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爆你的蛋蛋

记得那天我依旧是一早就来到了教室,而教室里我的座位上却坐着一位我很熟悉的人,说熟悉是因为他在学校里太有名了,听说是我们学校的老大,名叫段强。

我还在想着应该用怎样一种开场白来和他打招呼他就开口了:「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好了,废话不多说,你小子很幸运,陈黎是你同桌,我也没什么别的要求,这个是我给陈黎的信,你帮我交给她,还有,不要去骚扰她,要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货色,懂吗?」我还呆呆的站在哪里,他却早已离开了,我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桌子上那封带着心形装饰的信却让我明白那不是梦,是真的。

段强突然出现带给我的冲击还未散去,陈黎就宛如女神一般的出现在了门口,今天她是一身灰色的卫衣搭配一条白色的超短裤,修长的美腿上依旧是一双黑丝袜,脚踩一双黑色的短靴子,靴筒刚好将她的脚踝没过,靴底那长达八厘米的靴跟散发着诱人的光泽。我能够清楚的听见班上的人在看见陈黎的时候吞咽口水的声音,自从陈黎来到学校后她就成为了这学校里最耀眼的女神。

「喂,今天作业做完了没?」陈黎笑着将作业随手放到我桌子上,并且补充了一句「抄完记得帮我交了,要不然我踩死你!」我只是呆呆的偏头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位美女,看着她那刘海下大大的双眼,长而弯的睫毛随着眼睛的眨动一闪一闪的,充满立体感的鼻子,薄而粉嫩的嘴唇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喂,你干什么?难道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陈黎那好看的眉毛微微皱起,诱惑的问道。

看着她那可爱的样子,我心里明白虽然看样子我和她挨得很近可却离得很远。

哎,算了吧,心里这样安慰自己,我把刚才段强留下的信封拿了出来,对她说道:

「你的。」

在那一瞬间我从陈黎的眼睛里看到了疑惑,然后就是惊喜伴随着兴奋,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可那应该就是。

然后我又补充了一句:「是段强给你的。」

陈黎那刚要来拿信封的手停在了空中,然后我就感觉到了她眼神里的那股怒意。然后就是那股熟悉的冷漠。

「他让你送的?」陈黎问道。

「嗯,今天一早他就来了,我……」其实我并不想承认,谁愿意在女神面前示弱呢?

「哼,作死,敢动我的人。」陈黎站了起来霸气侧漏的说道。然后让我也站起来,站在她身边,一手把住我的肩膀说道:「以后有事你黎姐姐我罩着你。」陈黎本来就身高体长,净身高一米七二的她就算是赤脚站在一个男生身边也会让不少人有压力,更何况此时她脚上还有一双长达八厘米的高跟靴,我微微抬眼看了她一眼,突然觉得此时的她才是宛如女神一般的存在。

第三节课是体育课,不出所料的段强也来到了操场,我看见陈黎去找老师说了几句什么老师点头答应了后她就招呼段强跟在她身后,并且示意我跟着她一起。

在其他人诧异的目光中陈黎将我和段强带到了教室里,此时的其他同学都去上体育课去了,一进教室陈黎就示意我把门关了,段强却是忍不住了,直接伸手去抓陈黎的肩膀。

然后就听见段强一声惨叫,双手捂着小弟弟,陈黎一脸无辜的说道:「我还没找你麻烦,你却赶在来送死。」

说完陈黎又是一脚踢到了段强护住小弟弟的手上,然后连续几脚踢过去,段强就撑不住了,扶着桌子倒了下去,陈黎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识,直接一脚踩到他的脸上,踮起脚尖用力的碾了几下,开口说道:「有的人呐,就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那好吧,我就大发慈悲成全你吧。」她又继续碾了几下悠然对我说道:

「你黎姐姐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真正的实力,让你看看我是这样用高跟靴一点一点的把他小弟弟给废掉的,记着!是真正的废掉,然后嘛还要让他身上少一些东西,可惜了,今天该穿更细的高跟鞋或者是平底鞋的,那样可以让你更加痛苦,我最

喜欢用平底鞋把奴隶的小弟弟一点点的碾成烂泥或者用尖利的高跟鞋慢慢的把你的小弟弟踩烂,让你眼睁睁的看着,然后把我踩烂的东西吃掉,好了,开始吧。「

光是听见陈黎这样说我的小弟弟就已经被她刺激得挺立了,此时被她踩在脚下的段强更是偷偷的伸出舌头在舔舐陈黎的靴底,他还以为陈黎不知道。

陈黎对着我做出了一个你懂得的眼神,我只有耸肩以示与我无关。陈黎对着我翻了个白眼,经过这段时间对于陈黎的了解我倒是相信她有踩烂段强小弟弟的能力,可段强家里是我们当地的富豪,惹不起,虽然不知道陈黎她们家这些年出去发展得如何,可在我看来,对于段强这种人还是不要惹为好。

陈黎也许是看穿了我的心事,将踩在段强脸上的脚松开,段强立马爬了起来指着我骂道:「好哇,老子记着你了,你等着,要不把你打残了我就不姓段!」草,我没想到那小子居然对着我一顿狂喷,刚才我还担心他会对陈黎不利。

我刚想回一句比较有气势的就被陈黎的声音打断了。

陈黎扑哧一声笑了,在我看来那是一种对于什么事极端不屑的笑,比如说在我一个劲的求她借作业给我抄的时候。陈黎开口带着笑意说道:「段强,这个姓不错,段,看样子是缘分呐,老天爷都让你被我踢断。」我清楚的看见段强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阴狠,我以为他是要对陈黎下手了,想着不管那么多了,先下手为强,对着段强就是一拳打了过去。可让我没想到的是他的目标却是我,他也一拳对着我打了过来。

「跪下!」陈黎威严的声音突然传来。我下意识的跪了下去,然后就后悔了,这都快形成条件反射了!我偏头一看,段强也跪在地上了!

