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夫妻的故事

廖瑜,是秦安原来所在的初68班班主任,一个刚生完孩子的少妇,她对秦安的评价是:「这个孩子,就是每天给我吃千年人参,我也管不了。」她口中的秦安,现在则是初69班的学生,嗯,几个月前他重活了。

现在的他,虽然身高在一群孩子里尚数拔尖,但灵魂则跟同龄的孩子完全不同——一个历经沧桑坎坷的成年人。

初秋的日子依然阳光灿烂,只是色系渐淡,远处婆娑斑驳的竹林间阵阵清爽被微风带来,拂过摧平一座矮山而成的操场,满地尘土飞扬。

新建的教学楼黄白相间的瓷砖鋥亮,雄浑的喇叭声响起,各个班级的老师站在教学楼的走廊上,看着操场上一个个列队时也不会老实的少年少女。

「第七套全国中小学生广播体操,现在开始,原地踏步走!」秦安手臂僵硬地随着节拍摆,以他的心理年龄,再做这样的事情,实在有些太过於幼稚和可笑,然而他必须做。

各个班级站立的位置相隔,都是男生一排,女生一排。

「秦安。」成熟充满雌性的女音响起,让心不在焉的他回神。

秦安擡起头来,眼前是一个风韵十足的极品美艳少妇,正是前班主任廖瑜,标准的鹅卵石脸型,在多年後会成为韩风来袭追逐的潮流,柔顺的大波浪长发盘在脑後一丝不苟,哺乳期格外丰满的乳峰鼓鼓荡荡,略显丰满的腰肢充满了肉感,却并没有什麽赘肉,反而更加诱人,硕大的骨盆附着的肥腻更是让臀线夸张地翘挺圆滚。

就这身条,就完爆所有女性!

天生的尤物,秦安即便反感对方也这样理所当然的认为。

廖瑜净身高一百六十八公分,穿着鋥亮的高跟鞋,衬托的本就修长的双腿愈发颀长,高跟鞋特有的塑形功能,增添性感的同时让人不免咂舌,这种嫋娜娉婷的胴体,放在古代绝不比什麽妲己、褒姒差半分。

这位风情万种的绝色立在台阶上,只能让不到一米六的秦安仰视,且对方高傲的微仰臻首,眼中不掩厌恶的冰冷,让任昊生不起半分喜欢。

廖瑜暗暗愠怒,她有一刹那的错觉,刚才这个孩子打量自己的眼光和某种神态,居然像极了学校里那些对着她暗吞口水的男同事,虽然没有明目张胆的邪淫意味,但这种毫不遮掩的欣赏方式,已让她非常不爽,特别是这个小鬼她本就讨厌。

「你在看什麽?」廖瑜怒道。

「没什麽……就是觉得廖老师产後恢复不错,嗯,不过上了岁数,可要注意锻炼身体,多吃富含纤维的杂粮,多做做扭腰运动,更能保持身材。秋风起,余毒未散,小宝宝注意排毒降火,水里要放点清火宝。」上一世,秦安对廖瑜的怨愤早已在荏苒光阴中淡去,记忆中就只剩对方的火辣难以忘记,更忘不掉那些年将她当成性幻想对象,而消耗少年过於充沛的海量精力……但这次再见到她,不知怎麽的,秦安的语气就有些轻佻和随意,透着不屑的狂狷。

「呵,你懂得倒是挺多!」廖瑜不怒反笑,「你不如把这些心思,放在学习上,我是想看看,你转个班能有多大出息!」「这就不烦劳您操心了。」秦安不咸不淡,虽说被赶出68班只是前几天,但对於重活後的他已有二十余载,如今廖瑜的言语已无威力。

现在想想,除却当年那种被扫地出门的挫败耻辱感,秦安觉得自己可能还要感谢她,若不是换了班,继续和吵闹起来不顾一切,没心没肺的小女生纠缠下去,自己能否在初三成绩如同火箭般上升,那都是未知数。

