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丝袜爱情】(1-3)


突如其来的丝袜爱情01
毒辣的太阳蒸发着我体内的水份,同时摧残着我的心灵。
销售对于我而言本就是份苦差事,再配上这太阳的炎热,其痛苦程度堪比满
清十大酷刑。
当我意识到该休息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心理和生理的双重疲惫让我一时
间都不想动弹,便直接一屁股坐在了一辆共享单车上,麻木的刷着手机。
突然,肩膀上传来一股不小的力道,还没等我想象是谁呢,答案已经呈现在
我眼前了。
是我的大学同学兼死党,阿健。
死党阿健对于我从事这份工作的吐槽已经形成了习惯,只要和他聊上几句,
他就会把话题往这方面引导。
「怎么样?今天又卖了几双丝袜给几个富婆啊?」虽然说这话时阿健的脸上
尽是贱兮兮的笑容,但他说这话的语气并没有尖酸刻薄之味,只是习惯性的吐槽
我这份工作,推销丝袜的工作。
「富婆个锤子,全特么都是大妈。」
「大妈不挺好吗,适合你啊。」阿健给我倒满了啤酒,还不等我回话,又接
着说道:「老明啊,我也不是第一次说这事了,你也该好好想想了,都25、6的人
了,不是刚毕业那会了,得换个有前途且稳定的工作了,再这么挥霍下去,以后
年龄大了换工作就难了。」
「再说吧再说吧,等疫情彻底好转了再说嘛。」随后我又应付了他几句,阿
健叫我也没心思聊这个,也不再唠叨了,扯开话题聊了些别的,又喝了几瓶酒填
饱了肚子两人就此别过。
吃饱喝足,疲惫的身体有了些力气,但懒劲也随之到来,可离我租房子的地
方还有些距离,但我连打个车都懒得动手了,又是一屁股坐在一辆共享单车上,
开始放空灵魂。
不知过了多久,回过神来的我便被旁边同样坐在共享单车上的一位女生吸引
了视线。
看样子大概和我差不多年龄,穿着是非常正常的OL装扮,裙子也就到膝盖,
虽然她穿着黑丝并且是晚上,看不见腿肉上是否有瑕疵,但只看这小腿的曲线,
就可以打上9分。
这女生显然注意到了我在盯着她的小腿,虽然这只是我的职业习惯与欣赏女
生的习惯,我的眼神也没有夹杂这么邪念,但在她看来,我的这一行为让她有些
不舒服,尤其是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
我将眼神转移到她脸上时,她那恼怒的表情已经使我知道她此刻的内心所想,
还不得她开口,我率先出击,掏出了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开口道:「这位女
士你好,我是芷倩丝袜公司的销售员,我们公司的产品定位偏向沉稳舒适,非常
适合女性白领,我刚才又看到您的丝袜有所破损,所以向您推荐一下我们公司的
产品。」
她愣了几秒,从共享单车上下来,站直了身,借此我也大致打量出了她的身
高,应该在167左右,当然,是穿了高跟鞋的。
接过我递向她的名片,她看了看名片,又看了看我的穿着,接着又低头看了
眼自己的小腿,果然,小腿肚的位置,丝袜已经勾丝了,当她抬起头来后,眼神
中的恼怒与戒备已经消除了不少。
「你们公司的产品都是什么价位?」她的回答让我有些许意外,以我丰富的
推销经验以及对当下市场和消费者习惯的了解,其实像我所在的公司这种知名度
不是特别高的小众品牌其实处在一个非常中间的尴尬位置,高端市场缺乏品牌效
应,低端市场又比不过9.9包邮,所以每次向这些办公室女性推销产品,是一件十
分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我赶忙收回思绪,掏出手机给她展示了产品效果图,并回答道:「在价位上
我们公司走的是全方位路线,低中高三种价位的产品都有,之前我也说过,在产
品风格和表现力上,我们主要针对的是工作环境以及日常生活,所以在颜色以及
