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击场的恩怨对决】(完)


作为一名女子职业拳击手,赵若楠拥有着健康的体魄和完美的身材,在赛场
上的她更是雄姿英发,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无情地撕碎她所面对的每一个
猎物,百战百胜的她心中却有一个解不开的死结,十五年前,她的母亲也是一名
职业拳击手,在一场惊心动魄的拳击赛场上,和当时的对手对上了最后一拳后,
两人双双瘫倒在地,重伤不起。
当时的赵若楠以为自己的母亲绝对能赢得比赛的胜利,这样的结果是她难以
接受的,她觉得对手一定用了什么下三滥的阴招,最终比赛结束后没多久,两位
选手都由于伤势过重而去世,巧合的是,另一个对手的女儿同样继承了母亲的遗
志,成为了一名职业拳击手,名叫方欣怡,方欣怡对当年的事也耿耿于怀,同样
练就了一身健美的身材,在赛场上的她好像头睥睨万物的雄狮,彰显着非凡的气
势,碾压着每一个敌人,从未有过败绩。
由于当年的那场擂台赛,赵若楠和方欣怡是死仇,她们渴望着和对方一战,
为自己的母亲复仇,参加问鼎拳王的顶尖赛事除了想要证明自己,同时也想要了
结这段恩怨。
两人在赛场上一路过关斩将,连战连捷,没有什么选手能阻挡她们的脚步,
就这么一步步双双来到了决赛现场,作为彼此最终的对手而对峙着。
这场决赛吸引了许多人前来观看,大家都想知道这两位现役最强的职业拳击
手谁能摘得桂冠,问鼎至尊拳王,刚一开场,全场的气氛就相当火热了。
赵若楠和方欣怡两人穿着暴露的拳击服,将自己的大部分身材展露无遗,两
人的体格难分轩轾,属于体态优美,身材颀长的拳击手,如沙包大的拳击手套看
起来就令人不寒而栗,赵若楠冷冷地盯着方欣怡,过了半晌,才开口道:「作为
我的对手,你是够格了,但你想要战胜我,那就是天方夜谭了。」
方欣怡的眼神充满了森寒之意,嘴角勾起了一抹狞笑,回道:「哼,还没开
打就说大话,你不会以为随随便便就能打败我吧,实话告诉你,我今天就是专门
为报仇而来的!」
「报仇?真是可笑啊,要不是你母亲玩阴的,赢的人早就是我妈了,你还在
这大放阙词。」方欣怡的话一下就触痛了赵若楠深藏在心里的这根刺,赵若楠的
语气立马不客气起来。
「真是狗娘养的贱种,真会替你妈狡辩,你当我是瞎子吗?算了,啥也甭说
了,今天我不把你打趴下,就无法面对我妈的在天之灵!」方欣怡气得额头青筋
暴露,甚至直接爆了粗口。
「很好,废话就不多说了,你等着瞧好吧,看我怎么堂堂正正地击败你!」
赵若楠说完后,身上陡然散发出了一股难以匹敌的气势,令人望而生畏。
方欣怡也不再说话,默默地等待着,情绪也恢复了平静,只是体外隐隐浮现
出一层不弱于对手的气场。
随着裁判的一声哨响,比赛也宣告开始,赵若楠率先出手,只见她后腿一蹬,
仿佛离弦之箭一般冲了过去,并在途中紧握着拳头,在快要接近对手的瞬间一拳
砸了过去,诡异的是,拳头上竟隐约泛起红光。
方欣怡双目一凝,悄然运气,在拳头快要砸过来的时候骤然举起双臂格挡,
在其双臂之上,竟覆盖了一层淡淡的乌光,拳臂相撞发出了嘭的一声响,两人同
时被震退了几步,脸上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想不到你的气也练到了大成,否则是防不住我的这一击的。」赵若楠缓缓
说道。
「哼,这么多年我下的苦功可不比你少,这一战我势在必胜!」方欣怡自信
