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外卖到了】(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外卖员周远不断捡漏的幸福生活(一时兴起的脑洞之作,希望大家喜欢)
……………………
「喂,我的外卖还要多久送到啊?」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十分急躁。
「我马上到,请您再稍等一会儿。」这是一个阴沉的暴雨天,豆大的雨滴密
密麻麻砸在周远的身上,即便有雨衣作为遮挡,可他还是显得相当狼狈。
「你可不准提前点送达啊我告诉你,」电话那头尖利的声音有些不耐烦,
「你要是敢提前点,我一定投诉你!」说着,没有给周远回话的机会,直接挂断
了电话。
「还有3分钟」周远看了看手机,于心中默念着剩余的时间。
「顾不上雨天路滑了」,周远口中喃喃,加快了脚步。
「啊……」贪图便宜廉价的布鞋果然在此刻背叛了周远,他惊呼一声,身体
直挺挺地向前方倒下。
「呼……外卖没事就好。」嘴唇与坚硬的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有些火辣辣
地疼,可周远却像是没注意到似的,他怀里紧紧地搂着外卖,不断有血渗出的嘴
角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呼……」在电梯里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周远这才有时间查看自己的伤口,
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对着自己照了照,发现原来刚才倒下时,
为了保护外卖,嘴唇磕到了地上,此刻正不断往外渗着血。
「唉,都是下雨天,为啥就不能体谅体谅我们呢?」叹了口气,周远突然感
到一阵委屈。
「您好,你的外卖到了?」来到订单上标明的门牌前,周远按下门铃。
「我都快饿死了你知道么?」门打开了,一位中年男子恶狠狠地对周远说道。
「不好意思哈……不过请问您有……」周远话音未落,面前的门便紧紧地关
上了。
「创口贴吗?」对着紧闭的房门,周远慢吞吞地说出这句话,血顺着嘴角流
下,在黄色的外卖服上留下道道刺眼的痕迹。
不知道为什么,周远突然感觉特别特别累,他看了看时间,发现只是下午四
点而已,按照以往的作息,这时候离他下班还早的很呢。可是周远今天突然不想
继续干了,他将App后台关掉,抬起袖子随意地抹了抹嘴角,向着电梯走去。随着
他的离开,原本明亮的楼道暗了下去,声控的灯一盏盏地熄灭,直到再也看不见
周远的背影。
「嘶……」回到出租屋内,周远用酒精简单处理了下伤口,传来的阵阵刺痛
让他不禁深吸了一口气。
「叮叮叮~」轻快的铃声响起,周远拿起手机看了看,原来是父母,他放下
手中棉签,接通了电话。
「远远,在城里还好吧?」电话那头传来的是母亲的声音。
「我都挺好的啊。」周远故意将语气伪装地欢快又轻松,可电话里传来的母
亲那熟悉的声音却让他鼻子微微有些发酸,「家里怎么样了?」
「家里都挺好的,这不,之前种的菜这几天就快熟了,」母亲的声音显得很
是欢快,「远远,要是缺钱了就和家里说啊,不要委屈了自己。」
「我是来城里赚钱的,怎么还能向家里要钱呢?」周远以玩笑的语气笑道,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句玩笑脱口而出的时候,他悄悄地伸出手,使劲恰了恰自
己的大腿,终是没有落下泪来。
「好啦好啦,我有点累,先挂了啊。」生怕接着聊下去露出破绽,周远果断
挂断了电话。
