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医-生命的代价】(4)

首发网站:风月大陆
第四章
剑道场里,两个男生正在进行练习,美由纪则在一旁观看,时而修正他们的
姿势,时而讲授些技巧。每当这两个部员于课后的社团活动无法参加时,作为替
代,他们就会改在美由纪晨练的时间过来进行练习。
「小林,你的重心可以在放低一点。嗯,这样没错。好了,时间差不多了,
就到这里吧!」
两个男生头上满是汗水,身上的剑道服也已湿透。时间距离上课还有半个多
小时,他们通常会在这个时间结束,而在进到教室之前先到游泳部借用淋浴设备
冲澡。
「是,谢谢部长!」「谢谢部长的指导!」男生们中气十足地回道。
「井上,你愈来愈有架式了,看来一直有在努力喔!」美由纪转过头去对另
一位男生说道。
「是,谢谢,」井上仁彦高兴地回答,「每次都看到部长一个人在默默练习,
总希望可以尽快当部长的练习对手啊!我跟小林也想为剑道部多尽些心力,以后
能多招收些部员。」
美由纪温柔地笑了笑,「没关系,慢慢来,社团事务交给我就好,你们不用
操心,」说到这里,美由纪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对了,昨天听矢泽老师说过会
有两个新的部员…嗯,他们应该下午会过来,你们今天大概见不到面了,之后好
好期待吧!」
「太好了!」井上跳了起来,「总算可以跟其他人交手看看了,一直跟小林
练,彼此都太熟悉,没什么好练的。」
「什么啊…」小林泽宽皱了皱眉头,嘀咕了一下却也没再多说些什么。
「话不能这么说啊,好了,时间有点紧了,你们赶快去盥洗吧,等到新部员
来你们可别太欺负他们,尤其是井上!听到了吗?」
「是、是。」井上右手一甩,将包包甩到背后;小林则转过身来向美由纪鞠
了个躬,才随着井上出去。
两人离去后,剑道场只剩美由纪一人。平常两人在练习时,美由纪还是会在
一旁挥剑,只偶尔会停下来看看他们的情况,但今天她从头到尾都没碰过竹剑,
始终站在旁边观看他们的练习。或许是因为昨天太累,美由纪倚着墙壁坐了下来。
多次的高潮让美由纪体力透支,昨晚待得身体可以动以后,她也只是洗了个澡后
去睡了,没有再做其他的事。看了看表,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对于实际上没有
进行练习的美由纪来说,她不需要去淋浴,因此较诸井上、小林多出了许多空闲。
由于还累着,美由纪就想稍微瞇一下,便靠着墙,阖上了眼。
过不多久,从门外传来了声音。
「……没有人吗?」环顾四周,「新藤同学?」
「矢泽老师…啊,抱歉,稍微睡了一下…」美由纪睁开眼,看见老师身后还
跟了两个男生。
「嗯哼,别在意。」绘理似乎心情很好,嘴里还哼着歌,「来,这是昨天跟
你提到的两位想加入剑道部的新成员。这边这位是桥本雄介,」说着,绘理指向
那位身材比较高大的男生。
「你好。」桥本惜字如金地说。
「这边这位是三浦和生。」
「你就是部长吗?请多指教!」相较于桥本,三浦瘦小的多,长着一张娃娃
脸,外貌看上去不像是个高中生。
「你们好,」由于三浦有礼貌性地伸出手,于是美由纪也伸出手回握。
「啊…」在美由纪碰到三浦的手时,三蒲腼腆地低下了头,不禁让美由纪感
觉他有些可爱。不过,那个叫桥本的人,声音似乎有些耳熟?
