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妈妈被玩弄

我叫赵小凡,17岁,读高中二年级。这个年龄正是青春期巅峰时期,对」性「有一种莫名的渴望,可是由于我就读的高中就在我家的县城,每天上学放学都会被父母盯的死死的,根本不给我机会接触异性,更不要说谈恋爱了。

我的爸爸叫赵志刚,41岁,是我家县城一个卖建材的小公司的业务员,苦逼的业务员,为了销售业绩,一年里有大半年在周边的城市跑业务。

我的妈妈叫张佳怡,是一名初中数学教师,39岁,身高171公分,体重估计115 斤左右,发型为过肩发,不长也不短。

妈妈长的很漂亮,是那种有高贵气质的感觉,特别是一双大长腿特别诱人,妈妈还很喜欢穿丝袜和高跟鞋,这真是让我欲罢不能,唯一可惜的是妈妈的胸部不是特别大,估计也就是介于B罩杯和C罩杯之间吧,虽然不是特别大,但是却胜在坚挺,生完我之后也没有一点下垂的感觉。

在不敢谈恋爱,无法接触异性的情况下,我唯一接触最多的异性就是我的妈妈了,但是最开始的时候仅仅是觉得妈妈漂亮,并没有把她作为性幻想对象,也没有产生恋母情结,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事,彻底转变我人生的一件事。

「小凡,明天星期日,有什么安排吗?一起玩啊?」张彦超问我道。

「没什么安排,明天我爸妈要去乡下亲戚家,我不去,自己在家多自在。你有啥好去处?」我说道。

张彦超眼睛一亮,「那不如去你家打电脑啊,反正你家没人,我妈在家管的我太严,根本不让我碰电脑。」「没问题,我爸妈明天8点多走,你明天早上9点来我家。」我说道。

「那就这样说定了,我就和我妈说去你家学习,我妈问起你可别给我说漏嘴了。」张彦超道。

张彦超是我高中同学,虽然这家伙在学校学习不好,不学无术,每天就知道和社会小混混在一起打架,但是由于我俩初中就是一个班级的,他对我很是照顾,我被欺负的时候总是替我出头。

这次与张彦超约好一起玩,虽然这只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同学约定一起玩了,但是没想到却打开了我特殊癖好的潘多拉魔盒。

第二天,张彦超如约来到我家,这家伙进屋之后就每个屋都转了一遍,还不忘挖苦我:「小凡,你家还真是简陋,两室一厅太小了点吧,还啥也没有啊,也就这台电脑还算入的了哥的法眼吧。」「我爸妈都是普通工作,谁像你家啊,你老爸是局长,你老妈经营连锁超市,和你家比不了。」我说道。

「我家再有钱,我也不幸福,我爸妈每天像老虎一样,就知道对我吼,哪像你妈,那么温柔,咱们上初中的时候,学校同学都喜欢张老师,说她是最温柔的老师。不说了不说了,赶紧打游戏。」我和张彦超玩起了游戏,一转眼两个小时过去了,我俩也都玩累了。张彦超突然神秘兮兮的对我说:「你看没看过岛国动作片」我说:「啥?啥片?」张彦超:「哎呀,就是黄片。」我说:「没看过。」我怕被小瞧了,赶紧又补了一句,「不过我看过黄色小说。」他说:「你个小屁孩,黄色小说有什么意思,纯凭自己幻想。我有个网站,今天让你见识见识。」说实话,我当时是想反对的,因为我一直学习成绩很好,性格又很内向,在老师和同学的眼里就是个乖宝宝,对于这种事情我潜意识里觉得不对,不应该做。

但是不知为什么,我到嘴边的反对话语又憋了回去,好奇心一下占据了上风。

几分钟的功夫,张彦超就找到了一个视频,开始在线观看起来。我是第一次看黄片,情不自禁就被吸引住了。张彦超斜眼看了看我,会心的笑了一下,说:

