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道人之裂锦续作】

续写:僵尸道人38
第一章
根子最后的意识停留在七叔到来时的那一瞬间,耳边响起了七叔断喝的声音
以及那僵尸低吼声,以及金铁相交的声音后就陷入了昏迷。
即使在昏迷中根子也不得安宁,他感觉到后背或双臂火辣辣的痛,那种刺骨
的痛让他浑身肌肉紧绷。直到一粒丹药被塞进根子的嘴巴里,全身那火辣辣的痛
楚才慢慢减轻,昏昏沉沉的根子如坐在云端,感觉自己的三魂七魄都脱离了身子
飘飘荡荡的。
「师傅,根子恐怕是不行了!」隐约中根子听到了有成的呼喊,旋即根子的
内心便陷入了绝望之中。
要死了吗?确实,被那高家百年僵尸的大手插烂了后背,又为了保护高太太
而被僵尸的血掌打在了胸口,右臂上还被洞穿,多处的尸毒尸血融入了血液,流
遍根子的奇经八脉。若不是根子从小和七叔学习茅山道术,又因年轻身强体壮,
恐怕早就已经死去多时了。
「死了就死了吧,我从小就无父无母,被人遗弃在路边,若不是七叔收留恐
怕也早饿死了。而且我又其貌不扬,身材矮小,长相猥琐,脑袋比寻常人小了几
圈,被人称作猴子。道术又不如有成和振风,最终一事无成,若是这样死去或许
是最好的归宿。」根子心里嘟囔道,顿时觉得身子暖洋洋的,似乎沉浸在洗澡水
的温暖当中无法自拔,而且渐渐的身子便融入到着温暖中去。
根子生命中的一幕幕,就好像如皮影戏一样闪现在这个从小就自卑的男人的
脑海里。有被抛弃时的饥饿;有在七叔那里学习茅山道术时的辛苦与雀跃;有和
有成振风打架时的愤怒;也有师兄弟间共同捉鬼时的欣慰,渐渐的根子的思想开
始发散,他觉得自己的嘴角在上扬着,即将陷入那永恒的沉寂之中,灵魂脱落这
个让他厌恶的躯壳。
就在根子迷离的时候,突然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曼妙的身影。一件碧绿色
的旗袍包裹着的丰腴妖娆的女人身体,一瞬间根子的眼前满是这美妇人旗袍下那
扭动的肥臀。
「是高太太,我还不能死!」根子的心里涌起了强烈的求生欲时想到。果然,
随着根子的想法,眼前穿着碧绿旗袍的女子,竟然扭过俏脸,那是一张让根子永
远无法忘记的绝美脸颊。扭脸看着根子的女子正是他魂牵梦绕的沈懿墨,此时这
个女子双颊绯红,额头上更是香汗淋漓,似乎还挂着刚刚与男人同房后余韵。使
原本就是美艳的面容显得更加妩媚动人,让根子欲罢不能。
在根子的印象里,沈懿墨这一身碧绿色长旗袍将她的肉体修饰更加曲线毕露,
又高贵迷人,直逼人的眼帘。而她此刻扭腰回头的动作,连带着旗袍包裹内的细
腰肥臀都在微微颤动着,小细腰如风中杨柳轻轻摆,肥臀更是如水中明月在根子
的眼前微微荡漾。
从侧面看去,沈懿墨这般细腰,如一道狭窄的山谷,往上攀登则是挺翘巨硕
的大肥臀,如同一座险峻的山峰在伫立着,实在高不可攀!令人望而失魂。从极
致的凹陷到极致的凸起,这是一个完美的过渡与结合。如此凹凸的曲线,更是将
自身唯美诱人的丰腴肉体解释的淋漓尽致,勾魂无比。
「我一定要再见她一面,向她诉说自己的爱恋,那时便是死了也值得了。」
根子的贪念迭起,让这个出于弥留之际的男人浑身颤抖,血液里那被镇压下来的
尸毒,似乎又沸腾起来。在根子淫欲的作用下,钻入到了这个其貌不扬小男人的
骨头里。
「师傅,根子缓过来了,根子挺过来啦!」振风那特有的大嗓门传遍了整个
