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淫天使】(全)

我对自己的容貌和身材十分有自信:清秀甜美的五官,和乌黑亮丽的秀髮;
在光滑柔嫩的肌肤下,有着丰胸、柳腰、翘臀,和长腿的完美胴体。若说我是所
有男性梦中的性感女神,可是一点也不为过。
虽然拥有出众的外表,我对穿着打扮并不热衷。崇尚自在,爱好自然的我,
永远都是一副中性裤装的行头。这样的心性同时也影响到我择偶的条件。我并不
希望对方只是因为被我的外表吸引,而没有任何相同嗜好的成分。
我不得不承认,这个先天外在条件上的优势,让我拥有很多的追求者。在这
些追求者中,又属连城旭的条件最好。高、富、帅的连公子,是很多女生心中理
想的白马王子。只是我们之间没有半点共通的话题。一同出游两、三回后,我便
打消继续跟他交往的念头。
没想到他居然对我念念不忘,不断骚扰到最后甚至还跟我求婚。我简直无言
以对。他要的是一个能对他百依百顺、言听计从的小女人。我们彼此的个性和生
活天差地远,这样的婚姻没有未来可言。
其中最令人受不了的,是他对女人穿着打扮的品味。他不只一次对我的中性
装扮品头论足。不断强调化妆打扮对展现女人味的重要。后来更变本加厉地干涉
起我对内在美的选择。说什么最能满足男生性幻想的内着,是性感的内衣、丁字
裤,和丝袜。
丁字裤……想到有条细薄棉绳般的布头卡在股沟里磨呀蹭的,说有多难受就
有多难受。更别提那紧缚闷裹整个下半身的丝袜了,随时随地只要行走跨步,就
得提心吊胆勾纱走线的风险。还有比穿这个更不自在的衣物吗?
「哼,妳等着吧。我一定会想办法让妳成为我的女人。」这是我拒绝他的求
婚时,他所撂下的狠话。
「呵呵……你是在作梦吗?」这是我当时的第一反应。不过现在回想起他那
时坚定的眼神,仍然心有余悸。
在那之后,他是停止骚扰了。只是我被他打乱了生活步调,心情一直没有好
起来。心情一不好,就想爬山。其实不管心情好不好,对于热爱运动的我来说,
一天不跑步,几天不爬山,简直就是一种自我折磨。我的朋友不多,身旁唯一的
闺密,孟仪,又是个文静的女孩。剧烈运动跟取她性命是同样的意思。
这样的社交处境,就特别显得展俊的重要。
颜展俊,我的室友。某知名大学理工科的高材生。他的外表普通到跟他聊一
个下午以后,还是会忘记他的模样。他的生活同样无趣到聊了一个下午以后,还
是不知道他有什么嗜好。
不过他有一个别人无法取代的好处;他会陪我跑步、爬山。
就像现在一样。
我是天生运动好手,登山涉水展俊不是对手。一开始他总是落后。不过他毕
竟是个男生,几趟训练下来,他现在也是身轻如燕,飞步如兔。如今可以跟我在
山路上玩互相超截的游戏。
「吟姐,我要去抄后头的那条捷径。信不信我比妳先攻顶。」在离峰顶不远
处,展俊忽然跳到旁边的小路上,一溜烟就不见了。
呵呵,傻小子。这座山我爬过好多遍,那条不叫捷径,是绕路。不过我没阻
止他。他反正年轻气盛,多消耗一点能量是应该的。
我一边健步如飞,一边想着展俊,和我身边最近发生的事……
我没有选择他当我的室友。事实上我是别无选择的。我现在的工作,是来到
这城市里的第一份工作。老闆好心体谅我年轻没有积蓄,主动提供我一个半价的
公寓房宿舍。前提是要跟颜展俊作室友。
展俊是老闆的外甥,到城里来念书。他妈妈嫌弃学校提供的宿舍又髒又乱,
于是拜託老闆照顾他。他小我几岁,我把他当弟弟看待。我的厨艺还算过得去。
假日没地方去的时候,也会烧几道小菜让他感到有家的温暖。
我们都是单身,难免会被人瓜田李下。不过我并不在乎。对于那些无聊的追
求者来说,如果因此就知难而退,正好省去我的麻烦。至于我私底下……呵呵,
我跟他是不会有任何瓜葛的。我欣赏的是比较成熟稳重的男人,姊弟恋应该是此
生绝缘的。
想到那些追求者,我又想到连城旭。是否所有追求我的男人,都只看中我的
容貌和身材。连公子只是其中之一罢了。他们只希望把我追到手后,我会为他们
化妆打扮,甚至提供奴隶般娇柔顺从的服务。这让我噁心到极点。我最痛恨的,
就是把女性的身体物化成为商品花瓶。
「唉!……」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深深叹了一口气。
「这么美丽的风景,吟姐反而叹息?」展俊不知何时又回到我身边,一句话
把我硬生生地打回现实。
对呀,我们才刚攻顶,站在山峰上欣赏脱俗的美景,结果我满脑子都是红尘
的琐事。只是我思绪既已开启,一时之间很难转移。
「展俊,男生跟女生交往,是不是只会想到那种事?」
「嗯……大概吧。也会想别的事,不过那种事是会一直想的。」
「是吗?……唉!」我又叹了一口气。
「一直会想那种事不代表没有真心诚意呀!吟姐别灰心,终究会遇到对的人
