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不能做爱的世界】(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2XXX年,人类经历了一场旷世浩劫。存活下来的人类基因异变,生育率暴跌
至谷底,在文明绝种的关键时刻,新世界政府推行性自由化。经过几百年的发展,
现代社会已经变成了一个无比性开放的社会,做爱已经变成了人们日常生活,社
交工作里稀松平常的一件事情。
然而,在这样的社会出生的我,却有着对性爱过敏的绝症,只能看,而不能
上!
「可恶!我!!想!!做!!爱!!啊啊啊啊!!!」
*** *** ***
第01章:早餐时间
「阿泽……阿泽……别睡啦~~」
迷迷糊糊之间,我的耳边响起了一阵温柔的呼唤,将我从睡梦中唤醒。
揉了揉有些苦涩的眼睛,睁开眼来,便看到一对将白色短袖紧紧撑起的巨乳
充斥着我的视野。妈妈她脸上带着盈盈笑意半蹲在我的床边,侧着头将脑袋枕在
她那对傲人的G罩大奶上,安静的看着我的脸。
「你睡觉的时候真像你爸爸~」妈妈笑道。说罢,她突然将脸凑上前来,趁
我还迷糊着呢,在我的唇上印下一吻。
「唔……」这突如其来的一吻让我措手不及,红着脸转向一边,而后从床上
坐了起来:「都……都说啦!别这样啦妈妈……」
「呵呵呵呵~~谁叫阿泽那么可爱呢~」妈妈她抿嘴一笑,从床边站了起来,
「赶紧收拾一下,出来吃早餐啦,今天是高中开学第一天,可千万不能迟到哦!」
说完,妈妈转身走出了我的房间。
我叫做齐泽,是一个即将踏入高中校园生活的15岁学生。早先年的时候,爸
爸因为那个病去世了,我一直以来都在跟着妈妈二人相依为命的生活着。
妈妈她叫做伊然,因为响应国家号召,早早的就和爸爸生下了我,今年才35
岁。
35岁的女人有着自然成熟的魅力,加上那绝无仅有的巨大豪乳,搭配着丰满
的身材和浑圆的屁股,以及总是带着温柔笑意的美丽面容,妈妈她成为了附近社
区有名的美女未亡人,经常有媒人上门说亲,不过总是被妈妈微笑拒绝。
我知道妈妈她是在乎我的感受。我能感觉到妈妈她对我有种超越母子亲情的
感情,可能是因为我和逝去的爸爸长得很像吧。妈妈她很喜欢拥抱且亲吻我,哪
怕我已经15岁了,也总喜欢和我一起洗澡。虽然我总是嘴上拒绝这样的行为,但
身体却很诚实的因妈妈温柔的对待而感到愉悦……
起床洗漱了一番之后,我来到客厅的餐桌准备吃早餐。今天是开学第一天,
妈妈做的早餐很是丰盛。她坐在我的对面,手肘撑在餐桌上,用充满幸福感的笑
容注视着我。今天的妈妈穿着一身简单的白色T恤,胸前的布料被那对巨乳紧紧撑
起,显得十分单薄,能清楚的看到下方黑色文胸的形状。
下身是一条蓝色的牛仔短裤,或许是因为买的小了一些的缘故,丰满的大腿
被短到大腿根的裤腿紧紧勒住,显得格外的色情……
我吞了一口唾沫,抛去奇怪的想法。就算那种行为在平时已经司空见惯,但
是和自己的亲生妈妈也太……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口的门铃突然被人按响了。妈妈起身,扭着她那
丰满的屁股前去开门。我侧眼看去,想看看这大早上的会是谁来串门,不太可能
是阿妮,她平时都只是在门口等我的说……
妈妈将门打开,在门外站着的是一个看起来身高一米六左右,皮肤黝黑,大
腹便便,留着地中海发型的丑陋中年大叔。他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白色背心,不
过此时已经被他的汗液浸染成浊黄色了。下身穿着一条黑色马裤,隔着那么远我
都能看到裤子上的油光反射,也不知道多久没换了。令人注意的是,他双腿之间,
男性生殖器的位置有着一个圆鼓鼓的巨大鼓包,看起来很是奇怪。
「啊……又到那个日子了么……」妈妈看到他似乎并没有感觉到特别的惊讶,
只是对于时间的流逝感到惊讶。
「对啊,虽然已经见过几次面了,但是例行公事还是要问,你是伊然小姐对
吧。」那个大叔从身后掏出了一个小本本,在上面记着什么东西。
「是的,是我。」
「好的,那么,我们开始吧。」说罢,大叔将本子收了起来,径直走进了屋
子。
「诶……今天这么早么……」妈妈她回头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了些许苦恼
的神色。
「没办法,后面还有一百多位要我去呢。」大叔也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
随后他的目光顺着妈妈来到了我的身上,问道:「这位就是您的儿子对吧。」
「是的。」
「我记得档案上,今年15岁是吧,有进行过实践性教育吗?」
「还……还没有……诶!」妈妈先是脸红着答了一声,然后便发出了一声轻
微的惊呼。
只见那位大叔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将自己那结满油垢的裤子脱了下来,露
出了那堪比种猪一样巨大阴囊以及还未勃起便有小臂粗长的肉棒!
