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山公主物语】(1-5完)


第一章:生死离别
「呐,心酱,你听说过你们日本的一个武士的传说吧?」
传说?老实说,我现在并没有心情聊传说。而且,作为一名理科硕士,怎么
可能相信什么传说呢?于是我老不客气的说道:「我说思思,别在外面叫我心酱
嘛,弄的我比你还小似的。还有呀,我国的传说么,我倒真的不熟悉。小时候奶
奶给我讲过不少,可是早就忘光了。」说完,我嗫了口咖啡。跟着思思,我倒渐
渐喜欢上这新奇的饮料了。
她的脸上掠过一阵难过,如果是先前的话,我肯定会道歉的吧。但是今天不
行,今天是摊牌的时候了。
她转了脸色,重新绽出笑靥,讲述道:「这个传说讲到,有个武士临死的时
候,本意要许愿变身厉鬼来复仇杀死他的大名。但是那大名很聪明,让他在死前
咬紧一块石头,以证明自己能回来。结果武士的意志全都到咬那石头上去,而不
是复仇的念头了。」
我感到一阵焦躁,什么武士,大名,和我要说的一点关系也没嘛。我又嗫了
口,冰凉的咖啡从喉咙滚过,使我稍许冷静了一点。
呐,思思,对不起了。回头再道歉了。今天,我必须把一切弄个究竟。无论
有什么秘密,让我们一起承担就好。这种被蒙在鼓里而危机四伏的日子,我已经
无法再忍受。
这当口她还在说着:「对了,还有另外一个传说,非常凄美。这个传说是说,
一个孤女被一对好心的商人夫妇收留,在快成年的时候死去。临死时,她许愿再
次回到夫妇俩身旁,于是在死后变成了一只鹰,一直陪伴着他们,还救过他俩一
命。只可惜,夫妇两人到死都没有发现,那鹰就是自己的养女。」
我不知道她今天说这些做什么。她难道不知道自己正身处重重危机当中吗?
难道搞不清楚情况吗?难道不知道我在担心她自己吗?
也许是因为愤怒,也许是因为咖啡馆中空调有点热,我突然有点头晕。不过,
很快我就缓过神来,开始说道:「思思,其实你是黑山王国的公主吧?那些神秘
的家伙,都是奥国派来追杀你的吧?」
她脸上惊愕了下,一瞬间,她看起来就要崩溃,要痛哭了。但接着她就克制
住,重新带着笑容说道:「诶嘿嘿,那些怎样都好啦。接下去我要说的是我最喜
欢的一个传说哦。有位少女,在这京都读书的时候与一位青年相爱。但是两人的
身份却使双方无法在一起。少女回到家乡后,不得不嫁给一位商人。
婚后没几年,她生下两个孩子后就死了。然而她的家人很快发现,她的魂魄
总是出现在她生前住的房间里。为了趋鬼,他们找来了一位高僧。这位高僧经过
与她的交流,得知她是在死前极其挂念藏在屋里的一封信,所以才一直逗留。这
封信她打算寄给过去的爱人,却一直没寄出去。出于思念,也出于担心被人发现
的紧张,她始终无法安息。于是高僧答应将她的心意转达给那人,并把信带走,
她的魂魄才终于安然离去。」
我烦躁无比,拍了下桌子,说道:「停下!我不要听这些鬼故事了。让我们
谈谈现实好吗?思思,一直以来你都隐瞒着我。是,我能理解,你有你的苦衷,
你不想我担心。可是,」我又感到一阵头晕,这是怎么了?我喝了一大口咖啡,
缓了一缓,说道,「你也可以相信我的啊。不管有什么发生,我们可以一起面对
的。我找了私家侦探,也查了新闻,你的祖国正面临着危机吧,你的家乡正硝烟
四起吧?你的父王,正被关押着吧?你一定一直心急如焚着吧?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总要装作开心?为什么,为什么要一个人痛苦?」
她脸上的笑意不断褪少,哀伤不断增加,最后伴着一声悲怆的呦叫,趴在桌
子上,哭了出来。
我看她这样,不禁也心如刀割,就坐到她的身边,搂住她,对她说:「没关
系了,有我在,以后我们一起面对。」这样不停说着,过了会她慢慢开了口。
只听她抽泣着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调查呢?为什么你要来盘问我呢?
