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心牢】(17-30)

第十七章
方源这几天颇为焦虑,对徐萍认爱之后,他本以为自己可以好好的疼爱这个
让人心醉的女人。可当面对妻子,他的内疚与自责又让他饱受情感上的折磨。徘
徊于家与店子之间,他的爱意也在两个女人之间来回摇摆,以至于现在他都有些
害怕面对她们中的任何一个。这时候他才知道,想要博爱也是需要强大的手腕和
心理承受能力的。
说不后悔那是假的,夜里辗转反侧面对妻子的睡脸。他真的想过要是自己没
有一时冲动,跟徐萍挑明关系该多好。那自己就可以心安理得地抱着妻子,跟她
说说心里话。
可若说后悔,面对徐萍笑中带蜜的幸福模样,两人互动时的温情与顺从,方
源又如沐春风,很享受这个倔强女人的温情如水。
如此矛盾的内心,可能就是他越轨的代价。他现在宁愿工作忙一点,也不想
在闲暇的时间去胡思乱想,鞭笞自己的内心。所以现在他借着送货单的机会躲在
仓库里,也不愿去店里帮忙。
「老板,我们这边人手够了,你回店里去帮萍姐吧。」
小李看着今天怪怪的老板,怎么都不适应。
「没事儿,店里有徐壮在,没必要每天就只让你们这边忙得转不开身。我今
天正好没事,咱们配送到现在也没做过回访,也是时候去看看下面的销售情况了。」
方源扯了个理由,就是不想回店里去。
「都是些老客户,以绿源现在的口碑不怕他们不要货,回不回访的作用也不
大。而且这一般不都是厂家做的事情吗?我们经销的没义务去做什么回访吧。」
小李的分析头头是道。
「行啊,小李,这才多久就有老板的派头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都了若指
掌了。怎么,嫌我在这里影响你发挥啊?」
方源瞧小李这架势就是不想让自己在仓库呆着的意思,直接就挖苦道。
小李一听,吓得一激灵,摆了摆手道,「我可不敢,老板。我是觉得咱们人
手够的时候,你就别随便掺和了。不然大家做事都有点拘束,反而影响效率。」
方源一听,看了看周围做事的几人,都是默不作声。果然有自己在,气氛都
不够热烈了。
怎么了这是,想做点儿事还遭人嫌弃了?方源郁闷的扫了眼仓库,转身就准
备离开。
「等等,老板,这是刚才送货的签单,帮我带给萍姐。」
小李将桌上的一迭单据递给方源。
「……」
方源心中一阵郁闷,但还是接了过来。这下彻底成打杂的了。
回到店里,却正好碰到徐萍跟妻子一起出门。方源一愣,只见两人衣着时髦,
像是要出去逛街。
妻子一件浅绿色的印花T恤,配上七分休闲裤,脚上一双白色板鞋,青春气息
十足。徐萍是一件白色的雪纺衫配上牛仔短裤,足下一双米色运动鞋,露出整条
长腿,活力四射。最重要的是两人一样的黑超,手腕着手,一副好姐妹的样子。
「哎,你们……」
看着两人凑在一起,方源心里就是一紧。可是见两人心情大好的样子,心中
好奇却一下子不明所以。
「你回来的正好,今天我跟思思一起出去逛街。我把事情都交给壮子了,他
要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你教教他。」
徐萍看到方源赶紧交代了一句。
「怎么回事,怎么会想着现在一起出去?」
方源现在对她们凑在一起的一言一行都十分敏感,不知道徐萍怎么还能这么
坦然地面对妻子。
「我们很久没一起出去了,怎么,我们现在不会连这点自由也没有吧?」
妻子突然站了出来。方源插腰无奈道,「你不能不过来帮忙,还把店里的主
干在工作时间往外拐吧,影响多不好。」
方源也就是一说,妻子发话他是不可能不放人的,只是多少要在员工面前维
持点儿体面。
徐萍靠了过来,冲着方源笑道,「放心啦。我出去正好给壮子历练的机会,
你在这边看着就好。我们下午就回来,乖。」
说着还一眨眼,拍了拍方源的胸口。方源吓了一跳,疯了吧她,妻子还在一
旁站着呢,她就敢这样。
不过想想,这在平时是她再自然不过的戏谑动作了,更符合她以前在妻子面
前时的言行。只是方源现在心中有鬼,根本经不得她如此。她是如何做到这么自
然的?
