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仇人父子变成只属于我的rbq】(完)


,393 字

「都是一群废物,都三天了好没有找到我儿子!」融许韶愤怒地把文件摔到
桌子上。
「对,对不起,总裁,我们一定会找到少爷的!」他面前的人低着头,不敢
看他一眼,身子不断地颤抖。
「滚!」
「是……」手下一溜烟地跑了。
融许韶烦躁地在房间里面踱步,就在三天前,自己的宝贝儿子融舒广失踪了。
初步估计是被人绑架了,但是按理来说,绑架总裁的儿子一般都是为了钱财,
但是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收到任何勒索电话。
在报警后,他也派出了自己的手下进行搜寻,但依然一无所获。
对方是谁?他为什么要绑架我儿子?他想干嘛?
融许韶急躁地抓着头发,想不出个所以然。
他拿出一根烟点燃后,又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特别漂亮的美人。
「雍雪,你放心,我一定会把我们的孩子找回来的!」
他在心中暗暗发誓。
……
两天前,在城市的另外一边的一处地下室内。
「有人吗?有没有人!快来人啊!我快饿死!有没有人!」融舒广缓缓地醒
来。
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四肢被镣铐牢牢地套住,固定在墙上。
四周一片漆黑,他适应了光线后,才发现自己被囚禁在一间地牢之中。
他用尽全身力气想起身,然而却根本起不来。
此时,他感到了口干舌燥,肚子也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怎么回事?有人吗?有谁在吗!」作为不谙世事的大少爷,他哪里经历过
这种大场面,整个人瞬间慌了,毫无形象地大喊大叫起来。
「哗啦!」突然,门外传来的推门声。
有人来了!此时融舒广的心里既激动又害怕,来的人应该就是绑架他的人吧。
「踏踏踏!」顺着皮鞋踩着地面的声音大逼近,他的心越来越紧张,心都提
到了嗓子眼。
「哗啦!」地牢的门被打开了,一双皮鞋映入眼帘,他抬头向上望去,瞬间
愣住了。
「邱叔叔?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来人居然是自己父亲的竞争对手,也是父
亲大学时期的同学邱鸿帅。
「你?你为什么要绑架我?邱叔叔?」他瞪大了眼睛,怎么也想不出他绑架
自己的理由。
邱鸿帅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走到他面前,蹲下身子,用手掐了掐他的小
脸。
「这脸真光滑啊!有她当年的影子,不愧是你的儿子呢,雍雪!」
「你认识我妈妈?」融舒广被摸脸特别不舒服,质问面前的人。
「岂止是认识……我差点就成为你的爸爸了!」邱鸿帅冷笑地说道。
「你在乱说什么!快放了我,不然我爸爸知道了没有你好果子吃!」融舒广
觉得被侮辱了,壮着胆子破口大骂到,全然忘记了自己已经变成了阶下囚的现状。
「啪!」突然,男人狠狠地朝着他的脸上来了一巴掌。
一瞬间的剧痛和耳鸣让这个贵公子差点哭了出来。
「你还敢提你爸爸,那个人渣!都是他,都是他抢走了我的成绩,抢走了我
雍雪,把我害得这么惨!」
男人气愤地提起融舒广的衣领,又是一巴掌扇到另一半脸上。
「小兔崽子,你知不知道,你爹当年是怎么害我的!我把他当最后的朋友,
他却为了抢走我的女朋友!害得我退学!流落街头!而现在,在我的公司好不容
易有盼头了,就开始制裁我的公司!」
「呜呜呜,我不知道,对不起,对不起!」融舒广呜呜地哭了,男人的一系
列言论让他不知所措。
「知道对不起就好!」男人放下他,走到一旁,边走边说。
「俗话说父债子偿!准备好了吗?你的惩罚?你准备好了吗?融舒广!」
「你,你想干什么?杀了我吗?」他擦了擦眼泪,询问到。
「不不不,那即是犯法的,也不能够完全消除我的怨恨啊!」
他回身走来,融舒广发现他手里拿着一支针。
「我想请你帮我打败你爸,帮我得到新航集团!怎么样!」
他笑吟吟地歪着头问道。
「你,你做梦!我是觉得不会背叛爸爸的!」
融舒广鼓起勇气骂道。
那是自白剂吗?他心里害怕到,心中不断地暗示自己不要说真话。
「你是不是怕我给你打自白剂?」男人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把玩着手中的
针剂。
他狡黠地笑了笑,然后捂住脸,冷笑着说道。
「知道我为什么到现在都是单身吗?我一直在等,等它的出现!」
说着他把针头对准他,问道。
「这是什么你知道吗?」
他惊恐地摇了摇头。
「我把它叫做RP-114514号实验试剂,而它的具体功效嘛?」他故意停顿了一
下,笑着看向融舒广,「可以让一个男人变成女人哦!完美的女人,能够生孩子
那种!」
「什么,不可能,不可能有这种东西!」融舒广恐惧地大吼道。
「没什么不可能的!乖乖听话!」男人抓住他的肩膀,把针头扎进了他的颈

「啊啊啊,你做了什么!好疼啊!」
「别乱动,不然针头会断在你的肉里,到时候我可不管!」
融舒广只好乖乖地看着液体注入自己的身体。
「好困!好想睡觉!」突然,一股困意袭来。
这药还有镇定剂的作用吗?