「想必矢泽老师已经跟你们提过了,我是新藤美由纪,现在是剑道部的部长。」
一甩方才刚睡醒还有些朦胧的眼神,美由纪落落大方的姿态以及飒爽的笑容让三
蒲看得入迷,与美由纪还握着的手,让他显得稍微有些害羞。
接着,绘理跟两人交代了一些入部要注意的事项,美由纪也跟他们介绍了一
下剑道部的现况,绘理就说道:「嘿,我还有事要跟桥本说,先把他带走了。三
浦,你不是说过以前学过剑道吗?美由纪,他不算新手,说不定比井上、小林还
厉害喔,你要不要趁这个机会跟他练一下看看?」
「咦?真的吗?」美由纪望向三浦。
「啊…是的,小学以前练过,因为我爷爷是开剑道场的,但后来就没有练了。」
三浦搔搔头。
「嗯,原来是剑道世家吗?」美由纪调皮地笑了笑,「来练一下吗三浦?」
「呃…那个,我很久没碰了…」
「没关系,只是稍微看一下,知道你的程度,之后也比较好安排。」
「嗯…那就稍微…试试看好了。」三蒲答道。
「呵呵,好,那三蒲就交给你啰。嗯,等一下第一节是我的课对吧?没关系,
你可以晚点进教室。」绘理笑着说,「那我跟桥本先走了,新藤同学,等一下见。」
待两人离开之后,美由纪歪着头想了一下,「嗯,刚刚忘记跟你们说,剑道
服要自己买,竹剑的话,部里还有多的,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用部里的。」一边
说着,一边去取了一把竹剑给三浦,「来,试试看吧,不用太紧张,」觉得三浦
的表情似乎有些僵硬,美由纪便温柔地说道。
三浦拿起了剑,凭着以前的印象摆好架式,「看起来不错!」美由纪说着,
也拿起了剑,放低了重心,望向三浦。
待美由纪也摆好架式后,刚刚挂在脸上那温柔的眼神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
是锐利、严肃的表情,让三浦感觉四周的氛围一下子全都改变,「来,你试着攻
击我看看吧。」美由纪说道。
三蒲顿了一下,然后彷佛下定决心似的,举起竹剑朝美由纪击去;美由纪稍
微偏移身子,轻巧躲过但并不还击,于是三蒲又继续了几次攻击。当美由纪觉得
差不多时,便趁着闪躲之后的空档,想要挥剑反打三蒲,不料刚转过身,想要更
往前一步时,脚踝像是有电流流过,接着美由纪感到一股刺痛感,右脚就定在地
上不动了。
右脚虽然不动,但身子还依着惯性向前。刚回过身来的三蒲就望见美由纪以
右脚为支点,上半身前倾向自己扑来。慌忙之中,三蒲下意识地就要往后退,但
退没几步,就被美由纪压倒在地。
「啊,痛痛痛……」听到三浦的声音,美由纪还没会意过来,没理解发生了
什么事,舌头却自己伸出,碰到了面前的布料。原来因为三浦后退闪避的缘故,
美由纪倒下的时候,脸部正好落在三浦下体的位置。
美由纪脑中处理的讯息都还放在理解现况以及感受到摔倒的痛觉,没有余裕
注意到自己的舌头在短短几秒间自顾自地伸出,还在裤裆处迅速地来回舔了几圈。
当她起身时,唾液在三浦的裤裆与自己的嘴唇牵起一条透明的丝线,美由纪
才掌握住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时间过于短暂,因此美由纪虽然已就客观的现况进
行理解,不过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刚刚舌头的动作,只以为是倒下时意外伸出使