陈黎翘起二郎腿坐在凳子上用高跟靴抵着段强的下巴说道:「小贱奴,想舔我的靴子吗?」

出乎我意料的是段强没有丝毫犹豫,四肢着地匍匐在地上伸出舌头贴着陈黎的高跟靴开始舔舐,陈黎柳眉对着我一挑,嘴角满是笑意。我知道她是在挑衅,可也没办法。

陈黎在段强舔舐她高跟靴的时候故意挑逗他,段强的舌头刚接触到陈黎的靴子陈黎就扭动脚踝挪开靴子,段强就像是条狗一般伸着舌头不停的追逐着陈黎的高跟靴。

「看吧,主人的靴子味道如何啊?」陈黎嘲讽的问段强。

段强刚想回答,一抬头就被陈黎一脚狠狠的踩了下去,段强头接触到地上的瞬间那巨大的声响把我也吓了一跳,我也在心里暗暗惊叹,陈黎看似柔弱的样子可脚上的力道真的不小。陈黎踮起脚尖用高跟靴的前端不断左右摩擦着段强的头,段强则是整个身子躺到了地上一个劲的求饶。

「贱人,就你这样还敢给我写信,张嘴。」陈黎将脚抬起,用高跟靴的靴跟放在段强的嘴唇上,陈黎今天穿的高跟靴的靴跟不是很尖利,大约有大拇指粗细,只是那泛着金属光泽的颜色让人不寒而栗。

段强听话的张开了嘴,陈黎顺势就是一脚踩到了他嘴里,翘起脚尖不断扭动脚踝用高跟靴跟在段强嘴里不断搅动,段强的嘴里已经出血了,我知道段强应该和我一样喜欢被陈黎踩在脚下被她揉虐,但我怕段强日后报复,跪在地上朝陈黎的另外一只脚爬了过去,陈黎昂起头做出不屑一顾的样子说道:「站起来,我肩膀有些酸了,赏你一个给我捏肩的机会。」

我连忙站了起来,把身上的灰拍了拍,用纸巾把手擦了擦,站在陈黎的身后,稍一犹豫就把双手搭到了陈黎的肩膀上,我明显的感觉到当我手搭到她肩膀上的一瞬间她的身体轻微的抖动了一下。我轻柔的捏着她的肩膀,俯下身子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他以后可能会报复。」

「哈哈哈。」陈黎就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一般,夸张的笑着,伸出芊芊玉手拍了拍我的脸说道:「送他俩胆子他也不敢报复,放心吧,好了,站一边去,看你黎姐姐我是怎样教训他的。」

话音刚落陈黎就把插在段强嘴里的高跟靴拔了出来,上面满是段强嘴里的血,陈黎本来是想让段强舔干净,可段强舔了几次却是越舔越脏,我连忙拿出纸巾跪在地上把她的靴跟擦干净了。

陈黎让段强把裤子脱了跪在地上,段强不敢犹豫立马照做,他跪在地上,小弟弟刚好和板凳齐平。

「把你那东西放在凳子上。」陈黎慢悠悠的说道。

我已经知道陈黎要干什么了,可心里却有一双不爽,原来我以为在这个学校里只有我才有幸被她用脚揉虐小弟弟。陈黎看出了我的心事,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着我神秘一笑。

陈黎将她的高跟靴前端踩到段强的小弟弟上,段强那原本就已坚硬如铁的小弟弟被陈黎的高跟靴刺激得更加坚硬,他的眼里满是享受的样子,陈黎开始用高跟靴慢慢摩擦段强的小弟弟,陈黎的鞋子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鞋底的花纹很多,很深,我能够想象此时段强的感受,在我的映像中陈黎还出来没有让我把小弟弟拿出来踩踏,一般都是隔着裤子揉虐我的小弟弟,看着眼前的一幕我的小弟弟也蠢蠢欲动,想要尝试一下赤裸裸的和陈黎脚下的高跟靴亲密接触的样子。

陈黎的高跟靴不断摩擦着段强的小弟弟,眼见段强已经到达极限,精华就快要喷出来了,陈黎突然抬起脚,让段强把子孙袋放在上面,段强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按照陈黎的命令把子孙袋放带了凳子上面。

陈黎用高跟靴的前端把段强的小弟弟挪开,然后一脚踩到了段强的子孙袋上,然后让我这辈子都不能忘记的场面发生了,陈黎站了起来,踮起脚尖用高跟靴的前端踩住了段强的子孙袋,然后用踩住子孙袋的脚站了起来,就这样一只脚站在段强的子孙带上。

「踩烂你个狗东西!」陈黎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扭动脚踝,就在『噗』的一声中我知道段强的蛋被陈黎踩爆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