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不要离开我】(123-12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陷进去了
孙远航要疯了,杨柳青要SM他!
「我让你做什么,你就会做什么,对不对?」
杨柳青的声音有不可抗拒的魔力,孙远航虔诚地跪在地上,只知道点头再点
头。
「第一步,脱光。」
孙远航呻吟着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很不稳,傻笑着一件一件脱衣服,直到全
身赤裸,黝黑精瘦的身体朝杨柳青绽放。
杨柳青坐在椅子上,身子前倾,媚媚的眼睛紧紧盯着孙远航的肉棒,孙远航
激动地以为杨柳青要亲自己的阴茎,但她又把身子缩回去,从放在旁边的包里,
掏出两团黑色的条状物,扔在孙远航手上。
「穿上。」
孙远航手上拿着的,赫然是两条黑色的长筒丝袜!
孙远航的心猛地一梗。一秒钟后,一种难以言状的兴奋与狂喜占据了他的身
体,太会玩了,太会玩了!没想到女王的口味这么重,居然能想出这么有情趣的
玩法!我的天哪!啊哈哈哈哈!他立刻回忆起初中时好几次在家里的卫生间偷偷
穿妈妈脱下来的丝袜,那种紧张与兴奋交织的感觉,过了很多年都记得清清楚楚。
没想到今天可以在如此刺激的场景中,穿上女人的丝袜,接受如此性感的一个大
美女的调教,人生真是太幸福了!
孙远航浑身的皮都痒起来,恨不得杨柳青立刻拿起鞭子,狠狠地鞭笞自己。
看,他开始穿丝袜了!画面相当之辣眼睛,在这里不好过多描述。穿好后,他叉
开两腿站着,由于腿长,两条丝袜的袜筒都只能拉到膝盖上边一点点。低头看看,
兴奋得要死,他傻笑着看杨柳青,等待她的下一步命令。
杨柳青勾人的眼睛看着孙远航,手慢慢伸到胸前,解开棕色呢子上衣的扣子,
脱下上衣,轻轻放在床上。孙远航喉咙发干,如痴如醉地看。
杨柳青抓住自己白色薄毛衣的下摆,用力往上一拽,孙远航以为马上就要看
到杨柳青的奶子,鼻血都在鼻腔里打转,结果发现里面还有一件肉色打底内衣。
他内心大声呼喊继续脱,杨柳青却像变戏法一样,左手抓住右手的袖子,把右边
胳膊从很有弹性的袖筒里缩了进去,紧接着右手抓住左边,如法炮制地把左胳膊
也缩进衣服里。孙远航没搞懂她要干什么。只见她略显别扭地在紧身打底内衣里
一阵操作,突然,一件大红色的蕾丝胸罩从肚子下边掉了出来!
胸罩还能这么脱的?
杨柳青的双臂居然神奇地从袖子里又钻了出来,把掉在大腿上的胸罩拿起来,
优雅地伸到孙远航身前。
「穿上。」
孙远航拿着杨柳青的奶罩,软软的罩杯还是热的,兴奋之下都忘了闻一闻,
哆嗦着就往身上穿。
现在是辣眼睛的平方。孙远航很瘦,胸罩箍在他身上居然不显得勒,大红的
颜色显得特别耀眼。这一瞬间,孙远航突然感到眼睛发白,差一点就晕倒了。大
概是太兴奋了吧?
杨柳青看他穿好了胸罩,微微一笑,欠起屁股,把短裙脱了下来。
孙远航立刻跪倒,一半因为头晕,一半因为跪着更方便欣赏杨柳青的私处。
杨柳青的美腿因为圆润而十分性感,半透明的黑色丝袜把双腿曲线勾勒得更加迷
人,深黑色的裆部则渲染出一份神秘。孙远航看到了一条三角内裤的的轮廓,恨
不得扑上去把杨柳青的裤袜撕开。杨柳青没有让他久等,只见她微张着嘴,吐出
魅惑的香气,腰轻轻扭了一下,两手向下插进黑色裤袜的袜腰,两边同时轻轻一
拉,再一提,一条系带式大红色三角内裤便出现在她手上。
这条解开的内裤正在孙远航的眼前晃动。
「穿上。」她第三次命令道。
孙远航的灵魂现在彻彻底底属于杨柳青,他呻吟着,把杨柳青的内裤箍在自
己的鸡巴上,情急中系了两个死结。
现在是辣眼睛的立方。
孙远航穿上了杨柳青的胸罩、杨柳青的内裤、杨柳青的丝袜,傻逼一样站着,
难看的阴茎从窄小的内裤里掉了出来。他感到最幸福的时刻马上就要到了,他的
五官以及所有毛孔都在喷射热气,眼睛直直地盯着杨柳青裤袜的裆部,他最想要
的那个地方现在只有这薄薄的一层丝袜挡着,自己今晚一定会撕破它,到那醉人
的地方纵情遨游一番。在此之前,他只需要做好一件事——任由女王折磨他、调
教他、蹂躏他。
她会怎么操作呢?是用皮带抽我?还是穿着靴子踩我的鸡鸡?又或者是坐在
我的脸上,让我疯狂舔她的下体?
不行了,要晕过去了……
「现在,躺到床上去……」
来了!
孙远航兴奋得发抖,在床上仰面躺好,四肢伸开成「大」字。突然,杨柳青
的脸出现在上边,她发出迷人的媚笑,两腿岔开,夹住孙远航的腰,丝袜遮挡住
的阴部敞开着,和孙远航直挺挺的阴茎正好在同一条垂直线上。
来吧女王!摧残我吧!蹂躏我吧!鞭笞我吧!