口水沾到三浦的下体。
(啊呜…怎么会……)
美由纪慌张地用手切断口水,视线赶紧偷偷瞟向三浦,好在三浦似乎没有留
意到这边的情况,还摀着头、半闭着眼,口中嚷痛。
(怎么办……)
美由纪红着脸,呆坐在地上望向三浦的裤裆。由于学校制服的裤子是浅卡其
色,不知道自己刚刚实际上是用舌头在上面舔了几圈的美由纪,已经在裤子上留
下了一小块但却异常明显的深色部分。
在美由纪惊慌着的时候,三浦已经站起身来,将手伸向美由纪,「部长,你
还好吗?」虽然笑着,脸上却还是透露出仍痛着的讯息,「对不起,我刚刚没有
注意…」明明不是三浦的问题,他还是抢先道歉,但话还没说完,就被美由纪打
断。
「啊,不、不,是我的错…我、我刚刚不小心摔了一跤…呃……」美由纪边
说着,边尴尬地瞟向三浦的裤裆,瞄了一眼又红着脸别过视线,但讲没几句话又
无法不在意地望向那边,「那个…对、对不起……」美由纪不知道是在向哪件事
道歉。
「哪里,是我不好,」三浦带点腼腆的神色但露出爽朗的笑容,「嗯…部长,
那、时间也差不多了,第一节课快要开始了,去教室了?」
「嗯、嗯,好,去教室。」美由纪心不在焉地回答,视线还是时不时地看向
留在三浦裤裆的口水渍。
「那,一起去教学楼吧?」三浦笑着说。
「嗯……啊,不行……」美由纪突然想到,三浦的裤子这么明显,出去一定
会被别人看见,因为自己害三浦丢脸那可不行,于是吞吞吐吐地,却又不知道该
怎么办才好。
「嗯?部长,上课要迟到了喔?」三浦面露困惑,看着美由纪。
「嗯、嗯…啊,矢泽老师说可以晚点进教室,没关系嘛…」她像是想起什么,
着急地说道,「稍微翘一下课,好不好?」美由纪怯懦地说。
「噗哧…那个,部长……」从刚刚到现在,美由纪给三浦的印象一直是个美
丽、稳重的部长,突然冒出这句像小孩撒娇一样的话,让他不禁笑了出来,「可
是我第一节不是矢泽老师的课…」
「啊,对喔……」美由纪原本望着三浦眼睛的目光,又慢慢下移,红着脸,
接下去的话又突然中断。
三浦发现了美由纪的目光,疑惑地顺着她的视线低下头,才终于知道为什么
美由纪一直眼神飘移,时不时又会突然脸红,赶紧慌张地说:「啊!部长…我、
我…我不知道…不是你想的那样……」三浦以为美由纪误会了自己,于是想要解
释,却又不知该解释什么。
「嗯…我知道……」面对终于发现了的三浦,美由纪脸上更红,「我知道不
是…」除了这句话,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部长,你一定不知道,」三浦像是着急地说,「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误会了…我没有……」
「没有、我没有误会…我真的知道不是……」
「不不,部长你一定误会了…」
「我没有误会啦…」美由纪只希望赶快结束这个话题,盼望三浦赶快接受。
「不,部长,相信我!我真的……」
「我知道不是啦,」不知道为什么三浦要那么坚持自己误会,于是美由纪冲
动地脱口而出:「那是我…」说到一半,又不好意思说下去。
(怎么办,总不能说那是我的、我的口水啊…三浦为什么要那么拗……)
「那是你…?」三浦没有漏听,追问道。
「啊!那是…」美由纪吞吞吐吐的,若是坦承那是自己的口水,不就代表坦
承自己的嘴巴刚刚在…在三浦的……三浦的那里吗?想到这里,美由纪不由得想
