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的黑蟒:试炼 】(3)

第03章:萧秋雁的诚心
收到神宫奈雪发出的邀约之请,森天横在电话里自然没有回绝,反而在微微
一笑间,爽快无比地答应了。说实在的,抱有一探究竟之好奇心态的他,也确实
想见识下对方在股权转让上到底能玩出些什么让他满意的花样。
或许是为彰显自己的无惧之意,森天横旋即动作沉稳地放下电话后,继而独
自一人前往车库,并驱车前往金明大厦,整个路途中也未带上一人。个把小时过
后,黑色男子已然顺利地抵达目的地,且在前台小姐的面前说明自己的来意之后,
便在后者的礼貌引领之下,来到了总裁办公室。在这里,身兼副董事长一职的萧
秋雁已然恭候多时。至于坐拥董事长一职的神宫奈雪,则像是故作神秘般地并无
现身。
既然上司吩咐的任务已经完成,前台小姐旋即审时度势地退出了总裁办公室,
并轻微有加地关上了隔音效果极佳的特制正门,像是怕惊扰了在场的两位大人物
似的。显而易见,她自是知道,像自己这种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也确实没资格掺
和或旁听此种级别的交流与密谈。
察觉到背后之门被缓缓关闭,森天横单刀直入地来到萧秋雁的宽敞办公桌前,
继而不打招呼一声地坐在了张像是本就准备好的灰黑色单人真皮座椅上。对方的
举动虽有些无理取闹之意,可身姿高挑的女总裁却宛如视若无睹一般,赫然面泛
笑意地将一份条文不甚繁琐的文件摆在了光头黑魔的面前。
接过萧秋雁递过来的文件,森天横不动声色地翻阅了起来,并不假思索地从
桌上的笔筒中拿起钢笔,继而签下自己的姓名。在这之后,他看向站立起身的端
庄丽人,且有感而发地说道:「想不到我老爹居然会这般爽快将他在金明地产集
团的股份全权转让于我。如此一来,我也成为了集团里的第3号股东……而据我所
知,他虽是你与神宫奈雪的前主人,可当年为获得这第3号股东的席位,实则也下
了不少功夫。」
「其实你父亲留给你的,不仅仅有他在金明地产集团的股份,还有些更有价
值的人与物……」
萧秋雁话中有话地中断了自己的后续之言,并双臂抱肘地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放置于她跟前的办公桌主打着简约大气之风,其镶嵌在拐角处的香槟金铝包边,
则在与精细木纹的碰撞间,处处彰显着奢华与尊贵。
「但可惜的是……我父亲留给我的股份,还不足以让我成为金明地产集团的
最大股东。」森天横话锋一转地说道,「更何况……就在昨天,神宫奈雪已经答
应让我成为集团的最大股东了。可她在向我打了个电话后,却直到现在还没有现
身。萧女士,所以你说这是不是有点……」
话到此处,黑色男子颇不领情地合上了股份转让协议书,且目光略有尖锐之
意地盯着女总裁,宛若在向对方讨要着某种说法。而在他面前的办公桌上,除了
那一份已然签下姓名的文件与插上数枝钢笔的笔筒之外,便只有一台没有开机的
笔记本电脑了。
「正因为如此,我已经为你准备了另一份股份转让协议书。」
萧秋雁神色慵懒间,旋即缓慢转身并从背后的储物柜拿出一份新的黑色文件
夹,且有备而来地轻递向了森天横。值得注意的是,女总裁身后的储物柜与办公
桌采用了相同无异的材质与质地,同样主打着简约大气之风,上面的隔间上不仅
紧密竖放着几本厚如砖块的繁复著作,还有几瓶名贵美酒,外加几件用以装饰的
金属摆件。