设计上偏向保守。」
说着,我借着机会正大光明的多看了几眼她的小腿,不得不说,她的小腿线
条绝对是我见过最好的,在黑丝的包裹与渲染下,我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
「通过我刚才的观察,我想我们公司的产品在风格上应该符合您的需求,至
于产品的质量,我这里有试用产品可以提供给您试用,不过在试用期间需要您给
我们提供产品的试用感受和意见。」
说完,我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中掏出了一款肉色的丝袜,这款是公司的中端
产品,也是目前公司中端产品中卖的最好的一款。
将丝袜递向她,同时我也仔细的打量起了她的面容,没有贴假睫毛,双眼皮
显然是天生的,双唇抹着淡淡的粉色,轻微的腮红和符合她肤色的粉底将她的脸
装饰的很好,五官也十分的端正,虽说不会让人眼前一亮,但胜在看着舒服,也
不会让你觉得有距离感,在我心目中,能打8分。
她伸出了手,又在空中停顿了一下,多打量了我几眼后从我手中接过了丝袜,
看了看包装,随后开口问道:「需要填表什么的吗?」
我露出一个正常的笑容,道:「只需要加个微信,然后把您的名字和手机号
码发给我就行了;之后我会定期向您询问试用感受和意见。」
她举起手中的丝袜,晃了晃,脸上露出一副狡黠的笑容,道:「你就不怕我
拿了东西就跑?」
她狡黠的笑容透露着另一种美,让我一时间顿了几秒钟没有回话,她以为我
被她唬到了,不由得笑出了声。
她并不掩盖她的笑声,也毫不掩饰她的笑容,这种自信与自然,让我在心里
给她多加了0.5分,虽然这种给人家随意打分的行为不是很尊重别人。
「我相信您不是这样的人,而且试用的产品也不是随意赠出的,所以我从不
担心这样的问题。」
说完,我打开微信扫一扫,示意加微信。
她将丝袜放进手提包中,逃出手机打开微信名片添加了微信好友。
她的微信名叫水,凑巧的是,我的微信名叫岸,我与她显然都意识到了这一
点,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了对方。
我与她的眼神正好碰在一起;她的瞳孔也非常的好看,引人侧目。
我望着她的眼睛大概有3秒,并没有收回目光,反而用很严肃认真的眼神上下
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番。
她被我这番打量看的浑身有些不自在,原本脸上的羞涩好奇也顿时多了几分
恼怒。
不等她开口,我再次主动出击,道:「正好我们公司最近在举报模特活动,
需要真实的女性白领来担任模特进行拍摄,我看你的形象气质非常符合我们公司
的要求,所以想问你这边是否有意愿参加,只要参加我们公司这次的活动,会得
到公司送出的高档丝袜和最新款式的丝袜,并且还会参与模特竞赛,第一名得主
还可以拍摄我们公司的广告,拿到一笔奖金和拍摄广告的工资以及公司赠送的丝
袜,你看意下如何?」
这一次,她愣了足足有十几秒钟,借着这个机会,我又多看了几眼她的小腿,
在街灯与丝袜的衬托下,光她这双小腿便足以令无数男人为之倾倒。
也就是这时,我的脑子里灵光一闪,一个想法、一个机会、一个计划,诞生
在我的脑海中。
我一定要想尽办法让她参加公司的这次活动,拉近我与她之间距离,就算不
能发展成男女朋友,也能借着活动的名义得到她的丝袜美腿照片,尤其公司的这
次活动规则十分特别,活动要求销售员担任摄影师,那拍摄过程中,眼福肯定是
少不了。
「那,你们公司这次活动,拍摄的照片,都是什么样的风格?」她说这话时,
有些支支吾吾的,似乎有些不自在,眼睛也不时往两边瞟。
我微微一笑,给她露出一个轻松善意的笑容,随即给她展示手机里去年活动
的拍摄图,并说道:「这个你放心,都是穿正常款式的工作制服进行拍摄,不会