房间,根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一口黑气后,睁开了小眼睛。却发现自
己正躺着浴盆里,身上的穴道处插满了银针,那原本温热的水已经变得乌黑,并
且发出让人作呕的臭味。
「嗯!根子确实是个命硬的人。我们茅山道士,在选徒弟时,要么选一身正
气的,但这样的人极少。要么退而求其次,就要选长相有缺之人。这根子虽然命
里有缺,但是八字却足够硬。」七叔见到根子在澡盆里急促的呼吸着,连忙点头
欣慰的说道。
「师傅,我,我没有力气了!」根子即使坐起来,也让他气喘吁吁的说道。
「根子,你捡回来一条命,就算是苍天怜惜你了。种了百年僵尸这样的尸血
和尸毒还能缓醒过来的人,几十年也没有一个人。」七叔走过来,递给根子一粒
丹药说道,语言中带着一丝欣慰与哀愁。
「不过,虽然命保住了。但是……,根子你放心,你永远都是我的徒弟,就
算再也不能使用道术,我也能养活你!」七叔见根子的小脑袋上泛起了红润,拍
了拍这个瘦的如同猴子般徒弟的肩膀说道。言外之意,也是就根子和他学的一身
本事算是废了。
「是的,根子!将来有师兄养你!」振风也拍着胸脯的说道。
「根子,就算你变成了一个瘫子,我也养你!」有成也激动的说道。
「什么,我变成了一个废人?」根子抬起自己的手,却发现原本灵活的身子
变得极其的笨拙,而在那发黄的肌肤上遍布着几道黑线,显然是余下的尸毒已经
侵入到了经脉和骨头里。难怪七叔这样的惊讶,这种情况能活下来真的是一个奇
迹了。
高府门口,挂着白色的灯笼,高老爷的意外离世让整个礼宁镇都染上一片素
白。无数高家子弟、长工都戴了孝。一个身材矮小的猥琐男人,在七叔和有成的
搀扶下,走进了高家灵堂。根子那浑浊的眼眸环绕了一圈,最终看到了高太太这
个未亡人。此时的高太太身穿素白衣服,但依然难以遮挡她那曼妙丰腴的身材。
根子与高太太对视一眼,沈懿墨却显得异常的冷淡,甚至有一些厌恶的别过俏脸。
根子那敏感的心瞬间变得冰冷起来,自己为了高太太受了这样重的伤,她似乎没
有任何的感动。
简单的祭拜后,七叔和有成开始做法驱邪。而根子则无奈的坐在高家客房里,
他依然没有死心,定是灵堂里人太多,高太太有些不便感激自己罢了。不过等到
快要天黑,也没有见高太太过来,哪怕派个小丫鬟过来表示感激也没有。
根子心中焦躁,不停的看着院外,那里有灵堂通向高府内宅唯一的甬道。皇
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根子又看到那个他在濒死时看到曼妙身影,高太太虽然身穿
素衣,但也掩饰不住胸口处的凸起的巨乳,随着高太太的走动而上下晃动。
也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力量,原本四肢无力的根子,顿时冲了过去。高太太身
边的丫鬟小红也没有拦住这个身材矮小的男人,他居然一下拉扯住高太太的素白
衣襟。但是过度消耗的体力,以及体内的尸毒,让根子小脸发黑,剧烈的喘息起
来,再难做到下一步的动作。
「滚开!」高太太沈懿墨纤手按住根子的双肩,一用力就将这个受伤未愈的
瘦小男人推到在地上。
「高太太是我啊,我是根子!」根子心中依然还有着一丝期待,他固执的认
为高太太只是没有认出他而已。如果认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她一定会亲自撅起
