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蹂躏的舞蹈老师

在棕色柔软的沙发上,杨文正解开衬衣的扣子掏出硕大的乳房,把肿胀挺翘的乳头塞到怀中的婴儿口中。饥饿的婴儿本能地吸吮着人妻敏感的乳头,阵阵的疼痛感和快感令杨文仰着脸咬住自己的嘴唇发出舒服的哼鸣。

在舞蹈教室里被轮奸过后,迫于道德压力和经济压力之下不敢报警的杨文连续一个月以来都承受着兄弟俩的奸淫。或是在舞蹈教室内,或是在办公楼的洗手间里,或是在地下车库的汽车坐垫上,身材妖娆的舞蹈老师被健壮的男性一次次按住身体灌入滚烫的精液,哭泣呻吟的杨文一次次在男性粗暴的对待下堕入令人癫狂的快感,成熟的身躯在数十次的玩弄之后逐渐开始适应和享受那被凌虐的痛苦。

被咬住乳头吮吸的杨文不由自主地回忆着被兄弟俩含着乳头疯狂抽插的场景,饥渴的身体在大脑的幻想中逐渐变得湿润起来,随着人妻羞涩地把修长的手指撩起裤头伸入身下,逐渐加强的快感使得杨文越发地加快自己的动作。在噗嗤声中,人妻的短裤上一抹湿痕逐渐扩大,终于在越来越激烈的快感下,杨文呜咽着挺起腰版,在浑身抽搐中惬意地眯着眼睛享受着高潮的快感。

「铃铃铃……」

瘫在沙发上喘息的杨文听到突然想起的手机铃声后浑身打了个哆嗦,湿漉漉的手掌在短裤上随意擦了擦之后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看着屏幕上那个熟悉的号码,人妻的手指在红色按键上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颤抖着按下了接听按键。

「杨老师,下午会有一个佣人过去帮你照顾孩子,你穿上她带给你的衣服,再洗干净你的屁股,在6点前来天上人间贵宾1号房,千万千万要记得不要穿内衣,也不要迟到哦,嘿嘿嘿嘿……」温暖的阳光透过敞开的窗户照射在杨文的身上,可是人妻原本泛着潮红的脸颊却是一片惨白,那彬彬有礼的话语无疑是在宣判着对她的又一次淫靡的玩弄。

究竟是被不停轮奸而被射得满子宫都是精液,还是夹着满肚子的灌肠液在肉棒的抽插下淅淅沥沥地喷涌得满地都是,亦或是双乳被无情地扇肿然后再用软毛牙刷摩擦呢……绝望的杨文在短暂的思考后闭上眼睛,又一次把还泛着水光的手伸向自己的下体。

……

「这……这种衣服……羞死人了……」

在兄弟二人指派的佣人大妈送来的袋子中只有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和一双高跟鞋。连衣裙的上半部分是两片交叉的布匹裹住了杨文的巨乳,连衣裙在胸前的位置有一个可伸缩的绳圈可以套住挺翘的乳头,纤细的两根丝带在人妻的脖颈后面绑成一个蝴蝶结装作为支撑,杨文整个光洁的背部和大片平坦健美的小腹都暴露在空气中。而连衣裙的下半部分只覆盖到了杨文屁股往下一点点的位置,只要步伐稍微大一些就会使得整个小穴都露在外面。

而鞋跟足有七厘米高的高跟鞋则使得杨文在每一步的行走时都要非常注意身体的平衡,肥硕的双乳在行走中宛如灌满的水袋来回晃动带动她的重心发生变化,强烈的羞耻感使得人妻在踏出家门后便羞涩地低下头不敢看路人的目光。

登上出租车的杨文在司机惊讶的目光中再次确认了自己的目的地,看着司机鄙夷的表情和色眯眯的眼神,双脸通红的人妻羞愤地握紧了双拳,可是胸前挺翘的乳头被束缚和拉扯的疼痛和欢愉却令她被车内冷气撩拨的小穴在蠕动中泛着水光,就连在家中灌肠带来的疼痛感也仿佛在羞耻中带来莫名的快感。

