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十六岁

「医生,我孩子他没事吧?怎么还不醒?」

迷迷糊糊间,我感觉四周寂静的可怕,除了一阵若有所无的熟悉声音外,天
地间只剩下了苍茫的白色。

我想要睁开眼睛,但沉重的眼帘就像是一枚磁力强大的磁铁,上下吸扯着我
的眼皮,不论我怎么用劲,依然没有一丝睁开的可能。

「放心吧,孩子没事,过一段时间就醒了!」

「这都有六个小时了,你之前就说过一会儿就会醒,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
你究竟会不会办事?」

脑海中短暂的嗡嗡声被一阵焦急的声音所取代,听着这无比关怀无比熟悉的
声音,我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像是安装了一颗炸弹一般轰的一声就引爆了。

「这声音是……」

我猛地睁开了眼睛,瞬间从床上坐了起来,过于激烈的动作甚至连手背上的
输液管都甩飞了。

视线从白茫回到了现实,寂静的病房中我看到了同样震惊的两人。

身穿白大褂,带着金丝眼镜的医生正惊愕的看着我,显然我突然起来的坐起
把他给吓了一跳。而旁边,却是出现了一个让我朝思暮想的倩影。

我的瞳孔一阵收缩,是妈妈!我终于在梦中见到了自己的妈妈!

「枫儿!」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前面的妈妈一个箭步冲了上来,重重的将我抱在了
怀里。

我的整个脑袋埋在了妈妈的胸部当中,淡淡的幽香钻入了我的鼻孔,随之而
来的还有棉花糖般的触感,丰硕的乳房左右夹击着我的脸庞,好软、好绵……

「嘶……」

我还没来得及感受这阵触感,突然一阵钻心的疼痛从我的右手袭来,我疼的
直吸凉气。

「枫儿,没事吧?对不起,对不起,妈妈太激动了,还以为你永远醒不过来
了。」

妈妈一边抹泪一边受惊般的离开了我,剧烈的疼痛让我一阵恍神。

这……不是梦?

我愣在了原地,瞳孔左右摆动,将周遭的一切尽收眼底。

病房、医生还有妈妈?

视线中的妈妈,像是记忆中一般大方得体,穿着工作时的西装,里面是一件
微微敞开的白衬衣,领口当中包裹着一对硕大的乳峰,紧致的身材在套裙中被勾
勒的淋漓尽致,吹弹可破的脸蛋上面正带着深重的泪痕,梨花带雨的看着我。

复杂的眼神中既有心疼也有自责。

我呆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反应过来,妈妈则是焦急的看向医生。

「医生,我孩子没事吧?」

医生过来检查了一下我。

「夫人放心吧,您孩子既然醒过来了那就没事了,静养上一个月就可以出院
了!」

「我……这是怎么了?」

我一脸茫然的看着妈妈,脑海当中却是像正在海啸的海面一般,波涛汹涌、
起伏不定。

身上包裹的纱布和时不时传来的疼痛感清晰地告诉我,这都不是梦,不是我
幻想出来的。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难道我……穿越了?

我一脸讶异,怔怔的在那里发呆。旁边的妈妈见状立马坐在了我的床头,手
摸着我的脸泪眼盈盈。

「枫儿,你把妈妈都吓死了,一听说你出了车祸妈妈整个人都懵了,幸好,
老天有眼,我孩子平安无事!」

妈妈一边说一边又将头埋在了我的怀里,泪水打湿了我身上的病号服,也将
我拉回了现实。

我……出了车祸?