「要在客厅吗!可是……」妈妈她一边看看我,一边看看那个大叔,一副手
足无措的样子。
「嗯,就当给你儿子做实践性教育了,快点开始吧,我时间很赶的说。」
「好吧……」妈妈她微微一叹气,来到那个丑陋大叔面前,双腿并拢跪坐在
了地上,美丽的面容之前便是散发着阵阵酸臭味的恶心肉棒……
不远处餐桌上的我看着眼前的画面心情复杂,却没什么能做的……
这位大叔是「公立配种员」,专门负责目前生育率低下的公务员。
在三百多年前,一场强烈的太阳风暴给地球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世界格局
重新洗牌,残存的人类十不足一。
更可怕的是,由于过量的太阳辐射,人类的基因发生了无法挽回的变化。男
性的寿命缩减了将近一半,并且精子活性大幅降低,女性的卵子也变得更加难以
受孕。
就在人类快要因为超低生育率而绝种之时,世界政府通过了一项百年国策:
为了拯救低迷的生育率,将性交从一种两性之间表达爱的方式变成了由法律定义
的一种「运动」,并且大力推广。
并且,禁止一切避孕、堕胎行为。性交时外射是违法的,如果被举报可能要
面临15天的强制监禁榨精/配种。
而后,科学家们又彻底消灭了性传播的疾病,使得人们可以放心大胆的做爱。
之后更是利用猪的基因,加强了男性的生殖能力,能让其拥有无与伦比的精力和
怎么也射不完的巨大精囊。但代价也很明显,会使该男性的样貌变得很丑,不过
这是隐性基因,大概两千个男人里才会出一个……
于是乎,拥有堪比种猪的生育能力的男性们,为了挽救极为低下的生育率,
便成为了国家的公务人员,专门负责为年满25岁,但孩子不到两个的家庭/女性配
种。但就算他们的精子活性很强,女性卵子受孕率低的问题却没办法解决,因此,
生育率还是没办法一下子提升上来。
经过三百年的演变,现在人类的数量已经比以前多很多了,但是生育率却依
旧很低。社会受到「一切为了生育率」的影响,风俗文化已经和灾难之前完全不
同了。没有了性病的困扰,随时随地的做爱已经成为了人们生活的一部分,开放
的性文化变成了一种时尚的社会风气。法律不再以血缘关系作为亲属标准,「出
轨」、「接盘」等词语已经成为了史书里的糟糠。
不过,不知是否该庆幸,我的确是已经逝去的父亲的亲生儿子,因为我继承
了那个致他于死地的病症:两性性交过敏症。这个病会让我的老二接触到女性的
淫液时,发生严重的过敏现象。甚至可能致人死亡。
由于现在没有避孕套这种古老的避孕物品,这样的病症使得我根本没办法做
爱。而当初爸爸他也是顶着强烈的过敏反应才和妈妈成功结合,并且最后十分幸
运的生下了我……
在初中的生理课上,保健老师说做爱是非常舒服的事情,课堂上前辈们的性
演示看起来也的确如此。
之后老师教给了我们正确的手淫知识,并且让同桌之间相互尝试。我永远忘
不了我的同桌她一脸羞涩握着我的小弟弟时的情景,那柔软温柔的触感几乎让我
一瞬间就射了出来。
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沉迷在手淫之中。一但想到老师所说的「做爱
比手淫要舒服几十倍」,我便越发的渴望做爱。班里的同学们在生理课后也有好
多人都提前偷吃了禁果。
尽管法规规定成年人不能和未满15岁的人做爱,但是如果男女彼此都不满15
岁的话,就不会受到法规的限制。
每次课间看到教室里走廊上那些利用休息时间抽空打炮的同学,一种羡慕便
油然而生。但为了我的生命安全,我也只能管好我的裤裆,实在忍不住了,就只
能拜托同桌帮我用手解决……
「那么……先润滑一下吧。」
那个大叔粗糙的嗓音将我从回忆之中拉了回来,我向着他们两人所在的方向
看去。
只见妈妈她脸上浮现阵阵红晕,一根青筋虬结,布满许多浊黄色污垢的黑色