的。」展俊心地很好,总是为我加油打气。
「是吗?……展俊,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还是你也只看人家的外表?」
「呃,我吗?……我不知道耶,外表是很重要啦,但是……」他不好意思地
低下头去,不敢看我。我承认我很坏,每次自己心烦,总以逗他为乐。
「那你如果追到女生以后,会希望那个女生为你化妆打扮,甚至在那种事上
面为你服务吗?」
「当然啊……不过我也喜欢她,她的感受也很重要呀!……唉呀,如果世上
男生女生想要的和感受的都一致,那该有多好。」
「哼,你们男生都一样烂啦!男生和女生想要的和感受的怎么可能相同?不
一样的时候,到头来还不都是要女生配合你们。」我假装生气。
「不是这样的……」展俊有点词穷,被我逼到有苦难言的境地。
「那是怎样?」
「我还是想,如果想要的和感受的能够一致,那该有多好……」
「你这个烂人,不理你了!」我立马站起,动身下山。
「吟姐你生气啦?」展俊赶忙也起身,在后面追赶着。
「并没有。」我嘻皮笑脸地回头:「我是忽然想起晚上跟孟仪还有聚餐,要
早点回去罢了。」
其实,我是故意走在前头的。今天山上风大较冷,所以在短裤里面还加了条
紧身裤。紧身的运动胸衣外加了件紧身的运动夹克。紧身紧身都是紧身,目的就
是要让我这前凸后翘外加长腿的好身材完全一览无遗地展现出来。
平时虽然会戏弄展俊,但是人家花大把时间陪你,该给的福利还是要给的。
我很清楚他总是走在后面的原因,所以这束乾净俐落的马尾也是梳给他看的。
其实能做的也就这样了。只要关係不点破,我们是配合彼此的好室友。我是
大姊姊,他是小弟弟,如此而已。
***** ***** ***** *****
回到家后,展俊去忙他自己的事了。我则洗了一个澡,準备今晚的聚会。习
惯自由自在的我,不上班的时候,永远是T恤、牛仔裤,和夹脚拖。好吧,今晚
孟仪的另一半也会来,我就换件衬衫,和平底布鞋好了。
没多久孟仪就来了。三不五时,我俩会来个火锅聚会,不过今天又多来了个
国昇。
国昇是孟仪所任职医院的院长,是我所欣赏成熟稳重男人的典型。我跟孟仪
同时看上他,也背着孟仪跟他约会过几次。在我看穿他只重视我的容貌和身材以
后,我就退出战局。孟仪因为近水楼台,又死心踏地,现在终于修成正果。他们
一宣布订婚后,第一个就是要找我庆祝。
「恭喜恭喜呀!订婚会请客吗?还是直接摆喜宴?」我开门迎接,孟仪穿着
一件碎花洋装,满满的女人味,和我的中性装扮形成强烈的对比。
「订婚就不请了。我们比较传统,订婚到结婚还有一段时间……妳当然会是
第一个知道的。」孟仪幸福美满完全写在脸上。
国昇倒是不发一语,从头到尾一直在偷瞄我的胸、臀,和长腿。男人真是可
以了,都穿成衬衫牛仔裤了,还能盯出什么春意?难道我该去买男生尺寸的宽鬆
程度,才能彻底掩盖我的身材?
还是说,吃不到的比较香……
我几乎可以确定国昇对我仍有意思,而且只是纯粹肉体上的意思。所以从头
到尾我跟他的互动都怪怪的。我有点可怜自己唯一的好友,这样的老公以后一定
出轨。只是看她洋溢着满脸的幸福,什么事都别说了。
火锅吃着吃着,不知不觉间也酒过三巡,大伙都有了点醉意。国昇的言语越
来越轻浮,孟仪却似乎不以为意。我只能说大部分的时候,男人的色胆都是女人
纵容的结果。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当孟仪质问我和城旭为何没有结果,而我揭发城旭对
我穿着打扮的噁心诉求时,国昇的炮火便向我射来……
「唉,我说思吟呀,这便是妳的不对。老天给妳天使般的面孔,和魔鬼般的
身材。妳却从不化妆打扮,吝啬显现出来。」我看国昇已有三分醉意,很多话是
藏不住了。
「裙装、丝袜,和高跟鞋最能展现女性娇嫩柔弱的一面。尤其是丝袜;尼龙
光影的薄丝轻纱,像是彩妆般完美优化腿部曲线,闪动着似有若无的性感魅惑,
是勾魂挑逗的极致呀!」国昇的双眼死盯着我的身体,用熊熊的慾火在意象上烧
穿我的衣物,让我感到非常的不自在。
他讲到这里便露出赤裸裸的薰心色慾:「加上丁字裤效果就更好了。从股沟
间露出的一道细棉,暗示着对女体私处最无情的束缚,也同时暗示着迈向裸体最
后最稀少的衣物暧昧,有谁能够阻挡这般的火辣激情呢!」
「这些话,去说给你的孟仪听吧。」我冷冷地回。
「孟仪已经是我的人了,她迟早会听话的……至于庄大小姐思吟妳……又有
谁能让妳绝对的听话,完全的服从呢?。」国昇斜眼瞄向孟仪的裙襬,我倒是没
看到什么丝袜的痕迹。
「国昇,我们回家吧……思吟,真不好意思,他喝醉了。」场面的确尴尬到
不行,所以我没有反对孟仪强行带走国昇。只是我心里酸酸的,以前跟孟仪一起
对男人品头论足的时光过去了。她代国昇向我道歉时,我是外人!