难道是……

我脑海猛地闪过了自己外差回来的时候,乘坐的大巴在一处隧道口失去了控
制,然后撞碎了护栏,掉入了悬崖。

当时自己只是眼前一黑,再醒来的时候,自己本应该被抓入监狱的妈妈却是
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前,同时……我敏感的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不论是身高
还是体型,都和那个为了客户四处奔波当孙子的销售不同,整个人貌似回到了年
轻的时候,家还没有散的那个时候。

果不其然,就在我微微有些思虑的当口,病房门被猛地推开,一个熟悉的身
影风风火火的冲了进去。

「枫儿,怎么样?我的孩子没事吧?」

看到来人,我的鼻子先是一酸,随即脑海中就不由自主的出现了这个人的所
作所为,一股排斥在我心胸的恨意立马燃烧沸腾了起来。

不错,来人正是我的爸爸,一个天地间最狠心的父亲!

「你怎么才来?儿子都出车祸了你还在谈合同谈合同,生意就有那么重要?」

看到来人,妈妈满脸泪痕的冲了上去,双手锤着父亲的胸口,尽情发泄着自
己压抑多日的情绪。

「对不起……」

爸爸的脸上流露出愧疚和心疼,像是对着妈妈说也像是对着我说,随后来到
我的身边,满脸疼惜的看着我。

如果是以前,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或许我会被爸爸的表情和行为所感动,但现
如今的我,连杀了他的心都有!

这个人不能算做爸爸,甚至根本就不是人!但常年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经验
让我快速的冷静了下来,虽然不明白自己究竟是穿越了还是纯属做梦,可眼前的
一切实在是太真实了,真实到了我不得不下意识地接受。虽然说眼前这个男人的
所作所为让我寒心和愤恨,但从她和妈妈的表现来看,二人还没有撕破脸皮,妈
妈还没有进入监狱,这个家还没有散!

为了妈妈,我只能忍,只能暂时将一切都隐瞒下来。

「爸,我没事!」

我艰难的张了张嘴,吐出来这个我整整有八年没有说出过的字眼。

听到我没事,面前的这个男人也是松了口气,转头看向了旁边的医生。

「给我儿子做好的检查,换最好得病房,钱不是问题,一定要让我儿子健健
康康的!」

作为我们市最有名的企业家,面前的这个男人大手一挥,那股子叱咤风云的
气势发散了出来。

我的眼睛缓缓眯了起来,这一刻间,我也不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说的话究竟
是发自肺腑的还是演示给我妈妈看。如果他真当我是他儿子,当初为什么那样对
我?

我用力捏了捏身上的被子,眼中的仇恨神色一闪而过,随即冲着老爸笑了一
笑。

这个时候,老爸的手机响了起来,还是刚刚出来的苹果四。

看到苹果四,我不得不怀疑自己真的是穿越了,同时也预示着,自己这一年
十六岁,正是高一!而且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在全校第一美女老师孟老师的班
级,妈妈是校长!

在以前,那个年纪的我什么都不懂,家境自小严厉的我只知道学习,错过了
很多事情,也留下了很多的遗憾。比如我的初恋情人沈溪。懵懂无知的我硬生生
错过,等到再见,人家已经是高不可攀的电影明星了。

「老婆……我……我有个客户,你看这……」

爸爸挂了电话,脸色有些尴尬,像是犯了错的孩子,字里行间观察着老妈的
脸色。

果不其然,老妈一听他这么说立马拉下了脸来。

「客户客户,天天就知道客户,咱儿子都这样了你还想着你那破生意!」

「妈,没事,让爸去忙吧,我养养就好了!」

老妈训爸的一幕让我心里一暖,如果没有经历过那辛酸的变化,这该是多么
温馨的一幕。可惜,若干年后的种种经过像是一块烙铁一样深深地烙印在了我心
里,让我久久不能忘怀。如果这一切不是梦,而且真真实实的穿越,那么,我一
定不会让悲剧在我的身上重演。至少,也要让我的妈妈不再悲剧!

对于眼前这个不是父亲的父亲,我心里的愤怒和厌恶始终压抑不下,他就是
苏大强和樊胜美妈的结合体,让父亲这两个字在我的字典里不再出现,甚至有一
段时间我还想到过自杀!

现在重新回到了十六岁,我要阻止一切的发生,同时,让他远离我的生活!