「杨老师,你终于来了,嘿嘿嘿……」

随着房门微微开启一条缝隙,嘈杂的音乐声和呼喊声扑面而来,混杂着浓厚酒精气味的冷气使得杨文皱着眉头浑身冒起了鸡皮疙瘩。被兴奋的男子拖入房间后,兄弟二人抓着人妻赤裸的双臂扭到身后,迫使杨文面向屋内的众人挺起胸膛。

战战兢兢的杨文扫视了一眼宽敞的房间,低矮的长桌上摆满了瓜子、花生等各色的小吃和罐装的啤酒,六个健壮的小伙子赤着上身或是嘶吼着唱歌或是激情如火地行酒令。随着人妻的到来,男子们纷纷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宛如荒野上的饿狼一般死死地盯着身材妖娆的杨文。

「杨老师,大家都是老熟人,想必大家肉棒的形状你也烂熟于心,乖乖地给大家表演一下自慰,不然像上次那样弄得你两天下不了床就不好了,哈哈哈哈……」娇羞的人妻被众人抬着摆到了一张单人小沙发上,白皙丰润的双腿呈M字型架在两侧的扶手上,齐臀的连衣裙下摆随着杨文的动作自然地收缩,露出了人妻这些天来饱受精华浇灌而显得粉嫩肥美的小穴和长着稀疏肛毛的屁眼。

尽管不是第一次被强迫在众人的面前自慰,可是杨文还是感觉翻腾的热血涌上脑袋,涨红着脸的人妻双手掩住自己发烫的脸庞想要躲避众人的视奸,可是不耐烦的男子们粗鲁地扯开杨文的双手并拉扯着她脑后的秀发迫使她抬起头来面对残酷的现实。

「杨老师,别磨蹭了,你看看你的小穴都已经饿得流口水了,是不是馋大肉棒了,嗯?」一名男子伸出粗糙的手指沿着杨文光溜溜的小穴周围绕了几圈,看着忍不住蠕动收缩的小穴,男子淫笑着用灵活的手指挑逗抚弄人妻粉嫩的阴唇,敏感的小穴在手指的调戏下娴熟地分泌出潺潺的淫水,黏稠的淫水被手指拉出一条条银丝抹在了嫩滑的阴阜上,杨文的胯部在七彩的灯光下散发着水润的光泽。

「呜……你们……畜生……嗯……一定会……遭到报应的……呜呜……」无数次反抗却遭受更加残酷地玩弄的杨文不敢反抗男子们的命令,愤恨的人妻一脸羞恼地怒视着面前的男性,而一双柔夷却不由自主地拨开花径的门扉,纤细修长的手指宛如两条幼蛇灵活地探入小穴内抠挖。

看着杨文嘴里说着谴责的话语,但双手却在灵巧的玩弄中使得自己下身的淫水逐渐染湿股沟流到沙发上的场景,心跳加快的男子们围绕在人妻的周围。宽大的手掌从胸前布料的侧面伸进去握住肥嫩的双乳用力揉捏,早已高高凸起的乳头被隔着薄薄的布料含在男子口里用坚硬的牙齿来回研磨,娇嫩的双脚被脱下高跟鞋后举过头顶,混杂着汗臭味的脚趾头被湿滑的舌头舔过每一道缝隙留下黏稠的唾液,就连敏感的脚心也被屈起的手指关节抵住摩擦。

「啊啊啊……不要……呜……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在高亢的呻吟声中,杨文伸进小穴里的手指抽插的速度突然变得激烈起来,在身体各处的敏感带遭受玩弄所产生的快感刺激下,杨文只觉得她的理智在以惊人的速度消散,点点滴滴积攒起来的快感很快便冲垮了理性的堤坝。在强烈的羞耻感刺激下,杨文这一次的高潮格外地激烈,宛如尿液般激射而出的淫水被贪婪的男性用酒杯接住,很快便在杯底积蓄了小半杯淫水。