肉棒杵在她的面前,乌红色的龟头几乎要触碰到妈妈那娇嫩樱唇。
「抱歉嘿嘿~~最近一直忙着配种,都没时间洗澡,味道有些重……」秃头
大叔一脸猥琐笑容,双手撑着沙发身体向后倾倒,将下体向前挺出,遍布粘稠刺
鼻包皮垢的肉棒一下贴在了妈妈那美丽的脸上。
妈妈她并没有闪躲,脸上依旧是那温柔的笑容,只是藏于满面红云之下,有
了几分妩媚的味道……
她抬起一只手,握住了那个大叔的肉棒根部,缓缓撸动着,说道:「辛苦你
们了,就让我来帮你好好清理一下肉棒吧。」
说罢,妈妈她用另一只手撩起自己的鬓发,微微低头,张开嘴巴,用粉嫩灵
活的舌头舔舐着大叔的肮脏肉棒,挑起附着其上的粘稠污垢,再卷入嘴中。
享受着妈妈温柔侍奉的丑陋大叔脸上露出了一副相当享受的表情,抬起油叽
叽的大手抚摸着妈妈的头发。
等到肉棒上明显的污垢都被妈妈含进嘴中后,我看到她喉咙上下滚动,居然
将那些恶臭的污垢全都吞进了肚子里,这一幕看得我瞠目结舌。
接下来,妈妈张开了嘴,一口将那铃铛形状鸡蛋大小的龟头含进了嘴中,大
叔随着她的动作发出一声爽呼,两手按着妈妈的脑袋,一下又一下的将肉棒粗暴
的插入妈妈的喉咙。
看着妈妈那洁白鹅颈上来回摆动的肉棒形状,我实在不敢相信她居然真的把
那玩意儿全塞入了嘴中。
「嘶~~噢~~太他妈爽了!!」大叔不断摆动着下体,肉棒在妈妈的口中
来回进出,发出阵阵「咕啾咕啾」的声音,一股股被肉棒搅得浊白粘稠的唾液从
结合处溢出,光是看着这个画面就让我腹火中烧,下体老二不听使唤的私自勃起,
于是我只能狠狠甩了一下头,将注意力集中到面前的早餐上来……
「伊然小姐,你的嘴穴简直就是名器啊!我真羡慕你老公~~真想一直插在
这小嘴里面……」我看着碗里的海鲜粥,听着那位大叔淫糜的话语,不知为何感
觉心里很不是滋味……
「蟹……蟹蟹……唔……咕唔……瓜酱……(谢谢夸奖)」妈妈口中含着肉
棒,含糊不清的答道。
「你老公已经不在了吧……有帮那个孩子口过吗?」忽然间,大叔将话题转
移到了我的身上。
「唔……妹……咕噜……妹由……」
我低着头,尽量控制自己不去看客厅那边的场景,心理回想着和妈妈一起洗
澡时的情景……
有的时候妈妈会在我洗澡的时候突然闯进来和我一起洗……而每次看到妈妈
那丰满多姿的肉体,我的老二便会相当诚实的勃起……
虽然妈妈不以为然,但我总是感觉很尴尬。而当妈妈看到我勃起的肉棒时,
她往往会想用手帮我解决一下。虽说现在这个社会,妈妈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儿子
解决生理需求是一件很常见的事情,可是我心理却总是有些抵触。
但,心理归心理。每当看着妈妈那赤裸的肉体跪坐在我的面前,用温柔无比
的手法抚慰着我的小弟弟时,我都难以控制自己,用那没用的肉棒相当没骨气的
冲着妈妈的脸射出精液……
可说回来,妈妈也的确是一次都没有为我口交过,只要一想到现在妈妈正在
含着这个陌生丑陋的大叔的肉棒,我那强烈的嫉妒心都快要满溢出来了……
「好啦!清洁工作差不多啦,快点干正戏吧。」忽然,配种大叔用手捧着妈
妈的脸颊,将其向上抬起,被唾液擦得油亮亮的大肉棒从妈妈嘴里拔了出来,
「哗」的一下带出了一大摊唾液,将妈妈胸口的衣物浸湿。
「呼……呼……好的……」
我侧眼看去,只见妈妈她嘴角淫光闪烁满面潮红,眼神如水双目迷离,双手
撑着大叔的膝盖,挣扎了好一下子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只见此时妈妈下身牛仔短裤的三角区域已经完全被液体浸湿,明明只是在进
行口交侍奉,却也湿得那么厉害。
配种大叔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他熟练的解开妈妈的裤腰带,连同湿透的内