方源心中打着突,看了妻子一眼,见她只是愣了一下,随即嬉笑着拉着徐萍
道,「走啦。再说下去,他又要摆派头了。」
两人笑着离去。方源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插腰沉思了一会儿。她们两人像
是回到了从前,这本来是一件好事,自己心中却蒙上了一层阴霾。
方源摇了摇头,进到店里看到徐壮,随口问到,「思思什么时候过来的?」
「啊?」
徐壮愣了一下,刚才竟然在发呆,「刚刚才来,过来就说要我姐陪她去逛街。
我有让我姐别去的,可不知道她们去楼上说了什么,下来就一起出去了。」
徐壮的语气倒像很不希望他姐跟刘思接触一样。方源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也
不愿多问了。单是一人就够他头疼的了,如今两人凑在一块儿,他倒不如不去想,
把心思放在工作上。正好徐萍不在,店里的事情足够他操心了。
再说刘思与徐萍这边,刘思本来是以出去聊聊为借口,让徐萍陪她出来。徐
萍暗自心惊,却不会退缩。刻意打扮了一番,还故意在门口与方源互动了一下,
壮自己的胆气。可没料到出来以后,刘思却还真是让她陪着逛街。
两人血拼兴起,一时倒真像回到了从前。直买到快中午,大包小包提了不少,
才在一家咖啡店落座。
徐萍喝了口咖啡,看着余兴未褪依旧有些兴奋的刘思,率先问道,「行了吧,
逛了这么久,也该说说你约我出来,到底是要说什么了吧?」
徐萍终究是胆气不足,若是放在以往,她是决不会先开口的。可如今自己理
亏,若是再耗下去,心里的腹稿就派不上用场了。胆气一退,岂不是任刘思苛责?
这可不是她。就算是她的错,她也要站着告诉刘思。她徐萍是为爱而爱,并
不是要与她争什么。她可以怪她,但她也决不会任她欺侮。
刘思的反应却很奇怪。脸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道,「其实不是我的事情啦,
是彭山,他托我来找你。」
「嗯?」
徐萍一愣,怎么也没料到她是为彭山来说项的。
「他怎么会去找你?而且你竟然还答应他了?」
「我不是怕他去店里找你嘛,再碰上方源,他们准得打起来。」
刘思撩了撩头发,心思全是在为别人着想。
徐萍看了看刘思,确定她不是在影射自己和方源的关系,才开口道,「让他
来就是了。我前几天帮他在朋友面前充了一回面子的时候,可没说不让他来找我。
他也就是看你好说说话,骗你来当说客呢。」
「……」
刘思一想,真的是这样吗?但还是试探着问道,「你们俩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啊,我老公的态度暂且不提,我就是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名存实亡呗,在没找到下家之前,倒是可以彼此帮忙应付一下朋友和家人。
你知道的,我跟他本来就是被你们强行凑到一块儿的,他开始倒是挺热情的。
但我看得出来,他心气高着呢。尤其是骗你当了一段时间的女朋友之后,他
就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了。难道我还得将就着他不成。」
刘思被徐萍的话说得脸色一红,随即面色又有点纠结道,「你真是这么想的?
