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奔袭女老师

一辆奔驰2000轿车在京哈高速公路上飞驰,一排排树、一座座楼、一片片田向后闪去,车主顾不上浏览这些,心思早以飞到了久别的故乡!

这是本人的私人用车,由于前七个月的工作业绩,给公司创了200万的利润,总经理特别恩惠,给我一个月的假期避暑,期间的一切消费公司承担,由于最近思乡的心情很是热切,于是就自己开车去探望久别的故乡。

穿过沈阳、长春、哈尔滨,连续24小时的行车,非常疲乏,腰好像都不能弯了,隔日早8:30总算到了大庆,我的大学情人工作的地方。

在市内找到最大的友谊宾馆,存好车,包了一个高间住下,先洗个澡,吃点东西,后躺在席梦思床上好好地睡了一觉。

下午三点左右才醒来,简单收拾了一下,给我的大学情人的单位了个电话:

“请问,101中学吗?我想找张敏老师。”

接电话的是个男的,嗓音有点哑,但很客气:“好的,请您稍等!”

过了一会儿电话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我是张敏,哪一位?”

“王林,现住友谊宾馆303房间。”

“真的是你吗?怎么到了这里?”她的声音有点激动。

“哦,是的,我公司经理给我一个月假期,我回乡看看,路过这里,所以停下来看看你,你能出来吗?我请你吃晚饭!”

“大老板千里迢迢来了,没时间也得挤啊!你等我,我把家里和单位的事情安排一下,大约5点钟可以到你那。”她带点玩笑的口语回答。

“好的,一会儿见!”

我赶紧准备一下,梳梳头、擦擦鞋、订好饭菜,又特地到市里一家保健品商店买了一盒催情口香糖,准备今天晚上把她拿下。我的这位大学情人实际上还只能说是普通朋友(在性爱上),上大学时很要好,但并没建立恋爱关系,而且那时很傻,根本就不太懂得性爱,甚至不知道女性还有两个比男人大得多的奶子!

毕业一年后曾一度建立过恋爱关系,期间只见过一次面,握握手,连一个吻都没来得及,就由于我的现在的爱人的同时出现,不得不忍痛割爱!所以这次我返乡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得到自己早就应该得到的情人的身体。

大约17点零3分,传来有节奏的三下敲门声。

“请进!”我说着站起来向门走去,她推门进来,我忙伸出手,把她的双手握住,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们互相看着,只见她上身穿白色的短袖衬衫,下着黑色紧身短裙,肉色长袜,足登白色高跟凉鞋,黑色的披肩长发乖巧地贴在后背上,上宽下窄的瓜子脸上露出有些羞涩的笑容,1。65米的身高,穿上这套普通的职业装,显得气质高雅!

苗条的身材不失性感,如果是线公分。

还是她先打破了沉默:“我来了,也不让我坐下,我的脸上有花啊,看个没完!”

“对对,快请坐,你看我高兴得什么都忘了,今天一见,你的漂亮不仅不减当年,更增加了一种成熟的风韵!”我不无恭维地说。

“怎么会贫嘴了,以前满诚实的吗!我都老了,还漂亮什么!真不好意思,到我这来,还让你准备饭菜!”

“也没有什么,如果不是这次机会,我想请还请不到呢!来来,你上了一天班,也该饿了,我们边吃边聊。”

我们做在餐桌旁,我打开一瓶茅台,倒了两杯酒说:“我们十五年没有见面了,先为我们的重逢,干一杯!”

我们边喝边谈,一瓶茅台就不知不觉地喝干了,大约18:30左右,我们酒足饭饱,叫来服务员收拾出去,我打开了音响。

她的脸红红的,脚步也有点不稳,但还是很热情地与我对唱,一曲“心雨”

唱不尽我们的思念,一首“迟来的爱”打开我们感情的闸门,我剥了一块口香糖放进她的嘴里,拥抱着在悠扬的乐曲中跳起了一步舞,过了一会儿她的脸更红更热,呼吸也更急促了,口里喊着:“好热!”

“那我们休息一会儿,好吗?”我问道。

她点点头,于是我把音响关掉,搂着她来到床上说:“来把外衣脱掉,以免弄褶皱了!这样你也可以凉快点!”

