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陋习下凋落的新娘】(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人物介绍:
周美琳,26岁,高中语文老师,身高170,体重105斤,B罩杯,长相清秀。
很恬静的一个女孩儿。父母都是教授,书香门第。
苏明奇,27岁,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本科毕业,考上了公务员,十分珍
惜自己的工作,每天谨小慎微,察言观色,只为能在政府机关中站稳脚跟,有
朝一日飞黄腾达。身高180,体重130,相貌端正,有些清瘦,高度近视。母亲
早亡,家里只有一个靠山吃山的父亲。
苏强国,苏明奇的父亲,文盲,憨厚,胆小,自卑,一辈子没怎么进过城。
对他弟弟言听计从。自己没有主见。53岁,身高165,体重110斤,干瘦的小老
头。
苏强军,苏明奇的叔叔,45岁,身高178,体重160,当兵专业回到家乡干
了一个木材厂,算是当地首富,时常接济没本事的哥哥苏强国。但也只是救急不
救穷。不过苏明奇上大学的学费和毕业工作后在城里买房子的钱都是他出的,苏
明奇父子对这个叔叔一直感恩戴德,苏明奇更是觉得如果没有叔叔的资助,自己
根本不可能在城里读完大学,更不可能毕业考上城里的公务员。在城里买房子站
稳脚跟就更不用想了。
苏明亮,17岁,苏明奇的堂弟,苏强军的独子,在县里读高中,成绩不好,
是学校里出了名的混子,让老师最头疼的问题学生,身高185,体重160,壮的
好像一头牛。
王校长,周美琳任教高中的校长,50岁,身高175,体重175,为人圆滑。
周仙,23岁,周美琳的堂弟,毕业后找了份协警的工作。身高182,体重140。
其他次要人物若干,这里就不逐一介绍了。
====================================================
正文:
“喂,哥啊,你找嫂子么,她在家呢,在房间里,估计还没起床吧。我
帮你喊她一下。你啥时候回来啊?什么?明天晚上就能回来了?!太好了。
嫂子都想你了!哈哈哈。”周六的一大早,才八点多,苏明亮还在睡觉,就
接到了堂哥苏明奇的电话。原来是他打周美琳的电话一直不接,就打到苏明
亮这里来了。
苏明亮一边举着电话跟堂哥聊着天,一边懒洋洋的走出自己的卧室,刚
打开房门就看到赤身裸体双手被反绑在身后的嫂子周美琳,夹着腿弯着腰焦
急的在他门口徘徊,终于看到他出来了刚想说话,听到他在跟老公打电话,
马上咬住了嘴唇没有发出奇怪的声音,原本要说出来的哀求的话也生生的吞
了回去。
苏明亮一边跟堂哥说着话,一边用手指了指旁边的厕所门,用眼神询问
嫂子是不是要去厕所尿尿?周美琳咬着嘴唇疯狂的点头。这时候她浑身突然
哆嗦了起来,嘴唇咬的更紧了,浑身剧烈的抽搐了几下,难受的蹲在地上。
她身子里的淫虫又一次把她刺激到了高潮并狠狠的逼停在了高潮的临界点上。
周美琳难受的浑身哆嗦,双腿发软。
整整一周了,苏明亮没有给过她敏感的身子一滴精液,也没有给过她麻
药。淫虫24小时不间断的刺激着她敏感的身子,基本上每五分钟就要被刺激
到高潮一次,但每一次高潮都无一例外的被淫虫那刺痛的撕咬而逼停。周美
琳请了一周的假没有去上班,她这个状态根本就无法去上班。她已经被折磨
到近乎崩溃了,同时苏明亮禁止她尿尿,还给她喝大量的水,而且还在她每
天喝的水中增加一种药粉,周美琳不知道这是什么药粉,问苏明亮也不告诉
她,她不敢喝但是被逼无奈也只好妥协,每天兑了药粉的水大量的喝下去,
她倒是没有其它的感觉,就是尿意来的特别快,特别急,她想这些药粉可能
就是一种利尿剂吧?