我觉得他挺中意你的,没少在我面前说你的好话。」
刘思说完,发现徐萍眼睛直盯着她,一眨不眨,嘴角还憋着笑。
「你笑什么?」
刘思摸了摸自己的脸。
「噗呵呵,我的傻妹妹,他说那些话都是在麻痹你呢,男人在接近一个女人
时,为了表现自己的不刻意,都会说另一个女人的好。这是惯用的伎俩了,你还
真会信他啊。」
徐萍噗哧笑出声,惹得刘思脸红如布。接着徐萍含笑紧盯着刘思问道,「别
说了我了,说说你对他是怎么看的?」
「啊?干嘛问我?」
刘思一愣,脸色羞红。她自然是不想再说下去,免得再惹徐萍嘲笑。
「说出来听一听,说不定我会参考你的意见。」
刘思看着徐萍嘴角含笑的模样,怎么看都是不怀好意。但还是心存侥幸,为
了自己,怎么也得在她和彭山之间劝和一下。
「我觉得他挺好的呀。虽然外在条件是差了点,但人还是挺风趣的。最主要
的是他的物质条件也不错,人也挺值得依靠的。若是不考虑别人的眼光,倒也不
失为一个好选择。」
刘思实话实说,徐萍却突然道,「那我把他让给你好了。」
刘思一愣,随即羞怒道,「你胡说什么呀,我又不是你,我有老公的。」
「你可以把你老公让给我呀,我们换一下。」
徐萍打趣道。刘思忽然面色不好看了,并没有把这当作一个玩笑,认真地看
着徐萍道,「这才是你想说的吧。」
徐萍心头一窒,赶紧打了个哈哈道,「我开个玩笑的,你别用这副表情看着
我嘛。」
刘思不说话,搅拌着杯里的咖啡,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徐萍看着刘思,给自
己的咖啡里加了点糖,一边搅拌一边不时地抬眼打量着刘思。
知道刘思已经察觉到了,可两人一时谁都不想点破。
良久还是刘思先开口道,「我也不是要逼你做选择。只是你一直这样捉摸不
定,是真的打算一个人过一辈子吗?我也不说是为你好,彭山的事情算是我多管
闲事了。但为了你的幸福,我也已经争取过,并且付出了行动。你最起码应该告
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吧?」
感受到刘思的关切之意,徐萍自然是心下感动。可是如今她已做出了选择,
却没有勇气主动坦白。搅动着咖啡,没有看刘思,悠悠道,「你以前说如果我找
不到合适的,就留在你们家,跟你和方源,咱们三个人一块儿过。这话还算数吗?」
刘思一惊,手上的汤匙脱手,「叮」的一声敲在杯子上。心中激起惊涛骇浪,
但还是颤抖着端起咖啡杯,看着徐萍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道,「你不是一直都对
方源有成见吗?而且我说这句话的时候你也明确拒绝了。」
「我这不是想明白了嘛,反正也找不到下家了。总得在方源跟彭山之间选一
个,你觉得我应该怎么选呢?」
徐萍掌握了主动,嘴角的笑意深深地震慑了刘思。刘思心底触动,放下咖啡
杯,纤手不住地搓弄着,最终像是下了某种决心般问道,「你是认真的?」
徐萍与她四眸相对,彼此都像是要看透对方的内心。一时间两个女人像是掀
起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只是对视着就已经交锋了数个回合。
最后徐萍像是看出了刘思眼神中的怯懦与悔意,兀地打破沉寂笑道,「试一
试你啦。就知道你当时说那些都是骗人的话,看你的表情,连骗人都不会。呵呵。」
徐萍的突然让步,让刘思一愣,随即面色有些胀红,捂着脸道,「讨厌,我
跟你说正经的。你干嘛总是欺负我?」
两人隔窗而立良久,却谁都没有勇气去推开那扇窗。或者她们都觉得,有些
事情心照不宣是最好的结果。
徐萍看着这个事到如今,都鼓不起勇气来指责她的闺蜜。心被揪起来的同时,
一股暖流淌遍全身。
「我这是帮你认清楚,方源和彭山到底哪个更好。」
「什么呀,干嘛把问题往我身上扯。而且我什么时候说过彭山比方源更好了?」
刘思撇了撇嘴,徐萍笑着摇了摇头道,「没有就好。你这么单纯,我是怕你
被人骗了。」
「啊啊,说不过你。」
刘思抓了抓头,她知道自己与徐萍争辩起来是不可能占上风的,只能打断话
题。
「不过彭山他妈要过来了,你真的不打算帮帮他了?」
话题重新被拉回,徐萍滞了一下,喝了口咖啡认真道,「他妈又不喜欢我,
我可以帮他应付下朋友和家人,但就其中就不包括他妈。我可以帮他充面子,但
不会去找罪受。」
「那我该怎么跟他说啊,就说你不去了?」
刘思有些为难,这样的答复不知道彭山会闹出什么事来。
「晾着他吧。他这个人占有欲太强了,跟他接触久了,很多事情他会当成理
所当然,甚至有掌控别人的野心。这次你帮了他,他也许会感激你。等下次他找
你帮忙的时候也许就不是求了,而是命令。你也别刻意去回复他,我觉得他就是
想通过你来试探我的态度。不然想要答复,打个电话就是了,干嘛总是偷偷给我
发微信。」
刘思一愣。彭山真的是这样的人吗?与他的接触他一直表现得不卑不亢,甚
至有时候很幽默。虽然有时候表现得色色的,但也没有过越矩的行为。他真的像
徐萍说的这样有心机吗?