秦安记得,刚到69班时,秦安在全年级两百余人中排到了一百五十名以後,但是到了期中考试,他已经进入了班级前十,到了期末全镇所有中学的七科竞赛里,他是全镇第五十名,年级前十。

那时候秦安最好成绩是年级第五,父亲秦淮因为身兼多个班级的英语授课,卸下了班主任的职务,由语文老师邓老师担任,让秦淮感觉到扬眉吐气的是,廖瑜居然要求秦安转回68班,被秦淮理所当然地拒绝了。

秦安觉得,既然自己以前就可以制造这样咸鱼翻身,拖油瓶变火箭的事情,现在的自己更加可以,数学,外语,毫无障碍,物理,化学,稍微翻翻,那些东西就会回来,至於政治,历史,无非就是死记硬背,他并没有太多担心的,最後剩下的语文,倒是让秦安有些头疼,不过作文那一项,秦安不说拿满分,总分40,拿个35以上绝对没有问题。

「你给我听着,不准再骚扰叶竹澜,那个孩子加把劲冲刺一下,还是可以上一中的。至於你……哼。」廖瑜十分气人的刻薄,她被秦安的态度激怒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不尊重老师,对老师的威严视若无睹的学生。

其实不用廖瑜说,秦安也对那个早在记忆中记不清五官的小女孩没了兴趣。

上辈子秦安偶有闲暇,倒是想过这种无聊的问题——重生後一定要拾遗补缺吗?

以前的答案是是,而真的重生了,他却发现对初中充满代沟的小女孩没有半分兴趣,更不会恶趣味的玩什麽萝莉养成。

秦安打了个哈欠,不搭理廖瑜,来了个沈默是金。

效果自然是杠杠的,年龄上的优势,加上上辈子秦安就是饱经风霜的老男人,自然,这看似绵软的妥协实则是太极的以柔克刚,直教廖瑜一拳打到了棉花上,郁气堵在胸口无处发泄。

恰好做完了操,秦安手插兜转身就走,这让呼呼气喘的廖瑜更气,顿在原地再次深呼吸後,廖瑜迈开光洁如玉的小腿,噔噔噔的走向教师楼,踏到走廊後一阵「哒哒哒」急促而清脆的高跟鞋回响,显示出这位元女教师烦躁的心情。

……

然而,秦安几天後做了把强力弹弓重拾童趣,却又是记起这事,便恶趣味的绕到宿舍楼北栋後,寻觅着廖瑜家的窗户。他记不得廖瑜家具体的位置,也不好刻意去问,担心留下些让人怀疑的蛛丝马迹。

秦安眯着眼睛,习惯性的摩挲下巴,却没了那些紮人的胡碴。估摸着廖瑜家位置的大概,溜溜达达的探头探脑,直到看到一条孕妇睡衣,足足有G罩杯的乳白色胸罩後,秦安笃定。

廖瑜闲暇爱养些花草,阳台上就放着一大瓶仙人掌,用瓦罐盛着。

秦安躲在树後,仔细瞄准着,他玩弹弓的实力嘛……「啪!」自然是极好的。

瓦罐顿时碎裂,破瓦片,泥土,仙人掌一溜儿掉了下来。

廖瑜从阳台上露出身子,她那张褪去老师庄重严肃表情的鹅蛋脸有些迷茫和惊骇,倒是俏丽的紧,一身粉色的睡衣裸露着白皙的肩头和轮廓清晰的美妙锁骨,高高挺起的一双豪乳顶的睡衣自乳尖部位往下空荡荡的随风摇曳,下摆的丝滑绸子偶尔能贴到小腹处,却看不出半点发胖的凸起。

秦安不无感慨,产後恢复的这麽好,这女人真是天生尤物。

廖瑜看到自己,秦安便露出无辜的笑容,挂着欠揍的表情摇了摇头,示意和自己无关。

廖瑜一双眉梢翘起,愠色难掩,她才不信和秦安没有关系,她的仙人掌彻底完蛋了,秦安这麽凑巧就在这里看着?

