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寝取的勇者由性转少女来拯救】(1~18)【 Yusagi】

Yusagi

《被寝取的勇者由性转少女来拯救》 Yusagi)
简介:这是一部混合性转(男转女)与救赎要素的官能网络小说,是《盾之勇者
成名录》 标题旁有『♂』为男性视角,『♀』为女性视角。
*** *** ***
第01章:被寝取勇者的故事
——我很讨厌寝取类的题材。
寝取。或被称作NTR。
这种题材在大部分的作品中,会以和男主角有恋爱关系的女性被别的男性给
夺走的方式呈现。
绝大多数的剧情都会是,女主角被间男在不知不觉中给拐骗走的走向。
换句话说,这就是劈腿。
虽然是小众向的题材,还是有一些固定的支持者。
这种背德之处大概是魅力所在。
我是在高中一年级的时候第一次知道寝取这个词的。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实力,我考上了理想的志愿学校。
因为当时念得非常认真,还记得那种努力得到收获的喜悦。
后来,我哥为了帮我庆祝,送了我一些游戏。
所谓的成人游戏,当然是未成年不能玩的东西。
话虽如此,我毕竟也是男生,对成漫、小黄游什么的当然会有兴趣。
更何况一想到是18禁,就有股莫名的兴奋感扎在胸口上,让我马上就开始玩
了。
收到的游戏有好多个,说实在都非常有趣。
你们可别小看我大绅士游戏了!
学园、异世界、科幻、和风。
有着各式各样的题材,以及难以想象的深度。
能当作是共通点的,就只有所有的作品里,都会有可爱的女孩子在里面登场
吧。
而它就混在这些游戏之中。
寝取游戏。
这游戏在寝取题材之中是所谓的「隐藏系」。
不管是从封面或故事概要,你都不会知道它是寝取游戏。
而且很不幸的,这款游戏在发售一段时间后,在寝取游戏的领域中,有着能
被称作神作的高完成度。
对此事完全无知的我,就这样一路把它玩完了。
我才刚开始玩没多久,就马上迷上这款游戏了。
毕竟它好歹也是款神作。
游戏的世界观是讲述人类与魔族斗争故事的典型剑与魔法奇幻世界。
主角勇者是位青年,强大且温柔,还有着强大的意志力。
也可以说这样很容易让人有带入感吧。
我和主角在感情的共鸣上,高的难以想象。
接着就是绅士游戏中,一定要有的女孩了。
女主角们有三人,各个都超可爱的。
在战斗中慢慢萌芽的爱情。
同伴之间的羁绊。
又萌又燃的剧情。
随之而生的恋。
孕育而生的爱。
套路归套路,我真的觉得超有趣的。
明明就是……这么有趣的说……
故事来到后半之后,剧情开始出现了不详的预兆。
开始发现女角们好像哪里不太对劲了。
开始会为了一些小事起冲突了。
开始察觉到她们对自己说些难以发现的谎言。
当然不论是我还是主角都相信着女角们。
这只不过是起承转合的一部份罢了。
好歹我也是高中生了吧,看过的漫画和动画不敢说是很多,但也不算少了吧。
这些误会和摩擦,最后都会化为彼此间更强大的信赖。
——如果这不是寝取游戏的话。
就结论来讲,女角们全被睡走了。
睡走的人是魔族之王,也就是RPG所谓的最终头目。
随着路线,剧情或多或少有一些变化,但大方向还是相同的。
不论是坚强的羁绊、彼此的爱慕、一点一滴孕育而生的爱情。
这些所有所有的一切,全都化为乌有。
那些曾经说过多么喜欢主角的女人们,各个贪图着肉欲,对主角说着不堪入
耳的台词。
虽然主角就算到这种时候了都还相信她们,但对已经堕落的她们来说,他这
么做,根本就是在白费功夫。
因为这令人绝望透顶的剧情,我受到了比主角还大的打击。
说实话,我完全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因为,我在这么样一款长时间的游戏中,花了那么多时间,看着主角和女角
们一路培养感情到最后开花结果。
他们彼此间应该要有着坚不可摧的强大羁绊才是,根本就不可能被人搞破坏
啊!