这一周里周美琳要是没有得到允许就尿出来或者憋不住失禁的话,苏明
亮就会刺激她的乳头但却不操她,乳头现在就是周美琳的命门,只要乳头被
刺激,就会剧烈的发情,她子宫里的那股能量不泄出来,整个人都要疯的。
更何况还是身体被淫虫不断刺激下每五分钟就要到达高潮临界点一次,却始
终无法高潮的情况下。乳头被刺激后的放置调教对周美琳来说就是最残酷的
地狱,之前苏明亮和周美琳都以为乳头被刺激后如果得不到剧烈的阴道高潮,
剧烈发情的性欲是无休止的。可是这一周的调教下发现,原来也是有时间的,
不过很长,足足12个小时。周美琳在这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性欲地狱里每
一分钟都是极限的煎熬,却要被熬上12个小时。
所以周美琳被罚过一次之后,就再也不敢了,哪怕膀胱憋爆也不敢尿出
来。可是膀胱毕竟是有极限的,苏明亮故意使坏的情况下,周美琳还是失禁
了几次,每一次失禁之后,无助的看着苏明亮刺激自己的乳头的时候,周美
琳都会各种哀求,但都无济于事,12个小时的性欲煎熬。每经历一次,都让
周美琳更加惧怕苏明亮,也更加的听话,死命的去完成苏明亮交代的任何命
令。不再敢有任何的反抗。
而苏明亮每天只是享用嫂子的嘴巴来给自己的鸡巴泄火,精液每次都是
直接射在嫂子的嘴里并且让她吞下去。然后更多的时间是在嫂子憋到极限的
时候让她去完成各种羞辱的任务,做的合格才可以尿尿。同时苏明亮不允许
嫂子主动找他求放尿,如果他在房间里关门休息或者打游戏,周美琳不管憋
到什么状态了,都不许去敲门,只能等苏明亮什么时候出来,才能求放尿。
不允许,也就还是不能尿,如果真憋不住尿了,那就要面对12个小时的地狱
折磨。
这一个星期周美琳因为淫虫24小时的不间断刺激,导致她晚上根本无法
睡觉。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她基本隔一天会因为困到极限,晕厥般的睡过
去,但三四个小时之后,就会在淫虫的肆虐下醒过来。每次睡觉的三四个小
时里,周美琳春梦不断,但却是她唯一可以休息的时间。
昨天晚上,困到极限的周美琳终于晕倒在了自己的大床上,早上六点多
就被淫虫折磨醒了,床单湿了一大片,全是她的淫水。可能是这一个星期被
折磨的太狠了,这一觉,周美琳居然在淫虫不断的折磨下,睡了足足五个半
小时。虽然身子极度的难受,但她感觉自己的精神好很多了。但此时她也感
觉自己再一次尿急难忍。双手被反绑的周美琳艰难的从床上起来,来到苏明
亮的门前却不敢发出声音,只能在门口夹着腿徘徊,希望苏明亮能早一点儿
睡醒出来。好求他让自己去尿尿。
这期间老公苏明奇给她打了几个电话,她都没有听见卧室里手机的声音,
因为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憋尿上,加上从七点开始,放在客厅的小爱音箱就
传出了设定好的闹铃声,闹铃的声音是苏明亮专门录制的她自己在憋到极限
状态下在马桶上畅快尿尿的声音。这声音刺激着她的大脑,让她的尿急瞬间
达到了顶峰。闹铃的尿尿声会播放五分钟,然后停下,过十分钟再来一遍。
直到用语音控制它停止播放。可是周美琳不敢这样做,因为早上七点的闹钟
每天只有苏明亮走出房间的时候才会由他来语音关闭。
就在周美琳憋到马上要失禁的时候,面前的门突然打开了,周美琳马上
就要开口求尿尿,可是听到苏明亮在跟老公打电话,一下咬住嘴唇把求饶的