森天横将信将疑地接过萧秋雁的文件夹,继而低头翻阅起来,但很快便将其
叠放在先前的股份协议书上,然后若有所思地说道:「萧女士,看样子你想学我
父亲,把你在金明集团的股份也全权转让于我,再加上我老爹先前留给我的份额
如此一来的话,我也确实成为了集团的最大股东,只可惜的是……」
光头黑魔旋即稍作停顿,继而二度抬头地看向身姿高挑的气质佳人,并面色
微微一沉地继续说道:「我这人向来知道凡事要出成果皆要付出代价的。你给我
的这份协议书,虽然在股份转让上注明为无条件性质的,但并不代表真的没有条
件,只不过这些条件很不好意思曝光公开,对吧?」
「森先生果然心思缜密,并没有急着在第二份协议书上签下自己的姓名,反
倒先向我打探了下虚实,怪不得奈雪姐姐会说你是个不那么好忽悠的坏家伙。」
萧秋雁肯定了森天横的猜测,其沉稳优雅的脸上也继而弥漫起一抹富含欣赏
意味的微笑,而她本人在稍一停顿之后,则转而用暧昧不清的语气说道:「不过
你可以选择继续相信奈雪姐,毕竟昨天劝说我将全部股份转让于你的人,便是她
了。」
「可无论是谁出的主意,接下来要付出某些代价的人始终还是我。」森天横
有意无意地提醒着萧秋雁,并清晰无比地要求道,「告诉我,我若在这份新的股
份转让协议书上签下我的姓名,那得接受怎样的条件?」
「条件很简单,只有一条,那就是——让我像奈雪姐一样,也能参与进试炼
里来。」
玩味一笑间,萧秋雁有条不紊地道出了交易的要求,她脚下的仿石纹式瓷砖
地面是为卡门灰色的大理石材质,已经被昨晚的清洁工们打扫得尤为整洁铮亮且
一尘不染了。
「这个条件……我确实不好拒绝,因为若选择拒绝的话,此种行径首先便会
让我在光头黑魔一族中显得丢人。」森天横坐姿一变地后仰在沙发靠背上,且稍
作为难之意地说道,「而且在我看来,你萧秋雁也是身手不凡之人,即便我抢得
先机在协议书上签下自己的姓名,可你也有得是手段当面焚毁这份文件,令其完
全作废。」
「这么说来的话,那森先生的意思是……」
犹若猜到森天横的意愿,萧秋雁顿时稍作惊喜之色地试探询问起来,她头上
的天花板安置着条条木纹样式的铝方通吊顶,它们皆以一丝不苟的顺序紧密排列
着。
「萧女士,我答应你的条件,只需你同意,对你的试炼现在就能开始。当然,
我也很好奇,你与神宫奈雪,最终在试炼中到底能否坚持下去。」
说着,森天横二度拿起钢笔,毫不犹豫地在股份转让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
姓名。或许本就没有把今天的会面太当回事,前来赴约的他,实则并没有身穿那
种商务正装,反倒有些随性而为地为自己挑选了件做工细致的白色短袖圆领休闲
男士T恤,其正面之处还绣刺有一个夹杂着宝石皇冠与四翼蜻蜓的金色图案。
「森先生,秋雁在试炼中是绝不会让你失望的。此外我不是提到过了嘛?你
父亲在金明集团里留给了你更有价值的人与物,而我——实则便是那个更有价值
的人之一……」
萧秋雁旋即身姿轻柔地从办公桌的后面来到了森天横的近右边斜侧方,并在
魅惑一笑间,且像是以神秘兮兮之意的语气透露道:「因为秋雁是使女一族中那
种为数不多,且能为黑魔一族诞下强大子嗣的类型,所以为表试炼的诚意,我已
经做好了随时被你下种的准备。」
犹然想到了某些关切之事似的,森天横旋即感触颇深地说道:「嗯,这可真
有意思,我老爹在收你为雌奴后,却迟迟没有给你下种,让你为他生个儿子,否
