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欲】(1-26全)

0001家政替工
「这是时先生房子的锁匙,这个月的买菜钱!」何母上车回乡前对西雅的交
待。「这两天只需要清扫房子,不用做饭。」
「好!」
西雅把母亲送上回乡的大巴车后,再坐公交车到雇主家。
三年前她大学毕业后就留在本市发展,结果这三年换了不下二十份工作,最
长一份做了八个月,一个星期前她又失业了!
弟媳妇刚好这几天生孩子,母亲要回乡照顾弟媳妇做月子,刚好她又失业所
以母亲要她做替工。
母亲在雇主家做了五年多的家政工作,她也见过母亲的雇主,她来做替工雇
主夫妇也很放心!
房子不脏,清扫起来也不吃力,西雅把床被捧出阳台凉晒,再帮花盘浇水的
时候,开门的声音让她惊了一下!
母亲回乡前说太太出差了,先生要过两天才放假回来,那……现在开门的人
是谁?
不会遭贼了吧?
西雅吞咽了一下口水,拿着边上的晒衣棒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男人背着西雅在玄关前换鞋,晒衣棒快落下的时候,男人转过身,大手同一
时间抓住落下来的晒衣棒,「啊,时先生不好意思,我不……」
看着雇主,西雅羞红了一张脸,她她她……把雇主当贼了!
时政也怔了半秒,不是西雅把他当坏人,而是西雅一身村姑的打扮,让他那
双粗眉不禁皱了一下。
「时……先生吃过午饭了吗?」
「没有!」时政的目光仍然落在西雅身上,他收到妻子电话说何姨请假一个
月,她女儿来做替工,他便提前放假回来。
「我给先生下碗面条。」
「嗯!」时政点头,西雅立刻往厨房走,躲开雇主那双让她不舒服的目光。
时政收回灼热的目光,拎起脚边的行李袋大步回房,然后到浴室冲澡。
西雅下了碗阳春面,做好的时候时政也刚好从房里出来,光着上身,下身穿
了一条七分运动裤。
「先生……面好了,你吃!」西雅把面条放到餐桌上,目光一刻都不敢落在
雇主身上,「我去浇花!」找着借口逃到阳台去了。
时政看着逃一般的女人,薄薄的唇瓣勾起了一个弧度,然后拿起筷子吃了起
来。
煎熬!
西雅看着己经被她浇了三遍的花盘,屋里的男人仍然坐在餐桌前没有要回房
的意思,她也不能一直躲在阳台不进去。
西雅深吸一口气,然后拖着小步伐进了屋。
「先生要回房休息一下吗?」西雅硬着头皮问,目光落在厨房的方向就是不
看边上的男人。
「好……」
时政站起身,转身的时候大手无意碰了一下女人的屁股,然后大步往房间的
方向走去。
西雅:「……」
只是不小心碰到而已,别想太多!
西雅又深吸一口气,平复好心情,拿起餐桌上的碗筷回厨房清洗。
时政没有休息,他倚在房门的边上,一双深邃的眸子直勾勾地看着厨房里的
背影。
脑里想起他结婚的时候第一次看见西雅的情景,那时候的西雅是大四生,在
他的酒席上做着侍应生,婚礼结束后他在妻子的口中才知道她是何姨的女儿!
再见面她是何姨的替工,也同时他对她有浓烈的性反应,正确是在第一次见
她的时候己经有了!
「……」
西雅把碗筷清洗完后,一转身对上雇主那双深沉又灼热的眸子,灼得她立刻
撇过脸,「我……到楼下超市买菜!」
说着大步往外走,男人的大手又落在那圆润的屁股上,「好!」
西雅的身子明显僵了一下,第一次无意那第二次是什么?
她不敢想也不能想,西雅最后落荒而逃一般冲了出去。
0002帮我洗干净
呼~~西雅吐了一口气,在门外踌躇了十多分钟,最后鼓起了勇气拿着锁匙
去开门。
静谧的客厅只有她那道几乎要跳出来的心跳声,还有不平稳的呼吸声。
轻轻地把门关上,拎着食材的袋子小心翼翼地往厨房走去。
把食材放进冰箱后,西雅走到阳台把凉晒的床被搬回来,在房门口停了几秒,
里面没有声音,他……出去了?
吐了一口气,西雅打开门,里面没有男人的身影,床上也没有睡过的痕迹,
从超市到现在的紧张西雅都觉得自己自作多情了。
被摸的两次屁股一定是无意不小心的,她母亲这个雇主人这么好怎么会对她
有猥琐的想法?他还结了婚,有一个很美的妻子,而她?要身材没身材要样子也
没样子!
把床被折叠好后,西雅要退出房间的时候,一把很低的声音响了起来,好像……
在洗手间里传出来的。
雇主不是出去了吗?这声音……西雅的心又被提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往洗手
间走去。
「嗯……」
时政光裸着粗壮的身体,粗粝的大手在那坚硬的肉棒上快速地撸动着,脑里
一遍遍是外面的女人,被他压在床上大开大合地操着。
「哼……」
像忍耐的声音又传到西雅的耳朵里,浴室门没反锁,带着全身的颤抖,西雅
扭开了门把,映入眼帘的男人全身光裸,结实又粗壮的腱子肉让西雅吞咽了一下
口水,脸色潮红,让她移不开眼的是那根粗大又坚硬的大肉棒,男人握住棒身快
速地撸动,闷哼的声音从男人的嘴里再一次吐出来。
西雅顿时明白刚才的声音,脸色红得跟滴血一样,羞耻得转过身,浴室里的
男人操着低哑的声音,说:「给我洗干净!」
「……」
西雅想冲出去,想离开,却抬不起脚,满脑子都是男人撸棒的画面,他……
他还要她洗!