话吞了回去,也止住了自己小声的呻吟。
羞人的声音是憋回去了,可是被虫子肆虐的身子这时候不争气被刺激到
了高潮,就在高潮起来的同时,伴随着阴道不受控制的痉挛抽搐,身子里的
淫虫狠狠的咬了她一口,数千根钢针同时扎入肉里的刺痛感瞬间把冲出来的
高潮逼了回去。难受的她一下蹲在了地上。
苏明亮看着她的样子,就知道她又被逼停了一次高潮。笑了笑,对着电
话说道:“哥,嫂子起床了,等一下啊,我把电话给她。”说完把电话夹在
了周美琳的脸和肩膀中间,周美琳双手被反绑,只能蹲在地上,歪着头夹着
电话尽量调整着呼吸跟老公说话。好在刚刚被逼停了一次高潮,距离下一次
被刺激到高潮还有几分钟时间,这个时候她还能比较正常的说几句话,等快
高潮的时候,她就又要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和呼吸了。而苏明亮则走过去拍
了一下小爱音箱,手动结束了它的闹钟。这也让蹲在地上的周美琳长出了一
口气,这个声音折磨的她简直要疯了。不断向外冲的尿意也终于稍微缓和了
一点儿。
“老公~”周美琳调整着呼吸蹲在地上说道。
“亲爱的,明天我就回家了。想我了吧?”苏明奇一听到老婆的声音就兴
奋起来,他马上把自己工作提前完成,明天就能回家的好消息迫不及待的告诉
老婆。
“真的啊!太好了!”听到老公明天就能回家了,周美琳原本阴霾的情绪也
一下好了起来。一个是她真的很想老公,另一个是她觉得只要老公在家,周明亮
就不会很过分。自己这种24小时不间断的调教折磨也终于可以结束了。
“老婆你今天休息干嘛啊?”苏明亮问道。
“我。。。我。。。”周美琳一下语塞起来,因为今天麻杆要来,虽然她一
万个不愿意,但是由于自己的身子被苏明亮牢牢的控制着,也由不得她不愿意。
她知道今天等着她的肯定又是一番羞辱。这时候老公突然问起来,一下不知道要
怎么说。
“哥!你要回来了?!太好了,我都想你了,今天我发小来家里玩儿,嫂子
要给我们做好吃的,等会儿准备下楼去早市儿买菜呢!”苏明亮一把拿过电话喊
道。而周美琳不用夹着电话了,也终于可以努力的站起来了,因为蹲在地上她更
憋不住尿了。
“你发小?谁啊?那个麻杆么?”苏明奇笑着问道。
“对啊,我发小还能有谁,他学习不好,不念书了,来城里打工。周末休息
来家里玩儿一天。”苏明亮说道。
“好,让你嫂子多做两个菜。”苏明奇说道。
“嫂子,你继续跟我哥说吧。”苏明亮一边说一边把电话塞到了周美琳的脸
和肩膀之间,让她夹着电话继续跟老公聊天,看着双手反绑赤身裸体的嫂子,半
弯着腰,双腿不断绞在一起,屁股扭来扭去,还要故作镇定的聊天。苏明亮的鸡
巴一下硬了起来。
周美琳用脸和肩膀夹着电话,隐忍着不断冲向高潮的快感和随时会失禁的尿
意,有一句没一句的跟老公又聊了一会儿,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高潮又要出来
了。早就憋到极限的尿意也真的要控制不住了。
“老公,不。。不说。。了,你挂了吧,我收拾东西准备下楼去买菜了。”
周美琳有些颤抖的说道。
“哦,好吧,那老婆辛苦了,明天晚上见~”苏明奇说道。
周美琳有些着急的说了一句“老公再见,路上小心”后,就示意苏明亮马上
挂断电话,就在苏明亮不紧不慢拿回电话挂断之后的同时。周美琳一屁股坐在了
地上。
“啊来了!!来了!!出来了!!高潮!啊!!!!疼啊!!”就
差一点儿,老公就会在电话里听到老婆高潮起来的时候不受控制的呻吟和叫喊了。