则得话,我早就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了……或许,这就是他对我的体谅吧……」
「既然如此,为表父子之情,我自得好好把握这个把你肚子搞大的机会……
不过别误会,萧女士,给你下种并不代表我会与你举办婚礼。说到底,你即便能
通过我的试炼且成为我的雌奴,但也未必有资格成为我的妻子。」
稍作停顿间,森天横作出了自己的决断,饶是如此,他依然在话锋一转间,
不忘提醒着萧秋雁该注意的事项。黑色男子的强劲双腿上穿着件灰色弹力轻型休
闲长裤,就其款式搭配而言,就如同于他身上的那件短袖圆领T恤般随意。
「能给森先生诞下强大的子嗣且成为侍奉你的雌奴,在秋雁看来,本已是莫
大的荣幸,哪还敢提出其他的祈求?」
森天横提出的要求虽是异常无理,可耳闻之后的萧秋雁,所摆出的姿态却是
无比之低。而在这巨大的反差之下,后者今天的着装偏偏又主打着再明显不过的
端庄大气之风,那是一件高端定制的女装收腰修身式纯裸粉色连衣裙,其剪裁有
致的衣门襟处,不仅点缀着排列有序的双排纽扣,还有条将女主人之腰身映衬得
更显柔韧匀称的凌厉腰带。
看得出,萧秋雁身上的这套纯裸粉色连衣裙,彰显着甚为明显的保守之风,
那处中规中矩的方形领口自是不用多说,连丁点儿的乳沟区域也没有揭示开来,
不过其一对七分长的常规衣袖,倒是毫不犹豫地展示出了她的大半截雪白小臂。
至于那条盖过她精致双膝的中长型包裹裙,继优雅得体地将这位女总裁的光洁小
腿显露出不少之后,便也直接止步于此,并没有再往上卷曲的冲动。
「哼,任何事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萧女士,你既然想证明自己不会
在试炼中令我失望,那就先脱光全身衣服,在我面前好好展示下你的堕落肉体。」
口吻稍显低沉间,森天横又是坐姿一变,并将厚臀下方的单人沙发座椅旋转
了60度左右,以此正对起微靠在办公桌前边缘处的萧秋雁,但见他双臂交叉地抱
肘于自己胸前,颇有些盛气凌人地翘起了二郎腿,其一对深邃深沉的金褐色眼睛,
则继而微眯了起来,并向身居高位的高贵佳人投以饶有兴趣的欲望目光。
像是因一场挑战的到来而感到无比亢奋热血一般,萧秋雁赫然嘴角带笑地将
手伸向了自己的腰带。与那种肆意卖弄风尘以此换取金钱的应召女郎不同,她宽
衣解带的动作居然如流水行云般不显丝毫拖沓做作之色,既浑然天成地流露出大
气沉稳之意,又能出乎意料地兼容种让人心跳加速的妖娆韵味。
就这样,萧秋雁一边乐意之至地迎合着森天横的欲望目光,一边有条不紊地
解除了腰带,上衣,还有包裹裙对自身肉体的束缚与遮掩,而后在下巴略显高傲
微抬之余,毫无后悔之意地将一身尺度火辣的三点式蓝灰色蕾丝内衣,尽情暴露
于对方的火热视线范围之内。
值得注目的是,半包裹着萧秋雁之傲人双乳的胸罩是为上窄下宽的三角扇形,
两边的顶角之处也往她精细锁骨所在的方向上分别延伸出一条狭窄修长的蓝灰色
蕾丝细带。如此一来,连同于差不多整条乳沟在内的大部分内侧乳肉,还有大部
分诱人遐想的外侧乳肉,皆欲望十足地暴露于氛围高涨中的空气之中。然而这还
不够,胸罩内外两侧的尖角处,还分别延伸出各一条狭窄修长的蓝灰色蕾丝细带,
继而两两相会地与中间那条丝带汇聚在一起,犹若想在富有弹性的成熟乳肉上勒
出些许收紧的印痕。
至于穿戴在萧秋雁身上的蓝灰色蕾丝内裤,则并非为寻常所见的T字型,遮掩
住她私密区域的单薄部分,类似于一种不等边的六边型,其外表轮廓颇多少有点
儿像中世纪骑士所用过的某种盾牌,所以它的左右两侧分别拥有上下两边。只不