「呜……啊啊啊……呜呜……」

瘫在沙发上喘息的杨文双手被高高举起,沾满淫水的葱葱玉指被男子们当成美味佳肴含入口中仔细品尝,毫无防备的光洁腋肉也被男子们含在嘴里吮吸,长着胡茬的下巴在无情地刮擦着柔嫩的双腋使得人妻发出痛苦的呻吟,而一根青瓜般粗细的假阳具替代了纤细的手指抵在了人妻湿漉漉的小穴上,不停蠕动抽搐的小穴一口口把仅仅插入小半截的假阳具吞入阴道内。

胯下被假阳具疯狂抽插的杨文由于双唇被吻住而只能发出急促的呜咽声,青筋绷紧的四肢抽搐着想要并拢却逃不出男子们有力的手掌,在沙发上不停扭动的杨文宛如一条被钉住七寸的美女蛇。人妻刚刚高潮的敏感身躯在男子们毫无停歇的玩弄下轻易地被推上另一个高潮,剧烈收缩的小腹使得肋骨被绷紧的肌肤勾勒出清晰的轮廓,宛如泄洪般的淫水足足装满了好几个小型的玻璃酒杯。

「干杯!!!」

「唔……咸咸腥腥的,好浓的骚味!」

连续高潮后宛若死狗般瘫在沙发上的杨文看着男子们品尝着勾兑了蜜汁的啤酒,那一声声评论宛如尖刀刺入她的耳膜,乏力的双手竭力拉着连衣裙的下摆想要遮住汁水淋漓的小穴,可是绷紧的双腿反而使得小穴又吐出一团黏稠的蜜汁。

「杨老师,看来你也爽过了,让我们来进行下一轮游戏吧!」「呜呜……呜呜呜……」硕大的口球被塞入杨文的嘴巴里,两根系带绕到人妻的脑后固定住,做工精细的眼罩盖住了杨文的双眼,目不能视口不能言的人妻在呜咽中被按着跪倒在铺着毛毯的地板上。还没等惶恐的人妻冷静下来,两只泛着银光的夹子残忍地咬住杨文嫣红的乳头,随着人妻身体的颤抖,架子上扣着的铃铛也发出清脆的响声。

「咔哒……」

「小婊子,这个是我们特意买回来的情趣蜡烛哦,等一下就让你这副淫荡的身体爽上天,哈哈哈哈……」惊恐的杨文仰着头发出急促的呜呜声想要求饶,扭动挣扎的翘臀被兴奋的男子们用力拍打出层层肉浪,在清脆的铃铛声中,一滴融化的蜡液从倾斜的低温蜡烛上滴落到人妻的翘臀上,啪的一声中摊成一片的蜡液灼热的温度炙烤着娇嫩的臀肉。

「呜……」

在悲促的哀鸣中,杨文忍不住绷紧自己弹软的臀肉准备接受接下来的玩弄,可是坏笑的男子们反而把蜡烛放到一边,转而伸出手掌摸索玩弄人妻的娇躯,粉色的乳晕和充血的阴蒂被温柔地摩挲,温和的快感使得紧张的杨文逐渐放松下来。

「啪……」

在一阵破风声中,一条乌黑细长的鞭子宛如毒蛇一般撕咬着杨文的翘臀,凝固的蜡液被凶狠地抽打成细小的碎片从人妻的屁股上掉落。猝不及防的杨文在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刺激下大脑一片空白,筷子般粗细的尿道微微放大后喷涌出淅淅沥沥的尿液。

兴奋的男子抹上一手杨文淡黄色的尿液涂在自己的肉棒上,走到人妻面前的男子捧起她的脑袋,看着杨文含着口球被迫张开的小嘴,男子迫不及待地把粗大的肉棒塞进人妻的嘴巴里。硕大的沾满人妻尿液的龟头顶在了杨文的喉咙,在她喉咙本能地吞咽时,淫笑的男子抱着人妻的后脑勺强行把肉棒插入她的食道内。