肥臀蹲下来,将根子扶起来的。
可惜根子想错了,他抬起印堂发黑的小脸,却依然看到高太太那冰冷的眼神。
高太太还是那样的美丽,只不过她的眼睛有些红肿,但是此时的她却眼中带着一
丝厌恶,就好像猜到了恶心的蟑螂一样。
「夫人,要不要叫人!」小红见根子如此粗鲁,连忙问道,然后又厌恶的看
着根子一眼。
「不必了。这种事不要节外生枝。」高太太的美眸微微眯起了,她摇了摇头
说道,听语气却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名声。
「是我啊,高太太!」根子依然在喉咙深处低吼着。
「你若是再无礼,我便把你送到警局衙门,先打折了你的腿。」高太太一改
柔和的语气,严声说道。
「我为了你……」根子吃力的说道。
「为我什么?你不过是个驱鬼的道士罢了,如今你这幅模样不过是你学艺不
精!」高太太冰冷的说道,然后吩咐小红逃出三块银洋丢在根子的面前。然后扭
着肥臀,头也不回的走了。
「若是再让我看到你在高府,便让人打断你的狗腿!」小红好像施舍乞丐一
样,将三块银洋丢在根子身上,然后威胁的说道。
根子看着高太太那素衣都无法掩盖的曼妙丰腴身体,他知道这个女人根本就
看不上自己,一向如此,即使自己救过她也是如此。这一刻,天彻底黑了。
入夜,圆圆的月亮高高的升起。根子后背和右手裹着药布,左手捏着那三块
银洋,却再也睡不着了,他的脑海中全是高太太那美妙的身体与冰冷的眼神。
隔壁七叔的声音隐隐传来,声音顿挫有些许的悲凉。根子连忙吃力的爬起来,
耳朵贴在墙边听到了七叔和有成、振风的对话。
只听七叔轻叹说道:「今日根子在高府闹出了荒唐,你们切勿说他。根子虽
然捡回来一条命,可惜他中毒颇深,恐怕活不过三五年啊。你们切记要好好对他,
不要让他有着被我们茅山抛弃的错觉。」
振风说道:「那不如让他留在义庄观里,每日扫扫地,生生饭,安度余生吧。」
有成也说道:「再在观外,给他寻得一处好的墓地。将来每年祭拜,让他在
那边也安生。」
七叔有些生气的说道:「胡闹!我让你们对根子好些,不是让你们……,唉
~ !」说罢,七叔轻叹一声,不再言语。
「刺啦!」根子本就自卑,原本还靠着和七叔学得道术觉得自己还算有用之
人,如今变成这样怎么能接受得了。再加上又想起高太太那厌恶的眼神,根子自
暴自弃的拿起自己的小包裹,本想从此远离等死,却发现自己连着包裹也扛不动
了,气的包裹丢在地上,竟有几道丝绸卷轴滚落出来,原来是那时在雾隐山上那
黑蟒袍的僵尸墓中寻得的。里面有「阴伏术」等阴阳和合术和巫蛊之术的法门。
不过剩下的几卷丝绸卷轴上全身胡乱画的东西,就连七叔也看不懂,七叔早就让
根子烧掉这些东西。
看到这「阴伏术」的卷轴,根子又想起了那次祭祖时,高太太高高挽起的裙
摆,以及那肥腻的臀部。饶是她的双手修长纤细,但她的屁股实在是又肥又翘又
大,也根本顾不过来。那手一抓,高太太的五指立刻就陷入臀丘中,抓住这一小
块,剩下的一大片又都如气球般鼓胀得溢到了另一边。
「滴答!」一滴暗红色的鼻血在根子的鼻尖流下,原来想着高太太的美态竟
然让根子流出了鼻血。那一滴含有尸毒的鼻血,滴落在一卷丝绸卷轴上,再被透
过窗子的月光一照,竟然原本鬼画符般的纹理消失不见,却变成了一句意味深长
的话:「修三尸道者,需以尸血罐体……」
根子突然兴奋起来,他咬破自己的手指,让一滴滴的泛着黑丝的鲜血流淌到
这些丝绸卷轴上去。上面竟然浮现出了三尸道的部分口诀,但是却残缺不全,其