他终于控制不住,沉沉地睡了过去。在睡过去的前一秒,他感觉男人好像说
了一句「你是我的了!」
男人看着躺着怀中的男孩,舔了他的小脸一下,然后解开镣铐,把他抱到了
一个有着大床的房间。
「这才开始,小宝贝!」他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便出去准备饭菜了。
……
融许韶看着眼前的资料非常的发愁,已经过去三天了,尽管动用了所以的人
力物力,但是各种努力最后都石沉大海。
「仔细想想,还有什么人会报复我……等等,不会是他……那个混蛋吧!」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拿出手机想打那个电话,突然发现自己早已经把那个人拉入
黑名单了。
……
「我这是在哪里?头好痛?」融舒广昏昏沉沉地醒来,他发现自己已经不在
地牢了,而是在一张舒服的大床上。
他用力地抬起手,突然想到了自己被打了女体化药水。
他立刻做了起来开始摸索全身,出乎他意料的是,自己好像并没有变成女孩
子,只不过皮肤白了一些,他摸了摸自己的肉棒,还在,不过怎么感觉短了一点?
而且胸前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痒。
他嘀咕着,抓了抓头。
「哗啦!」突然,卧室的门被推开,邱鸿帅走了进来,推着一个小餐车。
「你别过来!」他立刻警觉地后退。虽然自己没有真的变成女人,但自己还
被他囚禁在这里,鬼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什么。
「你是不是在好奇RP-114514为什么没有立刻把你变成女人?」男人看穿了他,
笑着问道。
他不解地点了点头。
「别急嘛?你是不是饿了,我这里有好吃的哦!」说完,他把盖子打开,瞬
间,食物的香气扑鼻而来。
是牛排!融舒广吞了吞口水,强制压抑着内心的渴望,倔强地说道。
「我才不吃嗟来之食,饿死我得了!」
「哈哈,宝贝,你可要想好,如果你想跑,怎么也得吃饱了才有力气吧!」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融舒广捏住鼻子,闭上眼睛,摇着头。
「唉,真是可惜啊,这可是M8的牛肉啊!」他拿起刀子,在牛排上割了一块,
放进嘴里开始品尝。
「咕噜!」他咽了咽口水,不甘心地偷偷瞄着男人,看着男人准备吃下一块
了,终于忍不住了。
没错,我只是为了吃饱了再逃跑,对。他不停地说服着自己。
「等等……」
「哦……怎么了?」男人放下刀叉,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能不能,给我……给我留一块……我好饿!」他扑了过去,瞪着牛排,留
着口水。
「可是刚才你明明不吃的啊?」男人玩弄着刀叉,笑吟吟地说道。
「对,对不起,群后悔了,我好饿,你,你不是要利用我嘛,饿死了,就没
有利用价值了,求求你,让我吃一口吧!」
融舒广被饥饿折磨快疯了,连少爷的面子都不顾了。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都行!」
「坐在地上,学三声狗叫!」
「这……别……别动牛排!我做就是了!」
融舒广本想拒绝,但看到男人准备再吃牛排,立刻改口了。
「汪汪汪!」他趴在地上,回应狗的动作,不情不愿地叫了三声。
「小母狗,不错,这是你的奖励!」男人满意地把刀叉递给了融舒广。
他立刻起身,开始不顾形象地吃了起来。刚才的屈辱在一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看着吃得不亦乐乎的融舒广,邱鸿帅笑了。
今天能用一块牛排让你学狗叫,明天就可以用大肉棒让你叫主人。
……
「警察同事,我怀疑邱鸿帅绑架了我儿子!」
在警察局,融许韶急匆匆地对着面前的警察说道。
「别急……许先生,想喝口水,慢慢说。」
「好,咕噜噜……我怀疑我儿子被邱鸿帅绑架了?」
「嗯,许先生,这个邱鸿帅是谁?为什么说是他绑架的?」
民警问道。
「他是我的大学同学……不过他大学辍学了,之后我就没有联系了……」
「那为什么说是他绑架的?」
「因为……」融许韶叹了口气说,「可能因为他和我竞争校花输了,然后怀
恨在心吧!」
「哦,懂了,总之,我们也会进行相应调查的,许先生。」
……