孙远航傻笑着,嘴巴张得大大的,沉浸在对性福的无限憧憬中。突然,一阵
耀眼的白色袭来,眼睛里能看到的所有事物都变成了白色,他还没意识到怎么回
事,所有白色就变成了沉沉的黑色,一阵剧烈的眩晕后,他彻底昏死过去。
第二天,安南市政府爆出一条巨大的八卦新闻:一个叫孙远航的年轻干部,
本来应该早起参加在省会举办的某项重要活动,但天亮后他一直没有从房间出来,
电话也不接。同事们担心他出事,只好让酒店工作人员把房门打开,结果屋内的
场景令他们瞠目结舌。
孙远航带着难以描述的笑容,睡在床上,鼾声如雷。他身上穿着三份衣物,
一条大红色蕾丝胸罩,一条大红色系带式丁字裤,还有一双黑色的长筒丝袜。他
的阴茎像枪管一样,从丁字裤的旁边伸出来,高高翘着,似乎随时准备着发射炮
弹。
女同事们尖叫着跑了出去。男同事则纷纷掏出手机,记录下这足以载入史册
的画面。
从这一刻起,孙远航社死了。
**
「宝贝儿你怎么了,怎么这么烫?发烧了?」
石勇的声音像是从水里发出来的,带着「嗡嗡嗡」的回声。春药的作用在唐
婷身体里迅速发酵,她死死夹紧双腿,两手也用力抓住床单,可丝毫不能缓解极
痒的感觉。她想狠狠地瞪石勇一眼,却发现连抬眼的力气都没有。
「宝贝儿怎么了嘛?腿干吗夹这么紧哪!来,打开放松一下。诶,怎么这么
湿,怎么流了这么多水呢?」石勇轻佻的声音在耳边回荡,她在心里不停咒骂石
勇,可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
「呀,老许你空调的温度也太低了,有点冷啊,我得回去穿件衣服。骚琳,
陪我一起过去。」
「砰」的一声,后门关上了,屋子里只剩下许昌明和唐婷两个人。
唐婷终于积攒了一点力气,想爬到床外面去。就在这时,她的左脚被一只大
手抓住,那只手抓着她的脚踝用力一扯,她便绵软无力地栽倒下去。
许昌明淫笑着朝唐婷爬过来,一只大手覆盖住唐婷的乳房,又搓又揉。散发
着浓重酒味的脸贴上唐婷滚烫绯红的脸颊,享受着和美人肌肤相亲的愉悦。
被压在下面的唐婷狠狠咬住嘴唇,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许昌明正在亲她
的耳朵,嘴巴酒气非常重,味道特别难闻,可唐婷被他亲的时候就像过电一样,
身子激颤不已。与此同时,许昌明的手摸到她哪个地方,哪个地方就产生强烈的
快感。内心的厌恶与身体的饥渴同时存在,小穴里痒得像是有一条虫子在爬,唐
婷急促喘息着,发出梦呓般的呻吟。
突然,许昌明的一根手指插进了唐婷的阴道里。
「啊……」
一声悠长而销魂的呻吟,唐婷的上身像鱼一样挺了起来,被虫子爬了半天的
小穴被许昌明的手指一挠,产生了一股难以言状的酥爽。可那酥爽瞬间就变成了
要命的奇痒,许昌明的手指只在唐婷的阴道口活动,并不塞进去抚慰她,结果一
条更大的虫子钻进了唐婷身体,痒得她不住扭动双腿,恨不得自己把手指塞进去。
许昌明淫笑着欣赏唐婷饥渴的样子,灵活的手指在唐婷阴道口不停地抠,
「唐小姐,唐美女,受不了了吧?平时不是爱装清高吗?现在怎么不装了呀?」
「拿走……滚开……」唐婷从齿缝里喊道。
「啧啧啧,你下面都湿透了,我怎么舍得滚开呢?」许昌明把沾满唐婷淫水
的手指按到她脸上,滑溜溜地乱抹,「你看看,这么多水,告诉我,你是不是骚
货?」
唐婷双腿用力夹住奇痒的小穴,羞愤地摇了摇头。实在太痒了,意识的防线
正在迅速崩溃。就在这时,许昌明右手的中指一下插了进去,而且径直插到底,
前端勾起,快速在唐婷阴道里抽动。唐婷全身一弹,一边哭一边浪叫,右手下意
识地胡乱一抓,结果恰好抓住一根滚烫的硬得要命的大棒子,她情不自禁地用力
握住,手掌立刻变得黏糊糊的,那是许昌明刚刚从袁佳琳的小穴里刮出的秽物。
许昌明的手指停下来,但还深深插在唐婷阴道里,这么细的手指都被唐婷的
阴道壁箍得很有感觉,这要是鸡巴插进去,那该是什么滋味?
「告诉我,是不是很想要大鸡巴?」许昌明在唐婷的耳边说。
唐婷明明想摇头,可最后却变成了用力点头!
她听到许昌明在淫笑,羞耻的感觉让她的眼泪又一次流出来。小穴里现在像
是有一窝蚂蚁在里面爬,她已经无力抵挡了。
许昌明的臭嘴碰到唐婷脸颊的时候,她头猛地一歪,主动送上香唇,和许昌
明吻在一起。强烈的满足感让唐婷全身颤抖,她不顾满嘴的酒气和扎人的胡须,
控制不住地蠕动着嘴唇,和许昌明唇舌交错。原本已经松开的手又一次抓住许昌
明火热的肉棒,突然狠狠一捏,弄得男人忍不住叫唤了一声。
「我……要……」唐婷梦呓般呻吟。
许昌明大喜过望,赶紧把唐婷放平,分开她双腿,肉棒贴在唐婷大腿内侧的
位置。
「骚货,自己放进去。」他淫笑着说。
唐婷「嘤咛」一声,伸手抓住男根,用力往自己的淫穴拉。龟头碰到阴唇的
时候,她痒得快要疯了。
「求你……插进来……」
虽然知道这是春药的作用,许昌明还是爽得要爆,垂涎了许久的尤物现在可
怜巴巴地哀求自己插进去,还有什么比这滋味更爽的吗?
「呲溜」一声,长长的阴茎一下插到了底,一男一女同时发出长长的呻吟。
许昌明如愿以偿,许昌明终于把鸡巴插进了唐婷的阴道,总算搞清楚了宋红
星说的「紧得要命、爽得要命」是怎么回事,这老匹夫诚不欺我!这小穴简直绝
了,哪怕满是淫水,顶在里面都被箍得又紧又实,别提有多么滋润!他开心极了,
双手把住唐婷的大白奶子,把她的白丝美腿压在身下,开始尽情抽插。
之前许昌明漫长的挑逗,早已让唐婷欲火焚身,现在男人的肉棒终于插进身
体,更是点燃了她放纵的热焰。春药的药效让她小穴的感官变得异常灵敏,滚烫
的棒身和阴道壁的每一次摩擦,肉冠对紧窄阴道口的每一次刺入,梆硬的龟头对
花心的每一次撞击,效果都放大了好几倍。强烈的快感轮番袭来,唐婷根本招架
不住这癫狂的感觉,迅速沦陷在性爱的漩涡里。
「啊啊啊啊啊……天啊……救命……救命……啊……不行了……我不行了…
…啊……」
美丽的女神被干成了荡妇,唐婷大张着嘴,淫叫声一浪高过一浪,脸颊红润
不堪,头发四处散开,裹着白色丝袜的双腿用力夹住男人的腰身,突然一阵剧烈
颤抖,张着嘴发不出声音,一股淫水瞬间倾泻出来。
「哟哟哟哟……」唐婷强烈收缩的阴道夹得许昌明神魂颠倒,他一高兴,把
唐婷的脚按在自己脸上,隔着丝袜疯狂摩擦。
这一天多轮的性交把唐婷折磨得够呛。短暂的高潮把春药的药效退去了一大
半,意识回到现实的她顿时萌发出又羞又恼的思绪,尤其许昌明一身难闻的酒气,
笑得又极其猥琐,那根讨厌的阴茎还插在自己身体里不动,唐婷愤恨不已,可是
都搞到一半了,现在反抗还有什么意义呢?