裤一起将向下褪到了膝盖位置。
看着妈妈那光滑丰满的肉臀和沾满粘液闪闪发亮的下体阴毛,我那好不容易
控制住的老二再一次勃起,在胯下撑起了一顶小帐篷。
「哇,都已经这么泥泞不堪了,看来不需要更多前戏了。」配种大叔用自己
粗黑的手指在妈妈的小穴里扣弄了一番,淫笑着道:「看来小姐你老公走后,你
真的很寂寞啊~~嘛,接下来就看我的吧!」
妈妈微微向前弓腰,将屁股抬在他面前,而后回头低声说道:「嗯……拜托
了……我……请满足我……」
说完,妈妈她主动沉下腰去,丰满的屁股抵着那种猪一样的大肉棒来回扭动。
大叔见妈妈如此主动,大笑一声,两手捧着她的大屁股,龟头沾染着小穴里不断
溢出的淫液,挤开不停张合吐息的阴唇,「咕啾咕啾」的插入了泥泞泛滥的小穴。
「唔~呜呜呜呜~~」当肉棒完全进入妈妈的身体之中时,她抬起头来捂住
嘴巴发出了不知是愉悦还是悲鸣的抽泣声。
随后,没等妈妈适应,那位大叔便抱着妈妈的腰,将她狠狠往下一摁!肉棒
插入到了更深的地方!在妈妈那错愕的淫叫声之中,配种大叔甩动起自己篮球大
小的阴囊,肉棒以沉重而急促的架势凶猛的撞击着妈妈的蜜穴。
「啊~~啊~~太深……啦~~啊唔呜呜~~」妈妈这具正值虎狼之年的身
体久旱逢甘霖,以相当夸张的姿态迎接大肉棒的洗礼,在肉棒的撞击下小穴不停
的喷射着淫液,很快地板上就蓄起了一摊爱液。
两人如同发情的淫兽一般沉浸在交合的快感之中,我听着妈妈那娇软的淫叫,
越发的觉得嘴里的早餐不是滋味……
诶……算了……去学校吧……
我如是想着,几大口将妈妈亲手剥开的鸡蛋吃掉,起身捞起椅背上挂着的书
包,低着头从客厅里正在交媾的二人面前走过。
「我……我先去学校了……」我轻声说道,同时刻意的调整走路姿势,不让
那胯间的帐篷过于明显。
「啊~~等~啊~~等一下!~」忽然,身旁沙发处的妈妈一边娇吟着一边
叫停了我。
「阿泽……你是不是忘……嗯~~忘记了什么……」转头过去,只见妈妈她
脸上带着妩媚而羞涩的温柔笑容,身体微微站起,向后撅着屁股,整个人随着配
种大叔的冲刺动作来回晃动。「唔……可是……妈妈你现在……」在如此近的距
离下,我能清楚的看到妈妈她胯下不断飞溅下来的浊白色粘液,以及身后那个大
叔令人恶心的得意笑容。
妈妈她之所以叫停我……是因为家里一直以来的一个规矩,早上出门的时候,
必须和妈妈做告别吻……
我并不知道别的家庭有没有这种规矩,但如果我选择趁着妈妈不注意直接出
门的话,回家时就一定能看到她那闷闷不乐的表情……
「嗯~~没~~嗯唔~~没关系的……」妈妈说着,忽然抬起双手,将我拉
入了她的怀中,两团巨大柔软的肉球紧贴着我的胸膛,让人感觉非常舒服。
下一刻,我便看到妈妈她闭上了迷离恍惚的双眸,微微侧头,粉嫩柔软的嘴
唇一下子贴在了我的嘴巴上。
然而,和以往家人之间礼仪式的亲吻不同,我忽然感觉到妈妈她微微张开了
嘴,紧接着,那湿滑灵活的舌头一下子分开了我的双唇,奋力撬开了我的牙齿,
如同一条柔软的幼蛇一般钻入了我的口腔之中。
我睁大了眼看着眼前妈妈那满是潮红的美丽面容,感受着嘴里那奇妙无比的
触感,老二无法抑制的高高勃起,被修身的西式校裤勒得很是难受。
可下一秒,当妈妈她开始吸吮着我的舌头的时候,我猛的品尝到了一股难以
言喻的咸湿味道,就好像嘴里进了汗水一样。此时,我立马想到了刚才妈妈给她
身后那个男人口交的画面……
「噗啊——」我微微挣扎了一下,向后一退,主动离开了妈妈的怀抱。我和
妈妈的双唇之间牵起了一条若即若离的银线,她用有些迷惑且痴迷的眼神看着我,
似乎意犹未尽。
「我我……我去学校啦!!」说罢,我便逃也似的拉开房门,跑了出去……
房门在身后闭拢,隔绝了那在我亲生母亲的身体之上不断耕耘的淫乱之声。
我依靠着门,不断深呼吸调整着自己的心跳。
可恶……
可恶!!
