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校医却被萝莉推到了?夕阳与夜的交融之日(百合)】

点的存在。
这是隐藏在女孩子花径的褶皱之中,略微有些坚硬,蕴含丰富快感神经的地
方。
虽然对于侵犯着我的美雪而言,这个地方如果不仔细找就无法找到,但是如
果找到了,我支配快感的权利便已经不属于我,而是全部都在美雪的控制之下了。
我的脑袋即使已经被快感弄到神志不清,但是,那像是不断拨动着开关一样,
轻轻挑逗着我体内g 点的行为,瞬间便让我脑袋中的全部神经,都不得不放下目
前的工作,收取并处理这g 点的信号。
也正是这一瞬间,我便无法抑制的到达了高潮。
只要被抚摸g 点,这样强大的快感就可以让我不受控制的到达高潮……无论
高潮的时间,高潮的强度,都在对方抚摸的时间之下。而在如此的快感之下,身
为雌性的我,不要说是反抗了,就连抑制住这快感的方式,都是不存在的。
因为,这就是我身为雌性,为了能够促使对方通过支配我的快感,从而喜欢
上与我交配的生理本能之一。
只要g 点被她抚摸着,那么我身体的控制权就不在我的手上了。
具备足够可玩性的我,为了能够交配,在对方找到我g 点的时候,已经彻底
的失去了控制自己的全力,变成了对方的玩具。这也是身为雌性的我,在生理的
进化中,为了能够更好的交配,通过激发对方的支配欲,让喜欢的人乐于侵犯我
而产生的产物之一。
事实上,因为如今神经元已经被g 点所带来的快感完全占据的原因,如今不
管她在抚摸g 点的时候向我说什么,我都已经没有判断的余地,在被快感占据的
神经下说出同意的话语吧。
不过,她却没有说什么话语,仅仅是不断的用指肚快速的摩擦着我的g 点。
无法用语言形容得快感,瞬间便通过g 点传遍了我的全身,我身体的所有细
胞,都在g 点所传达的快感信号之下颤抖着,战栗着,为了遵从快感的命令让我
进入下一个高潮。
即使在这样的快感之下,我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可是就算想要张开嘴求饶,
发出的,却只是呻吟的声音。
因为只要她还在抚摸着我的g 点,那么我的身体的一切,都变成了她努力找
到了我体内g 点的奖励。
除去香汗淋漓的瘫软在床上,一颤一颤的,流出渴望着对方侵犯的爱液,发
出渴望对方继续侵犯的声音,本能般的用尽各种方式诱因对方侵犯我之外,我什
么都做不到了。
然后,在不知道经历了多长时间的高潮之后,我感受到有什么热热的东西在
小腹之中游荡,带来了更多的快感。
「果然和书里面说的一样,潮吹是存在的啊……」
随后,我便感受到,她的手指轻轻的从我的花径之中褪了出去,伴随着液体
的涌出,似乎有什么柔软东西轻轻的覆盖住了我颤抖的花苞。
因为美雪的手指不再在我体内缘故,我也勉强恢复了少许意识……
潮吹……加上她之前说的获得我的液体……她是想吮吸我的潮吹液,这样子
来交换液体么?
虽然从医学上来讲,潮吹液的具体成为尚未确定,不过根据目前已知的而言,
这是一种对人无害的液体。甚至因为我经常吃水果,同时用一些保健药物适当的
调节自身酸碱性等原因,我所分泌的体液并不是一种难以下咽的液体。
因此,已经在连续的高潮之中没有了力气的我,并没有强撑着身体阻止她的
行为,而是顺从处理了那么多快感信息,并且还迎接了那么多次高潮的细胞向我
神经中枢发来的建议,沉入了调节人体疲劳的睡眠之中。
看着沉入睡梦之中,轻轻吮吸着手指说着梦话的校医姐姐,咽下了带有些许
果香味道液体的美雪不由得轻轻的笑了笑。
那是身为「透明人」的她,第一次露出这样子的笑容。
不过,仅仅再数秒之后,她的神色便重新变的严肃了起来……
「对不起……」
看着那似乎并不比自己高几厘米,却有着远比自己成熟的身材与韵味的校医
姐姐,她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轻轻的道歉。
………………
「诶,今天的校医室关门啊,大姐姐不再么?」
在校医室门口徘徊的,有着粉色短发的少女,不断的徘徊着。
从小时候开始,她便因为各种调皮受伤,因此结识了当初还在医科大读书,
是她远亲的大姐姐。
表情和语调温柔,十分体贴人,看起来很好亲近,有着水果味的体香,胸还
特别大的大姐姐,谁不喜欢呢?
