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凌雪的教室露出与跳蛋调教】

的典范啊。」
星月绕在夏凌雪背后的手钻进她的衣物抚摸着光滑的肌肤,引起一阵娇呼。
「好了啦,小月,姐姐在写文呢。」
夏凌雪好声好气地将星月的手从自己背后的衣物中抽出,却依旧惹得了星月
的不满。躺在夏凌雪大腿上的星月直起了身子,把夏凌雪从电脑面前拉开压在自
己身下。
「写文写文写文,姐姐大人你就知道写文,当老师教学校里那些小孩子也就
算了,网络上那些臭男人到底有什么好满足的。之前我都没太仔细看你写的文
,今天我到要看看里面有什么乾坤。」
骑在夏凌雪身上的星月压制住夏凌雪腰部与双手的反抗,转头看向夏凌雪没
来得及关闭的电脑。
「被史莱姆凌辱囚禁的自大女神?」
「……」
「公主爱丽丝的挠痒地狱?」
「……」
「假意败北却被帝国调教成为母猪的圣女姐妹花?为什么还有我在里面啊。」
「……」
「被学生胁迫在校园露出的女教师?」
「好了!别再看了!」
早已羞红了脸的夏凌雪猛然爆发了一阵力量双手挣脱了星月的控制,将笔记
本电脑合上。
「姐姐大人啊~ 」
「怎……怎么了。」
星月阴沉个脸让夏凌雪不知道她到底在想着什么。被自家妹妹发现秘密的夏
凌雪尴尬无比,自虐的妄想被毫无遮掩地暴露了出了,之前都还可以说是演戏和
游戏心态的她,如今却是再找不出任何借口。夏凌雪确实是很早就明白了自己的
受虐倾向,在漫漫的时间长河中夏凌雪常常去寻找拥有施虐嗜好的人调教虐待自
己。有时是以自己创世神分身之一的身份,有时是一国的公主或皇后,有时是世
界上世界上数一数二的魔法师,有时是传递不存在的神的旨意的教堂圣女,有时
是征战八方难尝败绩的骑士,有时是被大陆通缉了几百年的魔女。但不管是哪种
身份,夏凌雪所幻想的模板都是圣洁且力量权利强大的少女一时兴起或受人胁迫
被人调教,最后身心堕落。
说实话有好几次夏凌雪差点真的就沉溺于肉欲,被洗脑调教为只渴望肉棒的
母猪,被当做人尽可夫的妓女永久在世间流传下去。但那几次要么是像尼德霍格
和伊邪那美那样被自家妹妹坏了好事,要么是被创世神夏世的本源神识保护恢复
了意识,才让如今的世界里没有出现一个几千万年以来永远年轻貌美却人人都可
侵犯的女神大人。
好几次离完全堕落都差最后一步让夏凌雪愈加欲求不满,受虐的欲望也越来
越难以平息。如今的世界也已经从高魔逐渐变成了了一个几乎无魔的时代,精神
操控完全洗脑淫纹刻印奴隶契约什么的除了她们姐妹二人也再没有人会使用,想
要享受到曾经让她着魔的种种刺激也只用希冀于自家妹妹了。
身为创世神之一,代表光明美好那一方的自己被各种无能且卑劣的物种调教
凌辱为浑身浴满精液的奴隶,圣洁堕落于肉欲,让这样的剧情切实发生在自己身
上,就是夏凌雪内心最深处的欲望。
夏凌雪喜欢美好漂亮圣洁的自己,但也渴望成为抛弃一切沉溺肉欲的自己。
美丽的东西总是想让人把她弄脏,弄脏之后美丽的东西就会显得更加美丽。
「我就说那次怎么出现了差点取得神位的史莱姆王,原来是把姐姐大人你当
做养分了啊。姐姐你创造国家当公主那些年居然还发生了这种事,可惜那时候我
