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的淫荡欲望

「魏怜,这篇论文的结构乱七八糟,完全没有扣住议题来写。你不想要学分了吗?」被责备的女生低着头,不安地绞着手指,一言不发。从她脖颈间垂下的长发柔顺且有亮泽,服贴于两侧的胸前,修饰她姣好的身材。那浑圆被有些紧身的衣物包覆着,更加张显着它的弧度。再加上夏日的到来而露出的手臂和小腿,白皙至貌似吹弹可破的肌肤,丝毫不受烈日的影响。

然而最让人心动的,莫过于那张脸。稍微抹上粉底和腮红使苍白中透点活力的粉色,长长的睫毛此时垂下覆盖作眼帘,却挡不住黑瞳中透出的波光粼粼。薄唇微启,张合之间令人想起『唇红齿白』这个词语。

本欲发火的王教授见此景顿时有些心猿意马,口干舌燥,目光始终未从魏怜的裙摆间移开。

偌大的办公室,因系里下午再无其它课仅剩被找来训话的魏怜和教授王烬。

空调无声地运作着,冷意扩散,魏怜不由得缩了下身。

「王教授,真…对不起。因为最近在忙系里的戏剧表演,没来得及查资料。

」魏怜主演剧中女主角一事,王教授是知道的。本来打算就此放过没写好论文的学生,可是……他瞥了眼不知是冷或者害怕被骂微微发抖的身子,脑中联想起单薄略微透明的衣衫下、属于年轻女性的酮体,下腹开始发热。

「是表演重要,还是学分重要?」自然是学分重要。

魏怜不假思索,但未把这句话说出。空调似乎开得太大,外边的炙热阳光好像跟这里无关,她竟被冻着了,双手冰凉。为避免被教授训斥不安分,她偷偷地两手下垂,碰触在一起相互摩擦,以驱散寒意。

「…学分重要。」没敢擡头看教授的脸色,魏怜咕哝了声,又稍微提高了音量。「对了,教授,能把空调温度调高点吗?」半响没得到回应。

魏怜正觉纳闷,大腿忽地被触碰、温度升高令她吓了一大跳,勐地后退一步。

惊慌失措擡起脸看向元凶,王教授面色阴郁地看着她。

「王…王教授,你做什么?」魏怜不太敢相信,面前这个鼻梁高挺、深邃眼神、看似道貌岸然的男人,刚才居然伸手摸她的大腿,对她有非分之想。

「你不想要学分了吗?」王教授上前一步,比魏怜高上十几公分并且壮实的身形着实令她惊惧。听见教授的威胁,她几乎愣住了。

「魏怜,不想升级毕业?」不等她回答,王教授一把抓住魏怜的手臂,硬是将她往怀里扯,强劲的力道令她挣脱不得,还重心不稳跌入男人的胸怀。

魏怜又羞又惧又急。

「…王教授,放开我!」双拳捶打着男人,却被拉开一段距离,所有的攻击失效。当她刚刚意识到接下来即将发生的恐怖事情,王教授将她推倒按下,臀部撞至硬物的疼痛暂时分散了她的注意。她皱起眉头,一声低唿,听见金属椅脚擦过地面的刺耳,与此同时右手腕被什么东西紧紧地束缚,动弹不得。