徒然被异物侵入的咽喉剧烈地收缩着箍住男子的龟头冠,感到一阵舒爽的男子就这样抱着杨文的脑袋抽插起来。

而在另一边,男子们还在继续惩罚着杨文挺翘的双臀,一滴滴蜡液从数根低温蜡烛上源源不断地滴落凝固到被男子们扇出许多个红手印的屁股上,然后在被极速挥舞的鞭子抽碎打飞。人妻竭力地扭动着红肿的屁股想要逃脱这可怕的玩弄,却被男子们按在原地变本加厉地抽打,细密的鞭痕逐渐在杨文嫩滑的翘臀上蔓延,肿起的伤痕即使是被男子们粗糙的手指轻轻地抚摸,也会引起被塞住嘴巴的人妻凄惨的悲鸣。

「艹,这小婊子喉咙吸得好紧,忍不住了……啊……」抽插杨文小嘴的男子看着自己黝黑粗壮的肉棒不断进出人妻红润的双唇,感受着龟头上传来的紧致吮吸的舒爽感,终于在百来次抽插后兴奋地达到了高潮,抖动的肉棒对着人妻的小脸喷射出黏稠的精液。白浊的精液从杨文的眼罩、脸颊上慢慢滑落,有一些落进人妻的嘴巴里被吞咽下去,而另一些则汇聚在下巴滴落到地面上。

「呜……不要再打了……呜……好痛……饶了我吧……啊啊啊……」取下口球之后,啜泣的杨文努力地向男子们祈求着,可是一根粗大的肉棒凶猛地插进人妻水润的小穴内,男子的胯部与杨文的肥臀撞击出「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阴道被大肉棒摩擦的快感和屁股上伤痕被触碰的疼痛感令杨文忍不住发出高亢的呻吟。

没过多久,汹涌的快感便盖过了痛楚,或者说快感中糅杂的痛楚反而使得杨文的身体更加兴奋,层层叠叠的软肉紧紧地裹住抽插的肉棒,黏稠的淫水被肉棒从小穴内抽送出来沿着人妻的大腿往下流,肉棒和小穴噗嗤噗嗤的摩擦声令不断抽插的男子感觉肉棒兴奋得快要炸开一般。

「啊……太快了……噫……忍不住了……啊啊啊啊……」娇喘的杨文双手被拉到身后被迫挺起上身,被银色夹子咬得乳头红肿的双乳被男子们左右开弓用力拍打着,肥硕的乳肉宛如一大块果冻般不断颤抖着,嫩滑弹软的手感令男子们越大越起劲。每一下双乳被抽打的痛苦都使得杨文发出低沉的哀鸣,忍不住绷紧的小穴又被坚挺的肉棒无情地拨开紧致的软肉插进小穴深处,迫使人妻的呻吟声中逐渐掺杂进了快乐的喘息。

令人沉醉的快感不断侵蚀着杨文的大脑,无法逃避的人妻在狂风暴雨般的抽打中逐渐感受到了剧痛中那被夹子甩来甩去的乳头上传来了一阵奇异的快感。淫笑的男子们看着竭力呻吟着吐出舌头留着口水的杨文挥舞着黑色的鞭子狠狠地抽打她的双乳,布满淡红色手印的巨乳上被烙下一条条深红色的鞭痕,而这一切的摧残在皮鞭抽打在夹子上时达到了高潮。

「啊啊啊啊啊……」

从乳头上被抽下一大半的夹子死死地夹住一点点薄薄的嫩皮不肯松口,突然的剧痛使得杨文陷入理性崩溃的癫狂之中,绷紧的小穴被肉棒抽送出潮水般汹涌的快感,在极致的快乐和痛苦之中,可怜的人妻陷入了可怕的快感地狱之中。