满满地回道。
在赵若楠和方欣怡很小的时候,她们的母亲就教导她们一种新奇的运气方式,
使得两人的体内都能产生出内力的内劲,打斗的时候可以将其释放在肉体上,既
能发出强力的进攻,也能增强自身的防御,赵若楠学的是阳气,方欣怡学的是阴
气,恰好彼此对立。
两人从小苦练,历经十五年,终于练到了八层圆满,离最高的九层仅一步之
遥,也就是凭借这种内劲和强悍的拳击水平,她们才能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刚刚击出的一拳看似气势十足,实则只用了赵若楠的五成力量,具有试探性
的意味,但既然对方的内劲修炼到如此程度,不全力出手恐怕是不行了。
赵若楠深吸了一口气,脚步重重往下一踏,倏地一拳轰出,一记凶猛的直拳
径直击向对手的小腹,方欣怡的神情瞬间变得极为凝重,她知道对手使出了十成
的力道,她曲臂挡在腹部之前,让阴气包裹着手肘和小腹,尝试下自己的全力防
御能否挡住对手的进攻。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赵若楠的直拳直接打弯了方欣怡的手肘,破开了阴
气的防御,余力突破了手肘的封锁,打在了方欣怡的小腹上,好在余力所剩无多,
小腹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手肘受伤所带来的疼痛还是令方欣怡发出了一声闷
哼,额头上的汗珠也滚滚而下。
赵若楠委实没想到自己的阳气全力发动之下居然真的能破开对手的防守,这
让她不由得有些一怔,方欣怡不愧为顶级的职业拳击手,在对方恍惚的一瞬间强
忍着疼痛,突然一记勾拳打向了赵若楠的下巴,由于事起仓促,拳头上并没有笼
罩上太多的阴气,也就大概三成的力道,但赵若楠也忘记用阳气抵御,因此下巴
结结实实地中了这一下,整个人也被打翻在地,痛得她发出了呻吟。
赵若楠足足躺了三秒钟,才感觉疼痛感稍微减轻,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此
时她的下巴已经略微歪了一点,嘴角也渗出了丝丝血渍,看起来有些狼狈,她恼
怒地瞪了方欣怡一眼,方欣怡将自己扭曲的手肘强行掰直以后,也回瞪了赵若楠
一眼,两女对彼此的仇恨更深了一层。
方欣怡发现赵若楠居然能突破自己的防线,想知道自己的阴气是否也能攻破
对手的防守,毕竟万一自己全力都破不开对手防守,那么比赛基本上可以宣告结
束了,于是乎这次决定率先出手,她摆出架势,虎视眈眈地盯着对手的破绽,在
某个时刻忽然发出了一记刺拳击向对手的面部,这一拳急如电闪,快得令人不可
捉摸,但赵若楠全神贯注地盯着方欣怡的一举一动,提前把拳套护在了面前,同
时为了保险,周身都泛起了一层凝实的红光,将阳气尽数覆盖在体表。
可谁知方欣怡的这一招刺拳乃是虚招,在刺拳快要击中的前一刻倏地收回,
并且另一只拳头早已蓄力完毕,凝聚着八层圆满的阴气,闪电般的一拳轰在了赵
若楠的下腰,只听到沉闷的噗一声,紧接着就是哇的一声,赵若楠直接吐出了一
大口鲜血,方欣怡的拳击撕开了赵若楠的防御,全力之下重重地击中了赵若楠的
腰部,使得赵若楠的细腰变了形,也出现了一大块淤青,方欣怡还想乘胜追击,
但赵若楠一咬银牙,不管不顾地突然一拳揍向了方欣怡的脸上,猝不及防之下,
方欣怡的头部被打得往旁一偏,差点牙齿都被打掉了几颗,吓得她不敢继续攻击,