我一刻也不想看到他,只想让他远离我的视线。

听到我这么说,妈妈狠狠地白了爸一眼,随即在我身边坐了下来,环着胳膊,
一脸愠怒。

爸爸不敢再多说什么,讪笑着挠了挠脑袋,缓缓离开了病房。

我看着身上的纱布,身子一侧,缓缓合上了双眼。希望……这不是梦吧!

睡梦中,我仿佛又回到了家破人亡的那一段经历,妈妈入狱,爸爸待我如仇
人,我被从家赶了出去,身无分文,顶着漂泊大雨,在雨中漫无目的的走着。

身边熙熙攘攘的车流和万家灯火仿佛都与我没有关系,甚至我都看不到他们
的存在,整个世界除了无孔不入的寒冷之外就只剩下了无助和绝望,我仿佛一具
行尸走肉,不知道该去向哪里。

过往的一切在我的男孩当中播放,像是看自己的自传电影一样,让人心塞又
无力。就在我感觉自己的眼眶渐渐湿润的时候,一丝尿意,突然遍布了我的身体
各处。我猛地睁开眼睛,入目处一片黑暗,等到我眼睛渐渐适应过来的时候,我
才看清楚了这是一间病房。

不是做梦!这压根就不就是做梦!之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在我的身旁,美的令人窒息的妈妈正睡在另一张病床上面陪护着我。隆起的
胸部像是一座大山,将身上的被子顶的拱了起来,一种吸引人眼球的弧度也丝毫
不加掩饰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不由得看呆了,相比于我失去一切以后偶尔去的按摩房,妈妈的姿色比那
些站街女强了不知道几万倍,单单那傲人的胸部,就足以秒杀一切。

我怔怔地看了好几分钟,直到尿意再次袭来,方才反应过来,挣扎的下床,
却是惊动了旁边陪护的妈妈。

一听到我这边有动静,妈妈就惊醒了过来。

「小枫,你怎么起来了?」

妈妈掀起被子翻身下床,一股奇特的体香无孔不入的钻进了我的鼻孔里。同
时妈妈第一时间掺住了我的一只胳膊,硕大的乳峰紧紧贴在了我的肩膀上,软软
的,绵绵的。

我一阵心猿意马,下半身竟然无耻的硬了起来。

没办法,虽然我的思想是成年人,可这副躯体,却是实打实的青春期,龙精
虎猛的年纪,面对妈妈这样的大美女,还是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有了一定点的感
觉也是正常。

「妈妈,我想上厕所!」

我指了指病房里的独立卫生间,冲着妈妈笑了笑。

「那走吧!」

妈妈没有思考那么多,搀扶着我就向厕所走去。

其实妈妈完全可以叫护士的,但是心疼自家孩子的妈妈却是忽略了这一点,
毕竟自家孩子都这样了,上个厕所而已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母子俩也没那么多
的忌讳。

在妈妈的搀扶下,我来到了卫生间,打开灯之后,我尝试着想要掀开马桶盖,
但是我两只手都缠着绷带和打着石膏,这样平日里轻轻松松的动作现如今做起来
却是异常的艰难。

旁边的妈妈见状,直接替我掀起了马桶盖。

就着厕所里的灯光我发现,此时的妈妈不单单是眼神有点儿躲闪,甚至吹弹
可破的鹅蛋脸上都有了一丝红晕,分外的美丽。头颅稍微往旁边侧着,视线也是
转移到了旁边,不敢再看自己的儿子。

显然,妈妈也已经预料到了接下来尴尬的场面。等了好一会儿,妈妈没有听
到什么动静,这才稍微转移了一点儿视线。但是当看到我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的
时候,妈妈又有些疑惑。