为什么你那么想要知道真相呢?我多想与你就这样平静的结束啊!我多想留下最
后的快乐与笑容,然后安静地回去啊!我多想让这最后的时光可以温馨又伤感的
结束啊!心酱,和你一起的这些日子,是最美好的。为什么不能让我们的美好平
静的结束呢?」
我克制住越发激烈的眩晕感,以及意识到她是因为我没有理解她才痛哭的懊
恼,回应道:「我怎能不去疑问,怎能不为你感到奇怪?不过,你这是承认了。
那么就让我陪你到终点吧!无论敌人有多么危险,我都会和你在一起的!」
她叹了口气,看了下手表,说道:「不,你的终点就在五分钟后了。我在你
的咖啡里下了一些特制的药。这种药能使你忘掉最近发生的种种感情上的事情,
它已经在生效了,我看的出来。五分钟后你就会把与我有关的一切都忘记。也许
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对不起,但是我必须这样做。那些人已经等着了,他们会
把我带回欧洲,把我和我父亲一样杀死。」
眼前已经开始发黑,我的思维也越发落入黑暗。但我用尽所有剩下的意志听
着她说,然后痛苦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忘掉这些,为什么要把我
们的回忆抹消?」
思思哀伤的盯着我的眼睛,她的心就通过这双眼紧紧地刺着我,使我坚持着
听完她的话:「如果你不打听,不来盘问我的话,原本你最终会带着幸福感开始
新的生活的,但现在,你的心里会留下些无法抹除的伤痕。这是我不愿见到的。
我多么希望你能平静而快乐的去重新开始啊,那些奥国杀手不杀你,以及不在这
里就杀死我,已经是对我作为公主的最后的尊重了……好了,快结束了,听我说
完吧。心酱,谢谢你,我的童年和青年时代一直都笼罩在战争的阴云之中,与你
在一起的这些时光是我一生最平静最开心的时光。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希望还
能再继续下去,再重头来过。然而这希望真的太渺茫,太渺茫了。唉……永别了,
心酱,我永远爱你。」
她站起身,我再看不到她的双眼。随后,我堕入到彻底的黑暗当中。
第二章:追寻幻影
我猛然醒来。眼前是个陌生的咖啡馆。桌子上面对面摆着两杯咖啡,一杯满
的,一杯快喝完了。为什么我会在家咖啡馆里?我感到一阵打从心底而起的惊恐。
同时还有些莫名的忧伤与悲哀。怎么回事?我抚着阵阵作痛的胸口,付了帐,从
咖啡馆里逃将出去。到了街上,初春的寒风吹在脸上,我本就十分恍惚,这下子
晕乎乎的直要倒在地上。一旁有家书店,我撑起力气,走到店里,找了把椅子坐
下,终于缓过神来。
我问店员要了杯水,清醒了下,开始思索起现状。一种怅然若失感涌动着。
我意识到,我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转念一想,我意识到,我忘记了一个人,
一个和我面对面喝咖啡的人。想到这里,我突然毛骨悚然。我和一个人喝咖啡,
喝完我晕倒在桌子上,这人却凭空消失,而且是从我的记忆中彻底消失。随即我
再次掏出皮夹。原本就干瘪的钱包依然是那么空洞。我又检查了下身子,除去头
有点晕之外,没有其他地方不正常的。我翻了下随身携带的记事本,结果发现,
当中被撕了几页。那么,那人究竟带走了什么呢?
记忆!
