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不能做爱的世界】(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二章:流浪汉老头的棚屋里……
「昨天的<黑夜侦探>你看了么?!情节超刺激的诶~」小梨和我走在通向新
学校的路上,路途之中,我俩聊着一些日常的话题。
「唔……没有……昨天因为想到今天要开学了,所以早早的上了床……」我
揉了揉脑袋……我也挺想追这部剧来着的,但是这剧是深夜档,晚上十一点才会
开始放映,所以错过了很多集。这部具明明是一部比较重口的黑暗刑侦剧,但看
起来小梨出乎意料的很喜欢呢。
「太可惜了……我跟你说啊……」小莉脸上带着止不住的笑意,那漆黑明亮
的眸子似乎在莹莹闪烁,相当有热情的为我介绍起了剧集的剧情。
一路上有说有笑,然而当我俩来到一条跨河的平桥上时,走了两步的小梨却
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了一样,对我说道:「稍等我一下……我去看看……」
说罢,她便向着一旁的河堤草坪走去。我跟在她的身后,来到了桥下,没想
到在桥下的位置,居然有一座用建筑废料和铁皮搭建起来的小小棚屋。
小梨来到棚屋前,将手提书包随意的贴着桥墩放在了地上,而后一边打开棚
屋的门一边问道:「大叔你在里面么?」
我在她的身后,正打算跟着她走进这个小屋,然而当她将棚屋的门打开之后,
一大股让人难以言喻的恶臭气味如同机关枪一样将我射了个对穿,让我再难以前
进一步。
「唔……好臭!」小梨同样是捂着鼻子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对着棚屋里娇嗔
道:「大叔!!!你怎么又回来啦!!」
随后,她便捏着鼻子,一头钻进了这个棚屋之中。我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
而且看小梨都进去了,自己不跟着是不是有点太不好,于是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
钻了进去。
只见这个棚屋内遍地都是揉成团的废纸垃圾,一张可能是捡来的残破衣柜里
摆着乱七八糟的锅碗瓢盆,地上杂七杂八的甩着许多脏乱不堪的衣物。左边的铁
皮墙旁堆放着两个装满了塑料瓶的蛇皮口袋,而在角落里,有一个黑不溜秋的旧
盆摆在那里,其中装着一大堆浊黄色的粘稠液体,似乎恶臭味道的来源就是那玩
意。
在棚屋的中间,摆放着一张门板搭起来的床铺,上面铺着一道已经发黄发黑
的棉被,一个头发花白的瘦小老人盖着薄毯躺在床铺之上,撑起身子,用迷糊的
睡眼看着我们二人,似乎才刚醒。
小梨双手叉腰,脸上带着一丝不满,说道:「大叔,福利院不是给你腾了一
张床铺了嘛!怎么又回到这里来了!」
「噢噢~是小梨啊……」老人看到来者模样之后,脸上乐呵呵的露出一个笑
容,随后有些艰难的坐了起来,将那张脏脏的毯子给掀开到一边。当我看到他所
露出来的下半身后,不由得吓了一跳,身体向后退了一步。
只见老人他下半身什么也没穿,两条因衰老而显得干瘪的双腿中间,垂挂着
一条及其吓人的庞然巨物。那根玩意儿没有勃起,就已经是一手难以握住的尺度,
直直垂到膝盖的位置。那褶皱层叠的包皮下,凸出来的血管清晰可见,缠绕着肉
棒全身。两颗像是种猪一般的庞大阴囊悬挂在那恐怖肉棒之后,和他那衰老干瘪
的身体极为不搭。
这一瞬间,我立马就明白了,这位老人之前可能是一位配种公务员……
「福利院里的日子太无聊啦……而且看护不让我自慰,还不如搬回来快活一
些……真是的,明明年轻时我奉献了那么多精子,老来想打个飞机还要被人管……
……」老人叹息一声,如是说道。
看着眼前这根巨大的玩意,我发现小梨那张可爱的小脸红了起来,下意识的