听着徐萍这么说,刘思也不好再说什么了。这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自
己最多只能帮着传个话,并不能干预谁的选择。
「咱们别聊他了,说说你的事情吧。你总跟我说去健身房锻炼怎么怎么好,
我现在还真喜欢上了这种每天去锻炼一会儿的生活。怎么,你真的不打算再去健
身房了?」
「我倒是想去,可是方源不让啊。而且我最近在家里也练得挺好的,去不去
也无所谓了。」
两人开始聊起了女人间的话题。
「你真的这么想?没有教练你也只能练一下以前学过的东西吧。如果想学新
的,不还是得有专门的教练嘛。如果你真的想去,拉着方源一起去就是了。」
「他才不会去呢,我要是敢开口,他又要疑神疑鬼了。」
刘思无奈地托着下巴道。
「呵呵,要不我帮你劝劝他?」
「你?」
刘思有些疑惑,看着徐萍笑着点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忽然心中涌出一
股酸意,丈夫真的会答应吗?他可是对自己提健身房都有点深恶痛绝的。
她看着徐萍,心中越不确定,越想要知道丈夫会如何选择。挤出一丝笑容,
点了点头道,「行啊,你要是能成功,到时候我们三个也可以一起去健身房了,
挺好的。」
「行,那我回去之后试试。」
徐萍端起咖啡杯将最后的一点一饮而尽,放下杯子道,「我去趟洗手间。」
刘思点了点头,看着徐萍离去的背影,觉得自己挺失败的。最后什么都没有
问出口。可是仔细想想就算自己问出口了又如何了,她若不退,自己也无从指责。
心中的无奈转化成一股对丈夫的怨气,你若是争气一点,一心一意,我又怎
么会落到这种窘境。
老公啊老公,希望你争气一点。让我知道我真如你所言,永远是你心中最重
要的那个人,如果有一天你顾此失彼,我真的会恨你的。
徐萍回来以后两人又絮叨了一会儿,一起吃过午饭后,下午也没有接着逛就
一起回家了。刘思也没回店里,直接将大包小包拎回了家里。东西一放下,购物
的激情退却剩下的全是疲累,索性就到床上睡了一会儿。
等醒来已是一个多小时以后。她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是快下午三点了。
顺手刷了刷微信,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资讯。直接就在前列看到了彭山的名
字,想着是不是应该早点儿把结果告诉他。既然事情不成,总得给他一个缓冲的
时间。
打开他的资讯,编辑了一会儿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玉指轻拨,看了看他
昨天发过来的资讯。彭山已经开始怀疑方源跟徐萍的关系了,如果他真的确定了
两人的暧昧关系,恐怕他跟方源的恶劣关系会全面升级。问题已不是停留在他跟
徐萍的男女关系上,而是一场赤裸裸的夺妻之恨。
是方源跟自己给两人牵的红线,如今方源不但反悔还横插一杠,夺人所爱。
这种耻辱恐怕所有男人都忍受不了。只要想想彭山知道真相后的后果,刘思
就一阵心悸。她捂了捂头,当初就不应该听方源的,给彭山与徐萍说媒,如今闹
到这一步,事情该如何收场,想想就一阵头疼。
犹豫良久,她还是指尖轻点,问了句,「在吗?」
忐忑半天,也没见他回消息,可能有事在忙。索性放下手机,去处理家务。
等她处理完事情,准备出门去趟超市的时候,刚下电梯手机一阵震动。
「刚才在忙,有什么事吗?」
收到他的回信,刘思一阵头疼,已是忘了该怎么跟他说。于是问了句,「你
在哪儿呢?」
「上班呢,怎么了?」
「现在没时间?」
「怎么了,找我有事?这还真有点儿麻烦,要是我的班我还可以请假,这会
帮朋友代班呢,还真走不开。」
「哦,那算了,下次再约吧。」
「哎,别呀,你这有什么事你也没说,我还怎么安心上班呀。」
刘思一阵犹豫,如果是好消息也就罢了,坏消息直接就在微信里说了,不是
搅坏他的心情吗。
「没什么事,你安心上班就是了。」
「你这吞吞吐吐的我更不放心了。算了,我跟朋友说一声,现在就过去找你。
咱们在哪儿见?」
「哎,别。」
刘思赶忙制止。本来心里就透着亏欠,再让他翘班过来,那她还不更加自责。
心里一叹,回道,「算了,我过来找你吧。你那边方便吗?」
「方便,健身房的活儿你又不是不知道,只是盯着而已,闲得很。不过我不
在广场那家,在西街这里,就是昨天发我照片那朋友这里。」
「徐萍去的那家?」
西街离自家的店面很近,也是徐萍常去的那家健身房。