杨文崩溃的惨状使得男子们非常愉悦,身后的男子用膝盖强硬地把人妻的大腿分开后更加疯狂地抽插那高潮中不断抽出的小穴,而身前的男子也在铃铛清脆的响声中来回地拨弄颤颤巍巍的夹子。只见杨文在一阵又一阵的高亢呻吟中下体淅淅沥沥地喷涌着淫液,原本娇俏的小脸上满是红晕和汗水,妩媚的双眼中满是失神的茫然,最终在一声歇斯底里的哀鸣中晕了过去。

「呜呜呜……」

昏迷的杨文是在男子激烈的抽插中醒过来的,昏沉的人妻在体内激荡的快感刺激中本能地呻吟着,饱受刺激的身躯完全不顾大脑的控制自顾自地又一次达到了极乐的高潮。想要求饶的杨文被男子粗壮的肉棒把小嘴塞得满满地说不出话,柔滑的舌头努力地想把肉棒推出体外,反而使得濒临极限的男子舒爽地射出白浊的精液,被呛到的人妻在咳嗽声中被迫吞下满嘴的精液,男性下体汗液和精液的腥臭味充斥着杨文的口鼻。

「唔……不要……啊……不要啊啊啊……呜呜呜……」口中的肉棒拔出后,喘息的杨文不顾黏稠的精液和唾液混合着从嘴角滴落,挣扎着用含糊不清的声音祈求着,可是淫笑的男子们只是挺着大肉棒抵在人妻娇艳的红唇上,趁着她开口的时机噗嗤一声插入杨文的口中,把她的话语堵在了喉咙里。

早有准备的男子们服下了带来的壮阳药物,坚硬如铁的肉棒轮流插入杨文软嫩的小穴内捣弄出一股股淫水,妖娆的人妻只能在男子们健壮的肉体夹击下用唇舌和小穴满足着他们沸腾的欲望,丰满的乳房和双臀在这个过程中也被一次次或是激烈地抽打或是温柔地抚弄,杨文成熟的身躯在男子们的调教下宛如乐器般呻吟出高低婉转的旋律。

等到男子们发泄了一轮躺在沙发上稍作休息时,多次高潮的杨文宛若死狗般瘫在地上,已久高高翘起的双臀中间是嫩肉外翻如同鲜花般绽放的小穴,微微张着小口的下体在源源不断地流淌着白浊的花蜜,在地面上积攒了一滩小水洼。低垂的脑袋被满头凌乱的秀发挡住了脸庞,只见凝固的精液使得大团大团的头发黏在一起,反映了刚才激烈的性爱场景。

「小婊子,别躺在地上装死,赶紧去前台买点酒过来!」男子们并不想让杨文过多休息,一根儿臂粗的震动棒被插进人妻的小穴里堵住精液不能外流,无意识呻吟的杨文被男子们微微用力抽打着脸颊,不断呕吐的唾液和精液沾到男子的手掌又被拍打在人妻潮红的双脸上。

「呜……啊……饶了我吧……不行了……呜呜呜……我要……我要穿上衣服……啊啊啊……」「臭婊子,还想穿衣服,就这样夹着震动棒去买酒,正好让大家都知道你这个淫荡的婊子,哈哈哈哈……」哈哈大笑的男子们把几章百元大钞卷起来,然后掰开杨文丰满的臀肉塞进她沾满淫水的屁眼里,在把杨文推出门外之前,「体贴」的男子们还帮人妻把掉出一小截的震动棒深深推进她的小穴里并帮她开启了小档震动。

贵宾区的走廊上有着随时待命的服务员,看着赤裸着的人妻被推出门外,丰满的巨乳和无毛的粉嫩小穴在众人的目光下一览无遗,震惊的服务员们很快注意到了杨文的双乳上遍布了红肿的玩弄的痕迹,而露着震动棒圆柄的小穴也在蠕动间缓缓从边缘处溢出白浊的液体,更不必说走廊中弥漫着的混杂着精液腥臭味和人妻甘甜体香的奇异味道。