时政两步来到女人身后,大手一拉,西雅没有反应过来,她己经跌到男人的
怀里,小手抵在男人滚烫的胸膛,己经射过两次的肉棒没有皮软的迹象,反而如
柱一样抵在女人的下腹处。
「先生……」
西雅像被炸开一样,小手好像被火烧一样烫,她想要离开,柔软的小手被男
人握住,「帮我洗干净,舔舔它!」说着男人握住西雅的小手来到硬如铁一般的
肉棒上,粘糊糊的棒身有男人射出来的精液,还有腥檀的味道。
理智告诉她不要,坚决拒绝雇主的要求,她不能跟雇主发生关系不能有非分
之想。
可脑子好像不是她的一样,她低下身子,半跪着,挤了点沐浴乳,抹在狰狞
的肉棒上。
她没有见过男人这根东西,也不知道它长什么模样,更不知道它能让女人疯
狂。
把整根肉棒由里到外清洗一遍后,西雅才看清楚手上这根东西长得有多难看,
多狰狞可怖。
「舔它!」时政说着,大手解开女人那身碍眼的衣服,头上的麻花辫子也解
开,脸上那副几乎遮住她半张脸的眼镜也摘了下来。
所有的伪装,在男人面前一一瓦解,赤裸的身体完全曝露在男人的眼里,她
明显感受到了男人更炙热的目光,好像要把她生吞一般。
西雅迟疑了几秒,生涩地伸出粉舌在深红的龟头舔了一下,她的手没有放开
棒身,也学着男人撸的动作上下撸动。
「嗯……」
时政的目光一直落在女人的动作上,「含住它!」男人的大手落在女人的后
脑勺上,在她慢慢把肉棒含进嘴巴里的时候,男人粗暴地挺动,好像把她嘴巴当
成了下面的小穴,一下下深入,次次顶进喉咙里。
「嗯嗯……」
西雅的小嘴被塞得满满的,想吐也吐不了,被顶得眼泪都出来男人也没有停
下,喉咙被撞得好像着了火一般地烧疼着。
「嗯嗯呜……」
男人快速顶撞了数下后,精关一松,浓浓的精液射进了女人的嘴巴里,呛得
西雅不停咳嗽,吞咽都生疼。
时政把女人从地板上捞起来,扭开花晒,温热的水流瞬间传遍两人全身。
男人把女人嘴巴里的精液抠出来,给她漱了口,再帮她洗澡。
西雅没有被男人侍候过洗澡,更没有被男人碰过私密的地方。
看着男人的大手在她的小穴里抹着沐浴乳,另一只大手在胸肉上也涂抹着,
这羞耻的动作让她脸色红得要滴血。
「先生别……我自己……洗……」
西雅颤着声音,小手落在男人的手背上试图阻止,粗粝的指腹在泡沫的润滑
下钻了进去。
「嗯啊……」
西雅全身抖了一下,男人的指腹强行撑开嫩肉,在湿热又紧窄的肉逼里来回
戳弄,每一下都带出不少湿液。
「啊啊……先生別……」
粗粝的指腹在戳弄的时候都给西雅带来生疼的感觉但又觉得舒服,让她既想
阻止又想要得到更多,最后整个身体都软绵得挂在男人的怀里,小手抓扯着男人
的手臂,红着脸羞耻地低声呻吟着。
「啊啊……先生啊……」
时政的指腹没有太深入,他明显感受到有一层阻止他进入的薄膜,他抬起女
人的下巴,看着她被情欲染得迷离的眸子,脸上透着一层粉色,「舒服吗?嗯?」
「……嗯哼……啊啊……」
回应男人的是女人声声低吟,「先生……不要啊啊……」粗粝的指腹在穴肉
里戳出戳进,速度丝毫没有慢下来的意思,咬着粉唇承受着体里一波波的快感,
「啊啊啊……不……不要了……啊哈……」
时政狂戳了数下后,带出了一滩淫水,女人抽蓄着身子,吐着气,高潮几乎
把她淹没。
时政把满是淫水的指腹戳进女人的小嘴里,让她尝尝自己的味道。
「好吃吗?」
西雅想躲开,但还是慢了,被逼吃着自己的淫水,男人的指腹在她的口腔里
扫刮戳弄,淫水没有来得及吞下沿着唇角溢了出来。
看着这淫荡的画面,男人的肉棒硬得涨大了一圈。
那粗大的肉棒让西雅颤着想躲开,「先生……我……」
「让我操一次!」
没有给女人逃开的机会,时政把她禁锢住,把两人身上的泡沫冲掉后,把女
人抱起,大步出了浴室。
*** *** ***
0003让我操一次
时政把西雅放到床上,掰开她两条雪白的大腿,粉嫩的小穴曝露在眼前。
「……」
西雅羞得想把双腿拼拢,一手挡在起伏的胸部上,一手落在私处,试图挡住
男人炙热的目光。
时政握住女人的小手,俯低了头,伸出舌头在粉嫩的阴唇上舔了一下。
「嗯呃……」
西雅羞耻得咬紧了下唇,他……怎么舔她的小穴,那里那么脏。
女人想阻止但她使不出半点力,只能承受着陌生的快感,还有被舔咬的愉悦。
「嗯嗯……啊……」
女人的呻吟声在偌大的房间里回荡,还伴着吸吮的啧水声。
「啊啊……先生嗯哈……不要……」
快感一波波侵袭在西雅的四肢百骸,小腹突然一抽,小穴喷出了一股水,时
政立刻吞进腹里,一滴不剩。
「先生啊啊哈啊……」
时政舔吮了一会,把整个阴户都舔得湿淋淋一遍后,扶住坚硬发烫的肉棒对
准穴口,一个沉腰,整根戳进了紧窄湿热的阴道里,同时把那层薄膜戳穿。
「啊啊啊……」
西雅疼得尖声大叫,一双小手紧紧抓住身下的被单,她没想过破处那么疼,
好像被撕成两半,大气也不敢喘,整个身体疼得都僵了。
「放松!」
时政戳进后也动不了,紧窄的阴道里好像有千张嘴一样紧紧地绞着他不放,
让他舒服的同时也让他不好受。
「别哭,忍一下!」
看着女人疼得眼泪都滑落,时政温柔地把眼泪都吮干,薄薄的唇瓣来到女人
那惨白的小嘴,轻轻落下一吻,像要抚平她的疼一般。
「嗯……」
西雅羞红着脸,被吻得低吟了一声,眸子被泪水纷染过,看着特别让人心怜,
更多的是一种让男人陷进去的魅惑。
时政的粗粝指腹沿着光滑的锁骨一路往下,来到那饱满又丰挺的乳肉,大手
抓握揉捏玩弄。
「嗯嗯啊……」
疼痛慢慢减轻,被骚痒取代。
「先生……痒……」
西雅红着滴血的脸,难受地磨蹭着,张口低声说道。
「哪里痒?」
时政俯低,薄唇啃咬着女人的乳尖,他没有看动情的女人,反而玩起一片粉
色的胸乳。
「小……小穴痒……嗯嗯……先生……西雅要先生止痒……呜呜……」
「要先生的什么止痒?」
时政狠狠咬了一口乳尖,抬起头,看着脸色潮红的女人,还用肉棒故意顶撞
了一下。
「啊疼……西雅要先生的肉棒……止痒……呜……」
被咬的乳尖让西雅疼出了泪,但更多的是舒服,她想要更多的舒服。
「先生操西雅……西雅想被先生操……」
西雅断断续续说完这句粗话,时政己经大开大合操起来,肉棒每一下都插进
深处,抽出来的时候带出一滩淫水。
「啊啊……先生……嗯啊啊……」
看着女人淫荡的呻吟时政像开了马达一般,快速抽插,每一下都能顶进最里
面。
「啊哈啊啊……好快……不要……嗯哼……先生慢……慢一点……」
高潮像潮水一般,西雅长叫一声,小腹一酸,一股淫水喷了出来。
「啊啊啊……到了……到了……」
龟头被淫水一喷,时政立刻抽出湿滑的肉棒,抵在女人的小腹射了。
*** *** ***
0004念想
西雅因高潮仍抽搐着,大口地喘着气,一张脸蛋布满了红艳,眉眼如丝,刚
射了的时政看得又心动,大肉棒又硬了几分。
在床上抽来纸巾,帮女人擦拭小腹上的精液,把她抱起大步往浴室走去。
「先生……」
被放下的时候,西雅看到男人的大肉棒仍然坚挺着没有软下,羞得立刻移开
目光。
她第一天帮母亲做家政替工,就跟雇主上了床,还放浪叫着男人来操她,这
种浑话活了二十五年她都不会说。
看着男人帮她洗澡的模样,既是羞耻又觉得心动,她对这个男人其实也有过
念想。
她跟他的第一次初见不是在他的婚礼上,而是她大二的时候她在一间咖啡厅
兼职做服务员,那天下着雨,他在角落整整坐了一个下午,全程都是同事在招待
他,她只是远远地看着。
边上的同事都在八卦着他,她的眼里只有喝着咖啡一副闲适的他,别的都进
不了。
她想上前招待,她想找他说话,更想要他的联系方式,这种冲动在同事的口
中怯步了。
他有女朋友了!