「这才开始,一会更爽。」

就这样,我俩看了一个小时的黄片,我的小鸡鸡一直硬硬的,憋的特别难受,我强制自己不去看了,然后对张彦超说:「你看吧,我困了,我去睡觉了。」于是我就进卧室去睡觉了。

睡梦中,我与一个女人交缠在一起,我看不清她的脸,只能去摸她亲她,而她又忽远忽近,一会能亲到,一会又亲不到,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了不知多长时间,终于醒了,可是小鸡鸡还是硬邦邦的。

我睡眼惺忪的从卧室里出来了,一出来就看到张彦超坐在电脑旁,居然还在看黄片,可是他的手却在下面一动一动,由于他是背对着我,我根本看不到他在干什么。

我好奇的走过去想看看他在干什么,当我走近的时候,突然惊讶的张大了嘴,这家伙手里拿的是什么?

好像是女人的胸罩,红色的,这家伙拿着两片胸罩包住了他的鸡鸡,在不停的撸动。

我视线向上移了一下,又震惊了,这家伙嘴里居然叼着一只肉色丝袜,还在不停的使劲闻。

我被震住了大概五秒钟,终于从震惊中醒来,颤抖的说:「你在干什么?」张彦超被我吓了一大跳:「你怎么醒了一点动静没有?吓死我了。」然后他把嘴里的丝袜拿了出来,手上的动作也停了,尴尬的说:「我……我没干什么,就是看黄片太憋了,发泄一下,嘿嘿。」「你拿的东西哪里来的。」「呃……从你妈卧室找出来的。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的,就是看黄片看的克制不住了。」「你……你……你居然拿我妈的胸罩和丝袜手淫,你……你个变态。」「什么变不变态的,你放着这么漂亮的老妈在身边,居然什么都不做。你如果不敢对她怎么样,至少可以拿她的内衣打手枪啊。看你的样子就是没试过,真的,你试试,特别爽。」「滚,变态。我不想和你说话了,你走吧。」张彦超听我这么说,知道我是真生气了,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好吧,小凡,你别生气了,我向你道歉。我现在就走,这件事你千万别告诉张老师,她和我妈关系好,告诉我妈我就完蛋了,求你了。」我转过头没有理他,最后张彦超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走了。

张彦超走之后,我站在原地愣了半天,始终无法接受这件事,最后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去想这件事。

低头看了一眼,发现妈妈的胸罩和丝袜还在椅子上,要抓紧收拾一下,万一妈妈回来看到,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拿起妈妈的丝袜和胸罩,刚一接触,心里突然产生一种异样的感觉,不自觉的摸了摸丝袜,又摸了摸胸罩,原来手感还不错,拿这种东西打手枪真的很爽吗?

我鬼使神差的把裤子脱了下来,然后学着张彦超的样子,拿起胸罩就包裹住了我的小鸡鸡。

「啊~」

,我忍不住呻吟了一声,这种感觉真的不太一样,我又撸了十几下,居然要射了,这时突然醒悟过来,赶紧停下手中的动作,怔怔的望着手中的胸罩,心里想:「我这是在干什么?这可是妈妈的胸罩。」顿时心里产生了很强的愧疚感和罪恶感。

我魂不守舍的把胸罩和丝袜放回到妈妈的衣柜里,然后就回到自己床上躺下了,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这次睡梦中不是与陌生女人交缠了,变成了拿着妈妈的胸罩和丝袜在打手枪,梦中是那么的真实,又紧张,又刺激,又愧疚。

迷迷糊糊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突然一阵声音把我吵醒了,醒来一看天都黑了,走出卧室,看见妈妈的卧室灯亮着,门也开着,于是我走了过去。

当我走到卧室门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妈妈只穿着一双肉色丝袜和一个黑色胸罩背对着我,丝袜包裹着浑圆的屁股,腰部没有一丝丝赘肉。

这时妈妈正好解开了胸罩扣子,然后察觉到我过来了,就那么一丝防备没有的转过了身,胸部彻底暴露在我的面前,胸部上面的两颗暗红的葡萄仿佛调皮的在向我使眼色,我第一反应就是这就是我曾经吃过的乳房吗?

