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读母亲之熟母赵玉萍】(8)

第八章、意外
陪读母亲姚晓琳的这通来电,让昨夜的迷梦照进现实。我试图理清乱糟糟的
脑子,希望能想到办法帮她。
「如果……联系不上你家小海,仅凭同学说的,看到他和张艳一起打车离开
学校,我们还是不知道他们去哪了?」
「我之前给小海买过一只电话手表,他嫌幼稚,始终不肯戴。也许是我的第
六感作祟,老觉得他跟张艳有点儿问题,虽然缺乏证据,但就是说不清的感觉,
所以我乘他不注意,悄悄把电话手表塞进书包……」
那种儿童电话手表,我在电视上见过,似乎能通过父母的手机远程控制。
姚晓琳继续说道:「我手机里装了软件,能定位那只手表,知道大概的位置
……赵姐,你能不能快点赶过来,我一个人……有些害怕……我怕弄错了,更怕
……」
我想起涛涛电脑上保存的张艳裸体写真,这帮男孩正值性欲旺盛的青春期,
面对成熟女性的诱惑,恐怕难以自制啊!昨晚的梦大约是一种预兆,说明张艳的
确带点儿古怪。所以,身为人母,我和姚晓琳感同身受,十分清楚她更害怕的是
什么。
「没问题,阿琳,你先别急啊,如果确定了小海的位置,马上发给我,我这
就出门跟你汇合,咱俩一起想办法,你千万不要一个人冒然找过去。」我语气坚
定地说道,但觉一股热血涌入心田。
据说女人抓小三的时候,智商堪比神探夏洛克,我想姚晓琳对儿子和张艳的
事也类似吧,投入了百分之两百的心力,我禁不住心生倾佩。
我简单地扎了个低马尾,迅速套上宽松的印花白T 恤,搭配牛仔热裤,T 恤
几乎完全遮挡热裤,走「下衣失踪」风,露出两条大长腿,看着既性感又动感。
肉色的超薄无痕T 裆连裤袜和高帮小白鞋,修饰腿部线条的同时,也便于行动。
我又花掉十分钟左右,撸了一套淡妆,戴好棒球帽和太阳镜,便匆匆忙忙地跑出
门。
为了抓紧时间,我直接坐出租车前往,把姚晓琳发的地址告诉司机,并再三
叮嘱他开得快些。出租车开始奔驰穿梭于马路上,期间,我抽空拨打了儿子的电
话。
「涛涛,我是妈妈,有点事情要出去一趟,可能赶不回来帮你做晚饭了,你
自己点个外卖吧……」
儿子半晌没吭气,随即嗯了一声算作答应,我估摸他在电话那头满心诧异—
—今天,我这个当妈妈的是怎么回事?大清早睡过头,来不及做早餐,下午时分
又莫名离开,不做晚饭。但为了使涛涛免遭张艳魅惑,必须帮姚晓琳弄清事情真
相,只好暂且委屈儿子的胃了。
约莫二十分钟,我透过车窗瞧见路旁的姚晓琳,她满脸焦躁,正手捂胸口,
在那儿来回踱步。我赶紧跳下出租车,冲她连连摆手。
姚晓琳年纪比我小得多,眉眼精致,是那种耐看型的女人,然而事发突然,
瞧得出她内心慌乱无助,匆忙间素颜出门,随意地盘了个发髻,前额青丝凌乱,
气色暗淡而忧郁,远不如四十岁朝上的我。身穿墨绿色碎花棉麻连衣裙,多处起
了褶皱,仿佛是睡衣改成的,光着两条腿,脚踩显得笨拙的棕色坡跟凉皮鞋。
「啊!赵姐……你终于来了,我都急死了!」她揽着我的双臂,嘴唇微颤,
一脸欲哭无泪的样子。
我柔声宽慰道:「阿琳,你别急啊,可能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样……」
姚晓琳直摇头,指了指马路斜对面,委屈巴巴地说:「你看……这附近有一
家快捷酒店,电话手表的定位就在……」
接下来的话卡在嗓子眼里,她直抠我的臂膀,五指之下的肌肤透出一丝丝痛
感。
我转过身,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是一家不知名的快捷酒店,门面相当简
陋,夹于其它店面之间,存在感太低了,说是小旅馆也不为过。事情不容细想,
我换位思考,姚晓琳的猜测不无道理,成熟迷人的美女教师和情窦初开的冲动少
年,酒店开房,干柴遇烈火,以至于我完全能够想象得到,张艳和涛涛赤身裸体
搂作一团的画面。
张艳这个骚货!