将目光转向别处,说道:「大叔,你先把裤子穿上」
「嘿嘿……穿不穿都一样啦……不穿还快活一些……」老人乐呵呵的摆了摆
手,然后一只脚踩在床铺上,右手很是自然的看着小梨撸起了管,继续道:「临
死之前,还能让年轻漂亮的小姑娘看一眼我这根玩意,已经不亏啦~~」
「哎……随便你吧」小梨见劝不动对方,于是只能轻叹一声,眼睛打量了一
下这个小棚屋,转过头来对我笑道:「阿泽,我们来帮大叔整理一下屋子吧!」
「唔……」我抬手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才七点半左右,学校是八点半开始开
学仪式,还很早,但说实话……我一点也不想打扫这个屋子,在我看来,这个鬼
地方再怎么整理也都是一样的。更不要说地上那些极有可能是自慰过后用来擦精
液的纸,我一点都不想碰那玩意……
可我这边还在犹豫着,小梨她就已经开始弯腰捡着地上的垃圾收拾起来了。
没办法,我并不想让我的形象在小梨心中有所折扣,于是乎也跟着整理了起
来。
小梨她是一个很热心肠的女孩,以前初中的时候便是在学校最苦最累的志愿
社里呆了三年的狠角色,课外闲暇之余,她还积极参与社区公益活动。可能这位
「大叔」也是她在公益活动时认识的吧。
在整理的时候,小梨告诉我,原来这位「大叔」还真是以前的配种公务员,
然而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最后公职被取消,然后开始流落街头。
他今年已经51岁了,据说在那场灾难之前,人类男性要到将近70岁才会变得
像他这样衰老,而现在只有使用了最尖端医疗技术的富人和国家政要才能勉强活
到60岁。一般的男人50岁便是寿命的终点了。上一次这位「大叔」参加的公益体
检活动显示,他的心肺已经开始有衰变的迹象了,现在估计也是在数着日子过了。
等收拾完毕,小梨双手叉腰站在老人的床铺前,回头看着整洁度 1的小棚屋,
露出了很是得意的表情,而我只觉得手上油腻的触感相当恶心……
此时一直坐在床上撸着管的老人,他那根恐怖的玩意已经逐渐有了勃起的架
势,半软不硬的挺翘了起来,那黑紫色的包茎龟头微微露出了个头,前端咕噜咕
噜的流出了大量的先走汁。
他在小梨身后,用那色眯眯的眼神盯着她那短裙下露出来的纤长双腿,嘿嘿
一笑,忽然伸出手去,隔着布料一把抓在了她的屁股上。
「哇啊!」小梨吓了一大跳,不过随后就反应了过来,一个转身将他的手甩
掉,面色赤红的娇嗔道:「大叔!你再这样下次我不来看你咯!」
「嘿嘿嘿嘿~~」那老人脸上露出一副得逞的淫笑,右手握着自己那根巨棒,
将龟头对准了小梨,上上下下不停的撸动着,笑道:「嘿嘿~~你每次都这样说,
但还是回来啊~~小梨心地很善良嘛~」
「哼……」被他夸赞了一波的小梨双手叉腰,闷哼一声,没有接话。
从他们的对话来看,小梨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他的咸猪手骚扰了……
「啊~真好啊……年轻……真好啊……」老人看着小梨那可爱的娇嗔模样,
感叹道:「我记得我年轻的时候,似乎给你妈妈配过种来着的,你和你妈妈长得
好像啊……」
小梨摇了摇头,脸上一副「得了吧」的表情,说道:「……我有一个小我一
岁的弟弟,妈妈她根本不需要进行配种,你又在吹牛了。」
「嘿嘿~」老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随后说道:「嘛……能不能拜托小梨
你再帮我撸一次……我好像感受一下年轻的味道……」
听到这个请求,我的心里「咚」的一声巨响,整个人愣了一会没有反应过来。
虽说在这个时代,帮助异性朋友解决生理需求是一个挺常见的事情,但是对
方……可是一个流浪汉诶!而且……听他的话,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不知道为何,想到这里,我便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我不想让小梨帮他打