「呜呜呜……不要啊……走廊上有人……啊……求求你们了……不行……我……呜呜呜……」掩面哭泣的杨文双臂努力地夹着双乳侧着身体想要躲避服务员们炽热的目光,可是那从手臂两侧溢出的乳肉和红肿挺翘的双臀反而使得服务员们下体都忍不住支起了小帐篷。在男子们冷酷无情的目光中,人妻感受到了他们残忍的快感,绝望的人妻浑身颤抖着转过身来朝着前台一点点地挪动脚步。

「这位……小姐……咕噜……请问……有什么……能……能帮到您吗?」在男子们手势和目光的致意下,一个大胆的服务员拦住了杨文的去路,不是第一次见识特权阶级玩弄女性的服务员很清楚他们想要看到的事情。微笑的服务员高大的身躯挡在了杨文的面前,猝不及防掩面哭泣的人妻撞在服务员的胸膛上倒退了几步。

「呜……不要……啊啊啊……放开我……我……我要去前台买酒……呜……住手啊啊啊……」杨文的双乳被服务员伸出双手抓住用力揉捏,红肿的乳头被夹在指缝里来回摩擦,羞恼的人妻按住服务员的双手想要掰开,反而被服务员用力拉扯双乳的刺激中呻吟出来,看上去就像是杨文主动把服务员的双手按在自己乳房上请求玩弄一般。

「呜呜呜……饶了我吧……啊啊啊啊……」

另一个服务员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走了上来,蹲下身子的服务员用双手分开杨文绵软的大腿,黝黑的手指轻轻把震动棒的开关推到最高档,在人妻娇媚的喘息声中抓着震动棒来回抽插红肿的小穴,随着震动棒的捣弄,白浊的精液混合着淫水从小穴的结合处逐渐满溢出来。

「啊啊啊啊……」

浑身瘫软的杨文被两名服务员夹在中间,柔嫩的双手搭在两人的肩膀上,被震动棒深深插进小穴深处的人妻在高频率的震动下在走过的地面上流下一条蜿蜒的湿痕,揪着杨文小巧的乳头的服务员们一边走着一边甩动着她的双乳,哀嚎的杨文一边高潮着一边被拖向前台。

「您……您好……请问有什么……能帮到您吗?」看着赤露的杨文被两名同事拖到前台,一双肥硕的巨乳沉甸甸地砸在吧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刚上班没几天的服务员顿时面红耳赤地结结巴巴起来。剧烈震动的玩具还在给杨文带来连绵的快感,急促喘息的人妻只是眯着水雾弥漫的眼眸看着服务员,娇艳的红唇张合着想说点什么,却在浑身一颤后发出高亢的呻吟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我……我要……啊……一箱啤酒……呜……帮我送到1号房……啊……」把杨文拖到前台的服务员一边玩弄着她的乳房一边拔出湿漉漉的震动棒,下体不断留着淫水的人妻断断续续地诉说着自己的请求,被塞进小半截震动棒的杨文口齿不清的话语使得服务员愣了好久才理解过来,害羞的服务员很快便把一整箱啤酒搬了出来。

「承……承惠200元……」

「呜……我的……我的钱在……这里……啊……」被服务员扶着转过身来的杨文看着远处牢牢注视着自己的男子们,羞耻的人妻颤抖着趴在地面上,双手握着自己的臀肉向两侧掰开,露出了两股间塞着钱币的粉红色小屁眼。杨文身旁瞪大了眼睛的服务员伸手捏住纸币向外拔,人妻羞涩夹紧的屁眼使得服务员根本无法拔出纸币,在被拍打屁股的疼痛中,回过神来的杨文咬紧嘴唇努力放松着菊腔,最终才在舒畅的喘息声中被抽出沾满肠液而湿漉漉的纸币。