起昨天替男人口交、男人的肉棒在自己嘴中的感觉。
(肉棒的形状、味道……精液…精液的味道……)
(啊!我在胡思乱想什么…)
美由纪红着脸,赶紧将视线从三浦的肉棒,不…是从三浦的裤裆移开,与三
浦的目光相对,而三浦还在等着美由纪的回答:「那是你?」
「哎唷!你真是…」美由纪咬了咬牙,忍着羞说:「那是我、我的…口水啦…」
说到口水时声音已经小到三浦要高度专注着才听得见,「不是、那个、那个…刚
刚跌倒时不小心弄到的啦!」美由纪握紧拳头,「…你现在出去被看到了,让别
人误会就不好…对不起三浦…都是我……」
三浦恍然大悟般,然后尴尬地说道:「喔…是、是这样子啊…」抬头看了看
美由纪,美由纪稍微有点僵硬的站着,目光飘移不与他对上。「那个…没关系啦,」
三浦像是想赶快离开一样,匆忙说着:「没、没关系,部长,我还是先去教室好
了,抱歉,放学后再过来…」话一说完,人就一溜烟地跑了,留下美由纪憋扭地
站在原地。
「哎啦哎啦~真是有趣,」女人在剑道场外,从窗户窥看这一切,拿着笔记
本,草草写下些东西,「看样子新藤同学意外地容易被挑起呢,没想到…呵呵,
真是可爱」抚媚地笑了一下,「好啦,该上课了,我想想…上次应该是上到共价
键吧……嗯嗯。」她盯着美由纪穿着剑道服的身躯说道。
* * * * * *
「嘿!美由~~今天怎么这么晚~」美由纪一进到教室,奈绪子立刻就缠了
上来,「刚刚辰也有来找你喔~」
「咦?辰也…?」
「嗯,他在这里等了好一段时间,你进来不久前才离开的呢。哎哎,我们的
王子真不巧啊。」奈绪子若有所思的样子,「我以为你们和好了,还在吵架?」
「……也不算什么吵架吧。」昨天早上之后美由纪跟辰也就没有再碰到面,
以往晚上辰也都会打电话给她,或者传个简讯,但昨天晚上什么也没有。辰也或
许也觉得尴尬吧,美由纪心里想着。
「嗨嗨~回座位啰,各位同学。」待美由纪还想跟奈绪子询问关于辰也的事,
绘理就拿着教科书走进了教室。
「来来,开始上课……之前,我没有忘记,吉田!」绘理点名。
「是!」吉田慌张地答道。
「没有忘记吧,昨天下课前要你做的题目。」
「啊…哈哈哈…」
「傻笑什么。忘记了对吧?要怎么处罚呢?」绘理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似
乎话中有话。
「蛤…老师,我平常都很认真耶,」此话一出,全班同学都笑了出来,「喂
喂!笑什么啊你们,没礼貌耶…」
「呵呵,好啦,看在你早上帮我跑腿的份上,这次就饶了你吧。」绘理也笑
了,「那么,开始上课吧!」
美由纪也跟着大家一起笑着,回到座位上坐好后,想要从抽屉里拿出课本,
却意外碰到了一个小方盒。
(咦?这是什么?)讲台上,绘理已经开始上起了新的进度,美由纪把盒子
拿了出来,那是个小小的礼物盒,并且还用缎带精美地包装过。美由纪带着好奇
心,悄悄把包装拆开,急欲知道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当她打开盒子之后看到里面的东西,美由纪吓了一跳。里面摆着的是一个跳
蛋,但令她吃惊的是,那与昨天让她高潮了好几次的跳蛋是同一型号。美由纪摸
着,跳蛋的表面似乎有些什么干掉的痕迹,摸起来有些黏黏的,隐隐约约还可以
闻到些微骚味。美由纪脸上一红,她直觉想到的是,这该不会是昨天的那个跳蛋?
