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美艳风骚的淫荡小侄女

我那美艳风骚的淫荡小侄女 (上)

昨天晚上和几个朋友可能喝的有点多,以至于我现在还在怀疑刚才所发生的
一切可能都是一场梦……

其实事情很简单,今早在经历过了宿醉的头痛之后,一个律师很幸运地按响
了我家那个10次有9次不会响的门铃,好吧,他说他按了12次,那只能说不太走
运了……这都不是重点,重要的是他走进大门告诉了我一个不算太悲痛的噩耗,
我的大哥死了。

大哥?对……亲大哥,同一对父母生的,有血缘关系的那种,不是帮派结拜
什么的。

而且我们俩自小就父母双亡了,按理来说这种自幼无父无母相依为命的亲兄
弟应该都是关系亲的不能再亲,甚至是同穿一条 内裤、同泡一个马子的等级。

很遗憾,我们俩关系很一般,在几个亲戚轮流抚养到了能出去打小工的年纪
后,我们兄弟两个就分开走进社会独立生活去了,很少见面。

别说是父母双亡自小相依的亲兄弟了,就是高中毕业的同学走入社会后我想
关系都不会有我们这么冷淡,这确实也很不正常,或者说……我那个大哥人确实
有些与众不同。

其实我们俩也还是会保持来往的,比如每年过年还是要通个电话什么的,当
然了,全都是我主动打过去的,但除此之外也就没什么交流了。

即使这样,我竟然还是这个地球上和他关系最好的人,也就可以想像他平时
为人处世是个什么风格了。没有朋友,也从来不和其他亲戚聚会,每次都是让我
代替问候,以至于所有认识的人都当他已经不存在了。

所以当今天这个律师告诉我说我的大哥将所有遗产都交给我的时候,我也不
是太过惊讶,想了想他也找不到什么人继承遗产了。

老婆?他年轻时是娶了个老婆,还只带给我一个人看过,我那嫂子该怎么说
呢……两个字,美、骚。所以后来就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剧情,给戴绿帽子了。

按理说其实这很不应该的,我们兄弟两个别的没什么,但相貌那绝对是拿得
出手的,当年在酒吧和歌舞厅做服务生和陪酒的时候,提出要包养我的富家小姐
和富婆都超过了20个,这还没算那些一般性的告白了。

我大哥的相貌那也是和我能媲美的,这样的条件能给女人抛弃多半也是因为
他那糟糕的性格所致,反正后来他就单独抚养和前妻的女儿没有再婚了。

对,他还有个女儿,应该算是我的侄女了,我记得在她小时候还见过一面,
很可爱的小姑娘,可惜被那样的父亲单独养大,肯定会形成某种反社会反人类的
特殊人格,一想到这我就暗暗可惜。

为什么不把遗产直接留给这个女儿?律师说他 也不知道,反正大哥说遗产就
是我的了,多想那些也没什么用。不过作为接受遗产的其中一项义务,我必须要
把这个小侄女给抚养成人。

这个问题可就不小了,我那侄女今年算了算才刚满14周岁,应该初中吧,城
市小姑娘想要养到18岁那可是每年都要往无底洞里丢钱啊,更何况女孩要富养,
我现在最多也就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水平,还不知道他的遗产够不够他女儿的
抚养费呢,到时候别说是继承遗产,结果自己还要贴钱……

“那么,南杨先生,这就是您兄长所遗留的财产总数,将其海外资产也都换
算成人民币后,再去除遗产税,您本人能得到的大概是这么多。”

哦,南杨是我的名字,没什么特点,不过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律师给我看
的纸条上的数字,我发誓我一辈子都没看到过这么多的0后面跟着的竟然还是货
币单位!