为什么一丝印象都没给我留下。

我不记得以前有没有过这样直面近乎于裸体的妈妈,但是直到今天白天我心底那潘多拉魔盒被撬开一丝缝隙之后,我才开始带着欣赏的眼光去看妈妈,原来妈妈是那样的美,她的身体是那样的性感,我甚至产生了罪恶的想法,想扑过去爱抚妈妈的身体,但是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欲望。

妈妈并没有注意到我异样的眼光,边脱丝袜边说:「小凡,妈妈喝酒了,有些醉,晚上你自己点外卖吃吧,我一会洗个澡就睡觉了。门不要反锁,你爸和你王叔出去喝酒了,晚上还回来。」说完,妈妈也没注意我还没有回答她,就穿上睡衣,又从衣柜里拿了条内裤,就去卫生间洗澡了。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满脑子还是妈妈的裸体,挥之不去。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今天对妈妈产生了异样的感觉,原来却没有,难道真的是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我心理上有了突破?

这时,卫生间想起了哗哗的水声,我脑海里情不自禁又出现一个画面,那就是妈妈全裸着在洗澡的画面,我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这么渴望再看一眼妈妈的裸体,我的鸡鸡也从来没有像这样想得到释放。

不行,我要发泄出来,这时我突然看到妈妈刚脱下来的丝袜和胸罩,我眼睛一亮,不管那么多了,先爽一下再说,就这一次。

我像恶狼一样扑向了妈妈的丝袜和胸罩。

拿起胸罩放在鼻子上使劲的嗅了嗅,有一种淡淡的体香,我又舔了舔,咸咸的,可能是妈妈的汗渍吧,我边舔边想,这样是不是也算吃到妈妈的乳房了,这个念头一起,我又使劲的舔了几下乳头接触的位置,仿佛真的吃到了妈妈的乳头。

接下来我学着张彦超的动作,把胸罩包在了鸡鸡上,又拿起了丝袜放在嘴边,妈妈的丝袜居然也有体香,唯独袜尖处有股酸酸的味道,但是就是这种味道让我欲罢不能。

我边闻着丝袜的味道,边拿着妈妈的胸罩套动我的小鸡鸡,不知不觉就开始幻想妈妈的裸体,幻想梦里交缠的女人就是妈妈,刺激的没到一分钟我就忍不住要射了,幸好我还没有失去理智,赶紧把胸罩拿下来,嘴里咬着丝袜,把一股一股的精液射在了地上。

射完之后犹如虚脱一般,从来没有打手枪打的这么爽过。

爸爸下半夜才回来,开门的声音把我吵醒了,可能是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翻来覆去半个多小时,也没有睡着。

唉,上个厕所吧。

怕吵到爸妈睡觉,我没开灯,蹑手蹑脚的往卫生间走去,路过爸妈的卧室时,就听见里面有声音。

难道爸爸和妈妈还没睡?我就站在门口仔细听。

「老公,好爽,快亲我,嗯~你的下面都硬了」「老婆,别摸别摸,一会摸射了。我要进去了,想让我插你吗?」「想,快点插我吧,好久没插我了,今天一定要多插我一会。」「老婆,爽吗?我的鸡巴大吗?」「嗯~嗯~,爽~大~,嗯~啊~啊~,老公使劲,使劲插我,啊~啊~」「老婆,你的乳房太美了,你的美腿太性感了,你叫床声音太好听了,我快忍不住了」「别,老公,再插一会,嗯~嗯~」「不行了不行了,老婆,要射了,啊~~」「老婆,对不起啊,又射的这么快,可能最近压力太大了,哪天我去看看医生吧」「没事,老公,挺爽的,你不要给自己压力」「可是老婆,人家说性生活是婚姻最重要的一部分,我这方面不行,你太受委屈了」「看你说的,我又不是荡妇,非得做爱很爽才可以吗?」「可是老婆你这么漂亮,这么性感,肯定有人惦记你。今天吃饭荣兴和刘强还说我有艳福,找了这么漂亮的媳妇,还劝我快些回家,可别让你独守空房,小心被戴绿帽子。老婆你会找别人吧?」「滚,你瞎想什么呢?王荣兴和刘强他们几个就知道拿你开涮,你听他们胡说八道。赶紧去洗洗睡觉了。」我知道爸妈要做善后工作了,赶紧跑回自己卧室,躺在床上开始幻想爸爸妈妈做爱的画面,真想看一看妈妈做爱的样子,只在门外听声音就让我欲火焚身了。