而对他的念想也瞬间藏进心里的最深处,之后在大学里的两年被告白的她都
拒绝了。
大四那年,她在室友的介绍下进了酒店做兼职服务员,那天刚好是个婚宴,
也知道了新郎是他。
他结婚了,对他的念想更不能有,同时也知道他是母亲的雇主。
好不容易藏好的心思在今天打破了,「嘶……」
乳尖被咬了一口,疼得西雅回过了神,看着放大的脸庞,「在想什么?」
时政吻着她的唇没有回应,在她那尖挺的乳尖上用力咬了一口,女人疼得倒
吸了一口气。
「没……没有……」
疼得眼泪都飚了出来,眼眸红红的。
时政知道自己过分了,温柔地吻着女人眼角的泪水,再将自己的肉棍插进了
湿热温暖的甬道里,以抱着边走边插的姿势走出浴室。
「啊啊啊……好深……嗯啊不……不要……先生……啊啊……」
被插得摇头晃脑的,西雅没有任何思考也忘了哭,双臂紧紧地搂住男人的颈
部,承受着男人疯狂的抽插。
「呜呜……不……不要……好……好深……西……西雅受不……不了了啊啊
哈啊啊……」
龟头顶开层层的嫩肉,每一下有力地顶进深处,两人结合的地方己经被淫水
浸得泥泞一片。
偌大的房间传来啪嗒啪嗒的抽插声,还有大床摇晃的咿呀声。
「唔……先……先生……到了……到了……啊啊啊……」
高潮过的甬道特别敏感,被大开大合抽插了几十下,一阵酸爽的快感遍布全
身,西雅一个激灵,白眼一翻,小穴喷出了一股淫水。
时政抽出被淫水喷过的肉棒,到床柜里翻出套子,撕开带上,再将女人翻过
身,让她趴着,然后以后入式的姿势一捅到底。
「啊啊……唔啊……不要……」
正常体位抽插的时候都能顶进深处,后入式直接顶到了子宫口,酸爽得女人
只能摇头娇吟。
「别……别顶……子宫要……要坏了啊……啊啊啊……」
女人的娇吟声让男人更兴奋,抽插的力度丝毫不减,马达全开一般狂插起来。
「嗯哼,骚逼真紧!」
一道浑话在西雅耳边响起,脸蛋到耳根一片艳红,小穴突然一个收缩把男人
的大肉棒紧紧地绞住。
「操!你要把先生的鸡巴绞断?」
时政不常说浑话,但对身下的女人,浑话便直接脱口而出,他还发现他一说
浑话女人的小穴便分泌出更多的淫水。
「不……不是……啊哈……」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听着男人的浑话小穴就特别兴奋,就会情不自禁绞
紧,淫水就越流越多。
啪!
圆润挺俏的屁股被打了一下,男人的浑话又落了下来。
「鸡巴都被你这小荡娃咬断了。」
被咬着的肉棒让时政很舒服,但也让他抽插的时候有点阻力,千张小嘴要咬
着他不放。
「这骚逼真他妈的紧!」说完,时政扶住女人的腰身,拔出被咬紧的肉棒,
再一捅到底,直接戳进了子宫口。
「啊啊啊……好深……不要……先生不要……」
西雅仰着头,娇声低吟,承受着男人的顶撞,小穴里的淫水流得满床单都是,
湿了一片。
这床可是男人跟他妻子的婚床,她却在这床上被插得高潮迭起,淫水喷了一
股又一股。
西雅不知道自己高潮了多少次,也不知道男人哪来的精力,一次次射了都坚
挺着,这种男人是所有女人都梦寐以求的吧?!
男人在紧窄的骚逼里狂插百下后,精关一松,抵在子宫口射了。
西雅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白眼翻了好几次,高潮也好几次,小穴被操得红肿
一遍,再操也真的要坏。
时政把肉棒拔出来,摘掉装着精液的套子丢进垃圾桶里,然后抱着女人再次
走进浴室。
西雅浑身无力,软得跟一滩水一样挂在男人身上,任由男人侍候她洗澡。
时政没有再弄她,两人洗好澡后,抱着出了浴室。
床上都是淫水,湿得不能睡,收拾本来是她的工作,偏偏被操得爬不起来也
动不了,她睁着要跌下来的眼皮,瞅着被他放在沙发上的男人。
「我能……休息二十分钟再……再起来收拾吗?」
「睡吧,我来收拾!」
「……」
时政在女人的唇上亲了一口,然后到床边收拾。
眼皮己经在打架,西雅没法再思考,窝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时政三两下换好床上的被单,丢掉垃圾桶里的垃圾,再抱起沙发上的女人一
起躺到床上去。
时政结婚三年,跟妻子同床共枕屈指可数。
三年前婚礼结束后他回了部队,婚后的第一个月他陪了新婚妻子两天,第二
个月第三个月以没假期为由开始冷落,然后半年回一次,最久的时候一年半回一
次,而这一次回来,因为何姨请假西雅做替工。
婚礼上见过西雅后,时政满脑子都是她,想把她压在身下狠狠操干她,这想
法在三年后的今天行动了!
看着女人被操得娇吟高潮迭起,时政满足得勾唇一笑,然后抱着女人睡了过
去。
*** *** ***
0005下午操你不是玩的
西雅醒来的时候己经晚上七点,手一动浑身酸疼,下体更疼好像被大货车辗
压过一样疼得眉头紧皱,倒吸着凉气。
「醒了?」
「嗯?」
西雅转过头,边上躺着男人,两人的视线就这么对上。
看着男人那刚毅柔和的脸容,西雅立刻别过脸,红着脸说道:「我……我去
做饭。」
双脚刚下地,男人大手一勾,把女人勾回床上,「出去吃吧。」
被他折腾了几个小时,他怎么舍得让她去做饭!