但是不可能啊,那个跳蛋已经被她丢了。难不成,当时附近有认得她的人?不会
的,她再三确认过,当时围着她的绝大多数都是些老人,只有几个中年男子,都
是她不认识的。应该不会…应该不会的……。
美由纪又往盒子中检查了几次,除了跳蛋以外再无其他东西。她原以为会有
留言之类的,但没有。如此美由纪完全猜想不到,究竟是谁,为了什么目的,把
这个东西放在她的抽屉里。
美由纪确认过后,便赶紧把跳蛋装回去,将盒子收好。心中满是疑惑,讲台
上老师在说些什么,完全进不到美由纪的耳中。
* * * * * *
今天一整天,美由纪就在猜测与忐忑中度过。放学后,她缓步来到了剑道场,
如果能够挥挥剑,心中的烦躁说不定可以获得缓解吧。
到了道场门口,发现门竟然没有锁,「难道是我早上离开时忘了锁吗?」口
中喃喃,进去之后看到三浦已经在里头,如同早上的她一样,靠坐在墙边,闭着
眼在打盹。
美由纪轻声移动,原本想到里面的用具室更衣,经过三浦的时候却因为被他
的脸吸引而停了下来。好可爱的脸庞,美由纪想着。原本就娃娃脸的三浦,睡着
时的样子更显得天真无暇,可爱程度不下婴儿,看着看着,美由纪不禁愈来愈靠
近三浦。
正当美由纪看着三浦幸福的睡脸,突然身体又感觉到微微电流在体内流窜,
随即一阵酥麻笼罩她的全身,让美由纪双脚发软,坐了下来。感觉到电流的时间
仅短短三秒,过后美由纪试图动了动身子,发现全身仍然运动自如,不再像之前
那样无法动弹。说不定是医生给的药发挥作用了,美由纪想着,但立刻这个想法
又被推翻。只因美由纪的手,突然不受她控制地自己动了起来,原本在地上的手
已经缓缓举起。
(怎…怎么回事…?)类似这样的经验之前仅有一次,那就是昨天在公交车上
的时候,突然说出了她并没有想说的话。
(不、不会吧?)当美由纪还在吃惊的时候,更令她惊慌的事情发生了。举
起的双手移到了三浦的裤裆,像是搓圆一样,隔着裤子摸着三浦的下体。
(不要啊,快停下来!)
美由纪想要出声,却发现声音发不出来,而手还在摸着三浦,时而以掌面划
圆,时而又伸起以指尖弹击,(不可以,这样会吵醒三浦!)
美由纪一边担心着三浦醒来,一边用力想要把手收回,但她的手却彷佛有自
己的生命,是独立的个体,不再受美由纪的意志控制,仍然覆盖在三浦的裤裆上。
而三浦渐渐有了生理反应,只见原本平坦的部位,缓缓有了凸起,还一阵一阵的
上下动着。近距离的看着,虽然没有见到实物,也已经让美由纪羞红了脸,身体
有了异样的感觉。
突然『手』停止了抚摸,转而往裤子的拉链伸去。
(不会吧!?)美由纪又吃了一惊,(不可以做这种事,不行!)
从刚刚开始,美由纪便一直在使力想要让身体重回控制,但全身的力量都不
知道被用往哪里,『手』的流畅度丝毫不因美由纪的抵抗而有所影响。
『手』找到了拉链头后,便将拉链往下一拉,接着又将三浦的内裤往旁边一
拉,让阴茎整个显露出来。
(这就是…男人的……)
虽然美由纪已经做过口交,但昨天全程紧闭着眼,根本没有看见过实物。因
此直到此刻,才是美由纪第一次亲眼看到男人的阴茎。美由纪想别过头去,无奈
头也不受控制,甚至美由纪想闭上眼也没有办法做到,只能红着脸,眼睁睁地看
着自己的『手』做着将三浦阴茎掏出这种淫秽的动作。
(不要…唔…热热的……)美由纪已单手握住了阴茎,觉得那东西发烫的夸
张。
(这…这是在做什么?)美由纪看着自己的『手』开始上下移动,没有过帮
男人自慰知识的她,不明白这么做的意义,仍只是担心着三浦会突然醒来,甚至
确定了三浦一定会在这中途醒来,届时自己该用什么说词解释,手自己动起来套
弄男人的肉棒,这种事谁会相信?
愈想愈慌张的美由纪,反而更加深了心中的羞耻感。不知何时已经靠近阴茎
的脸,闻到了尿液以及…似乎还有些精液的味道。
美由纪没发现她的下体已经微微湿润起来。而在闻到味道的同时,舌头似乎
微微的有些伸出的迹象,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是否事出于她自己的意志;但没伸
出多长,双腿的移动更为明显,美由纪突然转身探入包包,将原本放在抽屉里的
那个盒子拿了出来。
(嗯呜…咦?要做什么……?)