可她也没有证据,看秦安那副模样,也不是随便吓吓就能让他承认的,廖瑜忍着气,瞪了一眼秦安,离开阳台後,却拉开一条门缝,偷偷打量着,要是秦安还做些什麽,她就可以当场抓住了。

秦安嘿嘿一笑,拉开拉链,掏出明显远胜同龄人的大鸟,「哗哗」撒起尿来。

任昊故意使劲尿,同时将老二上扬,居然尿出了三四米远……让人羡慕的强壮鸡鸡。

廖瑜天然狐媚的丹凤眼明显一滞,脸颊快速漫起艳色,暗啐一下,便有些慌乱的退离门缝,靠着墙壁後,居然有些心慌意乱,伸手按了按胸口的丰满,便能听到怦怦心悸。

对於这样的少妇,秦安挑逗起来可是肆无忌惮,而他不知道少妇因为某些原因空旷已久,激起的情欲涟漪居然久久未的平息。

抖了抖大肥鸟,秦安低下头,看到自己那东西基本跟成年时尺寸差不离,毛发密集得很,根本不是同龄人那没毛的小鸟,难怪廖瑜看了一眼就跑了。

秦安有些尴尬了,倒是忘了自己天生早熟的生殖系统了……如果只是稚嫩的小鸟儿,还可以说是小孩子心性,算不上什麽,但都这麽大了,刚才那不是赤裸裸地耍流氓吗?

有些尴尬的匆匆回到家,吃过饭,此後的日子里秦安认真学习,也不怎麽跟同班的小孩儿一起玩,这辈子不是没有目标,他的目标还很远大。

钱嘛,越多越好,重生了说什麽也要做人上人,秦安就是个俗人。

有了钱能享受这世界上最好的物质与女人,上辈子虽有妻女,却过的不甚美好,妻子不贤慧,女儿也不像小棉袄……有过孩子唯一给秦安的感受就是,父母不易,所以他这辈子的第一个目标,就是百善为先的孝顺。

平淡的日子总是飞快。

周六秦安带着报名费参加了绘画班,他的第一个赚钱计画就是画漫画。

出乎意料的是,绘画班的老师居然是廖瑜的丈夫,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美术专业的罗波夫。

据说这人办过画展,记得上辈子第一次听说时,觉得罗波夫挺了不起的,只是以他现在的眼光就另当别论了,罗波夫的画展显然不怎麽成功,否则也不会窝在一个高中当美术老师。

即使是县一中,也不可能太重视美术这些「杂课」,只是需要一个专业老师来配合一中的门面而已。

不过秦安也不在乎对方能教的多巧妙,作画只要入了门,剩下的还是看个人,最起码学一下不至於像无头苍蝇,有了大概的谱自己也好确定用功的方向不是。

罗波夫周六来到镇初中授课,也属於兼职赚点外快,想想廖瑜也在教授音乐班,两夫妻倒是增加了不少收入。

秦安也不无八卦的心思,偶尔想过,大概廖瑜夫妻俩就是搞艺术的时候认识的,毕竟这个罗波夫虽然不说风流倜傥,但外表挺拔白净,再加艺术的气质包装,倒也能迷倒不少发情期的女人。

绘画班授课的地方经过了罗波夫的布置,摆放了几幅他的得意作品,正墙上有一个全裸的女子油画,顿时引起了学生们的一阵低低的惊呼。

女生们羞着转过脸,男生们偷偷打量着,大概脸红心跳,还有些冲动吧。

秦安走到油画下,仔细看着,怎麽觉得这没有露出胸前两点和腿间芳草的女子胴体,丰满的少妇形象就那麽像廖瑜的体态呢?