周远本是县城生人,初中过后便没有再读书,职高读了一年,可实在是受不
了里面所谓的江湖气,便辍学出来打工。一无所长的他本想着进厂当工人,可在
工厂干了几年之后,流水线上机械的作业又令他感觉十分厌恶。于是,他又从厂
子里辞职回家。不过听在城里的二舅说,城里送外卖的,只要踏实肯干,一个月
甚至可以收入过万。这让周远甚是心动,于是,在和父母商议过后,周远便毅然
决然的进了城,成为了一名外卖员。
其实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了,更加刁蛮难缠的客人周远也不
是没有遇到过。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发生的事让他分外的难受,仿佛那道口子
不是开在嘴上,而是让他的心,也悄然地往外渗着血。
躺在的周远四处望了望,狭窄的房间里什么家具几乎也没有,只有一张床和
几个柜子。其实也并不需要什么家具,因为每次周远下班时,必定已经累的不成
样子了,倒头便能直接睡着,可今天只干到四点便下班收工,这样子一来,房间
里简陋的陈设便有些看不下去了。
「这算什么嘛!」周远坐在床上,握紧了拳头,「只要可以赚到钱,我管他
三七二十一呢?」
这么想着,周远也就逐渐放宽了心。他站起身,准备去上厕所。
「啊!」客厅里传来一身惊呼,一个看上去与周远年龄相当的「原来是周哥
啊,周哥嘴上是怎么了?」
「没事,我就是摔倒了」周远笑了笑,出门准备吃饭。
刚才客厅里的那家伙名叫黄华和,是在本地上学的大学生,因为受不了学校
的住宿条件,便出来租房住。可是一个人租房的房租又太过高昂,于是他便和周
远成为了合租室友,一起居住在这间不大不小的两居室里。
虽然是室友,可周远一直不喜欢他,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太像了。是的,黄
华和看他的眼神,周远十分熟悉,那是他送餐时经常遇到的眼神,轻蔑里带有一
丝不易察觉的鄙夷,一开始周远以为是自己身上沾到了什么脏东西,可四下检查
之下却没有任何发现。久而久之周远逐渐明白了,原来这只不过是单纯的鄙夷罢
了,就像是,周远黝黑的肤色以及客观来说称得上丑陋的外貌,都是被人所鄙夷
的地方。
可周远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被看不起呢?周远的父母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
农民,他们的肤色都被阳光晒的黢黑,他们的皮肤也因为劳累而被刻上了许多深
深的纹路,可在周远眼里,这一点也不值得鄙视,因为这是勤劳的象征。
所以周远一点也不喜欢城里,虽然城里有高楼大厦,那里的人们总是西装革
履,文质彬彬,吃着周远人送来的外卖,虽然城里的姑娘都很好看,穿着许多周
远从没见过的漂亮衣服,皮肤都白的发亮。可周远就是不喜欢,因为他只有在送
外卖的时候才能走进那一栋栋高楼大厦里,其他的时候他只能远远的看着那些西
装革履的人们,眼睛里满是羡慕。因为那些姑娘都不属于他,他只能远远地看上
几眼,看着她们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里,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
可城里纵然有千般的不好,可有一点是好的,就是赚的确实不少,这一点二
舅没有骗他,所以周远早就已经发过誓了,一定要赚到足够多的钱再回去。
「可是要赚多少呢?」周远的心中也有些迷茫,他希望能把家里的房子翻新
翻新,不过要是能重修一间洋气的小楼就好了。这几年好多从城里打拼回来的亲
