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大家新春快乐,龙年吉祥。

发隐私生活记录一篇做除夕的新年礼
上午11点左右,我在温泉酒店的泳池里游了将近一小时,正在泡药浴汤,就听到放在汤池旁边躺椅上的手机响了。打开一看,原来小W发语音消息约我,语音里一上来就是道歉,说是错过了姐姐的生日,满怀歉意地说,希望给他一个机会将功补过。我给他回了个“?”过不多时,短信提示又响了,内容是一个酒店的名字和房间号。
我没立刻回,把手机放在一边,把肩膀沉入汤池里,继续闭眼泡汤。
只是小腹里几乎立刻就有了热流。汤池的水面下面,两只勃发的肉丁子也顶起了胸前少得可怜的比基尼布料。
时值月初,排卵期的发情躁动,每时每刻都在吞噬我的理智。随着年龄渐长,我越来越无法抵御这种感觉了。小W这条邀请消息来得很及时,甚至有点儿过于及时了,不过想想原先他一直给X打前站,对我的生理期了如指掌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
然而小W这人有些危险。他不仅成功图谋了X嫂,一直尝试了各种方法图谋我,前段时候还以举办party为名,想要把我撮合给某个什么人。我没兴趣被他当成发展人脉的工具,很直白地拒了。拒了以后他不再提了。
如今这是道歉,也可能是没死心。
但是性爱方面,小W实在是太会了,令人难以割舍。而且,他越是心怀鬼胎,我反而觉得越刺激,只是想着即将跟他做,就不由自主turn on了起来。这就像钓鱼,又像是驯狗,双方互相牵扯着角力,那种看究竟最后谁操纵谁谁降服谁的快乐,令人欲罢不能。与人奋斗,真的会其乐无穷。
静静地想了想,有了决断。不过打算先晾一晾他,也晾一晾自己的躁动,于是又泡了5分钟,觉得呼吸有些不畅快了,才起身离开汤池,给他回了消息,发给他我泡温泉的这家酒店名字和时间:下午一点——我不去他预设的主场,那样他事先能准备的猫腻太多——不到一秒,对面就回了消息:收到。
于是我起身离开温泉区,没换衣服,就穿着泡汤用的细带比基尼披了浴巾,去酒店的前台订了个楼上的水床豪华套,然后把房间号发给了小W,接着又披着浴巾去酒店二楼餐厅吃了自助午餐。回到房间是十二点,刷了一遍牙齿,漱了口,穿着比基尼躺在床上在躁动中睡了一小会儿。醒来的时候心跳得有些快,发现自己下面已经湿透了。
小W来得很准时,一点差一刻钟来敲了我的门。我比基尼浴巾的打扮,去给他开了门。他一身名牌,价格不菲,但着装品位一如既往糟糕,色彩搭配一塌糊涂。但是我没想到,小W身后还有四个人。
皮肤下的燥热迅速退了下去。我稍微冷静下来,有些犹豫了。
这时候小W直接递给我一只帆布袋子。我接过来一看,里面是五只关了机的手机。这是我的一贯要求,在外面约的时候,男人手机必须关机放在一边,只有我的手机才可以开着。这让我稍微安了心。
小W又笑着对我挤了挤眼,“姐姐,我可是精心为您准备了特别大礼包,包您满意。”
我仔细审视他身后的四个人。他们穿着廉价羽绒服,都是二十岁出头的大男孩。四个大男孩见我看他们,都点头哈腰的跟我打招呼。我和他们对视,发现他们的颜值都在线,而且眼里很有些激动,似乎比我还紧张。
于是我放他们进来。
小W进来第一件事是四下转了转,各个房间都看了一圈,瞧见卧室间里是个大水床,就招呼一个大男孩收拾一下。我看见那个人很听话地走到大水床边,轻车熟路取出一卷塑料薄膜,手脚麻利往床上铺。
我说:“精油按摩啊,他们都是按摩技师?”
“是啊,都是我的员工。我们竭诚为姐姐服务,麻烦您先去冲个澡,”小W笑着说,“对了,冲完了请您换上这个。”递给我一只封好的塑料包。我一看,里面装的是卷成一卷的黑色一次性衣物,精油按摩时专用的。
我接过来说:“今天就不双插了啊,也不要纳药。”
小W一愣,点头说:“都听姐姐的。”
我这么要求是因为,如果要双插,就要走后门,也要纳药。所谓纳药,就是往肛门里塞一粒会融化的性药。我不清楚那是什么成份的,但是那个药后劲儿很大。它固然有情欲勃发和松弛后门的作用,但是也会让人精神恍惚,肚子里像火烧,像喝醉酒一样。他们人多,如果让小W给我纳药,趁我精神恍惚的时候,可能会做出别的事来。我不想出现这种不可控的局面。
我去了卫生间,把手机袋子放在洗手池边。简单冲了个淋浴,拆了塑料包。包里有两小团黑颜色的东西,一团撑开是塑料薄膜头套,精油按摩时免得头发沾上油用的;另外一小团,撑开以后发现是一件很轻薄的吊带紧身连体衣。我穿上以后,吊带紧身连体衣紧绷绷的贴在我身上,前胸领口挺高,才露出锁骨,不过后背基本都露着,而且下身是高叉T造型,两边的胯骨,后面的屁股都露在外面。穿上感觉下面被紧紧地勒着,照镜子发现自己下体的形状一览无余,不由自主又湿了,乳头高高顶起了两个凸起。
等我出来,发现卧室的厚窗帘已经被拉上了,小W他们在大水床周围点了好几根红色的无烟蜡烛,照得房间里充满暧昧的暗红和昏黄,还挺有气氛的。
四个大男孩站在床两边,已经把衣服都脱了,露出年轻精壮的男性身体。我悄悄扫了一眼,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都说男人好色,但其实女人也是一样,只是没遇到赏心悦目的可餐秀色罢了。眼前可不是四个青蛙身材的油腻中老年。四个大男孩双手背后,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次性的白颜色纸内裤。他们脸上稚气未脱,但是赤裸的胸腹、手臂还有大腿全是匀称漂亮的肌肉。虽然年轻,但都是龙精虎猛的雄壮男子汉。一个个的纸内裤都鼓鼓囊囊的,满载着四大坨傲人的雄性资本……这份视觉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
四个大男孩背着手,齐声说:“C太生日快乐,祝C太幸福美满,健康如意!”
