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欣的学园生活

雪兰透过文学院的的同学, 听说了一件案子, 立刻兴致匆匆地前去採访当事

! 雪兰先到办公大楼查外文系的课表, 然后根据课表找到文学院外文系 203 教室,

等她们一下课, 她就走进教室找到了当事人.

雪兰诚恳地表明来意后, 大二的蓝欣考虑了一下, 就约她星期天上午十点, 到

台大校园椰林大道文学院大楼前, 到时要将整个故事原原本本地告诉她! 两个人坐

在椰林大道旁的椰子树下, 看着来来往往的红男绿女: 个个都洋溢着青春活泼的气

息!

蓝欣先嘲弄地笑了一下, 说道: 不知道她们身上, 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呢?

雪兰採访了那幺多的故事后,好奇心愈来愈强烈! 她睁大了纯洁无暇的眼睛,

看着美丽的学姊;

蓝欣的眼睛是单眼皮, 看人的时候是瞇瞇眼, 虽然是一条细缝, 但是里面却流

转着灿烂无比的眼波, 灵活漆亮; 让人一看就被深深的吸引住了! 她是典型的瓜子

脸, 鼻子细细挺挺的, 下巴尖尖的, 脸上的皮肤细嫩洁白!

雪兰心想: 连我看了都想亲上一下, 那些臭男生看了, 一定更是淫念大起!

蓝欣对雪兰笑一笑, 开始叙述她的故事:

姊姊! 姊姊! 考上了! 考上了!

蓝欣的妹妹兴奋地跑进来, 手上拿着收音机, 大声叫着; 一个字一个字拖的长

长的: 台 — 湾 — 大 — 学 — 外 — 文 — 系 –!!!

开学了, 蓝欣单独从彰化北上, 住进台大女一宿舍, 开始她憧憬已久的大学生

活! 在一连串热闹喧哗的迎新活动后, 她开始找工作了! 她南部的家很穷, 兄弟姊

妹国中毕业后都必须工作, 赚钱回家! 因为她的功课一直都太好了, 父母在邻居亲

朋面前蛮有面子的, 所以才特别优待, 让她北上读书! 但是学费和生活费都必须她

自己想办法! 她的第一学期学费, 来自教育部的助学贷款; 至于生活费就要自己赚

了!

非常幸运的, 她在系内的广告看板上, 看到了这一则启事: 翻译社诚徵工读生

限外文系, 大一, 女同学, 工作轻鬆, 时间自由, 待优, 请于晚上七点后亲洽, 罗

斯福路三段二百七十号二楼当天晚上她就去了.

老闆是四十岁左右的矮胖中年男人, 厚厚的眼镜镜片后面, 露出阅历丰富的精

明! 他看到蓝欣, 眼睛一亮, 好一个漂亮的女孩子! 一百六十公分左右的身高, 一

头乌黑漆亮的长髮飘呀飘的, 生涩鲜嫩的神情, 羞怯地微笑着, 迷人的瞇瞇眼和尖

尖的下巴非常甜美, 白色衬衫裹着饱满的胸部, 因为爬楼梯而喘得起起伏伏, 纤细

的腰肢之下是短短的窄裙, 包裹着浑圆的臀部, 肉色的丝袜将修长的腿, 修饰得美

丽极了!

他赶紧站起来迎接她, 伸出肥厚的大手, 堆起满脸的笑容: 欢迎, 欢迎! 妳是

来应徵的吗?

蓝欣只好也伸出手来, 让他握着, 对他嫣然一笑, 点点头.

老闆双手轻轻抚着她的手, 请她在沙发上坐下.

蓝欣坐下来后, 抽回被老闆摸了好久的手, 拉了拉窄裙, 羞怯怯地看着这个男

人.

老闆温柔亲切地问: 妳是外文系的学生吗?

蓝欣点点头: 嗯!

老闆又问: 大一?

蓝欣甜甜地笑着点头: 嗯!

刚上大学, 不想好好玩一玩? 怎幺大一就想工读呢?

蓝欣虽然很不好意思, 但还是老老实实地说了!

老闆心想: 妳很缺钱那用, 太好了! 又问: 妳说妳家在彰化呀? 现在住在学校

宿舍吗?

蓝欣又点点头.

老闆好高兴! 心想: 太完美了! 就接着告诉她工作性质: 我这儿有许多英文的

文章和书, 需要翻译成中文; 翻译费非常优厚, 如果妳肯努力, 赚取妳自己的学费

和生活费, 一点都不成问题! 甚至可以寄回家贴补家用呢!

蓝欣听了好高兴, 笑靥如花: 真的啊?!

老闆察言观色, 接着说: 但是妳要乖乖地听我的话喔!

蓝欣心想: 你是老闆, 当然要听你的话嘛! 点点头: 我会很乖, 很听话的!

老闆又伸出肥厚的大手, 握住她的双手: 走, 我请你吃晚饭!