为什么妈妈要给那种家伙口交……明明就连我……
此时的我不得不承认,我十分嫉妒那个混蛋大叔,但……就算如此……我只
要一想到刚才妈妈给那个家伙口交的画面,再回想到自己口里那久久不能散去的
咸味,那强烈的嫉妒化为了扭曲的性欲,让我的老二高昂久久不能平息……
「咦?阿泽?你靠在门前干嘛呢?」就在我出神思考的时候,一道银铃般的
悦耳嗓音将我的思绪拉回到现实当中。
在我身旁一侧,一个略比我高半个脑袋的可爱少女站在那里,俏丽的脸上带
着些许疑惑看着我。
眼前这个少女叫做鹿小梨,她是我邻居家的孩子,是我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
马。不知道是不是缘分,我和她从小学到初中,一直以来都是同桌……没错,就
是那个愿意帮我用手性处理的同桌……
小梨她身材挺拔,容貌清秀可爱,一双乌黑的眸子总是带着满满的元气观察
世界。她的性格就和她的名字一样,带着些许俏皮与可爱,平时看起来总是大大
咧咧的,但实际上心地善良心思缜密,学习也很好,是班里公认的班花强力人选
之一。而她身上最特别的,便是那长及大腿,乌黑如瀑的一头黛发了。她从小学
就开始蓄发,直到如今,这头让人初见便特别难忘的长发是她颇为骄傲的资本。
从小和这么一个大美女在一起玩,还是玩到大,要说我不喜欢她是不可能的。
从我初中开始,那懵懂的爱意逐渐发芽的时候,我就对她有了一种别样的情愫。
但我不敢向她表达我的情感……我很害怕万一是我自作多情了,最后可能连
朋友也在做不了。
虽然我初中的时候曾几次拜托她帮我用手进行性处理,但在这个时代,帮助
朋友手淫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说不定我在她心中只是一个普通朋友而已呢……
她身边总是有一群朋友……
「喂喂喂!在想什么呢?本小姐站在你面前都没有反应吗!」耳边那有些不
满的娇嗔又使我回到了现实。不知为何,我总是会越想越多。
「啊!没……没有!小梨啊……」我赶忙从门板上弹了起来,直起身子,有
些尴尬的应道。
「嗯……」小梨她双手提着手提书包,在我面前左右走了两回,柳眉微皱观
察着我,「你怎么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啊……」
「没有!我还有什么事是你不知道的吗?」我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笑笑。
「是吗……」忽然,小梨在我面前站定,眼神向下飘去,定格在了我胯间的
小帐篷上……
我们两人都沉默着一言不发,感觉空气都随之停滞了……
「你……」迟疑了一会儿,小梨还是率先打破了沉默,我肉眼可见的看到她
脸红了起来。
「你最近有好好的打飞机吗……」小梨有些小声的说道。
「……有的……」此时的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虽说现在相当性开放,
但是随意的对一个女孩子勃起(当然,我只是还能没软下去……),依旧是一件
相当羞耻的事情……
「哎……老师说过,青春期的男孩子一定要多多自慰哦。如果有需求的话,
可以来找我的说……」说着,小梨红着脸对我抬起了手。手指绕成一个圈上下晃
动,其含义不言自明。
「咳……」我假装咳嗽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
「好啦,就算你想做的话,至少也得等午休时间吧,现在一起去学校吧!」
小梨她冲着我微微一笑,转身面朝着电梯方向,等待着我的回应。
「好的,走吧。」我用手假装拉扯了一下衣角,同时快速的调整了一下蛋道,
而后与小梨一起,并肩走向了电梯处。
回想起刚才小梨的话……果然,我在她心中就算不是喜欢的对象,至少应该
也算是特殊的人吧……至少就目前我看到的,还没见过她帮其他男生打飞机过,
更不要说主动提出这种建议了……
想到这里,心情不由自主的变好起来了呢,今后的高中生活一定会变得更加
美好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