这个词出现在了我的脑中。我失去的,是记忆。我努力思索了下,发现不仅
是刚才的,最近半个月的记忆都非常模糊不清。显然,我忘记了什么非常重要,
甚至可能是生死攸关的事情。这半个月并不是平平淡淡的,而是风云波动的。这
不是理智的答案,而是心的直觉。那种莫名的惆怅与悲伤告诉了我。
应该去问下那咖啡馆的店长和服务员。我这样做好打算,但是却发现,已经
没多少力气再去活动了。于是我把注意力放回书店。这儿和其他书店一样,到处
都是战争宣传海报、欧洲地图或中国地图。对这些我一点兴趣也没。离我最近的
地方是一大撂新出版的小泉八云的《怪谈》。过往我对这种书也不会有兴趣,但
此时,在自己经历了一场奇遇后,我拿了一本,读了起来。
令人奇怪的是,对这本书,我全没有陌生感,反而感到非常的亲切。想来是
因为小时候奶奶说过许多类似的故事吧。然而书里有几个故事却与众不同,这几
篇都说的是死者在临死时的意志在死后成为了现实,或者死者的意愿未能满足,
结果还留在阳世。这几篇故事我肯定是最近刚听说的,很可能与那彻底消失的人
有关。
一股阴森感从脚底蔓延到全身。这种阴森感一直等到我读完怪谈,被恼怒的
店员赶出门,回到租住的屋子里才消散。目睹着没有什么变化的屋子,我想起这
个春假本来是打算打工的,可就这样被「偷窃」走了半个月的时间,懊恼感袭上
心头,我趴倒在床上,沉沉的睡着了。
第二天,我重新来到咖啡馆。结果,那店长和店员任由我怎么盘问,就是不
和我说,我只得悻悻地点了杯咖啡,尝尝这新式饮料。结果我发现,从前从没喝
过的咖啡的味道我不但一点不陌生,而且挺喜欢的。可见,这半个月里我经常喝。
我自己不可能有那么多钱,看来,那消失的人对我很不错。
喝着咖啡,我做了个打算,去找我大学里一位做了私家侦探的同学。他可以
给我提供些帮助,而且凭着交情,应该能免费。
结果到了他那儿之后,他也一付不管我怎么问,就是不说也不帮忙的样子,
把我给惹火了。我正要和他发飙,他却开口对我说道:「放弃吧,别再追查了,
对你不会有帮助的。」我立刻明白,他是知道情况的,可再接着无论我怎么问,
他都不再说一个字了。我只得作罢,离开了他那儿。
接下去,我只能靠自己来调查了。距离春假结束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找了
一份工作(因为在打仗的缘故,今年的工作相当好找),每天一边上班,一边打
听情况。但是我越调查,这桩事情就越发扑朔迷离。无论如何,我就是无法找到
一丁点线索。看门大爷告诉我,那段时间我每天一大早就出门,每每都要到深夜
才回来。我的朋友们则说,这十五天里并没遇到过我。那半个月的时光,就好像
被凭空抽离了一样。万般无奈下,我只得放弃调查。
第三章:重新开始
在茫然与恍惑中,我度过了春假的最后几日。开学后,我回到木岛教授身边,
重新投入到科研当中。关于失忆的事,我只问过教授一次,问他是否知道有什么
药,能使人短暂失忆。
当时,木岛回想了很久,然后和我说:「科学上说,没有这样的药。但是在
欧洲,似乎是巴尔干地区,有一种魔草的传说。据说这种药草可以使人忘记一些
不幸而忧伤的事情。」
若是以往,我会认为传说不足信,然后和教授进行争辩,但这回,我没有说
什么。
与此同时,教授这儿还来了个新的女研究生,叫做长野鹿子。这女学生非常
可爱,每次说错话,会拍下自己的脑袋,然后吐下舌尖,轻笑几声。照说这种性
格是不适合化学的,但鹿子在实验上却有很高的天赋,每次都能又快又好的做完。
当木岛盛赞她的时候,她把脸埋进双手,然后摇摇头,说些不好意思的可爱话,
把大家都给逗笑了。
鹿子对我特别亲近,从一开始,她就安部学长安部学长的叫起我来。我被她
迅速吸引,喜欢起她来,尤其是知道她对科学的热爱之后,我日益认定,她能成
为我志同道合的伙伴。
但是在我心里,还另有股奇妙的力量在牵引着我,将我向她引去。同时也有
微妙的自责感,阻碍着我。我无从言明,究竟为什么会产生这两种相互矛盾思绪,
只能猜测那被夺走的半个月必然与此有关,但到底是怎样的关系呢?