「走!」我咬牙切齿地吐出一个字,拉着姚晓琳小跑着穿过马路。
站在酒店门口,我豁然清醒,往回直拽好似脱缰的姚晓琳:「等等,这样冒
然闯进去,还是有问题。」
「什么问题,我顾不上了!」
「阿琳,你能在手机上查出具体是哪间房吗?」我微微皱眉,瘪嘴问道。
「啊?!」她颤颤巍巍地掏出手机,两根手指在屏幕上操作,试着将地图放
到最大化,「不……不行,只能定位在酒店附近,具体房间怎么可能知道……」
我环顾四周,无意间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身旁还有一个半大小子,正从较
远处的KFC 推门而出。我拍拍姚晓琳低声道:「你快看,那是张艳和小海吗?」
「是……是……」她急急点头,又要冲过去。
我拦住她,盯着她的双眸认真地说道:「阿琳,你别急啊,也许张艳只是帮
小海辅导英语,先看看他俩接下来去哪儿再说。乘着还没被发现,咱俩先找个地
方躲躲。」
「可是……就算辅导英语,为什么要打车来这么远的地方?」
「开小灶嘛,可能怕被别的同学说厚此薄彼,青少年心理脆弱,难免知道以
后羡慕嫉妒恨。」我拽紧她凉凉的小手,钻进酒店旁的窄巷。
「咱俩就躲在这里,看看张艳还要干点什么。」
姚晓琳银牙咬朱唇,愁眉不展,好像用尽全身力气握住我的右手。
我俩紧挨着彼此,自墙角探身,窥视师生二人的动向。
虽然下午四点已过,但气温依然很高,热浪让整条街都有些扭曲变形,远处
男女二人,一低一高的身影就泡在这热浪中,张艳撑了一把深酒红色遮阳伞,帮
小海和自己挡住烈日曝晒,两人肩并肩穿过马路,步履轻快,越走越近,已经来
到酒店同侧的人行道。
张艳秀发披肩,一身藏青色西装套裙,前襟敞开,露出胸口缀了蝴蝶结的白
色衬衫,两条玉腿泛着丝袜的哑光,脚上的裸色高跟鞋,尖细的后跟目测不低于
五公分。
男孩套着一件灰色的短袖T 恤,蓝白相接的校服甩在左肩上,右边单肩背着
书包。
张艳搭着小海的肩膀,巧笑倩兮,似乎还在跟他讲什么悄悄话。
我的心脏砰砰直跳,手心冒汗,脑子里两股势力在打架,一方希望张艳为人
师表,立即和小海分开;另一方却希望张艳领小海进酒店,坐实女教师勾引男学
生这档子事。
纠结之间,张艳和小海竟然踏上了快捷酒店的台阶。
「不……」姚晓琳尖叫一声,欲扑向师生二人,那神情好似要把张艳撕个粉
碎。
我拽着她的手臂:「捉奸要讲证据,你现在过去,张艳可以找借口,说自己
帮小海辅导英语。」
「胡说八道,辅导英语?!刚才不是在KFC 辅导过了,为什么又要来酒店辅
导?!」
姚晓琳两眼憋得通红,冲我吼道。
「阿琳,你听我说,既然你相信我,找我帮忙,我倒有个主意,先想办法弄
到张艳开的房间号,然后在事前冲进去,把张艳逮个正着,让她没办法狡辩。你
在这边稍等一会,我去试试看。」
我戴上太阳镜、黑口罩,外加棒球帽,自信这身装扮,张艳应该难以认出我
是谁,又对姚晓琳嘱咐几句,便三步并作两步,跨进酒店的大门。