但是,最后出来的画面却是,女角们不但被寝取了,甚至最后主角人还死了。
而且还是由女主角下的手。
不管怎么样,都太扯了吧。
一直以来,主角他是多么地努力,积了多少阴德,为人是多么地光明磊落。
这样的主角,为什么非得要受到如此对待不可呢。
……搞不好这其实是Badending?
虽然玩过得还不算多,但已经玩过一些小黄游的我马上就这样想到。
不是还有分歧路线吗?
在游戏里选错选项就会迎来哀伤的结局,这游戏是属于这类的吧。
——实在太天真了。
再强调一次,这款游戏是寝取类里的神作。
本游戏里迎来幸福的好结局是不存在的。
不管是哪条女角路线,她们都会被睡走。
等着主角的,只有被凄惨地杀掉的结局。
最惨的还是后宫路线。
要先过完三位女角的路线之后才开放,是一条同时和三人成为恋人的后宫路
线。
但是理所当然的,在这条后宫路线中,女角们也都会被寝取。
明明大家为了让世界取回和平,都花了那么多心力了,这一切就只为了要打
倒魔王。
但最后还是全被本应是敌人的魔王给寝取了。
接着,等着主角的是被公开处刑的结局。
由女角们一起动手。
再来解放的路线是女主角视点。
是如何和主角相爱,是如何堕落。
钜细靡遗的描述着。
和主角视点的故事互补。
当然女主角们,每个都有各自的理由。
既然是寝取系的神作,当然在心态的描写上,是十分用心在刻画的。
也正是如此,在网路上的评论里,可以看到『充满绝望感』等等的形容。
如果是我的话,『开什么玩笑啊!臭婊子!』一定是这样写。
当我看完所有的结局后,我仿佛像是失了魂一般。
受到了相当大的打击。
至少有到影响未来人生的程度。
从玩完之后,我不再轻易的相信别人了。
当然,我没有把现实和游戏搞混。
但是,总觉得实在无法再相信别人了。
顺带一提,我得忧郁症了。
也许这打击对高中生来说实在太大了吧。
大到要去接受一段时间不短的精神辅导。
哥哥他道歉了,照道理不该放入那么多感情的我也原谅他了。
然而,这种心灵创伤似乎是能借着时间慢慢治疗的。
被猎奇影片给弄到心灵创伤的事件也时有耳闻。
但那些患者最后都会随着时间,慢慢抚平伤痛,最终产生抗性。
我大概也能了解,这就是个过程,要慢慢成为大人,或多或少就会有这种事
发生。
但是……又过了数年。
就算是如今已成为大学生的我,对这款游戏仍记忆犹新。
已经不晓得在梦中出现几次过了。
主角感受到的绝望感、对女角们的憎恨、对魔王的杀意。
这些感情不管怎样也消失不了。
为了排遣心中这份缭绕不去的郁闷感,放了心力在运动和学业上。
拜此所赐,顺利的进了大学,身体也健康了。
但是偶尔还是会想起来。
毕竟是神作,忘不了。
为什么我一定要如此狼狈的活着呢?