在沉睡,没能亲眼看见。还有那次你自锁力量被帝国抓过去原来是故意的吗,亏
我还把你从那救出来,明明只有你一个人被调教了,干嘛非得加上我的戏份。要
说啊,那次是难得见得姐姐大人你不成体统到那种地步,你知道我到地牢看见你
下面两个穴被人侵犯,还心甘情愿迷恋肉棒在那舔着时的震惊吗。我把你抱在身
上的时候你居然还在我下面摸来摸去,嘴里嘟囔着肉棒肉棒,怎么没有肉棒,快
给我肉棒,把大鸡巴插入人家淫荡的小穴嘛。我真的傻眼了,我以前以为姐姐大
人你只是玩心大,原来真的这么渴望受虐啊。」
星月叽叽哇哇说了一大堆,一一数落夏凌雪的变态嗜好,差点没喘过气来。
夏凌雪听见星月已经完全明白自己羞于启齿的性癖,把一旁的枕头拿来遮住自己
的脸,露出的耳朵红的发热。
「啊!」
骑在夏凌雪身上的星月挠了挠头,像是又想到了什么事情,手掌狠狠拍在了
夏凌雪露出的光洁大腿上。
「姐姐你不会真被你教的学生胁迫做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吧。」
星月的眼睛里泛出几丝危险的光芒,把被夏凌雪关上的电脑又打开,想从一
个word中找到一些线索。
「没有啦,怎么可能,我教的都是些不知情事的小学生。」
「她的双腿颤抖地再也停不下来,不再在乎注视着她的几十个学生,就这么
握着粉笔从黑板面前跪倒地上,几十分钟跳蛋不间断的震动和难以分神的讲课终
于让她的精神来到了崩溃的边缘,稍一放松,跳蛋所传达的快感便猛然冲击到脑
海,一股淫水也随之喷涌而出,穿过她真空的下体,在黑色丝袜上形成道道水渍。
学生们好奇的眼神没让她感到羞耻,反而让她进一步无保留地接受了快感,又一
次到达了小小的高潮。」
「就算我故意去白给,再怎么也不能把小孩子从小就带坏吧。」
「夕阳西下,她刚带着孩子们走出校门交给前来接应的家长立马就回到教室
脱尽全身衣物,教室的前后两个门毫无遮掩地打开,从窗口能望到的操场也还有
稀疏的人在进行训练。或许下一秒就会被陌生人发现侵犯的她下身已经开始渗出
点点汁液,几分钟前还被孩子们喧哗所覆盖的教室如今只有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
音。来到一个课桌的一角,她迫不及待的挺起下身在桌角摩擦,这是平日里最调
皮的一个孩子的座位,自己总是难以去管教他,若是他这时候忘记课本或者文具
返回到教室看见自己自我亵渎的一幕,自己会不会就这样一生都沦为他的奴隶。
教室外有脚步声由远及近缓缓传来,心知应该停下暴露自慰,赶紧穿上衣物的她
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更加激烈地用下身前后摩擦着桌角,甚至更加肆无忌惮
的放出了原本压抑着的呻吟。落日的余晖撒在她飘舞着的长发和额头渗出的汗珠
,脚步声也在教室门口适时的停下,已经回不去了,她心想。」
「真的都只是我的妄想而已啦!」
「体育馆内器材室外是叽叽喳喳正在上课的学生们,体育老师浑厚的训斥和
孩子们活泼的喧闹形成鲜明的对比。但器材室内的她却赤身裸体坐在一个形状奇
异的三角木马上,尖部陷入她的她阴唇内部,流出的股股蜜液在木质的器材上留