「好饱……」融舒广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不禁感叹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吃得
这么饱。
俗话说保暖思淫欲,他吃完之前看着收拾餐具的邱鸿帅开始思考怎么逃出去
了。
「邱叔叔!」他尝试用讨好的口气问道,「既然那个药剂是假的,你又不要
钱,可不可以把我放了,你放心好了,我回去绝对不会给爸爸说这件事的,我就
说自己离家出走了,放了我好不好!」
「呵呵!」男人停下了收拾餐具的动作,笑着看了看他。
「这药剂是真的!」他走了过去。
「你,你要干嘛!」
「让我看看!」男人粗鲁地摸着融舒广的脸颊。
「不错,这小脸真白,看来药剂发挥了作用。」
「什么,什么意思,邱叔叔?」他心里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
「你还没有发现吗?是不是发现自己JJ变小了,胸前有点痒?」
「是,是!」
「因为这就是女体化的表现啊,哈哈哈,你放心,这是一个疗程,你以后还
要打很多针,直到你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一个能给我诞下子嗣的女人!」
「Wdnmd!」看见谈判破裂,融舒广立刻翻脸,起身就冲过去想给男人的脸上
来上一拳。
男人侧过身轻松地躲过这一拳然后反手就抓住融舒广的后颈,然后往地上一
摔。
「哎呦!啊!」融舒广脑袋砸到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忘了告诉你,我在流浪的时候可是学会了好多格斗技巧!别想着和我硬碰
硬,否则吃亏的是你自己。」
说完,男人擦了擦手,不再看他一眼,推餐车走了。
「可恶可恶可恶,等我逃出去,一点要让你牢底坐穿!呜呜呜!」
融舒广无意中用一个鸭子坐的姿势坐在地板上,他揉了揉起了大包的脑袋,
咒骂到。
骂了一会后,他开始站起来,开始打量着这个房间。
这个房间不算特别大,整个房间主要是粉红色基调,家具除了一张大床,就
只有一个衣柜和两个床头柜了。
他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轻轻地扭动了一下门把手。不出他的意外,果然被
锁上了。
他回身走到窗户边,一打开窗帘就愣住了。
「艹,怎么这样!」
外面居然是一片荒地,这下他像传达SOS的想法破灭了。
他不甘心地向外望去,想找点标志性建筑物,但发现自己根本对外面没有印
象。
「我这是被绑架到外地了?」
他无奈地走回床边,开始打开床头柜搜查是否有能帮助逃跑的工具。
再次不出所料,柜子里都空空如也。
他打开衣柜,里面出现好多女装——护士装,Lolita,兔女郎,JK,女仆装。
「这个女装变态!」融舒广骂骂咧咧地甩了衣柜门。
他突然有尿意了,于是走向一旁的卫生间。
他解开裤子,掏出鸡巴,一边撒尿一边观察。
好像真的变小了,不,这一定是错觉,没错,是他骗我的,世界上怎么可能
会有把人变成女孩子的药呢。
他穿上裤子后,开始在卫生间探索,结果仍然是一无所获。
回到床上,他闲得无聊,只会脱掉外衣,进入被子里,不一会就睡着了。
……
「哗啦!」门被悄悄地打开了,邱鸿帅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
他来到了床边,看着熟睡炸中的融舒广,露出了一个难以捉摸的笑容。
他坐到床边,拿出了RP-114514,一手按住融舒广的肩膀,一手操作针管扎进
脖子。
「啊,呼呼!」融舒广轻轻地叫了一声,然后再次陷入了沉睡。
而与此同时,融舒广的胸部再次发育,逐渐由A变成了B。
而他的肉棒再次萎缩,身上的体毛也开始纷纷脱落,身高也在发生着改变。
男人满意地摸了摸融舒广的小脸,开始脱掉他的衣服。
「不错,不错,除了有JJ和胸平了点,和女孩子已经没有多少区别了!」他
赞叹道。
他下体的肉棒也开始充血,硬了起来。
他从衣柜拿出一套比基尼,迫不及待地给毫无抵抗力地融舒广穿上。
「不错!宝贝,我来干你了!」
他脱掉内裤,巨大的肉棒弹了出来,开始在融舒广的肉体上摩擦。
「嗯嗯!」融舒广用轻微的呼吸声做着回应。
男人抓住他的头,扳开贝齿,把肉棒插入他的嘴中。
「呜呜呜!」融舒广一时间整个口腔被巨大的肉棒堵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
音。