周美琳再一次被刺激到高潮后逼停,坐在地上双腿抽搐着,完全站不起来。大口
大口的喘着气,满脸的潮红,连脖子和胸口都通红一片。一个星期的连续不断的
性欲折磨,却没有得到过一次高潮的周美琳,每一次被逼停的高潮都让她无比的
难受。
“是不是憋不住了?”苏明亮笑嘻嘻的问道。
“快,快让我尿吧,我马上就失禁了。真的,真的要尿出来了。下一次高潮
被逼停的时候就一定会忍不住漏出来的。快让我尿吧,我求你了!呜呜呜。”周
美琳说到最后哭了出来。
“哈哈,那我让虫子休息一会儿。”苏明亮说着跪倒周美琳的双腿之间,把
他那一根早已勃起如铁棒一般的硕大鸡巴捅入了周美琳淫水泛滥的阴道里,一下
捅到底,狠狠的顶在她柔嫩的子宫口上。
“啊~”周美琳在鸡巴进来的瞬间就感觉一股酥麻的快感电流从阴
道扩散到全身,子宫口更是敏感的蠕动起来,吮吸着顶在上面的的龟头。这股电
流瞬间走遍全身,周美琳浑身哆嗦起来。被放置了一个星期的阴道极度的敏感。
只是这一下猛烈的插入,就让周美琳的阴道讨好一样的努力蠕动起来,大量的淫
水呼的一下涌了出来。同时身子里肆虐了一个星期的淫虫瞬间安静了下来。
苏明亮的鸡巴只要插入周美琳的阴道动上几下,她身子里的淫虫就能消停一
个小时。如果配合神婆的发情油,能让虫子消停三四个小时,如果用苏明亮或者
他爸爸的精液涂抹到所有有虫子的位置,就能消停24小时。
现在的周美琳,身子里的虫子将会安静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里,她是可以
随意获得高潮的,但是阴道高潮,却只能来自于苏明亮的这根鸡巴或者苏明亮自
己制作的那一根硅胶鸡巴倒模。
“尿尿还是高潮?自己选一个!”苏明亮一边缓慢抽插着周美琳不断蠕动的
阴道,一边问道。
“不知道,啊~我我不知道。。。别折磨我了,让我
出来吧,我要高潮,我也要尿尿,憋不住了,都憋不住了。。。啊
不要停,快
动,快一点儿,再快一点儿,我快来了!!高潮要来了!!啊我憋不住了!!!
尿了!!!”周美琳在苏明亮不紧不慢的抽插下,哆嗦着就要高潮了,同时她的尿
也开始涌入尿道,失禁已经是无法阻止的了。她的身子在这根鸡巴的刺激下已经开
始全面崩溃了。
“失禁是要被惩罚的,想高潮?没那么容易!”苏明亮说着猛的连续抽插了
几下,感觉阴道内壁的蠕动越来越快,已经开始痉挛的时候,他知道嫂子的高潮
前兆起来了。猛的一下抽出鸡巴。从容的从客厅的小冰箱里拿出一个提前冻好的
冰棒,冰棒的一头是筷子,可以拿在手里,冰棒的粗细比他的鸡巴略细,头部是
一个小球的样子。
“啊!!!啊!!不要出去啊!!!来了!!!出来了!!!啊!!!”周
美琳闭着眼睛,虽然鸡巴抽出去了,但是她的高潮已经起来了,即便阴道空了下
来,她的高潮同样喷涌而出,最先失守的是她的尿道,已经酸麻一片的尿道喷射
出了一股一股的尿箭,在强大的压力下射出去很远,打在客厅的墙上,溅起一片
水花。淫水伴随着阴精也从不受控制一张一合的阴道口大量的涌出,阴道的抽搐
越来越剧烈,最终的高潮已经近在咫尺。
苏明亮看着眼前这淫靡的景象,淫笑着把手里的冰棒一下捅了进去。
“啊!!!!不要啊!!!”周美琳泄身的快感才刚刚开始,还没到最顶峰
就被一股彻骨的冰冷堵了回去,冰棒的捅入让她的失禁和高潮同时戛然而止,她
难受的扭动着屁股想让冰棒出来,可是苏明亮用手按着她,同时另一只拿着冰棒
的手死死的把冰棒顶在里面,冰棒前面的小冰球顶入到子宫里,让她原本炙热的
阴道和子宫瞬间被冰的毫无知觉。