在男子们的示意下,两名服务员又架着杨文的娇躯往回走,这一次杨文的双腿也被服务员抬起,无毛的小穴在长大的大腿中间一览无遗,外翻的嫩肉使得小穴里层层叠叠的皱褶和上面挂着的白色液滴都清楚地展现在众人面前。

「真是太感谢你们了,为了表达我们的谢意,能不能麻烦你们帮忙开发一下这个小婊子的屁眼呢!」男子们对两名服务员的行为感到非常满意并热情地邀请他们一同玩弄可怜的人妻,骤然获得如此之大的惊喜的服务员们在同事们羡慕的目光中跟随男子们走进包厢内,看着倒在地板上还在流淌着汁水的杨文,两人迫不及待地脱下裤子冲了上去。

「放开我……啊……那里不可以……畜生……人渣……啊啊啊啊……」浑身软绵绵的杨文被两名服务员夹在中间,一个把粗大的肉棒抵在人妻的屁眼上并在她的哭喊中缓慢地挤开紧致的肠肉插了进去,另一个则毫不费力地把肉棒插进杨文温暖湿润的小穴。哭泣的人妻下体一张一合地吮吸着体内的两根肉棒,久经玩弄的身体毫不费力地容纳两名服务员的玩弄,被随意赏赐给陌生人玩弄的羞耻感使得杨文满脸潮红几乎要昏厥过去。

「啊啊啊……好深……呜……要泄啦……啊啊啊……慢一点……呜呜呜……」杨文经过多次高潮的身体敏感而又多汁,仅仅是被两根肉棒交替着抽插了数十下就在呜咽声中颤抖着泄出淅淅沥沥的淫水。渐入佳境的服务员们察觉到杨文的高潮,兴奋地逐渐加快抽插的速度,耸动的胯部拍打着人妻的娇躯上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四颗黝黑的睾丸甩动着撞击杨文的阴阜,连绵的快感使得杨文的双腿紧紧盘住身前男子的腰部,通红的小脸靠在男子的肩膀上张合着双唇喷吐出灼热的呼吸。

「又……又要来了……啊啊啊啊……」

在骚媚入骨的呻吟中,杨文被众人一次又一次地插入小穴和屁眼中射出精液,坚挺的肉棒从小穴和屁眼中拔出后,湿漉漉的肉棒紧接着就会插进人妻的小嘴里强迫她舔舐干净。羞耻的人妻呜咽着品尝着精液和自己体液的味道,特别是刚刚抽插了屁眼的肉棒上还隐隐带有一点肠道的骚臭味,被无情玩弄的杨文恨不得马上晕倒过去,可是在猛烈的抽插中激烈的快感却一次次让她哀嚎着达到高潮。

等到这场疯狂的淫戏结束时已经是深夜时分,瘫在地面上的杨文喘息着恢复了少许体力,向两侧分开的大腿中间是被操得红肿外翻的小穴和屁眼,干涸的精斑粘在嫩肉上,哪怕是稍稍挪动身体,刺痛的下身都会使得杨文皱紧眉头发出一声闷哼。

「小婊子,反正你老公也出差了,我们今晚就带你去看一下夜景吧,哈哈哈哈……」穿好衣服的男子们掏出项圈扣在杨文的脖子上,柔韧的牵绳一头握在男子手里一头连接着项圈,浑身酸痛的人妻在男子粗暴的动作下踉踉跄跄地跟随着,一双纤细的手臂不知道是掩盖自己的小穴还是丰满肥硕的呃巨乳。

「啊……我……我还没有穿衣服……不要啊啊啊……」「母狗还要穿什么衣服,光着屁股挨艹就好了,哈哈哈哈……」在男子们猖狂的笑声中,杨文浑身赤裸着被牵引着走到僻静的街道上,渐行渐远的众人逐渐消失在夜幕里,只剩下地面上逐渐干涸的水渍和夜风中传来的隐隐约约的婉转呻吟声……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