下一道道黑色的痕迹。她双手被房顶垂下的绳子吊着,两脚被木马两侧的脚铐铐
住,嘴里塞进了口球又被交代从外封住,乳头被乳夹夹住,乳夹上挂着几个砝码
扯得她乳头生痛,脖颈处项圈的锁链前后挂住木马的头部与尾部。被束缚监禁着
的她与上着体育课的孩子们仅一墙之隔,等下课老师带着他们进来换器材时就能
看见无法动弹的她,想必哪怕只是被木马摩擦着难以取得过多快感的她,也会因
为学生们的注视来到高潮,至于之后,随他们怎么玩都无所谓了。」
「不要再念了!」
夏凌雪忍受不了地直起身子,再次把电脑关上。可虽然电脑是关上了,但身
子还是又一次被星月压了下去。
「姐姐大人啊,口嫌体正直可不好哦。」
星月一只手伸到夏凌雪的下身,有一搭没一搭地在夏凌雪大腿内侧和被内裤
遮挡的阴唇附近挑逗着。星月原本干燥的手指很快就被从内裤浸出的淫水染湿。
被发现的变态嗜好和被念出的妄想让夏凌雪已经满脑子都想着与性爱相关的事物
,身体也早已做好了准备,润湿的蜜穴等候期待着任何事物的插入,粉嫩的肌肤
也渴望着他人的抚摸与揉捏。腰部不自禁的向下移动,想让只顾挑逗惹人心急的
手指赶紧进入花园中安抚焦躁的心情。可星月却只在透过内裤划拉了两下就停了
下来。夏凌雪把遮住视线的枕头拿下,带着疑惑望向星月。
星月勾起嘴笑了笑,尽管明白被挑起情欲的夏凌雪渴望着快感,却也还只在
大腿上轻轻摩挲,用指尖立在肌肤上移动,只给夏凌雪一些完全不能满足的酥麻。
「姐姐大人啊,你看现在普通的玩法已经无法满足你了,要不我们来玩些你
更喜欢的。」
星月的另一只手来到夏凌雪一只脚的脚底,在足心中缓缓画着圈。同时身体
往前倾,往夏凌雪的耳边和脖颈吹着气。夏凌雪顿时浑身打了个战栗,玉足的处
的痒意也让夏凌雪脚趾向前弯曲,不由得嬉笑出声。
「咦哈,你想嘿嘿,干嘛哈哈哈。」
脚底的痒意让夏凌雪脱口的话语支离破碎,脑袋拨浪鼓似的左右晃着,靓丽
的黑发胡乱地飞舞,撒在夏凌雪身前脖颈锁骨唇边各地。
「姐姐大人你明天带着这个去下课吧。」
「诶,不可哈啊,不可能,咦嘿,孩子们会看见的。」
星月拿出的是两个个粉红色的跳蛋,一大一小,大的放入蜜穴内部,小的贴
在阴蒂上,能从两个部位同时刺激到夏凌雪。
「这可是姐姐大人你自己写的剧情哦,戴着跳蛋上课直至高潮,虽然从身体
上来说这种玩法还不如我现在把你就地正法,不过让小孩子们看着你淫乱羞耻的
的样子,想必精神得到的快感更盛吧。」
夏凌雪也想到了这一点,当初她写那篇文的时候基本也是这么想的。育人子
弟的平日里受学生们尊敬喜爱的女教师,裙底下藏着名为跳蛋的恶魔,欲求不满
的身躯哪怕在上课的时候也渴求着快感,心灵纯洁的孩子们带着懵懂的眼神望着
被快感的浪潮席卷,忍不住呻吟出声满脸潮红,身体不自然的扭动颤抖甚至跌落
在地的自己时究竟会想些什么。自己的老师为什么今天行为举止都不正常,是生
病了吗是身体不舒服吗,若是是如此不掺邪念的想法,却会与事实大相径庭,不
知廉耻淫乱无比的她究竟有什么资格教导那些孩子们,可哪怕想到了这里的她也
不会就此停止,反而精神因受辱和羞耻会得到更多的快感,下身也一定会流出更
多下流的汁液,把她推上又一个高潮。如果那些孩子们回家把自己不自然的举动