有那种非常暴露的衣服,更不会像网店里产品图那样暴露的;就是裙子会稍微再
短一点。」
说着,我借机蹲下身来,用手隔着空气比划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来道:「大
概会露出你的膝盖然后再短一点点这样。」
街灯的光亮,使我看见了她脸上的一抹羞红,还有她羞涩的笑容,这种别样
的美丽使得我也有些沉醉。
不过我很快边从中回过神来,眼下也不是想入非非的时候,毕竟这大美女此
刻就站在自己眼前呢。
「不如我们找个咖啡厅或是茶楼坐下来详谈一下?」
「啊?」她轻声惊呼,看到她这惊讶的模样,我也不禁暗骂自己心急了,正
想开口转移话题,她却又连连点头,道:「可以啊,正好我也有空,你选地方吧。」
「好,咱们打车过去吧。」说着,我就唤醒手机准备打车,她却开口道:
「你都送我丝袜了,怎么还好意思让你破费,你告诉我地址,我来打车吧。」
在几个来回之下,盛情难却的我让她破费打了车,因为她晕车,便闭目靠在
那一动不动,而因为坐着的缘故,裙子也被提上去了些许,可以很明显的看到膝
盖,而我又怎么会放过这大好的机会,借着帮她转移注意力的借口和她聊着天,
眼睛犹如舌头般品尝欣赏着她那诱人美艳的丝袜美腿。
到了目的地,一家我常常邀请客户谈业务的茶楼,我特地开了个小包间,方
便我们谈话,也正好让我们俩处于一个私密的环境下,有利于增加感情,也避免
被人打扰。
突如其来的丝袜爱情02
包厢门关上的那一刹那,打牌声聊天声瞬间消失殆尽,这也是我常来这家茶
楼的原因,包厢的隔音效果出奇的好,哪怕你在里面大吼大叫,外面也是听不见
的,不过缺点就是空气的质量就会差了点,不过好在包厢里装有排风扇,所以倒
也无关紧要。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独处的问题还是环境比较封闭且私密,我和她一坐下来一
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两人在那你偷瞄我一下我偷喵你一下却愣是不开口说话,
导致气氛十分尴尬,但又带着一丝奇妙的感觉。
沉默了老半天,当我瞄到桌下她那因坐姿而斜着的黑丝小腿,我才想起回过
神来想起了此行的目的,随即咳嗽两声清了清嗓,示意我要开口说话了。
「你看我这记性,路上光顾着和你聊天,到了这把正事都给忘了。」我脸上
露出歉意的笑容,而她笑着摇了摇头道:「没关系,刚才在车上晕车,又顾着和
你聊天,这不,我也给忘了,不过,还得谢谢你,多亏你找话题聊天,转移我的
注意力,让我没那么难受。」
她脸上露出了表达感谢的笑容,她的笑容并不机械,给我一种发自内心的感
觉,望着她这样的笑容,我甚至认为自己对她所产生的企图心以及欲望太过邪恶
且不够纯粹,一时间让我有些自惭形秽。
不过当下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说来还是我的
问题,应该事先问你有没有晕车的毛病,早知道你晕车,我就骑共享单车搭你过
来了,虽然可能有些失了礼节,但也不至于让你难受。」
真实的我其实并没有这么体贴,或者说,还没有哪个女孩子能够让我这么的
体贴,这么的去为她而着想,但眼前的这个女孩,在短短的几十分钟的接触之下,
我觉得,我愿意这样,可能有些舔狗,但也算是一种追求的手段;如果能够打动
她乃至追求到她,稍微舔一点又有何妨。
我话音一落,她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来,我一时间还没能理解她的笑意并做出
反应,她便开口道:「你这么一位温柔体贴的男士,和我在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也不怕女朋友误会?」
她的笑容太过吸引我的注意,频频让我聚焦与她的笑容从而忘了回话,我再