美由纪困惑不了多久就知道了答案。
(不会吧…不要……死都不要……)
美由纪这时已经将手伸入裙里,将内裤拉下,没有必要地将裙子掀起扎入上
摆,让整个蜜部暴露出来。
(呜…怎么会……三浦在前面…拜托,不要醒来,千万不要在现在睁开眼…
呜…)
脱下内裤后,美由纪面朝三浦蹲坐下来,接着将双腿呈M字张开,不带感情
地将跳蛋塞入她出乎意料的地方。
(啊!痛!……为、为什么…是屁股…痛啊……)
从未有过异物进入的屁股,突然被生硬地塞入跳蛋,引起美由纪巨大的不适,
刚刚被稍微挑起的情欲也被痛觉压了下去。但随即看见三浦的肉棒正一阵一阵跳
动着,以及在那前面的自己裸露的下体,更大的羞耻感又胜过了疼痛。
将跳蛋塞进去后,『双腿』立刻就阖了起来,『双手』也安份地将内裤穿上。
虽然只有短短的时间,已经让美由纪全身发烫,脸颊又不由自主地往三浦的肉棒
靠近。
(呜唔…不要……这是…肉棒的味道…不好闻…嗯…可是……)
美由纪的心智还在试图挣扎着,舌尖已经伸出,并在马眼上舔了一下。
「呜…」三浦突如其来的声音让美由纪吓了一跳。但是美由纪的身体并不因
此而有所暂停,反而像要弄醒三浦一样,更加卖力地刺激着肉棒尖端。
「挺(停)…挺虾来啊(停下来啊)……」美由纪小声地挣扎,但『舌头』
还恣意舔着马眼的部份,好似『它』特别喜欢那个味道。舔着舔着,美由纪的唾
液不断从口中漏出,从阴茎尖端缓缓流下,润滑了整根肉棒。
「唔…唔……嗯……哈…」充分舔过马眼以后,『舌头』努力地伸长向阴毛
浓密的根部探去。由于『头』距离三浦的根部有些勉强,『舌头』要很卖力地伸
长才能碰到最底部。伸得长长的舌头,努力往肉棒底部舔去的样子,看起来十分
淫猥。
好不容易探到了根部,『舌头』就开始像舔棒冰那般舔着三浦的肉棒,并且
由开始的慢速,渐渐加快,最后显现出一种过于饥渴的模样。
美由纪看着自己的舌头在眼前正淫乱地舔着亦是眼前的庞然大物,自己却没
办法让她停止。随着舔弄肉棒逐渐挑起美由纪的情欲,也加乘使得因无能为力的
屈辱而产生的羞耻感更为提高。美由纪一边舔着肉棒,一边从下往上看着三浦的
天真无邪的睡脸,淫液开始一阵一阵地从蜜穴漏出。
突然间,剑道场的门被打开,一个粗糙的声音传入美由纪的耳中,「喂喂!
已经先玩起来了啊?」
美由纪并未停下舔弄肉棒的动作,只是斜着眼睛朝门口看去,没想到站在那
里的竟然是桥本雄介。紧接着自己的上方也传来了声音:「嘻嘻嘻,你来晚了啊,
我就先开始啰~」说话的正是三浦。
「怎么样,部长?我的肉棒好吃吗?没想到那么漂亮的部长竟然这么淫荡,
早上隔着裤子舔不够,现在直接把我的拉链拉开来舔。这么喜欢肉棒的味道吗?」
娃娃脸的三浦摆着一副天真的表情,正说着对美由纪极为残忍的话语。
美由纪听到后才终于停下了动作,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挺立着肉棒的男孩,
「三浦…你…你……」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