给自己的家长说,他们的家长会不会意识发现自己的不雅之举,甚至以此胁迫自
己,让自己做更多难登大雅之堂的苟且之事。戴着跳蛋上课,在教室自慰,在体
育馆被监禁,开家长会被轮奸……一个个背德刺激的玩法从夏凌雪的脑中跳跃而
出付诸纸笔。尽管这些事情难以作为人类的身份在现实中实现,她也一直怀着如
此的幻想。
但由星月提出的这些事,让夏凌雪开始对实现的可能充满期望。
「姐姐大人你是这么期望的,答应人家不是皆大欢喜吗。」
「唔!可……可是。」
摸清夏凌雪心意的星月摸着她的耳垂缓缓引诱着她自愿落入自己的手心,堕
落于自己为她编织的美梦。
「你要是不愿意,我就把你写小黄文的事情告诉你的学生们哦。」
「你……你敢……我……」
「姐姐大人啊,你就当被我威胁了嘛,不得不答应我的要求,这可是主人的
吩咐哦。」
星月眨了眨眼睛,两人都知道这种威胁完全不切实际,删除区区人类记忆的
事情不过一念之间。但夏凌雪只是需要一个理由,需要一个让她放下矜持的理由
,不管这个理由是不是真的站得住脚,只要能让夏凌雪感到自己是被威胁的,自
己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自己不是渴望暴露渴望受虐渴望性爱才去主动答应星月的
要求的就行了,哪怕事实上夏凌雪就是那么一个无时无刻渴求着肉欲的变态女神。
「我……好……但你一定不能给那些孩子们说,我什么都会答应你的,你说
什么我都会照做的。」
「好。」
两人都不由自主的笑了笑,演戏是必要的,不然性爱游戏就不是游戏而只是
枯燥无味的性爱了。
Part3
「为什么你会跟着来啊!」
「哎呀,这不是为了监督你而且随时控制那个小玩具吗。没事的我隐身着的
,你的学生不会看见的。」
在从办公室前往教室的路上,星月和夏凌雪进行着心灵交流,星月隐身着漂
浮在夏凌雪附近。
「你!唔啊!」
「这是对主人说话的语气吗,要不要等会就告诉他们,你们的老师其实是写
小黄文的痴女呢?」
夏凌雪刚开口想斥责就被星月突然打开下体跳蛋的开关而收回了话语,平稳
迈出的脚步也变得不太稳定,每一步迈出的距离也比之前要更小。
「唔嗯……对哈……对不起。」
「好孩子~ 那进去吧。」
星月暂且关掉了跳蛋,示意夏凌雪开门进入教室。
「同学们好唔啊!」
但在夏凌雪开门出声的一瞬间,星月又再次把跳蛋打开,快感的呻吟顺着夏
凌雪开嗓的喉咙无保留地释放出声,引得教室里的学生们都将视线聚集在夏凌雪
身上。夏凌雪红着脸对于这些视线置若罔闻,将刚才自己的失态当做不存在,忍
着下身的快感快步走到讲台。
「今……今天,今天做……做个小测……测验,大家咕嗯,把之前唔发的卷
……卷子拿……拿出来,做哈啊,做第三套。」
夏凌雪的话语因不曾停止的跳蛋的刺激而断断续续,但还好教室里的学生们
都是童心未泯的小孩子,没有太过在意夏凌雪不自然的话语,听话的拿出卷子自
顾自地做了起来。
「大家额啊!」
又准备说话的夏凌雪被突然调大震动幅度的跳蛋再次吐露出了呻吟。一旁的
星月皱着眉头看着耍小聪明的夏凌雪。将戴着跳蛋讲课这个富有难度一不小心就
会真的出现上课事故的任务,换成了戴着跳蛋监督考试,这样大部分时间都能坐