一次愣了好几秒才回答道:「我还怕你男朋友会误会呢,至于我,我还是单身。」
听到我的回答,她也是愣了一愣,本就摸了腮红的脸颊又多了一抹粉红。
她轻轻抿了一口还有些烫的茉莉花茶,道:「不会吧,你长的又不差,还这
么温柔体贴,会没有女朋友?还是说你这温柔体贴的性格,是装出来的?」
「大学的时候谈过一个女朋友,去年分手了,然后就一直没再找过,其实我
也算不去什么温柔体贴,只是尽量会为对方去着想而已。」说这话时,我露出的
是洒脱的笑容,失恋固然痛苦,但我也早已看开,我和前女友有太多的不合适的
地方,无论是价值观还是生活的各个方面,之间的差异其实很大,能够在一起这
么久已经是个奇迹了,所以我也没有过多的沉浸在这种悲伤中,毕竟毕业之后两
个人在一起,痛苦往往多余快乐。
所以,我也并没有打算用这方面的话题来博取她的同情,而是将话题转移到
她的身上。
「那你呢?该不会一直没找吧?你这么漂亮的女士没找过男朋友,我可不相
信,不过,你不方便说的话,也不用说,我对别人的感情生活也不是特别感兴趣。」
我缓缓地喝着茶,一边悄悄打量她的神情,显然,她的恋爱经历似乎也不太
好,表情和眼神中浮现出的更多的是悲伤与无奈。
「算了算了,悲伤的事就别提了,都是我不好,嘴巴说错话,搞得你一脸不
开心,都不好看了,来笑一笑,体会更多当下的美好。」说着,我露出一个开心
的笑容。
她似乎也是个比较乐观的人,也没有过多的沉浸在往事之中,很快就恢复了
之前的模样,又闲聊了几句后,我便将话题拉回到正规。
「咳哼,那么是这样,我们公司的成立时间不是特别长,算上来已经有7年了,
那么这个招募非专业模特的这个活动呢,也举办了有6次了,每年一期,今年则是
第7次,以往的规则都是销售员从街上或者是客户群里挑选合格的女士参与,然后
由专门的摄影团队来进行拍摄。」
「不过今年,公司考虑到以往的6次活动,虽然模特的Pose啊神态啊都非常自
然,但是由于都是由同一个摄影团队拍摄出来的,所以风格实际上相差无几,再
加上模特数量太多,客户啊大众看的眼花缭乱,宣传效果反而大打折扣,所以今
年这次,更改了规则,每一名销售员只能选择一位模特,并且,照片要由销售员
和模特相互合作沟通进行拍摄,还增加了竞赛,选出冠亚季军赠送相应的奖品与
奖金,并担任公司接下来一年的广告形象大使。」
说到这,我便打开了手机,找到了关于竞赛的规则与奖励制度给她查阅,之
后便后仰下去靠着沙发,偷偷瞄着桌下,她那令人无限遐想的黑丝小腿。
她看的很认真,这也正好给了我认真欣赏这双绝佳的丝袜小腿的机会。
她的小腿并不粗,只有一些微微的肉感,算不上胖,以至于小腿肚和脚踝并
没有形成非常突兀的肥瘦差异感,这很符合我的审美,不过可惜她的裙子穿的比
较保守,加上坐姿与灯光的原因,能够欣赏到的东西实在不多,不过也算不错了,
毕竟这种素质的丝袜美腿,想要找到一饱眼福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就是不知道
她的大腿如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见。
欣赏的差不多了,我见好就收,眼神不再过多停留,避免功亏一篑,那样,
可就得不偿失了。
她仔细的翻阅了几遍,将手机递还给我,歪着脑袋思考了一阵,随即点了点
头,笑道:「可以,我参加这个活动,正好我刚辞职,有时间。」
她的回答虽然算不上出乎意料,但也顺利的让我有些轻松,不过我没有沉浸
在喜悦之中,而是关心的问她关于辞职的事。
「你辞职了怎么还穿正装?难不成你们公司办理离职还要求穿正装不成?」
她笑着摇了摇头,解释道:「那倒不至于啦,只是我想穿丝袜,但是一时间
不知道该怎么搭配,索性就接着穿正装出门了。」
当我听到她说想穿丝袜时,我的心脏猛地抽动了一下,不禁让我一阵遐想,
莫非眼前的这位美女,也是个丝袜爱好者?
