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拿了我的第一次(周姨)

我生长在江边的一个中等城市,从小到大生活平淡无奇,学习成绩中上,勉 强大学毕业。我性格趋于被动,说白了就是有贼心没贼胆,从喜欢偷看漂亮女孩 身体开始就只会躲在一边意淫跟打手枪,线岁刚参加工作 不久的一个夏天。


我住在父母单位的宿舍区,邻里多为父母同事,不熟也熟悉。父母已退了休, 被在外地发展落户的姐姐接去了,剩我一人在家大肆玩游戏机、看A片,悠哉游 哉。我们这里一层楼只住两户,我家对门是三口:母亲、儿子和儿媳妇,儿子到 南方打工去了,母亲提前退休在家,媳妇在本地工作。说实话我挺喜欢这一家子, 不仅是她们热情和气,这一家子遗传基因特优良,儿子英俊高大,媳妇漂亮温柔, 连母亲都看不出来快五十的人了,像刚四十的,真正徐娘半老,混身布满媚力。


母亲姓周,我叫她周姨,老伴死的早,白析健康,微胖而丰满,乳房与臀部 仍然坚挺有弹性。媳妇姓刘,比我大六七岁,我叫她刘姐,苗条但并不瘦,是那 种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非常阳光的一种。因这家男主人常年在外,有 些力活与维修方面的事基本上就由我包了,好处是在她们家搭伙吃顿晚饭(中饭 在单位解决)以及帮我洗衣服。


那天晚上八点多,我正在家打游戏,对门周姨来叫我帮忙拿东西。在她家卧 房顶柜里有一个纸箱,较沉,人字梯已经放好了,我爬上去一使劲尽然没搬动, 我回头说:“周姨,好重哦,可不可以先拿一部分出来?”这时我发现周姨的脸 有些红,似乎躲避了一下我的目光,但我并未多想,她点头同意后我就开始拿东 西了。


我拿一件递给她一件,忽然我从她松大的汗衫领口处,看见了她那硕大白晰 的大半个乳房,随着她的俯身在摇摆着,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见真正的乳 房,我连忙抬眼但忍不住递东西时偷看一眼,我甚至看到了她的深红色的乳晕及 玻璃球般大小的乳头,有一次还看到了她微隆的雪白肚皮。我几乎忘了一切,脑 子里只有球形巨乳,雪白肌肤,机械地递着东西。


猛然她抬头望了我一眼,又望了一下自己的胸口,脸刷地一下更红了,大声 到:“看什么呢!”随即又漂了一下我的下身方向。我荒忙收回眼神,顺着她的 眼光看了一下自已,原来我只穿了一个宽松的三角裤就过来了,从她那个方向应 该能从我的裤角看到我的小弟弟,何况不知何时,他早已勃起,支起了一个账篷。 这使得我更加窘迫,害怕她会生气并告诉我的父母甚至别人,那我就没脸见人了。


我拼命想转个方向可梯子上位置又小,用手去拉裤角,想不到小弟弟从另一 边弹了出来,正在心慌意乱时,听见周姨哈哈哈……大笑起来,我扫了她一眼见 她笑得花枝乱颤,并没有生气迹象,稍松了口气,尴尬地陪笑了两下,预备继续 搬东西。


忽然周姨的手从我的裤角伸进去,抓住了我的小弟弟边揉边说:“嘻嘻嘻, 小家伙人不大,东西到不小,说,刚才在看什么呢,这是怎么会事?”我感觉我 的脸象波了开水,小弟弟好象也更涨大了,双腿本能地夹在一起。我吱吱唔唔地 说不出来,最后乞求到:“周姨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周姨嗔到:“那不 行,不能让你白看了吧。”


我心中一动,忽似感觉到一点什么(平时我反应没这么快),我看了一眼周 姨,觉得她眼中似乎在发光,还有点象A片里浪女的媚光,我大着胆子说:“你 再不放手,我可要报复了。”她斜着眼看着我说:“是吗?你能样?”


我吸了口气,安定一下心神,下了两步梯子,她的手也一直在揉捏着我的小 弟弟没放,我猛然将右手从她的领口伸进去抓住了她的一个乳房揉起来,周姨呀 的轻呼一声,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头也顶在我的胸前,可她抓住我的小弟弟 的手并没有放松,只是停止了揉捏,我伸进去的手并没有闲着,我学着A片里的, 一会儿大力揉捏乳房,一会儿轻捻乳头,慢慢地她的头向后仰起,呼吸急速,身 体也在下沉,手里乳头在迅速变硬。


