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家公子爆菊丝袜貌美伪娘女仆后宫天团】(完)


有人忽然喊了一声我的名字。
这使我从瞌睡中蓦然惊醒。
那是我刚来到这所学校第一天时候的陈旧光景。
「少爷!少爷!快醒醒!老师他在讲台上叫你呢!」
周遭的环境是嘈杂的氛围,涌动的人群,无精打采的表情,同学们都坐在椅
子上,或是窃窃私语,又或是竖起耳朵厌烦等待着某人的前行。哦,这个某人指
的是我。
视线偏转,我回过神来。身旁,有位美丽的伊人儿正在轻声对我诉说着什么。
他在催促着我赶紧出行。他是一个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的俊美少年。而后,我又
看向了演讲台的位置。一名年近古稀,须发皆白,已经有七十多岁高龄的苍老讲
师现在正冲我招手。他佩戴着领夹式的麦克风,高声呼喊我赶紧上去。
「唐可豪,你上来做一下自我介绍。让班级里的同学们都认识一下你吧。」
话音刚落,一道道视线随即扫来,四周的同学们紧跟着纷纷忽然转过头来望
着我。他们无精打采的眼神里面写满了无趣,这家伙是谁啊这几个字。他们注视
着我的时候给我的感觉当真是既失礼又诡异。喂,你们这群家伙看什么看啊。
「你们好。」
我旋即擦了擦自己嘴角边上的口水,起身照办。在黑板上一笔一划地写下了
自己的名字。
「我叫唐可豪。」
演讲台下,我看见听众们的眼瞳里倒映着的人的相貌与身影无比清晰。
——那个是我的模样。
一个年轻稚嫩,气质阴沉,身穿校服,头顶着黑色短发的冷峻少年。
在座的列位们大家好,我现在要隆重介绍一下本文的男主人公我——我的名
字叫作唐可豪,性别男,年龄十七岁,是唐氏可达集团的唯一继承人与长子,同
时也是阿思德芬格贵族学院的一名新转校插班的高二学生。
嗯,大概就是这样。日后请多指教。毕竟我不爱跟陌生人说话啊。
……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少爷,已经七点多了,太阳都出来晒屁股了。我们该起床打扮梳妆刷牙洗
脸吃早饭出发去学校了。不然李老师他撞见我们又迟到了得要请家长了。」
我睁眼,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那一尘不染的白皙壁纸,房间内的通明灯火,还有华美的漂亮水晶吊灯,空
气中残余飘散着的淡淡熏香。这些事物都构成了我每天不变日常的起始基石。身
体能感觉到持续摇晃中,右边身旁,有谁正在触碰拉扯着我的肩膀。我然后顺应
感觉偏过脖子,看向声源,随即十六岁美少年那清秀可爱的漂亮样貌浮现在了我
的视线里。他穿着一身黑白相间的女仆短裙,留有着一头又长又乌黑的披肩秀发。
他的女仆短裙的裙摆看起来很特别,很色气,被人修改剪裁到了仅仅只遮住大腿
根部。他一双秀美过少女,修长圆润的笔直白皙大腿上还套有着一双黑色性感的
吊带蕾丝袜。
他的名字叫作琪娅,身份是我的私人女仆兼同班同学,以及相识许久的可爱
青梅竹马。
不过,重点是他是我亲手调教培养出来的众多肉便器之一。
「我亲爱的琪娅,你是不是忘记了?」
搞什么啊,这个小迷糊。
我起身下床,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旋即脱掉了自己身上还在穿着的睡衣睡裤。
琪娅在这时候非常贤惠地拿来了我每日外出所必要穿的外衣外套和居家便服。伪
娘女仆莲步款款,扭臀走动间,他下身那短短裙摆处跟着暴露出来的绝对领域风
景,令我大早上的就看得直觉下腹有些火热。
呵,是清纯款式的白色棉内裤。
渍,老旧,明明都叮嘱过他要穿性感一点了。
「忘记了?」
琪娅闻言手托香腮,歪着头思索了一会。