张艳和小海正站在前台旁边,几乎同时回头看向我。说不紧张是假的,明明
很短的距离而已,却走得好像四肢与我无关,差点儿撞向前台的大理石外缘。辛
好脸部被完全遮挡,如我所料,两人只认为我也是住宿的客人,继续跟前台小姐
沟通。
「不好意思,请您稍等会儿,我先帮他们把房间开好。」唯一的前台小姐礼
貌地对我说道。
「嗯……」我不敢轻易开口,担心声音被张艳听出来,毕竟作为优秀学生的
母亲,张艳对我还是比较熟悉的。
「女士,您的房间开好了,1329号,坐右边电梯刷卡上三楼。」前台小姐将
房卡交给张艳。
「好的,谢谢!」
张艳接过房卡,亲昵地拍拍小海的后背,男孩便跟着她朝电梯口走去。
「女士,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您在网上预订过吗?」前台小姐问道。
我哼哼唧唧,憋了几句含糊不清,自己都听不懂的话,太阳镜片下的双眸却
始终盯着张艳和小海,直到他俩钻进电梯,我才真正开口问道:「妹子,你知道
刚才那个女的和男孩是什么关系吗?」
前台小姐被我问懵了,瞪大戴了假睫毛的双目反问:「女士,您……您问这
个干什么?他们不应该是母子吗?」
「母子……」我低声重复这两个字,调转头大步向外走,丢下错愕莫名的前
台小姐。
酒店门口,姚晓琳正探头张望,见我出现了,急忙迎过来:「怎么样?知道
房间号了吗?」
我一边摘掉口罩,一边点点头。
「赵姐,那……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她表情忐忑地问道。
「房间号是1329,不过上三楼必须要经过前台,还需要房卡乘电梯,咱俩假
扮访客,你看,我们有张艳的手机号,也知道她的房间号,就说是朋友来酒店找
她,前台应该不会怀疑,只要混上三楼,就有机会逮住她。」
「这样子能行吗……」她脸上可以说是毫无底气。
「你照我说的做就行……」其实,我和姚晓琳周围并无其他人,但我凑近对
她耳语,指导她具体如何行事。
我脱了棒球帽和墨镜,除掉黑色发圈,把头发披散开,稍稍整理顺溜蓬松,
T 恤塞进牛仔热裤,防止刚刚那蒙头遮面的装扮,被前台小姐一眼认出后有所怀
疑。
姚晓琳和我步入酒店大堂,我尽可能不露声色,跟在后面,前台小姐盯着我
看,似乎头顶悬挂一连串问号。
「两位女士……有在网上预约了吗?」她瞧瞧姚晓琳,又瞧瞧我,似乎吃不
准之前那个女人是不是我。
我装作没见过前台小姐,面无表情地东张西望,假装观察酒店大堂的环境。
「我们……我们有个朋友住进了你们酒店,房间号是……1329,一位姓张的
女士,让我们来酒店找她……」姚晓琳略显紧张。
「请稍等,我确认一下您朋友的入住信息……」前台小姐低头查询电脑,
「……是有一位张女士,两位事先跟她约过吗?」
「肯定约了,她让我们直接去房间见面!」姚晓琳不耐烦地提高嗓门,「怎
么,需要我现在打电话问她吗?」
「哦,不用了,不好意思啊!」前台小姐连忙赔笑脸,「麻烦两位登记一下