时政掀开被褥,下床,体贴地帮女人穿好衣服,而他随意穿了一套运动服,
然后拉过女人的手,出了门。
「……」
看着被握住的大手,西雅感觉一股温暖,一股安全感。
这个男人……她没想过能这么靠近他,这么被他呵疼着。
「你再这样看着,我就要就地操你了。」
时政无视人来人往的路边,指腹勾着西雅的下巴,操着低哑的声线说道。
「……」
羞赧的颜色立刻染上西雅的脸上。
「有想吃什么吗?」
时政在女人的唇上亲了一口,拉着柔软的小手继续往前走。
小区靠近市中心,附近就是繁华的商业街,到处都是吃的逛的。
「火锅……吃火锅可以吗?」
西雅对火锅没有抵抗力,现在又多了一种让她抵抗不了的毒。
这种毒只有眼前的男人能解!
「好!」
时政直接拉着西雅进了前方一间网红火锅店。
「想吃什么点什么。」时政把餐牌交到西雅手上,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
女人的身上。
「……好!」
西雅被男人瞅得一片红晕,点餐都不利索,手指随便点了几样菜品,锅底汤
是清汤,她不知道男人能不能吃辣,所以只要了一个清汤,然后把餐牌交给服务
员了。
「我去……弄配料。」
「我去!」
时政直接起身去辅料区,看着高大壮硕的男人,体贴疼爱让她红了眼。
他也是这样疼爱他的老婆的吗?
要是在大二那年,她主动问他联系方式,那他的老婆是不是会是她?
时政端着配料回来,女人低着头,他坐到她边上,抬起她的头,看着湿润眼
红的女人,他问道:「不舒服?」
「没……没有!」西雅敛下眼睫,不敢再对上男人那双探究的目光。
男人己经结婚了,她不能再想要更多,她只是替工,母亲回来她就要离开了。
时政再想探究的时候,服务员把清汤端上,边上放着配菜。
「请慢用!」
服务员推车离开后,西雅也调整好情绪,熟练地把菜肉海鲜倒进清汤里。
吃火锅的好处就是一锅搞定,把想吃的倒一起,然后慢慢涮慢慢吃。
「你吃。」
西雅夹了些肉菜到男人的碗里,他能不能别盯着她看?
那炙热的目光好像要把她剥光一样,让她很难为情,虽然下午两人做了更难
为情的事。
「西雅!」
「嗯?」
男人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声音很沉很哑听得很舒服又很魅惑。
「下午操你不是玩的!」
在之前对其他女人甚至是他老婆,他都可以将就,因为他没遇到让自己心动
的女人,在他深思后勾引睡了的女人,他是认真的!
他只要她!
*** *** ***
0006公园操逼
——下午操你不是玩的!
看着男人那认真的神情,西雅眼眶湿润不知道被清汤的热气纷染还是别的导
致,泪从眼角滑落。
时政没看过女人哭,手脚无措,指腹抹去女人眼角的泪水,这张泪脸让他下
腹一紧,很想将她按压在身下狂操,只是他们现在身处在喧闹充满烟火气的火锅
店里。
「别哭,你一哭我就想操你!」
这三年的日夜时政所有精力都发泄在部队操练,那些兵员都以为他提前来更
年期,叫苦连天,背地里叫他魔鬼将官,见着他都要绕路走。
没有人知道他日夜操练的原因,他有多想眼前这个女人,每次放假回家的时
候他都想偷偷去看,他怕忍不住想操她生生止住了心里的冲动,隔日就回部队继
续操练。
何姨回乡照顾儿媳妇做月子,西雅来做替工他的心说不出有多高兴,直接把
这三年没放完的假申请放了一个月。
部队里面的兵员立时欢呼,巴不得他这个魔鬼教官放假,最好不要回来。
「……」
西雅立刻敛下眼睫,脸色绯红,也忘了哭。
这男人还要脸吗?
就想着操她!
偏偏她喜欢被他操,她变淫荡了!
「你……吃!」
看看四周的人群都在吃火锅,他们这桌还好没引起关注,她夹了些菜到男人
的碗里,自己低头吃了起来,躲开男人那灼热的目光。
「好!」
在大庭广众他也不能做什么,拿起筷子夹起碗里的菜吃了起来,底下的一只
大手却不安分,隔着裙子摸了起来。
「……」
西雅吃火锅的动作顿了一下,好不容易压下的绯红又爬上了她那张被清汤纷
染得红润的脸上,显得更红艳惑人。
指腹摸了一会,然后撩开裙摆钻了进去,隔着内裤抚摸了起来,西雅整张脸
蛋顿时不止红润还有羞赧,这男人还能让她好好吃火锅吗?
「别……」
她怕男人的手指钻进内裤里面,立刻抓住不安分的大手,羞着脸对男人说道。
「呜……别在这里,回……回家好不好?」被男人这么一摸,西雅明显感觉
内裤湿了,有水流出来。
「不吃了?」
时政夹了块肉递到女人的嘴边。
西雅迟疑了两秒,张嘴把男人夹来的肉含进嘴里,时政看着粉润的小嘴含着
肉块脑里浮起女人吃他鸡巴的画面,下腹的肿胀顿时涨大了一圈。
时政扯了下裤裆,若无其事地又夹了菜到女人的嘴边,心里却叫嚣着。
虽然羞涩,西雅还是一口一口地吃着男人夹来的肉菜,锅里很快被她吃了一
半,肚子也鼓了起来。
「我……吃饱了。」
再吃肚子都要撑坏了,时政也没为难她,他也看到女人鼓起的小肚子,清汤
里剩下的半锅他扫光了。
火锅吃完,时政去结账,西雅上了一次洗手间,然后两人拖着手出了火锅店。
「要走走?」
「嗯!」散着步走回去,两人并着肩,路灯映照着两人的身影。
这时时政的手机响起,看了眼屏保上的来电号码,男人的手没松开女人的小
手,另一只大手划开接听键。
「喂!」
西雅静静地听着男人的说话声,声线很低也很有力,她的目光一直看着被路
灯拉长的影子,取出手机对着两人的影子拍了一张照片,然后一个冲动设置成了
微信头像。
这一幕完全落在边上讲电话的男人眼里,他从部队回来还没加上女人的微信。
匆匆对那边的人说了一声,挂了线,拿过女人的手机调出添加好友二维码然
后扫了码,再点了通过,两人的号就这么加上。
「……」
西雅想阻止也来不及,男人的动作是一气呵成的。
微信好友栏里瞬间多了一位,是她一直想要男人的联系方式。
五年后的今天她所想要都一一实现,眼眶又一热,泪又不受控从眼角滑落。
上一秒人好好的,下一秒却梨花带泪,女人都是水做,尤其是下面水多到泛
滥。
「再哭我真的就要就地操你了!」时政抬起女人的下巴,拭着她眼角的泪,
「我喜欢你被操哭,向我讨饶求我操你的样子。」
「……」
这男人能不能别说操,她一听下体更不受控地分泌出湿液,心卟通卟通跳的
时候好想被他操,被他塞得满满的。
「别再这样看我,我己经硬得发疼!」
「……」
想起下午她初尝性爱,被他压着操了四次,用不尽的精力让她脸色羞耻,他
不是有老婆嘛,怎么好像刚开荤一样?
