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习班玩女生

手机,现在台湾社会上相当普遍可见的东西,由於搭配门号常可以以低於市价很多的价格购得,因此几乎可说人手一支。
手机的功用也纯粹由通讯器材开始多样化发展,内建各种通讯之外的功能,甚至PDA、MP3、数位相机也都并入手机功能内了,当然了,一支手机功能越多,价格自然也就是越高了。
在补习班自修时,有看到一对男女,应该算是男女朋友吧!虽然他们来的时间并不相同,但往往可以看到两人之间有亲密举止,有时甚至一起出去了两三个小时才会回来。
本来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还是注意到了,因为两人的外表。说一句不客气的,两人真的很不相配,以外表来说的话,真的不相配。男的身高约一百七十八公分,身高挺高的,不过飞机头,满脸麻子,加上有些疤痕,虽然不能说丑,可是倒是有点可怕就是了。但女的则是身高约一百六十五上下,长发,绑马尾,瓜子脸,五官端正,虽然不是美若天仙型的,却也是清丽脱俗,且相当地爱笑,看来更是可爱。而身材相当好,也不吝於秀出身材,常是穿着T恤加牛仔短裙,然后外面再加一件小外套。T恤虽然不能突显身材,却也是遮不住身材,而牛仔短裙则是将下半身身材明显地表现出来,尤其她虽然不高,但是却有双漂亮修长的双腿,那双均匀洁白的双腿在牛仔短裙下完全展露出来,真的相当地迷人。而更要命的是,若是穿深色T恤就罢了,可是有时候穿着白色T恤,里面的胸罩却还是深色系的,有深红色、深紫色,也有黑色的。
很难让目光不被吸引,不过也仅止於看看而已,并没有下手。毕竟上次那件事情后,补习班在一些安全上死角都装设了监视器,那些死角正是做爱的好地点,要下手根本不太可能,加上她有男友(应该算吧!)。所以也只是偷偷看着她的背部,肩带的颜色可以透过白色T恤看到,再由她俯身睡觉时看到由稍上扬的T恤和稍下滑的短裙间所露出的一小截内裤,看看是否为同一套。
而有一次,接连三天都只看到她一人,没看到她男友,而那也不关我的事,我也没有想到要去搭讪或怎样的,一直到了那一天,命运之神藉由一支手机将我和她相连结而有了接触,极为亲密的接触……这一天,我去上厕所,结果发现了一支手机,一支NOKIA的金色手机,虽然我对手机市场并不了解,也没兴趣了解,不过大概也知道这一支手机价值不菲,我好奇地把玩着,虽然没有兴趣,但说不心动是骗人的,我没兴趣用那种那么多用不着的功能的手机,不过如果拿去卖,起码也有七八千。
一瞬间有了想占有的念头,当然首先是要把SIM卡拔出来,不过相当可耻也相当遗憾地,我居然不会拔那一台的SIM卡,弄了半天还是拔不起来,只好放弃,回复原先刚捡到时的设定,拿去楼下柜台办失物招领。结果看到她也在楼下跟柜台小姐聊天,我才拿出手机,还没开口,她就尖叫: 啊!我的手机!谢谢! 说完就自我手中拿去,向我道谢,我也笑笑就回去自修了,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那天刚好也有课,因为习惯问题,所以我坐在相当后面的位置。而她进来后,看我旁边位置没有人,便坐到我旁边来。实际上,教室上还有许多空位子,我也比较习惯自己一个人坐,所以显得相当不自在,却也不好意思要她离开,一节课下来,整个人烦躁不安,尤其她今天的穿着,一样是白色T恤加牛仔短裙,而且是那种迷你裙,加上她今天穿的胸罩是深紫色的。T恤虽然不透光,但是要看到里面胸罩的颜色也已经绰绰有余了。而短裙下露出的一双腿更是让人心跳加速。
这教我不知道该将目光摆在哪儿,虽然很想专心听课,可是还是会忍不住偷缥瞟她几眼,又转回头看讲台老师在讲课,她则似是全然不觉似的,只是专心听讲,并不理会我有意无意的目光,但桌子底下的双腿则不断地荡来荡去,真像小孩子一样。
中堂休息时间,我本来打算起身上厕所,她却趴在桌上休息,也不好意思叫她起来,尤其是她的睡姿和和表情,更是诱人,教人看呆了眼。
她突然张开了眼睛,叫我呆住了,不知如何是好时,她却只是对我笑笑,又继续闭上眼睛睡觉,我则被她的举止弄得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翌日,上午看完录影带,在自修时,她主动坐到我旁边来找我讲话。
誉洋啊!你是准备考司法特考的吗? 对啊!你怎么知道……啊!你怎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猛然想起这问题,反问她。
嘻嘻!问柜台不就知道了吗?我和柜台的昌苓很熟呢! 她还是一副迷人的笑容。
嗯嗯!你呢?你要考什么? 我反问她。既然打开了话匣子,就多说一些吧!反正我也嫌无聊,而且跟美女聊天是一件相当愉快的事情。
我叫做黄馨仪。我要考财税人员。 她大方地笑笑。回答了我的问题。
那你怎会突然想到问我是不是考司法的啊? 我问出了我的疑问。