「嗯,江城的健身房本来就少,教练更少。咱们这几家健身房的教练基本上
互相都认识。」
「哦。」
刘思知道这个圈子小,她在健身房兼职的时候,就经常有别家健身房的教练
过来帮忙上训练课,倒也不觉得奇怪。
「那你是现在过来吗?我这边刚上班,得到晚上八点左右才下班。」
「嗯,我马上过来,一会儿还得做饭呢。」
说完刘思直接打了车就去了西街的健身房。
还没到健身房的门口,在商场的走廊内,就有几个纹着身的混混聚在一块儿
抽烟。看到高挑靓丽的刘思,直接就吹起了口哨。
刘思皱了皱眉头,这里的环境比起广场那边真的差远了。走进健身房,前台
的小姑娘看到刘思,眼睛顿时一亮。这种年轻貌美,气质优雅的女人都是健身房
的潜力股。小姑娘凑上来,刚打了个招呼,刘思就摆了摆手道,「我来找人的,
能麻烦你帮忙带个路吗?」
小姑娘愣了一下,还是应了一声,问过刘思之后直接带她去了器材区那边找
彭山。
这家健身房的规模倒是不比广场那边差,刘思看着这里的环境,倒有种熟悉
且亲切的感觉。到了器材区,远远地就看见彭山在指点几个人说着什么。小姑娘
招呼了一声,「彭教练,有人找。」
彭山侧过头看到刘思,眼神顿时一喜,仓促地与几人说了几句,便迎了上来。
「你来啦。」
彭山打了个招呼,小姑娘任务完成,也回前台忙去了。刘思笑着点了点头,
见他额头冒汗的样子,显然这代班的工作,并不比他自己的班轻松。
「走,去休息区坐会儿吧。」
彭山刚说完,准备邀请刘思找个地方坐着聊。身后就有人叫了一声,喊他过
去。
刘思一笑道,「没事,你先忙吧,我随便看看。」
彭山歉意一笑,转身去忙了。
刘思在一旁看了会儿,手摸到一台高拉训练器,一时技痒就坐了上去。直练
得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才停了下来。
「体力不错,看来你在家也没停止锻炼。怎么,还是不打算回健身房吗?」
彭山的声音在一旁传来,刘思侧过头看了他一眼叹道,「怕是没机会了。」
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彭山丢过来一条毛巾,刘思接过擦了擦汗,随即顿住。
彭山笑道,「放心,是刚拿的洗过的。不是我用过的。」
刘思脸色红了一下道,「现在得空了吗?」
「嗯,走吧,去休息区坐坐。这帮人新手太多,你要站旁边他们什么事都得
喊你。」
彭山摇了摇头,将刘思带到休息区坐下。从柜台那儿拿了两瓶水递给刘思一
瓶道,「麻烦你跑了一趟,还真挺不好意思的。」
「没事,有些话不当面跟你说,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刘思拧开水喝了一口道。
「哟,是好事还是坏事啊。」
彭山听刘思说得这么神秘,顿时有点兴奋,还当有什么好事。
刘思脸一垮道,「当然是坏事。」
「怎么了?」
彭山不以为意。
「你让我帮忙办的事,办砸了。」
刘思有些难以启齿,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了出来。
彭山一愣,随即收起了玩笑,捂着下巴思考起来。
「你是说,她不同意帮忙?」
刘思点了点头,看着彭山的表情,以防他有什么过激的反应。但看了半晌,
也没见他的有任何激动的样子。
「呵,也亏你这么快就问出结果了啊。」
彭山突然一笑道。
「你不意外?」
刘思顿感奇怪道。
彭山点了点头道,「她跟我妈不对付,自从见过一次之后,这俩人彼此都有
点看不上眼。若是在别人面前演一下还好,在我妈面前她是绝不会愿意的。」
「那你还让我帮忙?」
刘思顿时有点生气了,感觉自己被人戏弄了一样。
「这不是看你会不会帮我嘛。你能这么尽心,我真的很高兴,谢谢你。」
彭山咧嘴一笑道。
刘思狠瞪了他一眼,徐萍说他心机很重,她还不信。可现在看来,他一直都
在玩弄心眼,简直可恶。
「哼。」
刘思冷哼一声,起身就要走。
「哎,你干嘛呀,别生气呀。」
彭山突然站起身拦住她道。
「走开,我要回家。」
「回家干嘛呀,我话还没说完呢。」
「我赶时间,还得回家做饭呢。有什么事下次再说。」
刘思不想再听他说话。
「哎,别生气啦。我没有耍你,你先听我把话说完行不行。」
「你让开。」
两人拉扯间,刘思的手机突然响起。她拿出来一看,是方源打来的。瞪了彭
山一眼,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才接通电话道,「喂,老公。」
「老婆,晚上我可能回来得晚点,店里事情有点多,就不回家吃饭了。你??