「小枫你不是要上厕所吗?」

我尴尬的笑了笑,摊了摊自己还不怎么利索的双手。

「妈,我动不了,你能不能帮我脱一下裤子!」

这句话要换作以前的我,是打死也不敢说的。但现如今的我早已经不是这个
外表懵懂无知的十六岁少年了,相反我的心智已经非常成熟了。我也不知道自己
为什么萌生这样的心思,但是我还是仗着妈妈不会拒绝的思路说出了这句话。

听到我这样说,妈妈直接愣在了原地,显然她没有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妈妈平日里是一个非常保守的人,想要让妈妈陪我上厕所在往常绝对是想都
不敢想的事儿。可现如今我的情况,也是让妈妈犹豫了起来,而不是直接拒绝。

「要不……我给你找护士来吧?」

妈妈试探性的开口,我下一秒就做出了憋不住的表情变化。

「妈妈,我憋不住了,你帮我脱下来就行!」

我的话让妈妈脸上的一丝红晕立马像是火烧云一样蔓延了开来。从脸颊到脖
子全都变得通红,粉嫩粉嫩的。我能够看得出来,妈妈是在做极其强烈的思想斗
争,但这种斗争也仅仅是持续了一会儿,妈妈便伸出手拽住了我的病号服裤头,
慢慢地往下扯了开来。

期间,妈妈的眼神始终是躲闪的,甚至连头都不敢偏过来看一眼。

相信不论是谁的妈妈,对于自家孩子的那个东西,都有些羞耻看到吧。

随着妈妈将我的裤头拉下,没有裤带束缚的松紧病号服立马被拉开了一个U
型弧度,随即早已经按奈不住的肉棒立马蹦了出来,像是脱了缰的野马,还颤了
三颤。

虽然我只有十六岁,但我的肉棒长度却不是同年龄段的小孩能够比拟的,再
加上刚才我有些心猿意马,下身起了反应,勃起的肉棒弹了三弹,其中一下结结
实实的打在了妈妈的手上。

「哎呀!」

妈妈一声惊叫,闪电般的缩回了手,显然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那个地
方会有反应。

「妈妈,你能不能帮我捉住一下,我怕溅裤子上!」

看着久违的妈妈近在咫尺,我鬼使神差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按理说这句话
说出口我绝对会被妈妈暴K ,但是奇特的是妈妈并没有生气,相反声音细弱蚊虫,
脸上的红晕蔓延到了脖子根。

「你快点,自己尿!」

妈妈有些愠怒又刻意压低的声音一响起,我立马就感觉有戏,身下的肉棒左
右摆动了摆动,冲着老妈道:「妈,你帮我扶一下,我尿不准!」

「自己扶!」

保守的妈妈第一时间拒绝了我。

「哎呀!」

我假装的抬起手,想要自己扶阴茎,但是手抬起的一瞬间假装的疼痛叫声立
马揪住了妈妈的心,后者偷偷地瞄了我一眼,看到我脸上的表情不像是装的,随
即颤颤巍巍的伸出了手,柔软纤细的五指缓缓摸向了我勃起的阴茎。

手指刚刚碰触到阴茎,上面灼热的温度就烫的妈妈抬远了手。

「妈,快点儿,我想尿尿!」

妈妈一触就移,让我滚烫的阴茎还没有来得及有任何感觉,这也让我十分不
爽,开始催促妈妈。

听到我这样说,妈妈银牙摇了摇嘴唇,五指又慢悠悠的伸了出来,其中的大
拇指和中指像是捏小物件一样的缓缓捏住了我的阴茎。

虽然不是像手淫一样的姿势,但那两根手指和我自身滚烫阴茎碰触的触感还
是让我舒服的直吸凉气,我缓缓释放着尿意,粗长的阴茎表皮一阵前后滚动,像
是海面的波浪一般,尿液顺着尿道,从里面缓缓流出,滴落在了前面的马桶里。