急忙脚步一挫,往后一退,和赵若楠拉开了一段距离。
虽然没有顺势继续追击,但方欣怡这下也明白了,自己的阴气同样也能突破
对方的防守壁垒,给对手的身体造成损伤,不至于被对方的阳气压着打了,自己
也能给予同样力量的反攻,场面再次回到了势均力敌的状况,观众席上的观众更
是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鼓掌加油声,为两位顶级选手加油鼓劲,听着四周传来的
呼喊声,赵若楠和方欣怡感觉自己体内热血激荡,眼神中闪烁着兴奋和仇恨地光
芒,她们知道这场比赛完全没有留手的余地,为了自己的荣耀,为了成为拳王,
为了复仇,她们必须要全力以赴。
为了防止受伤的腰部再次受到重创,赵若楠摆出的防御姿态就像是乌龟般缩
在一团,两条手臂紧紧地护在胸前,方欣怡见状眉头一皱,看样子赵若楠并不想
主动进攻,看来只能由自己主动出击了,她瞅了半天,也发现不了对手防御的空
隙,赵若楠的防守实在是做得滴水不漏,看来还是只能像刚刚那样以虚招诱敌了,
想到这里,方欣怡再度一记刺拳击了过去,但这一击却是朝着对手受伤的腰部去
的,赵若楠急忙挥臂想要格挡,但下一秒方欣怡的刺拳就骤然变招,化为了一记
摆拳,朝着对手的太阳穴打去,这一连串的动作兔起鹘落,丝毫不拖泥带水,而
赵若楠貌似反应不过来,根本没有举臂抵挡,单凭阳气是无法阻挡对手的攻击的,
方欣怡眼看胜券在握,不由得心中一喜,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赵若楠的嘴
角竟泛起了一丝诡笑,紧接着赵若楠猛地一拳击出,以攻对攻,一拳打在了方欣
怡的胸脯上,直接将其打退了好几步,通过这种方式化解了对手志在必胜的一击,
并且还沉重地打击了对手。
这一击使得方欣怡所受的伤和赵若楠自己如出一辙,都留下了大块的淤青,
说明伤到了内脏,痛得方欣怡也大口地吐出了鲜血,赵若楠看似对对手的变招毫
无招架之力,实际早已想好了对策,在险之又险的关头用进攻代替了防守,给予
了对手重创,方欣怡抹了一下嘴角的血液,吐在了地上,恨恨地瞪着对手,脚步
一蹬,再次扑了上去,抬手就是一招直冲拳,攻向赵若楠的上盘。
赵若楠一个矮身避开了这一招,顺势一记上勾拳想要袭击对手的下盘,方欣
怡见状一个垫步闪开了,绕到了赵若楠的身后,狠狠地一拳打向了对手的后脑勺,
这一击要是打中,赵若楠可完全受不了,感受到脑后凌厉的风声,其悚然一惊,
急忙一个低头,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了,这一下可使她冒出了一身冷汗,但强韧
的神经使她很快镇定下来,往前一跃,先是躲过了对手的追击,接着迅速转身,
借着转身的作用力反手一拳砸向方欣怡的面部,速度捷如疾风,拳风甚至都刮到
了方欣怡脸上,方欣怡也被惊出了一身鸡皮疙瘩,好在反应灵敏的她及时一偏头,
险之又险地避开了这一击,但拳劲还是擦到了脸颊,划出了一道伤口,鲜血淋漓。
虽然这一次攻击伤害不大,却侮辱性很强,方欣怡也算是个美少女,俏脸被
划出了一道口子,破相的她气得怒骂一声,二话不说,猛地扑向了赵若楠了,接
着像是气急败坏般地一拳拳地打了出去。
赵若楠举起手臂上下左右地不停格挡,但方欣怡的攻势仿佛狂风骤雨般越打
越凶,招招势大力猛,把赵若楠揍得苦不堪言,虽然受伤不大,但这样一直被压
着打让赵若楠感觉自己受到了很严重的羞辱,她越想越气,低吼一声,索性也不