我站在那里手足无措,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既不好意思盯着他们看,却又心痒难搔,视线下意识往他们身上飘。脸额发烧,嘴唇发干,呼吸急促,耳朵里嗡嗡的,双腿发软,私密处不由自主就有了湿意。不知怎的,却想起了水浒传里潘金莲初见武松的心理活动:大虫也吃他打了,他必然好气力……
小W说:“姐姐,您就位吧。”
我晕晕乎乎趴上了铺着塑料薄膜的水床。身子下面凉凉的,这温度把我心里的火苗压了压,心跳反而更快了。两个技师开始给我做全身的精油浴,小W和另外两个技师在一旁看着。先是大量的温暖的精油倒在了我的背上,滑过我的身子,在被我身体压低的水床上积了一大滩。
按摩开始了。
我闭眼享受,两双大手分别覆盖了我的脖颈和双脚。我每天都跑步,最喜欢的就是足疗。虽然精油按摩缺少了热水泡脚的步骤,但是被男人的大手举起我涂满精油的脚掌,丝滑地揉捏着足弓和脚背,我感到非常放松,连带后脑勺都麻麻的。就听按摩我双脚的技师边揉边说:“太太,您的脚真美,脚趾没变形,足弓雪白,前脚掌和脚后跟都红红嫩嫩,一看血象就足。”他一根根揉搓我的脚趾和指缝,让我享受极了。渐渐地,按摩的部位挪到手臂和小腿肚子,后背和膝盖窝,还有后腰、大腿肚子,以及大腿内侧和大腿根。最终,四只大手在我的臀瓣上汇集。我感到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处缝隙,都被仔细摩挲着,精油浸透了连体内衣。两个技师的技术非常好,按得很舒服,配合着水床的微晃,让我舒服得直犯困,但心里的火只有烧得更烈。过了一会儿,大男孩们温柔地请我转过身。他们要给我按摩正面了。
我翻身躺好,看见两个大男孩一前一后站在我身旁,强健的身躯油汪汪的,凸显出每一块肌肉柔和的轮廓。鼓囊囊的纸内裤这时已经都被油浸透了,变成了半透明的,我很清楚看见里面狰狞直竖的凶器,不由心里砰砰直跳。一个大男孩把手放到了我的脖颈两侧和肩膀上,开始按摩,另一双手抚摸我的大腿和膝盖。我默不作声地任凭他们揉捏,一时间酒店房间里非常安静,只有我们略显粗重的呼吸声。
过了一会儿,按摩肩膀的大男孩打破了寂静,轻声说了一句“太太打扰了”,说着把手从吊带领口伸进了我的连体内衣,让我心里一紧。下一秒,他轻柔地握住我的一只乳房,把它从领口上方掏了出来,然后换掏另一只。两只乳房全都掏出来以后,他把它们像揉面一样揉动着,让我忍不住呻吟出了声。这时候两只乳头受足了刺激,早已经在空气中立正了。大男孩很轻柔的用五根手指轮番扫过我的肉丁子,时而捻揉,时而捏搓的。另一个大男孩也用手指扫过我的大腿内侧,隔着连体内衣轻轻搔我的阴阜和肉瓣。我下意识把两条腿分开得更大一些,在水床上伸得笔直。同时感到在体内,大量分泌的液体正在腔道里不断积聚,少量液体已经顺着肉瓣的夹缝慢慢流了出去,跟浸透内衣的精油融汇到了一起。
按摩下身的大男孩手指游走在我的两腿之间,力量很轻,若有若无的,引得我身体从里到外都酥痒起来。他轻声说:“太太打扰了,那咱们开始吧?”上下要害被同时轻柔抚摸和按摩着,我脑子麻酥酥的,什么都无法思考了,下意识“嗯”了一声。话音刚落,就听“呲啦”一声,私密处突地一凉。原来连体内衣勒紧下体的裆部,竟然被那个大男孩撕了一个洞。我一惊,忍不住睁大眼睛,不过一抬眼,就看见刚才揉捏肉丁子的大男孩正对着我笑,他不紧不慢按摩我的双乳,脖颈,揉搓我的肉丁子和双耳,让我的身子又是放松,又充满了对情欲的渴望。
雄性气息直往我鼻子里钻。我这才注意到,粗长直的凶器不知什么时候悄悄从他半透明的纸内裤上端探出了头,正热腾腾地贴近我的脸。我直勾勾看着它,脑子一片空白,身子每一处都被四只大手揉捏得酥软,没有半点力气,只觉得大量液体飞快透过肉壁涌入腔道,一丝丝的溢出了洞口下沿,豆豆和肉瓣已经充血到了微微胀痛的地步。那是我的身子已经为即将到来的入侵做好了准备。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