许昌明再度抽插起来。唐婷闭住眼睛嘴巴,默默忍受着。
她听到后门打开的声音,还有脚步声,知道天杀的石勇过来了。许昌明好像
是要表现给石勇看一样,陡然加快了抽插的节奏,扛着唐婷的美腿,肉棒如同开
枪般「咚咚咚」直往唐婷阴道深处砸。唐婷忍不住发出剧烈的叫唤声,上身不停
地往后缩,结果被许昌明一把扯回来。许昌明把唐婷的腿往上一掰,唐婷的屁股
高高翘起来,大腿紧贴着腰,许昌明的阴茎现在是近乎垂直地向下狠插唐婷。
「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轻点啊……」
「操,老许你他妈的下手也轻点啊,我的婷婷宝贝都要被你操散架了!」石
勇在旁边淫笑道。
许昌明正感到有些吃不消,顺势停止泰迪般的运动,拔出阴茎,长舒一口气。
「骚宝贝,怎么这么骚呢?我才刚出去一会,就被别人干成了这个样子!」
石勇恬不知耻地爬上床,把玩着唐婷的奶子。
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唐婷一把打开他的手,起身坐到许昌明旁边,抓住许
的臊根,轻轻一笑,说:「许局长,还行不行啊?」
许昌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愣了一下,突然唐婷用力一捏,疼得他大叫一
声,还没缓过来,唐婷就往他身上一挂,叉开两腿,阴道口对准直挺挺的肉棒,
用力坐了下去。
石勇大张着嘴,呆呆地看着唐婷手挂在许昌明脖子上,下体奋力地一上一下,
湿漉漉的阴道裹住许昌明坚硬的鸡巴,不断上下套弄。
「我操……喔……喔……喔……」许昌明被压迫的龟头产生说不出的舒服感,
又紧又软的小穴一次次吞吐他的阴茎,前所未有的快感袭遍全身。他正在「嗷嗷
嗷」地呻吟,突然,一阵扑鼻的香气掩面而来,唐婷娇艳的脸蛋瞬间压到眼前,
紧接着嘴唇一湿,唐婷居然主动来亲他!
许昌明震惊了,下意识地赶紧吸住唐婷的香唇,紧接着一条滑溜的舌头就钻
了过来。强烈的爽感让许昌明全身发热,他喘着粗气,和唐婷的舌头疯狂缠绕在
一起。
「尼玛。」
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在石勇身体里蔓延,明明是他给唐婷下了药,好让许昌明
实现跟唐婷干一炮的愿望,可现在唐婷主动骑许昌明身上动,他又觉得有问题了!
他舔了一下嘴唇,发现那是酸味。
在激烈的舌吻中,许昌明抱着唐婷往后躺倒,两腿叉开,架住唐婷双腿,阴
茎斜向上插在唐婷阴道里,像马达一样不断抽插,干得淫水四溅、啪啪乱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许局长……许哥哥……啊啊啊……干死我了……啊
啊啊啊啊……不行了……啊……」
「哦……爽……好爽……啊……真紧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唐婷的下体猛地一抽,第二次高潮如潮水般涌来,裹住大鸡巴的阴道用力收
紧,夹得许昌明大吼一声,火热粘稠的子弹瞬间发射出来。他一边「哦哦」呻吟,
一边使出最后的力气抽插,一波波的子弹朝唐婷阴道里突突直射。
石勇突然产生一股强烈的冲动,很想把许昌明从唐婷怀抱里拉出来,按在地
上狠狠揍一顿。眼看着两人明明已经高潮过了,却半天不动,他当真恼火了,又
等了十几秒,实在捱不住,上手把唐婷箍在许昌明脖子上的手掰开,将她抱到自
己怀里来。
突然他裸露的大腿一凉,低头一看,原来是许昌明刚射进去的精液从唐婷的
小穴里滴出来,掉在他的大腿上。
「操尼玛!」
石勇怒向胆边生,把唐婷往床上一扔,分开她的腿,红着眼把梆硬的阴茎怼
上去,狠狠插进唐婷泛滥不堪的小穴里。
「啊!」
唐婷真的要散架了,连气都没喘几口,又一根鸡巴要来折磨她,可怜粉嫩的
阴道口还没来得及合拢,就再次被粗大的棍子破开,她痛苦地狠推石勇的胸口,
石勇火更大了。
「操!陪老许干爽了,陪主人干倒不行了?别动!老子要干你!」
「啊……等一下……让我休息一会……啊……疼……」
「疼个鸡巴!刚才怎么不喊疼?老子干你就疼了?」石勇不顾唐婷的哀求,
狠狠抽插阴茎,把唐婷的屁股撞出清脆的「啪啪」声。肉棒抽插的时候异常地滑
溜,他想起许昌明还有好多精液在唐婷阴道里,他现在是裹着许昌明的精液在抽
插,虽然以前也有过这种事,但这次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觉得异常恼火、异常
来劲、异常刺激!