「少爷我忘记了什么吗?」
琪娅旋即一头雾水,他蔚蓝色的清澈眼眸眨了眨,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困惑。
「肉便器你忘记了今天是周末咱们不用上学呀,笨蛋。」
我掏出自己胯下肿胀挺立起来的阴茎,递到了琪娅的嘴唇边。他红润的脸颊
适时触碰着我的龟头,那可爱女仆的白皙肌肤上逐步沾染了我马眼处分泌出来的
前列腺液。
「作为你扰了本少爷清梦的惩罚,我现在命令你给我玩冰火两重天。」
……
人生若只如初见。
这是个多么美好的诗句啊。
我现在回忆起来,那已经是两年以前的久远事情了。
「我们的孩子今后就移交给你们了。你们可以随意使唤他,想怎么样就怎么
样,千万别客气。来,琪娅,现在过去认识一下你的新主人。」
我初见他时,他正躲在那对市井夫妇的身后,脸上的表情透露出来一股子惶
恐不安的感觉。那时候的他身上打扮很像是个青涩稚嫩的小女孩。琪娅当时身上
穿着的是粉红色的洛丽塔裙装,纤薄诱惑的黑色裤袜,两只欺霜赛雪的小脚儿上
套着一对光洁锃亮的玛丽珍鞋。不过后来我才知道,这只不过是因为他的那对生
父生母想要把自己的儿子卖出去个好价钱才特地选择这样子做的。
嗯?我不知道这是否能算是男扮女装欺骗消费者。
「……」
「少爷,早饭还是要在床上吃吗?大管家说这样对身体不好啊。」
他拉开窗帘,关上电灯,明媚的清晨日光就顿时透过门窗,照射进了我的房
间里。清秀俊逸的美少年见状点了点头,遂转过身拿起桌子上的托盘,踏过金光,
径直走向了我的床头边。那托盘上琳琅满目,放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琪娅他然
后弯下腰来问我:
「快点起床啦。再不起床人家今天就不理你了哦。」
犹记得他以前曾经何时,就像是头刚出壳的幼兽一样,说话做事总是一副对
我的表现唯唯诺诺的样子。可以说是所思所想无不唯我马首是瞻,结果现在他却……
唉。罢了,这就是纯爱啊。我还能怎么办呢?
「诶呀,人家的鸡巴痛痛的。琪娅不给我吹吹我就不起来。」
我随后躺在床上一阵胡闹,惹得琪娅他给了我一个娇嗔的眼神。
「好好好,冰火两重天。少爷真是的,明明都那么大人了却还是像个小孩子
一样爱胡闹。」
伪娘女仆实在是拿我没辙了,他只能弯腰蹲下身子,掀开棉被,扶住了我的
阴茎。紧跟着张开自己红润粉嫩的两瓣樱唇,含住了我的龟头,滋滋有味的吸吮
起来。
「不过少爷……不能做太久哦……我们晚点还得去跟老爷夫人他们打招呼和
请安呢。」
琪娅吞吞吐吐地跟我说道。
清秀俊俏的美丽少年挽起自己脑后的长发,叼住我的两颗卵蛋,卖力吞吐。
他跟着突然对我妩媚一笑,从一旁放置的托盘上拿起了温热的牛奶,喝了一口。
嘶……
女仆的湿热口腔重新笼罩住了我的阴茎,那温热的液体和灵巧的舌头同时双
管齐下,齐齐上阵,从我的柱身舔弄到我的睾丸,使我十分受用。
「少爷,您如果觉得要射出来的话得提前通知我一声哦。」
琪娅咽下口中的白浊液体,说道。不过真是可惜他嘴角边的那些东西不是被
我射出来的。
貌美的女仆说完之后又从托盘上拿起了一杯冰镇的橙汁,抿了一口。他随即
又重施故伎,冰冰凉凉的舒适触感伴随着琪娅手中白皙柔夷的动作传遍了我的全
身各处。他面颊鼓起,左右双手来回上下套弄搓动着我的阴茎,冰冰凉凉的丝丝
缕缕刺激感令我不禁快要射出去了。
「好呀,就说怎么都过去那么久了还是不见你们的人影,合着一大早的你们
两个就又偷吃是吧。」
清脆悦耳的呵斥声。
紧随其后的是突如其来的推门声响。
啊,又有不速之客来了。
我腰椎一麻,胯下那长达十七厘米左右的粗长阴茎持续暴动着,喷射出来了
一股股黏稠精浆。
……
我其实挺纳闷或者说搞不明白一件事情。
那就是她们,或者说他们的那条东西为什么都要长得比我的大外加粗长?
