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娃本色



第一章、 淫娃不是一天造成的


我全身瘫软无力,双腿开开的躺在床上,小穴一开一合,浓稠的精液缓缓流出。


阿德坐在我身边,把他刚射完的大棒插进我嘴里让我吸吮,他是我的炮友之一。


我一手握着阿德那沾满我淫水的肉棒,舌头轻轻的舔着还温热的龟头,另一手则是沾着小穴的精液涂在自己肚子上。


大家好,叫我樱桃奶油吧,我是个台北人,现在读台北某科技大二。


我有着一副看起来很清纯的娃娃脸,但其实我很淫荡。


17 岁的时候把初夜给了当时的男友,交往期间也满常做爱的,我还满喜欢做爱的感觉。


害我从气质妹变成淫娃的就是我失恋的那阵子,刚好是高 中升大学的暑假刚开始的时候。


我的一个好姊妹说要安慰我,于是就拉着我去夜店买醉。


后来有两个男的来搭讪我们,看起来就是一副想吃了我们的样子,而且明明只说了一两句话而已,手就搭到我肩上来了,彷佛跟我很熟一样,手还不安分的不时触碰我的胸部。


我的好姊妹看起来完全的醉了,另一个男人的手就这样直接伸进她衣裤里搓揉胸部和小穴。


搂着我的男人在我耳边问我要不要玩更刺激的游戏,我大概已经猜到他说的是什么,本来是想离开这是非之地,不过我也已经半醉半醒了,连走路也有困难,再加上有一段时间没有做过爱,也就答应了他们,谁知道这会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捩点。


那一夜我和我的姊妹被他们轮流抽插,不知道做了几次。


那天我被插的欲仙欲死,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欢愉,除了是第一次被陌生人抽插,也是第一次多P,我和我姊妹后来累到睡死了,睡梦中还隐约感到有人在进攻我们的小穴,隔天我们双脚都合不太起来,下体还红红肿肿的,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那一夜这么荒唐。


那一夜之后,我突然觉得一夜 情似乎满刺激的,而且我两腿之间那张淫荡的嘴也时常跟我抗议想多吃一点。


九月中大学开学,暑假才刚开始,还有三个月的时间,不如就好好利用来喂饱那张淫水直流的嘴吧!


其实,一夜 情的男人还真不是普通容易钓到,我本来以为我很难找到好吃的肉棒,但几乎是百发百中。


再跟大家自我介绍详细点吧~我的身高163公分,体重42公斤,但别因此小看我的胸!


虽然我没有很高,而且瘦瘦的,但我的胸部有32C唷!


另外,我的外曾祖母是俄罗斯人,我有八分之一的外国血统,因此我的肤色较一般女性要再白皙一点,头发也有点自然红,所以我乾脆把一头秀丽的长发挑染成红棕色。


自我介绍完啦~现在回到我钓男人的方法:


我一开始都是去夜店找目标,故意穿比较露的衣服,像是低胸无袖上衣搭个迷你裙和长袜之类的,然后在目标耳边有意无意的暗示,或是乾脆直接醉倒在目标旁边,醒来后都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下半身被脱个精光,身上可能被喷满了精液,身边可能也散落不只一个用过的保险套。


在夜店有时候一钓起来就是好几个,之前曾经一次钓到三个男的,然后就玩起4P,但那次之后我就再也不玩4P了,因为实在太累。


一个人插我嘴,一个人跨坐在我身上,抓着我浑圆的乳房乳交,另一个扳开我双腿抽插,然后三个人轮流。


由于我不玩肛交,所以如果玩3P我还可以应付,顶多就一前一后被夹攻,我还是最爱一对一。


后来我觉得去夜店的开销有点大,于是我就两种钓鱼法并行,那就是去网路聊天室找精虫充脑的男人罗。


现在想想,我以前那段日子真的是淫荡到了极点,曾经一个礼拜每天晚上都有约一夜 情。


而且其实我不喜欢男人戴套,因为这样我就感受不到最直接的肉慾,虽然如此,但也不是人人都能射在我身体里,要天时地利人和,我才会同意被内射。


现在的我已经变得很乖,不见网友,不再玩一夜 情。但是,还是得满足性需求嘛!