“您兄长南松先生生前遗留的财产税后所得总数是人民币六千两百万元,我
们律师事务所将会把钱分别通过以下这些账户转交给您。”

之后那律师再说了什么我都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反正就是说了一些怎么把钱
交给我的事情,而我在他走后立刻就冲进了厕所在水池边不断地冲洗著脸,想让
自己知道现在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六千两百万啊……人民币!不是什么越南盾或者日元……当然了,我也不会
贪心到去想成美元的。这些数字还都不是关键,重点是……我这个和大哥最亲近
的人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多钱的……

两天后,我应邀到律师事务所去处理一些手续,他们才告诉了我,原来大哥
在感情失败后,财运却是越来越好,先是走狗屎运中了个几十万的奖,然后用这
笔钱当做本钱 ,又问地下钱庄借了些钱,搞起了地皮生意,刚好那年他在北京豪
赌式地买了几块地后,申奥成功的消息传来,资产一下子暴涨了数倍,之后房价
不断上涨,他的财产也如同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到前段时间临死时,已经是接
近亿万富翁了。

不过因为他和过去亲戚们的社交活动基本为零,而且还刻意隐瞒这些事,所
以包括我在内的众多亲人都不知道他的财产之巨,也没人知道他人生的最后时刻
是怎样的情况,甚至连葬礼都没人通知,但在死前总算想到了我这个弟弟,也算
他还是个有点正常心思的人吧,不过除了我他明显也没什么能信得过的人了。

说到遗产继承的手续,也难怪大哥会把这些事交给这家律师事务所,他们在
事情的处理方面确实很可靠,如此巨额的遗产继承竟然保密的完美无缺,依照大
哥的意思,没有让任何人知道我是继承人的事。

之后的几天,我享受到了人生中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先是走进经理的办公室
用只有老总才用过的语气递交了一份发泄过去积怨的辞职信,接着就去了常去的
那家面馆,点了碗过去自己从来都不舍得点的大排面,哼哼……我终于也从阳春
面提升到了大排面的档次了。

当然了,最后我也去退掉了一直在租的那间破房子,在一个高档小区里买下
了一个高层的精装修公寓,房子不是很大,算上越层200多平米吧,毕竟只有我
和侄女两个人住,太大反而不好。而且这个地方离她的学校也很近。

房子买好后,我就直接入住了,等到和律师约好的那一天,去把侄女给接过
来就算正式完成了,毕竟这么多钱别说一个女孩了,开个小型孤儿院都够了。

我印像中的侄女还是小时候那个十分害羞可爱的小女孩,第一次见面那天因
为给了些零花钱和礼物,所以她当时就一直跟着我,时不时地叫下叔叔,让我也
第一次有了一种温暖感。但之后大哥就再也没让我们见过面,不知这次重逢,她
会变成什么样子。

“叔叔……”

当律师把小侄女带到我的面前时,我记忆中的那个小女孩彻底消失了,眼前
的少女突然让我想起了当年那个给大哥戴了绿帽子的女人,这种气质和相貌……
真是和她母亲太像了。

  
也许太久没见面让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吧,在我把她带进新家之前,我们叔
侄俩除了一开始互相问候了下外,没有再多说些什么,不过她倒是挺粘着我的,
一路上都抓着我的手不放开,看样子我确实是她唯一的亲人了,但当我把她带进
新家的门后,小丫头的一声惊叹却着实让我吃了一惊。

“叔叔,你家好大啊,住这么好的房子,你应该很有钱吧。”

侄女的问题让我差点没一口水喷出来,她连她父亲的遗产给我了都不知道?
想到这我突然对他们父女两之间的关系有些疑问和好奇了。

当我从小侄女口中知道了她过去的生活后,我对我那个大哥又有了一层新的
认识了,原来这个侄女从来就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亿万富翁,父女两人也一直
都只是住在一个普通的小区房内,平常的生活也是很正常的消费。靠……我这大
哥比葛朗台都狠啊,连女儿都这么吝啬和信不过。

大概他有自己的理由吧,不过这样也好,连他唯一的女儿都不知道资产的事,
那这笔遗产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其他问题了,我暂时也不会告诉小侄女他父亲的真
实情况,就让我这个叔叔一直做个假富翁吧。

而我和侄女之间的同居生活,也要正式开始了,对了,我这个侄女有个很美
的名字,南郁馨。

说实话,当我第一眼看到郁馨的时候,那种美就一直让我的身体骚动着,在
带她回家的车上,我的下半身几乎一直都不太安分,虽然是侄女,但毕竟多年不
见,加上变化如此之大,身为男人总会有种无法抑制的冲动。