我不理解,这究竟是什么道理?
「额……你们两个怎么过来了?」
闯入我卧室之中的是两位长相艳丽,打扮看起来端庄典雅,气质雍容华贵的
美人。
「我愚蠢的未婚夫啊,你是不是忘记了昨天是谁跟我们约好了周末一起去游
泳的啊?」
说话的那位是一名外表目测起来有十七八岁的娇俏『少女』。他肤色白皙,
留有着一头乌黑发亮的及腰长发。他五官生得极美,明眸皓齿,眉目如画,身姿
亭亭玉立的好似一朵出水芙蓉。他穿着一身藏黑色的典雅短裙,匀称纤细的漂亮
双腿上套着两条黑色大腿袜,那是我们阿思德芬格贵族学院的女子学校制服。而
他是我的青梅竹马未婚妻和同校同学,外加悠家财团的大小姐,名字叫作悠染。
「唐少爷,守时守信可是成为一个好男人的重要标准之一哦。」
随之接过话茬的是另一名容颜精致,面无表情,言谈举止冷淡,有着一头白
色蓬松的及腰长发,穿着一身黑白相间的及膝女仆长裙的美貌『少女』。他看起
来大我一岁,年龄约摸有十八岁左右。他整个人看起来就仿佛像是一件精美绝伦
的冰冷瓷器一般,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他的名字叫作白灵儿,身份是我未婚妻
悠染的专属女仆。当然,秉持着附庸的附庸还是我的附庸,我老婆的老婆也还是
我的老婆的这几项原则,他自然也是我的后宫之一。
嗯,我未婚妻悠染亲自送的女仆二号!怎么样?羡慕吧。
哦等等,再顺便一提,你没有看错,就是他,不是她。少女一词也是得标注
上引号的,因为这两位也是跟琪娅一样的伪娘呢。
「啊哈哈哈哈,怎么会?你们老公我岂会是那种记性差的人。这不就是单纯
因为大早上的起床有些火气大嘛。走!我们现在就出发去海边。」
我急忙穿上衣物,随口编出来了几句胡话敷衍了过去。同时示意赶紧出发。
……
「少爷,不好意思。家里的汽车最近都送去检修了。您和悠小姐如果要出门
的话就只能去外边乘坐其他公司的交通工具了。」
管家满怀惬意的对我说道。
好吧,我还能说什么呢?