「啊!操!」石勇颤抖着大吼一声,死死掐住唐婷的乳房,奋力射出他自己
的精液。强烈的刺激让石勇的大脑一片空白,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他感觉自己
好像把心都射进了唐婷身体里,搞得他蓦然产生了一股说不出的空虚与茫然。
被干惨的唐婷几乎晕厥过去,四肢摊开不得动弹,只剩下胸部还在一上一下
起伏。她的两腿中间,双人混合的精液正从敞开的阴道口汨汨流出,给这淫荡的
一天留下最后一帧也是最为淫荡的画面。
***
春节前的最后一周一般要忙着搞年终总结,我这一年吧,实在太丰富精彩,
绿帽子越戴越多,但同时又艳福不浅,活得像个怪胎。
目前的头等大事,是带唐婷回家过年。去年过年没回去,父母本来就很失望,
听说今年我会把失而复得的唐婷带回家,他们高兴极了。
小青的妈妈也强烈要求我这个「未来女婿」上她家过年,小青编出一套说辞,
让她妈妈的热望落了空。她还兴高采烈地陪唐婷上街买见我父母的礼物,让我心
里异常温暖,一想到有小青陪在身边,所有的烦恼都减轻了不少。
回家前的倒数第四天。
前些日子的阴冷天气总算告一段落,冬日的太阳重新出来向大地播撒热量,
只是气温还在0 到10度之间徘徊。
这几天石勇异常愤怒,太愤怒了。
所有的事情都在跟他作对——许昌明和刘晓彤受到严厉处分,被撸掉一切职
务,这只是一份开胃菜。他怎么都没想到,新宁县的杜局长紧接着也被人举报受
贿、滥用职权、乱搞男女关系,举报人居然就是石勇曾经上过、杜局长经常带在
身边、他连名字都没搞清楚的小姑娘,导致他对新宁县项目布局的前期投入全部
泡了汤。与此同时,本来已经谈好的一笔银行贷款,因为国家政策突然收紧而迟
迟放不出来,公司的资金链面临断裂。当然,他老爷子家大业大,这点窟窿还是
补得上的,可问题是石大公子出来创业时对老爷子夸下海口,除了老爹给的启动
资金之外,他不会再找老爷子要一分钱。这要是现在灰头土脸地找老头子要救命
钱,春节的家庭聚会上,石大公子的帅脸往哪里搁?
于是石公子一天到晚地发脾气,身边的人除了唐婷和贾天长,其他人都至少
被他臭骂过一次,搞得全公司年前的心情都不好。
这天晚上,他暂时放下烦恼,抱着唐婷打算好好干一顿,结果干到一半居然
软了,这可是非常罕见的现象。他更加生气,又不好发作,恨恨地躺在被窝里,
气得肝疼。
唐婷靠在石勇身上,细腻的手从他的胸膛慢慢抚摸到下体,握住软软的阴茎,
轻轻抚弄着。石勇感到一阵暖意,心情略微好了些。
「主人,这些天是不是压力太大了,都憔悴了好多。」
「唉!」石勇长叹一口气,「也就宝贝儿知道心疼我。最近真是太不顺了,
一件好事都没有。」
「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唐婷温柔地说。
石勇很爷们地把唐婷搂紧了些,「不用!我石勇还没沦落到要靠女人帮忙的
地步!你啊,就负责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到了床上就骚骚浪浪的,让主人高
兴,知道不?」
「讨厌……」唐婷抚弄着石勇的屌毛,弄得他很舒服,「那我不就成了一个
花瓶了?我希望主人可以把你的事情都告诉我,就算我帮不到忙,但说出来总比
憋在心里好吧?而且我也会知道该怎么样让主人开心,是不是呀主人?」
一股浓浓的暖意涌上石勇心间,他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积了不少福,这辈子
才会捡到唐婷这样一个宝贝。
被暖化的石勇决定把他目前最头疼的事讲给唐婷听。
石勇说,前些年他决定出来「创业」,除了他爹石二毛给的启动资金,在后
来生意遇到短期困难的时候,还找自己的舅舅借过一笔1 亿元的超低息借款。他
舅舅是建材业的大亨,石二毛发家后娶石勇的母亲,也是考虑到对方家雄厚的经
济实力,决定强强联手,互相支持生意。
石勇的舅舅有3 个儿子,其中最小的儿子叫郭昊,刚30岁,比石勇年纪小了
不少,但和石勇趣味相投,两人关系很不错。石勇借那一亿元,其实他舅舅本来
想推脱,还是郭昊出面说情才最终答应下来。
这个郭昊长期混迹于国外,到处玩到处浪。他其实是二奶生的,不是嫡子,
而他本人性情潇洒爱自由,不喜欢受拘束,因此无意和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竞争
家族产业,一心酷爱运动探险,擅长登山和深海潜泳,据说连珠穆朗玛峰都登顶
过。
今年过年,郭昊要回国探亲,就在明天坐飞机到省会三峰市,三峰离安南很
近,所以他想先到安南来见表哥石勇。
石勇找他舅舅借的低息款,按约定年后不久就要到期,但现在公司资金链出
现问题,正是危急时刻,哪里有钱还这笔借款。于是他想让郭昊再次说情,让他
可以延期还这笔钱,但这里面有个十分微妙的问题。
郭昊喜欢石菁菁。
5 年前的某一天,郭昊突然疯狂爱上了刚成年的石菁菁,立刻开始追她,甚
至石菁菁去美国留学,他也一路跟着去美国。可是石菁菁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根本不搭理他,郭昊在石菁菁身上白白费了两三年的劲,后来只好放弃,转而一
门心思去世界各地进行他的登山和下海事业。
石勇担心,他如果再让郭昊帮忙,郭昊会借机要求他游说石菁菁做他女朋友,
这一点他可不愿意,这不等于用自己妹妹做交易么?可如果不以石菁菁作筹码,
郭昊一不高兴,不就不肯说情了吗?
「要不,你就跟你父亲开口吧,找自己父亲要钱,总比找外人要好吧?」唐
婷说。
「那不行。」石勇固执地说,面子依然是他最在乎的东西,「嗨!我就是想
找老头子要钱,现在也找不得!菁菁到现在都不理我,老头子最喜欢菁菁,这要
是大过年的我把菁菁给丢了,老头子绝对连家门都不让我进,别的更不要谈了!」
唐婷还没想到说什么,石勇又接着说:「这么滴吧宝贝,这两天我再想办法
找找菁菁,要是能劝动她跟我回去过年,那就最好。要是不行,我也就不回去挨
骂了,我带你到国外旅游去怎么样?你不是想学滑雪吗?咱们去欧洲,瑞士德国
都行,我带你滑雪去!」
唐婷心凉透半截,惊恐的表情写在脸上。
「怎么,不想跟主人一起过年哪?」石勇不悦道。
「没有!我……肯定愿意啊……只不过这样不好嘛!你们一家人分开在好几
个地方,不像过年的样子,我还是希望你跟妹妹能和好……去滑雪,以后还有的
是机会嘛!」
「哎,也是。菁菁这丫头,脾气也太大了,这么多天了还不肯离我……」
唐婷缩着身子沉默不语,担忧的情绪令她脸色发白。石勇在她大腿上捏了一
下,「行了,今天不做了,老子得好好想想菁菁的问题!」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大鸡巴
第二天,我开车带石勇去接郭昊。
唐婷已经把昨晚石勇的话告诉了我,我自然也吓得够呛,一路上神情恍惚,
满脑子就想着一件事——无论如何,一定要把石大小姐劝回老家过年!