戚都在家里盖起了小楼,周远路过的时候,总是带着几分羡慕。
「老板,来一份黄焖鸡米饭,」周远在店里坐下,似乎是突然又想起了什么,
他又补上了一句,「多加一点米饭,谢谢老板了。」
「好嘞好嘞,一份黄焖鸡米饭。」身材富态的老板向后厨吆喝了一声。
这家店是周远这几天的意外收获,不仅味道不错,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这家
店的价格十分实惠公道,而且,最为他所看中的是,这家店可以免费加米饭,不
过为了长久地在这家店吃下去,周远也不敢一次加太多米饭,不过即便是这样,
他也总能以一个十分实惠的价格,吃个八分饱。
黄焖鸡米饭端了上来,周远拆开筷子,大口大口吃了起来。虽然受嘴上的伤
口影响,周远现在胃口不太好。可为了一整天劳累的送餐,周远还是硬着头皮,
大口大口地补充着能量。
「呼……」吃完饭,周远长舒了一口气,扫码结账后离开了小店。
「您好,您有新的订单。」女声的提示音响起,周远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
一条跑腿订单。
跑腿订单相较于一般的订单来说,虽然更加费时费力,可往往也能够拿到更
高的报酬,周远有些惊喜地马上点击了接受,他仔细一看,原来这次的跑腿不过
是一杯奶茶罢了,这让他不禁有一种捡漏的喜悦感。
「嗯,大杯半糖不加冰。」周远一步步核对着订单上的要求,来到装修风格
华丽的奶茶店,下了单。
「我靠,这一辈饮料就要三四十?」望着订单上的数字,周远有些惊讶。就
这么一杯小小的喝的,都可以抵他一天的饭钱了。
「城里人果然有钱啊,一杯喝的都这么贵,还要叫跑腿。」周远不禁感叹道。
他四下看了看,发现店里面都是些年轻女孩,穿着清凉面容姣好,这样的发
现不禁让周远脸红了起来,不过好在他面色黝黑,红与不红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等待奶茶的时间有些漫长,周远掏出手机,刷起了抖音,可刷着刷着,周远
不禁又偷偷向四周描了几眼。
「6381号订单好了。」前台传来店员的呼喊,周远小跑着接过奶茶,离开了
奶茶店。
按照订单上的地址来到了门前,周远按了按门铃,等待在门前。
门打了开来,开门的是一名女子,只是这刹那间的一瞥,周远竟然看失了神。
「东西放在地上就可以了,」开门的女子皱了皱眉,说道。
「嗯……」周远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转身准备离去。
「算了,你把这杯奶茶拿走吧,我不要了。」那女子又说。
「为什么?」周远转过身来,有些诧异地问道。
「因为我突然不想要了。」说罢,没有给周远回话的机会,门便又紧紧的关
上了。
「难道我遇到好心人了?」周远喜滋滋地拿起奶茶,说实话,他还真没有喝
过奶茶,更别说这种三四十一杯的奶茶。在周远看来,这样的奶茶已经可以算作
是奢侈品了。
周远喜滋滋地拿着奶茶,又想起了刚才的那个姑娘。说实话,虽然楼道里灯
光比较阴暗,可仅仅是刚才那瞬间的一撇,周远却也颇为惊艳。
虽然大城市里好看的女孩有很多,可方才的女子却依然能让他在瞬间看失了
神,现在想起来,还是很不好意思。
一上午的忙碌时光很快就过去了,那杯奶茶一直被周远放在电动车的筐里,
直到中午吃饭了,周远这才小心翼翼地把奶茶从车里拿了出来,开心地喝了起来。
「果然好甜啊。」周远细细地品味起来,他突然莫名地想起父亲,每到过年
时,父亲总会买回一瓶好酒,那时候父亲总是很小心地倒出一点点,细细地抿一
小口,周而复始。
虽然奶茶并不如酒珍贵,可对于周远来说,它的珍贵不仅仅体现在金钱上。
所以他也学着父亲的模样,一小口一一小口的喝着,夏日的天气炎热,可周
远的心里却是凉丝丝的,还透着一丝甜蜜。