当我最终下定决心,去向她表白时,她露出了前所未见的哀伤表情,在河对
岸的灯火映照下,显得非常哀婉。许久,我只听到对岸的和歌声:
三千世界鸦杀尽,
与君共寝到天明。
九尺二间陋室里,
红唇依竹共恩情。
最后当她转哀为乐,笑着同意的时候,我太吃惊,以至于说的话也是本来打
算在她拒绝时说的,惹的她哈哈大笑起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就用这来取笑我。
我却没有问起过,为什么她一开始会那么悲伤。或许,是音羽川畔的灯火太暗了
吧。
那之后,我们开始以心与鹿子彼此相称。那个学期剩下来的日子大多是温馨
的。鹿子是个非常贴心的女生,交往没多久,她甚至比我还了解我自己了。我的
三餐由她全部包下后,很快她就知道我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每每我将要生气,
她总能想到法子先让我转怒为喜。对她的喜爱,就这样一日日的变深。
然而,就在我深深沉浸在爱河,以为那半个月的消失早已成为过去的时候,
一次街头的偶遇,将那档子事重新勾了回来。那天我与鹿子在花见小路走着,一
位老人突然找到我,向我郑重的鞠了躬,道了下谢。我很诧异,问他是怎么了。
他也用奇怪的口气和我说道:「这位先生,您3个月前刚刚在这条街上和一个外国
姑娘帮了我大忙,怎么才这么短的时间,就给忘记了?哦,是因为身边的人也换
了的缘故吧?」说完他留下我,自顾自的叨咕着「现在的年轻人,见异思迁的实
在太快了」就走了。
恍惚间,我眼前产生了些许幻影。似乎那尘封的半个月的时光就要突破某种
力量,回来了。但是当我往身旁望去的时候,鹿子说不出是哀伤还是忧郁的神色
立刻使我放下了过去。
现在我的身边已经有鹿子了。那些过去,就让她过去吧。
念及此,我开始想着,该如何跟鹿子解释。那次春假里的事情,我还没有和
她讲起过。结果,鹿子什么也没问,而是随便指着路边一个小孩,说了句玩笑话,
把话题给引开了。我默默的在心中感谢了一番,就把话题跟过去了。
然而,那一天终究还是无法开心。我俩各怀心事,各自都神不守舍,沉默总
在不经意间就蔓延开,最后还是由她先提出,今天各自回家,使双方都松了口气。
第二天,鹿子和我提出了暑假去琵琶湖旅游的想法。我非常高兴,立刻就赞
成了。接下去的日子变得非常忙碌,我俩一边帮着木岛教授做着研究,一边准备
着旅行。暑假开始后,我又打了一个星期的工,略微又赚了些钱,方才放下一切
事情,与鹿子一起前往琵琶湖。
闲下来后,我俩才意识到,最近生疏了许多。那半个月的阴影依然横在我们
之中。虽然我俩拼命要向对方温存,体贴对方,一道看不见的壁障究竟竖立起来
了。直到到了琵琶湖,住进当地我舅舅的一间湖边木屋之后,我俩的关系才转阴
为晴。在只剩下我俩,必须靠着彼此合作来生活的时候,关系很自然的就拉进了。
一次触碰,一次搭手,一声呼唤,一声笑语,都能换来一次会心一笑。木屋
里没有电,几乎什么都得靠自己的双手,因此她还开玩笑的说,我们俩现在就是
古代的一对野人夫妻。我听了不禁神往起来,如果放下战争,放下科学,放下京
都的一切,就这样在琵琶湖边住一辈子,做一对恩爱的眷侣,大概也不错吧。
第四章:真相大白
中元节晚上,天气很好,我俩换上和服,从木屋走向湖边。她的心情很好,
一边唱着首歌,一边走向湖边。我也想着,距离那咖啡馆里突然醒来的日子已经
过去正好四个月,距离遇到那老头,重新想起那失去的半个月的事情也已经过去
一个月了,那段日子的阴影,应该可以彻底揭过去了吧。我打算着,就在今晚向
她讲述那件至今不明真相的往事。
正在此时,鹿子在前面拉着我的手说道:「心酱,快看,今天湖水因为月光
好亮呀!真美!」
怦!我的脑中突然响起了一阵极其杂乱的声音。「心酱,你知道吗?」「心
酱,你快来这里!」「心酱,小心!」「心酱,试试看这个,很好喝的!」「心
酱,我这样打扮好看吗?」「心酱,我穿这件好看吗?」「心酱,谢谢」「心酱
真是个笨蛋」「心酱,最喜欢了!」「再见,心酱」「永别了,心酱」「心酱,
我永远爱你。」
某种东西破裂开来,心飞速的跳动起来,耳膜急速鼓动起来,手心极速颤动
着,迫使我松开了与鹿子紧握着的手。我猛喘着气,蹲倒在了地上,双手深深的
插进了土里。
眼前的漆黑的泥土上突然泛起了影子,那是过去的影子,是过去的幽灵。金
发少女盯着我的眼睛,向我提出问题;金发少女拿着衣服,向我比划着;金发少
女将一杯咖啡摆到我的面前,向我推荐着;金发少女接过我给她的花环,在头上
戴着;金发少女在喷泉中欢快的跳着舞,我却因为怕水不敢进去;金发少女拉着
我的手,在我前面快速奔跑着;金发少女在一个巷子口向我招手,让我快往她那
儿跑;金发少女让我小心身后的人;金发少女与我面对面坐下,笑着说些故事;
金发少女哭泣着,满脸是泪;金发少女紧紧凝视着我,与我道别。
我开始哽咽,接着泪水开始抑制不住的流起,滴滴答答的流进了泥土。我想
起来了,全部想起来了,尘封的四个月的一切,全部都想起来了。
一双手递过来一张手帕,我抓了过来,开始擦起来,上面变得满是泥泞。但
是泪水还是难以止住。我还是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女孩。她究竟是谁?是鹿子?