「宝贝你的嘴穴真暖和!」被口腔包裹的肉棒在刺激下进一步地膨胀,开始
不断地渗透出前列腺液,混合着口水,变成了肉棒抽插的润滑剂。
男人抱住融舒广的脑袋,开始一拉一推,让肉棒在他的嘴巴里进进出出。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啪啪啪……呜呜呜……啪啪啪……」口水地吞咽
声和肉棒和口腔壁地碰撞声不断交织着。
「好棒,好棒……宝贝……」男人的肉棒享受着融舒广小嘴精致地服务,虽
然处于睡眠状态,但融舒广的小舌头不由自主地清理着男人的阴茎,舔舐着马眼。
「呜呜呜呜……啪啪啪……呜呜呜……啪啪啪……吸溜……吸溜……呜呜……」
昏睡中的融舒广把嘴巴里的肉棒当做至宝,疯狂地吸允着,想品尝射出来的
精液。
「吸溜,吸吸……啧啧……吸溜!」
「快射了,给我接着,一滴不剩!」在经历了5分钟地抽插后,男人的肉棒终
于到底了极限。
而融舒广也听话地「啊呜」一口尽可能地含住整个阴茎杆,不让有一点暴露
在外面。
「噗呲!咻……咻……」在他的舌头再次舔了一下马眼的一瞬间,精液控制
不住地喷射了出来。
「呜呜呜!」男人拔出肉棒,精液由于太多了从融舒广的嘴巴流了出来。
男人不客气地用手按住他的嘴巴,让剩余的精液不再流出来。
「呜呜……嗝!」昏睡中的融舒广只能把口腔中的精液吞入胃里,还发出了
一声饱嗝。
男人满意地笑了,拿出纸巾,把现场地精液都打扫干净,然后把他身上的比
基尼脱了放回原处,把他放进被子里,就出门了。
……
「融先生,我们确实没有发现邱先生有绑架你儿子的嫌疑,他有充分的不在
场证明!」
在警局中,民警严肃地对着融许韶说道。
「怎么可能……」他激动地站了起来,「会不会是他伪造不在场证明?」
「别激动!你孩子失踪我们也能够理解,但是我们办案要讲证据!融先生!」
「对,对不起!是我失态了!」他悻悻地坐回位置上。
「你放心好了,我们一定会帮你找到你孩子的!」民警安慰道。
……
在回家的车上,融舒广看着窗外的风景,一边思索自己是否真的像错了,毕
竟如果真的是他绑架的话,应该早就威胁他了。
他叹了口气,对司机说道:「调头,去羽月街96号!」
他又必要亲自去证实一下了。
*** *** ***

融舒广从迷迷糊糊中醒来,他伸了个懒腰,咋了咋嘴。
怎么嘴里有奇怪的味道,牛排变质里吗?
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胸,这一摸不要紧,直接吓了他一大跳。
「怎么回事,我的胸?怎么这么大了!」
他托着初具规模的奶子,不可置信地楠楠道。
他连忙摸了摸自己的阴茎,果不其然,自己的阴茎又短了2CM!
怎么回事!他气愤地下床走到门边,开始咚咚咚地敲打着门。
「咔嚓!」门被打开了,男人一脸坏笑地走了进来。
融舒广害怕地推了几步,现在他对男人是又怕又恨。
「是不是你做了什么手脚,为什么我的胸变大了!还有我身上的毛都没有了!」
他用颤抖的手质问道。
「哈哈哈,我不是说了吗?这是一个疗程,我刚才趁你睡觉的时候给你来了
一针,怎么样,新的身体!」
男人丝毫不提之前睡奸的事情。
「你TM!」融舒广刚想打他,随即想到之前被反杀的精力,最终还是愤愤地
放弃了。
「怎么了,宝贝,不满意吗?」男人上去抓住融舒广的手臂,吓得他跳到床
上,抱着枕头瑟瑟发抖。
「你这个同性恋变态,你为什么要绑架我,还给我打奇怪的药剂!」
他颤抖地问道。
「想听吗?」
「想……」
男人笑了笑,坐到床边,开始叙述着自己的过往。
……
在一番倾听之后,融舒广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时对自己那么
温柔的父亲,曾经居然会为了抢到妈妈,不惜诬陷自己最好的朋友邱鸿帅作弊,
甚至在之后利用他母亲的财产挤压男人的公司,害得男人一家破产,父母逃亡海
外,男人负债流落街头。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夫妻绝对不是那样的人,这都是你的一面之词!」
他不甘心地怒斥到。
「老虎那么凶猛都不吃孩子,你怎么知道你的父亲的另一面呢!」男人冷笑
着递给融舒广一叠材料。
他颤颤巍巍地接过,看了看,瞬间脸色苍白。
「怎么,怎么可能,外公,舅舅的意外去世是爸爸,一手造成的!」
他不敢相信地翻阅着资料,越翻越慌,越翻越恐惧。
自己的父亲居然为了吞并自己外公的财产策划了外公一家的灭门惨案!
他对父亲的信仰在一瞬间崩塌了!