夏天,烈日当空,晴空万里,毒辣的光线持续炙烤着大地。炎炎热浪铺盖席
卷而来,树木耷拉,花草枯萎,没有一丝凉风愿意吹过,给路上的行人们施舍出
来一点点慈悲,这一切无不使人产生了自己所处的这整个天地都变成了一个巨大
蒸笼的错觉。轰隆隆,我手里提着沉重的行李箱拖过地面。我与琪娅悠染和白灵
儿等四人现在头顶着炎炎烈日,流着满身满头的臭汗,在公交车的车站台前等候
着公交车到来。随后,我们逐个走上了姗姗来迟的汽车内部。
「我以为你是坐着自己家私车来的。」
我瞥了一眼白皙脸蛋被晒红的未婚妻。
「我亲爱的未婚夫唐可豪先生。」
悠染听罢后没好气的回答我。
「需要我提醒一下吗?你的未婚妻我现在可还是未成年高中生哦。我家司机
最近请假了我又没有驾照,带个锤子车啊。」
行行行,你屌比我的大,你是我老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不多做狡辩。
这时我看见黑发伪娘未婚妻那粉嫩白皙的脸蛋上透露出来的两片鲜艳红晕,
心里忽然涌现出来了一些坏念头。
「喂,你干嘛啊。想死啊。」
悠染随即惊呼了一声。
这使得琪娅白灵儿他们两人也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我这边来。
「别愣着了,赶紧靠在我和你们大小姐的身边形成一面围墙,速度。」
他们两人接着愣了愣,但是待到看清楚我手上忙活的动作是什么之后纷纷脸
部又鲜红了几分,旋即急忙照做。
「少爷真是大胆呢。」
我跟着听见了琪娅的细语嘀咕声。
嘿,我还有更大胆的。待会就轮到你了信不信。
我咬着悠染的耳朵根,吹起气,将手掌移动到了未婚妻的裙子下面。隔着内
裤与湿淋淋的光洁大腿部分,捉住了他那根莫名挺立起来的充血阴茎。那根阴茎
长达有二十五厘米,粗四厘米,比我的还更大更粗更壮不少。
「嗯……内裤从手感上判断是蕾丝?是因为我跟你说过我更喜欢性感的内衣
款式的缘故吗?」我问悠染。
他跟着害羞的叱责起我。
「你要死啊。在这个地方玩这种花样!发情也该看看时间和地点啊。你要是
想做的话就不能等到我们回家以后再做吗?」
未婚妻小声叫骂道。
「谁叫你刚刚没事骂我的。」
我耸了耸肩膀,旋即分开了他圆润修长的笔直大腿,同时我又脱下了自己的
内裤,让他用臀部夹住了我充血的肿胀阴茎。前后耸动着,那光滑如凝脂般的大
腿白皙肌肤和高档丝袜所带来的极致痛快触感,真是让我爽的流连往返啊。
「少爷,我觉得悠小姐说的对。您这样做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琪娅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我。他似乎很害怕我们现在所做的一举一动被其他人
发现到。而在另一旁,白灵儿正不言不语的沉默做着自己身为人肉墙壁的责任。
「对什么对,他是你少爷还是我少爷?你也给我靠近点张开大腿。」
我小声说道,随即又犹豫片刻,看向了白灵儿的所在位置。他清澈的双眸上
倒映着我的身影。不知为何,我能感应到他现在的想法是愿意的。
「嗯,你也过来吧。」
……
电车之狼。
我以前好像玩过这个游戏来着?
嘶,这种玩法很少见啊。
不过算了,试试新花样也好。
话说,得罪了未婚妻应该怎么哄啊。
「唐可豪……你给我记着。」
车辆一边行驶着,一边时不时做出摇晃,我们的周围被人群堵塞到水泄不通。
他们或是抓着扶手,像是金枪鱼罐头一样似的挤在一起。他们或是坐在车椅上,
闭上双目无奈养神。各式各样的汗液味道随之弥漫,令人闻着都直觉想皱起眉头。
肉与肉互相紧贴着,人们继而宛如浪花一般涌现了过来,而我那娇羞可爱的未婚