“不吗,我里面没有穿内衣,如果脱掉,你就看到我的身体了,除了我老公外,还没有别的男人看到过我的身体呢!”她的眼睛热烈地看着我,由于呼吸急促,使她的胸部一起一伏,与其说不让我脱衣,还不如说是在诱惑我!

“我不是你的第一个老公吗?乖,听话!我好爱你,你知道吗,我经常梦到你!你是我的初恋情人,但我连情人的身体都没有看过,好难过啊!难道你不喜欢我吗?”

“喜欢是喜欢,可是……”

“不用可是了,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不开放,放心,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的!来吧,宝贝!”

说着,我把她拉过来,一个个地解开纽扣,她只象征性地阻挡了一下,脱掉衬衫,里面是同样白色的肩带式绵质奶罩,是很薄的那种,两个挺起的奶头在奶罩的顶端支起两个小包,我略把她的上身推起,从后面解开奶罩的挂钩,再从胳膊上把奶罩拉下来,扔到地板上。

果不出所料,她的双奶是货真价实的,丰满、白嫩、柔软,一看就使人联想到热带成熟的果实,摸上去有一种另人心颤的弹性,双奶顶端挺着两个花生米大小略呈紫色的奶头,奶头周围布满一圈绿豆大小的包包,犹如众星捧月般,乳潜幽深,该很适合乳交,唯一的缺陷是略微下垂,毕竟是近40岁的人了!

15年前就应该享受到的,今天才宿愿以尝,我激动地紧紧地抱住她,舌头自然伸向她的口腔,顶开牙齿,寻到她的舌头展开一场舌战,也许是酒精作怪,也许是口香糖催情,更也许旧情复燃,使这个端庄、封建的小妇人放弃了矜持,热烈地回应着我的热吻,足足有5分钟,我们都有点窒息的感觉才分开,我们搂着对视了一会儿,她娇羞地低下了头。

“来,宝贝,先躺下,让我把你的裙子脱掉,我要好好看看你!”我说。

“有什么看的,女人还不是一样!”

虽然这么说,还是顺从地仰躺在床上,双腿搭在床边,我猫腰站起,掩饰我下边的勃起,来到她的两腿间,跪在地板上,伸手解开她的裙带,她配合地抬抬屁股,我顺利地把裙子从她的屁股上拉下来,落在地板上。

现在她身上只剩下一条粉红色的三角裤衩,既小又透,前面一块三角布刚好盖上她的神秘三角区,有几根倔强的阴毛从裤衩两边跑到外面,中间隐约可以看到一条鸿沟,裤衩到屁股后面,变成了一条线,紧紧勒进臀缝,真没有想到外表端庄秀丽的她竟然穿这么性感的内裤!

我平视了一会儿,她虽然很是兴奋,由于第一次偷情,还是羞得闭上双眼,我再次伸手拉住裤衩的上沿,她略一配合就脱下了她的小裤衩,把她的双腿分开一点,再注目观瞧,一个成熟妇人的外阴部展现在眼前。

只见她的小腹没有一般妇人大都有的赘肉,其平坦更突出了她的阴阜,像一个馒头似的喷起,上面布满黑色的阴毛,呈倒三角壮向下延伸,说来也怪,到大小阴唇上端的交汇处,就一根也没有了,两片大阴唇比较肥厚,白白净净的,小阴唇藏在里面,一点也看不到,虽然腿分开一些,但大阴唇还是紧紧闭合,外面只能看到一条缝,如果但从这块看,你会想到她还是处女!

我双手伸出,掰开她的大阴唇,里面又是一番景象,整条沟道都是深红色,上端黄豆大小的阴核由于兴奋又硬又挺,正探头探脑地从周围的嫩皮中伸出,下面是小米粒大小的尿道孔,若隐若现,再下面就是她的屄孔了,我用力一扒,露出玻璃球大小大圆洞口,可以看到洞口内的粘膜,看来里面一定很宽阔,汩汩淫水正缓慢地往外流,不用说她很是兴奋,已准备好了做爱!