再防御,和对手你一拳我一拳互殴起来。
擂台上顿时响起了啪啪啪地肉体碰撞声,两人奋力地挥舞着拳头,挥洒着汗
水,给对方身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伤痕印记,她们的双目之中布满血丝,充满了
凶厉,场面火爆异常,场外的观众更是一个个看得激动万分,高呼着赵若楠和方
欣怡的名字,两人火热十足的近身肉搏真的是一场热血沸腾的视觉盛宴,拳头击
打在彼此身上的响声就像是一曲荡气回肠的交响乐,问鼎拳王决赛的精彩程度远
超过所有人的想象,赵若楠和方欣怡为了击败对手,把自己的毕生所学尽数施展
了出来。
只见擂台上赵若楠一记直拳击中了方欣怡的肚腹,方欣怡感觉自己的肚子里
翻江倒海,五脏六腑都仿佛要颠倒过来,她强忍着想要呕吐的冲动,反手一记勾
拳打在了赵若楠的胸部上,直接把赵若楠的胸部打得上下起伏,柔软的乳房哪里
能承受住这样的摧残,赵若楠咬着牙关,忍受着剧痛,一记摆拳锤向了方欣怡的
脸颊,方欣怡被打得鲜血和唾液狂喷,脸都歪到了一边,方欣怡凭借顽强的意志
力将头硬生生地扭了回来,并且悍然出拳,一拳打在了赵若楠的鼻梁上,直接把
对手打得鼻血直流,疼痛不堪。
两位选手打出了血性,招招冲着对手的要害而去,赵若楠和方欣怡的全身上
下都泛起了一层薄薄的红(黑)光,阳气和阴气交相辉映,配合着两人拳拳到肉
的对攻,使得场面越发的精彩绝伦,令人血脉偾张,两人在对打的过程中脑海里
不停地闪过当年自己的母亲和对方母亲同归于尽的场景,恨不能把对手生吃活剥,
就这样打了一会儿,赵若楠和方欣怡身体上就多处挂彩,伤痕和淤肿处处都有,
鲜血和汗水混合在一起,散发出一股奇异的气味。
两人闻着这种气味,愈发激发了她们的斗志,出拳速度越发迅捷,出拳力道
越发凶狠,此时已经有大多数人发现,两女完全是冲着打死对方去的,丝毫没有
留手,裁判自然也发现了这一情况,但比赛实在是太过于精彩刺激,况且拳击手
对决本就是残酷的,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因此也就没有吹哨,事实
上,就算是裁判想要暂停比赛,已经打上头的赵若楠和方欣怡也不肯停下,她们
的眼中只剩下了彼此,脑海中只剩下把对手击败,为母亲复仇这一个念头。
两人在肉搏期间也有被对手打趴下的时候,但她们都顽强地站了起来,为了
战胜对手,她们燃烧了自己全部的实力,到了后来,两人身上所受的伤已经有观
众不忍直视,在互殴的过程中,两人的肌肤和乳房也时不时地有所接触碰撞,若
是她们没有深仇大恨,说不定心中还会泛起一丝涟漪,毕竟对方和自己身材相似,
相貌不相上下,但只可惜她们似乎注定要成为一对宿敌,想方设法地击败对方。
赵若楠和方欣怡大战了十二个回合,终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两人都已经
拼尽了全力,她们鼓起了最后的一丝力气,全数贯注在了拳头上,大喝一声,轰
然一拳击出,嘭的一声,两只拳头对在了一起,阳气和阴气正面对攻,强大的气
劲把彼此的手臂都给打折了,奄奄一息的两人再也没有一分一毫的气力,伤势过
重的她们颤抖着跪在地上,不由自主地抱在了一起双双倒地晕了过去。
比赛的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裁判愣了半晌,才赶紧招呼医生过来,医