妻现在涨红着脸,小声地喘起粗气。他咒骂着我,两条眉毛竖起,我在这个距离,
可以清楚闻到他身上传来的淡淡芳香,那是什么高档香水的味道吗?我不知道。
我只是用手掌心缓缓摩挲撸动起他那根白皙的阳具。悠染的一只美脚上还挂着一
截粉红色的可爱蕾丝内裤。
那是我刚刚亲手帮他脱掉的。
「是是是,我亲爱的大小姐。我都记着,欢迎你随时过来报复我——只要你
可以先做到不往我手上分泌你的前列腺液的话。」
见他嘴硬,我弹了一下悠染的猩红色龟头。我的未婚妻大小姐因为这个动作
突然呀的惊叫呻吟了一声。旋即又赶忙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小嘴。
「少爷……坏心眼……太过分了……万一我们被发现了就真的要社死了。上
了头条新闻以后您想好到时候要怎么面对老爷夫人他们吗?」
小女仆脸上的表情急得像是快要哭出来了一般。只是话说归说,他还是很听
话的,用白皙的玉手儿套弄着我的阴茎。
「渣男。」
白毛女仆而后注意到了我的视线,冷冷地吐出来了这句话。他的脸上还是一
如既往地三无,冷淡而没有表情,仿佛数九天的寒冬。只不过他手上的动作就完
全不一样了,很热情,伺候的我十分勤快,我的两颗睾丸现在被他仿佛搓核桃一
般反复搓弄着。
「口嫌体直的家伙们。」
我摇了摇头,搂过了未婚妻的纤腰肩膀,含住了他的两瓣红唇,顺便将舌头
给渡了进去。嗯,一如既往地香甜津津。
……
绑架,一种非法犯罪行为。
其词义为以暴力手段挟持人质,对被害人非法实行暴力手段达到挟持人质的
过程,通常会通过这种行为达到敲诈,勒索或者其他条件或者目的。
离题了,总之,我也确实是个适合被绑架的人群。
「……」
远处,水天相接,目光所及尽是无限辽远的宽广蔚蓝色层层叠叠。那微波粼
粼的水面,远近船上飘扬的旗帜,金光闪闪的沙滩,五彩缤纷的贝壳,飞行高鸣
着的白鸟,哗哗翻涌的浪花一朵朵,鼻尖围绕着的微腥味海风,都无不告诫着我
们一个事实——我们终于抵达到了海边。
「喂,你们干什么啊,走那么快。真生气了?大家那不是都挺舒服的吗?喂
不是,等等,我错了还不成吗?你们走之前劳烦谁先给我几片纸巾擦擦手啊。」
我们下车,绕过人群,途径水浪与阴影铺就而成的金黄道路,在沙滩上留下
了一片片脚印。我追逐着他们,而他们却像是故意躲避着我一般,总是故意保持
沉默,以及跟我维系着一段小小的距离。我看着悠染裙摆处两腿间流下的白浊,
还有琪娅手心中还黏糊糊的湿润痕迹,外加忙于擦拭自己嘴角的白灵儿。意识到
自己之前在车上似乎是做得有些过火的样子。
「你去那里待着别动,我们现在要去更衣室换泳装。如果你真想看到以后我
们都不搭理你了的话就尽管跟过来看。」
未婚妻突然转过身来,冲我指了指附近海滩摆放着的长椅。
行吧,爱妃还愿意跟我说话就好。等就等吧。
渍,大家又不是没有互相坦诚相待看过,还搞那么多花样。
心里想着,我连忙点头哈腰,口称是是是,将手中存放有泳装衣物的行李箱
递给了他们。随即一路小跑到附近的椅子上,坐了下去。但是不一会儿,我忽然
感觉到一阵困顿,是因为天气太热和舟车劳顿的关系吗?我没有细想,只是闭上
了眼睛打算小睡一会。
「……」
「我现在特别希望你们能告诉不是打算要谋害亲夫。」
许久,有一阵凉风吹过,使我从睡梦之中苏醒。我正打算站起身,却又忽然
发现自己被绳索绑住了四肢手脚。再然后现在的情况是,我环顾了一圈四周——
我目前藏身在一处僻静不起眼的海滩角落里,一片片树荫遮蔽着我们四人的
身影。未婚妻伪娘的脸上正挂着坏笑,他看见我醒来,还顺便摇晃了一下小手中
拿着一瓶防狼用的安眠喷雾剂。看来这东西是造成我如今现状的元凶了。