访客信息。」
她递来两张打印的表格,姚晓琳和我半真半假地填写了姓名和手机号。之所
以这样做,是因为和姚晓琳商量办法时,我觉得小旅馆的访客登记不可能特别严
格,若是留下真名实姓,今后恐怕会惹麻烦。
果然如我所料,前台小姐不再追问,收掉表格后,便领着我俩去坐电梯。她
刷卡,并摁亮三楼的按钮,随后微微一笑,鞠躬致意完就旋即离开了。电梯门缓
缓合拢,至此,我悬着的心终于放平,身旁的姚晓琳也长吁一口气。
「叮!」电梯铃响,转瞬三楼已至,我心知肚明,糊弄前台还算容易,掌握
张艳勾引男孩的证据,才是真正的麻烦事情。不曾想,姚晓琳先一步跨出电梯,
由左侧的房间挨个开始搜寻。
快捷酒店的走廊狭窄,灯光昏暗,奶黄色墙面因年久失修而斑驳老旧,墨绿
花纹地毯更是脏兮兮的,仿佛满目皆是各种污渍,还泛着一层油光。
姚晓琳匆匆经过几间客房,突然发现自己走错了,忙掉转身往反方向边跑边
找。终于,我俩在逃生口附近锁定了1329号房间,门把手上还挂了「请勿打扰」
的塑料牌子。
「赵姐……我们该怎么办?」她急得直跺脚。
我摆摆手,示意她小点声,然后耳朵紧贴房门,使劲倾听内侧的动静。小酒
店的隔音非常差,我听见浴室的水声,应该有个人在淋浴,也许是两个人……我
暗暗骂道,张艳个骚货,还真他妈的不要脸,洗干净了好肏屄是吧!
「阿琳,别担心,应该还没发生你想的那种事。你的声音小海肯定很熟悉,
让我来敲门。」
「咚……咚……咚……」我掌握好力度,尽可能模仿客房服务的敲门声。
里面传来男孩的回应:「谁呀!?」
我压低嗓音:「您好,您登记的时候身份证落在前台了,我帮您送上来了,
麻烦开下门。」
一会儿,房门缓缓向内开启,小海探头张望,身子却藏于门后。与此同时,
小海的妈妈——姚晓琳从右侧走廊猛地冲向他,男孩根本来不及反应,门已经被
他妈妈彻底推开。
我跟着姚晓琳走进去,狠狠剜了一眼靠在墙角,目瞪口呆的大男孩。这时,
他刹那间反应过来,快步上前拉扯母亲赤裸的臂膀。姚晓琳忿忿地甩脱儿子的纠
缠,反手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啪!」
「妈妈……」小海捂着半边脸哀嚎道。
「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姚晓琳咬牙切齿地问道:「张艳呢?是不是躲在浴室里面?」
同为母亲,我也打心底感到万分气恼,想起涛涛电脑里女教师的裸体照片,
我愈加怒不可遏,用力冲撞浴室门。我推测,张艳应该握紧把手,阻止人强行闯
进去,可惜小酒店的设施并不牢靠,待我破门而入,她正惊慌失措地拿起浴巾遮
蔽裸体,身上的水珠还没来得及擦干。
「张老师,张艳,麻烦裹好浴巾,自己出来吧!」我厉声说道。
「涛涛妈妈?」张艳揉揉眼睛,愣了愣,「怎么是你……」
「张艳呢?我是小海妈妈,我倒要问问你,你跟我家儿子躲在酒店里干嘛?