还是思思?
她看着我,紧紧的凝视着我。此时的眼神,就与要和我道别时的她的眼神一
模一样。
许久,她又像以往一样,挠了挠头,说道:「诶嘿嘿,结果,到最后还是露
馅了呢。」
泪水再次夺目而出,果然,她就是思思吗?我呜咽了会,问道:「你,究竟
是谁?」
她笑了笑,又拉起我满是泥土的手,和我说:「跟我来,我们到湖边坐着,
到那里我再告诉你。」
说完,她拉着我走了起来。眼前的鹿子的背影开始和思思的重叠起来。天哪,
她们除了外表之外,其实是一模一样的哪……都一样的贴心,都一样的爱说笑,
都一样的在犯错被指出的时候会诶嘿嘿的笑笑,都一样的温柔,都一样的善解人
意,都一样的喜欢替我着想,都一样的拉着我的手,带我向前方走去。
天,这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终于到了湖边,她让我先坐在地上,接着她躺下来,把头放在了我的腿上。
然后她说道:「就这样吧,我可以看看月亮,看看你,看看湖水,这样就最
好了。那么,我们从哪里说起呢?」
「你究竟是谁?」我迫不及待的问出来。
「嘿嘿,我呢,即是鹿子,又是思思。这具肉体是鹿子的,内心现在是思思
的,不过鹿子也在里面哦,马上,就要还给她了。」
「你是思思,你果然是思思。我当时为了找你到处碰壁,但是无论如何都想
不起来你,真是太痛苦了。可结果,你竟然在我身边躲藏了这么久?」
「恩,打从一开始,来到京都上学的就是我了呢。对不起,这一次又隐瞒了
你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做到的?」
思思避开了我紧紧盯着的眼睛,看了看月亮,说道:「你听我从头说起吧。
还记得,我和你讲的那三个故事吗?」
「恩,现在当然记起来了。也就在那天,我在咖啡馆旁边的书店里看到了
《怪谈》,现在我知道,你是从哪里晓得的这些故事了。」
「和你想的有点不同。我确实是从《怪谈》里知道的这些故事。不过《怪谈》
里的故事,我小时候就知道了。你大概知道,小泉八云是位希腊作家。他和我的
母亲是很好的朋友。当小泉在日本的时候,她曾经和小泉有很长一段时间的书信
往来。这期间,他就在信里,向我的母亲讲述过那些日本的鬼怪的故事。我的母
亲又讲给了我听,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了我和你说的那三个。所以,这些故事我也
是从小听着长大的。因为有这一层缘故,我很小的时候就缠着父王为我找一位日
语教师,教我日语。当年我父亲还曾下令和日本打仗呢,所以我们国家很难找到
日本人。不过我父亲被我缠不过,最后还是想方设法招来了一位。这位老师不但
教我日语,也教我你们国家的文化。你瞧,你不是一直奇怪为什么我的日语那么
好,对你们国家的文化那么熟悉吗?现在,你晓得了。」
我想起在思思身边曾有过一位老人,我以为是她在日本的监护人,还和思思
一起拿他开过些玩笑,后来失踪了,就问道:「你记得吗?你刚来的时候,身边
曾有一位我们国家的老人,一直陪着你,他难道就是你的老师?他后来怎么了?」
「是的,那就是他。他被杀手杀死了呢,是为了保护我。」
「原来这样。啊,绕了一圈,你还是没说,你怎么会在这儿的。」
「别急吗,放松放松。这会儿月色多美呀。我们可以慢慢的说,慢慢的享受。
在我的祖国被奥国吞并之后,我和老师一起逃到了这里,然后遇上了你。我们度
过了非常,非常愉快,又非常甜蜜的一段时光。然而杀手追过来了。当我发现我
被杀手追杀,而且老师被他们杀死后,我就开始做起计划来。你还记得吗?就在
我们去咖啡馆告别那天之前,我在和你逃跑的过程中,曾经和你分开过。我就是
去找他们谈判的。他们其实也不想杀到日本人,给自己惹上麻烦。所以我向他们
提议,我和他们走,一起回欧洲,但要保证你的安全,并给我足够的时间去安排
好你的事情。那些杀手最后同意了,毕竟活捉我可以有更多的赏赐。