飞机,我不知道这种想法的产生是否是因为对方是一个肮脏的流浪汉,他那根丑
陋巨大的玩意上面沾着许多粘稠黝黑的污渍,我不想让小梨那柔软香甜的手去碰
那根肮脏的玩意……
不……不对……
我是不想让小梨帮任何人做这样的事,不管他是否是一个流浪汉……我明明
和她还没走到那一步,却已经产生了一种占有欲……
小梨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便说道:「今天不行,我们还要去参加开学仪式呢,
已经快没时间了。」
今天不行……
不是明确的「拒绝」,而是时间上的「不允许」……
可恶……我这奇怪的心理是怎么一回事……我现在好想拉着小梨的手离开,
可是我明白我不能那样做。因为,我和她只是「朋友」……
「求求你啦~~很快的,我已经快要憋不住了~~」老人见有戏,连忙恳求
道,语气极为诚恳:「我这糟老头子也没几天可以活啦,说不定明天你再来我就
死了,在死之前我还想体验一下小梨那温柔小手的感觉……」
「不要说那种不吉利的话啦!」小梨双手抱胸,侧着脸轻声娇嗔道。
「你也不想拒绝一个将死的老头的请求吧~就一会儿~我会立马射出来的~~」
老头继续哀求道:「毕竟小梨那么可爱善良,肯定不会拒绝的吧……」
听到他夸奖之词,小梨的脸立马红了起来,可以看得出她是一个耳根比较软
的人,立马抬手无奈的说道:「好啦好啦……就这一次咯……」
「好耶!」老头双手抬起来极为高兴的欢呼起来,一点都不像一个将死之人。
小梨转头看向了我,她似乎也发现了我脸上的复杂表情,带着歉意说道:
「抱歉阿泽……要稍微多等一下……要不然……你先去学校吧……」
我先离开么……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提议,看不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可
能我的内心会比较好受一些……但,万一这糟老头子,对小梨做了更过分的事情……
怎么办?
我不能离开。
「没事……我在这等着就行了……」我强撑起笑脸,回复道。
「好吧,那稍微等一下……」或许是因为,我也是小梨性处理过的对象之
第一章:所以她并没有觉得我在场有什么不妥,反倒是那个老头向我投来了
奇怪的目
光。
下一刻,只见小梨她双手收起裙子防止走光,而后在这个流浪汉老头的面前
蹲了下来,那根丑陋而巨大的鸡巴距离她的脸只有十多厘米的距离。
小梨盯着眼前的肉棒,微微皱起眉头,问道:「哇……你多久没有洗澡了,
好臭啊……」
「半个月前在公共厕所里擦了一下身子,嘿嘿~~」老头笑道,他看起来还
很光荣似的,问道:「怎么样,我的肉棒好闻吧!」
小梨没有理会他的调侃,有些无奈的抬起右手来,试图握住他的肉棒,可是
他那根曾经专门用来配种的玩意哪是小梨一只手就能握住的,不得已,只能双手
一起上阵,握着那根又黏又臭的肉棒,上下撸动起来。
「噢噢噢噢噢噢~~年轻女孩的手~~哦噢~~太棒了~~」那老头一脸享
受,身体向后倾斜双手撑着床板,那根原本半死不活的肉棒,在小梨那柔软的双
手按摩下,变得直直挺起,重振了当年的雄风。那几乎有小梨拳头大小的龟头终
于挣脱了包皮的束缚,直对着小梨的脸,上面布满了许多浊黄色的尿垢污渍,一
大团极为恶心的粘稠包皮垢粘黏在龟头冠状沟里,顿时之间一股浓郁的精液酸臭
味再次在这个棚屋里弥漫开来。
我几乎是硬着头皮才没夺门而出,不知道距离那玩意那么近的小梨怎么能忍
得住。当我放眼看过去时,却发现小梨她根本没有表现出什么不适的感觉,而且
那可爱的小脸变得通红,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龟头,双手握着肉棒,专心致