「我不信,我不信,不可能!动机呢!你告诉我,动机!」
他疯狂地咬牙质问道。要知道,自己的母亲在自己小时候因病去世,爸爸可
是哭了好久,他怎么可能害母亲的弟弟呢。
「唉!」他叹了口气,摊手说道。
「因为你外公遗嘱上让你舅舅继承全部财产,然后你懂的。」
「你……你怎么知道的!」他不服气地继续问道。
「秘密呢,信不信由你!反正我大可以不告诉你这些,单纯靠着大鸡巴就能
让你雌堕!」
这句话让他的脑子短路了。
「你TM,好呀,正面上我!」接着,他做成了一个让男人意想不到地举动。
他脱下裤子,露出又小有白的小阴茎,然后躺在床上,抬起双腿,露出菊花。
「有种就来上我!不过我告诉你,你永远都不可能得到我的心。」
他自暴自弃地大声吼道。
「好!很有精神!」
男人的肉棒再次硬了起来他脱掉裤子,扑了过去。
融舒广用手臂遮住脸,不想看他。
邱鸿帅,先尝试性地用手指沾满口水的手指的融舒广的菊花口探了探。
「啊……」这是融舒广这么多年肛门第一次进入异物。
他控制不住地娇喘了一声。
男人见状迫不及待地再插入一根手指,在他的嫩菊里面捣鼓。
「啊……啊……好痒……啊!」他感受到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快感。
男人再增加了一根手指,三根手指在他的菊花里面刮着,让让面色潮红。
「不,不要了!」融舒广后悔了,想要坐起来。
男人见状立刻抓住他的双腿,不让他起身。
「现在后悔了!晚了,乖乖躺好!」他开始使用又大有涨的肉棒开始在他的
菊花口试探。
「不要啊!我怕痛!求你了!邱叔叔!」他哭着求道。
「别怕,宝贝马上就不痛了,我保证一会让你爽上天!来了!」
「啊——」伴随着融舒广的一声尖叫,男人巨大的肉棒直挺挺地插了进去。
「啊——好痛啊——啊——啊——」异物地插入让他的肛门里面的每个神经
都在想排斥。
「不要——不要——快拔出去——啊——」
男人笑着拔出肉棒,一瞬间,融舒广感受到了一阵空虚。
怎么会这样,我居然想要插入。
他还没有想完,男人的肉棒再次插入已经开开合合的嫩菊之中。
「啊……啊!」这次,他的叫喊声音更大了。
巨大的肉棒在菊穴里面横冲直撞,而菊花也不再抵触,而是用温暖的内壁紧
紧地包裹着阴茎杆,不舍得让它离开。
「拔出去,拔出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不听他的请求,抱着融舒广的腰,不断地在他的菊穴里面进进出出。
「哼哼哼哼!啪啪啪啪啪啪!啊啊啊啊啊啊!」男人的喘气声,融舒广的叫
喊声和肉棒击打肉壁的声音让整个房间变得淫靡起来。
「啊啊啊啊……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啊!」融舒广控制不
住地大叫脚趾都牢牢地抓紧,开始主动迎合着男人的进攻。
就在要达到高潮地前一刻,男人突然猛地拔出肉棒,然后不再插进去。
「怎么了,怎么不插了!」融舒广下意识地问道,随即他便羞红了脸。
男人笑了笑,把肉棒在他的菊花口摩擦,就是不进去。
「想要的话就说!否则不给你高潮哦!」
「不,我不能……啊啊啊……好痒,好像要……」他心里不断地挣扎,痛苦
万分,终于还是感性战胜了理性,他毫无廉耻地喊到,「邱叔叔,请你把你的大
肉棒插入我的菊花!」
「听不到!」
「请用肉棒日死我吧,人家想要!」他难以忍受,主动抓住肉棒塞进菊花。
「啊……啊……好棒!」就像口渴的人遇到甘露一般,他的眼睛渗透出泪水,
在那一瞬间是那么的满足,仿佛来到了天堂。
他用双手死死地抱住男人,尽可能让男人的肉棒能够更加深入。
「啊……」男人的肉棒涨到了极限,「噗……噗噗……」精液从马眼喷涌而
出,填满了他的整个菊穴。
「哈哈哈,哈哈哈……」融舒广揣着粗气,无力地放开抱紧男人的手。
男人笑了笑,没有拔出肉棒,低头开始亲吻他。
他无意识地伸出舌头,顺从地回应着男人。
在交换津液之后,男人慢慢地拔出了肉棒,精液随着肉棒流了出来,寖湿了
床单。
融舒广的菊花一张一合,仿佛不舍得肉棒的离开,他用迷离的眼神看着男人,
不知不觉,男人的形象在他的眼中变得高大起来。
男人满意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然后穿上衣服,出去给他弄饭了。
融舒广在高潮中沉迷了好一会,终于回过来神。
想到刚才的所作所为,他羞红了脸,愤愤地起身,找到纸巾开始清理自己菊
花里面残留的精液。
「啊……啊……」在擦拭菊花的时候,他忍不住点娇喘起来。
看着红彤彤地开合的菊花,他终于控制不住地大哭起来,后悔自己一时间头
脑发热,导致处男被夺走了。
他把纸巾扔进垃圾桶,去脱掉衣服,去浴室好好地洗过个澡。
他一边洗着身子,一边暗暗发誓,下次如果男人再强奸自己,自己就咬舌自
尽以示清白。
……
「到了,老板……」
「嗯,我一个人上去,你就在这里等我吧!」
「是!」
融许韶看了看眼前的公寓楼,选择了下车。
这里是他「老朋友」邱鸿帅的家。
……
「不错,你的新生小穴真不错!」男人像欣赏艺术品一样地看着融舒广,不,