吃完饭后,周远起身,准备开始下午的工作。可就在这时,一个电话打了进
来,周远拿起来一看,系统显示的是美团的官方号码。带着疑惑,周远接通了电
话。
「你好,是周远先生吗?」那头的男声听上去十分的严肃。
「对,我是,请问有什么事吗?」周远问。
「是这样的,根据您近一个月的订单,我们接到一则投诉,说您有疑似猥亵
的行为。」
「什么?」周远有些不敢相信。
「是这样的,我们已经通知到了,你之后一个月的订单,抽成比例会有所上
涨已作惩罚。不过要是下次还接到这样的投诉,处理就不会是这么简单了。」说
完,那边边挂断了电话。
「喂!喂?」周远对着电话那头大喊了几句,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怎么可能呢?」周远细细回想了下近几天的订单,发现没有一件他有表现
出「难不成是刚才的那个女的?」周远想,可很快他又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
这个想法。
方才的奶茶还有些许的甜蜜留存在嘴角,周远下意识地不愿意去怀疑那个美
丽的女子。
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周远却心事重重的完成了下午的所有订单,可心神
不宁之下,周远甚至送错了好几个订单。
「呼……」躺在床上,周远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个女子的面容,以及自己
那一瞬间的呆滞。
其实他已经猜出来了,那个投诉他的人大概率就是她,而那杯被他视若珍宝
的奶茶,大概率也就是因为她不愿意再碰周远碰过的东西,毕竟,周远记得,那
个奶茶并不是完全密封的,它的小料是封装的,是可以被打开而不被发现的。
「原来是因为这个么?」周远自嘲的笑了笑,转身睡去。
第二天早晨,周远像是完全忘记了昨天的不快,他早早便起了床,准备开始
一天的活动。
「叮!」您有新的订单。随着一声系统提示音的响起,代表着周远又即将为
了一个订单而忙碌。
「不会吧?」周远长大了嘴角,浮现在眼前又是一个跑腿订单。
「没想到还真是。」越接近订单上的那个地方,周远脸上的表情就变得复杂。
他的脚步也越来越慢,仿佛有着。
这时,他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奇怪的是,他拿起手机一看,上面显示的却
不是电话号码,而是一串奇怪的文字。「春天的冬雪」「奇怪,这是谁啊。」抱
着这样的心思,周远按下了接通键。
「好好享受接下来的旅行吧,Good boy。」电话里的声音欢快又跳脱,像是
一个马戏团的小丑,带着红鼻子,手里还拿着幼稚的玩具。
「什么傻逼?」周远嘟囔了一句。
「您好,您的外卖到了,我放在门外的鞋柜上了,您自己出来拿吧,我就先
走了。」像是要逃避什么似的,周远加快了脚步,转身准备离开。
「等会儿,你先别走。」门很快便打开了,那个女子又出现在周远面前。
「您好,请问您还有什么事么?」周远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你称呼一个不认识的人都是这样称呼的么?」门那边的女子皱眉问道。
「那您说该怎么称呼?」周远也有些生气。
「我的名字叫曲雨晴,你叫我雨晴婊子就可以了。」曲雨晴靠在门边,说。
「您说什么?」周远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你叫我雨晴婊子就可以了。」曲雨晴眉头越发紧皱,重复了一遍。
「这……」周远感到非常的莫名其妙。
「好了,你先进来吧,外面说话实在是不方便。」曲雨晴打开门,向周远招