中之一的污浊吐纳之法似乎是根子唯一能使用的了。根子大喜,连忙盘膝打坐,
吐纳了一会却发现效果甚微。
原来着吐纳之法,亦需要极阴之地的污秽之气才可以。
次日,七叔到高家去办理丧事,毕竟高老爷命丧僵尸之口,根子昨天又做了
荒唐事,七叔就只带着振风和有成去了。临走前,有成拍了拍根子的肩膀说道:
「你这小猴,以后家里跳水做饭的事可就都交给你啦。」虽然是一番好意,但言
语中也有着一丝嘲讽根子的无用。
根子呆呆的笑了笑,心中更是决心已下了。
根子留下一封书信,信中大意是:「既然已经不能使用茅山道术,那自己便
是一个废人。想回老家看看,顺便找找祖坟所在,将来可以埋在祖坟边上也算有
了归宿。」
留下书信后,根子便吃力的背着包裹,向雾隐山走去。而当七叔回来后,看
到这封信,虽然焦急,但也知道自己徒弟的意思,只能苦等根子回来了。高老爷
去世,还需要七叔做法,那百年僵尸虽然被七叔击退,却伤而未灭,如今也不知
躲在何处。七叔也只是派有成和振风在外打听几日根子的消息,没有精力去理会
根子究竟去了哪里。
雾隐山中,月光越发朦胧,整个山脉足有五十里长,薄雾弥漫,阴森可怖,
满是当年的乱葬岗。就在这乱葬岗中的一个矮小的身影盘膝而坐,他浑身蜡黄的
肌肤泛起了一条条黑色的血管,直到那人吐出一口黑气后,肌肤才渐渐泛出血色。
此人正是修习了三尸道的根子,他进入了雾隐山中那吐纳浊气的功法便事半
功倍,根子感觉到自己笨拙的身体慢慢变得灵巧了起来,只是那吸纳浊气全身痛
苦万分。而且身上的尸血又时常发作,发作时全身肌肉如同刀割,但根子每次要
承受不了的时候。他都会想起高太太沈懿墨,她的那片丁字裤,以及那上面的一
丝粘稠的水渍,还有那水渍上泛起的腥味。还有高太太那厌恶自己的表情,似乎
当根子想到这些淫荡事的时候,身上的尸血便不那么难受了,而那浊气也能平顺
的流淌在根子的血脉之中。
根子在乱坟岗里站起,他想起高太太那美妙的身姿,强大的欲望让他腿间的
肉棒勃起着。这个如同猴子般丑陋的男人,用鼻子嗅了嗅,似乎在这乱坟岗里还
有一处古墓,便狞笑一声,走的一处枯萎的老树下,双手并拢好像小铲子一样向
下挖去。他是顺着那阴气的方向挖,要比用风水罗盘还有准确百倍。
终于根子挖通了一处盗洞,显然是有过其他的盗墓贼进去过。阴森的古墓内,
一股股阴气缭绕,根子点燃了火折子在里面前行着,几个已经腐烂的骷髅呈逃跑
的姿势落在盗洞里面,显然这些盗墓贼都没有得逞,反而被这墓的主人杀死了。
古墓里温度极低,在火折子下,根子甚至能看到自己吐出白气。根子并没有
理会那几个已经腐烂成枯骨的盗墓贼,反而鼻翼抖动,追随着那阴气向墓地深处
走去。高大的石头狮子,以及已经腐朽的武器架,似乎都在证明着这个墓地主人
的武勋。
在微弱的火光下,根子看到主墓室上刻着的墓志铭「皇清诰授包衣副护军参
领高绥远伯之墓」,而就在此时,根子听到了一声微弱的低吼声,抬头看去,那
身穿一身青黑蟒袍的僵尸正趴在着墓室的顶端。根子自然认得这只僵尸,就是他
咬死了高老爷,也害得自己变成这幅模样。
此时这个头戴顶戴花翎,正睁着一双血目,阴森森的看着根子,只是他的脖
子有一道极深的伤口,似乎再用力扭动几下,这僵尸的头就会落下。看着这道伤
口是七叔所留,而这僵尸也是了得,竟然受了这样重的伤还能逃到这里靠阴气滋
养自己。恐怕不出几年,这僵尸就会复旧如初,重新为祸人间了。