我辗转反侧的睡不着,幻想着妈妈的裸体,幻想着妈妈被插时晃动的乳房,爸爸说妈妈的腿美,不知道妈妈被插的时候穿没穿丝袜,如果是穿着丝袜,那该是怎样一副美不胜收的画面,与黄色电影里面的女人一样吗,一样的淫荡一样的享受吗?

可是爸爸好像在这方面不太行啊,满足不了妈妈,真是可惜了。

这时我听见客厅开灯的声音,听脚步声是妈妈。

我突然坐了起来,我现在太想看一眼妈妈了,想看看她被插过后是什么样子。

我装作睡眼惺忪的样子走了出去,开门看到妈妈坐在沙发上,她穿着一件红色丝质的到膝盖的睡裙,头发有些凌乱,一只腿放在茶几上,正在低头涂抹润肤乳之类的东西,我一下就看见了妈妈的内裤,白色的网状内裤,上面还有些黑乎乎一片。

妈妈居然穿这么性感的内裤,真是没白出来,不然就错过了这种大饱眼福的机会。

这时,妈妈看到我出来了也没在意,手上的动作也没停,说:「小凡怎么了?

是妈妈把你吵醒了吗?」

「没有,妈妈,就是想上厕所了,你这么晚了在干什么?」「没事,睡不着,起来坐一会。你快上完厕所去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上课。」我脱口而出:「妈妈,你的腿真白真长。」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大嘴巴。

妈妈一愣,随后无奈的笑着说:「你这小子,哪有儿子夸自己妈妈腿白的,要是夸妈妈好看还算正常。」「妈妈当然也好看了,这不是看到你在擦腿,所有有感而发吗。」「行了,别贫了,赶快去上厕所,然后睡觉。」「好嘞」有的时候一件事情的发展过程真的挺奇妙的,你如果对某件事情不关注,那么你就不会注意到一些与它有关的事情,但是你一旦关注起来,与这件事情有关的都会接踵而来,不知道是因为原来没有过多关注,还是老天看见了你的想法之后的故意安排。

正如今天对于我来说,张彦超拿着妈妈胸罩和丝袜手淫的举动,把我心底的潘多拉魔盒打开了一丝缝隙,随后妈妈的裸体,我用妈妈丝袜和胸罩的手淫,听见爸爸妈妈的做爱,一个接着一个扑面而来,我的魔盒被越撬越开,缝隙越撬越大,那只潜藏在我心底的魔鬼正在慢慢的露出头颅,那双猩红的眼睛正在盯着我,仿佛对我说:什么母子,什么乱伦,抛开一切去享受吧。

第02章

「妈,我放学回来了。」

我大声喊道。

「换衣服吃饭吧,然后赶紧去休息,下午还得月考呢。」妈妈从厨房走了出来。

妈妈穿着睡衣,胸部有些挺,一看就是戴着胸罩呢,腿上裹着咖啡色的丝袜。

我眼睛在妈妈身上停留了两秒钟,赶紧挪开了,可是心里却暗暗自喜,妈妈昨天穿的是一双黑色丝袜,今天换颜色了,那一会可以找机会拿妈妈换下来的丝袜手淫了,一想道丝袜上还残留着妈妈的味道,下面已经忍不住开始硬了。

距离第一次拿妈妈丝袜和胸罩手淫,已经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了,我现在彻底忽略了她是我的妈妈这一环节,只把她当成我手淫时性幻想的对象,拿妈妈内衣手淫也变成了轻车熟路,不再有一丝丝的愧疚感,有的只是酣畅淋漓。