莫不是把两夫妻间的小情趣制作也摆上了?学艺术的果然匪夷所思。

趁着学生动手作画,罗波夫去了隔壁音乐班看廖瑜教学五线谱,似乎夫妻和睦的样子,秦安低头便开始回忆民工漫——死神,动笔试着画出男主。

直到罗波夫进来宣布课间休息,秦安才伸了个懒腰,看了看作品,摇了摇头。

差远了,那就努力学习吧,趁着年轻脑子灵活的时候。

……

重活,必须努力,但闲逸的闲暇也要偶有,好调节无聊甚至苦闷的学习生活。

这日,秦安在柔软的草地上悠闲的小憩,夕阳远远搭在了山头时,秦安才起身,拿着写生的四不像画作慢慢悠悠逛荡到教学楼。

这会儿舞蹈班的学生正好放学,舞蹈班里倒是没有一个男生,他们都抹不下脸去学跳舞,总觉得那是女孩子才会喜欢的事情。

听她们议论,教舞蹈的也是廖瑜,她还真是能歌善舞,可惜语文教得不怎麽样,秦安就这麽感觉。

秦安不愿意和廖瑜碰头,磨蹭了一阵发现没有廖瑜的身影,大概是先走了,这才走进教学楼,他还落下了一支4B铅笔,一块钱一根,相当於秦安一天的零花钱。

走近绘画班,秦安才突然听到一阵争吵声,听声音似乎是罗波夫和廖瑜。

看热闹嘛,秦安也喜欢,特别是关於美女的家事。於是他走到窗前,轻轻拨开窗帘。

总是要先打量宛若东方明珠般耀眼的极品人妻,男人的本性。

廖瑜穿着一身浅灰色的紧身舞蹈服,腰间系着白色的衬衫,下着类似白丝的紧身七分裤,经常跳舞练出的密大腿十分结实浑圆,大腿粗小腿细,大腿撑的白丝鼓胀,肌肉不显难看,反而透着建康的诱惑感,下面露出小半截雪白的小腿儿,细长的小腿儿没有肌肉显露的痕迹,而且不穿高跟鞋也不显矮,肌肤更是娇嫩的晶莹如玉。

她双手抱在胸前,让她那哺乳期鼓荡着的胸部更加丰硕肥美,衬衫系着腰的缘故更显纤细,成熟少妇的臀部曲线夸张地衔接在腰肢上,那种极致的性感曲线常常会让人怀疑她做出幅度较大的舞蹈动作时,是不是可以整个身体都随意曲折,又不禁让人幻想豪乳肥臀会荡漾出怎样的肉波。

经常练习舞蹈的缘故,廖瑜产後的身材恢复得特别好,并不需要秦安曾经多余的提醒,而且那因为生产後变得圆滚滚的肥屁股更是有着与众不同的味道,诱惑力堪称爆表。

高过廖瑜一头的罗波夫可谓身材挺拔,小平头让他显得格外精神,只是现在他涎着脸的模样,有些让人讨嫌,至少廖瑜现在就摆出了这样的表情。

「瞧咱夫妻都分开这麽多日子了,自从你有了小囡以後,我们都有一年半没有亲热了……」说着罗波夫就走过去搂抱廖瑜。

廖瑜厌恶地皱着眉头,用力把罗波夫推开,冷声嗤笑:「你的病好了?」不掩嘲弄。

「早好了……早好了,不是说好了不提这事了吗,我以後再也不会了。」罗波夫一副诚恳认错的样子,廖瑜生产後的身子实在是让他愈发眼馋。

「别让我恶心!你知道我什麽脾气,没跟你离婚还是看在囡囡的份上!」廖瑜一点面子也不给。

罗波夫终於失去了耐心,脸色变得不那麽好看。

听着两人的争吵,秦安明白了是怎麽回事,廖瑜怀孕期间,罗波夫参加了县里的某个美术协会,和经常来协会兼职的一个模特发生了关系……很不幸的是,这个所谓的模特只是一个得了性病的小姐。

秦安有些无良的听着墙角,听明白後更加无良的掩嘴而笑。

罗波夫不算什麽好东西,但也不至於染上病还丧心病狂地在廖瑜怀孕期间和她欢好,等廖瑜生下孩子後,他染上性病的事情终究没有能瞒住廖瑜,现在他好了,终究是按捺不住对廖瑜那一身细皮嫩肉、丰满性感身材的垂涎。