「在得到保证后,我就进一步筹划起,如何让你可以忘记我,可以重新开始,
可以平静地投身新的生活。我从自己带着的东西中找到了从家乡带来的失忆药,
然后到处找和你我有过接触的人。这里非常可惜的一点是,花见小路上的老人没
有找着。这对后来我俩的生活埋下了阴影。不过,在当时倒不重要。第二天,我
就和你一起去咖啡馆喝咖啡。然而在这时候出现了一个重大的破绽。我绝没有想
到,你竟然找到了一个私家侦探,而且还调查出了我的身份。这真的大大出乎我
的意料。后来在你昏迷后,我翻你的本子,才发现,那是你的大学同学。于是在
把那几张有重要信息的纸撕下来,拿出藏在你钱包深处的我的照片,给咖啡馆的
老板和店员一大笔钱后,我就出发去找那侦探。我把我的身份和想法全给他摊牌,
并且告诉他,如果他向你说出真相,你肯定会面临危机的。
「在和侦探交代好后,我发现时间还早,就请求那些杀手,让我再去看你一
眼。到了这时候,他们也不在乎早晚了,便同意了下来。接着我们就回到咖啡馆
那。非常巧,我到的时候,你也刚刚醒来,正从咖啡馆里出来。我不得不躲在广
场一边的阴影中,生怕那药没生效,你会到处找我,不小心看到我。还好,你最
后踉踉跄跄的进了书店。透过书店的橱窗,我又看了你几眼后,才走了。」
原来,她为了使我彻底的忘记她,曾经报着极强的决心与意志,煞费苦心又
极其周密的做了那么多。她究竟是怎样思考着,计划着,做到这一切的呀……更
使我扼腕的是,在那咖啡馆外,我们曾经离得那么近过。然而,那一刻我却根本
不知道她的存在……
「现在想来,其实这个计划最大的破绽早在一开始就埋下了。失忆药也是有
药性的。几个月的时间一过,你只要受到强烈的刺激,就可能恢复记忆。这我一
开始也想到了。不过,我也想到,几个月后,哪怕你知道了,你也无力挽回这一
切了。而且,到时候你也许已经可以重新开始,已经有新的陪伴。或许你会将我
永远铭记在心,但只要有新的陪伴在身边,无论有多么痛苦,你也能一直走下去
了。」
我摇摇头,说道:「你想到了所有,但是这刺激最后是由你自己带来的,大
概是你也想不到的吧。现在这样,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她看着我,盯着我,咬了咬嘴唇,努力地让自己笑起来,然后继续说道:
「现在这样,对我来说,算是一场成功了的赌博吧。还是从那三个故事说起,你
还记得吧?说说,那些故事的共同点是什么?」
又是那三个故事吗?我开始思索,共同点是什么呢?我想到了:
「都是死者在临死前有某些强烈的意愿,差点实现或者真的实现了,对吧?」
「对,是的。从小,我听着这些故事,就曾经幻想着,如果,在临死前用尽
全部的意志去想一个愿望,会怎样呢?与你相遇后,又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我
情不自禁的期待能与你重新开始,能重新共同在这大地上生活,而不是到天堂、
地府或者是来世再见。当时,为了救你,我必须把自己牺牲给杀手们。要不然也
是同归于尽。我活下去的可能已经没了,就只能寄希望于这些传说,这些故事。
如果这些传说背后蕴藏的信息能是真的,死者在临死前用全部的意志与信念所许
下的愿望真的能在死后实现,那么,假如我抱着必生的信念,去祈求重新回到你
身边,和你重新开始,重新一起生活,或许,就真的可以实现。带着这种希望,
我把三个故事讲给了你听,以期盼你想起来的时候,会理解我当时所抱着的苦衷
与希望,能理解我一些。是的,这是场赌博,拿自己的命作赌注的赌博,然而,
我也没有选择的余地啊!我只能把赌注压在这上面啊!」
我的泪水再次决堤,她好像也快克制不住,要落泪了。我目睹此景,也咬了
咬牙,然后努力笑了下,说道:「恭喜你,你赌赢了。」
她也笑了笑,说道:「是的,我赌赢了。我也害怕过,我也担心过。记得第