看到这我的鸡巴也硬得不行了,忙脱下浴衣,里面只有一条短裤,也顺便脱了下来,我的鸡巴立刻弹出来,呈90度角向前指出,忘记介绍了,本人长相一般,但却有个引以为自豪的武器,勃起有15寸长,龟头想小孩的拳头一样,尿道口还突出一块,有花生米大小,就好像那里长个瘤,我曾为此苦恼过,去了几个大医院检查,专家都说,这是正常的,别人羡慕还来不及呢!果然在以后的性爱生活中它真的给我带来很多好处!

现在我也赤裸了,赤裸的我看着同样赤裸的她,伸手拉住她的双手逗着她,说:“阿敏,你的下面怎么同别人不一样?是不是不正常?”

她一听急了,忙问:“怎么了,哪里不正常?”

我使劲把她拉起来,口里说:“不信你自己看看,你的小屄怎么会发河?”

说来也巧,她一坐起来,还没有来得及向下看,脸首先碰到了我鸡巴,差点没有插进嘴里,她一瞥见我的鸡巴哎呀一声:“你的怎么这么大啊?这要放进去还不把人弄死!”随后听到我的话,真是又羞、又怕、又急,还有一丝渴望,忙低下头,娇羞地说:“人家想你吗,所以下边就湿了!”

“是吗?想我什么了?告诉我,小乖乖!”

“还说呢,你的东西吓死人了,一下还不插到我的肚子里,我不要了!”肩膀摇晃着撒着娇说。

“好的,不要就不要,先让哥哥亲亲总可以吧!”

说着,我把她向后一推,我也顺势一爬,我们就一起落在床上,正好爬在她的身上。“哥哥坏,哥哥坏!”她两个小拳头轻轻击打我的后背,与其说打我,还不如说在撒娇!

我先吻她的耳朵,后吻了吻她的嘴唇,然后向下重点落在她的双奶上,虽然仰躺,她的胸部上还是鼓起两个大包,我的舌头在她奶座上巡回了一圈,慢慢爬上峰顶,一口把她的左奶头连同奶晕裹进嘴里,后慢慢吸吮、轻咬她的奶头,同时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捏住她的右奶头挤揉,偶尔也整个手掌握住她的大半个右奶揉捏几下,没多大一会儿,她就娇喘起来。

攻下乳峰,再一路向下,滑过了她平坦的小腹,在酒盅式的肚脐眼略做停留后,来到她的跨间,我的鸡巴从她的大腿滑过,使她激灵一下,双腿大分,我开始了对她的小肥屄重点攻击。

由于双腿的大分,她的大阴唇已经分开,阴道仍在流水,我先舔吸一下她的淫水,有点骚味,后舌头向上,滑过她的尿道口,停在她的阴核上,集中精力舔吸、轻咬,她的呻吟声立刻增高了,嘴里喊着:“对,就是那,哎呀,好舒服,快用力!用力!”

嘴巴忙着,手也没闲着,右手先伸出食中二指,在她的阴道口揉弄几下,然后慢慢地旋转着插入她的阴道,里面果然很阔,左手上伸,揉弄她的双奶,三管齐下,她的快感积聚增加,呻吟声音越来越大,身体也在不停地小幅度扭动,嘴里断断续续地喊着:“爽啊……好爽!哥哥你怎么这么会玩啊!快……快点!”

这时我已经增加到四个手指,在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正试图把拇指也插进去。

可能是由于生过孩子的原因吧,虽然她的阴道口还很紧,但里面的空间可以放置一个拳头,我五指团在一起,慢慢旋转插进抽出,每次插入前端都碰到她的子宫颈口,舌头轻咬阴核,左手用力掐捏她的奶头,以便分散她的注意力,右手抽出到她的阴道口,然后突然全力一插,嘴里喊着“操你烂屄!”,一下子整个手掌插进她的阴道。

“哎呀我的妈呀,什么东西插进去了,好疼!”她带着哭腔嚎了一声。

“别紧张,宝贝,放松肌肉,一会你就感觉舒服了!”我安慰她说,手在她的阴道里一动不敢动,舌头和左手则继续爱抚她的阴核和奶头。

好一会儿,她才平息下来,喘息着说:“我操你妈的,你怎么这么狠啊,你要弄死我呀?”