看着这可怕的僵尸根子倒吸了一口冷气,但想起了高太太那一双如同葫芦倒
挂在树丫上的肥乳,那挺翘浑圆臀部的圆满肥美。根子还是鼓起了勇气,他再次
运气了三尸道里的吸纳阴气。一瞬间那恐怖狰狞的僵尸变得平静了下来,似乎很
疑惑的盯着根子。
墓室里一股股阴气让常人作呕,但却被根子吸纳变成了流淌在血脉里的力量。
根子不理会着身穿青黑蟒袍的僵尸,走入到了主墓室,里面的棺椁已经被盗墓贼
敲开,露出一个身穿蓝白蟒袍的僵尸,那僵尸也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根子,从气
息上来看,似乎比青黑蟒袍的僵尸更胜一筹。
不过这穿着蓝白蟒袍的僵尸似乎并不会攻击修炼三尸道的根子,但是根子修
炼得并不到位。这僵尸敞开血盆大嘴,似乎下一刻就会扑过来咬断根子的脖子。
「就是它了!」根子提着火折子,在这躺在棺椁里的僵尸身上照去,却发现
在着僵尸的兽皮丝绦上,刻着密密麻麻的黑色字体,在字体的边缘用红笔写着:
「三尸诀」三个诡异的大字。
原来在有限的几个能看懂的丝绸卷轴上,根子知道了三尸道的基本功法叫做
三尸诀。根据丝绸卷轴上的只言片语,似乎这东西就是在高家先祖的陵墓里。这
高家先祖出了一文两武三位显赫的先祖,除了皇清湘陆提督高绥西伯的墓外,还
有包衣副护军参领高廷远伯之墓。而这高家先祖变成僵尸一事也颇为蹊跷。
根子屏住呼吸,吐纳着浊气,解开这僵尸的兽皮丝绦,那丝绦戴在尸体上已
久,几乎已经黏在了身上。根子几下撤不下来,后来竟然是这僵尸全身一抖,才
将着丝绦落下,根子连忙抽走。丝绦上不仅有三尸诀的字迹,还有一股刺鼻的腐
臭味道,显然这丝绦并非兽皮而是也是用僵尸的皮肤淬炼而成的。
此处浊气太重,根子修炼三尸道尚欠,若是再停留定会中毒身亡。于是根子
向着这蓝白蟒袍的僵尸拜了拜,便走出了主墓室。根子在墓室口盘膝打坐,接着
这火折的微光,和盗墓道里清新的空气定金观瞧,却发现这丝绦上的黑字一半是
三尸诀,一般竟然是高家先祖的历史。
原来这礼宁镇的大世族高家,发迹于明末的两兄弟高绥西和高绥远,他二人
并非族谱上讲的乃是明朝旧臣,而是随着大西王张献忠作战的农民军军官。在屠
杀四川时,手中杀人无数。后来大西王张献忠死后,才投降了清廷。被封了四品
将军,后来平南明有功,被赐二等伯爵。这两兄弟一向杀人不眨眼,是清廷的两
条忠犬。当然这些都是高家族谱并未写出来的。
「难怪僵尸这般凶恶,就是七叔也难言降服它!原来生前就是个杀人的魔王
了。」根子嘟囔的说道,不过想到自己也修炼三尸道,从此也就和七叔分道扬镳
了,根子还是有些悲伤。不过再想到高太太的决绝,根子立刻下定了决心,要让
这个看不起自己的女人,匍匐在胯下。来。我的鸡巴更硬了,我本来感到很尴尬,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妈什么都没跟我说,就像没看到我一样。但是我妈的目光是落
在我的鸡巴上,于是我胆子也大了起来,直接当着我妈的面拿她的内裤撸鸡巴。
我妈就一直盯着我下面看。然后我妈撒完了尿,拿纸擦了一下逼,就直接走出去
了,留下一脸懵逼的我。然后我就没管那么多,继续拿我妈的内裤打飞机,这次
我直接射在了内裤上面。不知道我妈这个举动是在暗示我还是在干什么?我的内
心还是很激动的,希望狼友们给些建议。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