想问你一个问题啊你记得民法第八百零五条吗? 她似笑非笑问我这问题。
民法第八百零五条啊……嗯……记得呀!遗失物拾得后六个月内,所有人认领者,拾得人或警署或自治机关,於揭示及保管费用受偿后,应将其物返还之。
我想了一下,就背出法条来。
这是第一项而已吧?第二项呢? 她的笑意更深了。
嗯!前项情形,拾得人对於所有人,得请求其物价值十分之三之报酬。
她问,我也就念出来了。可是我还是不懂她为何要问这问题。
那你知道你捡到的我那台手机价值多少吗? 她笑容显得更神秘了。
不知道耶!我对手机没有多大兴趣,也不会注意价格。 我摇了摇头。
嗯嗯……那一台啊……是NOKIA8850,单机价14500。 她说出了那台手机价格。
这价格令我倒抽了一口气。我知道那手机很贵,没想到贵那种程度。有14500的话,我会宁可去把电脑升级或换一台等级高一点的数位相机。不禁有些后悔没有占为己有了。
那十分之三是多少啊? 她又继续开口。
4350 我虽然数学不好,但这种简单问题还不成问题。我半开玩笑地问着: 那你要给我4350吗? 我是很想给你作为酬谢,可惜我没那么多现金,不过我可以给你等价的物品喔! 馨仪笑得更媚了。
嗯?是什么啊? 我好奇极了。虽然刚刚那媚笑我大概可以猜测得到,不过我还是不认为我有这种桃花运。
等会到我家一趟吧!我拿给你。 馨仪笑容还是一样荡人。
哦!先谢了! 那就走吧! 馨仪手一招,便先下楼去了。我也就穿上外套,拿起钱包跟手机放进口袋后,随馨仪下楼。
到了停车场,她打开了一辆红色BMW的车门,到驾驶座后招我进车内,我虽是讶异馨仪的出身似乎不平凡,但还是上车了,反正也没有啥损失可言。
她载我到了附近一栋大厦,这种大厦都是将一楼分割成若干套房出租给人居住的,馨仪将车开进地下停车场后,领我搭电梯到了七楼。
馨仪所居住的,是七楼的一间小套房。
两人进了房间之后,她锁上门后,突然抱住了我,媚笑着: 誉洋,和我作一次,有四千三百五十元的价值吧? 呃啊! 虽然不出我所料,可是也觉得荒唐夸张,没想到真的是这种等值品。我不是什么柳下惠,可是还是觉得夸张。
你别开玩笑了啦! 我想把她推开,她却抱着我更紧,以甜腻得会让男人骨头酥掉的声音轻声却很清楚的说: 我要…… 在这种状况下,如果没有反应和动作,就不是男人了。於是我也低头吻她的唇,她则是也热烈回应着。
我虽不是未经人事的处男,也有经历过几个算是花魁级人物的女子。但是单是接吻技巧上,馨仪却绝对不起先前那几个花魁级女子差。
她的攻击行动并不仅止於此,接吻的同时,她右手也已经往我那受到刺激而起反应的肉棒而去。隔着牛仔裤轻轻地摸着,隔了两层衣物,刺激本应该不会那么大,可是却让我感觉到了。
我也不是那种乖乖处於被动而不还手的人,我也即行反击,右手开始隔着T恤跟胸罩在她胸部上抚弄着,左手则伸进她牛仔短裙内,隔着内裤在她臀部上抚摸着,手指也偶尔隔着内裤轻轻压着。
馨仪娇吟一声,终究还是先支持不住了,人倒在床上,我解下她的马尾,让馨仪那一头漂亮的黑色长发洒下,再将她T恤脱下,那双由紫色胸罩包裹着的美丽乳房呈现在我眼前,拉下了她的牛仔短裙,馨仪穿的也是同样颜色的内裤,而已经看得出在阴户部分有沾湿的痕迹了。
我觉得更夸张了,才刚刚那样就已经湿成这样子了,我不认为我技巧有好到这种地步。不过不论如何,既然已经湿成那样,更不能够中途停止了,我脱下上衣和牛仔裤,仅着一件内裤,压到她身上,先是隔着胸罩在她胸部上轻轻搓揉着,故意隔着胸罩不断刺激她乳蒂。可是当脱下她胸罩时,却只在乳房及乳蒂边缘游移着,并不直接碰触乳蒂,更是不碰她那已经泛滥成灾的黑森林地带。
馨仪呻吟声也就越来越大了,娇嗔: 你……你这个……坏蛋……都故意不碰人家的……啊
~~ 我故意笑着问: 那儿啊?嗯? 并故意抚摸着她的乳蒂。
馨仪声音已经近乎哭泣了: 就是……就是那里……啊
对……就是那里…… 她还没说完,我手又离开了她的乳蒂,继续在边缘游移着。
哎唷~ 你……真的很坏耶……不要……这样啦……啊 馨仪已经受不了了。
她还没说完,我又将嘴巴凑上她的乳蒂,先以舌尖轻压,又绕着乳蒂打转舔舐着。更是把馨仪逗得受不了。
我也不逗馨仪了,脱下她那件已经被泛滥的淫水浸湿的内裤,右手食中两指开始伸进那黑森林地带冒险。
以手指探得洞口后,也不急着进去,只是在洞口周围游移着,手指的感觉告诉我,馨仪已经是涌泉以报了^^;;,我手指动得更快了,且活动范围也从洞口外进入了洞穴内,馨仪只是规律的呻吟着,当我手指探入她阴户内时, 啊~~ 地一声,发出更高亢的呻吟。而手指缓慢地进出,也让她呻吟声转变。
她反应更大了,紧紧抱住我,喘气着说: 好舒服……继续……继续啊……啊~~ 我先是轻轻地进出着,等她逐渐适应后,我又猛然地一轮猛攻,两根手指不但都撞至最顶端,还在馨仪阴道内中转动着。
她的呻吟更大声了: 啊……啊……我……我……我要……我要……去了……啊~~ 猛然抱紧我,发出更高亢甜美的啼叫声。
我只是用手指就已经让馨仪达到高潮了,而我真正的攻击才刚要开始呢!