忽然,她松开双手抱住我的腰,防止自己坐到地上,但这带着我失去平衡, 扑到她身上倒了下去,还好后面就是床,我们倒在床上,停止了活动,我们喘着 气对视了一会儿,忽然她把我的头一抱楼到她的胸前,我也不客气隔着汗衫咬她 的乳房,吸吮她的乳头,她从鼻腔处挤出嗯嗯的声音,我的手顺着她的肚皮伸向 那最令我神往的地方,她也只穿了个四角裤,插进松紧带里,摸过一个圆面深的 肚脐,滑过柔软的小腹,触到一片毛耸耸的地带,我扒拉着她的阴毛,手掌按到 了一个馒头大小突起部,接着手指触到了一个小突点,只见周姨猛然象打了个冷 战,我继续了几下,她抬腿夹住了我的手,我只能用手指继续探索,中指陷入了 两片肉当中,中间有些湿滑,继续往里伸,有一个肉洞,我的手指可以插进去, 里面有好多水,我知道这是阴道了,我的中指每插一下,周姨便哼一声,还抬起 屁股迎合我。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从她胸前挣扎起来,先脱去自己的裤头,再帮她拉去汗 衫,扒去她的裤衩,我扑了上去,我亲吻她的咀,将舌头伸进去,她也伸出舌头 与我的舌头搅拌在一起,我下意识将小弟弟在她的下身戳着,但半天不得其门而 入,她冲我媚笑了下停止我的动作,捉住我的小弟弟牵引着向她的玉门而去,我 随势一沉,小弟弟便全身而入,这是我的第一次插入阴道,感觉小弟弟周身被湿 润火热而柔软的东西包裹着,还不停地蠕动挤压,这不是手能创造出来的境界, 我不自觉的抽插起来,并不懂得什么技巧,只顾猛攻猛冲,每冲一次,周姨便哼 一声,双手紧捏着拳头。


不一会儿,我就有了想射的感觉,她似有所觉,猛地握拄我小弟弟的根部说 :“不,别这么快,先停一停。”我顺从地停了下来,将要射出精液又憋了回去, 但对一个没有真正沾过女人的男人怎么忍得住呢,等她的手一拿开,我又动了起 来,这回力量更大,一插到底,使得周姨不停地啊啊大叫,不多久我的精闸大开, 全部泄到周姨的体内,之后周姨也全身一镇紧绷,接着又瘫软下来,我也气喘吁 吁叭在周姨身上,不想动了。


歇了一会儿,我们爬起来,双方似乎都有些不好意思,我怯怯地说:“周姨, 对不起。”周姨没有吱声,我又问:“周姨,我们……,我以后还可以……”周 姨望着我说:“不能怪你,我也……,只要你能保密,当我想……不,只要你想, 我还可以陪你。”“周姨你真是太好了。”我兴奋地扑到周姨怀中,“不过要小 心,还有,等你娶了媳妇,我们就不要了。”周姨接着说。就这样在我们的协议 下,我们秘密交往下来。


此后,我没事就泡在邻居家中,周姨当然是心照不宣,我们也掩饰的很好, 两三个月下来,我的瘾头越来越大,我不仅找着机会和周姨做爱,我甚至幻想着 泡上刘姐。当周姨和刘姐都在场时,我表现的比较规距,当只有刘姐时,我的话 明显变多,不时开些玩笑,借机触碰刘姐身体,但也只此而已,而刘姐则似乎只 当我是小孩子,和我对着疯闹,如此我已很兴奋,却没敢想真的下手。


一个仲秋的晚上,我在周姨家无聊地看电视,周姨说出去买个东西但半天未 回来,刘姐则参加一个工作应酬也还没回家。不知不觉中,我靠在长沙发上睡着 了。渐渐地,我作起了梦,梦中刘姐在我面前跳起了脱衣舞,标致地身材在我面 前扭动,我感觉到下身在昂扬晃动起来,这时刘姐跪到我的跨前,像A片中演得 一样,张开她的小咀,慢慢地将我的小弟弟含到了咀里,并象性交一样让我的小 弟弟在她咀里一进一出,她柔软的舌头包裹着我的龟头。


可笑的是,此刻我又进入了半睡半醒状态,迷糊中我还嘲笑自己想刘姐想疯 了,象青春期大小孩一样作这种春梦,但是我又觉得下体的快感是那么真实,不 象在做梦,我猛得睁开眼睛。


天哪,是刘姐,她正蹲坐在我小腹上,而我的小弟弟正在她的小穴里吞吞吐 吐,我不知道是吓着了还是被这飞来艳福惊呆了,我只知道木木地躺在沙发上, 脑子里好似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害怕还是该兴奋,幸好我的小弟弟还本能地竖立 着。


好半天我才回过神来,我闻到刘姐身上严重的酒气,随即我兴奋地反应过来, 送上门的良机怎么能白白放过,我搂住刘姐的腰,配合着她的动作抬动自己的屁 股。


可惜没多久,刘姐亢奋地朝后仰起身子,小穴里的龟头感觉一阵湿热,刘姐 朝后软倒在沙发上,不一会儿昏睡过去。


可我还没泻火呢,而且我梦魅以求的身躯就在我面前,不能就这样结束。我 补上去,亲吻抚摩着刘姐的秀气地脸蛋,天鹅般的脖子,丰润的酥胸,坚固的小 腹,迷人的阴户,修长的玉腿,我将我的小弟弟再次插入刘姐的小穴,大抽大干, 刘姐这时也起了反应,双手搂住我的背,双腿盘到我的腰上,不停地嗯啊声中扭 动起来,我忘了周身的一切,沉浸在和梦中情人的性爱当中,终于,我一泻千里。


当我清醒过来,一抬头,我的心猛然一阵狂跳,当时我的脸一定寡白,我确 实感到了害怕,因为周姨就站在我面前,周姨回来了,眼里含着泪与愤怒,混身 在颤抖。“周姨……”大概只有我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叫了一声,“报应呀……” 周姨啜泣着小声说,“你马上出去!”忽然她严厉地命令,我象兔子似的窜起来 跑回了自己的家,那一夜我失眠。


我再也没敢到周姨家去,不久周姨全家搬走了,房子租了出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