听到我尿尿的声音,妈妈的脸色变得更红,像是熟透了的苹果一样,粉嫩嫩
的能掐出水来。

随着尿道一阵滚动,我舒服的颤动了一下,感觉这是我自出生以来尿的最畅
快的一次了。

「好了没?」

尿完之后,我仰着头,感受着阴茎处传来的柔软触感,整个人的灵魂就好像
是要升天了一样。旁边的母亲依旧不敢转过头来看自己儿子的阴茎,而是在听不
到自己儿子的尿尿声之后问了这么一句话。

「尿完了!」

我立马回过神来,同时心里长出了一口气,刚刚释放的神情幸好没被妈妈看
到,不然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一听我尿完了,妈妈触电般的缩回了手,两只眼睛躲躲闪闪的,不敢看着我。

「妈,帮我抽一抽裤子!」

我嘴角一抽,尴尬的指了指自己身下的病号裤。

妈妈低着头,我也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只是看到她手忙脚乱的将我的病号
裤抽好,随即推开卫生间门走了出去。

看妈妈那样子,似乎害怕查房的护士进来。

我看着妈妈的背影,嘴角一勾,赶忙跟了出去。

若不是刚才在卫生间发生的这一幕,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回到了十六岁。
那个无忧无虑,家境丰盈的年纪。

既然上天给了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那么我一定要好好过好自己的人生,
绝对不能像之前那样。

躺在病床上,我默默地握了握拳头,缓缓陷入了梦乡。


第二章

「十六号床,换药了!」

第二天上午,值班的护士进来给我换了药,旁边的妈妈买来了早餐,我看着
妈妈秀丽的面庞有些发愣,妈妈则是显得十分的淡定,仿佛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
发生一样。

吃过饭,我和妈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现在的时间是2010年,4G还没有普
及,医院甚至连个像样的WiFi都没有,我除了和旁边的妈妈聊聊天之外,基本上
什么事情都没得做。

以前我喜欢住院,住院可以远离工作远离烦恼,让我静静地思考一段时间。
可现如今的我,竟然意外的反感住院,我只想早点出院,看一看这共享单车、新
能源还没有真正普及的世界。

现如今的苹果四还是那个需要割肾才能买得起的手机,而不是我那个苹果X
遍大街的年代。

就在我和妈妈聊天的当口,医院的病房被人推开,从外面走进了两个提着果
篮拿着鲜花的熟悉身影。

「阿姨好!」

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高中时代最要好的两个朋友,刘磊和陈紫衫。

两个人一进门就第一时间冲着妈妈问好。

妈妈不单单是我个人的妈妈,更是我们所在高中的校长。

看到来人,我的眼中立马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气,随即控制着自己的脾气,
咧开嘴慢慢笑了。

高中时期刘磊是我唯一能够交心的朋友,但是等到我妈妈入狱,我被爸爸赶
出家门之后,这个曾经唯一让我认可的好朋友却是一改对我的态度,甚至还曾经
在我打工的饭店当众羞辱过我,那副场景,我直到现在都历历在目。

至于陈紫衫,是刘磊高中时期的女朋友,被刘磊玩了三年,随后扔在了夜总
会当小姐。

她的命运,和当年的我一样悲惨。

看到他们两个前来探望,妈妈也非常的高兴。

今天是星期天,正巧赶上学校一个月轮休两天的时间,刘磊和陈紫衫这才有
时间过来看我。

我的目光落到了陈紫衫的身上,和当年一样,这个出落得水灵灵的小妮子穿
着一身碎花长裙,绑着一个马尾,白嫩嫩的脸蛋充满了胶原蛋白,整个人散发着
一种只属于学生才有的清纯和魅力。十多年的时间过去,想不到现如今的我还能
够再见到记忆当中最美年代的陈紫衫,我的瞳孔不由一缩。