也别等了,要是不想做饭就去妈那里吃吧。」
电话里传来方源的声音。
「怎么这么突然?」
刘思一愣。
「哎,临时发现了一些错帐,我跟徐萍得把这两个月的帐重新理理。你别担
心,就是耽误点儿时间,没什么大事。」
方源解释了一句。
刘思也不好再多问,有点失落地道,「好吧。」
随即挂断了电话。这下可给彭山逮到了机会,他站得近,电话里说的什么也
听了个大概。只见他一笑道,「现在不用回去做饭了吧。」
刘思一瞪眼,暗恨方源打来得真不是时候。退回座位上坐下,没好气地道,
「给你两分钟,如果说不清楚,以后也别说了。」
彭山摇头苦笑道,「你别这么激动行不行,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你还真敢说啊。」
刘思讽刺道。
「我不让你亲自去看看她的态度,昨天我跟你说的那些你更加不会相信了。」
彭山摊手解释道。
「你什么意思?」
刘思一愣。
「我现在严重怀疑她跟方源之间的关系绝对不简单,昨天跟你说的那些绝不
是开玩笑而已。」
彭山郑重道。刘思心里一紧,他是如何确定的?心下疑虑,刚想张口说点什
么,彭山却伸手打断她道,「你先别急着反驳我。我也没料想到你会问得这么快,
我现在说出来你可能怎么都不会相信。但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不是现在才怀疑,
而是从徐萍住院开始,我就觉得他们的关系不简单了。」
「昨天的照片的确不是什么强有力的证据,但至少可以说明他们两个除了在
工作上,在工作之余也接触得很多。我之所以要你去试探徐萍,就是因为如果我
自己去找她帮忙,她至少也会在掩饰之下推诿,绝不会直接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表
露,而在你面前她却不必。现在你告诉我,她是不是拒绝得很干脆?」
「是,但是这应该不足以说明她有出轨的行为吧?至少我就没看出来我老公
有什么异常。」
刘思赶紧打断他并不完美的推理,甚至不惜说谎。他的想法让刘思心底震惊,
没想到他早已经开始怀疑徐萍跟方源两人间的关系。虽然他目前还没有抓住什么
有力的证据,但接近真相只是早晚的事情。如果他知道了真相,完全不可预料会
对越轨的两人做出什么事情。刘思心慌之下,即便撒谎也想要扭转他接近真相的
正确思路。
「在以前她可不会这样,以前的她至少会照顾人的想法,给你充分的台阶让
你知难而退。可现在拒绝只是一句话的事,明显心态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至于
方源那边,你敢肯定你一点发现都没有?我昨天试探你的时候你可不是这种反应。」
彭山嘴角一翘,一副轻蔑的笑容。
「你!」
刘思气得说不出话来,这家伙心眼怎么就那么多呢,以前自己怎么就没发现
呢。
眼见刘思气得酥胸不住起伏,彭山笑了一会儿才收起笑容道,「你什么你呀,
奇怪的是你才对吧。既然你已经知道方源可疑??了,为什么我说他跟徐萍有问
题的时候,你却一再的否认呢。稍微正常一点的人都就该是配合我,佐证各个问
题,一起找出真相吧。你怎么倒像是一副生怕别人知道你老公出轨的样子,怎么,
你也是那种面子大于里子的花瓶女人吗?」
刘思被他挤兑得面色一红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说在没有确凿的
证据之前胡乱怀疑人,是个很不好的习惯。更何况是自己最亲近的人,最起码的
信任应该要有吧。」
刘思给自己找了个台阶,自己的矛盾在旁人看来的确是非常可疑,她可不希
望再被彭山抓住什么把柄。