虽然当下丝袜是女性的贴身衣物,但也并不是所有女性都喜欢穿丝袜,就算
穿,很多也只是当做一种搭配或者是工作需求,真正喜欢穿丝袜热爱丝袜的女性
并不算很常见,我与前女友在生活上的一个矛盾就产生在穿丝袜的问题上,我的
前女友也有着一双不错的美腿。虽然比不过眼前这位美女,但穿上丝袜,也能跻
身8分的行列,但偏偏我这个前女友并不喜欢穿丝袜,即便是毕业以后参加了工作,
也不穿丝袜,所以导致在性生活方面,也没有太大的情趣,很多时候都是草草敷
衍了事。
而此刻,当我得知眼前这个我正在试图追求的美女很有可能和我一样,是一
名丝袜爱好者的时候,我内心的激动的甚至比第一次做爱还要激动,以至于我的
老二都有了一丝微微雄起的趋势。
一时间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搭话,我知道自己不能太冲动和她聊丝袜这种话
题,可是我如今的身份又是一名丝袜公司的销售员,和她聊这方面的话题似乎没
有什么不正常的,更何况接下来我们两人还要一起拍摄她穿上丝袜的效果图,那
聊到丝袜本就是必要的,那我又在担心什么呢?
于是乎,我抛开了心里的那些担忧,鼓足勇气打算赌上一把,甚至深呼吸了
几口让自己冷静冷静以防说话结巴。
「那看来,你应该是非常喜欢丝袜的人咯?」问出这个问题是,我尽量让自
己显得严肃且冷静,尽量让她觉得,我是站在为了这次活动做准备的立场上向她
提问,避免让她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还好吧,也算不上非常喜欢,只是说能穿就穿嘛,几乎已经形成习惯了。」
不知道是我身份的缘故,导致她对我相对信任,对于我这个问题她并没有表现出
什么反感,似乎只是在说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我点了点头,道:「这样对于我们参与这次活动,也是一个有利的点;哦,
对了,时候不早了,你吃过晚饭没?没吃的话,要不去这附近的小吃街吃点东西,
然后我送你回家,早点休息,明天我来接你去公司报个名。」
她喝光了茶杯里仅剩的一点茶水,思考了几秒,说道:「这样吧,你直接送
我回家,我下面给你吃,晚上我不想吃太油腻的。」
她这句下面给我吃差点让我绷不住表情,好在我常年的销售工作早已把自己
的表情管理修炼到了极高的水准,以至于没有表露出什么不对来。
「刚认识第一天,就去你家,不太好吧?」我露出一个不太好意思的表情,
但内心却是欣喜万分,像她这种经常穿丝袜的女人,家里丝袜的数量肯定多到她
自己都记不清,我随便偷上两条,岂不是爽歪歪!
虽然这样想太过变态,但无奈她的美色对我的吸引力实在太过巨大,以至于
这种念头已经占据了我的脑海。
「没事,反正接下来咱们还要相处好一阵子,就当是联络联络感情啦。」她
在这方面思维的开放,一时间不免又引起我的想象,她是对每个认识的男人都这
么不加以防备?还是仅仅只是对我如此?可我又哪有这么大的魅力让她如此这般?