了招手。
「这……我还有点事,就不进去了,不好意思。」周远退后一步,曲雨晴这
般诡异的作态实在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联想到那个同样莫名其妙的投诉以及刚
才那个诡异的电话,周远感觉再留下来实在不会有什么好事,便准备溜之大吉。
「站住,」曲雨晴的脸上有些不悦,「没有礼貌就算了,没想到你连外卖员
的基本职责都不知道,你要是敢走,我一定会投诉你!」
「小姐,我不知道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让您这么地捉弄我,就算您是顾客,
可我也是人,不能任您作贱不是?」周远的脸上也带了几分火气,这些天的生的
气此刻像是火山爆发一般喷薄而出。
「我不管你,既然你还不进来,那我一定会投诉你的。」曲雨晴伸手便要关
门。
「好,我进来,我堂堂一个大男人,难道还怕了你不成?」周远咬咬牙,进
了门。
「你叫我什么?」进门之后,曲雨晴冷冷地问道。
「我叫您小姐,怎么,有问题么?」周远没好气地说。
「那周远大人,」曲雨晴说「你,你叫我什么?」周远曲雨晴叹了口气,为
周远的固执与愚蠢感到有些无可奈何,「我刚才才教过你,有礼貌的称呼应该是」
雨晴婊子「,而不是什么」您「,」小姐「这样粗俗的词汇。」「雨晴婊子?」
周远的声音有些颤抖,如此粗俗的词汇从曲雨晴的嘴里说出,让他实在不知如何
是好,只得迷迷糊糊地顺着她说。
「总算改过来了,虽然不懂礼貌,但是知道听取他人的改正过来,倒也不算
无可救药。」曲雨晴点了点头。
「好了,你先站在这里不要动,脏兮兮地,别弄脏了我刚打扫的地板。」说
着,曲雨晴向下扫了一眼,便自顾自地进屋了。
「不用了……我现在就走。」周远双脚交叠在一起,不好意思地说。方才曲
雨晴的眼神像是一柄利剑,穿透了他的自尊心。他下意识地不想让曲雨晴看见自
己那已经黑的看不出本来面貌的鞋。
「好了,我已经准备好了。」没有看见周远的小动作,曲雨晴进屋后不知干
了些什么,便又回来了,只见她来到周远面前,半跪在地上,淡淡地说,「把裤
子脱下来。」
「脱……脱裤子?」周远惊讶地叫了出来。
「你这么惊讶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在进到别人家前,要由女主人对客人
的肉棒进行口舌清洁,不然的话不仅会弄脏屋子,更会失了礼数。」曲雨晴又叹
了口气,「还是说,你连这个也不知道呢?」
「我……」望着曲雨晴脸上认真的神色,周远想起了之前那通离奇的电话,
眼前的异常难道当真是那个人一手造就的?
「怎么,你当真不知道这个规矩?」曲雨晴又问了一遍。
「我……我当然知道了,」周远灵机一动,掏出手机,「只不过我需要你对
着手机将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再说一遍,你这人倒是有意思,」曲雨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眼前这个黝
黑的小子不仅长的丑,而且傻里傻气的,像个完全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连基本
的礼节也不知道,「那我就再说一遍,你可得记好了。」
说着,曲雨晴抬起头,对着摄像头,一字一句地说道,「在进到别人家前,
要由女主人对他的肉棒进行口舌清洁,这是一条人人皆知的常识。」
「怎么样,现在你满意了吧?」曲雨晴嘲讽地笑笑,「可以把裤子脱下来了
吧?」
「嗯,既然雨晴婊子这么喜欢我的肉棒,那么我就勉为其难的满足你。」周
远也轻蔑地笑笑,他伸手解开腰带,连带着内裤一起脱了下来。
「果然是一根肮脏的肉棒,需要好好进行清洁呢,」曲雨晴鄙夷地看了一眼,