「琪娅,我原本以为你是对我忠心耿耿,绝无二心的。」
远处,小女仆左瞧右盼,明显是在进行紧张的望风。
「说吧,你们究竟想拿我怎么样?要杀要剐我唐某人都可以悉听尊便。」
白灵儿这时候从行李箱里翻出来了一瓶润滑油,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去海边
游泳的时候选择带上这个东西。
「当然是正义执行!给某个肆意妄为的渣男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啦!」
未婚妻大小姐慷慨激昂地对我说道。他说完以后就站起身来,一件件脱掉了
自己身上的衣物。罗裙散落间,那白皙皎洁的肌肤,胸前挺立的两点粉嫩蓓蕾,
浑圆挺翘的销魂肉臀,以及含苞待放的优美曲线,如今都等待着我去亲手去摘取——
话说回来,他们现在身上的打扮真的是好香艳啊。悠染的衣服底下穿着的是一件
黑色的三点式比基尼。白灵儿身上的则是非常适合凸显他身材的白色蕾丝度假泳
衣。至于我亲爱的小女仆琪娅嘛……他选了一件最为保守的学校背心泳衣。
「呃……作为最基本的人道主义。我身为俘虏能不能提个小要求?那什么,
丝袜不要脱,这样看着会更有感觉。」我的喉咙耸动,咽下了一口口唾沫。我隐
隐约约猜测到他们待会想要干什么了。
「阶下囚给本小姐收声,乖乖躺下享受吧你。」
语毕,两根白皙的玉指往我脑壳上赏了一发爆栗。
……
悠染解开了我的腰带,褪下了我的内裤,并缓缓俯下螓首。他伸出柔夷般的
纤纤玉手儿扶住了我的阴茎,紧跟着吐出自己的粉嫩小香舌,像是试探食物味道
一样,舔了舔我的龟头。一时间有种蜻蜓点水般的既视感。
「嗯,有点咸。」
亲吻了几口,未婚妻大小姐发表着自己的品尝感想,而后又站起身来,开始
解除自己下身的泳衣。
「灵儿,过来。帮我涂一下润滑油。」
他旋即招呼了一声自己的白毛女仆。我看见白毛女仆闻言就立刻赶了过来,
将手里拿着的水果味清凉润滑油均匀的涂抹到了我的阳具上面。啊,感觉好凉凉。
「你还记得吗?我们确立关系的时候我对你说过的话。我跟你保证过我以后
不会去跟其他女人发生关系。我悠染的身子这辈子也只会让你唐可豪一个人碰。」
一阵轻柔巧力袭来,我被推倒在地,被迫与他四目相对。沙滩上,悠染的一
双精致白嫩玉足踩在了我的腰间两侧。他的小手儿扶住了我的胸膛,他的那双澄
澈眼眸一直在注视着我的眼睛,寸步不移。未婚妻用他的一只手扶住了我挺立的
阴茎,还断断续续的吸气呼气。他的另一只手掰开了自己肉臀的娇嫩屁眼,借着
润滑,对准孔洞,缓缓往下坐了进去。
嘶——霎时间,我与他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呵,小鸡巴。都叫你没事多去吃点壮阳的补肾药方了。再这样下去我们结
婚以后你该怎么满足我啊。」
沉默半晌,恢复过来的未婚妻顿时对我开口嘲讽道。
那你体内倒是别夹得我鸡巴那么起劲啊好不好。都不知道谁的屁眼里面已经
变成了我的形状,还在紧紧攥住我老二不放啊。
「呃……感觉好涨啊。不是……我刚刚要说什么来着?哦,对了,我想起来
了。你知道我当时说得那句话所代表的含义吗?这代表着……」
未婚妻理了理自己的长发,旋即又扭了扭自己纤细圆润的腰肢。确定已经适
应的差不多了以后,他便捧起了我的脑袋,献上了自己的粉嫩樱唇,我随之与悠
染口吻相交了起来。咕滋咕滋的吞咽口水声音顿时此起彼伏,阵阵响起。他的甜
腻香舌在我的口腔里面翻江倒海,肆意妄为着。
「这代表着我会不喜欢别人看到我裸露的身体,这些都是只有你唐可豪才能
看见和触碰的东西。你能明白和理解我的意思吗?」
许久之后唇分,一道晶莹透明的细线自我俩的嘴唇边断开。我看着悠染的那