实在有些让我想不明白。
但这时,她已经拿起手提袋站起身来,我便跟着起身开门让她先行出去,我
紧随其后,一时间也顾不得想这些有的没得。
结了帐,出了茶楼,我一眼就看到了停在路边的共享单车,顿时计上心头,
便对她说道:「不知这位晕车的美女介不介意我骑共享单车载你回家呢?」
她那招牌的迷人微笑再次出现,伴随而来的是她带着一丝甜意的笑声与言语。
「别女士前美女后的了,我有名字的,正式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黄芷珊,
今年24岁,多多指教。」说完,她还朝我伸出了她的右手。
「我叫杭川,今年虚岁26岁,多多指教。」说完,我伸出了右手轻轻的握住
了她伸出的右手,浅浅的感受了一下她手掌的舒适便礼貌的收回了手。
「那不知道黄芷珊小姐是否介意呢?」
「只要不晕车,一切都好说。」
「那就好。」说完,我便扫了一辆共享单车调好了头等她上车,由于她穿的
是裙子的缘故,所以只能侧着坐在后面,而侧着坐不方便扶着肩膀,所以她的两
条手臂便轻轻的环绕在我的腰间。
随着距离的贴近,一缕缕清香进入鼻中,大概是洗发水混合着沐浴露的味道,
这对于不是特别喜欢香水味的我来说,算是个意外惊喜。
一路上,我都尽量走平稳的路,尽量让她坐着舒服点,茶楼所在的地方离她
家也不算远,大概十分钟就到了,地方座落在老城区里,生活的氛围要更浓厚一
些。
一进入到这里,她整个人似乎更加放松且活泼了,完全不顾脚上穿着高跟鞋,
走路时而蹦蹦跳跳,时而快步追赶着什么,社会的磨练似乎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
么,她仍像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一般,挥洒着身上的青春气息。
我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不去过多的打扰她,此刻我只想静静的欣赏她这美
丽的模样。
她租的房子在二楼,是个不大的小单间,房子的布置也很普普通通,看起来
甚至不像是一个女生的房间,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初入闺房的我并没有想象中
那般紧张。
「租的房子不是很大,除了床也没其它地方坐了,不介意的话就坐床上吧。」
将手提包挂在了房门后的勾驾上,随后从墙角的一箱怡宝里掏出了一瓶递给了我,
道:「因为太匆忙没什么准备,所以只能让你喝这个了。」
说完,她还给了我一个歉意的笑容,我轻轻的摇了摇头并还以一个笑容,表
示我并不在意。
「前面茶喝的有点多了,我先上个厕所,你先坐会,马上给你下面,免得给
你饿着。」说完,她就走进了厕所,趁着这个机会,我便迅速开始打量起这个不
大的房间。
房间里除了一张床之外,就剩下一个梳妆台和一个衣柜,并且衣柜的门是半
打开着的。
大好的机会就摆在眼前,但此刻我内心中的天使与恶魔开始了交战,更何况
我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一时间没有勇气与心理准备去做这件事,但这可是送
上门的福利,又哪有不要的理。
还没等我纠结出个所以然来,她已经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看到她走出来的那一刹那我就瞬间意识到,纠结那么多也没用了,机会已经
没了。
而我过度沉浸在错失大好时机的懊悔之中,一时间忘记了身在何处,情绪全
部流露在了脸上,让她看了个正着。
「怎么了?怎么一下子突然脸色这么难看?」她似乎以为我身体有些不舒服,
连忙坐到了我的身边,一脸担忧之色。
「没事,就是突然尿急,憋得慌,不介意我用你家厕所吧?」说着,我甚至
还缩了缩身子,害怕露馅。
她噗嗤一声大笑了起来,整个人都向后仰躺而去,两条黑丝美腿都翘到了半
空中。
「别笑了,你笑得我都想笑了,我这一笑哪还憋的住啊。」
「哈哈哈哈,你真的太逗了,哈哈,快去上厕所啊,还愣在这干嘛?哈哈哈。」
她毫不掩饰的爽朗的笑声响彻整个房间,而我也伴随着这股笑声走进了厕所,当
我关上门后,随即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堆囤积在洗浴盆里的数双丝袜,黑色、灰
色、肉色、白色,甚至还有一双大概只有10D的粉色丝袜!