在讲台的椅子上,学生们也不会专注于她而会专注于试卷。而且这样只要压抑住
呻吟还能肆无忌惮的达到高潮,实在是一举两得。星月就是对这样的夏凌雪感到
不满,毕竟这样的乐趣要少一大半呢,但既然夏凌雪已经定下了这堂课的基调
,星月也不好强行去改变,只能调大跳蛋的震动幅度泄愤。
夏凌雪毫无意外的没站稳,双膝屈了一下,一只手掌狠狠拍了一下讲台稳定
身姿,另一只手扶住颤抖不已的大腿。
下身未穿内裤的丝袜已经浸湿黏在夏凌雪的蜜穴附近。
「监考老师好歹巡视一下吧。」
「唔嗯!」
星月拍了一下夏凌雪的臀部,催促着她走下讲台,夏凌雪咬住嘴唇忍住了差
点达到的高潮,带着万般风情的媚眼撇了一下星月,无言的点了点头,走下讲台
在课桌的过道中巡视着。
夏凌雪的脚步一迈一停,谨慎地走着每一步,不敢松懈一分,星月坏心眼地
不断调整跳蛋震动幅度夺取了她所有的注意力。额头渗出的汗水打湿了她鬓角的
头发,将发丝黏在嘴角脸颊之上。不稳的脚步让高跟鞋落在地板上的声音除了一
开始的响声还有许多的摩擦声,听起来不是那么的利落。跳蛋的嗡嗡声在教室里
显得格外不符,已经有许多学生开始摇头晃脑寻找着跳蛋所处的位置。但他们怎
么也不会想到,那个声音是从他们老师的下体中传出,而且传出的不只是花园内
肉壁粘膜与塑料碰撞的震动声,更多的是淫靡的水声,和夏凌雪自己无意识发出
的哼唧声,不大不小,但引人遐想。
「唔嗯……」
巡视一圈后夏凌雪又回到了讲台上,刚坐下就立马将头埋在两臂之间,用手
臂出的衣物遮住嘴角,想要抑制住呻吟,全身心感受跳蛋所带来的快感。
「很爽吧,姐姐大人。」
星月勾起夏凌雪的几缕头发细细摩挲着。
「虽然只是跳蛋这么个小东西,但在学校里,在学生面前做这样淫秽之事
,想必和我想的一样,您现在爽得不行吧。」
星月又用手指在夏凌雪私处摸了一下,浸湿丝袜的蜜汁也沾染到了星月的手
指上。夏凌雪私处被触碰双腿颤抖着不自觉地向外张开,像是请求着星月手指的
进入,只有丝袜阻挡着的蜜穴任君采撷。
但星月并没有就此撕开丝袜进入,而是收回了手指放到嘴边舔了一下,然后
露出了无比满足的神色。
「啊,果不其然,这次的蜜汁蕴涵着无比美妙的能量,姐姐大人啊,您就承
认吧,行淫秽之事被小孩子注视着会让您得到快感,在育人子弟的学校暴露会让
您兴奋,身为神圣的教师做这种不齿之事会让您得到无上的高潮。」
「唔嗯嗯嗯!」
星月的话语直达夏凌雪最深的心灵,来自下体的刺激一瞬间也被星月调大最
大,夏凌雪的双腿快速的一开一合,高跟鞋也快速的点着地,双手手指陷入肌肤
,双唇紧紧抿住,但无论夏凌雪如何忍耐,被星月挖掘出的欲望和诚实敏感的身
体都无法阻止一波波快感浪潮的来袭。夏凌雪的嘴角逐渐漏出美妙的呻吟,意识
到无能为力的她身体也干脆全部放松,享受着即将到来的高潮。
「哈啊……呜呜!!」
但就在高潮的前一刻,星月关闭了跳蛋的震动。
「诶诶?」
夏凌雪茫然的转过头,迷离朦胧的双眼表达着疑惑,在高潮前一刻停止让她
冲天堂跌倒了地狱。
「夏老师,那边有学生在作弊哦?」
星月笑了笑,夏凌雪顺着星月手指的方向看见有个小男孩在鬼鬼祟祟地从课
桌里拿出书本翻着。夏凌雪叹了口气,一是因为自己期待了好久的高潮突然被星