所以我从以前一夜 情的对象中挑了三个人当现在的炮友,满足我的淫穴。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特质,我就来一一叙述吧!


第二章 我超nice的学长


我最喜欢的是我的直属学长,他大我两届,称他是炮友有点对不起他,我比较想把他当成主人看待,因为我自认是他的玩物。


我们的关系起于我大一时的的第一次家聚,当时学长大三。


那是星期五的晚上,家聚结束后,其他的学长姐各自离开,学长骑车要回学校宿舍,刚好跟我家同方向,于是学长就顺路载我回家。


其实我当时就有一点想尝尝学长的肉棒滋味,学长并不能算是大帅哥,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应该说是斯文,他对我来说有一股独特的吸引力。


我双手环着学长的腰,胸部紧紧贴着他的背,就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但其实我们那时候才认识不到三小时而已。


学长把我送回租屋处后,正准备要走,我叫住了他。


「学长~先在我家坐一下嘛!」我想把学长骗进家里扑倒。


「咦?不用啦,我回宿舍就好啦!」学长客气的拒绝了。


「没关系啦~来嘛!」我拉着学长的手。


「啊…喔,那我过一下就回去罗。」学长无奈的答应了,并把车停好。


「嗯~十分钟也好啊~」我送给学长一个微笑,这将是他人生最长的十分钟。


我住的地方是一栋旧公寓,有一个客厅,一个厨房和三间套房,另外两个室友都回家度周末了,全家只有我一个人在。


「学长~你先在客厅坐一下唷~」我拿了一瓶饮料招呼学长,然后回房间准备。


当学长看到我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时,差点把口中的饮料给喷出来,因为我只穿了性感的黑色蕾丝胸罩和内裤。


「学妹,你在做什…唔!」学长话还没说完,我弯腰吻上了学长的唇。


学长的手抓着我的肩膀想把我推开,我也伸手去抓住他的手,在一阵慌乱之中,学长的手勾到了我胸罩的肩带,一把扯下了我的胸罩,我的乳房弹跳出来,我抓着他的手去搓揉我的胸部。


「学长,你把我的胸罩拉掉了…」我跨坐到学长身上,把学长的脸埋进我的胸部,学长还是试图把我推开,无奈我跨坐在他身上,让他难以成功。


「学妹,你…唔唔唔!」学长好不容易挣脱我的胸部,却又被我的唇封住。


我贪婪的吻着学长,舌头不断的与学长的舌头交缠,学长仍然奋力的想推开我,不过一点用都没有,他大概知道无法摆脱我,后来不再反抗,而且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这样任我摆布。


舌吻了五分钟后,我满足的舔了舔嘴唇。


「学长,对不起。」我伸手摀住学长的嘴,学长两眼无神的望着我。


「请你跟我上床,用滚烫的南傍国惩罚我吧!」我拉着学长的手抚摸我的胸部。


学长依旧只是望着我,一句话都没说,学长的表情让我有点害怕。


「对不起……」我从学长的身上起来,捡起掉在一旁的胸罩,失落的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我听见学长起身的声音,我大概让学长不高兴了吧。