她的身材对一个14岁的少女来说实在是有些太过奢侈,上半身那已经发育的
胸部让我第一次对一个16岁不到的女孩有了生理反应,短裙下那双性感匀称的美
腿虽然还未完全长成,但已经有了诱人的资本,想想看我初中时班上的那些女生
和她一比完全就不入流了。

但关键的还是那张脸,娇美诱人的艳丽五官让出租车司机都时不时地望下后
视镜,而且天生的那种媚态更是加强了她对男人的诱惑,这样的年纪就已经是如
此的尤物,长大后实在不敢想像会是怎么的一个妖孽了。

“叔叔,我想先洗个澡,可以吗?”

郁馨明显还是不适应新的环境,在这个明明是她家的地方,却还是畏畏缩缩
的,连洗个澡还要问我,不过她那看我的眼神却和小时候一模一样,胆怯中带着
点依恋,让人不自觉地想要去抱住她。

“恩,浴室就在那边,我先去放水吧,你把衣服脱在那,等水放好进去就可
以了,换的衣服你有旧的就先穿吧,我明天和你一起去买些新衣服回来。”

说完我就去放水了,这个新家的浴室实在有些豪华,连浴盆都是那种又大又
方的造型,躺进去两个人毫无压力,在今后只有我和郁馨两个人住的情况下,有
这么一个池子,我还真怕她会对我产生什么不好的印象。

然而就在我放好水转身之后,震撼的景像出现在了眼前,郁馨已经脱光了衣
服站在那等待着进入浴盆了,对,脱光了衣服,全身上下除了手腕上的一个手镯
外什么都没有。

我下半身的小兄弟彻底雄起了,因为房里开着空调,所以我穿的是短裤,更
是明显的搭起了一个帐篷,而郁馨在看到我那被撑起的裤裆后,竟然只是脸红著
低下了头。

“郁馨!你怎么就已经脱光了啊,我还在这里啊。”

“啊?那个,我在家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可能叔叔和爸爸长的太像了吧,我
……我习惯了,抱歉。”

小丫头此时那妩媚的表情加上那诱惑的声音已经让我有些无法忍受了,完美
的胴体更是让人血脉喷张,之前因为衣服而无法看到的胸部也完美的展现在了眼
前,是最让男人疯狂的那种倒扣的碗型,整个乳房已经可以称为丰满了,但依然
还没有发育成熟,不过放在她的胸前却更加的诱人。

两颗樱桃般的乳头也如预料一样的是淡淡的粉红,但比起同龄的女孩要大不
少,看样子她经常自摸。可惜因为两条美腿夹得很紧,我看不到中间那神秘的少
女私处是什么样子。

“叔叔……那个……你看够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郁馨说这话的时候似乎带着些笑意,但我也不能在
多呆下去了,整理了一下后赶紧离开了浴室。

之后就一直无法静下心来,活了这么多年见过的女人身体没有上百也有几十
了,今天竟然会因为一个小侄女的裸体而如此的冲动,这实在让我有些后怕。

然而就在我还没平息心中性欲的时候,郁馨已经穿着浴袍从浴室走出来了,
那光洁白皙的长腿让窗外的月光都有些黯然失色,被淋湿的散乱长发更是增添了
无尽的韵味。

我知道自己不能在看下去了,决定赶快上床睡一觉,让自己先远离这个小狐
狸精。

“那我……就先去睡了,你的房间是左边那个,东西都准备好了,要睡的时
候进去就可以了。”

“我想和叔叔你一起睡。”

喂喂喂,我的小美人,你也体谅下你叔叔的用心良苦吧,在这样下去我真担
心自己会做出什么有违人伦的事来。

“一起睡……什么的不太好吧,你也已经长这么大了。”

“这房子也太大了,我不习惯,我就是想和叔叔你一起睡……在家的时候一
直都只有一个人,爸爸也很少理我,我想和叔叔拉近点关系,好不好嘛……”

这发嗲的声音实在让我不能自已了,就在我还在想办法的时候,小狐狸精已
经主动坐到了沙发上来继续诱惑我了,

“叔叔……我长的很漂亮吧。”