“拿出去!快拿出去!太冰了,不行了!!!求求你拿出去啊!呜呜呜。”
周美琳难受的又哭了起来。
冰棒在不断蠕动的阴道里放置了十几秒后,被抽了出来。这时候周美琳的阴
道里流出了大量的阴精,阴道和子宫都在抽搐。尿道也恢复了失禁。生理上周美
琳是完成了一次高潮的,可是她却没有感受到高潮的快感。她的阴道和子宫失去
了知觉,只有一股寒意从子宫不断扩散到全身,浑身抽搐哆嗦的周美琳哭了起来。
下身完全失去了知觉,没有一丝高潮的快感。
这样残酷的折磨最近一个星期每天都要上演两三次,客厅的小冰箱里不仅仅
有插入阴道的冰棒,还有筷子粗细专门插入尿道的,还有专门插入屁眼的,苏明
亮每次把她弄到高潮的时候,都会随机拿一个冰棒过来插入她的身体,有的时候
还会同时插入两根,不知道苏明亮是用什么东西冻的冰棒,这些冰棒都是五颜六
色的,每次被冰棒插完再次恢复知觉以后,被冰棒刺激过的腔道里面都酸痒酸痒
的,而且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大概半小时左右才会恢复正常。
“嫂子你失禁了,我没让你尿尿你居然尿出来了,没让你高潮你也高潮了,
那就要双倍惩罚喽。”苏明亮淫笑着说道。
“不要!求求你了,不要罚我,我真的是憋不住了,生理是有极限的,你一
直都不让我尿尿,我怎么可能一直憋得住?高潮我更是忍不了的,这你是知道的。
我的身子怎么可能忍得了刚才那种刺激不高潮?,求求你了,我真的求你了,我
受不了的,不要罚我。不要!我发誓后以后都尽最大努力去忍住,一定服从你的
命令!求你了!不要!!!不要啊!!!!啊
~啊~”不管周美
琳怎么求饶,怎么无助的扭动身体,最终还是无法阻挡苏明亮的双手按住她的乳房
揉搓起来。
“嫂子你的乳头越来越敏感了,我只是抓着你的两个奶球随便捏了几下,她
们就支楞起来了,你还叫的这么骚~我再给你加把火!”苏明亮说着两手分别用三
个手指头捏住周美琳勃起的乳头,一边捏一边搓动。
“不要啊!啊
~啊~不行了~”周美琳无助的看着自己两
个乳头在苏明亮的玩弄下渐渐勃起到了极限,同时一股热流从乳头向下源源不断的
汇聚到冰冷的子宫当中,子宫里渐渐燃烧了起来,一股炙热的能量在子宫里乱窜,
急需找到一个出口宣泄。她的身子整个因为发情而红润了起来,一张俏脸更是红的
好像一个熟透的苹果。
苏明亮玩弄了她的乳头足足有十分钟,松开手的时候,她的乳头上已经溢出了
一些白色的奶水,这是她发情达到最高点的象征。
“啊好热,啊!!不行了,里面酸,子宫里好酸,好烫,要烧化了,
给我,快给我,越来越热越来越酸了!!!啊~给我,求求你给我
高潮。我受不了了!”周美琳难受的在地上翻滚,她的双手被紧紧的绑在身后,
连自慰一下都做不到,大量的淫水从发情的阴道里源源不断的流出。很快她屁股
下面的地板就湿了一片。
“这就不行了,哈哈哈,既然是惩罚,肯定是要让你难受一阵子的,不着急
操你,都说了是双倍惩罚,这还没结束呢,哈哈,嫂子乖乖再忍一会儿哦。”苏
明亮笑着说道,一边说一边回到房间里拿出一个小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串黄豆大
小的硅胶串珠。盒子里还有一管润滑油,苏明亮拿出来均匀的涂抹在串珠上。
周美琳有些惊恐的看着苏明亮在认真的给串珠涂油。努力的移动着自己发情
的身体,靠在客厅的墙角哆嗦着哀求道:“不要用这个,求求你了,让我做什么
我都听话,不要给我用这个。不要!!!求求你了不要这个!!!真的不要这个!”