王教授的一连串动作叫魏怜毛骨悚然。

等疼痛过去,魏怜才看清此刻自己的处境。黑色领带将她的右手和旋转椅的扶手绑在一起,她整个人坐在上面,左手和双脚尚是自由的。

举头仰望,王教授好整以暇地俯视她,眼神中传递出危险的信息,她读懂其中的垂涎,她在很多男生眼中也见过同样的神情。

魏怜感到恐惧。

想起身然受制的右手无法协调全身的行动,外面的走廊上安静无声,没课的学生们早就离开学校,到宿舍窝着,或者出外逛街。

「…教授,不要!」魏怜拼命摇头,看着王教授诡异又贪婪的目光直直盯视她的双腿,而后缓缓蹲下身,弯起嘴角狞笑。

「『不要?』可是,我很想要呢。」王教授那只结茧的手抚摸上她的大腿,鸡皮疙瘩立刻浮起。

「好滑好嫩啊。」王教授陶醉于其中,好色的表情让魏怜不寒而栗。

她开始挣扎,用不受束缚的左手狠狠搧了王教授一巴掌,用脚踹开意图猥亵她的男人,然后急忙去解缠住她的领带,赫然发现绑了死结,很难单手解开。

「你敢打我?」王教授捂着痛处站远了些,火山即将爆发,却在看到魏怜手忙脚乱之时大声笑了,笑得极尽嘲讽之意。

他迅速抽出皮带趁魏怜不备,拽开她的左手固定于另一扶手,熟练地绑上扣紧。

「做什么?快放开我…你这禽兽……呜呜」连唯一的求救方式也被夺了去,王教授用手帕塞住她的嘴巴,魏怜害怕得几欲落泪,双脚不停踢着,为阻止男人的靠近。

可惜最后也被王教授不知从何处找来的另一条领带捆绑,她的双脚也失陷了。

「呜呜…」所有的咒骂和求助都在口中被抑制,魏怜眼睁睁望着王教授的手探入她的裙摆下,后感觉到男人的手一直往里探,直至碰触到她的内裤停下。

「呜呜…」魏怜慌乱地摇着头,用眼神向男人请求。

「魏怜,你这样是引人犯罪哦。」王教授笑得猥琐,稍作停顿然后也不猴急,食指和中指在遮蔽着禁地的布料外徘徊流连,来回摩挲。

「唔…」魏怜只觉私密处搔痒难耐,男人的手指有意无意的贴近穴口,偶尔想要进入的举动使她下意识地收紧双腿,以防异物的突然入侵。

「魏怜,你的表情真美。」王教授痴迷地凝视因忍耐懵懂而涨红的脸,她眼中积聚着泪水,波光闪闪,应该狼狈的样子竟显得美艳动人。

下半身的肉棒悄然挺立,预示着男人的慾望即将喷发。

魏怜也注意到『那里』的变化。

顶立的肉棒将西裤撑胀,王教授眼见魏怜一脸的惊恐和惶然,不再忍耐,顺势拉开拉链、解下一切碍事的包覆,赤裸着下半身。肉棒赫然直挺,不再受到狭窄范围的限制,露出它该有的形状。

「魏怜,教授的这里很不舒服,需要你的帮忙。」边说着,王教授身体前倾,下身离魏怜的脸颊不到几公分距离,肉棒直往她嘴边送。

魏怜别过头,表示拒绝。

王教授见此稍许动怒,扳过魏怜的下巴,抽出防止她哭喊的手帕,强迫她面对,并且恶意地用肉棒磨蹭那微红紧闭的双唇,语出威胁。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如果不用上面帮我解决,那么,只好让你的下面来满足我。」听闻教授的要挟,惧意由心底浮起,魏怜颤巍巍地启开唇瓣,没等她张至一定的宽度,王教授已迫不及待,扳开她的上下颚,为有喷发之势的慾望找宣泄口。

「呜呜……」属于男人的浓烈腥味叫魏怜难受,反胃几欲作呕,那根逐渐涨大的肉棒几乎塞满她的口腔,令她快要喘不过气。魏怜试图退后,然而后脑勺撞至椅背的疼痛告诉她无处可逃,再加上不打算放过她的硕大又顶进了几分,不给她逃跑的馀地。

「呜呜……」魏怜涨红了脸,含在眼眶中的泪水无声滑落,羞耻感和绝望感压得她心里好沈好痛,无法说出一句求饶的话。

王教授的慾望早已冲淡了理智,无暇关照下方人儿惊惧的情绪,他主动地移动身子让肉棒与小嘴的牙关及内壁摩擦,增加刺激度。他沈浸于这样的快感,未经男女之事的魏怜生涩吞咽的动作使腹中升腾起燥热,然而毕竟是生手,王教授同时发觉他的学生不够卖力,始终距慾望的顶端有一步之遥,他一面做着日后多『指点教导』学生的打算。

「魏怜,加快点速度。」粗重的喘息声自头顶传下,教授略带怒意的沙哑嗓音令她身子一颤。

她想咬掉那令她难受万分的肉棒,但脑中不断回响的威胁,终究让她妥协照做。发颤的牙齿对口中的外来侵入者未发动任何攻击,反而小心翼翼地尽量不弄疼阻碍它的前进。舌苔因肉棒的反覆蹂躏压迫已湿润一片,不再像最初那样干涩。

「…做得很棒,再快些。」教授的赞美听在此刻备受侮辱的魏怜耳里格外讽刺,眼泪再度不自禁滑落。

肉棒的出入快慢根本不受她的控制,它的主人掌握了所有的控制权,她处于被动的境遇,王教授一再的挺入几乎让她窒息。

「唔……」又一次撞击口腔深处。

她无意识地伸出舌尖舔舐肉棒的表面,触及上头的细小突起,魏怜惊地想收回,却不料男人像是寻找到刺激点,故意摩擦着她的下唇进入她的嘴,暗示她继续用那种方式为他服务,不要停歇。

不知是否因为唿吸的困难,脑中的氧气一点点被抽光,魏怜觉得脑子里混沌一片,无法思考,神经像麻痹了一般,舌尖机械式地挑逗着男人的肉棒。

「…快了。快出来了,快出来了…魏怜,加把劲!」王教授的喘气声越来越沈重,魏怜怕得不知所措。

来来回回数次,那根肉棒停留在她的嘴里,短暂的宁静。

「唔…唔唔唔…」魏怜能感觉得到,肉棒不再扩大,它到达了喷射的临界点。

「唔唔唔…」不,不要,不要射在这里,不要让那些污秽留在口中。

不要啊啊啊……「魏怜!」王教授低吼一声,充满变调的情慾,积聚的慾望全数射在魏怜嘴里,片刻后王教授将肉棒抽离那张让他舒服透顶的小嘴,低头审视他的学生。

她正大口大口喘气,隐约听得到其中夹杂的呜咽和抽泣声,因他有些过分的对待魏怜的脸布满可疑的粉红,眼中失了焦的黯淡,泪光若隐若现,看似神智涣散,乳白的浊液从她的嘴角边缓缓滴落,增添了几分妖冶。

多美的处子啊!

王教授闷笑了几声,整理好自己的衣着,举起桌上搁着的那份论文,在魏怜眼前晃了晃。

「魏怜,这次勉强算你过关,下次要看你的表现喽。」回荡在办公室里的淫荡笑声惊醒了魏怜,心中的委屈与惧意顿时升起,眼泪冲刷着脸庞。

王教授刚解开她全身的束缚,魏怜顾不上擦拭嘴角的精液,推开男人往门外冲去。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王教授也不急于追回,站起身将皮带系上。

来日方长啊,魏怜。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