郁馨穿着的浴袍半开半挂地几乎是半裸,就这么坐到了我的边上,这个客厅
的沙发很大,完全可以当一张床,我们俩就这么全身半躺着坐了上来,彼此靠得
很近,或者说是她在不断地靠近我。

“恩……是很漂亮,不过你先去把衣服换上吧,这样容易受凉的。”

透过浴袍胸口的开叉,我都能看到她那娇嫩的乳房了,而且小丫头似乎还故
意转了一下身子,好让我能看的更清楚,那勾魂如丝的魅眼从下往上地看着我,
配上这浴袍里欲盖弥彰的少女嫩乳,我的肉棒已经在一抖一抖地动起来了。

“叔叔你的身子很暖和,不会着凉的啦。”

说着她就把身子靠在我了我身上,浴袍也逐渐开始滑落,光滑洁白的玉肩先
露了出来。

“郁馨,你这个……起码先把内衣裤穿好啊。”

“叔叔,我有些困了,今晚我们就在这个大沙发上一起睡吧。”

刚说完她就跑去把所有的灯都关掉,整个房间一下子暗了下来,只能借着月
光勉强看到一些轮廓。

现在我也知道了,这个小家伙完全是打算来诱惑我,这样的情况要还搞不懂
的话我也不算是男人了,但我怎么说也是她的亲叔叔啊,难道我那个大哥连基本
的伦理常识都没有教过她吗?

就在我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郁馨已经回到了沙发上,透过那一点点的月光,
我惊讶地发现她连浴袍都脱掉了,此刻就这么完全地裸著身子,并一下子靠在了
我的身上。

“叔叔……刚见面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长的又高又帅,我还是第一次见
到比爸爸还帅的人呢,而且对我还那么好,你根本就是在勾引人家嘛。”

靠,这小丫头竟然还恶人先告状了,但这样的告白也让我越发地不淡定了,
这孩子喜欢我?这倒不奇怪,喜欢我的女孩子多了去了,但被自己的侄女这样说
可就有些问题了,而且这个问题还是双向的,因为我也要忍不住去摸一摸这还未
发育完全却已经勾人魂魄的完美胴体了。

我的手也不老实地顺着郁馨那完全没有赘肉的小蛮腰一路往上摸,虽然看不
到她的表情如何,但通过那销魂入骨的呻吟声,我也能猜到她现在是怎么的一个
淫荡表情了。

直到我的手指捏住了她的左边乳头,并轻轻地拉扯了一下,那坚挺圆滑而又
充实的手感让我一瞬间就上了瘾,并用手指开始不断地搓弄玩捏起来,而郁馨那
轻微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啊……呜……叔叔……你好坏哦……人家只是说想和你一起睡,你就……
啊……摸人家的小奶子,啊……我可是你的小侄女呢……大色鬼……啊……!好
舒服……”

她的语气中不带有一丝抱怨,反而带有些得意和欲女特有的那种性饥渴,

“你这个小骚货还在装,说吧,以前勾引过几个男人了。”

我一边用手指轻轻地摩擦著乳头的尖部,一边开始把另一只手摸向了她的小
翘臀,挺翘滑嫩的两瓣臀肉丰满而有弹性,有着我至今没有感受过的极品手感,
外面遇到过的那些女人的屁股和她的这个小嫩臀一比根本就是垃圾了。

“啊……讨厌啦,呜……屁股……被摸得也好舒服……叔叔……人家还是处
女啦,不过我喜欢你喊我小骚货,爸爸也是这么喊我的。”

什么?!这话让我一下又来了兴趣,看样子这对父女还有不少秘密啊。

“你爸爸喊你小骚货?”

“恩,他平时在家很少理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说我是骚货的女儿,也是
个下贱的小骚货。”

看样子大哥把对前妻的怨恨全都发泄到了自己的女儿身上,不过这也解释不
了她这么小的年纪怎么就这么淫荡了啊,总不能真说是天生的吧。

“那告诉叔叔,你为什么这么骚的啊。”

“这种事……人家不好意思说啦,除非……”

小丫头说到这身子靠我靠得更紧,还把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里,在胸肌上面摸
来摸去的,那纤细手指划过皮肤的感觉,真是又淫荡又舒服。

“除非什么?”