——就在这么想的时候。
「干!你就是津山吧!」
从大学回家的路上,被不知道是谁的家伙一脸暴怒样的叫着。
他边喊着那个不知道是谁的名字越走越近。
津山是谁啊?我的名字是……在想要这样解释的瞬间——「蛤?」
胸口感到一阵刺痛感。
在闪烁的视线中拼命的往自己的胸口看去,看到有什么金属状的东西刺了进
来。
赤色的液体渐渐扩散开来。
鲜艳的赤色液体颜色慢慢地越来越黑……没错,这个就是血——游戏里见过
的血。
血经常在各类作品里出现,并不稀奇没错。
但我这里指的游戏是,那个游戏。
叙述主角死亡过程的图片和演出,和我现在正流血的这一幕,实在太像了。
「咖哈……」
就像想将我毫无真实感的思考给打断般,肚子传来第二发的剧痛。
刀子被大力地拔了出来,然后又刺了下去。
这次,从体内传来了嘎叽的令人不舒服声音。
想必是刺到骨头了吧。
「咕……」
三次、四次、五次。
被刺了好几次之后痛觉神经已经麻痹了,出现难以形容的寂静感。
在这之中我像不甘自己事一般地思考着。
……刺我的那个男人,一定很恨吧。
「活该!这是抱把桃香夺走的仇!」
这么说着的男人表情十分狰狞。
虽然我完全不记得这女的名字,但不知为何我对这表情很有共鸣。
我肯定就要死了。
被这样刺杀没死才奇怪吧。
死后会怎样呢,一思考就觉得害怕。
但是,死前我有一件事非常确定。
那款游戏里的主角肯定,心情像那个男人的一样吧。
但是,请容我说一句。
你搞错人啦!
「你的灵魂有裂痕」
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已经死掉的我……居然听到声音了。
不知道是视野变得太过模糊还是怎样,眼前暗暗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理应已经失去一切意识的我,突然察觉到一件事。
说不定这里是死后的世界。
所以说这位是神?
「请问……您是神吗?」
毕恭毕敬的使用平常不习惯的敬语向神发问。
之后那位女人用理所当然的表情回答。
「呵,有答对吗?请任凭想象」
所以这就是,真的有神存在?
虽然没有自称是神,但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股这种感觉。
「就直接单刀直入的说了,你的灵魂有裂痕。不赶快处理的话会消灭的」
「裂痕?」
「以你的认知来比方的话,就像得了重病吧」
「那要怎样才能医好呢?」
「嗯……如果能准确的知道原因的话是另一回事,正常来讲都是在良好的环
境中重新轮回流转,投胎做人」
轮回流转。
突然就有股宗教感了,或者说中二感。
总之就是借由转生,过着崭新的人生来治疗灵魂裂痕这回事?
「你有什么需求吗?某种程度上我能帮你实现喔」
好像能许愿。
愿望里有一些被称作王道愿望。
永生、多金、复活、增加愿望、受异性欢迎之类的都很有名。
但是……「神啊,请问您所谓的愿望是可以做到什么程度,可以告诉我吗?」
「别勉强自己用那些不习惯的用字遣词了,用普通的说话方式就好了,不然
会把灵魂给弄伤的」
「对向您这样伟大的存在,还是无法失礼啊」
就算叫我放轻松对话,我还是无法就这样改变。
我就是这样个性的人。
「……我了解了,那么回到刚刚的话题,为什么灵魂会有裂痕,你心里有个
底吗?」
「死掉太震惊了之类的?没有什么线索,是因为被误杀的关系吗……」
「……并不是这样的。我想是更核心的,能左右你人生的事件喔」
我在对自己人格的塑造上的线索上持续的思考着。
大概就是那个吧。
「那个……虽然不是很确定——」
对于我灵魂上的那个裂痕,我向女神这么推测。
大概是,那个游戏吧。
虽然我一直告诉自己,那只不过是个游戏,但用客观的角度来想想自己的异
常之处,就知道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我明明就被误杀了,但居然一点也不恨对方。
甚至死前最在意的事,居然是惦记游戏里的主角。
那位在世上无数的游戏主角中,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的虚构角色。
这么样一个对我本应是怎样都好的存在,我却忘不了他。
我很诚实地向神忏悔般的把内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我了解了。确实这就是原因」
「那个……果然很奇怪吧,会为了游戏里的角色生病实在是……」
不管是谁,在听了这些后,就算是神也会吃惊吧。
连我自己都受不了了,其他人听了一定也会觉得我真是个怪人。
「说没想过是骗人的,但是灵魂就是这种东西。虽只能由我等来处理,但要
修复裂痕就只能这样做,请不要放在心上」
被安慰了。
虽然听不太懂她在说什么,大概听起来好像是,她说这是神的工作。
也许神是类似医生的存在?