「帮我弄出来,嗯?」
时政拉着女人的手到裤裆下,让她感受他发疼的鸡巴。
「回……回家好不好?」他们现在还在街上,离小区还有一段路,时政忍不
住回家解决。
「附近有个公园,我们到那边。」说着,时政拉着女人过了红绿灯,走了两
分钟,进了人民公园。
时政找了个隐蔽的一角,西雅还担心被人看到的时候,她被男人抱个满怀,
带着情欲的吻落了下来,男人的大手己经抓握住她的胸乳,按揉刮弄。
「嗯……」
西雅低吟了一声,粉舌被男人勾弄着,时吸时吮,口腔里的口水来不及吞咽
直接从嘴角流了出来,画面既淫荡又香艳。
「西雅!」
看着被吻得眉眼如丝的女人,时政操着充满情欲的声音低唤着女人的名字。
「……先……先生嗯……」
女人一叫先生两个字,时政吻得更起劲,单手扯下女人的内裤,指腹在茂密
的丛林里找到了凸起的豆子,粗暴地按揉着。
「嗯……唔唔……」
酥酥麻麻的感觉传到四肢百骸,西雅被揉得感觉一阵酸爽,湿液从逼里流了
出来,湿了整个骚穴,「先……先生……」
四周漆黑一片,身处的地方又没有路灯,西雅仍然怕被人发现看到,咬着唇
瓣隐忍着不敢叫出声。
这是公园的死角,又是晚上九点多,来散步或者来谈情的人己经不多,时政
操着暗哑的声音,说:「叫出来,没有人会听到。」
在外面她真的放不开,时政将她抱起放到边上的石凳上,就着微弱的月光将
她两条雪腿掰开,骚穴己经湿淋淋一片,耻毛被淫水浸得一片光亮。
时政俯下,伸出舌头舔上两边的大阴唇,一遍遍地舔着吮着又嘬着,躺在石
凳上的女人浑身无力,绵软软的好像一滩水,脑子一片空白,忘记了深处的地方,
被舔得一个劲地哭着。
「呜哼……先……先生……别……嗯嗯……」
骚穴被舔得淫水泛滥成河,沿着腿心滴到石凳上,时政的舌头很有劲,阴唇
在淫水的滋润下己经微微张开,男人的舌头钻了进去,吮着贝肉嘬着戳弄着,好
像鸡巴在插弄一样不停地往里戳刺。
「啊啊哈啊……別……西雅到……到了……」
娇吟的声音在公园里此起彼落,引得虫鸣都不敢吱声。
「啊啊……」
时政舔着戳刺了数下后,女人的小腹一抖,白眼一翻伴着高潮的娇吟,骚穴
喷出了一股骚水,如小柱一般喷了出来,时政张口含住,把骚水全部吞吃到腹里。
西雅大口喘着气,胸乳上下起伏,时政掏出硬得发紫的鸡巴就着泥泞的骚逼
捅了进去。
「哈啊……好……好涨……好深……啊啊……」
还没从高潮余韵缓过来,骚穴被鸡巴塞得涨涨的,西雅喘着气娇吟着。
小穴在下午被操过,又被男人舔到高潮,应该能适应男人肉棒的进入,但她
低估了男人的尺寸。
「放松,别咬着!」
被咬的感觉虽然很爽,又紧又暖,紧紧地包裹住他的大鸡巴,但因为太紧致
导致他抽插的时候不顺畅,也让他有种秒射的冲动。
「呜呜……」
西雅发出小兽般的呜呜声,她也想放松但对男人的肉棒就想咬着他。
「乖!放松!」
时政俯下,在女人的唇上辗转吸吮,勾着她的小舌嘬着,吸着唾液,大手揉
捏着尖挺的胸乳,指腹拨弄着乳尖轻捻。
在双重的刺激下,西雅渐渐放松,酥麻酸痒的感觉遍布四肢,「先……先生……
痒……动动……一下……」
看着求操的小女人,时政低笑了一声,「好!」声音一落,鸡巴退出到穴口,
一下捅到底,然后大开大合地操插着。
「啊哈啊……啊啊……先生……慢点……太快……快了……西雅受……受不
住……嗯哈啊啊啊……」
女人的声声娇吟是一种鼓励一般,男人没有慢下抽插的速度,反而更起劲地
操着。
「西雅的骚逼真紧,先生的鸡巴很喜欢。」浑话脱口而出,西雅听得脸红耳
热,骚穴流了一股水。
「嗯嗯……」
「西雅喜欢先生的鸡巴吗?」时政把女人抱起,以站姿的姿势抽插着,每一
下都更深入,龟头能抵进子宫口。
「嗯啊……喜……喜欢……西……西雅喜欢先生的……啊啊好深……大鸡巴……
哈啊啊啊……」
西雅的藕臂紧紧地搂住男人的脖颈,娇吟在男人的耳边声声响起。
时政像得到全世界最宝贝的东西一般,鸡巴发狠地戳弄着,「深……好深……
不得了……到……到了……啊啊啊啊……」
在时政狂操猛插的时候,酸爽让西雅白眼一翻,一股骚水喷了出来,马眼也
受到刺激,再狂插了几十下后,时政把鸡巴拔了出来,白浊的精液射到边上的花
丛里。
0007婚后番外:先生,我可以加你微信吗?
闷热的六月天,乌云压顶,一场狂风暴雨即将笼罩整个北市。
遇&见咖啡馆里坐满了整个大厅,三三两两成堆,喝着咖啡点心谈心,也有约
在一起打机的学生。
坐在收银台前的西雅正看着最新上映的电影,服务员忙前忙后的招待。
「姐姐,我这边的点心怎么还没上?」
「美女,我点的咖啡也没上!」
叫喊的声音在偌大的咖啡馆里此起彼落,让坐在收银台前的西雅一副不好意
思的模样,员工们忙不过来也不敢开口叫她这个老板娘帮忙招待。
「来了!」
西雅退出视频电影,穿上边上放着的员工服,然后端起泡好的咖啡往刚才在
喊的小美女桌前,「抱歉,你的咖啡。」
「姐姐,我的点心呢?」
「我去厨房看看,小美女等等。」
「谢谢姐姐!」
西雅勾唇浅笑,拿着托盘往厨房走去。
欢迎光临推门的欢迎语在室内响起,一身运动服又高大壮硕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眯着深邃的眸子在大厅里扫了一圈。
「先生,一个人吗?」
服务员浅笑着上前,弯着腰问道,这男人很壮硕,身高一米九,神情冷硬更
显示出他不好靠近。
「嗯!」男人淡淡地应了一声。
「大厅没位置了,先生不介意可以到阁楼吗?」服务员很专业,没有被迷得
七晕八数。
「嗯!」男人又应了一声,服务员领着他上了阁楼,没有看餐单,点了一杯
黑咖啡不加糖。
服务员离开阁楼到吧台,下单。
「敏姐,刚才那个帅哥能让我去送咖啡吗?」一实习生走了过来,红着脸低
声问。
把点心端给客人回来的西雅顿住了脚步,这一幕让她想起大二出来兼职做服
务员的时候,她跟眼前这个实习生一样,想去招待他,可是他有女朋友了,她也
打消要联系方式的念头。
「雅姐,你送吧。」
程敏没来得及回话,转身看到边上的西雅,她奸笑了一声说道。
阁楼上的男人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她跟谁都不适合送咖啡。
「好!」
西雅把泡好的咖啡放到托盘上,然后上了阁楼。
男人背着阁楼楼梯,西雅也看不清楚男人的模样,只是背影很熟,越靠近越
清晰地闻到男人身上的气息。
「先生,你的咖啡。」
西雅把咖啡放到餐桌上,抖着声音,心卟通卟通的跳着,「先……先生我能
加你微信吗?」
男人抬起头,看着边上的女人,那紧张的小手紧紧地抓着托盘。
「我有老婆了!」
男人果断地拒绝,西雅己经泪流满面,「老公……」
「可以!」
男人立刻调出微信,头像是路灯下被拉长的两人身影,亲密地靠着。
「这是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一直想做又不敢做的。」
男人温柔地拭去女人眼角的泪,将她安置在腿上。
「傻瓜!」他的老婆很傻但让他很爱。
「五年多前,你会跟刚才一样拒绝吗?」西雅红着脸,眨着泪眸,颤着声音
问。
「不会!」他只会把她压在身下狂操。
男人觉得不可思议,他俩的第一次初遇不是在他的婚礼上,而是在很早很早
之前,现在再想起那个下雨天,他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我会把你压在身下操到哭!」
西雅红着脸笑了,「老公,我爱你,很爱很爱。」
冷硬的脸容满满的柔情,男人在女人的唇上吻了一会,看着喘气的小女人,
操着性感的低深嗓音,说道:「老婆,我也很爱你!」
两人的手紧紧地十指相扣。
无名指上的钻戒闪着闪耀的光,是幸福的光!