我听了知道她已经适应了,笑着回应道:“你用什么操啊?用你只有眼的小屄吗?让我操你妈妈还差不多,你没有看到吗,我有个大鸡巴,你妈妈肯定会喜欢的!”

“放你妈的屁!”她回骂着,但我却从她的眼里发现一股兴奋的光芒,看来她可能喜欢轻微的暴力,这个发现使我兴奋莫名。

我的手口不停地忙活着,特别是右手开始在她的阴道里面缓慢地蠕动着,她又开始大声呻吟,似乎忘记了刚才的疼痛,她的阴道壁紧紧地包裹着我的手掌,我由先前的蠕动慢慢转化成慢速地抽插,当手腕往出抽时,把她阴道口内的肌肉带出一圈,像一个肉环,插进去时,连她的小阴唇都带进很多。

就这样抽抽插插,速度逐渐加快,她的呻吟声突然加大,像喊叫一样:“操你妈妈的,快点!快,我要到了!我操你奶奶,好舒服!”

我知道她快要泄了,于是回骂道:“骚屄,我操烂你,还要操你妈妈、你女儿还有你这个烂屄,我操你们老少三辈!”

嘴里骂着,右手抽出阴道口,后急速全力插入,直没到手腕,并在她的里面握紧拳头,反复撞击她的子宫,同时牙齿用力咬住她的阴核,左手没命式的掐捏她的奶头,突然感到她浑身剧烈颤抖,口里嗷嗷叫着:“到了,到了!我操你妈妈的,好舒服啊!!!!”一股阴液喷洒在我的右拳上。

好一会儿,她才回过气来,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我也抽出了右手,侧躺在她的旁边,看着她,她一脸娇羞之色,双眼迷离,浑身上下渗出点点汗珠,很难想象平时端庄,甚至有些高傲的人民教师上床后会这样疯狂!

我问她感觉怎么样,她说:“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一次发泄,我也不知怎么回事,你一骂我,再用点暴力,我就特别兴奋,兴奋时也喜欢骂人,你不会瞧不起我吧?”

“哪会,这是正常的,只是以前你没有被开发出来而已!不瞒你说,兴奋时说脏话,甚至增加一些轻微的暴力,也是我一直追求的,只是同好难遇!刚才的只能算是前奏,你没有看到我的鸡巴还是一直没有用吗!你等着享受吧,我会让你终生难忘的!”

“是真的吗,我太高兴了!”她的眼里又闪现兴奋的光芒!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来,看你身上汗渍渍的,先到浴室洗洗,做好准备工作,等会儿准备挨操!”说着我把她拉起来。

听到我的话,她的脸红了一下,向浴室走去。

听到浴室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我打开我的“工具箱”。这里简单介绍一下我的工具箱,主要收集各种性用品,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假鸡巴,还有倒尿管、润滑油、医用针头、浣肠工具、肛门塞、消毒工具、钓钩、带子等等,甚至还有一对手铐脚铐,从这个工具箱可以看出本人的爱好!

几年来我有这样的体会:

20岁左右的男人,为了发泄找女人,以射精为目的,不管女人什么样,年龄多大,只要有个屄洞他们就能得到很满足,甚至在冬瓜上挖个洞,把他们的鸡巴插进去,也会痛快淋漓地射精!这个年龄段的小男人,性欲强烈,冲动大于理智,为达到目的,往往不记后果,很容易强奸犯罪!

30岁左右的男人已经完全成熟,常常追求多向刺激,生理的满足还要兼顾到心理,体会完中年妇女的骚屄滋味,还想尝试一下清纯学生妹的处女小屄;熟悉了东方女性的黑毛穴,又想去探索欧美女性的黄毛屄、白毛屄;尼姑、村女、模特、明星,甚至10岁以下的无毛小屄和70岁以上的老太太干枯的老骚屄,如果可能他都想尝试一下,不过这个年龄段的男人理智性较强,考虑周全,做事慎密,轻易不会犯罪。