「那么,你的愿望是?」
「让那位游戏里的主角……德拉斯特,能有幸福美好的结局。就算只能在旁
边看一下下也无所谓」
德拉斯特他那么努力,却一点回报也没有,实在太可怜了。
至少要有那样的结局吧,这样我就满足了。
……啊,忘记对神用敬语了。
当我还在想,要怎么跟神来说明作法的时候,神又对我说。
「……这是指不论任何手段,是吗?」
「嗯?是的」
「说真的,这会是非常辛苦的事,就算这样也可以吗?」
辛苦?为什么辛苦?
要请神再说明清楚……不,不需要这样做。
哪怕是成为游戏里的角色,对我来说也是让主角走向幸福结局的必要手段。
那么,想都不用想,答应就是了。
「是的」「需要与此相应的觉悟喔?这样真的可以吗?」
「当然!」
「再问你一次,这并不是简单轻松的事。就算自己改变了,这也算是必要之
事吗」
「是的!」
神一次又一不断的询问我的意愿。
我一次又一次的点头答应。
这是因为我已经决定好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如此。
硬要说的话,是我对德拉斯特的移情作用太强……大概吧。
因为我无论如何也想要帮助他,所以我会这样想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我无法视而不见自己的这种感情。
「我了解了,那么手续完成了」
「非常感谢!」
就在不知道被询问第几次的时候,神如此宣告。
我有一股莫名的满足感。
就只差一点了,接下来只要用PC玩那款游戏就行了。
没有发售过的Happyend Fandisc之类的。
「愿你能尽心尽力。愿你能得到幸福」
「是的?」
「愿此地再也不要来像你这样,将愿望用在他人的善良之人了」
在神对我降福的同时,意识又逐渐变得飘渺了。
在晕眩的意识中,我仍怀抱着某份坚定的意志在那。
只要能一睹德拉斯特的幸福样貌……
*** *** ***
第02章:性转少女与爱情魔药
突然,意识苏醒了。
「这是……」
睁开眼时,发现举目所及不见任何色彩。
没有半点声音。
这个空间里的时间暂停了。
有很多的人类与……魔族。
没错,这地狱绘图般的场景是在游戏里,游戏后半的某个都市的广场。
在广场中有个简易搭设的舞台,那里有着被绑在处刑架上的主角——德拉斯
特。
被绑在处刑架的德拉斯特脸上充满着悲伤、失意、绝望与憎恨。
而在旁嘲笑主角的女主角们……应该称作人渣集团,手上各自拿着武器,和
魔王一起等待行刑时刻的到来。
这是……后宫路线里的最后结局前了。
主角在数天前得知了女角们全员被寝取的事实之后,在失意状态下被魔王击
败,接着被抓来这公开处刑。
现在这个场景就和游戏里几乎一模一样。
我感受到一阵好像体内藏器被压迫般的呕吐感。
忘不了。
这我到死也忘不了的惨绝人寰的结局场景,都不知道梦过多少次了。
——就如你所愿,将你转移至能拯救勇者德拉斯特的唯一情况中。
不知哪儿传来的说话声。
不对,这并不是真的说话声,而是直接传到我的脑内的声音。
这就是所谓的天启吧?
——接下来要传达给你的,全都是对你的试炼。
试炼?
——从今天开始,你的名字叫菲莉亚。
在这世上唯一能拯救德拉斯特的人。
……才一开始就那么猛。
菲莉亚……是爱的意思吧。
——这个世界是和你在游戏中所知的世界是一样的。
且和现实世界一样,时间会流动。
——我们在对无数的未来分析后,根据所得到的结果,你不得不成为女性。
为什么啊!?
「嗯?」
自己哪边好像变了。
声音……好奇怪。
变的好尖锐。
仿佛变声前一般地……我应该不曾有过这种可爱声音才对。
总之就是个像女孩一样的声音。
马上将视线往下确认。
胸的地方有两座巨大的山丘。
被称作乳房……也就是奶子出现在那。
说真的,超大的。是不折不扣巨乳。
「……嗯嗯!?」
继续往下,发现自己的小老弟……老二不见了。
再慢慢地从那个地方往下摸下去,有凹陷下去的触感?