*** *** ***
0008梦里的小骚货
两人同时高潮,喘着气,时政吮吻着女人的唇瓣,舌头抵了进去,勾着女人
的粉舌纠缠吸吮。
「嗯……」
西雅娇吟了一声,高潮余韵还没缓过来,下体又有湿哒哒的淫水流了出来,
身体被操得太过敏感。
「别……回家……」
男人的大手在丛林里摸到一片动情的骚水,低笑一声,「骚水好多,钻满我
的手。」
西雅被说得脸脥羞红,在漆黑的夜里还好男人没有看到,不然她要找洞钻了。
「不……不要说……」
「不但要说还要做!」时政说完,指腹戳了进去,在湿淋淋的甬道里没有阻
碍地来回抽插,搅弄着里面湿热的贝肉。
「啊……」
西雅仰着头,喘着气,双手紧紧地抓握住男人的手臂承受着要软下的身体,
甬道里又加了一根手指,两指飞快地戳弄着。
「啊啊……先生……慢点……好好快……西雅……啊哈啊啊……」
听着女人的呻吟,男人的鸡巴又硬又涨,粗大了近两圈,这尺寸让西雅感觉
吃不消。
「摸摸它!」
时政拉过女人的手放到滚烫的肉身上,那温度几乎要烧烫她的手。
西雅的一只腿被抬起,挂在男人的一只手臂上,一只腿则站立着,她的一只
手抓握男人的手臂做支撑,一只手套弄着男人的大鸡巴。
男人同样的动作,一手托住女人的屁股,一手在骚逼里抽插,骚水沿着腿心
滑落,滴在地上,也湿了男人整只大手。
「啊啊……先……先生……慢点……好快……政……政哥……哈啊啊啊……」
她感觉快要死了,酸爽遍布全身,激灵抽搐,一股骚水从逼里喷了出来。
「啊啊啊……」
男人听到政哥两字,又加了一根手指,三根手指在骚逼里疯狂抽插,碰到了
什么,使劲去戳弄,女人抽着身体痉挛着,然后喷出一股又一股的骚水,喷得他
满手都是,他的腿都沾湿了。
西雅软得再支撑不住,时政扶着鸡巴捅了进去,霎时被温暖湿润的壁肉包裹
住。
骚逼一下子被填满,鼓鼓涨涨的,西雅觉得酸爽的时候又觉得要死一般。
「嗯……」
「西雅!」时政吻着女人的唇,操着性感的声音叫着她的名字,「你刚才叫
我什么?」
鸡巴在骚逼里没有动,男人也不急着操,虽然又硬得发疼,但他就是不动。
「呜呜……动……动一下……」
高潮的劲过了,鸡巴塞在骚逼里不动简直是酷刑。
西雅哭叫着,生涩地去磨蹭来减轻体内的痒意。
「先……先生……西雅好痒……你动一下……操……操西雅的逼……好不好……

西雅痒得哭起来,嘴里吐着粗话,好好的大姑娘都变成荡妇了。
「不好!」
时政拒绝得很快,任由她磨。
「呜呜……先生……西雅要先生的大鸡巴……操逼呜呜好痒……骚逼好痒……」
泪水布满了西雅整张脸,哭得好不可怜,男人轻拭着她的泪,大鸡巴就是不动,
千万只虫子在咬一样,西雅张口咬住男人的脖颈,低声哭泣娇吟,「政哥……西
雅要大鸡巴……要大鸡巴止痒呜呜……」
「好!大鸡巴给骚逼止痒。」
时政终于在女人口里听到政哥两字后,两只大手托住女人的屁股,以站立的
姿势疯狂地操了起来,每一下插进花心,抽出来的时候淫水四溅。
「啊啊啊……好快……政哥……啊啊慢点……」
西雅两只雪臂紧紧地搂抱住男人的脖颈,害怕被操得掉下来,胸前的奶子在
抽插的时候不停跳动,乳尖都甩硬了。
「舒服吗?」
「舒……舒服……啊啊政哥操得西雅好……好舒服……哈啊啊……」
都爽坏了,大鸡巴深插子宫口,她酸爽得要喷水了。
时政突然加快速度,在骚逼里狂插百下,在西雅痉挛高潮的时候,骚水喷到
了马眼,深深一个顶刺,时政拔出肉棒,白浊的精液射在女人的小腹上。
这场激战在十一点结束,两人收拾身上的精液骚水的淫乱后,时政背着走不
动,一身软绵绵的西雅往小区方向走去。
时政十七岁参军,完成学业后回到部队,因为出色的表现在二十五岁的时候
是少尉,经过这五年的历练,现在是少将也是教官,所以他的体力惊人,也真的
怕背上的女人吃不消。
回到家,直接进了浴室,两人身上都是激情留下的淫乱气息,脱下所有衣服,
两人光着身站在花洒下,任由温热的水打在身上。
时政挤了点沐浴乳磨成泡沫涂抹在女人的全身,骚逼里外都被抹了沐浴乳,
靠在男人怀里的西雅一个激灵,睡意全消,小手抓住男人的大手,但指腹己经戳
了进去。
「政哥不要……」
西雅娇羞地低吟,他们今天做了很多次了,她的小穴都肿了,再搞就真的坏
了。
「西雅!」
这充满性欲的声音,西雅都要哭了,「疼,不能再做了……」
「好!帮我洗干净。」
「嗯……」
两人互相洗着对方的器官,最后西雅还是被压在墙壁上被操了一次。
声音己经叫哑了,两人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己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时政把女人的头发吹干,然后抱着一起睡了过去。
抵在女人的脑袋,取过手机,拍下两人相拥的一幕。
看着熟睡的女人,时政满足地睡了过去。
梦里的西雅被舔得娇吟连连,下体一片湿润,骚水流满床单,她这淫荡的身
体让她十分羞耻,偏偏她又好喜欢男人操她带来的舒服,既羞耻又快乐。
「政哥……啊啊不要舔……」
清晨五点,时政己经醒了,在部队的时候这个点己经在操练,他想到附近晨
跑一圈,边上却响起娇软的声音,像梦呓又像呻吟。
时政止住了晨跑的念头,刚俯身小女人的声音又呓了出来,「嗯嗯……西雅
喜欢……政哥大鸡巴……啊啊啊……」
「……」
操!