而旁边的妈妈,也是发自肺腑的夸赞开了刘磊和陈紫衫。

我同样也没有对刘磊这个所谓的兄弟表现出来任何的不满,相反十分热情的
和他聊着天,对于他的一些关怀也是尽收囊中。

我们几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不过几分钟,妈妈的电话突然响起,接了电
话没几分钟的妈妈突然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现如今的我早已经不是那个什么
也不懂得死小孩了,立马就抓住了妈妈脸上一闪而过的为难表情,在妈妈放下电
话之后对着妈妈道:「妈妈,你是不是有事啊?有事你先去忙吧,我这边有刘磊
和紫衫陪着,没事!」

我的话让妈妈眼中闪过一丝犹豫,这个时候旁边的刘磊也表现得十分乖巧董
事,开口道:「阿姨你有事就先去忙吧,枫哥这边我帮忙照看着!」

刘磊的话让妈妈松了一口气。

「谢谢你们两个,你们真是好孩子,改天等你们闲下来了来阿姨家吃饭,我
给你们做好吃的!」

「好的阿姨!」

一旁的陈紫衫乖巧的点了点头,两只眼睛弯成了小月牙,别提多么清秀可爱
了。

「那小枫,我先走了,晚上过来看你!」

「好的妈妈!」

我冲着妈妈摆了摆手,妈妈离开之后,房间只剩下了我和刘磊、陈紫衫三个
人。

我们开始闲聊了起来,聊学校的事,聊班级的事,聊CF、地下城等等话题。
这个年纪的小伙子,除了游戏外,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话题。就在我们闲聊
的当口,我的目光一直若有若无的在陈紫衫身上徘徊,这个小妮子太吸引人了,
就像是一颗散发甜美芬芳气息的果实,等待着人去摘取。

我们三个人闲聊了一会儿之后,我计上心来,冲着刘磊道:「磊哥,我想了
咱们经常去的那家小吃街的臭豆腐了,你看能不能现在帮我去买点!」

刘磊之所以跟在我屁股后面,就是因为我爸爸是他爸爸的客户和财神爷,再
加上我妈妈是学校的校长,和我搞好关系了,对他刘磊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

果不其然,听到我这么说刘磊并没有拒绝,而是第一时间就起身火急火燎的
给我买臭豆腐去了,房间里也只剩下了我和陈紫衫。

我这边是高级病房,很少有人打扰,也特别的安静。

随着刘磊离开,我嘴角轻轻一弯,再次用出了昨天屡试不爽的招数。

「紫衫,你扶我去上个厕所!」

我左右手都打着石膏,虽然没什么大问题了,可动起来依旧有些许的疼痛。

听到我这么说,陈紫衫没有拒绝,扶着我走向了卫生间。

看着近在咫尺的佳人,嗅着佳人身上弥漫的体香,我下身不由自主的又硬了。

推开卫生间的门之后,陈紫衫退到了一边。

「枫哥你上厕所吧,我在外边等你!」

或许是太过纯情的缘故,陈紫衫说这话的时候脸蛋子红彤彤的,声音细弱蚊
虫。

我冷冷一笑,现在自己好不容易回到了十六岁,如果不趁着这个年纪好好快
活一把,把之前欠的遗憾全都补回来不是太亏了?到手的鸭子怎么能让它飞了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直接一把拽住了陈紫衫的胳膊,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当口,
一把将其拽进了卫生间里。

「砰」的一声,我把卫生间门重重关上了。

「枫哥你干什么?」

陈紫衫被我吓坏了,一张脸变得煞白。

我不给她反应的机会,一把将其重重抱住,照着面前朱红的柔软嘴唇就吻了
下去。

「枫哥,你放开我,你干什么?」

陈紫衫极力躲闪着,两只手贴着我的胸膛,用力推着我。

「紫衫,让我爽一下!」

我没有一点犹豫,一边说一边把手照着陈紫衫的裙子领口伸了进去。

「枫哥你放开我……快放开我!」

陈紫衫没有想到我会这么直白,两只手都充血了,一边推我一边晃动着头,
不让我的嘴唇覆盖她的嘴唇。

就像是网上狼友们说的那样,女人如果没有一点儿意思,所谓的强奸根本就
不可能!现在陈紫衫极力的反抗,让我即便费尽了全力都没有将她拿下,就在我
们两个人持续争执的当口,病房的大门,竟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我心里立马就是咯噔一声,听到房门推开的声音卫生间里的我和陈紫衫全都
僵在了原地,我心里也是一阵忐忑,心说不会是刘磊回来了吧。