「滚开!」廖瑜精神洁癖很重,反抗的非常激烈。虽说她最近……特别是看了任昊的大鸟之後欲火难灭,但是现在她宁愿自己扣,用黄瓜茄子鼓捣几下解解馋,也不愿跟丈夫再有肉体的接触。

两个人开始拉拉扯扯,廖瑜跟拍苍蝇似得,一下不让丈夫触碰,结果急眼的罗波夫便将手伸过去要强行扯开廖瑜的衣衫。

「我要叫人了……」廖瑜腰间系着的衣衫被罗波夫扯掉,露出雪白柔软的腰肢,平整的小腹上可见微微凹进去的肚脐眼,居然没有一点生育过的痕迹留下,难怪她敢穿这样的舞蹈服。

「你老实点!都放学了,又是周六,你叫个屁,我们夫妻的事儿谁敢管!」罗波夫却有些像「你叫啊,你越叫我越兴奋」的小流氓了。

秦安摇了摇头,今儿刚好带了弹弓,於是慢条斯理的抽出弹弓,拉了六成满的,「嗖」的破空声後,一粒钢珠射中罗波夫的大腿骨。

「啊!」

罗波夫一声惨叫,叫声中痛苦的意味不少,更多的则是惊慌。秦安心里有数,只是逼退罗波夫,不会伤到他。

「罗老师,你不知道还有婚内强奸这一说吗?所以还是有人管闲事的。」秦安握着弹弓踱步走进教室。

罗波夫脸色惨白,他不知道秦安听到了多少,一个老师如果被捅出来染上了性病,那他的职业生涯就真的完蛋了,「为人师表」,这一个词就是教师这个职业最基本的准则,一个有着明显道德缺失的教师,所犯下的错误更加不能被人原谅。

罗波夫无法想像,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他还有什麽脸面呆在教育系统里。

「你……你什麽时候来的……」罗波夫身体僵硬地站在那里,廖瑜眼里还扑棱着泪珠,但也是呆滞地望着秦安。

「该知道的我都知道。」

「秦安……你叫秦安是吧,刚才的事情你不要告诉别人。」罗波夫额头渗着汗,脸上挤出笑容。

「哦?你指的是什麽事。」秦安戏谑。

廖瑜荡臂奋力甩开罗波夫的手,看着秦安,又看着罗波夫,也是忧心忡忡,今天的事情要是捅出去,她也没脸再呆在教育系统里了。

「你不配当一名老师……等等,也不要试图靠近我,我手里的弹弓威力一般般,但要打中你脸面,让你脑袋上多个洞还是能够做到的……我基本可以做到在这间教室里指哪打哪。」秦安说完亲自验证,熟稔的一秒装弹发射,一颗钢珠便从罗波夫耳边刮过,砰的一声击中墙壁,一大块石灰便掉落下来,钢珠镶嵌进了石灰後,露出的水泥缝隙中……刚刚的秦安没用全力!

罗波夫清楚听到耳边的破空声,这下试图上前的罗波夫也不敢凑近,双手挡在身前,面露惧色避开到一旁,「你说……你说要怎麽样,只要不告诉别人,有什麽要求,老师尽量满足你。」「不需要。」

罗波夫吓得有些没听清,慌张的从兜里抽出一张百元钞票,「这样……今天的事别和人说,这钱就给你买糖吃。」「你当我……去你个妈的。」

秦安本想说当自己三岁小孩,不过十三岁的小孩也差不了,转过话头:「老子跟你要饭?!滚滚滚!」罗波夫一咬牙,将今天收到的学费都掏了出来,放在桌子上,心想这十三岁的小孩,看到这麽厚的一叠钱还不能解决?