时政在心里低咒了一声,却又很窃喜,他女人怎么那么骚,梦里还被他操!
这是开荤后的后遗症,尝过性后的甜味,多让人乐在其中。
西雅初遇时政的时候,脑子都是他,每到午夜梦回的时候也想意淫他,可是
她不敢也没做过羞人的事,连洗澡都不敢去碰自己的小穴。
时政掰开西雅的两条腿,骚逼己经湿润得泥泞一片,床单都被沾湿了。
「啊啊……政哥进来……操西雅……哈啊啊西雅要大鸡巴……啊啊啊……」
梦里的西雅哭喊着,男人的大鸡巴怎么都不肯进来,她被骚痒弄得哭着求操。
时政跪在女人腿间,骚水不停往外流,闻着甜腻的骚味,舌头抵了过去,大
口大口地舔吃着,吃得整个房间都异常的淫霏。
「啊啊……」
西雅被舔得娇吟出声,乳尖受到刺激硬硬地尖挺着,「政哥……奶子疼……
舔舔它好不好……」
梦里发着骚,梦外的她己经揉着发疼的奶子,手指轻捏打圈拉扯,嘴里娇吟
连连,「政哥……吃奶子操骚逼……西雅好想大鸡巴……骚逼要大鸡巴操坏……」
梦里的西雅靠在床上,她身处在自己的出租屋里,偌大的房间根本没有时政,
她在自慰在意淫,所以她很空虚很想要时政的大鸡巴操她的小骚逼,淫水己经泛
滥成河了,仍然得不到男人的大鸡巴,她哭了,泪水布满她整张红艳艳的脸脥上。
时政一边舔吃,一边听着女人的娇吟,下身的大鸡巴粗大骇人,青筋暴起好
不狰狞。
骚逼里的水怎么都吃不完,也让时政越吃越亢奋,逼唇虽然还肿着但也没那
么肿红。
舌头来到丛林里的豆子上,受到外界的刺激挺立着,时政轻轻舔上,然后吮
了起来。
「啊啊……」
西雅抖了一下,梦里的她也不受控制地酸爽了一下。
豆子被舔了一会后,时政扶住坚硬的大肉棒就着湿淋淋的甬道捅了进去,龟
头直抵花心,空虚的小骚逼瞬间被填满,鼓鼓涨涨的让西雅爽得轻叹一声。
「……好舒服……政哥的大鸡巴操得西雅好……好舒服……快点……啊啊啊……
「梦里的西雅如愿以偿,眯着哭红的水眸,看着在操她的男人,娇吟更淫荡了,
「政哥……老公……啊啊啊……小骚逼要操坏了……哈啊啊好舒服……老公……
政哥……」
时政被一声声淫荡的呻吟刺激得疯狂去顶撞,力度很重没有温柔只有粗暴,
狂操了几百下,再将女人翻过身,掰开两股屁股瓣,扶住大鸡巴顶了进去。
「啊啊啊……」
被翻过身的西雅终于醒了,现在的不是在梦里,而是真真的在被操。
「政哥……慢点……啊啊好深……西雅的小骚逼要被撞坏了……啊啊啊……」
「叫老公!」
时政狠狠顶撞了一下,龟头感觉撞进了子宫里,「啊……啊啊坏了……老公
啊啊啊……」
鸡巴狂顶了数下后,西雅浑身痉挛,一股骚水从逼里喷了出来,床单沾得满
都是,马眼受到刺激,时政深深顶撞了几下后,也拨了出来,抵在女人的屁股上
射了。
*** *** ***
0009只对我骚
偌大的房间散发着淫乱的味道。
床上都是西雅高潮的淫水,骚逼仍然流着骚水,泥泞一片。
「我的小骚货真骚!」
时政轻笑一声,把小女人拉到怀里,两只大手各揉着一只奶子,捏弄着。
「嗯……」
西雅从高潮劲缓过来,泪眸低垂看着被揉捏的两只大奶子,乳尖受到刺激硬
硬地尖挺着。
「没……没有……」
她也不知道怎么会做这种梦,真的很羞,脸颊红得不像话。
「我喜欢!」时政抬起女人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只对我骚!」
「嗯……」
西雅羞耻地嗯了一声,听得时政的大鸡巴又硬了起来,龟头抵在女人的屁股
瓣上。
「……」
被大鸡巴顶着屁股瓣,西雅的脸颊好像着了火一样滚烫。
真的要死了,从昨天下午开荤后都没怎么休息过,她的小穴肯定被操坏了。
「别……小骚逼要坏了……」
「我检查一下。」说着时政掰开女人的两条小腿,小逼大大地被分开暴露了
出来,阴唇上还有骚水,颜色粉嫩但真的红了看着就是肿了,「我给你涂抹一下
药,消消肿。」
「……好!」
时政出了房,在抽屉里翻出药膏再回到房里,让西雅躺下,重新把腿分开。
西雅觉得好羞耻,虽然两人做了很多次,身体也被摸过舔过更操过她就是觉
得难为情,一张脸颊都是烫的。
看着红肿的小骚逼,时政忍不住俯下身,含住两片阴唇,舌头舔吮着。
「啊啊……不要……」
说好涂药怎么又舔她的逼?
西雅伸着双手试图推开埋在她下体舔她的男人,力度软绵对男人一点用都没
有。
时政的舌头倦起钻进肉缝里戳弄着里面的软肉,骚水不停往外涌。
「政哥……啊啊……不要……」西雅弓着身,被舔得不停地发抖,酸爽得连
脚指都微微曲起,「受……受不了了……政哥……西雅要……要大鸡巴……」
小骚逼坏了就坏了,她要时政操坏她!