过居上的两条侧斜边尤为偏短,居下的两条侧斜边则明显偏长。虽说如此,居上
的两条侧斜边,却别出心裁地顺着丰满髂部的性感弧度,分别往两边各自延伸出
两条狭窄修长的蓝灰色蕾丝细带,从而带来着另类新奇的视觉冲击。
「长得不错嘛,身材也显得蛮标致的。」
开口称赞之同时,稳坐在单人旋转沙发椅上的森天横,还不忘动作轻浮地拍
了拍自己的黑色手掌,他一对金褐色的眼睛渐显出一丝不容忽视的锐利暗芒。
对方的语气虽不免有些粗鄙下流,可耳闻过后的萧秋雁,却像是获得了某种
了不起的肯定似的,竟然面带惊喜之色地向森天横抛了个娇柔可人的媚眼。接着,
但见她一阵节奏麻利的手起手落,不由分说地褪去了整套穿戴在身的蓝灰色蕾丝
内衣。如此一来,这位身居高位的女总裁,除了尚残留在其雪白玉足上的一对V口
细头高跟鞋之外,便没有其他的遮掩之物了。
「萧女士果然姿色非凡,怪不得我老爹会曾在我面前称赞到,你是他调教出
来的最好雌奴之一,更难能可贵的是,还拥有为黑魔一族诞下子嗣后代的强大子
宫。」
自上而下地审视了下萧秋雁的全裸胴体,森天横不忘有感而发地以掌声示意。
饶是如此,他仍然以调侃的口吻问道:「自我父亲对你放手之后,萧女士在这几
天想来也过得很是寂寞饥渴,是吧?」
「森先生所言极是。在这几天里,秋雁不仅无时不刻地渴望着你的大黑鸡巴,
还每晚在床上爱抚着自己的骚穴自慰呢。」
犹若位可随时嬗变的千面魔女一般,先前虽还玉体横陈,可更是有所矜持的
萧秋雁,仅仅于数秒过后,便柔情似水得像一位风情十足的红尘女子,其一对平
时英姿怡人的丹凤双眸,也宛如被蒙上了一层缥缈不定的情欲水雾。
「如此情欲美景,想来必定叫人血脉喷张。既然萧女士已是一丝不挂之态,
那何不在我面前重现那几晚的自慰淫态?」
森天横在色泽为黑的单人旋转沙发座椅上继续翘着自己的二郎腿,且终于向
对方提出了难堪的要求。
「森先生,一切皆如你所愿。」
萧秋雁脸上依然如初地绽放着显然自愿的醉人笑容,只见她继而长腿一抬,
外加翘臀一挪,整个人便轻而易举地坐上了宽大整洁的木纹办公桌上,然后一边
舌尖舔嘴地将窈窕有力的玉臂支撑于矫健背后,一边用一种屈膝呈M型的勾人姿态
缓缓分开自己的优雅美腿。或许是流转于全身的情欲脉动早已被撩起,但见黑发
佳人的阴道肉缝,虽还没有经受起玉指的撩拨与逗弄,却已经蚌口微张般往外流
淌出了小股淫水。
双方无声示意地对视片刻,还是萧秋雁先行一步地腾出了背后的右手,并将
其挪动在了自己的蜜穴洞口前,接着让食中无名三指并用地拨开了大小阴唇,以
此令闲置居中的修长中指伸进了早就溪流涓涓的洞口里。就这样,伴随着修长中
指的细致蠕动起来,一连串轻盈不已的呓语呻吟,也旋即从她双唇微张的檀口间
释放而出。
不仅如此,此时若有其他人顺着森天横的视角往前方看去的话,则完全能感
受到萧秋雁的私密部位是何等的妖娆迷人。那被左右拨开的大小阴唇,有着如成
熟花瓣在盛放之时的美妙轮廓,其紧叠在大阴唇之上的小阴唇,更是毫不费力地
绽放着类似于红枫柿子式的娇艳色泽。至于接近于阴道洞口处的浅层蜜肉,也与
当前的小阴唇显露着相同的娇艳色泽。
「啊啊……森先生……啊……你……你下面的鸡巴长得好长好粗呀……啊啊
实……实在让秋雁想死了呀……啊啊……」
不多时,萧秋雁移动了闲置于窈窕背后的雪白左臂,且将灵巧动人的白玉左
手轻放在自己的左边胸乳上,转而像是略微调皮一笑地迎着森天横的深邃目光,
爱抚起不失弹性之色的丰满乳肉起来。值得注意的是,平时气场强大的她,今天