张光洁如玉的绝美脸庞绯红着,浮现出了象征情欲与兴奋的两抹色彩。他紧凑湿
滑的肠道肌肉此时此刻正蠕动着排挤我那下半身的入侵者。
不得不说,真爽。
「那个……少爷?」
突然间,小女仆羞羞答答的声音顺势响起。我偏过头瞥见了他的身影正逐步
向我这里走来。他那件泳衣下鼓起的昂首之物十分明显瞩目,也表达了他现在渴
望着我某种疼爱的急迫心情。
「看得忍不住了?」
我问道,小女仆琪娅听罢羞涩地点了点头。
「那过来吧,我帮你舒服一下。」我说完冲他招了招手,琪娅紧跟着迫不及
待地走到了我的身侧,我空出的一只手随之攀附上了他的胯下,握住了他那根高
昂的阳具。
然后用力撸了撸,小女仆的呼吸一下子粗重起来,他娇喘了几声。
「少爷,我的是不是太大了?」
他跟着问我。悠染在这时候开始上下起伏,用他那紧凑娇小的屁眼主动套弄
起来我的阳具。一时间,啪啪啪的肉撞肉声音与前列腺液飞溅四散在了空气之中。
「少爷,对不起,我试过了很多办法。但它就是没有办法变小下去。」
小女仆说完旋即哭哭唧唧,嘤嘤嘤了起来。
我摇了摇头,示意他这并不碍事。
「少爷,您以后不要再那样玩了好不好。悠小姐说得对,人家的身子是只能
让您一个人看和摸的。我已经决定了要把自己的下半辈子人生都奉献给少爷您了。
不会去找其他男人,也不会去找其他的女人。拜托您不要让我违背誓约好吗?」
行行行,我的错。我反省我改正。今天是我得意忘形了。对不起,我不知道
要尊重和考虑你们的感受。
看他还想要继续说什么生离死别的肉麻话。我立马按压住那像红李子般肿胀
硕大的红润龟头,随即用手指甲轻轻扣弄起来琪娅的马眼。同时食指拇指并拢成
环状,剥开包皮,套固住了小女仆的阴茎冠状沟,随后缓缓揉捏起来。这一系列
操作都把琪娅爽到说不出来话,只知道骚浪的大叫起来了。
「少爷……我……我要射了……」
琪娅跟着稀里哗啦的喷了我手一大堆。呵,早泄,这点刺激就受不了?
「那么,还剩下你了。」
我亲吻了几下小女仆的娇艳面颊,让他好好休息。又拍了拍自己腹部上沉迷
于活塞运动,悠染的雪白屁股,示意让他现在翻过身来,臀部朝后,冲我撅起,
以便我之后冲他发力冲刺。旋即,我跟着看向了那在不远处不言不语的白灵儿,
他的目光正锁定紧盯着大展雄风的我,他的双手正在抚弄撸动着自己裙下弹起露
出的充血阳具。
「过来,小骚货。让本少爷也赏你几棍。」
……
白毛,真是稀有的属性啊。
不过话说回来,让面瘫换个表情也不是多困难的事情嘛。
嗯,我忽然很好奇自己以后要不要去写本书。书的名字都想好了,名字就叫
论如何溶解冰山这件事了。
「唐少爷……我仰慕着您……」
两条修长好看的白丝大腿迈动开来。那发丝如同羊毛般纯净干粹的伪娘女仆
一边呢喃着,一边抓起来了我的手掌,放在了他的胸口上,揉了揉,旋即还不满
足的伸向了裙子下的股间位置。这时候我正在撞击着悠染的滚圆屁股,努力前后
扭腰突进着赐予我未婚妻更畅快淋漓的享受。
「女仆二号。」
「请您学小姐那样称呼我为灵儿。」
白灵儿不满意的嘟着嘴。
多事,再叽叽歪歪信不信我全部肉便器一号肉便器二号处理了。
我弹了弹他那根二十厘米长的粗大阴茎,惹得他娇嗔了几声。
「小姐嘱咐过我……您也是我的主人,而我也是您的礼物。您可以拥有着随
意处置我的权利。」
心血来潮,我将转而手指插入进了白灵儿的口腔里轻轻搅动。他然后微眯着
眼,陶醉地舔吃起来我那几根作恶的手指,像是吃冰棍一样又嗦又舔。我知道他
很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我的手指上面都遍布着他之前分泌出来的前列腺液。
这自产自销吃着真不会觉得有哪里不舒服的吗?