现在应该叫馨儿了。
馨儿咬着牙愤怒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对他是又爱又恨。
在这几天自己非但没有找到逃出去的方法,还被男人在睡梦之中不断地打入
RP-114514,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在不断地向女性靠拢。
而自己本来打算如果被强奸就一死了之,可是每次男人掏出大肉棒,自己就
会放弃这个念头,而是满脑子渴望着如何侍奉大肉棒。
在每次被中出后,他都反思,并自我警告,结果下一次又忘了警告。
终于,到了这最后一次,在打完针后,他的身上已经一点男人的痕迹都看不
出来了。
160CM的矮个子,大大的眼睛,黑色的秀发又长又柔软,胸围达到了惊人的3
6,皮肤光滑白皙。
更让人称奇的是他那近乎完美的新生小穴,犹如从海里刚捞出来的鲍鱼一般,
又大有粉嫩,正在张大着嘴巴等待肉棒的进入。
「哈哈哈,宝贝,你可真是个极品,今天,我就让你升入天堂。」
男人迫不及待地脱下裤子,露出长满青筋的大肉棒。
馨儿吓得瑟瑟发抖,用手捂住眼睛,夹紧双腿。
男人见状没有生气,他温柔地把馨儿抱在怀里,脱掉她的胸罩,开始舔舐着
她的乳房。
「啊啊啊啊啊……啊啊……哎哎……啊啊啊啊啊……好痒……啊啊啊……唉
唉唉……啊啊啊啊啊……哎哎哎……」
她硕大的乳房在男人出色的舔舐下很快被均匀地涂满了一层液体。
「嘙!」男人突然含住她的乳头,开始吸允。
「啊……啊!!!」馨儿发出一声尖叫,与此同时,她的下面也湿了,腿也
控制不住地松开了一点。
男人见攻势有效,赶紧加快了侵犯的频率,很快,馨儿的脖子,乳房,肚子,
手臂,锁骨都被男人种满了草莓。
而馨儿也在一声声啊啊啊啊啊中彻底失去了抵抗力,如同一摊软泥,瘫倒在
床上,腿也张开,露出了流淌着爱液的淫穴。
男人用手指沾了沾淫水,「吸溜!」放到嘴里品尝了一下。
「小宝贝,你的爱液真好喝!」男人迫不及待地把肉棒凑近了她的小穴入口。
「不要,不要啊!」馨儿挣扎着想闭拢双腿,但是男人眼疾手快,紧紧地抓
住馨儿的双腿。
然后他往前一挺,肉棒猛地插了进去。
「啊——」馨儿爆发出一声惊叫,这次的冲击比之前被爆菊还要刺激。
肉棒很快遭到抵触,是处女膜,男人让肉棒稍微后退一点,然后再一用力,
肉棒一下子扎破了处女膜,猛地扎进子宫口。
「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痛死了……啊啊啊啊!」
馨儿被痛得哭了起来,于此同时,鲜血也顺着肉棒流了出来。
「宝贝,别哭,马上就舒服了!」男人低下头,舔了舔馨儿眼角的泪水。
然后拔出肉棒,再次插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哇哇哇……呜呜呜呜……啊啊啊!」
没有了处女膜的阻碍,肉棒在馨儿的馒头小穴里面横冲直撞。阴道壁不断地
分泌着爱液,让肉棒能够更轻松地插入。
「宝贝,你的小穴真是极品,一个劲得吸着我的前列腺液呢!」
「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不要啊……拔出去……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你马上就会哭着求我了!」
男人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并采用了,「三浅一深」地抽插方法。
每插入三次,就抱着馨儿的翘臀,网上一提,让肉棒能够完全插入子宫之中。
在这种折磨下,馨儿很快就放弃了抵抗,开始像一个树懒一样,死死地抱住
男人,并主动迎合男人的抽插。
「啊啊啊啊啊啊……好棒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啊啊啊啊啊……好棒啊……插死我……啊啊啊啊!」
馨儿现在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让男人的种子能尽快地射入子宫。
「叫老公,我就给你精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好棒啊……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公……快给我精液……啊啊啊,快把你滚烫的
精液射入我的小淫穴吧……啊啊啊啊……射入我的子宫……啊啊啊啊……」
「好,给我接着,不允许流出来,我要全部射入你的子宫,给我怀孕吧!」
「啊啊啊……高潮了……啊啊啊……快给我……」
「噗呲……噗呲……噗呲!」
浓厚的白灼色精液射了进去,很快就充满了子宫。
而馨儿也在那一瞬间升入了天堂,她脑中对于父亲的印象开始模糊,而男人
的形象充满了他的整个脑海。
对啊,我是这个,这个男人的女人,这个男人的奴隶,我应该顺从他,服从
他因为他是我的主人啊!