是洞口?
摸到了在绅士游戏中打着马赛克的地方。
「咦?咦?怎么一回事……」
这状况实在太奇怪了。
为什么我会变成女孩子呢?
我为了转换情绪,也为了掌握情况开始东摸摸西摸摸。
口袋里好像有面镜子。
总之看看自己的脸吧。
「……」
怎么说呢,是个超级美少女。
这是张非常端正的细致小脸。
有着洗发精广告里会出现的那种飘逸樱色长发。
宝石般的翡翠色眼睛。
好像一摸就会坏掉般地纤细身材。
不管怎么看、不管怎么瞧,镜中倒映出来的,都是位美少女。
不会吧……为了拯救遭到女角们背叛的德拉斯特,我不得不成为这副模样?
神也这样提到了。
确实,这个世界本来是绅士游戏。
从绅士游戏的角度来看,让主角与女主角在相恋相爱后迎来幸福的这种结局,
才能称的上是『Happy Ending』。
这种说法,我想就算放在现实世界中,也不会有人反对。
而且神也问过。
就算不惜让自己改变了也要想要拯救他吗。
——想要真正拯救德拉斯特,需要你无条件的爱。
无条件的爱?
确实我想要拯救他。
但是,我是男的。
一直以来的生活都是身为男人。
身为男人的我,要爱上德拉斯特?
——请收下这个瓶子。
眼前凭空出现了装有液体的瓶子。
我将它收了下来。
——瓶里装的是,只对你才有效果的强力爱情魔药。
只要喝了它,你将会对德拉斯特产生非常强烈的爱慕感。
而且魅惑免疫还会永远持续,除了德拉斯特以外,谁也无法让你舒服。
同时也不会爱上德拉斯特以外的其他人。
「爱情魔药……」
——这是第一份试炼。
本来是男人的你,能够容许自己对男人有爱慕之情吗。
这是拯救德拉斯特的条件之一。
爱慕之情啊……说实在的,现在的我实在对德拉斯特丝毫没有任何的爱慕之
情。
虽然在游戏中喜欢主角,但这个喜欢并不是爱慕之情上的喜欢。
这种喜欢比较像是同性友人间的喜欢。
讲实在的,我的决意有些动摇了。
身为男人的我,要对男人有爱慕之情,对此感到恶心是很自然的。
但是……
「咕噜……咕……咕……」
在心情有任何波动前,我已经把瓶盖给打开,把药水给喝了。
一定要喝。
比起不做后悔,做了再后悔不知好上多少。
「噗哈……呼……呼……」
在喝光最后一滴后,喘了口气。
这样就好了吧?
才这么想的时候,突然脸颊发烫,热意往身上蔓延开来。
我在小时候……喜欢过亲戚里的大姐姐。
现在回想起来,因为还小所以是初恋吧,而现在这份感情和那简直无从比较。
在心脏砰咚砰咚声的跳动中,我不自觉地望向德拉斯特的脸。
马上脸上就露出笑容,毫无理由的觉得幸福。
……这就是恋爱吗?
「这样做……就对了吧?」
将这份溢出的感情藏好,为了让自己释怀般的喃喃自语。
对,这样就对了。
被喜欢的女孩完全否定,甚至连命都将被夺走的德拉斯特,确实只有怀有无
条件爱的女性才能拯救他吧。
而这位女性就是我,这份爱慕感除了让我意乱情迷外,同时也产生了不安。
但是……我将这份不安感挥去,等待接下来的指令。
——你是德拉斯特的理想女性。
不管是肉体上还是心灵上,都调整成他最喜欢的样子。
也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
难道不加这些条件进来,德拉斯特就无法得到幸福吗?
——你的样貌不得不和那三位女主角有所差别。
为什么?