啊?辅导英语是吧?啊?」
姚晓琳气鼓鼓地冲进浴室,一把揪住张艳还湿漉漉的长发,往外直拽,拽得
女教师哇哇乱叫,乞求对方松手,为人师表的形象早已荡然无存。男孩可能听见
了张艳的鬼哭狼嚎,又想跑去阻止母亲,却被我在浴室门口拦个正着:「小海,
快住手,你要气死你妈妈吗?」
「阿姨,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快走吧!」小海反倒使劲往房门口推搡我。
「臭小子,怎么跟我没关系?你心目中的美女班主任,张老师就跟你一个人
爱的死去活来?我告诉你,张艳给我家涛涛也发过写真照!」我怒目以对,一字
一顿地强调,「裸体写真照!」
男孩松开推搡我肩膀的双手,身体冲后踉跄几步,一屁股跌倒在地,一副遭
受巨大打击的丧气样子,狂躁地抓挠着脑袋。
我转身退避,为姚晓琳大打出手腾了些空间。
张艳被姚晓琳拖向房间中心。若论身高体型,姚晓琳娇小纤瘦,顶多一米六
五,张艳则与我相仿。此时,小海妈妈好似老鹰,女教师倒成了小鸡。张艳半路
又挨了愤怒母亲的两记巴掌,三记老拳。那条白色的浴巾凌乱地缠住她,左侧的
肩膀直至胸脯几近袒露,诱惑男人的乳沟分外惹眼,她既要防着浴巾滑落,又害
怕姚晓琳的突然袭击,整个人佝偻得犹如一具木乃伊,毫无平时的知性和美丽可
言。
我紧随其后,指着她的鼻子质问道:「张艳,你为什么要给班级的男生发裸
体写真?是不是想勾引他们?」
「我……我的确比较欣赏优秀的学生。」张艳痴痴地望向抱头痛哭的小海,
「一开始……只是单纯想帮他们辅导功课的,并没有别的想法……」
「啪!」姚晓琳见张艳盯着自己儿子,抽冷子又是一个大嘴巴子。
我继续问道:「你和小海……你们发生过几次?」
「没有……两位妈妈,我和小海什么都没做……」张艳扮作一副抱屈衔冤的
模样,好像自己真的是无辜小白兔。
「小海,你当着妈妈和阿姨的面,一定要说老实话,你跟张艳有没有发生那
种关系?」我又转向男孩求证。
小海虽未正面回答,但脑袋摇得好似拨浪鼓。
「骚货,贱货,从今以后不许打我儿子的主意!不!不行,我要去学校告发
你,让全校师生都认识认识你这个女色狼,你这个淫娃荡妇!」姚晓琳恶狠狠地
说道。
我凑近对她耳语:「阿琳,事情最好别闹得太大,毕竟传扬出去,也会牵连
到小海,说不定还有其他男生,不能因为张艳这种骚货,影响孩子们的学习和生
活。不瞒你说,我也怀疑我家涛涛跟张艳……给张艳一点教训就行了,让她保证
以后不再犯这种事。回头鼓动家委会,对学校施加压力,把张艳这个班主任换掉
……」
姚晓琳轻轻嗯了一声,表示认同,但一转眼的功夫,她又开始揪着张艳的长
发,各种拳打脚踢,连掐带爪,骂骂咧咧:「骚货,缺男人是吧!?勾引自己学
生!?你个骚货……老公死啦!?还是阳痿早泄!?叫你勾引小海,骚货……」
这回,张艳却并未逆来顺受,与姚晓琳扭在一起,大概想要做些自我防卫,
但终究还是理亏的那方,边挡边退,脚底不稳,忽地仰面而倒,脑袋重重地磕中
墙角,只听见一声闷响,张艳整个人便砸在地上。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姚晓琳尖叫着望向我:「她……她……」
那个瞬间,我脑子也是一片空白,略微回过神来,才顿时醒悟,事态的发展
已然失控,如果张艳真有个三长连短,房内几个人都难脱干系。更何况这家酒店
虽然破旧,但大堂、电梯和走廊通常都装了监控,抓奸抓成悲剧,演化成刑事案