「嗯……漂亮话说得不错。本少爷很喜欢。你后边做好润滑过了吗?」
我依序帮他褪下了外衣,剥开泳衣,露出来一身皓如凝脂的白皙美肉。他闻
言便点了点头,也转过身来,自证清白,扒开自己臀部的缝隙。那两瓣白肉之中
正有一朵娇羞粉嫩的的菊花苞蕾儿颤巍巍的吐出来不少透明的粘液。
「过来,趴在你小姐的身上。」
我命令道,抽出了自己已经变得油润光亮的阴茎。未婚妻大小姐这时候突然
白了我一眼,但也没有多做多说什么。只是温顺抱起自己家的白发女仆。然后像
是三明治一样重叠到一起。我可以看到他们两人胯下甩动着的两根肉棍旋即疯狂
晃动着,产生了碰撞。嗯……击剑?我不知道他们这样子爽不爽。改天问问好了。
「少爷……那我呢?」
休息完毕以后的琪娅小女仆突然跳出来刷着自己的存在感。而我只用了一个
舌吻就回答了他所有的问题。
「嗯……唔……嗯……哦……嗯……哦」
这是我和他滋滋亲吻的水声。
「哦……哦……哦……啊……对……就是这样……用力……再用力……」
这是我身下的他们两人在兴奋时候的浪叫声。
我一时半会只觉得自己就像个乐手鼓手,用阴茎和他们美丽的肉体作为自己
的乐器,谱奏出来一曲又一曲销魂动人的美妙乐谱。我时不时捅捅这个,时不时
插插那个,缓缓口味,对比着他们的腔道谁的更热,更紧,谁的更湿润更舒服。
偶尔手指头还一溜烟地插入谁的娇小屁眼里,再扣弄到他们娇喘嘘嘘,射出来了
一道道一丝丝白浊的液体。
「少爷,我们以后会永远在一起吗?」
这是琪娅被我肏到意识迷糊的时候说得胡话。
「花心大萝卜,渣男,不过本小姐可就不一样了,我可是一直都只会钟情倾
心于你一个人哦。」
这是我那个未婚妻一边被我拍打着白嫩的饱满臀部,一边用起他那双黑丝美
腿帮我臀交的时候听见的情话。什么嘛,这不是满乖巧会听我的话吗?居然真的
留着丝袜给他未婚夫我爽了。
「唐少爷……我们以后再找个单独时间吧。我也需要着您,爱着您,我希望
您可以有片刻时间里只注重着我……只看着我……只需要有片刻就好。」
喂喂喂,我忽然发现白毛你好像有点逆反不臣之心呀。言语中透露着各种危
险倾向。
时间逐渐流逝,快感逐步提高。伴随着一阵阵粗吼声的响起,我也成功抵达
了自己的极限。我抽出阴茎,撸动着自己胯下的鸡巴将一股股精浆喷射到了琪娅,
悠染,还有白灵儿,他们三个人并排躺着的白皙躯体上,粉嫩小脸上,以及早已
被我撕扯到破破烂烂的六双丝袜上。
「时间还有很多,我应该还能有时间再继续。」
完事后,我瞥了一眼高空云层上那漂浮悬挂着的烈日,心想道。
……
(全文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