「信任,呵呵。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是这样的反应,也许是没有亲眼目睹
真相时那一丝侥幸心理在作崇吧。但我敢说,如果当你亲眼看到两人真的举止暧
昧时,就会表现得跟我一样不可忍受了。这种羞辱简直就是血淋淋的。」
彭山说得咬牙切齿。
刘思打了个冷颤,他果然因为方源的横加干预而变得报复心十足。她搓了搓
手,正想着该如何应对,这时候彭山的手机响起了微信通话的铃声。
彭山拿出看了一眼,接通之后,瞬间变脸,摆了个笑脸道,「妈,我有事,
一会再回给你吧。」
刘思看着他表情的变化,压力顿减,这电话来得可算是时候。
「臭小子,是不是不想我过去。你不是说今天休息的吗,能有什么事?」
对面传来彭妈的声音。
「不是,妈。我给朋友代班呢,在上班,真没骗你。」
「真的?」
「真的,不信你看,我在健身房呢。」
彭山拿起手机绕了一圈,刘思一惊赶紧道,「别拿镜头对着我。」
「谁的声音?」
镜头一闪而过,彭妈没看清人,倒是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女声。听到彭妈这样
一问,刘思心道糟糕,赶紧噤声。
彭山一愣,赶紧解释道「没事,妈。我一个同事,正跟我说话呢。」
「不对,这是个女的声音,而且听着很耳熟。」
「我同事,前台的小姑娘,可不是女的嘛。」
彭山尴尬一笑。
「你唬我呢,我瞧着刚才那身形像是思思,你同事哪有她那个身个的。你是
不是跟思思在一块儿?思思?快让我看看她。」
彭妈对刘思印象倒是深刻,竟只是一眼就看出是她。
刘思顿时焦急地挥了挥手,让彭山赶紧挂掉电话。彭山左右为难地看了眼刘
思,尴尬地对着手机道,「妈,真不是她,你认错了。我跟思思都分手了,怎么
会跟她在一块儿呢,您误会了。」
「滚蛋,我不信你说的这些,我这次过来就是要看思思的。我告诉你,我就
只认思思了,等我过来我要是看不到她,你以后就别回家了。瞧把你能的,长得
膀大腰圆的,每天却穿得阴阳怪气,还嫌弃人家姑娘脾气不好,你就是作。你要
是不把思思追回来,我饶不了你。」
「噗!」
看着刚才还杀气腾腾的彭山,这会儿被驯得低眉顺目,刘思差点就笑出声,
还好及时用手捂住了嘴。
彭山瞪了一眼刘思,随即眼睛一转,对着手机道,「妈,您儿子我就么点儿
出息,我能怎么办呢。好说歹说了她都油盐不进,我是没办法了,你想要这媳妇,
要不您自己跟她说?」
说着,彭山像恶作剧似的转过了手机,刘思还没反应过来,只来得及狠瞪了
彭山一眼。
「你……」
话还没出口,彭妈略显苍老,面色却依旧红润的脸出现在眼前。
「真是思思啊,哎,思思!」
刘思满脸的怒容只能收住,摆了张苦瓜脸,挤出一丝苦笑道,「阿姨。」
「怎么啦,怎么这副表情啊,连阿姨也不想见了?」
「不是,阿姨,我们在聊其他的事情,他就……」
「你放心,不管你受了什么委屈阿姨都替你做主。阿姨明天就过来,你有什
么委屈都对阿姨说,阿姨替你收拾他。别看他长得瓷实,一样扛不住老娘的揍。
你先别跟他计较,等我过……」
刘思话还没说完就被彭妈一阵抢白,吓了彭山一跳,赶紧转过手机道,「妈,
我是不是你亲生的啊,有你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吗?您知道什么呀,就要揍我。」
「臭小子……」
「得得得,您明天别来啊,我这边有事招待不了您,您先歇着吧。」
彭妈还待再骂,直接被彭山打断挂掉了通话。
刘思本来很生气彭山擅自把自己推入彭妈的视线,可见他这副窘样,心中一
乐,气顿时消了不少。见他挂断电话看了过来,一瞪眼道,「你什么意思,还把
我往你妈面前推。」
「这不怪我啊,刚才那种情况你也看见了,我妈看不到你,哪里收得了场。」
彭山一摊手,倒是推得干净。刘思一哼道,「哼,这可是你自己作。你妈要