月找了这个理由打断,二是猪来想也能想到心怀鬼胎的星月等下会在自己提醒他
的时候做些什么。可是就算这些夏凌雪都知道,等下会发生的事情夏凌雪完全能
够预见,她也只能去提醒那个小男孩。这身为老师的职责,更多的也是因为她更
渴求着星月等会赐予她的快感,让她登往高潮的阶梯。
「小英干嘛呢。」
夏凌雪走到小英面前抱着双手问到。
「啊我……我……」
原本专注于作弊从课本中寻找试卷答案的小英听见声音抬起了头,却是慌张
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说了唔嗯!多啊哈……多少次……不要……要遵守考场纪律咦啊!」
果不其然地,夏凌雪训斥时星月打开了跳蛋的开关,甚至来到夏凌雪身后
,掀开夏凌雪身后的裙子,将她仅着丝袜的臀部正正对着没有关门的教室门口。
夏凌雪感受到一阵凉风吹拂,穿堂风划过她的股间,与火热的蜜穴内部交换刺激
着夏凌雪的神经。尽管上课时间教室外的走廊并没有人路过,但谁也不能保证下
一秒就有人因为上厕所来到教室门口,正巧往里面看了一眼,就看见夏凌雪掀开
的裙子,没穿内衣的下身,明显被淫水浸湿的丝袜和不断颤抖的双腿。只要是稍
经人事的学生或者老师都能立马明白夏凌雪的处境,若是心思再多一点就照张相
以此威胁夏凌雪成为他的禁脔,随意玩弄。明知这一点的夏凌雪非但没有阻止星
月,反倒是将双腿张得更开,身体往前倾,双手按住小夜的桌子,臀部往上抬
,生怕路过的人看不见。
「小英啊小英呜啊!」
夏凌雪准备开口再训斥两句时,星月伸出手去撕开了她下体处的丝袜,大拇
指摩挲着早已肿胀的阴蒂,两个手指在湿润无比的阴道内扣弄。
「唔嗯!小夜你嗯啊……平时挺乖的哈啊……怎么今天唔嗯嗯呢!!!」
「在学生面前露出臀部塞入跳蛋,被人扣弄阴道和阴蒂的感觉怎么样啊,夏
老师~ 」
星月悠悠的声音在夏凌雪心底响起,故意用魅惑声线说出的夏老师更是让她
背德感更盛。下体汁分泌的更多。
「小夜你嗯额嗯……不要成为坏嗯啊……坏孩子啊。」
「什么坏孩子,姐姐大人你才是坏孩子吧,有着变态的嗜好,还如此进行实
践,您才是那个坏孩子吧,痴女老师?」
星月手指在夏凌雪下身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跳蛋的幅度也被她调到了最大
档。
「这次嘤啊,老师就呜呜,原谅小夜你了。」
「但没人会原谅你的哦,夏老师~ 」
「唔嗯!下次不,咦呜,不要再犯哦。」
「但是姐姐大人你一定还会无数次的高潮吧,就像这样。」
星月狠狠用食指与拇指捏住了夏凌雪最为敏感的阴蒂,允许了夏凌雪登上神
阶。
「唔嗯嗯嗯嗯嗯!!!」
夏凌雪从进教室就忍耐着的快感一瞬间被释放出来,什么教师的身份,女神
的矜持全部被丢在脑后,只有无尽的高潮才是她想要得到的事物。
高潮持续不断,下体喷涌而出的淫水顺着丝袜流下,将丝袜染成了沾满水渍
的灰黑色。没有余力站稳的夏凌雪跌落在地,鸭子坐一般岔开了双腿,教室的地
板上也形成了由淫水堆积而成的水洼。
早就回不去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