生将二人火速地带到了医务室,想要分开两人进行施救,但却发现两人抱得紧紧
的,怎么也分不开,只好先进行一些紧急治疗,等能够分开两人再进行完整治疗。
为了治疗全身的伤势,两人的拳击服都被工作人员脱了下来,此时的她们是
全裸的状态,而且为了避嫌,没人在医务室里,只是医生偶尔会过来看看两人的
情况,其实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两人这一番耗尽所有力气互殴反倒使得她
们因祸得福,原本达到八层圆满的瓶颈期在最后对拳以后得以突破,提升到了第
九层,突破的过程中她们的伤势也随之自然治愈,但是毕竟刚刚突破,急需巩固
境界,恰好对方的气能够辅助自己巩固,身体的本能反应使得她们搂得更紧。
感受着对方柔软光滑的乳房,她们各自的身体下意识地和对方乳交起来,四
颗丰腴滚圆的乳球互相挤压搓揉,比绸缎还柔滑的触感使得她们的身躯忍不住微
微颤抖,脸颊也莫名地泛起了丝丝红晕,神志昏迷的两人居然发出了古怪的娇喘
声,酥腻的乳肉陷在彼此的乳峰里,充血勃起的乳头深深地插进了对方的乳晕深
处,她们各自的气也顺着乳头浸入了对方的身体里,滋养稳固着彼此的伤势。
赵若楠和方欣怡的呼吸也从一开始的急促缓缓变得绵长舒缓,身上的各种淤
青伤痕神奇般的逐渐消失不见,肌肤甚至比原先变得愈发晶莹光润,就像是羊脂
白玉般散发着迷人的光泽,随着乳房摩擦交融得越紧密,尽管她们失去意识,仍
然发出诱人的呓语,圆球状的乳房被彼此压迫成圆饼状,互相碾磨倾轧,两女环
抱住对方的细腰,下意识地让胸脯贴合得更紧,阴阳二气朝着对方的体内源源不
绝输送着,赵若楠的阳气和方欣怡的阴气交汇合流,阴阳合融,形成了一种全新
的内劲,融入了双方的四肢百骸当中,彻底地将她们所有的伤势都一并治愈完毕。
前所未有地舒爽感使得两人得以苏醒过来,她们徐徐张开双目,眼神朦朦胧
胧,充斥着迷茫,赵若楠和方欣怡感觉自己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她们梦到自己
终于击败了对手,替母亲报了仇,但谁知道醒来的时候却是赤身裸体地和对手抱
在一起,她们愣了几秒后,不约而同地惊叫出声,急忙推开了对手,这时两人才
陡然发现自己身体上的伤痕已经全然消失了,并且精神充沛,完全不像是才经历
过一场生死大战的样子。
赵若楠和方欣怡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内劲,惊奇不已,她们直勾勾地盯着对方,
脑海里不断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并且联想到十五年前母亲在擂台上和对手同归
于尽的那一幕,忽然间豁然开朗,瞬间明白了当年的真相,原来她们各自的母亲
当年并没有耍什么阴招,而是在最后时刻耗尽了自己的内劲,来不及治愈便过世
了,而自己和对手却是阴差阳错间同样燃尽了自己,最后关头却意外地搂抱在一
起,使得阴阳二气得以互相交流,以此为契机突破了第八层,达到了第九层。
两个美少女心情复杂地注视着彼此的面庞,一时间无言以对,追求一生的复
仇目标结果却是一场误会,倾尽全力地对决却因祸得福得以突破境界,这种事换
在任何人身上都会为之唏嘘不已,过了半晌,赵若楠才缓缓说道:「看来我们都
错怪对方了,我的母亲和你的母亲都是光明正大的职业拳击手,结果虽然不尽如
人意,但她们都奋战到了最后一刻,值得尊敬。」
