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炮女老师

我记得那是11年,大概也是这个季节,我跟一个刚加几天叫露珠儿的网友聊得火热,她似乎很清闲,一天到晚都在线。我们视频过,她是个大方开放的少妇,我先是和她聊黄色笑话,聊得几次熟悉了,不管聊什么话题她都接受得了,每次聊完色情话题我都问她,她下面有没有露珠流出来?她有时候说没有,有时候说有,只要她说有,我都会说我要吃,给我舔干净好吗?她都是发害羞的表情来。她坦言,她老公偶尔会舔她那里,但她却没含过那根东西,那东西的气味她受不了。对,她就叫鸡巴是那根东西。那段时间刚上了几个网友,自信心满贯感觉这货有戏,而且要抓紧,一旦过了激情期就没戏了。

那天零晨十二点我下夜班,边走路回家边用手机和她天南地北的聊。聊到色情的内容后,鸡巴硬得很难受,我告诉她自己都不敢走路了,虽然路上没什么行人,但裤子下面撑着一个大帐篷极不雅观,还用手机拍了张照片给她看。视频的那一头,她笑得花技招展。沉默了一会,她忽然问我会装一个电脑软件吗?这是个非常简单的电脑知识,我当然会。她我说不太好吧,这三更半夜的,不如去开房吧?她说你的思想怎么这么坏啊!然后她说她儿子寄宿学校了,老公是火车司机,十天半月才回来一二天。我说我先回去洗澡先吧?她以命令式的语气要我立即到,并发了个地址和房号给我,原来是离我家不到一公里远的一个花园小区。我打了部车,十多分钟就到了她小区楼下,我在扣扣上说我已经到楼下了,但不知是那个楼梯,她叫我看好了,她开阳台灯就是。整幢楼都息灯睡觉了,间六楼的阳台灯突然就亮了起来。’

我一溜烟的跑上六楼,刚想喘息一下,大门悄然打开了一条缝,一张庄严肃穆,冷冰冰的女人脸出现在我面前,我有点惊讶叫了声珠儿,她嗯了一声就闪开身子让我进屋。我靠,进屋才发现,她居然比我高出一个头,按本人1米7的身高对比她最少1.75,壮硕的身材只穿着一条刚盖过屁股的蕾丝吊带裙,客厅没开灯,借着阳台的灯光,明显的看出里面是真空来。我换好鞋之后从后面猛地抱着她,她小声地啊了一声,我吻着她齐耳短发的后颈,双手讯速地揉了她的双乳,坚硬的鸡巴顶向她屁股,她呻吟了二三秒钟,用力打了一下我双手说,我叫你来帮我安装软件的啊,真是引狼入室。我嘻嘻笑着放开她,她带我进主卧室,电脑就在床边开着。一张大大的婚纱照就挂在床头墙上,年轻时的露珠儿千骄百媚,拥在她老公怀里一脸幸福的笑容,我正想把她推倒在床上吃露珠水,借着暖味的床头灯,突然发现房间的柜子上有很多的相框,对,她是一名老师,照片里她跟好多学生合影还有培训班老师们的合照,一瞬间我犹如掉进了冰窖里,鸡巴立马软了。

我从小就很怕老师,不管他是男还是女,不知各位狼友是不是这样?

但是约的炮总要打完呀,我脱了衣服,她好像放不开,一直说等下,别急。我又摸又亲她都有点抗拒,后面我有点生气了,说玩就玩,不玩就走了。她可能想了想,主动开始脱衣服了,内衣和裤子脱了,波b+吧,皮肤不错,长得中上吧,但是就是不给脱上身的小吊带,然后开始干,干着干着她越干越爽了,叫声很大,但是奇怪的是始终不肯全裸,就上身穿着小吊带。

搞了一次后,两人躺着休息。中间她接了个电话,外地口音听不懂,隐约知道她和男人吵架,打完电话后冲我妩媚一笑:“我还要!”我去,关键我昨晚刚交了公粮,有点有心无力。爱抚了一阵她看我还是没反应,一头扎在我身下开始吸,吸硬了之后抓着就往里面塞,套都没带。当时自己也想她都不怕我怕啥,好久也没内射了,最后用后入爽飞了。

后面又用微信联系了几次,但是都不冷不淡的,结果被直接拉黑删掉了,估计她也是有顾虑。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