我才刚走进房间,有一双手从后方环住了我。我转头一看,与学长四目相望。


「这样做,你会高兴吗?」学长的双手向上移动,轻轻抚摸着我的双乳。


「如果会的话,就随便你吧。」学长的手稍稍加重了力道。


我和学长滚到床上火热的香吻着,学长紧贴着我柔软的身体,我可以感觉到他的体温。


我翻了个身,把学长压在下面,我的双乳在他的胸口磨蹭着,乳头也由于摩擦而开始硬挺起来,我的脸颊热热的,想必是一片绯红。


「你的脸红红的,」学长玩弄着我的乳头,一边摸我的脸。


「好像樱桃一样,很可爱。」学长一边说着,一边让我舔他的乳头。


「那学长想不想尝尝看小樱桃呢?」我转了个方向,让学长的脸正对我的跨下。


我把学长的内裤剥掉,握着学长的肉棒开始啜起来,肉棒跟一般人差不多大,肉棒在我的嘴里一跳一跳,彷佛有生命力似的。


学长慢慢的脱掉我的黑色蕾丝内裤,因为我本来就没有什么阴毛,因此娇嫩欲滴的小蜜穴就这样赤裸裸的呈现在学长面前,学长也轻轻的用一只手指抚摸着。


「学长的肉棒好好吃唷~」我吞吐着肉棒,学长轻轻的抠着我的小穴。


接着,一只手指伸了进去并温和的抽动着,然后是两只手指。


学长渐渐加快了手的抽动速度,我的淫水也越流越多,然后,学长的舌头钻入了我的小穴。


刹那间,似乎有一股电流从两腿之间传遍了全身,让我娇躯微微一震。


「学妹的小樱桃也很可口呢!」学长的舌头舔遍了小穴,不时钻入嫩肉之中。


喔~想必学长的脸上沾满了我的淫水吧!


我直接一屁股坐在学长脸上,让学长好好的品嚐我的淫穴,直到我淫水泛滥成灾,湿到不能再湿的时候。


我把学长推倒在床上,跨在他的腰上,把小穴对准挺立的肉棒缓缓坐下,两腿之间传来被填满的熟悉感,学长的表情看起来也很满足。


「啊啊…!嗯嗯嗯!哈!」我双手扶在学长的胸口,然后摆动着翘臀,扭动着纤腰,肉棒在我的小穴中抽动,肉壁也用力地吸住肉棒,深怕它跑出去一般,因此我得到的快感非比寻常。


我就这样骑在学长身上动了好久,其实敏感的我已经高潮一次了,但我却不想停止腰的摆动。


学长这时坐起身来抱住我,开始上顶着我,


他每往上顶一下,我就配合着律动往下坐一下,因此每一下都直击我的最深处。


「嗯~嗯!啊!嗯!唔!嗯!嗯!」每一次插到最深处都让我叫出声来,学长捧着我翘臀的手往内侧伸入,手指按压着我那两片嫩肉,伴随着抽插的快感,更是让我娇喘连连。


「嗯─────────!」我双眼紧闭,两腿一夹,再次达到了高潮。


「哈……哈……哈……」我全身无力地抱着学长,学长轻轻的把我放在床上躺着。


「现在换我来为学妹服务吧。」学长扶着我的大腿继续抽插,我微微一笑,享受着学长温柔的抽插。


「啊……啊啊……好舒服……」随着学长逐渐加快速度,我又开始呻吟。


「嗯啊、啊、嗯!」我的小穴被插得淫声四起,淫水也溅得我们两腿都是,与汗水混在一起的味道在这房间内形成一股淫乱的气息。


我的双手没有闲着,一手抓起在微微晃动的胸部,另一只手则是摸到充血肿胀的阴蒂开始揉捏,好让自己可以得到更大的快感,同时也尽力让小穴夹紧,感觉正在抽插的肉棒。


就这样温和缓慢的抽插了十几分钟后,学长放开了我的大腿,改抓着我的腰并且上半身前倾,开始快速摆动腰身抽插我的小穴。


「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学长把我送上了第三次高潮,同时也在我的体内注入了滚烫的精液,学长翻了个身躺到下面,让我喘着气趴在他身上,学长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背。