「你说的没错,但如果我们当初就明白了实情,那也许就不会踏上这条道路,
也就难以突破到第九层的境界,这应该就是属于我们的宿命吧。」方欣怡沉吟片
刻,回道。
「误会虽然解开了,但只有你才具有和我匹敌的实力,我还是渴望能击败你,
不过问鼎拳王的对决还是太过残酷,改日我们私底下再战吧。」赵若楠说完,直
直地盯着方欣怡的眼睛。
「看来我们想一块去了,没有你这样的对手那可多寂寞啊。要不就半年后吧,
到时我会联系你,让我们来一场最后的对决,不决出胜者决不罢休。」方欣怡思
索了一会后,说道。
次日,拳王争霸赛的委员会宣布,赵若楠和方欣怡并称为两大拳王,而由于
两人除了对方以外再无敌人,干脆直接宣布退役,让后人去争夺拳王之位,消息
一出,不少人感慨不已,一直过了好几个月,人们还在为当时那场问鼎拳王的决
赛津津乐道,关于赵若楠和方欣怡谁才是真正的拳王而争得面红耳赤。
至于处于风暴中心的两人已经退出了江湖,淡出了世人的视线,自然也就不
会在意所谓的比较言论,半年以后,在某个特制的拳击馆内,一个身材匀称,前
凸后翘的拳击美少女穿着拳击服,正心不在焉地打着沙包,似乎满腹心事的样子,
过了大概十五分钟,拳击馆的大门被推开,一个戴着帽子,把身体裹得严严实实
的少女走了进来,打拳的少女一眼都没看对方,眼中却满是兴奋之色。
走进来的少女脱下帽子,脱去外衣,正是半年前宣布退役的赵若楠,打拳的
少女可想而知,自然是方欣怡,赵若楠的里面同样穿着拳击服,两人看了对方两
眼后,都没有说话,而是默默地走上了擂台,她们深知现在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唯有拳头才是唯一的真理!
拳击馆的擂台被方欣怡特地改成了类似当年拳王决赛的擂台,两人走上擂台
都有种莫名熟悉的感觉,虽然没有裁判和观众,但她们心中的热血却丝毫没有减
少,依然是那么汹涌澎湃,双方站定以后,一上来就是拳拳到肉的肉搏战,没有
什么花哨的动作,你一拳打中我的小腹,我一拳打在你的腰部,你一拳击中我的
下巴,我一拳锤在你的胸部上,双方尽情地挥洒着汗水,这次的对决并不像上次
那样充满着复仇之心,而只是享受着挥出拳头击中对手的爽感,体会着最纯粹的
拳击运动。
甚至赵若楠和方欣怡都没有用上阳气和阴气,只是单纯地用自己的拳击技术
和对方抗衡,这半年以来,她们并没有松懈对自己的要求,而是坚持不懈地锻炼,
这使得她们的拳击技术和体能都提升到了一个相当恐怖的程度,恐怕当今拳坛没
人是她们两人的一合之敌,选择急流勇退对于后来者来说其实是一个幸事。
两女足足打了五六个小时,却毫无停歇的迹象,她们一拳拳地擂在对方身体
上,脚步轻捷灵活,汗液如雨水般从她们的额头上淋下,二人越来越兴奋,越打
越有斗志,为了这一刻,她们实在已经憋了太久,把对拳击的热爱,把想要战胜
对手的执念一口气地释放出来,这种无法对人言说的快感令赵若楠和方欣怡忍不
住低喝出声,她们也感觉到自身的体温渐渐升高,浑身发热,出拳也愈发地有力。
她们又打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出手越来越没顾忌,已经给对手身上留下了一
个个淤伤,但纵然如此二人还是乐在其中,不断地往对方身上的薄弱部位招呼着,
赵若楠和方欣怡也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她们的体能也在飞速流逝着,又过了不知