「我问你,你是不是自己从来都没有清理过啊?」
「我是乡下人,不懂这些。」周远摇了摇头。
「我猜的果然没错,言语粗俗举止无礼,果然是乡下人进城,」曲雨晴有些
得意地点点头,可肉棒出传来的猛烈腥臭味顿时让她皱了皱眉头,「就连肉棒也
是藏污纳垢,看来这是你进城以来第一次清理吧?」
「嗯,我遇到的其他人完全没有雨晴婊子那么骚呢,见到不熟悉的男人就要
主动把别人邀请进家里,还主动跪下要舔他的肉棒。」周远说。
「呵,其他人虽然知道,却可能不像我这般知礼守礼,倒也正常。」
说着,曲雨晴将面前的肉棒含进嘴里。
「哦……嗯……呜嗯……」比气味更加刺激,舌尖上浓厚的腥臭味不禁让曲
雨晴几欲作呕,可想到这是必须的礼仪,她还是强忍着内心的不适感,努力地伸
出舌头,在肉棒上舔弄起来。
「嗯……好爽……雨晴婊子太会舔了……」周远站在原地,下身袭来的阵阵
舒爽让他不禁绷紧了身体。
感受到口中肉棒逐渐又变大了几分,曲雨晴的心中也是颇有些欣慰,为了更
加完美地执行礼仪,她的动作逐渐大胆了起来,舌头不再仅仅游走于肉棒,而是
向着包皮与龟头间的缝隙逐渐逼近。
「嘶……就是这里……雨晴婊子……就是这里……」周远伸出手,按住曲雨
晴的头。
「看来我的教导果然没错呢,他现在雨晴婊子叫的越发熟练了呢。」这么想
着,曲雨晴的舌头也顺从着随着周远的指示,一点点地深入被包皮覆盖住的龟头,
细细地舔弄起来。
「嗯……啾……呜嗯……啾」包皮与龟头的缝隙间有着许多,本着一丝不苟,
尽善尽美的原则,曲雨晴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舌尖的运动,将一块块的污垢从缝隙
中舔走。
「不愧是雨晴婊子……嗯……包皮垢舔的好干净啊。」周远拍了拍曲雨晴的
头,像是幼儿园的老师在鼓励表现良好的小朋友,「但是不仅要把包皮清理干净,
阴囊也要舔干净哦?」
「嗯……呜……呜嗯……啾」得到指示的曲雨晴吐出龟头,低下头,努力伸
长舌尖,在阴囊上舔弄起来。
「对……对……就是这样……」周远兴奋地说。
相比起龟头,阴囊虽然,可褶皱间仍然存在着许多污垢,不过这对于已经完
全适应了的曲雨晴完全不是困难,她用舌身前后移动,轻轻摩擦着睾丸,更是时
不时地伸出舌尖,将褶皱间的污垢舔弄出来,然后一口吞下。
「既然雨晴婊子这么喜欢吃肉棒,那就全部吃下去吧。」说着,没有给曲雨
晴反应的机会,周远用力按住曲雨晴的头,「唔……嗯唔」骤然受袭之下,曲雨
晴的喉头下意识地一缩,口中也不住地发出了几声惊异的呻吟。就要干呕出来。
可猛然想到这是礼仪所需,曲雨晴只得强忍住这恶心的感觉。这一缩一忍之
下,虽然曲雨晴十分难受,可在喉头的挤压之下,周远倒是十分的舒爽。用温暖
的喉间细细抵住龟头,双手也没有闲着,无师自通地轻轻按摩着阴囊「唔……啊……
啊……」对于周远这个处男来说,曲雨晴手口并用的刺激实在难以抵挡,即
将射精的快感令周远不禁发出几声低沉的呻吟,囤积在精巢中的精液一波又一波
地在曲雨晴的口腔内爆射而出。
「唔……嗯……」骤然袭来的浓厚精液令曲雨晴颇有些措手不及,可她没有
丝毫动摇与怨言,只是用喉头死死抵住因为射精而不停颤动的龟头,将周远的精
液一滴不剩地吞下,不仅如此,就连肉棒上残留的精液,曲雨晴也是一丝不苟地
全部舔弄干净后,才缓缓松口,站起身来。
「咳咳……你这人,射精之前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害得我差点没有把精液
全部接住,要知道,男人的精液对于女人来说可是滋补圣品呢?」曲雨晴白了周
远一眼,显然是对于他无礼的行径很是不满。
「嘿嘿……还不是因为雨晴婊子太会吸了……一时之间情不自禁就……」周
远挠了挠头,面上带着虚伪至极的歉意。