男人拔出肉棒,馨儿赶紧夹紧双腿,防止精液流出来。而她现在看向男人的
眼神全是顺从和爱意,再也没有了愤怒和厌恶。
男人十分满意馨儿的转变,盖上被子,在被窝中紧紧地抱着馨儿。
馨儿顺从地躺着男人的怀里,现在的她是最幸福,是邱鸿帅的女人了。
「老公,以后人家就是你的了,」她淘气地用头蹭了蹭男人的胸膛。
「哦,不错,那我给你一个任务,可以吗?宝贝?」
「当然可以了,老公,我可以为了老公赴汤蹈火!」
「那好,你这样这样……」他在她的耳边说到。
「太棒了,这份喜悦我一定会传递给父亲大人的!」馨儿的眼里冒出桃心,
她毫不犹豫地准备出卖自己的父亲了。
……
「叮咚!叮咚!」
「没在吗?」融许韶正准备离开,突然门哗啦一下打开了。
「怎么是你,老同学?」邱鸿帅看着他惊讶到。
「我可以进去叙叙旧吗?」他看着邱鸿帅问道。
「这……当然可以……」邱鸿帅叹了口气,然后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融许韶找到沙发坐好,并观察了一下室内的装修。
「老同学,你家装修不错嘛!」他真诚地夸赞到。
「一般啦!」邱鸿帅也坐在他对面不在意地打了打哈哈「不知道,今天是什
么风,让融大董事长愿意屈尊来的我的小破屋。」
「鸿帅,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看着已经去世的雍雪的面子上,能不能放
下。」
「你……哈哈,许韶,你以为我是那么心胸狭窄的人吗?毕竟这么多年了,
对了,我给你介绍一下!」
他一边说着,一边起身,于此同时,一个特别漂亮的美人走进客厅。
「这是我的妻子,秦馨儿!馨儿,和融老板打打招呼!」
「融老板好!」馨儿顺从地点了点头,向融许韶打了个招呼。
「鸿帅,你这老牛吃嫩草啊!」看着如此稚嫩的女人,他尴尬地笑了笑。
「哈哈哈,年龄不是问题,我们是真爱,对吧,馨儿!」
「是……是,我最爱老公了……」馨儿不自觉地羞红了脸,身体也不断地颤
抖,此时,一颗跳蛋正在她的小穴里面振动,她快受不了。
「那馨儿你先回去吧!我和融老板还有要事商量。」
馨儿看了看融许韶,嘴巴张了长,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慢慢地走进卧室了。
一进卧室,她赶紧脱了内裤,噗呲,她终于到达了高潮,跳蛋和淫液从小穴
一起排了出来。
而外面邱鸿帅给融许韶到了一杯红茶。
「怎么了,老朋友?」
「我儿子失踪了!」融许韶开门见山地说道,同时观察着邱鸿帅的反应。
「啊?怎么回事?侄子失踪了?什么时候的事?」他惊讶却又带着一丝幸灾
乐祸。
不是他吗?融许韶自以为自己纵横商业多年,对于人是否撒谎也自己独到的
辨别方法。
而刚才他的反应刚好符合一个「朋友 仇人」当身份,他继续说道。
「我也不知道,这么多天了,我怀疑是被绑架了,可是这么多天了,绑匪还
没有发消息进行勒索。」
「这,会不会是你们父子有矛盾,然后他离家出走了?」邱鸿帅一本正经地
分析道。
「不会的,我们父子关系一向很好,而且他也从来没有离家出走的先例。」
「那确实可能是绑架了。」
「我怀疑是我的熟人干的,或者是有过节的人!」他一边说着,一边瞪了瞪
邱鸿帅,观察他反应。
「许韶,你在怀疑我!」男人生气地一拍桌子,站起来,破口大骂。
男人的反应下了他一跳,他连忙解释。
「老同学,我没有这个意思……」
「哈哈哈,少来了,如果我想报复你,为什么要用这种手段?」
「别生气,我……」
「滴滴滴滴……我接个电话……」
「喂,什么……那个合同……等会我有点事……什么,不行……必须去……
我马上回去……」
融许韶刮了电话,叹了口气,去邱鸿帅说道。
「对不起,老同学,公司有点事,如果有我儿子的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好
吗?」
「当然没问题,他可是我的侄儿啊!」邱鸿帅故意在侄儿两个字加重语气。
融舒广只好悻悻地走了。
见他终于关上了门,男人笑了笑,打开了卧室的门。
之间馨儿躺着床上,面色潮红,小穴暴露在外面,不断地流着淫水。
「老公大人下午的小穴好痒啊,好空虚啊!想吃大肉棒!」
她看见男人进门,用手扒开阴道口,展示给男人看。
「今天表现得不错,这是奖励……」说着,男人掏出大肉棒,对着湿润的小
穴插了进去。
「啊……」美好的一天开始了。
……
「这个项目能赚20亿!」秘书在一旁说道。
「唉,儿子没有找到,赚这么多钱有什」融许韶叹了口气说到。
「总裁,少爷一定没事的,但是家事是家事,公事是公事……」
「我知道……」他也没有心情看完合同,就匆匆签下了名字。
「我再去一次警察局……」签字完后,融许韶对秘书说道。