在机场,那位曾登顶「世界之巅」的郭昊出现的时候,我不由得心生感叹:
都是富二代,脸上都长期带着一种欠扁的自恋,但石勇的气质和他这位表弟比起
来,实在差了好几条街。石勇长得人高马大,自认为气度非凡,但他身体的每一
个部位都略微发福,像一头保养得很好的猪。而郭昊个头不输石勇,至少1 米8,
身材却健硕得多,并且30岁正是有点成熟却不失年轻帅气的阶段,往大街上一站,
很容易吸引花痴女性的目光。
回安南的路上,郭昊没聊两句就问到石菁菁的情况,石勇顿时支支吾吾起来,
撒谎说石菁菁这几天到外地去玩了,要过两天才回来。
石勇帮郭昊预定了本市最豪华的一家酒店。好巧不巧,就在我们刚走进酒店
大厅的时候,迎面撞见了正从里面往外走的石菁菁。
这就尴尬了。
郭昊又惊又喜,被阳光晒成古铜色的脸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大声喊道:「菁
菁!你怎么在这里?勇哥说你出去玩了!」
石勇的谎言穿了帮,咳嗽了两声,黑着脸不说话。
石菁菁的表情好似看见了一坨翔,躲是来不及了,只好站定,带着十分嫌恶
的表情说:「你回国了?」
「对呀,回来过春节嘛!你哪天回老家呀?过年我找你去!」郭昊兴奋地说。
「呵呵。」石菁菁冷笑一声,目光落在我身上,「白羽!」她大喊一声,右
臂颐指气使地指着我,「来得正好,我要去取快递,你和我一起去!啊,等下,
既然郭昊要住这里,我就不能在这住了,你跟我上楼,我要换家酒店。石总,你
的司机借我用一下午,你没有意见吧?」
郭昊十分怀疑地瞪着我,虽然石菁菁对我凶巴巴的,但他好像感觉出了什么
不一样的地方。石勇的脸色也非常不好看,我只好呆着不动。
「你愣着干什么?过来呀!」石菁菁蹬了一下脚。
石勇黑着脸,对我无奈地点了一下头,摆手做了一个「去吧」的手势。
电梯门刚关上,石菁菁就气鼓鼓地说:「真晦气!怎么碰上这个人渣了!白
羽,是你把他接过来的吗?你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吗?」
「知……不道……」
石菁菁眉毛直翘,「喂!我告诉你,别以为我哥给你发工资,你就得帮着他
蒙我,你现在是我的人,你要站在我这边,懂不懂?」
「我一直站在你这边呀。」我很有心机地说。
「这还差不多。」
房间里,石菁菁只用十分钟就把东西收拾好了,我看着她满柜子的衣服,惊
讶地说:「这些你不收拾的吗?」
「这些?哦,不要了,让酒店把它们处理掉就好。」
「全都不要了?那你穿什么?」
「再买啊!」
我恍然大悟,顿时感觉自己很没见过世面,以前就听说有钱人从来不洗衣服,
都是穿一次就扔,再买新的。
「这个不能留在房间里,等下要记得带下去扔掉。」石菁菁自言自语地把一
个袋子放在床上,我瞟到袋子最上面是一件黑色的乳罩,看来里面是她不想要的
内衣。
她看了一下表,「白羽,你再坐一会吧,走之前我想洗个澡,中午我请你吃
饭。」
呵,对我这么放心?
石菁菁进了浴室,我一屁股坐在床上,目光落在她刚才放在旁边装内衣的袋
子上,心念一动,淫笑一声,把袋子拿到手上,在里面翻检起来。
里面东西不多,一条紫色胸罩,一条黑色胸罩,一条米色纯棉内裤,一条黑
色薄纱内裤,还有一条黑色丝袜。
都是原味的?
我淫虫上脑,把石菁菁的紫色胸罩掏出来,放在脸上闻了闻,一阵浓郁的少
女体香冲进鼻子里。内裤我就不闻了,不吉利。丝袜不能放过,我取出来摸了摸,
又闻了闻,眼睛不经意瞟向浴室的方向,顿时愣住了。
浴室和房间之间,是一整块不透明的毛玻璃,本来看不出来不正常,但是浴
室里一开灯,里面人的轮廓便十分清晰地投射到玻璃上,虽然无法透视,但石菁
菁脱光后原比例映射在玻璃上的身材曲线,还是让我瞬间硬了起来。
随着水流的哗哗声,石菁菁转了个身,一道挺拔的山峰在侧身的胸前凸显出
来,连山峰那凸起的山尖尖都看得很清楚。她双手的影子正好在山峰上游走,应
该是在往乳房上抹沐浴露。我盯着玻璃墙,脑子里浮现出一个画面:我轻手轻脚
地走到浴室门口,轻轻扭动门把手,惊喜地发现石菁菁没反锁门。我推开门,看
到石菁菁光滑的后背和翘翘的屁股,她听到身后有动静,赶忙转过身,看到我却
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于是我淫笑着走进浴室,石菁菁面朝我,
我看到她涂满沐浴露的双乳,以及小腹下面泛着白色泡沫的黑森林,感觉特别性
感。石菁菁羞涩地瞟了我一眼,把涂满沐浴乳的奶子挺到我身前,等着我猥亵她
的身体……
操!想什么呢!我怎么这么肮脏!