志的上下撸动着,动作幅度很大但相当温柔,手掌会从龟头的顶端一路顺到肉棒
根部那像杂草一样的阴毛之中。因此,她的双手指缝之间已经沾染上了不少污垢,
还夹杂着几根扭曲的黑毛。
可恶……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小梨不讨厌这种恶心的肉棒呢……
我回想到以往……我想拜托小梨帮我打飞机的话,前一天必定要好好的洗一
下澡,确保身上不会有什么怪味……而且,她帮我性处理的时候……只用一只手
就可以握住我那根玩意了……
我在心里将小梨以往帮我打飞机的画面和现在所看到的画面进行了对比,鬼
使神差的,我居然感觉有些燥热,一股邪火在体内燃烧,肉棒也随着不听话的硬
了起来……
「啊~~太棒了~感觉少活几天都值了~~如果有生之年还能再体验一下肏
小穴的感觉那就真的死而无憾了~~」老头抬起他那刚刚撸过自己鸡巴的肮脏右
手,下意识的去抚摸小梨的头发,而小梨并没有躲闪拒绝,只是继续红着脸专心
撸着肉棒。
「怎么样啊~小梨~我的肉棒还行吧~~小梨第一次还没做过吧,要不要和
我这个老头子来一发呢~我曾经被不少家庭拜托帮忙破处,经验很丰富哦~绝对
不会弄疼你,还会让你的小穴穴爽上天的哦~」老头用那脏手来回揉摸着小梨那
秀丽丝滑的长发,一脸淫笑的向小梨说着污言秽语。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此时的我很想替小梨如此回答,但是我不能……此时此刻站在一旁的我就好
像一个路人一样。说起来,我也只是自认为是小梨「特殊的人」罢了,也许说不
定,在小梨的眼中,我和这个流浪汉一样,都只是她的普通朋友……
小梨并未对他的提议有任何反应,全程一言不发。而后,她加快了双手撸动
肉棒的动作,开始集中刺激那硕大的龟头部位。老头那原本污秽不堪的龟头此时
已经被她的双手将污垢全都撸走了,沾染着粘稠的先走汁,变得油光锃亮。
「噢~噢~~我想肏进你的小紧屄里~~小梨~~小梨~~小梨~~」似乎
快要射精了,老头开始发出了一阵阵不堪入耳的鬼叫,同时双手撑着床铺,自己
摆动起腰来。
有点跟不上老头动作的小梨干脆也不动手了,只是双手围成一个O型固定住,
任凭老头像是真的做爱一样奸淫着她的双手,肉棒前后来回抽动,那黑紫色龟头
几乎都要戳到小梨脸上了。
「要~~要射了~~」下一刻,老人大喊一声,整个人的身体一僵,一股肉
眼可见的拨动从睾丸处向上涌来。
小梨看着眼前正对着自己脸的肉棒,眨了眨眼,感受着手中肉棒的脉动,似
乎想到了什么,立马大叫了起来:「哇啊啊啊我的新校服!不要对着我射啊啊啊
啊!!!」
可一切都来不及了,那精液的波动已经来到了她双手所在的冠状沟位置,立
马就要冲着她的脸射出来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小梨她突然将脑袋向前压去,
张开了嘴,一口含住了那硕大龟头的前端,将马眼包裹在嘴中。
下一刻,精液爆发!小梨她的嘴巴几乎是立刻就鼓了起来,嘴角不断的溢出
精液,顺着下巴向下滴落。她为了防止滴在裙子上,微微起身,变成了向前弓腰
的状态,那浑圆挺翘的屁股正对着我,短短的校服裙掩盖不住裙下风光,那白色
打低,浅黄边缘的内裤被我看了个全,屁股之上居然还有个小熊图案,相当可爱。
只是,在那内裤底部,小穴的位置,我发现,她似乎……有些湿了?些许水
渍在内裤外阴处弥漫开来。我吞了一口唾沫,眼前的景象让我的老二硬的难以压
抑。
而在另一头,被含住龟头的流浪汉老头似乎没想到会这样,脸上露出极为兴
奋的神情,双手按压着小梨的脑袋,几乎都要把龟头塞进她的嘴里了。
由于嘴巴的空间完全被占据,小梨不得已吞下了他那不停射出的精液。一开
始还双手撑着老头的身体似乎想要挣扎,而后便如同认命了一般,用手撑着他的
膝盖支撑自己的身体,尽全力吞下那源源不断的精液!