40岁左右的男人,性能力下降,但心理需求却急剧增强,更重视心理的满足,大部分的精力放在其过程上而不是结果,继续延续30年龄段的多向刺激,同时着力探索各种各样性爱方式方法,追求一种变态(大部分人那么认为,特别是女人)式的性满足,像SM、捆绑、虐待、同性、乱伦、恋幼(老)、偷窥等等,这个年龄段一般不会性犯罪。

50岁左右及以上的男人心理,因本人还没有到那个年龄段,其心理就不得而知了。

话扯远了,再回来,我从工具箱里拿出浣肠管和肛门塞还有润滑油。

浣肠管是我自制的,是一段透明塑料管,粗细同液化气炉具供气管,顶端可插进水嘴,底端装有长大约10厘米的硬塑管,拇指粗细,顶端光滑。

肛门塞是我买的,用犀牛角精致而成,形状如嘎(小孩的玩具,一般用一段不超过8厘米长的木棍两头削尖制成的),一头短粗,一头细长,中间的直径最大,也根据其直径分大、中、小三号,插进肛门,中间最粗的部位正好卡在肛门口的环形肌内,使里面的东西不至于外流。

我拿了个中号的和浣肠管,挺着大鸡巴走向浴室。

推开门,只见她正在淋浴,清清的像小瀑布似的温水从她的头上喷下,流过脸部、脖颈,爬上她丰满白净的双峰,聚到奶头,形成两个小水流,向下跨过平坦的小腹,陷入深谷,阴毛一绺绺地传递水流进入她的屄缝,再转而向下,滑过修长的双腿,哗哗地落在瓷砖地板上,长长的披肩发乖巧地贴在她的后背上,她一手搓揉着她丰满的双奶,另一手在她的跨间划拉,透过雾蒙蒙的水气,看她简直就是现代的维纳斯!

“怎么样,洗干净了吗?”我把工具放在洗面池上问道。

“马上就洗好了,你不洗洗吗?”她问道。

“你来之前我就彻底洗了,你的外面洗净了,里面肯定没有洗净,还是我来帮你吧!”

她的脸一红说:“死样,什么里面外面的,哪有那么多说!”

“当然有了,只有里外都干净,一会才玩得更开心!听我的错不了,过来,手拄在浴盆边上,屁股撅起来,双腿略分开!”我说着把她拉了过来。

她看了我一眼,有点惊异的表情:“搞什么名堂!”嘴里反驳着,还是按我说的姿势做好了。

我到她的身后,双手扒开她的臀缝,深紫色的菊眼露了出来,我用手揉了几下,屁眼也跟着收缩了几次,后我拿来润滑油在其周围抹上,后吐噜一下,把我的右手食指插了进去,她一激灵,显得很紧张,嘴里说着:“你在干什么啊?感觉好怪,我想大便!”

“别紧张,我要把你的里面清理干净,一会你不大便都不行!”我说着,手指来回抽插了几次,后把浣肠管拿来,底端对准她的屁眼,慢慢旋转着往里插,由于足够的滑润,所以没有费多少力气,就把10厘米的硬塑管部分全部插入她的直肠。

我问她疼不疼,她说疼倒不疼,就是感觉怪怪的,我打开水嘴,调好水温,不烫手就可,然后把浣肠管顶端接在水嘴上,先是细流,只见透明管内的水流缓缓地流进她的肛门,在她适应后,慢慢地增加水压,水流明显加快。

“哎呀,好胀!快停下来,我受不了,我要大便!”她喊着。

“再忍耐一会儿,马上就好了!”我手把着她的屁股说。

水还在流,我把压力开到最大,水流又加快了,她难受地呻吟着,过了一会儿,水流停下来了,里外压力对等,暂时呈静止状态,我拿来肛门塞,浣肠管一拔出,立刻把肛门塞大头对准肛门用力插了进去。

她嗷地叫了一声:“哎呀,我操你妈妈的,好疼啊!”