我强行制止眼睛和思想对石菁菁的投射,走到窗户前看风景。
石菁菁对于外面发生的一切全然不知。她所有要带走的行李全装在一个手提
包和一个大行李箱里,我拿着行李箱和她要扔的内衣袋子下楼,在把袋子扔到垃
圾桶里之前,趁她没注意,偷偷把那条黑色丝袜摸出来,装进了裤子的口袋里。
和石菁菁一起吃饭正合我意,我需要时间来劝她回家过年。
石菁菁看起来心事比我还重,经常是把食物送到嘴边,很慢很慢地咬一口,
同时眼睛一动不动地看向一边。她这傻呆的表情还挺好看的,旁边桌一个男的老
是偷看她,她浑然不觉。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皱着眉头问我:「那个郭昊,他有没有说,这次回国是
暂时的还是长期的?」
我想了一会,说:「好像没提到。」
石菁菁重重叹了口气,「烦死了,看见他就烦。」
「这人有那么讨厌吗?」我问。
石菁菁突然拍了一下桌子,把隔壁桌的偷窥狂吓了一跳。「我跟你说,这个
人不是一般的讨厌,卑鄙下流,彻头彻尾的社会渣子。」
「是吗?外表看不出来。」我随口应道。
「他特别能装,千万不要被他的外表给迷惑了。哼,居然还想让我嫁给他,
我宁愿嫁给你都不会嫁给他。」
我的饮料从鼻孔里咳了出来,石菁菁白了我一眼。
「石总也叫你嫁给他?」我擦着鼻涕问。
「他敢!哼,在这一点上,他还是清醒的,他也知道郭昊不是什么好鸟,当
然不愿意我嫁给这种人渣。但他又老是叫我对郭昊态度好一点,不要把人做死。
他们都不想得罪郭家的人,我那个舅舅偏偏最喜欢郭昊,因为他以前很喜欢郭昊
的妈妈,可是家里不同意,他才娶了现在的老婆。后来郭昊的妈妈去世了,他就
更加疼爱郭昊,什么都愿意给他。他还替郭昊来找我伯伯提亲,我伯伯一直推脱
说我年纪还小,还在读书,等过几年再说。唉,真不知道他看上我什么了,为什
么非要盯着我不放!」
「你知道吗,我伯伯还当真有心让我嫁给郭昊,他说郭昊现在虽然有点不靠
谱,但男人成家了就会不一样,特别是娶了喜欢的女人,就一定会收心。他其实
是那种老思想,觉得婚姻就应该门当户对,所以我一定要嫁给富家子弟,而不是
我喜欢谁就嫁给谁。这不是和封建社会的联姻一样吗?难道有钱人家的女儿就不
应该婚姻自由吗?」
石菁菁说上了瘾,不住声地抱怨,「你知道吗,很多人羡慕我,说我家很有
钱,要什么有什么,可是他们哪里懂我的烦恼,其实我一点都不快乐,我几乎没
有朋友,很少有人真心和我交往,他们要么是因为我有钱而来巴结我,要么是表
面跟我好,实际上嫉妒我,背后一直说我坏话……」
听完石菁菁这些话,我不由得联想到自己,觉得很有话说,「你有没有想过,
在这个社会中,有许许多多人连体面地活下去都很难做到,而你只是在常人难以
企及的、养尊处优的环境中遇到了一点烦心事,就觉得自己比其他人更痛苦,那
你让别人怎么想呢?」
石菁菁的嘴微微翘起来,「可是,我的烦恼也是实实在在的,我就是觉得很
不开心,总不能让我假装很快乐、很满足吧?」
「你可以换个角度想问题,不要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事情不好的那一方面上,
没有人的生活是十全十美的,有快乐,也必然有烦恼。我们应该享受自己人生中
的快乐,同时放平心态,接受生活的烦恼,而不是走极端,因为些微的烦恼而否
定整个生活。」我说。
石菁菁若有所思,皱着眉头不说话。
我感到刚才的话起到了效果,赶紧继续加料,「比如你吧,因为看不惯石总
的个别行为,赌气离家出走;因为偶然遇到一个讨厌的人,折腾自己换酒店,这
不是制造新痛苦来掩盖老痛苦吗?」
「石总这个人吧,有些行为确实很龌龊,但不管怎么说,他对你总是非常不
错的,不能因为他惹你生气,就把他的好处全忘了。你跟他赌气都这么多天了,
气该消了吧?这些天因为你不理他,他心情特别不好,很怕你气太大,不肯跟他
回去过年,人都憔悴了好多。」
「真的吗?」石菁菁回忆着刚才见到石勇的样子,「他气色好像真的很差。」
她噘着嘴,脸蛋耷拉着,「我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
「你想通了?」我微笑道。
「想通了。」女孩子的心情像过山车,「我不去酒店了,吃完饭我就给他打
电话……伯伯应该想我了,该回家过年了……」
我长舒一口气,胸口一块大石落了地。
****
同一时间,唐婷正在贾天长的车上,同行的还有袁佳琳。石勇中午为郭昊接
风,特意让这3 个人作陪。
只要和袁佳琳同处一个空间,唐婷的第六感就能捕捉到袁佳琳的敌意。其实
她从来没太把袁佳琳当一回事,也从来没故意针对她,这份敌视完全来自于袁佳
琳单方面。原因非常简单,袁佳琳是个除了在男人面前卖弄风骚,其他什么都不
会的女人,她的价值完全依赖于男人的宠幸,一旦失宠,嫉妒指数便会爆发式增
长。
对于贾天长,唐婷倒是有一定好感,这是个几乎完美的男人,没有任何显而
易见的毛病,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工作,最难得的是,他一点也不好色。他没有桃
色绯闻,没出入过风月场所,甚至连偷瞄美女的行为都没有。他还兢兢业业、一
丝不苟地帮助石勇打理公司的大小事务,从不搞小动作,一切为老板着想,简直
是人间典范。
石勇没有找高级大酒楼,而是选了一家土锅土灶的本地土菜馆,想让半年多
没有回过国的郭昊尝尝家乡菜的味道。
刚进包厢,唐婷和郭昊就来了个对视,两人不约而同地眼睛一亮。同样是富
二代,郭昊的气质和腐败味十足的石勇完全不一样,虽然称不上帅气,但很阳刚
潇洒,常年户外行走带来的古铜色皮肤显出健康的力量,表情保持着略显嘚瑟的
自信,健硕的身材更是甩了石勇几条街,让女人很难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
「哇,好帅啊!」
身后袁佳琳花痴般的惊呼验证了这一点,郭昊下意识地瞄了她一眼,觉得一
般,于是继续盯着唐婷看。
包间里还有另外一男一女,男的个子不高,脑门挺秃,女的身材不错,着装
很正式。石勇为众人作了介绍,原来秃脑门的男的是郭昊的一位远房亲戚,在三
峰做生意,石勇特意把他也叫过来,他就带了个女伴。
「婷婷,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郭昊,大帅哥。」石勇中气十足地把郭昊介绍
给唐婷。
唐婷微笑着伸出手,「郭公子果然气度不凡,比我想象的还要帅气潇洒。」
郭昊略弯腰,很有礼貌地捏住唐婷的手,「唐小姐过奖了,你才是比我想象
的更有魅力,勇哥果然会选人,今天菜还没有上桌,就先让我的眼睛饱餐了一顿。」
郭昊的彬彬有礼中透着一丝轻浮,唐婷缩回手,继续微笑说:「郭公子真是
太会夸人了,你满世界周游,遍赏奇花异草,却说我这普通的山林野花漂亮,我
都要不好意思了。」
袁佳琳在一旁气得半死,原本她今天很有自信,考虑到勾引对象长期在国外,
决定走火辣路线,于是特意忍着风寒,打扮得很性感,黑色的短款上衣敞开怀,
里面白色的低胸打底衣让一小部分乳沟露出来,下面特意穿上带字母的黑色丝袜,
搭配一双低筒马丁靴。而唐婷穿得就很普通,纯白色的小棉袄,米色短裙加黑色
高筒靴,裤袜目测足有200D厚,而且是肉色偏白的那种色调,这也太土了!可是
这个郭昊连看都不看她,反而对唐婷兴趣浓厚,一搭一搭地说个没完,真是见鬼
了!