“谁让你憋不住又高潮又失禁的,憋不住就要受罚,这没商量,知道你受不
了,就是要你难受你才能长记性!”苏明亮说着已经给柔软且不失韧性的串珠棒
涂抹好了特殊的润滑油,一步一步的向着龟缩在墙角不断求饶的嫂子走过来。
“不要!不要啊!饶了我吧,真的不行,我子宫里已经要烧化了,这样已经
熬不住了,再把这个插进来,我真的受不了的,从来没有两个惩罚一起过,这样
真的要死了!啊!!!!”周美琳的哀求毫无作用,反而让苏明亮更加的兴奋起
来。
“嫂子,别说不给你机会啊,现在给我口交,如果等下我射的很爽呢,我就
不把这个插进去,来吧!”说着把自己的鸡巴顶在了她的嘴上,被发情折磨到受
不了的周美琳讨好似的一口把面前这根鸡巴吞到了嘴里,用苏明亮这段时间训练
的方法努力的去服侍这根带给自己无限羞辱的鸡巴。
“哦
~爽!!!嫂子你知道么?你每次发情到受不了的时候,口交的技术
比平时好太多了!真他妈过瘾,哦~我操~哎呀呀~舒服!!!舒服!
真他妈过瘾,好好表现哦,我亲爱的嫂子,等下我要是射的过瘾,我就不罚你了
~哎呀呀~~~舒服,舒服!!”苏明亮的鸡巴上源源不断的传来舒爽的快
感,嫂子柔软温滑的舌头不断撩拨着龟头,是不是的一次深喉,更是让苏明亮爽
的叫喊起来。
周美琳忍受着身体的剧烈发情,一边难受的扭动着屁股一边卖力的为苏明亮
口交。经过一番努力,嘴里的这根鸡巴终于有了射精的征兆,在她的嘴里跳动起
来,龟头也胀大了一圈儿。
“我操!!!射了!!要射了!!嫂子!!这次看看你能不能让我射的舒服!”
苏明亮喊叫着双手住在嫂子的头,快速的套弄起他的鸡巴,他马上就要射精的硕
大龟头好像打桩机一样快速的一下一下撞击着周美琳的嗓子眼儿。
周美琳虽然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但面对铁棒一样的鸡巴猛烈的撞击嗓子眼
儿,还是有些招架不住,她按照苏明亮训练的要求,在这个时候努力的放松自己
的嗓子眼儿,尽量让苏明亮的龟头每一次都能进入到喉咙里,苏明亮口交的要求
就是这样,他要在射精前的冲刺中每一次龟头都能完成深喉,然后把精液直接射
在周美琳的食道里。她不能吐出来。这就是一次合格的口交,就是一次舒服的射
精。
周美琳只有极少的时候可以在这样捅插下不吐。这一次她全力的放松自己的
喉咙,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喉咙完全打开,让龟头可以快速猛烈的进出自己的嗓
子眼儿。期盼着这个禽兽能快点儿射出来,她不想被那个小串珠棒惩罚,那是比
现在难受一万倍的惩罚。
可是伴随着苏明亮狂风暴雨般的抽插,她还是产生了强烈的呕吐感和眩晕感
就好像晕车一样,她的头被苏明亮抱着前后套弄的太快了。她胃里的东西已经不
受控制的在往上反了。
但她还是努力的忍住了,终于迎来了一次大力的插入,整个龟头都进入了她
的喉咙,并且停在那里开始了一下又一下的射精!苏明亮终于射了!她强忍着已
经反上来的呕吐物,生生的跟射进食道的精液一起吞了下去。
终于是忍住了,看来今天可以少受一些折磨了,周美琳有些如释重负的想着。
可是喉咙里刚刚畅快射精结束的鸡巴还没有马上软下去,周美琳微微蠕动的喉咙
让苏明亮刚刚射精的敏感龟头觉得很舒服。他把住周美琳的头不让动,自己闭着
眼睛前后挺动屁股,让龟头在嫂子的喉咙里前后摩擦享受着喉咙柔软的按摩。
可这样一来,刚刚忍下去的秽物又开始往上反了,并且来势凶猛。
“呕!哇!”周美琳还是没忍住,在苏明亮鸡巴还没有拿出来的时候一下吐
了出来,喷射状的呕吐物喷了苏明亮一身。
“操!还以为这一次会很完美呢!真恶心!不罚你你是不会好好让我舒服的!”