「小凡,晚上放学不用回家来了,直接去你王叔家吧,你王叔今天过生日,今天晚上在家里请客,请咱家和你刘叔一家吃饭。你王婶出差了,我和你爸早点过去,我帮着弄几个菜,所以就不等你了。」妈妈边吃饭边说道。

「好的,妈妈,我放学直接打车过去。」

王叔就是王荣兴,一米八十多的大个,长的有点小帅,我们县一个搞工程的小包工头,去年爸爸通过别人介绍认识的,认识以后就一直用爸爸公司的建材,为爸爸提升销售业绩提供了不少帮助,爸爸妈妈一直很感激。

刘叔就是刘强,爸爸是通过王荣兴认识的,我们县城建局质量监督站的站长,这家伙和王叔比起来简直天上地下,目测身高不足一米七,一双小眼睛整天眯眯着,戴着一个比玻璃杯还厚的近视镜,不到四十岁却满脸褶子的未老先衰像,头发天然自来卷,还有些秃顶,总之只看面相,就是一个不到四十岁的猥琐小老头。

我们高中放学晚,待晚上我到了王叔家,他们已经喝上了。一共五个人,王叔,爸爸,妈妈,刘叔和他老婆。王叔家孩子在外地读高中,刘叔家看这样是没领孩子来。

「小凡,快过来坐,赶紧吃饭吧,我们几个老家伙也没等你就开动了,反正你也不喝酒。」王叔说道。

「没事,王叔。」

我说。

「小凡今年多大了?」

王叔问道。

「十七了」我说道。

「啧啧,老赵啊,你这儿子以后也是个小帅哥啊,幸好长的不像你,像我嫂子了。我嫂子这么好看,像我嫂子的话,长相这块错不了。」王叔说道。

「荣兴你就别贫了,嫂子可没你说的那么好看,不过要说我儿子帅,我完全同意。」妈妈这时接话说道。

「老王啊,赵哥这福气咱俩是比不了的了,不过你也比我强多了,你家王嫂的气质这块也算上等了,可你看看我家这个,我都不想领她出门了。」刘叔用手指着自己的老婆说道,而且还用那双色迷迷的眼睛盯着妈妈的脸,仿佛是在对比一样。

「刘强,你个没良心的,我怎么就领不出门了?我是没有佳莹姐好看,但也没你这么损人的吧。」刘婶说道。

「哈哈哈,都别瞎说了,孩子还在旁边呢,来来来,喝酒。」爸爸打圆场说道。

很快我就吃完饭了,然后就去玩电脑了,王叔家的电脑也是在客厅,与他们吃饭的餐桌离的不远,所以我这边玩着电脑,那边就能听到他们的聊天。随着酒越喝越多,这帮人说话也开始肆无忌惮起来,特别是王叔,一个劲的与妈妈碰杯,嘴上像抹了蜜似的夸妈妈好看,还时不时聊几个荤段子,给妈妈弄的脸通红。

刘叔可能因为自己家母老虎在旁边,还算比较矜持,多数都在与爸爸喝酒。

喝着喝着,爸爸的手机响了起来,就听爸爸接电话说道:「喂,张总,什么事?」「哦,好的,在哪个饭店?」「哦,好的好的,我十分钟就到。」放下电话爸爸说:「不能喝了,我公司有事了,XX市的一个大客户来了,老总让我陪他去接待,争取把业务谈下来。要不咱们今天就到此为止吧。」「那怎么行,正喝的高兴呢,赵哥你先去,我们边喝边等你。」王叔说道。