除了生气,袁佳琳还很懊丧,她又没有唐婷的水平,说不出那些又文艺又好
听的话,真是气死人了!
石勇和郭昊是今天的核心,两人坐在主位,唐婷挨着石勇,袁佳琳则直奔郭
昊旁边的位置,生怕被别人抢走。
众人落座后,店家开始上酒菜,郭昊的眼睛往一个还算有几分姿色的女服务
员身上瞟了好几眼,石勇看见了,立刻打趣道:「怎么的,在外面洋妞看腻了,
又惦记上国产的了?」
郭昊挑了下眼睛,「勇哥果然懂我,外国妞也就那样,我还是觉得咱们东方
美女最有味道。」
石勇不满地说:「昊子你这就凡尔赛了啊!还也就那样,说得好像每个品种
的洋妞你都睡过似的。」
袁佳琳听到涩涩的话题,比男人还上头,赶紧插话说:「郭公子这么有魅力,
一定交过不少外国女朋友吧?」
石勇笑道:「他那些哪能叫女朋友,应该叫——性伴侣!对吧昊子?」
郭昊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得意地又挑了一下眼睛,「勇哥果然了解我,哈哈
哈!」
从郭昊这短时间的动作和话语中,唐婷就认定这是一个高傲自恋徒有外表的
家伙。在石勇的捧哏以及袁佳琳夸张的奉承中,郭昊开始洋洋自得地介绍他最近
那些牛逼哄哄的经历,去了哪个别人不知道的秘境,体验了什么小众的惊险项目,
以及邂逅了怎样的美妙女郎。
他绘声绘色地告诉石勇,他如何结实了一位金发碧眼的俄罗斯美女,那美女
是怎样地性感,怎样地风情万种,在床上是怎样地技术高超。石勇倒真有点被他
吸引住了,虽然他不缺女人,但他基本上在国内,没怎么玩过洋妞,看着郭昊神
采飞扬的样子,他顿时觉得自己是个土包子。
「妈的,你这兔崽子,在外面玩了一圈洋妞,最后说洋妞没意思,太不厚道
了!」石勇笑骂道。
郭昊很潇洒地靠在椅背上,「真的,我这么说是有道理的,欧美女人是够劲,
在性的方面也放得开,可说到底还是温柔含蓄的东方美女更有味道。妈的有些欧
美大妞,比男的还饥渴,上了床简直跟野兽差不多,『Oh!Fuck me !Fuck me !』
好像不是我在fuck她,是她在fuck我噢!」
石勇和秃脑门男哈哈大笑,就连贾天长都笑了。袁佳琳想象着郭昊描述的场
面,下体不禁流出了水。这时她听到石勇说:「也不是每一个东方美女都是温柔
含蓄的,有些在床上也相当地奔放,是不是啊骚琳?」
袁佳琳一听就急了,这不等于明着告诉郭昊,她袁佳琳不够温柔含蓄,不是
他想要的类型吗?
「哎呀石总,你怎么又损我,我怎么不温柔不含蓄了?难道只有上了床连腿
都不好意思打开的才算温柔的、含蓄的呀?」
「你呀,不是不好意思把腿打开,是不好意思把腿关上。」
唐婷「噗」被逗笑了,这一笑就笑得非常温柔含蓄,是那种忍不住才笑,但
又笑得不过分的样子。这一迷人的动作被郭昊看在眼里,心里便种下了一颗种子。
袁佳琳气得身子猛一扭。石勇懒得安抚他,继续对郭昊说:「昊子,既然都
表了态,喜欢咱们温柔内敛的东方美女,安南这地方别的没有,但是江南水乡嘛,
小家碧玉的温柔美女那有的是。中午咱们好好喝一顿,下午睡一觉,等休息好了,
我给你安排!」
「哟,谢谢勇哥的好意,不过我还要在安南再呆两天,要不过两天再麻烦勇
哥?」看到石勇不解的表情,他露出诡笑,「昨天莫斯科飞上海的飞机上,认识
了一空姐,长得很漂亮,童颜巨乳,腿又细又长,关键东航不是那种青花瓷的空
姐制服吗,哎呀太诱惑了!这小空姐就是安南人,她今天会放假回来,我加了她
微信,昨天聊得挺热乎,晚上我再使把劲,把她撩过来。」
「操,你这逼,早有安排啊!」石勇笑道,「那行,那当哥的就不坏你的好
事,今晚不打扰你,让你跟青花瓷好好爽一夜!」
「哈哈,谢谢哥!」郭昊高兴地给石勇敬了一口酒。
石勇突然阴笑起来,「郭昊啊,我觉得吧,你那大棍子在国内不好使,你那
玩意跟个棒槌似的,也就欧美那些老娘们能塞得进去,咱们国家的女人下面都比
较小,你那棒槌塞不进去,要不还是收起来别搞了,要不我担心青花瓷晚上得送
医院抢救去。」
郭昊乐了,「哎呀勇哥,你这是鸡巴没我大,说风凉话呢……」
「我去你麻痹的……」石勇笑骂,「鸡巴大了不起啊?走路甩起来跟动物园
里的大象似的,你那叫基因突变。」
袁佳琳刚才听说郭昊已经勾搭了一个空姐,知道自己没戏,正在懊恼,突然
听他们说起鸡巴,立刻花痴一样问道:「啊!郭公子的棒子比石总还要大啊?」
石勇听了很不高兴,「操,你这婊子,是不是谁鸡巴大你就喊谁叫爸啊?」
「没有啦石总,人家就是好奇问问看嘛!不管谁来了,我不都还是你的人嘛!」
袁佳琳嗲嗲地说。
石勇白了她一眼。「昊子,你那棍子到底多长了?我也就在你读小学的时候
看见过,后来也没亲眼见过。哎,我跟你们说,这家伙真的是基因突变,还是小
学生的时候鸡巴就特别大,跟肿了一样,像个香蕉在下面吊着,当时大家就说这
崽子以后不得了,屌太大了。不过嘛,也许后来停止生长了,搞不好萎缩了也有
可能,哈哈!」
袁佳琳坐得最近,恨不得把郭昊的裤子扒下来一探究竟。郭昊环顾一周,看
到袁佳琳的眼神几乎恨不得吃了他,而他那个亲戚正在和女伴嘀嘀咕咕,好像把