望着融许韶远去的背影,秘书露出了一个难以捉摸的笑容。
……
「宝贝,你说,我该怎么吞并了爸爸的公司?」
在被子里,赤露的二人相拥着。
「哦,人家想想,因为爸爸准备让我当继承人的缘故,他把很多非法的手段
都告诉我了,对了,那些犯罪证据都在手机上。」
「哈哈哈哈,融许韶,你可真有一个好儿子……」
「老公才是我的爸爸啦……」
「好女儿,给你奖励!」
「啊……」『再次硬起来的肉棒插入了馨儿的阴道里。
……
「Rnm,还钱!」
「据报道,因为悦航地产总裁今日被爆出卖出房子面积和实际不符,已经故
意修改层高等问题被广大业主投诉。」一个记者在悦航地产门口进行直播。
「请问你对融许韶有什么看法?」记者对一个业主采访到。
「他就应该千刀万剐,我辛辛苦苦存了那么多钱,说好的大平层,里面居然
有一个大柱子立在客厅,我去投诉,结果居然被警告了,去他妈的,死资本家,
应该吊在路灯上!」
「看来这位业主情绪有点激动啊,我们采访一下这位业主。」
「请问你对融许韶有什么看法?」
「他这次完蛋了,他犯法了,据说他已经逃去国外了!Rnm,退钱!」
「哈哈,看了大家都很热情嘛,本台会接着报道此事的……」
「啪叽!」邱鸿帅按下了遥控器按钮,关掉了新闻,他打开门,里面是五花
大绑的融许韶,嘴里被馨儿用刚脱下来的内裤紧紧地堵住。
他一把扯掉内裤,融许韶立刻大口吸气,然后破口大骂。
「我就知道是你这个崽子报复我!」
「啊……呜呜呜呜!」邱鸿帅再次把内裤塞入他的口中。
在他惊恐的眼神中,馨儿进来了。
「爸爸,不,以后应该是妹妹了,你马上就能够抓住未来了!」
「呜呜呜……」不要不要……
已经知道馨儿是自己儿子的融许韶心里害怕极了。
「我以前也是『这样的,不过在体验到老公大人的肉棒后,我才明白以前的
我是多么愚蠢!所以,父亲大人,也请你成为老公大人的肉便器吧!」
「呜呜呜呜!」不要不要,他眼睁睁地看着男人拿出针剂,对着自己脖子扎
了进去。
……
几个月后,大街上。
「哥们,你看那个美女!」
「哇,好漂亮,可惜有男人了,还是个大叔,有钱人真好啊!」
馨儿害羞地牵着邱鸿帅的手,男人见状笑了笑,抓紧了她的小手。
今天是他们出来买孕妇相关的用品。
馨儿穿着绿色连衣裙,肚子微微隆起也没有破坏她的优美的曲线,乳房也因
为怀孕二次发育,变成了惊人的D罩杯。
「老公大人,快点回去了,我忍不住了!」馨儿一边说着,一边把男人的手
塞进自己裤裆,让他明白自己已经湿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月儿估计也等不及了。」
在购买了想要的东西之后,两人兴高采烈地回到了家里。
一回家,就看见门口有个萝莉正在拿着按摩棒,啊啊啊啊地往自己的小淫穴
捅着。
这个萝莉就是娘化后的融许韶,在被打入药剂后,邱鸿帅本来以为他会变成
那种熟妇,结果竟然阴差阳错变成了一个小萝莉。
该说是反差萌吗?变成萝莉的融许韶,或者说是月儿,在经过他和馨儿的联
合调教之后,比馨儿还要淫乱。
此时的她脖子上戴着红色的项圈,微微隆起的乳房打着乳钉,身上全是各种
淫乱话语的纹身,特别是在大腿内侧,已经画了数十个正字了。
而她的肚子也微微隆起,和馨儿一样,她也怀孕了。
看到两人进门,她发出了汪的一声,爬了过来。
「主人,姐姐!人家的小淫穴好痒,怎么都满足不了!」
「月儿乖,主人这就给你爱吃的大肉棒。」男人笑着抱起了月儿。
馨儿用手掏出他的肉棒,然后他对着月儿的嫩穴就是一顿猛插。
「啊啊啊啊啊……好棒……啊啊啊啊啊……好棒啊……呜呜呜呜……好舒服……
啊啊啊啊……按摩棒根本比不了……啊啊啊啊……」
月儿死死地抱着男人,感受着肉棒的抽插。
男人索性一边日她一边看起电视来。
而馨儿也在男人的命令下去做饭了。
吃饭的时候,男人把精液射入两人的米饭上。
馨儿和月儿满含感激地把混合着精液的米饭吃完了。
到床上了,姐妹两人一个在上面一个在下面把小穴叠在一起,男人啪啪啪地
干着两人。最后射入了好几次才结束了。
……
「老公,早!」男人睁开眼,就是馨儿的一个早安吻,而自己的肉棒也变得
特别暖和。
「呜呜呜呜!」原来是月儿正在含着肉棒,用舌头不断地舔舐。
「咻……」终于马眼射出精液,射了月儿一脸,而馨儿也赶紧含住软掉的肉
棒,开始清理剩下的污垢。
「哈哈哈,两个小淫娃!」男人满意地笑了笑。
「老公/主人!请把您的大肉棒插入人家的小穴吧!」
月入和馨儿用手扳开小穴,向男人请求道。
「好好好,给我好好地享受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淫靡的一天开始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