长的像也没……啊,懂了。
如同刚刚一样,绅士游戏里的女角们基本上属性是分散的。
在这款游戏里,则分为青梅竹马、姐、妹三种属性。
青梅竹马是有着一点傲娇味的标准体型美少女,姐是散发着母性的巨乳角色,
妹则是萝莉角色。
不管是哪种属性都好好的分散开来了。
——你的样貌不得不融合了那三位女角的特征。
不对吧,这不就和刚刚讲的完全相反了。
但是……看了自己的样子之后,懂了。
确实是有那三位的属性。
青梅竹马是美少女……因为是游戏,虽然大家都画很正,这种情况下美少女
就只是个设定吧。
就是因为这样,我也被设定成美少女。
再将剩下两人的要素给结合之后,就是所谓的巨乳萝莉美少女了。
差别之中又同时保有三人的属性。
——持有的武器为『护神刀爱心』这把武器能让你拥有战斗能力。这份战斗
能力能永久持续到你死亡为止。
为了辅助勇者德拉斯特,将能使用以辅助魔法为主的魔法。
战斗能力将随着你对德拉斯特的爱慕之情而强化。
随着爱慕之情啊……就像在漫画或动画中出现过,能回应情感的武器啊。
我看根本就是吧。
——第二份试炼是将德拉斯特从这里救出。
如果你的愿望毫无虚假的话,一定能成功吧。
在这种状况下?
成为魔族伙伴后而半魔化的女角们以及魔王。
而且还有大量的魔族军队,要在这种情况下拯救……
嗯,这确实是艰辛的试炼。
就常理来讲,是相当的困难吧。
但是……不可思议的我一点也不害怕。
因为我的愿望是将德拉斯特救出。
——最后,愿你的愿望能够成真。
第03章:绝不背叛的伙伴
世界随着那句话又再度恢复了色彩,时间开始流动了。
「快杀了他!」
魔族们正此起彼落地鼓噪呐喊着。
虽说在其他作品中,也曾见过人族与魔族最后尽释前嫌的剧情展开,但我想
在这个世界中是相当困难的吧。
那些将爱人从德拉斯特手中夺去,甚至连命都一并取走的家伙。我怎么能原
谅他们!
我不自觉地紧紧握住双手。
那一天,在游戏里从画面彼方感受到的绝望,如今化为了愤怒。
上吧!为了本应不存在的幸福结局而战!
「勇者德拉斯特大人!您并没有错!」
我用力蹬着脚底的石砖跳了出去。
身体以不可思议轻盈动作在空中翻转上了处刑台。
将准备挥下斩杀德拉斯特的凶刃,从他最深爱的背叛者手中弹开。
而这些举动也让那些婊子们盯往我这。
「唉呀?打扰神圣仪式的小家伙是谁呀?」
「还信着这窝囊废的人吧」
「姐姐~可以杀了她吗?可以杀了她吧?」
已经转化为恶魔的女主角们一边露出邪恶的笑容一边这么说着。
这些人以前也不是这么坏的。
至少到游戏中期各个都还是好女孩。
「你们曾是他的伙伴对吧?曾经是他的恋人对吧?为什么要做这些残忍的事!」
答案我已经从游戏过程中知道了。
她们再也不是那时候的那些女孩了。
现在站在那的她们,只不过是身心已屈服于魔王的某种邪恶生物罢了。
「那种家伙怎样都好~反正杀掉他,就会让魔王大人开心~」
「没错,那种小老二,没有留在世界上的价值」
「快点啦~快点杀啦~」
……好想吐。
这哪门子的女主角。这哪门子的可爱女孩。
你们这群混蛋只不过是出卖恋人的一群猪罢了!