「这,这……这TM。」一时间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此刻的心情,我愣在
原地大概有整整十几秒才缓过劲来。
这一次,真是馅饼从天上掉下来,爽翻了!
突如其来的丝袜爱情03
我赶紧揉了揉自己的脸,让自己稍稍冷静下来,这时我急中生智,便大声喊
道:「芷珊,我肚子痛起来了,上个大厕不介意吧?」
外面先是传来她的一阵笑声,随后便是她轻快的话语,「没事,随你用。」
随你用这三个字不禁让我浮想联翩,顿时,又让我不禁想到,莫非她真的猜
到了什么,这话真有另外一层含义?
我蹲下了身在假装自己在上大厕,毕竟厕所里开着灯,靠影子还是可以分辨
出我在干嘛。
我几乎是颤抖着伸出右手,从洗浴盆里拿出了那一双「冠绝全场」的粉色丝
袜。
其实我并不是特别钟情于粉色、红色、蓝色这类颜色太过鲜艳的丝袜,更别
提欣赏这一类丝袜,但是这一双10D薄厚的粉色丝袜本身少见的特性,以及我脑中
幻想出黄芷珊穿着这双丝袜的神情媚态,让我下意识的选择了它。
这些丝袜似乎是囤放在这准备一次性洗干净的,由于刚才注意力一直在其它
方面上,以至于没有注意到,现在放松了神经我才嗅到了这堆丝袜上传来的黄芷
珊的浓郁的体味。
丝袜足部夹杂着汗味和些许臭味混搭着裆部因为沾染了些许尿渍从而留存的
轻微的尿骚味,当这两种味道相互交织着拥入我的鼻腔,我这个丝袜爱好者像是
发情的公狗闻见了发情母狗的骚味一般丧失了理智,只想狠狠地扑上去将内心的
欲望宣泄个淋漓尽致。
但仅存的些许理智让我没有这么做,我将粉色的丝袜放了回去尽量整理成一
开始的模样,依依不舍的多嗅了一会。这种另类的体味使我沉醉,我甚至忘了自
己正蹲在地上差点栽倒。
也正是这一么一下,清醒的头脑不免让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按照女生上厕所
的行为习惯和内裤的存在,丝袜是怎么会沾染到尿骚味的?而且还是一双粉色的
丝袜?
这么一个念头冒出来,我刚清醒过来的头脑不免再次陷入了一番遐想,双手
也不听使唤的再次将丝袜捧到面前细细品味一番,仿佛透过这双丝袜窥视到了她
的一切!