「不知道啥时候能完事呢。喝完酒还不得去 KTV唱歌啊,然后没准还得去洗浴。」爸爸说道。

「你不也说是没准吗。这样吧,我们等你吃完饭,如果不进行第二场,你就回来,如果还有第二场,就告诉我们一声,我们就不等你了,就散场。」王叔说道。

「好吧,那我先走了,别让你嫂子喝太多了,她那点小酒量和你们比不了。」爸爸说道。

「行了行了,知道了,你赶紧走吧,快去快回。」王叔说道。

就这样,爸爸有事先走了,我继续玩电脑,妈妈继续和他们喝酒。大概十一点左右的时候,就听王叔说:「小凡,你妈妈喝多了,你爸爸还没来电话呢,估计第一场吃饭还没完事,我先给你妈妈扶到卧室睡觉,然后我和你刘叔继续喝酒,再等会你爸爸,你先玩电脑,困了也可以进去先睡,你爸爸来了我叫你们。」我听见声音侧过身子一看,妈妈确实喝多了,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再看别人,刘婶好像也喝多了,也趴在了桌子上,刘叔虽然没有趴在桌子上,但是也低着头,频频的点头,离睡着已经不远了。

「知道了,王叔。」

我说道。

这时王叔站起来走到妈妈身边,把手伸进妈妈的腋下,就把妈妈搀了起来。

妈妈今天穿的是一条黑色连衣裙,前胸是V型的,虽然不算低胸深V,但稍微一俯身,胸前风光也会若隐若现的展露出来。

下面穿的中午我看见的咖啡色丝袜,脚上穿了一双黑色的鱼嘴高跟鞋。

妈妈之前一直坐着吃饭,我还没有注意到她的穿着,现在一看这身着装,真是太性感了,这是惹人犯罪啊。

在我用余光盯着妈妈看身体看的时候,王叔已经把妈妈搀起来往卧室走了。

等等,王叔的手怎么好像按在了妈妈的胸上,还在有意无意的摩挲,是不经意间碰到的吗,还是故意的?一想到王叔如果是故意摸妈妈的胸部,我居然有点小兴奋。

王叔把妈妈扶到卧室,会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我越想越兴奋,想着如果王叔时间长不出来,我就去偷偷的看一眼。

可惜的是没到半分钟时间,王叔就从卧室走了出来。

「小凡,你妈睡了,不用担心。」

王叔说道。

这时王叔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王叔接起电话就听他说道:「赵哥,你那边什么情况了?回不回来啊?一直等你呢。」「又去 KTV啦?那好吧,我们不等你了,今晚就这样吧。对了,嫂子有点喝多了,睡着了,怎么办?」「强子老婆也喝多了,自己都照顾不了自己,还指望她照顾嫂子回家,别做梦了。这样吧,今晚就让嫂子和小凡在我家先睡吧,你啥时候接待完了,你过来接他们。到时候给我打电话,我给你开门。」「好的,就这么办吧。放心吧,小凡那么大了,还照顾不好嫂子吗?」挂了电话王叔说道:「强子,醒醒吧,不喝了,你和弟妹赶紧回家吧,嫂子和小凡在这等赵哥过来接。」王叔把刘叔和刘婶送走了之后,对我说:「小凡,我刚才说的你也听到了。

你也别玩电脑了,都快 12点了,赶快睡觉去吧。」「哦,好吧,王叔。」我说道。

我走进卧室打开灯,就看见妈妈躺在床上,只脱掉了高跟鞋,正仰面躺着睡觉呢,一只腿笔直的放在床上,一只腿弯曲着支在床上,两只手交叉放在小腹上。

我暗想,妈妈连睡觉都这么注意形象。

我看着妈妈那双丝袜脚,忍不住上去闻了闻,这是我第一次直接闻妈妈穿着丝袜的脚,真的很美味,真想掏出我的鸡巴边闻妈妈的脚边打一次手枪。

可惜我终究没有那个胆量,一方面是怕妈妈醒来,另一方面也怕王叔进来看到。

我又恋恋不舍的闻了一会,就关掉灯,爬上床睡觉了。

睡了不知多长时间,我迷迷糊糊的就听到有人喘粗气的声音,睁开眼睛,就看卧室的门开着,从客厅的灯映射进来的光亮看,有个人在妈妈身上,双手支撑着床,正在轻轻的亲妈妈的嘴。