「好了,估计你也是第一次,」曲雨晴也不再计较。
「好了,接下来的话,外卖员先生,请问我点的」奶插「呢?」曲雨晴有些
无奈地叹了口气,周远这般憨傻的模样,让她不禁有些怀疑他能否顺利完成自己
的本职工作。
「奶插?」赤裸着下身,刚射完一次的肉棒却依旧直愣愣地挺立在空气中,
就以这般若是放在平时,被人看到一定会报警的姿态,周远缓缓踏入曲雨晴家中。
「身为一个外卖员,你千万不要告诉我,你连」奶插「是什么都不知道?」
曲雨晴直直地盯着周远,眼中满是讶异。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周远摇摇头,脸上故作迷茫状,心中却暗自期
待着接下来的戏码。
「果然。」曲雨晴又叹了口气,她发现自己今天叹气的次数尤其多,可周远
的粗笨程度实在是令她有些难以忍受。
抬眼望向周远,曲雨晴的眼中满是鄙夷,甚至还带着一丝丝的怜悯,「即使
是乡下人,可既然已经成为了一名外卖员,连」奶插「是什么也不知道,也太过
愚笨懒惰了些。」「实在不好意思。」周远弯腰道歉。
「这所谓」奶插「呢,」一边说着,曲雨晴一边在周远惊异的视线中,将上
衣缓缓脱下,「便是用我这对」淫荡的大奶子「,将肉棒夹在中间,上下抽插撸
动。」
此刻的曲雨晴上身仅仅是一件单薄的黑色蕾丝胸罩,白嫩的乳肉在胸罩的作
用下挤出了一条深深的沟壑。
「原来是这样啊。」曲雨晴这般愚蠢的作态又是刷新了周远的认知,他强忍
住笑意,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问道,「雨晴婊子,你的奶子有多大啊?」
虽然对于女性的罩杯完全没有概念,可看过不少小黄文以及Av,自以为对于
这方面还是有些了解的周远出言问道。
「我的话呢,是E罩杯。」曲雨晴说着,向后伸手,轻轻解开了胸罩的带子,
原本被胸罩紧紧束缚住的乳肉顿时解放了出来,颤颤巍巍地在空气中晃起一阵阵
淫靡的乳浪。
「那还真是一对淫荡的大奶子呢。」即使完全不知道E罩杯具体有多大,可视
觉上带来的冲击却是骗不了人的,周远内心心跳不已,发自内心称赞道。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一抹微红自曲雨晴的耳边爬上脸颊,称赞女人
的容貌与身材,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有错。只不过这句本该只要敢说便会被痛骂一
顿的猥亵之语,曲雨晴却是满心欢喜的收下了。
「来吧,过来这里。」曲雨晴拍了拍沙发,示意周远坐下。
「雨晴婊子,你生过孩子没有,怎么这奶头,还是粉嫩粉嫩的?」于沙发上
坐下,周远瞪大了双眼,仔细端详着那肥嫩的双乳。只见白嫩肥硕的乳肉之上,
大小适中的乳尖便如同那粉嫩的樱桃一般,令人垂涎欲滴。
「当然还没有,」曲雨晴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可马上她又板下脸,斥道,
「好了,别废话了,对着客人的私事评头论足问东问西,究竟你是客人还是我是
客人?」
曲雨晴脸上的表情一本正经,仿佛真的是权益受到侵害的消费者一般义正言
辞。可从她口中说出的话却又是如此的荒诞可笑。明明身为客人,却要为外卖员
进行服务,这句话的逻辑不是一般的混乱,可在曲雨晴看来,却似乎完全没有任
何问题。
似乎是不愿意再与周远纠缠,曲雨晴自顾自地用手捧起那称得上雄伟的乳峰,
跪倒在周远面前,将周远胯下那高高挺立的肉棒夹在了双乳中间。
「啊……啊……」骤然的刺激之下,周远竟是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太……
太爽了!」