秦安扫了一眼厚厚的一叠百元大钞,冷笑一声:「拿着钱滚!再说一遍。」顾不得在秦安面前拿捏老师的姿态,罗波夫给廖瑜使了眼神,示意交给她搞定,慌慌张张地跑下了楼。钱则留在原地。

这下教室里就剩廖瑜和秦安。

低低的抽泣声,两行泪水流淌在廖瑜白净的脸庞上,湿润的睫毛润成一条线,这般尤物哭起来都是楚楚可怜的味道,很容易就撩拨起男人心中的保护欲和怜悯。

「别哭了。」

秦安的声音很淡然,他现在只是个十三岁的孩子,去安慰廖瑜不是搞笑吗?

更何况他对廖瑜没有什麽好感。

廖瑜哪里能够忍得住?这麽些日子的委屈,又在被自己讥讽过的学生面前丢人,她怎麽能够忍住?

「再哭,我扒了你裤衩抽皮筋做弹弓射你屁股!」秦安恶狠狠地道,然後才意识到,自己描述的是多麽诱人的一幅场景啊。

成熟得要滴出水来的丰腴少妇褪去裤子,露出如月圆盘的肥臀,高高地撅起,两大瓣儿紧凑的臀肉白皙浑圆,光洁如玉,左右扭动着腚沟间阴影角度渐变……大白腚摇晃间似乎在闪避什麽,一粒粒钢珠轻轻地射过来,在上边留下深深的红紫,催起涟涟肉波,更激起了一声声如泣如诉的杜鹃泣血,臀瓣间的蜜耻却没羞没臊变得水晕晕,似被春露打湿的新苗……不知道这样的情趣游戏,有几个男人能够忍受,光是想想就让人激动不已,尤其是带着淩辱味道对待廖瑜这种原本挂着高高在上面具的老师,作为被她扫地出门的秦安应该格外兴奋。

秦安有了些许感觉,裤裆里本就肥大的鸟儿随着幻想蹭蹭暴涨,早熟的他,早熟的二弟,犹如孙猴子的如意金箍棒似能无限膨胀……清醒过来的秦安当然不会真的这麽做,有些别扭的弓腰看了一眼廖瑜。

廖瑜怔怔地望着秦安,她不能相信她刚才听到了什麽,但看着秦安眼神中晃过的丝丝情欲味道,似能顺着瞳孔看清那些淫秽的意淫,到让本就哭的俏脸通红的她,耳根子都羞的烫了起来,一张脸此刻竟要滴出血般。

「你流氓!你……你爸和你妈都是正经人,怎麽有你这样一个儿子!?」廖瑜忍不住羞怒的教训起秦安来,居然有学生敢这样和女老师说话,廖瑜甚至觉得比秦安刚才拿弹弓威胁罗波夫更不可思议。

只是花信少妇的脸儿嘛,却好似狐狸精,不自觉的泄出妩媚。

「呵呵,这就不劳你费心了,我说,这里可不是学校,你就别端着了。」秦安不屑地道,「我都替您燥得慌。」任何一个老师,最难做的就是在学生面前低头,廖瑜也是如此,咬着牙,在秦安不屑的目光下却是浑身不自在,仿佛身份倒转过来,她才是做错了事,接受老师批评的学生。

「和我有什麽关系……不要脸的是罗波夫!」在知根知底的秦安面前,廖瑜也懒得装样维护罗波夫。只是着急的娇叱好似要挽回教师的庄严形象。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倒也不错,赶紧和罗波夫划清楚界限,免得到时候真把你婚内强奸了。」秦安冷笑着,末了补刀,「你说万一他病没好利索,给你也染上可就……哈哈。」秦安是真的幸灾乐祸。

「你王八蛋!」

廖瑜怒駡一句,便垂眸深思,她还真有这个想法,和罗波夫的日子是没法过了,不如趁早离婚,但现在,她怕秦安把事情传出去,那样她处心积虑遮掩不就做了无用功了?