我一下睡意全无,难道是做梦吗?掐了自己大腿一下,很疼,不是做梦啊。

我屏住呼吸仔细一看,这不是王叔吗?对了,妈妈喝多了,我和妈妈在王叔家的卧室睡的觉,难道王叔和妈妈搞上了。

我再斜眼看了一眼妈妈,一点反应没有,难道是妈妈还在醉酒状态,什么也不知道,王叔正在占她便宜。

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很生气,王叔居然占妈妈便宜,就想起来质问这个老色狼,但这个念头刚一闪过,接下来心里居然又产生了一种刺激的感觉。

如果我不叫停王叔,王叔就会越来越大胆的侵犯妈妈,可能还会脱掉妈妈的衣服,甚至不排除妈妈被他操的可能,这岂不是我近距离观看妈妈裸体,甚至观看妈妈被操的最好时机吗,平常哪有这种机会。

可是妈妈是那么的高贵圣洁,在我心中始终是不容玷污的对象,当然我的性幻想不包括在内,难道就这样让这个老色狼侵犯。

我心理开始纠结,两种思想在不停的交战。

正在我纠结要不要制止王叔的时候,我就看到王叔小心翼翼的开始从妈妈肩上,慢慢的把妈妈的裙子向下褪去。

我的心一下跳到了嗓子眼,这个老色狼终于要忍不住了,也不知道妈妈今天穿的什么颜色的胸罩。

我纠结着要不要发出声音,又渴望着看到妈妈的衣服被褪去,能够让我一览她的胴体。

当妈妈的裙子被褪到小腹,露出前开扣的红色带着蕾丝边的胸罩时,我的淫欲终于战胜了理智,我尽量保持平稳呼吸,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声音,期待着王叔的下一步动作。

王叔褪下了妈妈的裙子之后,看到妈妈的胸罩之后,借着灯光,我看到他眼睛已经直了,他的双手颤抖着慢慢的移向了妈妈的胸部,但是他还保持着理智,把双手变成抓奶的形状,轻轻的隔着胸罩碰触妈妈的胸部。

但是我听着王叔越来越重的呼吸声,我知道他的理智很快就会在越来越强的淫欲中丧失。

果然,王叔开始不满足这样的隔物抓奶了,他的面部越来越狰狞,最后像狠狠的下定决心一样,用他那颤抖的双手再一次向妈妈的乳房袭来,小心翼翼的去解妈妈胸罩的扣子。

我在心里长叹,妈妈啊,为什么你今天偏偏穿前开扣的胸罩,这不是给这个老色狼提供了最大方便吗。

说实话,我这个时候还在纠结着,一边希望妈妈赶紧醒来,制止王叔的动作,一边又不希望妈妈醒来,想让王叔继续下去。

我的纠结终究是没用的,只听「啪」的一声清脆悦耳的响声,妈妈的胸罩应声而开,雪白的乳房就这样展露在王叔的面前,上面两颗红里透自的乳头犹如静待品尝的葡萄。

王叔的眼睛直了,我的眼睛虽然在眯着,但是也直了。

这时就听见王叔用颤抖的声音在低声的自语:「嫂子,我无时无刻都在幻想你的乳房,今天终于看到你的乳房是什么样子了,好美的乳房啊。」王叔用手指轻轻碰了乳头一下,又看了眼妈妈毫无反应,胆子逐渐大了起来,开始用双手轻轻的覆盖妈妈的乳房,妈妈的乳房不算大,只能算适中,王叔的一只手覆盖一只乳房绰绰有余。

王叔就这样轻轻的抓着,揉着,满脸享受的表情。

我看着这个场面,被窝里的手也情不自禁摸向了自己早已一柱擎天的鸡巴。

王叔摸了几分钟,妈妈依然毫无反应,这让王叔的胆子更大了,他慢慢的将脑袋靠近妈妈的乳房。

我既纠结又紧张,更多的是兴奋,难道王叔要吃妈妈的乳房。

果然,当王叔的脑袋贴近乳房后,我看到他慢慢的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妈妈的乳头,这时妈妈突然「嘤」了一声,吓的王叔赶紧爬了起来,就要往外跑,我吓的也本能的赶紧把眼睛闭上了。