我沉住气,硬是将这些憎恨感给压下,然后……「你们到底把陪你们在一起
那么久的他当成了什么?」
「哈哈!和他在一起的十几年还不比上和魔王在一起的一天啦」
「毫无价值的祸害,光在世上就会让别人困扰的垃圾废渣」
「连这种小事都不知道,她是笨蛋吧~」
果然如此。
对她们来说和德拉斯特在一起的时光不但毫无价值,甚至远比无价值还不如。
她们已经没有能辩解的余地了。
我还以为只要游戏世界成为现实,就会有所改变,看来根本就一丁点也没变。
「呜……」
回头一看,听到了德拉斯特的呜咽声。
信赖的青梅竹马,当作姐姐般仰慕的女性,绝对要守护的妹妹。
这些人齐声说着他毫无价值,甚至只不过是个碍眼的存在。
不可能不悲伤的。
不可能不难过的。
谁可以来救——我来,就由我来拯救他。
我就是为此而来的。
「没有这回事!」
我拔出武器,用小太刀把绑住德拉斯特的刑具给破坏掉。
能够把魔族为了处刑而准备的刑具给破坏掉,看来还是有一定的威力的。
「一路为了保护他人而不断奋战至今,那么善良正直的人,什么错也没有!」
手脚重获自由,倒在地上的德拉斯特虽想要起身。
但是方才的那阵嘲弄,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让他连起身都办不到了。
可以的话,能从这逃走是最好的吧。
只靠我的力量绝对无法战胜魔王。
要打倒魔王,勇者的力量是必要的。
我向德拉斯特这么大喊。
「德拉斯特大人,虽然很难受,但现在请您一定要努力振作起来!」
「……你是?」
「我是菲莉亚。为了……拯救您而来的!」
讲真的,要把德拉斯特救出去,实在困难到极点。
我们不但身陷敌人大军之中,还有成为强敌的女主角们以及魔王在旁。
想要在这种情况下逃出,只能说是痴人说梦。
话虽如此,德拉斯特毕竟是勇者。
在队伍中不仅是最强、也是最勇敢而且最温柔的存在。
从这突围然后逃往小巷,我想以他的能耐,大概算不了什么难事吧。
「被魔王卑劣的圈套给夺走一切……不是很令人愤怒吗!」
我脱口而出的怒吼,让德拉斯特回神过来了。
他愤怒地空手干掉魔族,将手中武器夺走后,浑身充满气势地加入了战斗。
这正是勇者所该有的英姿。
「哈……哈……」
「呼……呼……」
在逃往小巷后,我们一路和魔族的追兵不断交战着。
虽然借着那神赐予我的神力,我们还勉强能且战且走地逃出。
但是,果然她们很强。
生前,充其量就只有一些运动经验的我,对于如何与人战斗根本就一窍不通。
再加上能从如同恶鬼般的女主角们手中逃走是一回事,要打倒她们则又是另
一回事。
更不用说对德拉斯特来说,她们有多重要了。
德拉斯特不是那种能若无其事地对她们痛下杀手的人。
「已经……没关系了……」
在身旁跟我一起逃跑的德拉斯特,突然放慢脚步,停下来对我这么说。
到底在做什么!?
运气好的话也许还可以逃走啊!
我立刻发出如此般的气势往德拉斯特那靠了过去。
「为什么不跑!再不逃跑的话您的命会——」
「没关系了……」
德拉斯特仿佛看透了什么,用轻松的语气对我这么说着。
「谢谢你。能来帮我真的很开心。不过这样下去只会两人一起被抓。所以这
里就由我来断后吧。你快点走」
德拉斯特握住从敌人那夺来的武器,将身子转回逃来的方向。
……这样不行。
这样又有何意义。
我是为了要拯救你才来这的啊。
「你也和那三位想杀我的女孩们对话过了吧」
「……」
「虽然她们变成那样了,但从前大家都是好孩子喔。我喜欢她们……虽然最
一开始想要打倒魔王是为了世界和平,但等回过神来我才发现,我已经是为了要
让她们在世上能安心居住而与魔王战斗了」
……我知道。
游戏中的德拉斯特在漫长的战斗中逐渐改变想法。
但是,这份心意被践踏了。
以最恶劣的方式。
「所以到这就可以了,就算在这边被她们给杀了……也已经没关系了」
我还没把他救出来。
德拉斯特的性命或许已经被我拯救了。
但是,我还没救出他的心。
神曾这样提过。
灵魂有裂痕。
灵魂有裂痕的说不定不单只有我。
德拉斯特他的灵魂或许也有着裂痕。
因为不但被最喜欢的女孩子们给背叛,甚至还差点被杀啊。
他不可能不难过的。
这份伤痛甚至是有可能让人无法再次重振起来的。
要怎么做才能拯救他呢?