自己当作了笑料,女伴正发出「吃吃」的笑声,也很不上台面,只有唐婷很淡然
地微笑,没有好奇地打量自己。
石勇突然一惊一乍地喊道:「我操,怎么把这事给忘了,还一个劲『昊子昊
子』地叫,你们知道郭昊最响亮的外号是什么吗?」
「巨炮?」秃脑门亲戚猜测道,石勇笑着摇了摇头。
「大香蕉?」袁佳琳给出一个脑残答案,郭昊闭上眼睛,作出一个无语的动
作。
「是郭日天吧。」唐婷淡淡地说。
郭昊猛睁开眼睛,石勇「哈」一声,惊讶地说:「宝贝你怎么知道?我没告
诉过你吧?」
「昊字不就是『日』加『天』,他又生殖器很大,别人一想就会想到这个外
号。」唐婷很从容地回答。
郭昊眼睛里放出光来,「勇哥,冒昧地问一句,唐小姐就只是你的秘书,还
是……」
石勇笑道:「怎么呢?」
「她如果只是勇哥的秘书,我可就要追求她了。」郭昊炯炯有神地说。
「不管我是石总的什么人,你都可以追求我呀。」唐婷先是看着自己的酒杯,
突然把眼睛转向郭昊,还带着一丝亮光。这一套语言加表情,让郭昊的心加快跳
了两下,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石勇疑惑地看向唐婷,唐婷轻笑着补了一句:
「我答不答应,那就再说咯!」
石勇明白了点什么,立刻露出一个奸笑,没有说话。
郭昊的上身离开椅背,露出一个自认为帅气的笑容,看着唐婷说:「这么说,
妹妹愿意给我机会?」
「哟,这么快就叫上妹妹了。」袁佳琳阴阳怪气地说。
没有人理她。唐婷端着自己装着果汁的杯子,朝郭昊点了一下,「那就要看
你诚意如何了。」
郭昊心一荡,把自己面前的小酒杯推开,往大的高脚杯里注入一整杯白酒,
然后站起来,眼睛朝唐婷发射激光,「好妹妹,我满饮此杯,代表我浓浓的情谊。」
「操,你俩在这哥哥妹妹地亲热上了,我是不是碍着你们事了,需不需要我
换个位置?」石勇说。
郭昊心里明白,石勇和唐婷肯定不是简单的老板秘书关系,只是不知道石勇
到底有多喜欢唐婷,有没有到不舍得给别人分享的地步。
「勇哥,你同意我认她当妹妹不?」
「同意。」石勇阴阳怪气地丢出一句,眼睛看着唐婷,头对着郭昊的方向甩
了一下,「去跟你日天哥哥喝个相认的交杯酒呗。」
唐婷毫不含糊地起身,绕过石勇的座位,走到笑呵呵的郭昊身前。郭昊刚才
那杯喝得太狠,这回不敢喝大的,只拿起小杯子。
「婷婷,既然是认亲,喝饮料不像话,你也喝酒。」石勇给唐婷也倒了一小
杯白的,递到她手里。唐婷没说什么,举着小酒杯,对郭昊微微一笑。郭昊又露
出一个帅气的蜜汁微笑,两人都没说话,互相交叉胳膊,喝了一盅交杯酒。
「好!」石勇一个人拍巴掌。
只喝了这一小杯酒,唐婷的脸蛋就泛上一层红晕,白里透红,甚是好看。石
勇的脸也是红的,但他的心更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让他的心脏不受控制地
加速跳动,很纠结又很刺激。他脑子一热,脱口而出:「婷婷,你来猜一猜,是
我的鸡巴大,还是郭日天的鸡巴大?」
有人发出淫笑声。唐婷非但没有不高兴,反而有点乐,眼睛直勾勾地射向郭
昊的裤裆,略带一点嗲音说:「好啊,那我就猜一猜……到底谁的更大呢……」
郭昊自信满满地把身体舒展开,迷人地微笑道:「妹妹,要相信哥哥,想想
哥哥的外号。」
唐婷没急着猜,而是拿起桌上还剩一小半的酒瓶,往郭昊的高脚酒杯里注入
满满一杯。随后她隔着石勇,把自己的大酒杯拿过来,也满满倒入一杯。
她把两只酒杯紧紧靠在一起,微笑着说:「日天哥哥,妹妹想跟你打个赌。」
听到唐婷叫郭昊「日天哥哥」,在场的几个人都忍不住发出笑声,郭昊也很
开心,笑得合不拢嘴。他两眼放光看着满满的酒杯,眉毛一挑说:「妹妹打什么
赌?」
「如果你的大,我就干了这杯。如果石总的更大,你喝。」
郭昊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哈哈哈哈哈,好,就这么办!哈哈哈!不过妹妹,
你怎么对哥哥这么没有信心?不相信哥哥的宝贝比勇哥的大?」
「脱了看看不就知道了?」唐婷微笑道。
郭昊非常欢喜地看了唐婷十秒钟,那表情就像是探险家发现了地球上从没人
发现过的秘境。他歪着嘴角,扬起眉毛,「勇哥,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不用了,你一个人脱就可以了。」看到郭昊不解的眼神,唐婷平静地说:
「石总的有多大我很清楚,我只要看一眼你的,马上就知道谁输谁赢啦!」
这话真是让人心跳加速!天底下居然有撩人撩得如此文艺的女子!
见多识广的郭昊都有些把持不住,心脏咚咚直跳,一团火焰在身体里燃烧。
他猛一拍大腿,直立起来,威武地扫视全场一圈,然后迅速把运动裤往下拉
——唐婷倒抽了一口冷气,袁佳琳则非常淫荡地「噢」了一声,表情又惊又喜。
真是好大一根鸡巴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