对于她来说,大姐姐的出现,就像是黑暗之中唯一的曙光一样。
仿佛有什么魔力一般,每当闻到大姐姐的的体香,每当听到大姐姐温柔的声
音,每当扑在大姐姐柔软的胸部中时,她心中的一切烦恼就瞬间变得烟消云散。
因此,只要一有什么烦心事,她就会来到大姐姐的身旁撒娇。
甚至说,在听闻大姐姐成了校医之后,原本还是班上吊车尾的她,通过初中
的努力,勉勉强强的达到了这所重点高中的分数线。
这样,时不时的,她就可以再次随便在自己的皮肤上划伤几道,然后待在了
大姐姐的身旁。
在大姐姐的劝导之下,她还加入了学校的田径队……对于从小便生性调皮,
有着运动天赋的她而言,极为轻易的便成为了田径队的王牌。
可以说,对于原本各方面都吊车尾,没有任何希望而言的她来说,大姐姐给
了她生的希望,成为了她生的依靠。
「诶……」
但是……
很可惜,虽然大姐姐好好的关好了门,但是实在是因为她观察的太过仔细了
吧。
她从偏僻的镜子折射之中,看到了……让她后悔为什么今天来是弄伤了手臂,
而不是把眼睛弄伤的场景。
就像是夕阳之下破碎的云一样,她的心,被撕裂了,滴出了无穷的血液。
她心如乱麻,虽然想要推开门,可是最终,看着大姐姐的身影,她还是选择
了逃跑。
奔跑,这是一无所有的她唯一获得的东西,也是大姐姐赐予她的最重要的宝
物。
可是,最终,她还是虚脱一般的瘫倒在了地上。
因为已经过了放学时间,所以没有人会看她。
她就这样,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任凭地板随着她的体温变热。
好痛……
在她的全身,那些并不是由她所制造的伤口,在不断的向她传达的痛的信号。
「不想,回家啊……」
与汗水不同的水滴,从脸颊落在地板上,清澈而柔软的折射出夕阳血红的颜
色。
那个女孩子,她知道。
因为一些事情,她是被所有的学生所保持距离的存在。
大姐姐,一定是可怜那个孩子,所以才愿意,和那个女孩子做出那样的事情
的吧。毕竟,大姐姐很温柔,就算是这种被嫌弃的女孩子,也一定不会置之不理
的。
躺在地板上,她看着泫然欲泣的绯红天空。
大姐姐,是那么温柔的人……是不会放置这样的女孩子不管的。
原来……我……一直都做错了啊……
我,真是个笨蛋……
…………………………
当我醒来的时候,夕阳已经逐渐沉入夜色之中。
我的衣服,已经被换成了衣柜里面干燥的备用衣物,而在我的旁边,则是美
雪留下的,已经先回去的信件。
毕竟,和我不一样,她还是有家长的孩子,没办法陪我到这么晚呢。
轻轻的站起了身,不得不说,人类真是一种恢复性很强的生物,即使经历了
那样子的事情,在睡过一觉之后,虽然还有些酸痛,不过却已经能够好好的行走
了。
当我起身的时候,边看到我摆放在桌子上面的手机在不断的闪烁着。
是妹妹的短信,似乎是在问我现在在干什么,都已经六点半了还没到家之类
的话语……
而看到了这样的短信,我不由得再次回想起,不久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即使是黑夜,我也很清楚,现在,我的脸颊一定已经红透了吧。
我竟然……真的,和没有成年的女孩子……
我想,如果这件事情被知道的话,不要说是被解雇了,我想,说不定我会立
刻被起诉吧……
就算十四岁以上,还是同性的你情我愿并不算犯法,但是如果被别人知道了
……
我都干了些什么啊!
与那时候被快感充斥着不同,如今冷静下来的我,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清冷的月光之下,却发出了些许近似笑声的声音。
我想,我是不是坏掉了。
「月色,真美啊。」
终于,平静下来心情的我,确确实实的再次确认了医务室没有留下那些事情
的痕迹之后,锁好了医务室的门,缓缓的走下了楼梯。
明天,我到底要用怎么样的神情来面对美雪呢?
………………………………………………………………
「真是……姐姐还不回来……」
独坐在电脑桌旁,有着与姐姐相同黑色长发的少女,无聊的看着电脑桌上的
论文。
与那个像是小动物一般呆呆的姐姐不同,在大多数人眼中,妹妹是一个天才。
虽然比姐姐小了六岁,不过如今的她,即使还没有毕业,却早已成为了领域
内的知名人物。
因为,她知道,只有让自己变得足够优秀,才能够保护好她这个呆呆的姐姐。
「咳咳……」
在外面,传来了那个酗酒的父亲的声音。
自从母亲过世之后,父亲便终日沉浸与酒醉之中,原本哪一个体贴顾家的好
丈夫,也已经变成了沉迷于酒精,无可救药的存在。
并且,最为让她无法忍受的是……每当他发酒疯的时候,她的姐姐都会为了
保护好她,遭受父亲的殴打。在这样的家庭里面,为了供她上大学,姐姐放弃了
读硕士的机会选择工作,因为担心她一个人在家,姐姐放弃了去大医院的机会选
择了去附近学校做校医。
如果没有这个父亲,就好了……
只要有姐姐就够了……
轻轻的从抽屉里面取出了掩藏在最深处,并不引人注目的小盒子,然后熟练
的取出了些许白色霜状粉末,伴随着药物和热水冲好。确认之后,仔仔细细的把
小盒子收好,重新放回了抽屉里面。
「真是的,不要这样子喝酒了,来,稍稍喝点药吧。」
强忍着厌恶,她做出了一副孝顺的模样,轻轻的将温热的药水端到了父亲的
身前。
「用不着……你管……」
伴随着恶臭的酒嗝,这个身体浮肿的男人一口将药物饮尽,用力的拍开了她
的手,随后重新躺在了沙发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长期的酗酒、抽烟,已经掏空了这个男人的身体。
所以,就算稍稍的加点速,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无奈的叹了叹气,她看着醉酒睡过去的男子,然后重新望向了门的方向。
今天的姐姐,回来的好晚啊……
真是的,该不会是呆呆的姐姐被男人骗了吧?
