹妈那有笑你之理。」

娇娘道:「你孩儿这样颜色,又这等家私,不才择一个风流少男招赘为婿,孩儿终身有托,爹妈後世有靠,倘然孩儿生男长女也是韩门根基,那时家私有人掌管。见鄙见若此,不知爹妈以为何如。」

韩印夫妇二人听此一段言语遂拨去忧容,变为喜色,一齐说:「知我儿小便小,却有此等高见,真女中丈夫也,若果这样一做,我夫妇生前快乐,死後甘心。」

丫环旁边变欢欣笑道:「极妙极妙。」

娇娘只羞得面红过耳,半晌并不言语,韩印叫丫环到厨下取了一壶鱼元药酒,猩唇佳肴,大家喜喜欢欢自初鼓饮至二更天气方才尽兴,丫环仍是同娇娘去往後楼睡了。

却说韩印夫妇见女儿回楼遂暗暗商量道:「女儿既有此孝心,你我着实留心细访女婿要紧。」

刘氏道:「不如叫下仔细媒人,叫他悄悄偷与金华母亲说知就理情由,他若肯应许,此事便是咱们万金之福。」

韩印道:「金小官人是个有志气的男儿,阎氏妈妈又是个节列的妇人,岂肯与咱们招赘为婿。」

刘氏91吃瓜道:「俗语说是姻缘棒打不退,从前阎氏妈妈着人与儿子说了三五十家俱不凑巧,或者与咱女儿前生有缘也未可定。」

老夫妻二人你一言我一语,说说笑笑直到五更以後方才睡着不题。

却说金华因屡次择亲不成,时常抱闷在心,说话中间乃是正月佳节,恰好天朗气清,月明星稀,照耀如同白昼一般,又听得当街上鼓乐连天,人声喧杂结了一身华丽衣服走出自已的门来,又邀了一位同学的窗兄。

此人名崔叫栋91吃瓜,年长金华二岁,为人朴实忠诚,与金华最是投契,所以金华一邀就同来游玩。

金华一则是消遣,二则是要饱看佳人女儿的意思。二人移步逍遥。只见那些男男女女穿红挂绿,有些丑陋不堪的,也有俊俏可爱的,金华的心里早有了几分打熬不过。

崔栋终是个老实人,认他是天仙一般的女子他却一毫不有意的。低着头往前走,惟这金华却在後边。

正在走着,只听背後五七步远近一个女子燕语莺声,笑语如箫之音,他原是色中的个饿鬼,猛然一听此等美音,心下早知有非常的美貌急忙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老妪,一个侍女相伴着一个娇娇艳艳的女子约莫有十五六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