却留着一头略显轻盈的梨花头式中长卷发。
「啊……啊……森先生……你……你虽然在多年前……啊啊……亲手杀……
杀害了……我的兄长萧望城……啊……但……但秋雁对此并不介意……啊啊……
甚……甚至愿意成为你……你的雌奴……啊啊……」
呻吟不止间,萧秋雁妖娆谄媚的言语愈发变得离谱且淫荡,而在她持之以恒
的亵玩逗弄下,点缀于淫浪洞口上方的发情阴蒂,已如成熟期的红果般显得娇欲
不已,更在流淌而出的阴水滋润之下,被蒙上了一层晶莹饱满的高光。
「啊啊啊……森先生……请……请你快快把……啊啊……你的大黑鸡巴插进
来吧……啊……啊啊……因……因为秋雁早就做好了……啊啊……随……随时被
你下种的准备……啊啊啊……」
仿若不可自拔地陷入了某种疯狂的性爱幻想中,但见萧秋雁在全身痉挛颤抖
之同时,赫然双眼闭目地用力顶在了自己阴道肉壁的上方某处。嘴唇微张的她,
旋即清晰明了地感受到股欲望的激流从阴道口处喷薄而出,至于它们到底有没有
飞溅到自己面前的黑色客人身上,这位乐在其中的气质佳人,又好像显得并不知
情一般。
高潮过后,且伴随着浪叫之声的逐步平息,整间弥漫着情欲雌香的总裁办公
室,算是终于迎来了一抹难得的平静时分。可偏偏就在此关头,又好像透着股说
不清的诡异氛围,并昭示着某种暴风雨前的宁静。
果不其然,微微喘气的萧秋雁,自缓缓睁开双眼且定睛一看后,便陡然发觉
森天横已然脱光全身衣物地站在自己眼前,继而展露出一身如砖墙间般界限分明
的坚硬肌肉,其胯下的粗黑巨根也青筋虬结地充血勃起,不言而喻地透着股顺势
待发的进击气势。
另外,在这里要提一下的是,就在先前,萧秋雁潮吹而出的花房蜜汁,也确
实正对着森天横,可对方毕竟身怀强大灵能,自能制造出一层看不见的防护罩,
将那些向着自己喷薄而出的液体挡飞。正因为如此,在后者的强劲雄躯上,自是
看不到其丝毫被放浪淫水沾上的痕迹。
「啊……」
就这样,在萧秋雁的一记惊呼之声中,森天横已然毫不费力地用双手掌控住
了前者的美妙脚踝,并以此把握主动态势地挺着粗黑巨屌往前一挺,且如同于那
次征伐神宫奈雪一般,他胯间的黑根巨槌顺着湿热紧致的阴道肉壁,同样一路无
阻地顶在了对方的敏感花心上,还继续往前进发着。
「啊啊啊……森先生……你……你终于插进……啊啊……秋雁的下面了……
啊啊……秋……秋雁感到……好开心呀……啊啊啊……」
感受着黑根巨物的逐步深入,萧秋雁脸上的情欲神色犹然焕发出一阵无比狂
喜的意味。除此之外,她还一边眼眸含春地凝视着森天横,并一边将修长手臂重
新摆放于自己背后,以让自己更为便利地坐立于宽阔的办公桌上。而在此用手对
桌面微微施加用力的过程中,赤裸佳人背后的斜方肌群也显得尤为显眼,并勾勒
出一对形似窈窕三角之形的肌肉轮廓。
「啊啊啊啊……森先生……你……你好厉害呀……啊……啊……想……想不
到……啊啊……你居然能那般……啊……啊……轻……轻而易举地捅到……啊啊
秋……秋雁的最里面了……啊啊啊……」
宛如心灵的最深之处已然遭受了某种非同小可的重击,只见萧秋雁在一阵忽
如其来的意乱情迷间,本能似地拉长了自己的亢奋呻吟,其快乐愉悦的绝色面庞
上也转而蒙上一层花痴迷醉的情欲波动。与此同时,隐藏在她背部底下的肩胛骨,
正透过微微收紧的光滑肌肉,从而在线条优美的背上彰显出一对近似蝴蝶之翼的
美妙走势。
「啊啊……好……真的好刺激……好舒服……啊……啊……森……森先生…
你……啊啊……就在这里狠狠地操……啊啊……操秋雁吧……谁……谁叫……啊