我们两个人站在卫生间里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被外面的人发现。这个时候,
外面的人说话了:「奇怪?十六号床的病人呢?」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医院的护士。

「算了,不管了,先换床单吧!」

这个女护士自言自语了一句,开始更换病房里的床单被褥。而躲在卫生间里
面的我和陈紫衫,也同时的松了一口气。

「枫哥你放开我,你再这样我喊人了!」

陈紫衫用力的推着我,两只胳膊弯曲着,极力顶着我的肩膀。

「不要动,外面能听见!」

我对着陈紫衫嘘了一声,吻住了她的双唇,舌头照着柔软湿润的嘴唇滑了进
去。

刹那间,舌头就好像是喝温水一样,进到了一个异常湿润温滑的地方,同时
我两只手紧紧抱住陈紫衫的后背,用力将她朝着我的胸口方向压来,胸前的两抹
柔软也是和我的胸膛紧紧贴在了一起,异常的饱满。

或许是因为卫生间外面护士的缘故,陈紫衫虽然想要反抗,可不论是声音还
是力度都小了许多,对于我这样一个年轻力量的小伙子来说,这种反抗和不反抗
压根没什么区别。

我紧紧抱着陈紫衫,舌头尽力朝着对方的喉咙深处探寻,湿润柔滑的触感让
我的全身血液沸腾,不单单是心跳加快,下体也是反应愈加强烈,甚至顶的我不
得不稍微弯曲膝盖才行。

二世为人,我的经验和技巧都不是同年龄段的小破孩能够比拟的,面对我精
湛的湿吻功夫,没一会儿时间,陈紫衫的反抗就渐渐变得微弱,甚至顶着我肩膀
的双手也不再用力,身子都开始有些软化了。

其实在我还没有家破人亡之前,陈紫衫对我还是有那么一点儿意思的,至少
陈紫衫与刘磊搞对象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陈紫衫的家境不富裕,平常的生活费什
么的都是刘磊出的,所以无论刘磊怎么玩弄她她都没有想过去反抗。当然,这只
是后话,最起码在高中时期刘磊对陈紫衫是真的好的。作为好兄弟的女人,平日
里的我自然不会有什么想法,但现在的我早已经不是十六岁的我了,看惯了人情
冷暖,见识了世态炎凉、对于刘磊的这个女朋友,我自然是不会放过。

像这样的小女生,其实是最容易掌控的!

在我的强烈攻势下,陈紫衫的反应渐渐不那么剧烈,接着,我便压着她的肩
膀,直接将其按倒在了身下,随着她的膝盖跪倒在地,她的面容,正好到了我的
肉棒附近。

我没有一丝犹豫,直接单身脱下了裤子,肉棒顶在了她的双唇之间。

这一下子陈紫衫着急了,开始吱吱呜呜的反抗,左右摇着头,眼中蓄着泪水,
我当机立断双手抱住了她的脑袋,肉棒死命的往前顶。

龟头前端的触感让我明显感觉到了陈紫衫紧咬的牙关,同时还有她鼻子里呼
出来的热气,结结实实的打在了我的龟头上面。

对于不肯给自己口交的女孩子,我自然是有办法对付,我直接伸出其中一只
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大拇指和其余四指朝着中间挤压用力,没一会儿功夫,陈紫
衫紧咬的银牙就渐渐张开了。

瞅准了时机,我下身猛地往前一顶。

「呜……」

陈紫衫的瞳孔瞬间放大,嘴角留下了口水,两只手死命的怕打着我的大腿。

我没有理会她,两只手抓住了她脑袋后的马尾,开始一前一后的挺动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妮子的红唇就是舒服。我快速的来回抽插,肉棒和陈紫衫的口
水搅和在了一起,伴随着还有后者若有若无的呻吟声。