这样想着,她轻轻的用手捂住了胸口,那是她姐姐送给她的琥珀。因为姐姐
的工资也不高,所以在送给她的时候,这仅仅是一块单纯的,没有任何内容物的
琥珀。
虽然如今看起来里面也什么都没有,但是,在之前,趁着姐姐睡觉的时候,
她偷偷的用了一些昏睡的药物让姐姐保持睡眠,然后,在确定不会造成任何损伤
之后,用微创器具轻轻的取下了姐姐体内,少许很重要的东西,借助一些方法放
到了琥珀里面……
这是,姐姐送给我的最重要的宝物,这里面是姐姐体内最为重要的东西……
仅仅是这样子想着,她开始有些不安的扭动着身子。
不过,还好,很快,伴随着门铃声,她便看到了她最喜欢的人。
「我回来了,遥。」
「姐姐!」
一把扑入了姐姐的怀中,她享受着姐姐那能让人安静下来的体香,与能够让
人身心放松的柔软。
不对……
这个味道,比之前更强了一些,这种很浓郁的果香味道……这是姐姐体内分
泌物的味道……
并且,今天早上姐姐离开的时候穿的衣服和现在的也不一样。现在姐姐穿的
是之前姐姐放到医务室的备用衣服……
结合种种信息,很简单的便能得出答案。
姐姐,果然是和什么人做了呢……
不可原谅,明明是我最喜欢的姐姐,虽然我已经拿走了第一次,但是第二次
也绝对不应该让别人拿走啊……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
毕竟,姐姐那么可爱,虽然比我还要矮不过很富有女性美丽,就算是身为妹
妹的我,也想要让姐姐永远在我的身边呢……
深吸了一口气,她的表情又重新变回了温顺的模样。
她很清楚,占有欲太强并不是什么好事,反而会适得其反。适当的让姐姐放
纵一下,然后再牢牢地抓住姐姐的心,这样子松弛有度,才是能让双方都开心的
方法。
喜欢,可不仅仅单单只有完全占有对方而已,如果只有自己开心而姐姐不开
心,才是适得其反。
不过,毕竟是从小到大在相同的被窝之中睡觉的人,她很清楚姐姐的性格,
也很清楚,姐姐是天生就很温顺,很容易被驯化的那种人。
等毕业了之后,就可以让这个房子,彻底变成我和姐姐的房间,让这个家,
变成满溢着水果香味,砂糖一般甜蜜的世界。
仅仅是感受到姐姐,心里面仿佛就要融化了……
「啊,抱歉……姐姐我先接一个电话。」
似乎是什么工作上的电话吗……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要如何才能构建,让姐姐和我都快乐的乐园呢?
「啊,是的,我是星美……什么?」
姐姐没有压抑住的声音,让她不由得下意识的抬起了头。
不会,又是某个男人的电话吧……
「什么,你说薰从学校的三楼摔下来了……喂,别开玩笑,她可是好不容易
才成为学校田径队的王牌……现在可是秋天而不是愚人节……等等,这个……喂,
你发来的这几个片子该不会就是薰的吧。刚出来的片子,我看一下……」
伴随着些许沉默之后,姐姐的声音,变得低沉了些许,大概是担心声音太大,
电话那一头的其他人也听到了结果吧。
「左腿是错位,还好,合理进行康复的话不会影响之后的奔跑,算是不幸的
万幸,我看看右腿……诶……粉碎性骨折,软组织大面积破损,血管、神经、肌
肉断裂……你是不是拿错片子了?这样薰她还怎么跑起来啊!她和我说过,这是
她唯一的梦想……你是说薰的身上还有很多淤青……等等,家庭暴力,已经立案
了?什么……因为其他的亲人拒绝收养她与医药费,所以希望我成为她的扶养人。」
大概,事情都希望赶在一起出现吧……
姐姐的声音还没落下,不远处,伴随着桌椅的碰撞声,那个男人发出了几声
呻吟之后,像是想要握住什么一样的伸出手,可是最终,还是在冰冷的地板上不
再动弹。
「抱歉,我这边有点事,过一会在打回去。」
看着姐姐落下电话,匆忙的跑到那个男人身边,伴随着检查的动作面色更加
苍白的模样,她的嘴角轻轻的扬起了不易被察觉的微笑。
那个叫做薰的女孩子她也认识,并不是什么会伤害到姐姐的人,只是一个遭
受了家庭暴力之后,盲目地渴求着爱的家伙而已。
现在,最大的障碍也已经完全消失了。
啊……姐姐那甜蜜的香味,让人没有办法抑制住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