“除非叔叔你答应以后每天都和我睡在一起,我就告诉你。”

郁馨一边说一边已经把手指摸到了我的乳头上面,这小骚货看样子也知道男
人的乳头也很敏感的啊,完全就是在模仿我刚才对她的小奶头的万隆方法,那手
指熟练地真不像是个处女。

“好,我答应你,别说一起睡了,一起洗澡一起干点别的什么都没问题。”

“呵呵……你好坏,你现在可是我唯一想依靠的男人呢,我还不就是你的人
了嘛。其实我小时候爸爸就一直让我看日本的那些色情片,所以我对男女那些事
情早就知道了。”

这个真相真是让我完全没有想到,但接下来她说的是更是让人震惊,

“而且……爸爸有时候看过母亲的照片,心情不好还会把我扑倒床上,那个
……应该是想要侵犯我吧,但每次他刚把裤子脱掉,那地方就软掉了,所以没有
一次是成功的……”

看样子大哥被他前妻伤的真是不轻啊,这已经完全有些精神问题了,连自己
亲生女儿都不放过,不过那地方会软掉估计也是因为心理原因,看到女儿就想到
老婆,于是因为过去感情失败产生的自卑感让他得了阳痿。

“叔叔……你和爸爸这里完全不一样呢,你的鸡巴……好大哦……”

这小淫货竟然把手伸进了我的短裤里,握住了我那勃起到极限的肉棒,开始
慢慢地套弄起来,那声音也越来越妩媚诱惑,轻微地呻吟娇喘里夹杂着一股销魂
的魅惑感。

“郁馨,那里现在还不行!”

虽然小打小闹的无所谓,但在这样下去的话,我肯定会把持不住的,

“别叫我郁馨,叫我馨儿,我一直都希望有一个自己喜欢又靠得住的男人能
这样叫我,你知道吗,当我知道收养我的人是叔叔你时,我真的好高兴,当时我
就决定了,我今后只做叔叔你一个人的小骚货,啊……你的鸡巴好热啊……”

馨儿就这样慢慢地把我的短裤给褪去,同时用那条淫荡且修长的玉腿搭上了
我的腰,把我那根粗长的肉棒夹在了她充满弹性的大腿和小腿之间,用那性感的
美腿不断地夹弄进行腿交,让我爽的不行。

而两只手则环抱住了我的脖子,让我们两人的身子紧紧贴在了一起,酥胸玉
乳在胸前那柔软至极且滑嫩的感触让我也无法忍耐,伸手摸向了她的私处。

“啊……叔叔你好色哦……啊……人家的小骚屄被你摸得……好痒啊……呜
……你的手指好厉害……馨儿的嫩逼被你摸的好舒服……啊……又流水了啊……”

这个小东西的淫穴果然如同处女般的紧,但那淫水却又如荡妇般的多,阴毛
还没有长齐,长出来的也都是稀疏软软的,摸上去很舒服,阴蒂很大,起码比我
玩过的大多女人都要大,果然和她母亲一样,天生的一个骚货。

“叔叔的鸡巴比那些日本男优的要大多了呢……我听说鸡巴越大就能插得女
人越爽,叔叔你的女朋友应该很幸福吧……”

听到这个小侄女口中不断地说著鸡巴之类的淫秽词语,我的性冲动也越来越
大,把沾满了她温热蜜汁的手指往后一滑,伸进了充满弹性的柔软屁股肉里,并
很轻松地找到了小屁眼,并用她自己的淫水把菊花的周围给涂的湿湿的。

“啊……叔叔讨厌啦,人家的屁眼……很敏感的啊……而且……别用手摸啊,
那里是大便的地方……,很脏的啦……啊……”

这让人欲火焚身的呻吟声让我彻底丧失理性了,抱起馨儿的身体调了个方向,
让两人形成了69式的造型,而且因为黑暗中彼此看的不清楚,更加增添了神秘感
和诱惑感。

我不断地舔着她的骚屄,那带着处女淡香的淫汁通过舌尖不断地滑入我的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