道多久,俩人的体能终于见底,此时她们的身上大大小小布满了红肿和淤青,汗
水已经将各自的拳击服打湿,她们喘息着搂抱在一起,挺拔丰满的乳房对在了一
起,阴阳二气再度互相调和,恢复着她们的伤势。
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好转,两人索性边打边治了起来,让乳房紧紧相贴,
手上的动作却毫不留情,直到两人的体力彻底流失干净,她们才躺倒在地上,半
天都爬不起来,听着对方魅惑的喘气声,闻着对方的体香,赵若楠和方欣怡的心
脏怦怦直跳,不知怎地,她们像是心有灵犀般地挣扎着爬起来,脱去了对方的衣
物,露出两具娇媚裸露的胴体。
面对着对方性感健美的白嫩酮体,她们两人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邪念,紧紧
地拥抱在一起,同时四片唇瓣牢牢地互相吸附,两条舌头在对方的口腔内不断的
翻滚腾跃,疯狂地搅动着,紧接着两条香舌就像是两条灵蛇般纠缠成一团,用力
地吮吸着彼此的津液,两人的唇舌交缠发出了啧啧水声,吻得过于大力甚至使得
她们的脖颈都红了,四颗圆润的乳球在两人的胸前互相挤压碰撞,柔滑的触感令
两女发出了呜呜声,受到刺激而充血勃起的乳头犹如两柄利剑似的互相扎刺着,
痛感兼并着快感,仿佛电流划过全身的刺激让赵若楠和方欣怡的下体起了反应,
阴道可以慢慢沁出爱液,小穴变得湿润了起来。
赵若楠将手偷偷地伸入对方的小穴时,突然感到自己的蜜穴正在被人抚摸,
干脆光明正大地抚弄起方欣怡的阴户,两人施展着自己的指交技巧,有时逗弄着
对方的阴蒂,有时玩弄着对方的阴唇,手指和柔软的穴肉彼此接触摩擦,两女的
呼吸也越发地急促,爱液也分泌得更多,当她们将自己的纤纤玉指插入对方的阴
道中时,终于忍不住唇舌分离,嘴里发出了迷人的娇喘,使得拳击擂台变成了性
爱擂台。
她们两人的玉指在彼此的阴道内壁穿进穿出,摸索着对方的G点,找到以后便
对准G点不停地刺激着,本就十分敏感的两人哪里能受得了这样强烈的刺激,赵若
楠和方欣怡双腮嫣红,眼神迷离,香汗频频落下,展露出了最妖娆醉人的模样,
把自己的玉指当作带给对方愉悦的工具,让对方享受着前所未有的极致快乐。
两人一开始的进出速度还不算很快,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玉指抽插的频率越
来越迅捷,像是要把对方的阴道内壁都摩擦出火星似的,在两人轮番的指交攻势
之下,双方很快就缴械投降了,淫水从阴道里喷涌而出,泄了一地,但仅仅高潮
一次还是不能满足两女的情欲,赵若楠和方欣怡两人将自己的两条玉腿呈剪刀状
夹住对方的细腰,让胯部和蜜壶贴合得密不透风,紧接着狠狠地扭动着身躯,耸
动着翘臀,让下体处结合得更密切,根本找不出一丝缝隙。
潮湿柔软的阴户嫩肉死死相贴,像恋人般互相依偎,大小阴唇急不可耐地互
相撕咬夹紧,狠狠地研磨着,磨到后来,甚至还将阴唇外翻,让里面深层的敏感
穴肉热乎乎地纠缠在一起,不分你我,两女感受着自己下体犹如火烧一般的刺激,
呻吟声响彻在整个拳击场,良久不绝。
两个炙热的阴户大力地互磨着,由于接连不断地刺激,双方的阴蒂都变得肿
大粗壮起来,于是两女迫不及待地用自己的阴蒂捅进对方的阴道当中,在进入阴
道之前,还和对方的阴户擦肩而过,顺势用力地扎刺了一下,极度剧烈的快感令
二女浑身上下都一阵战栗,随后阴蒂就像是蛟龙入海似的径直插进了彼此的阴道