一个故事吗?武士与大名的。那武士在死前被大名所骗,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石头
上面,结果没法回来报复。我也担心,假如我在死前太过害怕,把注意力全都转
移到了对死的恐惧上,该怎么办?这究竟是场建立在传说与故事上的赌博啊,我
最可能碰到的结果是死啊。
「为了克服恐惧,我从踏上回国之路开始,就把所有的注意力与精力放在回
忆和设想与你的日子上了。为了重生,我必须有最强的求生意志。也许,也因此,
比起最开始的那些日子,我爱你爱的更深了吧。最后,在奥国的刑场上,我抱着
对你的爱,对陪伴你的渴望,以及对和你一起过一段甜蜜而幸福的生活的憧憬,
被处死了。在死前的一刻,我用尽所有的精力与意志去思念你,想念你,呼唤你,
梦想着和你重新在一起。随后我就发现,赌博成功了,我的灵魂没有与肉体一起
死去,而是回到了东方,进入了鹿子的体内。当我重新苏醒的时候,我已经成了
鹿子,而不是思思了。」
我很意外,灵魂的重生就这样简单?就问道:「这就是复活的过程吗?」
她望着皎洁的月亮,说道:「你对这一过程如此简单很意外吗?是的,我也
非常意外。但大自然有时候就是这么巧妙。心酱,说实话,有时候我也会怀疑,
我是不是就是鹿子呢,我是不是只是得了精神分裂,内心强行分裂出了一个思思
呢?但是前世的一切回忆又容不得我否认,这些回忆应该都是真的吧?」
我承认道:「是的,我不得不说,这些全都非常符合当时的情形。虽然说,
这一切都是最不符合科学的,但确实是最符合逻辑的答案。」
「哈哈,心酱又把这个当做一道化学实验来思考了吧?你总是这样,对科学
无比崇信,对传说与故事不屑一顾。我怎么会喜欢上你的呢?真是伤脑筋。还是
鹿子和你更配吧。」
第五章:真相后的真相
我想起思思先前说的一些话,想到了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就说道:「可我
还是喜欢你。而且,这段时间里,陪伴我的,一直是你吧?与我相恋的,一直是
你吧?」
一阵冷风吹过。即使是夏天,夜晚在湖水边依然会感到冷。思思哆嗦了下,
对我说道:「在说最近的事情前,你先把我抱紧一点吧。我好冷。」
我立刻将她抱起,并且发现,她的身体比我想象的还要冷,而且抖动的非常
厉害。
接着,她附在我的耳边,开始说道:「其实,鹿子也一直在这具身体里面。
说起来我和鹿子真的很有缘吧,除了信念有所不同,她信科学,我信精神之外,
我们的性格和很多内心的想法都是一模一样的。所以我才会附身到她的身上吧。
附身后,我们彼此发现,对方存在于这具身体里。最开始的时候,她也曾经进行
过反抗,但慢慢的,在一个个晚上,我将对你的爱告诉给她,慢慢的感动了她。
她终于同意,将这具身体借给我。在这期间,除去需要学习化学和应用化学的时
候之外,与你在一起的一直都是我。我们不分彼此,知晓对方的一切。所以我们
能顺利的度过在京都的生活,没有被人怀疑过。」
她突然又将我抱的更紧,我感到她开始流泪。只听她哀婉的说道:「心酱,
我回到京都,回到你身边时,真的,真的非常激动。接着我一步步靠近你,接近
你,有时候也会很羞愧,很哀伤,因为这具身体不是我的呢,你喜欢的,不是我
的身体,而是别的人的身体,这有时候真的让我很受折磨呢。你还记得,你向我
表白时,我当时沉默了很久吗?我当时就在犹豫,在挣扎,要不要拒绝你呢。我
非常,非常不希望你去拥抱别人的身体呢。而且……而且由于鹿子一直看着这一
切,她也真诚的爱上你了。吶,这样也不错吧,我马上就要走了,把这具身子,
就这样还给鹿子也是应该的,把你托付给她,托付给一个爱你的人,也是很好的
吧。」
我听到「马上要走了」,非常诧异。当她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我把她松开,
看着她,盯着她。究竟,这当中还有什么重要的秘密?