见周远很是受用的样子,曲雨晴的双手也是微微用力,将火热的肉棒死死夹
在了自己温暖而又滑腻的乳肉中间,稳坐于沙发之上的周远只感觉自己的下身像
是陷入了一块硕大的棉花糖里,绵软又轻柔,让他轻飘飘地只感觉身在云端。这
般刺激比方才的口交更加的直接,尤其是当你的身下还跪着一位面露不屑,却赤
裸着上身,用着身为女性最为圣洁的部分尽心尽力地服侍你的人妻时。
「雨晴婊子,你结婚了吗?」下身传来的阵阵舒爽让周远完全无法端正自己
的坐姿,他瘫倒在沙发上,望着白色的天花板,开口问道。
「结了啊,」为了将周远的肉棒完全吞没在丰硕的乳肉间,曲雨晴双手牢牢
按住不断晃动着的乳肉,脸上的表情认真又严肃,仿佛面前的工作「我告诉你啊,
我的老公,那是比你要优秀几百倍,你要是对我存在什么追求的心思,我劝你还
是早日断了这个追求的心思吧。」联想到那日里周远傻立在原地,呆滞地望着自
己的模样,曲雨晴不禁感到阵阵不适。
「那你给你的老公也这样做过吗?」周远也不生气,只是笑了笑,扭动着身
子换了个更为舒服的姿势,「还有,淫荡的大奶子不要只是夹着啊,也顺便上下
撸动一下啊。」
「没有,」曲雨晴摇了摇头,双手之间却顺从着周远的指示,上下撸动起深
埋在乳沟中的肉棒,粉红色的乳头较之刚才微微涨大了几分,「他以前曾经跟我
提过,不过我觉得这样子太羞耻了,就拒绝了他。」
「这样啊,不过……雨晴婊子,你连给你,可是却挺着奶子,给第一次见面
的外卖员乳交,」周远笑道。
「这有什么不对的吗?」曲雨晴不禁有些好笑,在她看来,周远的话不仅莫
名其妙,更是愚笨到了甚至有些荒诞的程度,「我现在不过是在品味」奶插「而
已,你不会以为这可以和夫妻间性爱时的乳交相提并论吧?」
说着,她将肉棒从双乳间释放了出来,转而用手轻轻握住肉棒,将龟头对准
早已动情勃起的乳头,轻轻摩擦起来。
「唔……啊……」与方才绵软柔美的触感完全不同,周远只感觉酥酥麻麻的
感觉自龟头传遍全身,他下意识地抓紧沙发上摆放着的坐垫,「啊……有汁液流
出来了呢。」透明的黏稠汁液自马眼缓缓流下,白皙柔滑的乳肉间沾染上了点点
光泽。曲雨晴低头下望,雪白的俏脸上带着难以掩藏的欣喜,「总算没有枉费我
的努力呢。」
「啊……啊……」周远努力克制着舒服的呻吟,「是呢,多亏了这对淫荡的
大奶子,我可是爽得很呢!」
得到周远的鼓励,曲雨晴的动作更加大胆了起来,她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按
摩着阴囊,另一只手仍旧紧紧握着肉棒,一边上下套弄,一边将乳头与龟头顶端
轻轻摩擦。
「啊……啊……要射了!」周远双手骤然发力,紧紧捏住,火热滚烫的精液
宛如洪水般喷涌而出,在曲雨晴双乳之上,甚至还溅到了她的脸上。
「唔……嗯……」曲雨晴将双乳间,以及脸上的精液,尽数用手刮了下来,
并伸进嘴里,细细品味起来。
「精液就这么好吃么?」周远好奇地问道。
「你懂什么?精液又腥又臭,怎么会好吃呢?只不过对于女人来说,男人的
精液实在是益处多多,所谓」良药苦口「,便是如此了,」曲雨晴斜过视线,瞥
了周远一眼,「不过,量你也不会知道。」
「是是是,我不知道,」周远嬉皮笑脸,「不过,我可是连射了两次呢,没
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并不理会周远脸上那令人生厌的表情,曲雨晴站起身来,软嫩的乳肉跳动了
几下,「好了,既然你已经射精了,那么你也可以离开了。」
周远正要回话,可一阵突如其来的开锁声传来,顿时令他石化在了原地……
PS:为了在今天发出来,写的有些匆忙,还是有很多问题没有存在的,大家
多多担待,下一篇的话大概是夫目前犯的内容?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