之中,受到强烈刺激的阴道猛地收缩,夹住了阴蒂,却反而使得阴道内的褶皱壁
和阴蒂表面接触得更紧密,两人感受着自己的阴道仿佛被异物填满,直抵花心深
处,这种难以言喻的充实感简直令二人感到仿佛来到了极乐世界,和对方完完全
全地连接在了一起。
为了让对方得到更多的快感,赵若楠和方欣怡一把抓住彼此的一只美足,接
着放进自己的嘴巴里含住,随后伸出粉舌仔仔细细地舔舐着纤足的每一个部位,
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把对方的嫩脚舔得瘙痒难耐,不住地乱动着,同时她们还
将舌尖深入对方的脚趾缝里,像是在品尝某种美食似的,肆意地舔弄着,两女的
美足都极其敏感,被如此柔软的舌头舔舐令她们感受到有一种升天般的舒爽,再
搭配着小穴处的疯狂摩擦,赵若楠和方欣怡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脑海里的理
智完全被肉欲所占据,只是依靠着本能和对方交合着。
在对方舔脚和小穴摩擦的双重刺激下,两女终于忍受不住高潮了,喷射出了
大量淫水,溅了对方一身,空气中飘荡着两女混合淫水的味道,仿佛催情剂似的
刺激着她们的性欲一再攀升,于是两人根本没有休息的打算,直接倒转身子,将
自己的头颅对准了对方的蜜穴,开始了69性爱。
赵若楠和方欣怡面对着对方湿漉漉的阴户,迫不及待地将其含住吸吮了起来,
发出了啧啧的淫水声,本来有些干涸的阴道受到这样的刺激再次涌起了爱液,两
条灵巧的小舌头在对方的小穴游走舔舐着,从阴户舔到阴唇,留下了一道道口水
印记,随即两人含住彼此挺翘的阴蒂用力拉扯吸吮着,像是摆弄某个玩具似的随
意玩弄着,两女的全身上下已然湿得透透的,汗水唾液淫水三种体液互相杂糅融
合,飘散在空气中,如若有旁人闻到这样的气味,见到两具交叠在一起69的女性
酮体,绝对抑制不住心中的邪火,想要和两个美少女翻云覆雨,共度春宵。
光用唇舌刺激对手对二人还是不够的,她们还将自己的手沿着对方平坦光滑
的小腹一路往上,直到攀登上彼此高耸的乳峰后,用力地抓糅起来,把对方圆滚
滚的乳房像搓面团似的揉捏成各种各样的形状,并且还用两根手指夹住对方勃起
的乳头转动玩耍,使对方所感受到的刺激更深了一层。
两女尽情地发挥着自己的手上功夫和口交技术,把对方的乳房和小穴搞得通
红一片,双方都隐隐感觉到自己的乳房逐渐涨大,阴道不住地外溢着爱液,赵若
楠和方欣怡将自己的舌头卷成尖锥状,捅入了彼此的阴道中,像是灵蛇入洞似的
在里面探索着,一旦找到对方的敏感点就不断地朝其发起冲击,势必要榨出对方
更多的爱液,一波波的快感如潮水般向两人袭来,根本无从抵抗,两人竭尽所能
地克制,但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她们已经憋得满脸涨红,当她们各自的舌尖强
行插入彼此的子宫口时,两个少女终于无法忍耐,海量的淫水如开闸泄洪般暴泄
而出,颜射了对方一脸,赵若楠和方欣怡却心满意足地尽数吞咽了下去,似乎在
啜饮着某种琼脂玉露似的。
赵若楠和方欣怡怎么也想不到,不单拳击是旗鼓相当,就连性交技巧都难分
伯仲,双方深知这下是彻底离不开对方了,只有眼前的这个人才能满足自己的所
有欲望,她们想要与对方永远的一较高下,直到有某一方胜利为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