苏明亮生气的一边骂一边把苏美琳拖到厕所冲洗了一下,顺便给自己也洗了一个
澡。
“我很努力了,我。。。我是在你射完以后才吐的。。。不要罚我了好不好。”
周美琳蹲在地上看着苏明亮哀求道。
“好!确实是在我射了以后吐的,看在你努力的份儿上,你吐我一身这个事
儿我就不罚你了。但是这个小东西还是要插进去,因为你没有让我射的很爽。吐
我一身很恶心!”苏明亮说着拿起刚才准备好的那个小串珠棒就走了过来。
他一把掰开周美琳死命夹在一起的两条大白腿,一手扒开她的阴唇,露出那
稚嫩的粉红色尿道口,把手里的串珠棒一下插了进去,引得周美琳大叫了一声。
串珠棒并不是很粗。每一个小球只有黄豆大小,又涂抹了厚厚的润滑油,很轻松
的就全部插了进去。
周美琳被这个小东西惩罚过几次,每一次都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此时她
感觉尿道里酸胀的厉害,但最要命的还是尿道里的恨痒。钻心的痒又挠不到,加
上子宫里那一团燃烧的欲火,难受的她满地打滚。可是除了阴道里不断流出大量
的淫水外,她什么都做不了。发情越来越难受了,乳头滴滴答答的漏着奶水,子
宫里那股滚烫的能量在里面翻滚迫使她尽快获得高潮来泄出这股欲火,可是她什
么都得不到。尿道里的酸痒在不断的升级。她知道自己的噩梦又要开始了。
苏明亮笑着说:“麻杆应该也快到了,现在解开你,去换上衣服等会儿他来
了嫂子你光溜溜的多羞人啊~”说完苏明亮把不断扭动身体抵御性欲和尿道恨痒
的周美琳抱到了主卧,并解开了她的束缚,让她自己穿上衣服等会儿出来。
恢复了自由的周美琳没有去找衣服,而是在门关上的一瞬间一把抓住了插在
尿道里的串珠棒尾端,疯狂的抽插了起来。她的尿道太酸太痒了,只有抽插尿道
才能缓解,但是这个时候尿道异常的敏感,在大量润滑油的作用下,快速的串珠
抽插,让她的敏感的身子很快就爆发了尿道高潮。
“啊!!!救救我!!!救救我!!!”周美琳的尿道高潮要比其它任何高
潮对身体的刺激性都强很多倍,这种高潮在爆发的时候是极其舒爽的,可是高潮
的顶点一过,后半段开始高潮余韵所引起的尿道酸麻简直让周美琳瞬间在天堂和
地狱反复了几十个来回。这种超过生理承受极限的高潮刺激让周美琳无所适从。
最要命的是尿道高潮之后,子宫里里的那股欲火就好像受到了刺激一样的疯
狂的冲撞着她。
而且只要她停下来,尿道里的恨痒就像反噬一样,更加凶猛的刺激着她敏感
的尿道,这个时候她的尿道整个都会因为无法忍受的恨痒抽搐起来,根本控制不
了。
解痒的唯一办法就是继续抽插尿道里的串珠,可是下一个高潮会来的更快,
又是一次难以忍受的尿道高潮刺激。同时她的发情也将由于不断的尿道高潮而愈
演愈烈。最后她会变成什么样子,她不敢去想,可能会变成一个疯子吧?当然她
现在也没有精力去想,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解痒。
周美琳没想到自己现在会变成这样下贱的样子,她屁股下的床单已经湿了一
大片。可是不论她对自己现在的行为多么的不齿,她都无法阻止自己的手不去抽
插尿道里的这根串珠棒。
二十多分钟之后,周美琳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尿道高潮,整个人也被发情的
欲火烧到浑身滚烫。她隐隐的听到敲门声,应该是麻杆到了,她现在还没有穿上
衣服。可是她无法停止自己手上的动作,虽然她的胳膊已经有些酸了,但她还是
在不停的抽插自己的尿道。
听到开门声的同时,她又一次尿道高潮了。。。 。。。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