蓝欣乖乖地被他握着, 仰头问他: 那, 我被录取了吗?

老闆拉着她站起来, 说: 对, 恭喜妳啦!

说着扶着她的腰, 带她到隔壁的牛排馆. 蓝欣好高兴! 在彰化的日子里, 是很

难得吃到高级牛排的! 今天不仅顺利地找到工作, 而且老闆还那幺和蔼亲切! 所以

当肥矮的老闆频频劝她喝葡萄酒的时候, 她毫无戒心的, 一杯一杯乾掉了! 一顿牛

排下来, 老闆已经完全掌握了她的生活, 交友等状况, 知道她在台北既无亲戚, 又

无同学朋友, 是完完全全孤单的一个人! 这样的一个美丽的女孩子, 真是天赐的礼

物啊! 每年他都会到外文系去贴布告, 每年也总有一, 二个外文系大一的女孩, 掉

进他的蜘蛛网! 但是像她这幺甜美的脸蛋, 丰满的身材, 又这幺孤立无援, 需要生

活费用的, 却是从未有过的! 他决定要好好地照顾她了!

肥矮的老闆扶起八分醉的蓝欣, 说: 走, 我们回翻译社吧!

兰欣口齿不清地说: 我该回宿舍了!

老闆搂着她的腰, 说: 刚才忘了叫你填履历表, 回去填一填吧, 用不了几分钟!

这个理由冠冕堂皇,蓝欣怕工作有变, 就乖乖地在他的搀扶下, 跌跌撞撞地,

随他回翻译社了. 一进翻译社, 老闆让兰欣在沙发上坐下, 就把门给锁上了! 他转

身回到蓝欣身边, 单膝跪下, 把她的鞋子脱下来, 一边说道: 这样比较舒服!

蓝欣意识不太清楚, 但也觉得不妥, 想要站起来离开… 不料却反而被那肥矮

的男子, 把他的双脚举起来, 平放在沙发上, 让她变成躺在沙发上了! 她挣扎地想

站起来, 老闆的手竟然伸进裙子里来了! 她不仅是处女, 甚至连男朋友都没有; 亲

吻爱抚的经验完全没有过, 被一只男人的手伸进裙子里来, 吓得她大叫出来: 老闆

!!!

双腿夹紧, 双手乱挥, 要拨开他的手! 老闆经验丰富, 不慌不忙, 右手继续进

攻她的大腿; 左手开始解起她衬衫的扣子来了!

蓝欣慌张地用双手抓住他解扣子的手, 虽然成功地阻止了他解扣子的动作; 但

是他的右手已经抚上了她的私处! 她中了他声东击西之计啦!

蓝欣全身好像触电一般, 颤抖起来; 想要爬起来, 可是因为酒喝多了, 身体软

绵绵地, 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只好哀求地说: 林先生, 求求你不要这样…

林老闆舔舔舌头, 温柔地说: 别怕, 我只是要帮你脱掉丝袜. 丝袜脱掉了, 酒

比较容易醒. 最近这附近有色狼出没, 如果你醉醺醺地回宿舍, 很危险的!

这招是林老闆对付涉世未深大学女生的拿手伎俩! 他先把她逼到绝路, 然后

提供一线生机; 为了求取侥倖, 女孩子没有不乖乖就範, 任他摆布的! 果然, 蓝欣

听了这番似是而非的说辞, 就不再挣扎了! 反正, 挣扎大概也没什幺用处, 只好姑

且相信他是好意的, 姑且相信他真的只是要帮她脱丝袜;至于种种不合理的地方,

像醒酒的方法千百种, 哪用得着脱丝袜, 还有脱丝袜她自己脱就好了, 何必他代劳

等等, 蓝欣也就故意忽略了!

林老闆看蓝欣不再挣扎,舔舔嘴唇旁边差点滴下来的口水, 双手分开她的腿,

从她的腿根开始脱起她的丝袜来, 一只脚脱掉了, 再脱另一只脚, 转瞬间就把两只

丝袜脱掉了! 林老闆抓着她的一只脚掌, 放到嘴边亲着, 说: 蓝欣啊! 妳的脚指头

好美喔! 说着, 竟然把她脚上的大拇指, 放进嘴里吸吮起来, 并且用舌头舔着, 又

用牙齿轻轻地咬着!

蓝欣打出娘胎头一遭, 被人亲脚指头, 咬脚指头, 全身泛起一阵阵酥麻, 说不

出是什幺滋味, 只知道好刺激!好刺激喔! 这个今天才认识的中年男人在干什幺啊

?! 好讨厌! 可是他是老闆啊, 以后我的生活费和学费都还要靠他供应,我应该怎

幺办呢???

当蓝欣心里五味杂陈, 正在七上八下的时候, 林老闆已经一只脚指又一只脚指

地, 玩弄完了她两只脚, 十只脚指头! 因为那并非什幺私秘的部位, 所以蓝欣一直

都没有挣扎, 任由那个男人服侍她;但是吸完十只脚指头之后, 在不知不觉之中,

蓝欣的性慾已经被点燃了!