件,性质就完全变了。
蜷缩在角落的小海爬起身,想过去看看张艳的情况,立刻被我阻拦。我又招
呼姚晓琳过来,母子俩由于害怕而紧紧拥抱。张艳的倒地也算有额外收获,至少
让这对母子暂时重归于好。
我小心翼翼地挪步,尽量靠近躺在地上的张艳,学着电视里的方法,伸长手
臂,用两根手指探探她的口鼻,万幸,还有气息,可能磕到头一时昏厥,但愿不
是脑震荡或者脑出血……
「还有气,应该问题不大。阿琳,小海,你们收拾一下,赶快回家,我在这
里守着她,如果长时间昏迷,我再想办法。」我故作镇定地说道。
我担心张艳醒来后,姚晓琳和她再起肢体冲突,招惹更多麻烦。事到如今,
酒店的这幕闹剧,越快收场,对所有人而言越有利。
母子俩抱得死死的,哭得稀里哗啦。姚晓琳报以感激的目光:「赵姐……谢
谢啊,今天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要是小海和张艳发生那样的事,
我估计要疯掉的,杀了张艳的心都有!」
「好了,快走吧,」我催促道,又叮嘱男孩,「小海,照顾好妈妈,她是多
么的爱你啊!今天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希望你早日理解妈妈的良苦用心。」
这番话,与其说是教育小海,还不如说是为了涛涛而准备的。
姚晓琳再三表示感激,拖着儿子离开房间。
我关好房门,想把张艳抬上床。无奈她个子与我相差无几,体重也不似麻杆
般轻盈。费了些力气,终于将她安置在酒店大床上。
这个女人确实很美,即便缺席妆容的加持,她的脸蛋也无可挑剔。标准的瓜
子小脸,眉眼细长如妙笔勾勒,瑶鼻挺翘像玉琢而成,娇唇若丹好似樱瓣,温婉
秀丽之余,冷白皮又稍稍带了一种疏离之美。
可惜,刚才姚晓琳的一通抓挠拍打,给张艳的脸孔和身子留下了不少「纪念
戳」,我对着这些散落四处的「纪念戳」嗤笑,直骂活该,哼,勾引自己学生,
纵使皮囊再完美,骨子里也是淫贱骚货。
我越想越气,索性扒掉浴巾,倒要瞧瞧她究竟有多大的魅力,竟让那些男孩
纷纷拜伏在她的石榴裙下。
一副裸女图展现于眼前,张艳的身材匀称,拥有女人向往的颀长的天鹅颈和
优雅的锁骨线。酥胸应该是C 罩杯大小,向两侧微分,由于平躺的关系,乳形饱
胀圆润却稍稍扁平,玉沟也因而浅显了些许。乳晕如两朵朱红沁染宣纸,乳头似
一对莓果傲立秀峰,娇娇艳艳,彤彤泛泽。小腹和腰肢平坦紧致,脐眼狭狭,形
若橄榄核。阴丘鼓鼓蓬蓬,浅浅地覆着一小撮棕黑色毛毛,那条神秘的幽谷,半
掩半露,直入并拢的大腿根。她修长的双腿如两节无暇的嫩藕,那黄金比例,真
正诠释了何为腰部以下全是腿。
对比张艳,我除了身高,以及丰满的胸部和臀胯,就只剩连自己都厌恶不已
的「肥胖」和「粗壮」了。
我不禁感慨道,这长相,这身材,什么样的男人勾引不到,为什么偏偏挑自
己的学生下手?
又过去一会儿,我凑近床沿,轻轻拍打张艳的面颊,记得电视剧里如果有人
昏倒,可以用这种方式拍醒,可惜现实不是电视剧,这法子不行。我随即跑进厕
所,用茶杯灌满冷水,往张艳的脸上一股脑泼去,她还是毫无反应。我开始慌乱
起来,后悔刚刚装什么大姐头,让姚晓琳带着儿子离开,独留自己收拾这个烂摊
子。
张艳不会真的摔成脑震荡或者内出血吧?忧心之间,我想到一个人或许可以
帮忙……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