过了几秒钟,一点声音没有,我睁开眼睛,看到妈妈还是那个睡姿在熟睡,王叔站在床下愣愣的看着妈妈,不知道要不要继续下去。

过了足足半分钟,王叔叹了口气,终究不敢再继续亲密接触妈妈的肌肤,可是就在我以为王叔要放弃的时候,他却是蹲下来,把脸贴到了妈妈穿着丝袜的脚上,开始大口大口的闻着妈妈的脚,听着他喘着粗气的声音,仿佛要把妈妈脚上散发的气息一丝不漏的都吸到他的肺里。

王叔边闻着妈妈的丝袜美脚,边褪下了自己的睡裤和内裤,开始用手倒动着自己的鸡巴。

由于我躺在床上,只能看清王叔的动作是在打手枪,却看不到王叔的鸡巴,我心里想,不知道王叔的鸡巴大不大。

王叔可能撸着撸着,把淫欲又撸了起来,开始撞着胆子舔妈妈的丝袜,慢慢的爬上床来,伸出舌头顺着妈妈的脚开始往腿上舔。

当王叔爬上床后,我隐约看到了他的鸡巴轮廓,虽然还处于半勃起状态,但是好大啊,又长又粗,肯定是比我爸爸的大,因为我和爸爸洗澡时见过爸爸的鸡巴,又小又细,王叔的鸡巴在半勃起状态比爸爸的鸡巴至少粗两圈,长度至少长10 公分,如果全部勃起,可能会更壮观。

这时王叔已经把妈妈的一条腿舔遍了,他开始轻轻的把妈妈的一条腿弯曲起来,让两条腿都呈现弯曲状态,支在床上,然后慢慢的把妈妈的裙子向上撩,越撩越高,最后撩到了小腹的部位,可以想象,虽然还包裹着丝袜,但是妈妈的内裤已经被他看到,性感的三角地带已经被他看到了轮廓,唯一可惜的是我看不清妈妈穿的是什么样的内裤。

不过正在我暗自可惜的时候,就听王叔在低声自语:「居然穿的丁字裤,嫂子,你骨子里是不是也很骚啊。」说完他就把头埋在了妈妈的两股之间,开始大口大口的嗅着妈妈的三角地带,一只手还在不停的套弄自己的鸡巴。

就这样过去了两分钟,王叔的鸡巴已经一柱擎天了,至少18公分以上,龟头全部裸漏在外面,看来王叔已经被刺激到顶峰了,肯定会不满足当下的动作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王叔又重操旧业,跪到妈妈乳房旁边,开始轻轻的舔妈妈的乳房,手不停的撸着鸡巴。

这次舔了一会,妈妈却毫无反应,王叔胆子越来越大,一手套弄着鸡巴,一手抓住妈妈的一只乳房开始揉捏,嘴上开始不满足于舔了,而是张开嘴把妈妈的乳头全部含在了嘴里,开始大口大口的吸允。

随着王叔的动作越来越大,我听见妈妈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到最后开始发出了呻吟的声音。

妈妈的呻吟声不但没有吓到王叔,反而让他的欲火噌噌往上窜,他嘴上的动作更大,不停的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

我的感官已经被刺激的翻江倒海,被窝里的手也伸进了裤裆里,轻轻的套弄着自己的鸡巴。

王叔的手在不停的加速,我的手也在不停的套弄,此时屋里的两个男人已经被眼前这个近乎于裸体的尤物彻底征服,老男人忘记了眼前这个女人是朋友的妻子,不再害怕;小男生忘记了眼前这个女人分是自己的妈妈,也不再纠结,两个男人都忘记了一切,眼中只有这个性感的女人,一个看着她被玩弄的乳房,一个玩弄着她的乳房,都在全力冲刺。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