我扶着她站了起来,她的腹部明显鼓出,像有三个月的身孕,我拉着她在屋里走了几圈,很明显地听到她的肚子里咕咕叫,她直喊着要大便,我让她在坚持几分钟后才让她来到便盆上,我把肛门塞一拔出,一股黄色液体喷了出来,差点喷到我的脸上,她舒服地长出了一口气。

之后我又给她浣肠两次,第二次加了点甘油,化掉体内残留的屎,第三次她便出来的液体已经是清水了,这说明里边干净了,后又把浣肠管洗净消毒,在插进她的阴道,冲刷几次,最后我们双方打上浴液,冲了一下淋浴,我把她抱出浴室,放到床上。

我们侧躺在床上,我的手爱抚着她的双奶,她的手握住我的鸡巴,我们对视着,她一脸娇羞。我决定先用语言挑起她的情绪。

“你同老公一周做几次爱?”我问。

“别提他了,他的那个东西又细又短,而且没几下就清洁出溜了,我还没有反应,他就倒在一旁睡着了,就是这样,一周也来不了一次!”她不无抱怨地说道。

“真可怜,宝贝,怨不得你见到我这么骚呢!”我调款地戏谑道。

“还不是你挑起来的,人家平时可从来没这样过!你好坏!”她说着使劲地掐我的鸡巴一下。

“你老公操过你几个洞啊?”我问道。

“他没有你这么多花样,我们只正常性交,有几次我裹过他的小鸡巴。”她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那好,我们就先从口交开始!”说着我起来把她转过来,使她的头搭在床边,我则站在地上。

“今天我就教你第一招,‘深喉交’。”说着我把鸡巴凑向她的嘴巴,双手分别爱抚一个奶子,揉捏她的奶头,她热切地用手握住我的硬挺的鸡巴,含住我的龟头,舌尖舔弄我的马眼。

“对就这样,用力裹,好舒服!没想到你这个骚屄还真他妈的会舔!”我说着,用力挺动,15寸的鸡巴进去了一半,顶到了她嗓眼。

我之所以让她用这种姿势,是使她的嘴巴和喉咙接近一条直线,这才有可能插入,我先是缓慢地在她的嘴里抽插,速度越来越快,她的嘴缝里流出点点的口水,也露出低微的哼哼声,我每次插入都接触到她的喉咙入口,我告诉她嘴巴张大,口成圆形,牙齿后收。

我撤回双手把住她的头部,缓慢插入,但这次我接触到喉咙口后,继续用力直至顶开她的喉口筋肉,然后突然一用力,我的鸡巴整个插进她的嘴里,至少有5寸通过喉咙进入她的食道,她的脸上一阵扭曲,露出极端害怕的表情,她很想喊,但喊不出声,停了几秒钟,我就拔了出来,说实话,我也怕她窒息,在口腔停留了一下,再次深深插入。

她的头部用力扭动,似乎要挣脱,但由于我的双手把着,还是动不了,每次抽出,都从她的嘴角露出痛苦的声音,我不管这些,继续插弄,喉咙和食道紧箍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我几次都有喷射的需要,但是我拼命忍住,我要延长快感,我一改先前的粗暴,温柔缓慢地抽插,体会那种美妙的感觉。

她也不在挣扎了,脸上的表情也恢复了正常,各部位一放松,倒有一种享受的感觉,这从她兴奋的眼神可以看出,这样持续了几分钟。

我再也忍不住了,深深地插进她的食道,浑身一颤,嘴里喊着:“到了,到了,骚货,我操死你,我给你的喉咙开苞了!快接着,骚屄!”就这样大股大股的精液直接喷射她的胃里,足足喷了半分多钟,她的脸憋得通红,但也看得出她非常兴奋。

我抽出逐渐萎缩的鸡巴,让她把残留的精液舔干净,问道:“感觉还好吗,宝贝?”

“好个屁,开始时吓死我了,操你奶奶的老花屄!不过说实话,后来感觉还不错,特别是你射精的时候,我感觉好过瘾,同时我的下面也流了!”她兴奋地说。

“是吗?让我看看!”说着我把她的头抬起来,转过去,分开她的双腿,只见她的小屄还在往外流水。

“既然你吃掉我的精液,我也把你的阴水喝掉吧!”说完我就爬在她的腿间舔吸她流出的阴水,同时兼顾上面的阴核,她又舒服得呻吟起来,看来我这个端庄的同学还真骚。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