她抱着我,喘着气: 你……手只好灵巧……我已经……可是,我还想要你的……放进来…… 我笑了笑,脱下了内裤,将被禁锢已久,已经不自觉地跳动着的肉棒拿出,扶正肉棒,在馨仪洞穴外摩擦着,也不马上进攻。
馨仪娇嗔: 都……都已经……到这样了还……要捉弄人家……啊
她口中虽是抱怨着,但已经达到高潮的身体还是有了反应。
不等她抱怨完,我已经对准洞口,猛然一击,蓄势待发已久的肉棒刺进馨仪的阴户,也直中顶端。
~~ 受到我突然的一击,馨仪哀嚎一声。
而我在第一击猛烈后,之后就慢慢地抽动着,缓缓地进出,馨仪双腿自然地夹住了我,腰部用力地上挺,似是想要感觉更多、更充实的接合感、填满感。而我也想更享受更紧窄、更温暖的感觉,所以每一次进出虽然缓慢,却都确实地顶至终点。
抽动了数十下后,又再次采取猛攻,更是让她忘神地大声呻吟着。很快地,将她送上第二次的高潮了。
连续两次的高潮让她累得几乎无法动弹,喘着气躺在我身旁。我停止攻击的肉棒虽然还没达到高潮,但也无可奈何。
馨仪看了我一下,笑笑,示意要帮我口交,便勉强爬起来,低下头,含住了我的肉棒,轻轻地晃动着头部。
这和肉棒进出阴户又是不同的一种感觉。我的感觉告诉我,馨仪除了嘴巴套弄外,也有用舌头舔着,牙齿轻轻擦着。所受到刺激感更重了,甚至还用舌头沿着马眼舔上来,感觉更是强烈的无可复加。
而不知道到底是馨仪技巧太好还是我对於口交太没有抵抗力,没有多久,我已经把持不住了,在馨仪口中爆发,将精液全部射入馨仪口中了。
馨仪也不说什磨,含笑将我精液全部吞入,结束了这一场大战。
馨仪靠在我胸前,两人都不发一语。
激情过后,我似是清醒多了,搂着馨仪: 馨仪,这样……真的好吗? 傻瓜!哪有作完才这样问的? 馨仪笑骂。
我……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没关系啦!这是我心甘情愿的。 馨仪又笑着问 怎样?有四千三百五十的价值吧! 不要这样说好吗?我不希望是这样…… 我难过地说着。
不然呢? 馨仪还是调皮地笑着。
这样对你男友好吗? 我还是问出这问题了。
男友? 馨仪反问我。好似我问了什么怪问题一样。
就是那个和你很亲密的那一个啊!还经常一起出去两三个小时的那个啊!
我把标的指明清楚。
你连这都注意到了啊? 馨仪笑得很狭促。
我…… 我这样无疑是承认自己注意她很久了。所以反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说……老实说,你到底注意我多久了啊? 馨仪笑问着。
这…… 我依旧是哑口无言,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他不是我男友啦! 馨仪笑着。
那他是? 不是男友,我更讶异了。
他只是我床伴啊! 馨仪的笑容还是没变,语调也平稳如昔。
那…… 听到这回答,我更是惊讶,不知道说啥才好了。
我会和你做的原因,一方面是感谢你捡到我的手机,还还给我,而没有占为己有。 顿了一下 另一方面则是,他到台北出差两礼拜,我很想要…… 那我们…… 我虽然不免失望,可是还是想要问清楚之后的关系。
就这样一次了!下次在补习班,我们就只是同学关系了。 馨仪缓慢却清楚回答了我的问题。 就把我这一次和你发生关系当作民法第八百零五条第二项的十分之三的报酬吧! 嗯…… 我也只能无奈地点点头,毕竟这只能算是一场意外而已。我的确也不能太奢求什么了。如馨仪说的,就当作是民法第八百零五条第二项说的 十分之三的报酬 吧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