时政将涌出来的骚水全部舔入腹里,他很喜欢吃小女人的骚水,甜甜的怎么
都吃不够。
「政哥……老公……西雅要大鸡巴……小骚逼很……很痒……」
西雅被舔得既舒服又难耐,小手不由自主地摸上丰满的奶子,两指捏弄着乳
头轻扯打圈,一手放在嘴里嘬吮着指腹,口水沿着唇角滑落,看着既媚又淫荡。
「操!」
时政低咒了一声,双眸通红,「小骚货,老公要操干你!」
说完,时政把女人的两条腿挂到肩膀上,扶着硬得发疼的大鸡巴捅了进去,
然后大开大合地操了起来。
「啊哈啊啊……好舒服……老公的大鸡巴……操得西雅好舒……舒服……啊
啊……」
被塞得满满的小骚逼让西雅哭叫呻吟,骚得不像话。
这真的是所有男人喜欢的骚货类型,床上骚床下清纯娇羞惹人怜,时政爱极
了。
「老公……慢点……太快……快了……啊啊……」
时政狂抽猛插,速度像打桩机又重又快,「啊啊……好深……别顶那里……
啊啊啊……」
时政猛操了几十下像顶到什么的时候,西雅痉挛着叫了起来,目光迷离,意
识浑沌,小腹一抽一搐,骚逼里喷出一股又一股的骚水,沾得整张床都没法再睡。
他刚才撞到的软肉是G点,是女人最容易高潮的地方。
西雅喘着气,身体呈粉色,时政将她翻过身,以后入式的姿势继续操了起来。
高潮的余韵还在,小骚逼很敏感,时政在抽插的时候西雅的身子还在颤抖,
逼里的软肉紧紧地包裹住他的大鸡巴。
「政哥……」
趴着的西雅能看到自己的大奶子不停地甩动着,乳头有意无意地磨蹭着床单,
硬硬地尖挺着。
时政也看到那对大奶子在他抽插的时候甩动的画面,深深刺激着他的兽性。
「政哥……慢点……哈啊啊……」
西雅一手紧抓着被单,一手揉捏着奶子,乳头每次磨蹭到床单的时候就让她
感到痒意难耐,「奶子……好痒……啊啊……政哥……哈啊啊……」
时政一边看着她玩奶子,一边狂抽猛顶,每一下都往那媚肉顶去。
「啊啊……政哥……不要……啊啊啊……」高潮再一次袭来,骚水如水柱一
般往外喷,沾得满都是,画面淫乱又惨不忍睹。
西雅软得跟滩水一样倒在床上,大口喘着气,而男人的大鸡巴还在湿暖的小
逼里还没要射的迹象。
时政把女人抱起来,让她揽着自己的肩膀,他托住她嫩滑的屁股一边抽一边
往厨房走。
倒了杯水,喝了一口然后吻住女人的唇瓣,将水渡了过去,西雅又累又渴,
像饥荒的难民见到水不停往水源跑。
西雅感觉不够,舌头溜进男人的嘴里,饥渴地扫刮着他整个口腔,时政见状,
又喝了一口水,再将水渡了过去,两人下体还严丝合缝,鸡巴在小逼里还涨大了
一圈。
时政整整喂了三杯水给她,恢复体力后的西雅难耐地动了起来,乳头碰到坚
硬的胸肌痒得发疼。
「政哥……舔舔……」
西雅把奶子凑到男人嘴边,哭着喊舔。
时政抽了几十下,低头含住送上门的乳头,轻刮舔弄,光滑的大奶子被舔得
湿淋淋,另一边的乳头西雅在捏弄拉扯。
「好舒服……政哥舔得西……西雅的乳头好舒服……还要……政哥啊啊……」
乳头被舔肿了西雅也不觉得疼,只满满的舒服,逼里的骚水没有停过,泛滥
得让时政震惊。
他家小女人真的是水做!
「骚货!」
时政低骂了一声,但他却很喜欢,埋在逼洞里的大鸡巴开始勇猛地冲刺起来。
「啊啊……慢……慢点……好深……政哥……呜啊啊啊啊……」
时政狂顶百来下后,深深顶向那媚肉,一股骚水从里面喷了出来,马眼一热,
精关一松,时政把鸡巴拔了出来抵在女人的小腹上射了。
两人同时高潮,西雅这次真的缓不过气来,窝在男人的肩膀吐着气。
肩颈的温热气息又让射了的大鸡巴硬了起来,看着己经累坏的小女人,时政
苦笑了一下。
*** *** ***
0010他的婚姻不能再将就
时政就这样抱着西雅往浴室走,把两人身上的混合物清洗干净,再把她放到
沙发上,换好被单再把她放回床上躺着。
射了两次的肉棒还没完全软下,看着还硬着的,时政套上运动服,拿起手机
晨跑去了,顺道给小女人带早饭。
按他这般折腾,西雅要起来做饭也是个问题,她是来做替工的不是来找操的,
结果第一天就被操了。
还有二十八天,她都不知道能不能挺住母亲回来?
现在的西雅没办法想太多,她被操得整个人散了架,只想好好睡个觉。
时政带着早饭回来,床上的女人没有醒,他直接进了浴室,冲了个澡,一身
清爽的出来。
走到床边想抱着女人睡个回笼觉的时候,手机响了,时政怕吵到她出了房间,
到阳台接听。
「喂!」
「你回北市了吗?」时政的部队不在本市在南市,要三个小时的车程。
「今天回。」他没有对手机那端的人说提前。
「我这边快忙完了,预估后天回。」那端的人也说了个大概时间,但她想给
男人一个惊喜。
「好!」时政没太多耐心,一双眼都看着房间那边,「没什么事先挂了!」
「……好!」
看着被挂断的嘟嘟声,女人很无耐,他们结婚三年了,相处的时间少得可怜,
手机通话也很少,这三年的日夜她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
他们这段婚姻是父母长辈撮合的,说不上有多喜欢,只是将就过日子而已。
时政不是没交过女朋友,他在部队时间太长,见面又少,交往的女朋友都嫌
他太忙,都分手了。
之后他也不交女朋友了,全心都放在部队上,在二十七岁那年,他被长辈塞
了个女人,一个星期内完婚。
在婚礼上他看到西雅,沉静多年的心,苏醒了动了,只是他是别人的丈夫。
这三年时政也过得很煎熬,每次放假回来都会在何姨口中听到让他兽性大发
的名字。
何姨说她这个女儿大学毕业了,一份正经的工作都做不长,问她什么原因她
都说不合适,一年换了好几份工作,何姨还说找个中等的男人把她嫁了,这样她
也不用操心了。
时政听着何姨的唠叨心里真的不好受,一想着她要嫁人,他的心好像在滴血
一样,疯了一样往外跑。
时政很想去找她,把她压在身下狂操,让她整个身整颗心都属于他,跑了无
数圈后,他终于冷静了下来,隔日又回到了部队,一回去就是一年半,昨天才回
来,然后把她压在身下狂操猛插。
时政回到房间,躺下抱着西雅,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
「西雅,我会娶你!」
他的婚姻不能再将就,他要娶她!
五年前,西雅要是勇敢一点,出现在他的面前要联系方式,那么站在他身边
的女人不是别人而是她!
西雅很后悔,她没有踏出第一步,错过了五年。
如果她没有坚持对时政的爱,那么她也结婚了,也不用被弟弟越过她娶妻生
子了。
西雅不后悔这五年,因为她经常在母亲口中听到时政的消息,虽然远在部队
里见不到面,但能听到他一点点近况也让她开心一整天。
这个男人被默默爱了五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