几分钟的时候既快也慢,将粉色丝袜放了回去,稍稍犹豫是否要抽一条带回
家慢慢品味之时,黄芷珊的影子已透过玻璃来到了跟前,吓得我一哆嗦立马装作
上完厕所不紧不慢的模样准备出来。却听见她说道:「你吃不吃辣椒啊?」
我一愣,下意识的回答道:「我老家湘城的,能吃辣。」
恋恋不舍的多看了几眼原味丝袜,双手的冲动还是被我抑制住了,开门走了
出去。
这些原味丝袜固然使人疯狂,但眼下黄芷珊已经对我有了一定的信任与好感,
而且也已经答应参与了这次活动,我可不能因为几双原味丝袜从而因小失大。拉
进和她之间的距离,将她发展成女朋友才是我的目的,相比于丝袜本身,丝袜穿
在女人身上对我更具诱惑,更何况又是黄芷珊这样有着一双接近于极品的美腿,
所以无论如何我也得忍,为了更好的明天而忍。
一出厕所,她站在一旁的小厨房里回头看着我,一抹笑容勾勒在嘴角。我挤
了挤面部的肌肉,做出一个略微痛苦的表情,郁闷道:「喝杯茶还能喝的肚子痛,
怪事来了。」
「幸好我的面还在锅里,而不是你肚子里,要不然,我可就背黑锅了。」说
完,她的笑容更浓几分,但却并没有之前那边开口大笑,或许是顾忌口水会溅到
锅里。可我却巴不得她这么做,虽然也不会在味蕾上多添几分美味,但却能在心
灵上增添几分。
「你怎么不系围裙啊?」她虽褪下了外套,但里面的白色女士衬衫却没换,
赶紧出声提醒。
「在那边墙上挂着呢,你帮我拿一下吧,我腾不开手。」她侧着头朝着一旁
墙上努了努嘴,我的视线跟随过去,黑色的围裙映入眼帘。
围裙挂的位置并不高,但挂在厨房的里面,而这种城中村里的单间厨房往往
只能一个人在里面活动,即便是她的曼妙身材,也没能留下多少地方容我站立。
我像个蜗牛一样,穿着皮鞋的脚在地上缓缓移动,配合着我的上身延长着我
的手臂伸向那有些幽暗的深处,围裙一动不动的挂在那等待着我的触碰。
厨房的面积实在太小,偏偏她又碍于灶台上的油渍挪动不了,我的身体迫不
得已的与她紧贴在一起。
好在方才出厕所时有调整过弟弟的位置你,不然此刻怕是要出大糗,免不了
要被扣印象分。
但即便如此,我的弟弟仍旧隔着衣物感受到了她臀部的些许柔嫩,可惜却容
不得我多品味片刻,我赶紧取下围裙抽身出来,然后作绅士姿态给她系上了围裙。
而她虽然全程没有多余的动作,但我仍旧看到了她脸上的一抹红晕与嘴角的
浅笑。
她的反应属实令我欣喜若狂,我赶忙温柔的多关怀她几句,然后回到一旁坐
着,静静的注视着她的背影,仿佛此刻她已是我的妻子。
两碗面并不需要多久的功夫。待到这双极品的黑丝美腿走到我的跟前,我才
恍然察觉到时间的流逝。对上她那带着微微水光的眼睛,瞟见她酒窝处的红晕,
回想方才我那有些下流的行径,心里不免有些打鼓,但我表面上装作方才似在发
呆,就连说话都呆上了几分,道:「诶!面下好啦,挺香的。」
她似是羞涩般眨巴着眼睛,之前那边开怀大笑的爽朗模样全然不见,羞怯的
笑容似是对我的回应。
只见她从一旁将折叠桌放好,我赶忙贴心的帮她把面端到了桌上,将筷子递
给了她。
想来我刚才那般注目礼她一定是察觉到了,若不然,她此刻怎会像变了个人
似的,一言不发,低头默默的吃着面。
若不是我瞅见她面容高挂不下的红晕和眼里的羞涩,我怕是要给自己来上两
巴掌。
她这般的羞怯又正好给予了我便利,我一边吃着面,一边毫不遮掩的用眼睛
品味她暴露在空气里的美腿。
不知是她太过美丽,还是我久未逢甘露的饥渴,膝盖后侧小腿肚紧贴着大腿,
因为屈膝的缘故,黑色丝袜有些许泛白并带着一些褶皱。我痴痴的望着,险些将
筷子连带着面插进了鼻孔里。
她似乎是再次发现了我的注视,吃面的速度快的超乎我的想象。而这碗面是
我能够多做停留的唯一理由,我自然是吃的极慢的。
正当我思考着能有什么办法可以多做停留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停电吓到了正
端着碗走向厨房的她,惊吓之际,她手上一时松了劲,碗直接摔在了地上。
随着这一声脆响,我知道,机会来了!
那一刻,我只觉这黑暗之中,我的眼睛冒出了一抹精光。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