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教授的母狗

屈服于教授胁迫和温柔双重攻势下的我,从此搬进了教授的别墅,虽然我开始是被胁迫的,但最后教授对我的温柔性爱让我身心都有一丝依赖的感觉,却不知这只是我沦落爱慾深渊地第一步!

刚搬进别墅的一段时间,我感觉还是很舒适的,优越的居住条件,充裕的花销,衣食住行都有人服侍,除了教授在性爱方面总是喜欢羞辱我,总让我做出一些羞耻的动作和言语外,并没有其他让我为难的事情发生。而且我接到学院邀请,毕业后以助教的身份留在学院,着实让同学们羡慕不已。

每天晚上,教授都会命令我做一些羞耻的事情,像是外实验室那样自己掰开腿叼着上衣扒开内裤裸露着,然后挑逗的我在高潮边缘又突然停下,非要我哀求才会掏出阴茎让我高潮!或者用各种拘束器具把我摆放成各种羞耻的样子,在用跳蛋电动阳具持续挑逗,在我疯狂高潮时用相机拍下我的痴态!再或者把我扒的精光,在开着灯的阳台上,疯狂要我,我在担心被人看到的紧张中,总是轻易的被教授弄到浑身瘫软!

比如今天,教授在书房忙碌了半天才把工作搞定,关好书法门刚走到客厅就听到女人压抑的呻吟声,教授忍不住露出微笑,轻轻推开卧的门。

宽敞的卧铺着厚厚的手织地毯,灯光是让人迷乱的柔和的粉色,昏暗而暧昧,一张直径三米的圆床上,一个头发披散的年轻女人蜷缩这趴在上面,不时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这个女人当然就是我,柔顺的头发披散在光滑的肩头上,脸上戴着黑色的眼罩让我看不到任何东西,顺着压抑的呻吟声看去,红色的塞口球把我的樱桃小口撑的满满的,细细的皮带紧紧的束在脑后,无法下咽的口水通过塞口球的孔洞流出,在床单上积攒了一小滩。我的头贴着床俯卧着,两条修长的美腿跪在身体两侧,浑圆的屁股高高翘起,仔细看才发现原来在我的手腕和脚踝都戴着红色的拘束皮铐,通过皮铐上的锁扣,把我的右手和右脚踝,左手和左脚踝紧紧连结在热一起,难怪我会摆成如此羞耻的姿势!

我全身上下只有一条黑色的高腰内裤,令人惊讶的是一根粗大的电动阳具插在我双腿之间的幽暗处,被内裤勒着只有根部一点能看到,电动阳具激烈的扭动着,发出呜呜的马达声,与我嘴里的呻吟相映成趣!

因为晚饭时在餐桌上的调教让教授不满,我被强制摆弄成这个样子已经两个小时了!黑色的内裤已经被淫水彻底打湿,细密的汗珠爬满了我的全身,我只觉得口乾舌燥,在黑暗中敏感的身体被体内的电动阳具不知道多少次挑逗到高潮,浑身上下早已被连续的高潮搞得酸软无力,但体内仍然像有一团火在燃烧无法熄灭,经历教授几天的调教,这种被玩具刺激的高潮已经无法满足我内心的性慾,多渴望有一根真正的大肉棒可以插进来啊!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一双大手摸上了我翘起的屁股,粗暴的揉捏着,让我一下子清醒过来,粗鲁的近似暴虐的揉弄彷佛在我内心的烈火上浇了一瓢油,我焦急地扭动起来,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呜咽声。

教授不紧不慢的声音响起「小母狗,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我早已被长达两小时的放置调教折磨的服服帖帖,闻言赶紧呜呜的答应。教授随手一巴掌拍在我屁股上,「呜呜一样乱叫我怎幺听得懂,嗯,这样吧,答是就用屁股点头,答不是就用屁股摇头好了,明白了吗小母狗!」我连忙艰难的上下移动屁股,可没想到因为手脚被束缚在一起,屁股根本难以移动,「嗯?还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啊,看来应该把你这样放一晚才行!」听到教授的话,我大急,连忙用力全力,才把屁股上下摆动了几下,相应的跪着的双腿变成只有膝盖着地,秀气的玉足抬起到半空,双手也被向后拉扯到极限,体内的电动阳具被内裤拉扯地又深入了几分,一阵愉悦恼人的呻吟压抑不住迸发出来!

教授被我淫荡的样子勾引的慾火上涨,抓住我的玉足轻轻抚弄,「想不想让人的大肉棒刺穿你啊?」

诱人的屁股赶紧上下摆动。

教授一把把我的内裤扯到腿弯,粗暴的把电动阳具一下子拉出,我的尖叫被塞口球堵在喉咙,一股晶莹的淫水随着电动阳具的抽出而浇在教授的胸膛,然后就感觉一根火热的东西顶在我小穴口,教授强忍着插入的慾望问道「以后对人的命令能不能绝对服从?」电动阳具离去的空虚和火热的阴茎引而不发的挑逗,让我疯狂的上下摇动屁股,然后就感到巨大的阴茎一插到底,没有任何怜悯,第一次的全部插入竟是如此的粗暴!

卧室里顿时响起女人的愉悦的呻吟和男人粗重的喘息。明天是周末,看来今晚我会承受很多很多!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