看着眼前小梨为这个流浪汉糟老头子吞精口交的画面,我内心的嫉妒几乎都
要从嘴里溢出来了……我和小梨认识了十多年,从来不敢拜托她为自己口交……
……可恶……
然而,看着眼前喜欢的人含着别人肉棒,尤其是一个肮脏的流浪汉的肉棒,
我却感觉内心那股嫉妒逐渐变得扭曲,让我的肉棒硬的生疼……可恶!我到底是
怎么回事……
在长达半分钟的射精之后,老头那根垂死的肉棒也算是燃尽了,逐渐萎靡了
下去。而老头也放开了掌着小梨脑袋的手,一脸满足的躺倒在床上。
「噗哇啊……」小梨她一脸嫌恶的蹲了下来,张开嘴,一大股浊黄色的精液
从她嘴里逆流了出来,很快就在地上形成了一滩精液洼。
「笨蛋大叔!都说了不要急着射!!」片刻之后,她站了起来,用手背擦了
擦嘴角的精液,红着脸向躺在床上的老头娇嗔道。
「值了……值了……这下让我去死我也愿意了~~嘿嘿嘿嘿~~」老头并不
理会小梨的骂声,只是躺在床上闭眼回味着刚才的感觉,嘴里碎碎念个不停。
见对方并不搭理自己,小梨也觉得是自找没趣,于是满脸娇愤的来到我身边,
说道:「阿泽,我们走吧!」而后又像是说给那个老头听的一般:「下次再也不
来了!」
说罢,她便拨开那简易大门,向着棚子外面走了出去。
「呜呜……喝了好多进去……肚子鼓鼓的……」小梨来到河边,清洗着自己
沾满包皮垢的手,低声嘟囔道。
我站在一旁,帮她提着书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片刻之后,小梨用手纸巾擦干了手上的水,转过身来从我手上接过了书包,
我们两人继续向着学校走去。
「刚才……你硬了对吧?」忽然,在路上的小梨转过头来红着脸向我问道。
「唔……」还是被发现了吗……
看到我一脸窘迫,小梨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似乎有些玩味的笑容,说道:
「诶~~不是吧,为什么会硬啊?」
「我……我不知道……」我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向她诉说刚才我的感觉……

「难道说,阿泽是看到我为别人打飞机就会硬的变态吗?」小梨低垂眼睑,
用一种很少见的邪恶目光看着我,脸上的笑意就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小恶魔一样。
「没!不是啦!!我只是……」我犹豫了一下,像一只泄气的气球一样,低
声说道:「看到你……给他口交……我很嫉妒……明明我……」我没有再把话继
续说下去,因为我感觉再说下去,我喜欢小梨的事实可能就要赤裸裸的暴露出来
了……至少现在,我还不能说……
「诶?嫉妒吗……如果只是那种程度的话,为阿泽做也是没有问题的哦。而
且,那也不算口交啦!」小梨露出苦恼的神色,低头看向自己身上那套崭新的贴
身校服,说道:「那些家伙们射精量都超大的,要是被射在身上……今天开学日,
我的校服没法穿就太难受了。所以没办法,只能用嘴先接住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她话的前半段让我有些萎靡的内心得到了一针慰藉。于是
我微微一笑,轻声说道:「我知道了。」
小梨双手拿着手提包背在身后,侧着脑袋看着我的脸,她的脸上红云显现,
给予了我一个甜美的微笑。这笑容如同一针甜美的针剂,瞬间让我的心情愉快了
起来。
而后,她三两步跑到我的前面,回过头来,神神秘秘的笑道:「如果是阿泽
的话……做一些更加深入的事情……也是可以的哦~」
说完,她就好像是害羞的小鹿一般,快速的转过身去,跨着愉悦的步伐,向
着不远处的学校跑去了。
我愣在了原地思考了一会儿,不太理解她话里的意思,更深入的事情……是
什么呢?
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的关系似乎变得更好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