***** ***** ***** *****
孟仪走后,我独自一人收拾残局。因为展俊不在,所以我脱掉牛仔裤,让宽
鬆的衬衫自然下垂遮掩臀腿。在厨房清洗碗筷时,展俊出现了。他默默地站在一
旁帮我清理,只是眼睛不时会望向我的下半身。我无奈,只好回房加了条睡裤再
出来。
他知道我加条睡裤的意思,于是收敛自己的目光,专心洗碗。结果这回换我
三不五时偷偷地望着他。寂寞、无聊时找他出气,受伤、失落时有他安抚。我们
之间,难道真的只是室友的关係吗?……
「谢谢你,展俊。我的好室友。」我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
有这么一瞬间,我闪过也许姊弟恋不是太坏的念头。从今晚国昇身上得到的
教训。年过四十以后的男人也许成熟稳重,然而什么真爱理想全都不复存在,对
异性有的只是满满最原始的慾望。
「没事的……等一下,舅舅,也就是妳的老闆要过来。」
「什么?」我赶紧又回房换了条平时上班穿的西装长裤,才刚把衬衫全部扎
进裤头里时,就听到有人在敲门了。
杨伟夫,我的老闆。四十出头,可能比孟仪的那个魏院长年轻一点,但肯定
比连城旭年长许多。又是一个成熟稳重的典型。这或许也是当初我会应徵他的私
人秘书的原因。不过除了业务上的关係,我们几乎没有私下的互动。所以我并不
会把他当成一个对象来看。
「生日快乐!」老闆一进门就递给展俊一个蛋糕。
「好啊,小子,生日也不告诉姊姊。」我听到是又惊又喜。
于是我们三人坐下来切蛋糕吃。和国昇或城旭比起来,我跟这两个男人在一
起轻鬆自在多了。只是我也观察到,展俊似乎有些敬畏老闆,互动上不是那么自
然。展俊因为要接听一通电话而中途离席,只剩我和老闆。
「现在提及公事很不恰当,不过事发紧急……」老闆忽然正经八百,我有预
感麻烦来了。
「什么事呢?」
「公司原来约聘的一位模特儿临时生病了,她有几个重要的场子出空。这包
括『驰美车展』我们是否能够支援车展女郎……我们的丝袜广告老客户已经答应
有额外的赞助……妳人美腿长,就拜託一下,可以吗?」
其实我刚来任职没多久,老闆就有找过我去当丝袜广告的模特儿。我表明只
做行政助理的工作后,他就没再开口提及。我知道他骨子里跟城旭、国昇是一丘
之貉,想要一个会打扮化妆,穿丝袜裙装的助理秘书。不过我也钦佩他尊重我的
个性,看重我的工作表现,并没有因为私慾而苦苦相逼。
「好吧,下不为例。」老闆亲自拜託,又事关生意,而非为了个人喜好。这
使我很难拒绝。
「太好了。放心吧,妳平时衬衫、西服长裤的模样已经很得体了,我绝不会
趁机得寸进尺的……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帮我和展俊说一声。」他喜出望外
地起身离开。
我一脸茫然。有种终究要被男人的世界物化成为商品花瓶的感觉。现在连唯
一的好友孟仪都可能不会站在我这边了,还有谁能吐一下苦水呢?
这时展俊接完电话回来,我告知他老闆已经先走了。他不置可否地耸耸肩,
準备收拾蛋糕和盘子。
「这么快就结束了?算什么庆生聚会呀!」我替他叫屈。
「我也不是小孩子,有已经不错了……能和吟姐一起过生日,我很开心。」
展俊的阳光笑容很灿烂,很容易感染他人:「吟姐也不能隐瞒自己的生日,我会
帮吟姐庆生的。」
「好啊!……不过至少也得许个愿,才算结束。」
「嗯……好了。」展俊闭上双眼,然后又张开来。
「什么愿望啊?可以告诉我吗?」我好奇地问。
「我希望可以看到吟姐化妆打扮,穿着丝袜裙装的模样……最好内里还是性
感的胸罩和丁字裤……然后当我的女僕性奴。」
「颜展俊!」
「开玩笑的啦!」他嘻皮笑脸地对我吐舌翻眼。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