随着肉棒在陈紫衫口中的四处冲撞,我的感觉越加强烈,陈紫衫没有想到我
会这么简单粗暴,泪水将脸颊都打湿了。但是外面还有护士在换床单,陈紫衫也
不敢有什么大的动作,只能轻轻地发出呜呜声。

我没有理会,只管自己抽插,肉棒在抽插之间逐渐又打了几分,我干脆放弃
了短距离的抽插,下身用力的再度往前面一顶。只感觉自龟头处更加进入了一个
紧窄温暖的区间,整根肉棒全部深入到了陈紫衫的喉咙里,甚至她的嘴唇都顶到
了我的阴毛。

这一瞬间的深喉让我舒爽无比,要不是外面有护士,我绝对会舒服的呻吟出
来。而陈紫衫被我这么一顶,呜呜声更加剧烈,双手推着我的大腿,将肉棒从她
的口中推离之后随即大口大口的干呕了起来。显然这是她的第一次深喉,喉咙处
在刚才都因为我的肉棒而鼓了起来。此刻肉棒退出,陈紫衫口水就着我的马眼处
流出的液体混合成一滩,从嘴角流下,滴在了卫生间的地板上,配上那清纯好比
小绵羊般的表情,勾引的我血管都快要炸了、我顾不上那么多,在陈紫衫干呕了
几声之后再度挺着肉棒进了她的嘴里,我双手扶着她的后脑勺,开始加快了抽插
的速度。

一下两下三下,我的快感越来越强烈,速度也越来越快,陈紫衫的小嘴包括
她的舌头,与棒身的触感让我的双腿都有些发麻,同时在陈紫衫喉咙的吸吮当中,
我感觉自己的龟头分泌液越来越多,一股酥麻的感觉蔓延到了我的全身。

「来了!」

我一声低吼,肉棒直接插到了陈紫衫的喉咙深处,精液照着陈紫衫的喉咙喷
射了出去。

随着肉棒的极速抖动,我的精液没有一丝浪费,全部进了陈紫衫的喉咙,强
烈的窒息感让陈紫衫睁大了双眼,五指紧紧地握着我的裤腿,喉咙前后蠕动,咕
咚咕咚的将我的精液全都喝了下去。当然,也有一部分从她的嘴里流了出来,滴
落到了卫生间的瓷砖上。

「咳咳咳!」

陈紫衫被我的精液呛到了,一边流着泪一边用手捂着嘴,乳白色的精液顺着
她的指头缝流了出来。

幸好这个时候进来收拾床铺的护士已经离开了,不然陈紫衫闹出来的动静绝
对会被发现。

我提起了自己的裤子,蹲到了陈紫衫的旁边,伸手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紫衫,放心吧,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的,你妹妹不是就要中考了吗?我
让我妈到时候把她招进来,你以后好好伺候我就行!」

这句话说完之后,我又一连串的发了好多的毒誓,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除了用
强硬的手段之外更应该要哄。在我的连哄带骗之下,未经社会的陈紫衫渐渐止住
了哭声,虽然我一动她她就会下意识的颤抖,但是相比于刚刚结束战斗的恐慌,
陈紫衫现在已经好了许多。

趁着病房无人,我和陈紫衫一前一后的出了卫生间,没一会儿功夫,拿着臭
豆腐的刘磊便回来了。

我坐在床边悠闲地吃着臭豆腐,一边吃着兄弟递过来的豆腐,一边回味干兄
弟女人的快感,这个滋味别提有多爽快了。

每当我的视线与陈紫衫四目相对的时候,后者都会飘忽的将眼睛转开,脸颊
通红,不敢想象方才和我在卫生间的战斗。看到这个小妮子这副样子,我吃臭豆
腐的姿势似乎更加的欢快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