啊……秋雁会注定臣……啊……啊……臣服于你胯下……啊啊……」
如此那般,伴随着黑根巨蟒的肆意抽插起来,萧秋雁在一阵断断续续的语无
伦次间,迫不及待地释放出了一波高过一波的兴奋淫叫。且值得注目的是,紧靠
于她斜方肌边上的大小圆肌与冈下肌,在历经了多年武道训练的洗礼之后,毗邻
间依然能做到界限分明且不失流线型的紧致美感。
毫无疑问,萧秋雁的回应自是无比热情,可耳闻于此的森天横,却表现得犹
然视若无睹一般,继续闷声不吭地继续操弄着眼前的忘情佳人,似完全没有把对
方的迷情呼喊之音放在心上。由于身怀惊人武力,他背上的斜方肌群自是像那些
历史的勇猛壮士一般,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健壮,直将这位黑色男子的肩膀衬托得
如小山般厚重结实。
「啊啊啊……森……森先生……啊……你实在太勇猛了……啊啊……秋……
秋雁都快……啊……啊……都快被你干疯了呀……啊啊啊……」
在这之后,沉溺于无边快感的萧秋雁,便像是朵只能随波逐流的柔弱浮萍,
继而完全被欲望的洪流所吞噬,连一些支支吾吾的断续之言,也无法从自己的口
里挤出。换句话来形容的话,这位平时高贵强势,并在各种强大对手面前皆分毫
不让的女总裁,已然化身成一具最为纯粹的肉体炮架,还在自己身下的这张办公
桌上,被森天横所任意掌控使用,且顺而展现出最为顺从妖娆的淫浪媚态。
不多时,回荡在办公室的性交声响,似乎只剩下萧秋雁的欢悦呻吟,外加亢
奋肉体间的摩擦动静了。与此同时,森天横的大黑鸡巴也周而复始地贯穿着对方
的整条蜜穴阴道,并始终如一地重击在其子宫花房的最深之处。在此过程之中,
他好像不想多啰嗦什么,倒更想用实际行动告诉眼前的赤裸佳人……即你萧秋雁
实则不用在恭维的辞藻上耗费什么心思,只需乖乖地用肉体侍奉好我森天横便可
或许正是上述原因所述,在接踵而至的一记内射爆发中,森天横依然惜字如
金地未加开口,反倒将圆滚硕壮的黑色龟头卡在萧秋雁的子宫深处,以此让对方
深刻体会到自己的欲望索求该有多么得强烈。至于胴体横陈的赤裸佳人,在感受
到即将到来的欲烈高潮之际,则顺着光头黑魔的意愿,将一对修长有力的美腿亲
密交叉且勾在对方的雄壮腰后,还双手并用地柔情环绕至其粗颈后方,以示自己
对他的依依不舍之意。
当然,森天横的黑色大手也没有闲着,早就从萧秋雁的灵巧脚踝处离开,且
用意十足地顺着其优雅玉腿的利落线条,一路向前地滑落至对方的肉臀下方,然
后猛一用力将眼前的高挑丽人托了起来,继而让这副全身发情的放浪肉体,在历
经了一记激烈无比的子宫内射之后,仍能用双腿悬空的交媾姿态承受着自己的勇
猛征伐。
虽已满载内射过一次,但森天横毕竟是光头黑魔一族中的强大一员,其整根
尽没于阴道与子宫里的黑根巨炮,自是不会就此疲软软绵下去,仍能忠实认真地
履行着黑色主人的命令,将萧秋雁抽插顶撞得如花枝乱颤般胸乳翻飞,外加嘴唇
微张地淫叫不止。茫然间,一丝不挂的女总裁不知道自己到底高潮过多少次,不
过也就在这茫然间,仿若觉得自己正飞向愉悦云端的她,也依稀感受到了来自于
森天横的二次满载内射,还有被对方轻抛在沙发上的坠落动感……
「森先生,你……」
亢奋十足的男女交媾已然暂时告一段落,萧秋雁却被先前的高潮余韵继续笼
罩着,但见她背靠于一张采用黑钛金骨架的海绵漆光真皮沙发上,且在欲言又止
的凄迷瞬间,依然柔情似水地仰望着眼前的森天横,其弧度优美的光洁额头,则
像在某种东西牵引之下,开始绽放出感动的神采。