过来了看你如何收场,这下你连找替补的机会都没有了。」
彭山收起手机无奈道,「我也没指望找个替补就能应付我妈啊。」
接着一歪身子看着刘思道,「你说你是不是对我妈施了妖术了?她自从看到
你之后,对我以前的那些相亲对象全都绝口不提了,一副认准了你的样子。你是
多双眼睛还是多张嘴啊,她就认为她儿媳妇非你不可了?」
「会不会说话,本姑娘这叫天生丽质,说明你妈有眼光,懂不懂?」
刘思白了彭山一眼笑道。
「呵呵,是不是天生丽质我不知道。但她们那辈人可都只认丰乳肥臀好生养
的,你这生养过的的确就是不一样。」
彭山故意上下打量了刘思一眼笑道。
「你乱看什么?」
刘思赶紧捂住胸口,脸色羞红道,「我生养过的还真是不好意思哈,有本事
你当初就别找我帮忙啊。」
彭山摆了摆手,满脸堆笑道,「别误会,我可没有贬低你的意思,这是在夸
你呢。」
「哼!」
刘思嗔怒地偏过头去,不想理他。
「呵呵。」
彭山摸了摸鼻子,忽然回过神来道,「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
话题被重新拉回,刘思不想再与他纠缠下去,免得被他发现什么。站起身来
装傻道,「谁知道呢。既然已经没我什么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刘思起身要走,彭山也不拦她道,「你不留下来看场好戏?」
「你什么意思?」
刘思一滞,皱眉问道。
「昨天我跟你说他们俩人一起到健身房来,你还不以为意,说是巧合,偶然
一次说明不了什么。的确,一张照片看不出什么东西。但我敢打赌,他们今天一
定还会起过来,要不要留下来一起看看,有些东西只有亲眼看到,感受才会最真
切。」
刘思一愣,心里忐忑了一下,随即笑道,「那你可就想错了,我老公刚才的
电话你也听到了,他们今天要加班,是不可能过来了。看来你是等不到人了。」
彭山咧了咧嘴,思索了一会一下道,「最多来晚一点吧。我问过前台了,徐
萍可是每天都过来的。」
「哼,要等你等吧,我可不会陪你干等。」
刘思一笑道。
「哎,你怎么连这点怀疑精神都没有呢。万一方源说的不是实话呢?要是他
用假话骗你,那你今天岂不是会错过很多?」
彭山本来是一句,见留不住刘思的挑唆之言。可话一说完,刘思竟真的定住
了。彭山的话让她一下想起来了上午与徐萍的对话,徐萍说要拉丈夫来健身房,
她不以为意,只当是两人间的戏言。
可如果丈夫说的真的是假话,那是不是就说明徐萍已经成功了?会这么快吗?
刘思想着心里就不住的打鼓,瞬间迈不动步子了,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彭山。
彭山顿时知道说到她的心坎上了,站起身两步挪到窗边的座位坐下,示意刘
思过来道,「看,从这里看出去,正好可以看到西面到健身房来的全部街景。咱
们就在这里等,总能等到。」
健身房所在的商场是「L」型建筑,从转角的休息区的确可以清楚地看到由西
而来的街景。刘思看着彭山道,「看来今天代班都是你计画好的,我是不是也被
你算计进去了?」
「我本来只打算来碰碰运气,压根就没想到你会这么快试探出徐萍的态度,
更没想到你会过来跟我碰头。不过这样正好,我有更多的信心可以肯定,他们今
天一定会出现,说不定还会有更多意想不到的发现。」
彭山嘴角咧起的笑意让刘思一阵心乱,但是同时更多的是好奇,徐萍到底在
丈夫心里占有多大的地位,今天在这里就能看出来了。
「行,我今天就看看你是真的聪明,还是在自作聪明。」
刘思说着跟着坐到了彭山对面,看着窗外并没有多少行人的街景。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