「学妹,对不起。」学长看着我绯红的脸,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跟我道歉。


「请问我可以射进你的身体里吗?」学长冒出了这句话。


「噗哈哈哈!」我被学长认真的神情给逗笑了。


「讨厌啦!都射在里面了才问人家~怀孕了就找你负责!」我故作生气。


「那赶快弄出来吧。」学长说完就要抽出肉棒,要帮我把小穴里的精液弄出来。


「不要拔出来~我想体验学长的热情…」我阻止了学长,让肉棒留在我体内。


「今天是安全期,没关系的~」我亲了学长一下,学长也吻了我的脸。


「学长你好棒~把人家弄得好舒服,以前一定跟很多女生玩过喔!」我用头发搔着学长的脖子,学长则是轻轻的摸着我的头。


「事实上呢,这是我的第一次。」学长吐出的这句话真的让我吓了一跳。


「咦?那我夺走了学长的第一次耶!」我吐了吐舌头,学长当时是单身状态。


为了表示歉意,那天后来我让学长用肉棒惩罚了我好几次,而且刚好是周末,我们连续三天不断做爱,而且我每次都要学长射进来,真不知道是学长惩罚我,还是我在惩罚学长呢?


听说礼拜一早上学长回宿舍的时候,他跟他的室友说他不小心掉进地狱了,拼了命的逃回来,我的学长真的很幽默耶!


其实我的昵称「樱桃奶油」就是学长取的,


当时学长看我脸红红,说我很像樱桃,然后我就把小穴说是小樱桃。


那天学长最后一次内射完,抽出肉棒后,大量精液从我的小穴流泄而出,因为那三天我都不让学长把肉棒拔出来,除了要上厕所之外。


三天份的精液覆满了我的小穴,学长说小樱桃沾了满满的奶油,所以我就用樱桃奶油当做昵称啦!


学长另外一个很棒的优点就是,他不像其他一夜 情对像或是炮友,他们无时不刻的只想跟我上床然后中出我。


学长从来不主动跟我说想上床,每次都是我去缠着他说小樱桃想要奶油,而且要一直缠着他,学长才会跟我做爱,不然学长常常只帮我舔小穴,弄的我湿答答却不给我肉棒。


有了亲密关系之后,我跟学长的关系当然越来越好,我常大喇喇的挽着学长的手,全系的人都以为我们在一起了。


由于学长单身,但又有我这个淫荡学妹,我想学长是不可能交到女朋友的吧!


所以学长生日那天,我邀请学长到我们家帮他庆生,指的不是我租的地方,而是真正的家唷~那个星期刚好老爸老妈都出国了,家里只有姐姐,我和妹妹。


我们三姊妹各相差两 岁,姐姐跟学长同届,但比学长小几个月;而妹妹当时则是高二。


看到这里就应该猜到我的意图了吧,没错,我要把学长跟我那气质又漂亮的美女姐姐送做堆!


哈~现在学长跟姐姐稳定的交往中,但是他们还没上过床,只有互相爱抚和口交而已,姐姐到现在都还是处女。


不过我准备的生日大礼可不只这样喔~我还把我可爱的大眼妹妹当作生日蛋糕送给学长,学长虽然一时错愕,但是在姐姐不想管,我在旁边起哄,还有妹妹鼓起勇气告白之下,学长最后把当时17 岁的妹妹给破了处,用妹妹的落红为庆生会画下完美的句点,我们三姊妹都被学长给吃掉了,学长同时也担任妹妹的家教。


妹妹到现在为止都只跟学长上床,学长是她目前生命中唯一一个男人,同时,跟学长上过床的也只有我跟妹妹。


有时候我和妹妹会一起跟学长来个姊妹双飞,让气质的姐姐在旁边既生气又忍不住的自慰。


嘻嘻~妹妹说等她高 中毕业就可以让学长射在里面了,我真是等不及那天的到来呢!


此外,学长的空闲时间都被我们三姊妹占据了,星期一和星期四要和姐姐约会;星期二和星期五要想办法解决我;星期三和星期六要帮妹妹上家教,会不会上到床上去就不一定了。


幸好学长不知道我当初本来还想拉表姐和表妹一起来呢~嘻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