「放心吧,这事我不会说出去的。说了对我又没有什麽好处,不说反而还有好处……至少你没有脸再在我面前摆出一副神气的样子。」秦安算盘打的梆梆响,罗波夫的钱他也没拿,就把弹弓揣到後腰,擡脚便要走出教室。

「等等!你!你这是准备捏着当把柄,威胁我吗!?」廖瑜气愤不已,她终究是个老师,那份面对学生,骨子里高高在上的感觉终究不能轻易抹掉,就格外地敏感,不能接受秦安的态度。

「你不要以为我怕丢人!反正作风不正的也不是我!」「你不也跟着丢人?你放心,我不至於要你的钱,你人嘛……」秦安佯作色迷迷,引得美艳人妻有些警惕的瑟缩浑身美肉。

「你人我也不要,只要你答应我一个小条件。」秦安不着急走了,站在门口。

廖瑜还沈浸在「要你的人」的震撼中……她算是见识了,秦安这个学生已经脱离了小流氓的阶段,简直就是老流氓,老油条,十三岁的孩子,说起话来和那些时不时地爆出黄段子的中年男人有什麽区别?

别说,她的直觉很正确,这个小孩身体里装的确实是中年大叔的灵魂,还是一个当过兵,在政府机关当过小官的,嗯,算是精英的中年大叔。

「喂,你听明白了吗?」

「你说……我刚才没听清。」廖瑜烦恹的板着脸。

「期中考试以後,如果我的成绩还过得去,能排进年级前十,你就去给我爸低头,请求我转回68班,当然我不会同意,只是你必须做这个姿态,你让我爸丢脸,你就得补给他这个面子。」秦安侃侃而谈,丢下廖瑜一个人,他不怕廖瑜不接受这个条件。

「是不是这样,你就答应保守秘密?」廖瑜舞鞋都没换,就急匆匆的追上来确认。

秦安一回头,廖瑜却着急忙慌的一个不防,整个人撞上了秦安。

秦安虽然发育得快,身高拔尖儿地长,但廖瑜身量极高,这时候秦安也不过比她肩头稍高点,他擡着腿往楼梯下走去,正好整个脸都撞进了廖瑜怀中。

丰满圆滚,极有力道的弹性印着他的脸,扑鼻的乳香,还带着一股极淡的奶味,让人心神迷醉。

然而任昊根本来不及沈醉那惊人的绵弹,就被duang的一下弹了出去,踉跄着差点滚下楼梯!

这奶子跟装了弹簧一样,贼有弹性!

「哎哟……」廖瑜吃痛,捂着撞出奶水的胸脯,脸颊上不由自主地流露出风情万种的娇羞,原本白净到没有血色的肌肤染红着要滴出血来一般。

然而廖瑜这一捂,一方面按的比较用力,另一方面刚好捏到点上了,嗞嗞的奶水不要钱的顺着胸口往下浸湿!

哺乳期廖瑜选得是尽量柔软轻薄的胸衣,跳舞的时候就甩个不停,可好歹渗出的奶水有限,将将都被胸衣吸收,但这下……都顺着短背心的下摆渗出,淌的白皙的小蛮腰上奶光致致!

这般夸张的奶水潮涌,只能怪廖瑜的营养太好,乳腺太通畅了!

而似乎是被看着的刺激,廖瑜那被奶水流到幽谷潮湿的阴阜耻丘,居然跟着泌出羞人的体液。当然,这丝潺潺的春水,还不至於从幽深的蜜膣中渗出,只是湿润了紧凑的阴道。

不过如果这时廖瑜迈大步走动的话,运动间自己就会感觉出肉褶蠕动的滑腻感。

「呃……嗯。」目瞪口呆的秦安赶忙回答廖瑜的问题,不敢再看兀自在那儿捏着粉拳夹着腿的喷奶人妻,匆忙而去。

至於为什麽不细细欣赏这夸张的奶如雨下……他怕忍不住当场把这个肉弹人妻给奸了……廖瑜站在走廊上扶着墙,身子骨有些绵弱无力,不敢再触碰自己湿漉漉并散发甜味的双乳,只能荒唐的看着秦安逃离,呆滞片刻,直到变凉的奶水导致胸口凉飕飕的,脸上这才青一阵,紫一阵……但更多的色彩是殷虹如血的羞赧!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