神啊~您是为了能拯救德拉斯特,才派遣我过来的不是吗?
突然间。
在充斥着铁和血的味道的脑中瞬间灵光一闪。
「所以说,请你逃走吧。你的命我一定——!?」
我将德拉斯特拉到身边,垫着脚尖往嘴巴吻了上去。
因爱情魔药的关系,让我毫不犹豫地透过口中的粘膜,对一脸惊讶的他送上
了我的爱。
突然,脊髓好像被电流给通过了一样。
神有提过,我和德拉斯特会在肉体与心灵上完美地契合。
没想到光是接吻,就让我的欲火燃起了。
另一边的德拉斯特也似乎和我差不了多少,能从吻中感受到他包覆在困惑中
的欲火。
我比我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对男人——对他不会觉得恶心。
「呼哈——你在做什么!?」
嘴和嘴一分开,德拉斯特的抗议马上就来了。
突然就被人吻住了,这反应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但是,我完全不理会他的抗议,对他这么说。
「我喜欢你」
「……」
「希望你不要死,能够活下去」
「……」
德拉斯特听到后,能感受到他好像有点惊慌了一下。
同时,瞳孔中也点燃了些许的生命之火。
「我也能加入吗?我还来得及成为您的女人吗?」
「……什么?」
趁着德拉斯特还在讶异的同时,我抓向了他的手。
这是只十分结实,能看出长年使剑痕迹的成年男人之手。
接着,我把这只手按向了自己的胸部。
「嗯……」
我无视这敏感到不行的身体。
看起来女孩特有的柔软已经借着德拉斯特的手,传达到他那边了。
「请振作起来,我甚至可以为此,将我的身体献给您」
「不是……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会为您而战。如果您说要死在这的话,我也会随您而去的」
「怎么可以……但是……所以说……」
或许德拉斯特曾听过类似的话吧。
被曾经喜欢的人背叛。
和世上一切都背叛了他是一样的。
也就是与世界为敌。
如果对德拉斯特来说,女孩们就是他的全部的话,当她们成为敌人之后,世
上所有的一切都会被他当作敌人。
那么,不管在什么状况下都绝不背叛的伙伴,对他来说是必要的。
「不对吧!我和你是今天才第一次见面的对吧?」
「对您来说或许是这样」
「所以到底……」
我在很久以前,就已经了解德拉斯特了。
就已经了解这个世界了。
就已经了解这个结局了。
就已经了解女主角们背叛的秘密了。
「您对我来说一直是遥不可及的,我只能静静的远望着您」
「……」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在您身边了,能感受到温度和脉搏」
至今只能透过萤幕看着。
但是现在能摸到了。
我希望德拉斯特能得到幸福。
我向神如此祈愿了。
「我知道了」或许是我的想法传达到了,德拉斯特老实的点了头。
「说真的,我还没把你当作那种对象来看待」
「……是的」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对着才刚登场的新女角有恋爱感情什么的,这是在国色天香的角色上才会发
生的吧。
这样讲有点那个,我充其量也只不过是隐藏女主角罢了。
而这也是从玩家的上帝视角来思考,并不能把它和德拉斯特的想法混为一谈。
就如同德拉斯特所说的,喜欢上今天才第一次见面的女孩,是不正常的。
「但是,这条命是被你给救的。你都说了要我振作起来了,那我就再努力挣
扎一会吧,你愿意再陪我多走一段路吗?」
「好的!不论您想去哪,就算是黄泉之路也请让我同行」
就在下定决心的同时,敌人的追击声也跟着响起。
这样下去的话被发现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吧。
「那么出发吧。呃……菲莉亚!」
「是的。德拉斯特大人!」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