只见思思紧紧的咬着嘴,几乎要咬出血来,同时,泪水也依然从她双眼流下。
然而,她还是在微笑着!在月光下,我能清晰的看到,她正用尽全力,挤出酒窝,
眯起眼睛,做着张笑脸。
我悲伤地问道:「思思,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你说你马上就要走了?」
她松开嘴,保持着微笑,说道「心酱,其实,我的回归是有限期的。当我在
奥国死去,然后在鹿子身上复活的时候,鹿子曾经短暂的消失过一会儿。然后她
又回来,和我展开过一次争吵。她告诉我,她去到地府,但是她本没有死,所以
又回来了,而我,其实是已经死了,所以我终究要回到地府的,而我的期限,就
是中元节。」
我瞪大眼睛,吃惊的叫道:「那不就是今天吗?」
她继续保持着那种微笑,说道:「是的,是的,就是今天,就是今夜。今夜
子时12点整,我就将回到地府,回到我死者的身份中去。中元节,是鬼门敞开的
日子,我会自动回到那里,回到本属于我的地方。可……可是我并不遗憾哦!我
已经很幸福了!能够回来,我已经很高兴了!能够重新与你相爱,能够重新和你
度过这三个月,我真的,真的非常幸福,我真的,真的已经满足了。没关系的,
我死去后,鹿子还会陪着你,她和我一样好,也许比我还更好,与你更加志同道
合吧。有她陪你,我就心满意足了!是的,我很满意!这段时间,已经是超出我
的想象了呢!还能继续陪着你,还能开开玩笑,还能拉着你的手,还能被你拥抱,
我真的,真的已经满足了!心酱,你记得吗,我那次说我们像野人夫妇,你当时
的表情是在幻想吧?在想象我们真的做了夫妻是怎样的吧?在想象我们就这么在
这湖边住下去是怎样的吧?有这样的想象,我已经很感动,很满足了!谢谢,谢
谢!」
我看着她,看着她说谢谢,看着她不断重复着已经满足了,也看着她不断流
着泪,强撑着微笑说出这些话,我终于无法把持住自己,喝道:「够了!已经够
了!别再强撑了!」此时,她方才结束笑容,脸僵在那儿。
「已经够了!别再这样说了!怎么可能吗?怎么可能这样就满足吗?你还想
活下去的吧?还想再和我一起活下去,生活下去,陪伴着我的吧?你怎么可能这
样就满足呢?别撑了!你的表情早已经出卖你了!你已经笑不动了吧?你已经痛
苦到无法支撑了吧?你已经悲伤到无法抑制了吧?放下吧,不要撑了,让我分担
下吧,让我分担你的痛苦吧!」言及此,我的泪水再也刹不住,开始止不住的流
了下来。
而思思也一样的,表情开始松动,开始崩溃,开始真正的哭泣。泪水松动起
来,不断的流落,流落下来。她哭泣着,和我说道:「是啊!是啊!确实是的!
怎么可能就这样满足呢?是的啊!是的啊!我确实已经撑不住了!我真的还想再
活下去的啊!我真的想再继续生活的啊!我真的想一直,一直,陪你到老的啊!
但是那又怎样呢?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能到今天,真的已经很不容易了!
不可能再坚持下去了,不可能再活下去了!我也恨啊!我也不甘的啊!我何尝不
想好好活一次,和你一起做对神仙眷侣呢?可是,这就是命运啊!这就是我身为
黑山公主的命啊!所以哭泣又能怎样?所以悲伤又能怎样?到最后,我还是希望,
给你留下个笑脸的啊!」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我全都能理解的。不过,现在哭吧,尽情的哭吧,
放肆无忌的哭吧!只有痛哭,才能放下这种哀伤吧!」就这么哭着,我俩紧紧抱
在一起。
差不多离12点还差半小时的时候,我们终于缓过来。她对我说:「就剩下最
后一点时间了。心酱,这半个小时,我们不要再哭了吧,你来说说,我们过去的
那些开心事吧。这几个月,真的很开心的。」
我点了点头,于是,就抱着她,开始讲起这几个月的所有好玩的事情,从与
她相遇,到一起在湖边住下之间,所有有趣的事情。本来都不想哭的。但是,我
们说着说着,还是哭了出来,还是流下泪来。在讲完后,就只剩下一点点的时间
了。我们看着彼此。她最后说道:「吻我,最后一次的吻。」
于是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吻了上去。她也万般柔情的回应着我。
一会儿,她突然开始挣扎,接着把我推开,用陌生而害羞的眼光盯着我瞧。
我知道,这就是鹿子了。
我也知道,此时应该说些什么话,安抚下她。
但是我终于没有克制住自己,而是将脸深深的埋进了膝盖,开始痛哭,耗尽
最后的力气的痛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