所以当林老闆开始亲起她的小腿的时候, 蓝欣竟也没有挣扎, 只是将双手抓紧

自己的头髮, 反而展现出整个腋下和胸部, 诱人的曲线! 林老闆看了猛吞了几口口

水, 暂时放弃了腿部, 转移阵地到上半身来! 他直接了当地解起她衬衫的扣子!

蓝欣赶忙抓住他的手, 嘴里说: 林先生, 不要这样嘛…

林老闆用左手和蓝欣的双手纠缠, 抽出右手摸进蓝欣的窄裙里, 手掌硬挤进蓝

欣柔软的大腿间, 手指头隔着薄薄的内裤, 揉摩她的私处!

蓝欣私处第二次遭到抚弄, 再度颤慄发抖; 受到男人的刺激, 淫液大量地分泌

出来, 抓住老闆的手软了下去, 张开嘴, 喘起气来…

林老闆右手搓弄抚压蓝欣的私处, 左手迅速地解开蓝欣衬衫的扣子, 同时把嘴

盖上蓝欣微微张开喘气的小嘴儿, 用力地吸吮! 连莎士比亚都这幺说了: 适量的酒

精, 带来性慾! 蓝欣喝了将近半瓶的葡萄酒, 再加上林老闆非常技巧的挑逗, 性慾

已经高涨不已! 潜藏压抑了一辈子的需要, 像心里的魔鬼一般, 一点一滴地偷偷溜

了出来! 从来没有过的愉悦感觉, 快要淹没了她的理智! 而且就算神智清明又如何

她完全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 就算是她想拒绝, 也不知道要怎幺办啊! 所

以只好半推半就地,让林老闆一步一步攻城掠地啦! 胖老闆一步一步, 按部就班,

让蓝欣不知如何抗拒, 不知不觉之中脱得光光的, 丑陋肥胖身躯, 已经压在全裸的

蓝欣身上… 他的做爱是这幺的温柔, 是这幺的体贴, 让被破瓜的蓝欣, 没有丝毫

痛苦, 只有深入内心的颤慄和舒爽!!!

蓝欣迷迷糊糊地失去了珍贵的童贞, 眼角流出了泪水, 轻轻唱起了宋朝唐婉的

钗头凤:

世情恶人情薄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乾泪痕残欲戋心事独雨斜栏

难!难!难!

人成个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询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老闆这个场面看多了! 多年来遭他毒手的女孩, 几乎个个都是一样的反应, 但

是只要给些生活费, 再多姦淫她几次, 没有一个不乖乖和他在一起的! 他搂着泪流

满面的蓝欣, 再三承诺要好好照顾她! 生米已经煮成熟饭, 认命之外, 她又能如何

呢?

后来与学姊谈起, 说在那间翻译社打工, 学姊无不齐声警告她: 小心喔! 但为

时已晚矣!!!

老闆的海外关係非常好, 常常接待归国学人! 有很年轻, 事业刚起步的, 有很

有成就的; 有未婚的, 有已婚的; 每次为他们举办接风舞会, 总要蓝欣邀同班同学

参加. 蓝欣生活费是他供应的, 身体又已经被他佔有了, 就乖乖的扮演起婚姻介绍

和淫媒的脚色来! 其实这就是老闆用尽心机, 找上蓝欣的最主要目的了! 姦淫她只

是控制她的手段罢了! 那些归国学人, 也确实有吸引力, 蓝欣向同学一邀约, 想参

加的女孩还真不少! 至于他们跳完舞以后, 是和未婚的谈起恋爱呢, 还是沦为已婚

者的洩慾工具, 她就不清楚了!

一年后, 她的同学已经被玩得差不多了, 蓝已经失去利用价值, 老闆藉故把

她一脚踢开! 又用同样的方法, 找到她的一个学妹—大一的新鲜女孩当禁脔!

就这样, 台大外文系年复一年, 源源不断供应新鲜的货色, 老闆翻译社的生意也就

蒸蒸日上了!

蓝欣眼里泛出了一片薄雾, 整个人软弱无力的靠在雪兰身上! 雪兰看着伤心的

姊姊, 又爱又怜, 手掌轻轻爱抚着她的脸颊, 情不自禁地低下头, 吻上了蓝欣嫣红

诱人的樱唇!

蓝欣微微一震, 旋即轻启杏口, 丁香舌和雪兰妹妹香甜的舌头交缠, 寻求心灵

的抚慰! 两个千娇百媚的女孩, 就这样在台湾大学的椰林大道上, 深深地吻了起来

, 为青春的校园, 增添了几许的旖旎; 为众多的同学, 做了诱惑性的示範. 又有多

少锥心刺骨的故事, 受他们这一吻的影响, 即将轰轰烈烈地展开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