至于此时如泰山巨塔般屹立在地的森天横,则一贯保持着惜字如金的沉默风
格,并目光如炬地俯视着背靠在沙发上的萧秋雁,且显得意味不明。虽说如此,
他那根在子宫花房里已然满载内射过两次,且依然坚硬不倒的大黑鸡巴,则表明
了某些端倪,连同于粗壮结实的黑色龟头,还有整条狰狞恐怖的阴茎棒身上,竟
然残留着不少白金色体液,而不是以前寻常所见的银灰色体液。
此种显而易见的差别,心思缜密的萧秋雁不会发现不了,更不会察觉不到自
己的娇艳阴道口处,也同样往外流淌着这种怎样都遏制不住的白金色液体。刚才
历经过多次性爱高潮的她,现在虽不免有些全身发软且全身乏力,但依附于自己
美背上的一对近似三角形的背阔肌,其呈现而出的肌肉线条,仍能轻松做到紧致
有力且不失柔和的美感。
在这之后,双方又无声对视了些久,可这一次……却是由森天横先行开了口,
他像是犹然看破了萧秋雁的心中所想,于是赫然说道:「萧女士,你猜想得没错,
我刚才在你子宫里内射的,确实是货真价实的黑魔阳精,而不是往常用来改造你
们使女一族的黑魔淫液,所以你就好好怀上我森天横的子嗣吧。虽说你是我父亲
的前女奴,可像你这种能为黑魔一族生下后代的高端货色,在使女一族中毕竟不
算常见,所以也理应不该让我错过。」
「真……真的?」
像是怕空欢喜一场似的,萧秋雁转念一想的瞬间,旋即做好心理准备似地向
森天横求证起来。平心而论,她有着一对苗条柔韧的竖脊肌,其两侧之处还点缀
着一对妙不可言的凹浅腰窝,某种程度上而言,直如水波中的旋涡般迷人可爱。
似不想在重复先前的言语,森天横只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萧秋雁见此,则
像位深宫中受宠若惊的王妃一般,赫然从被淫水汗液打湿些许的真皮沙发上一跃
而起,继而膝盖曲软地跪倒在地,并以略显颤抖的感激口吻说道:「森先生,多
多谢你给秋雁下种。主人在上,请……请受秋雁一拜。」
话到此处,且尚未等森天横说些什么,萧秋雁便已经动作娴熟地张开双臂,
继而手肘弯曲地撑在地上,然后一气呵成地在黑色男子磕了个毕恭毕敬地响头。
而在此逐步低下上半肉躯的香艳过程中,垂挂在她胸前的一对F罩杯美乳,也在重
力的作用下,似因微颤着娇欲羞人的乳头而……显得特别的丰满与沉甸。
「萧女士,我不是说过吗?我给你下种,并不代表你已经成为了我的正式雌
奴,所以……你还未有资格称呼为主人。」
森天横语气微微一沉间,慢条斯理地指出萧秋雁的失误之处,就好像在他看
来,对方的姿态虽然已经摆得够低了,但仍有为其挑刺为难的必要。毫不客气地
讲,在这位赤身裸体的女总裁面前,光头黑魔虽没有言称自己为前者的正式主人,
可就冲他这些看似不经意间的口吻举措,便流露出一种不似主人,却又更胜似主
人的惊人压迫感。
「森先生指教的是,指教的是……秋雁必定会加以改进,今后再也不会在言
语措辞上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且让森先生失望了。」
犹若想尽快获得森天横的原谅,萧秋雁的优雅额头顿时压得更低了,其歉意
十足的软绵口吻中,也转而带上了再明显不过的祈求意味。不仅如此,由于进一
步压低了自己的臣服姿态,后者那一整条向里凹陷的背脊线,更是完美无缺地支
撑着她几近完美的赤裸肉躯,在放荡依旧的空气中勾勒出一条近似拱形的迷人走
势。
「萧女士,今后的事,今后再说,不过你大可放心,我已经原谅你的过错了,
再加之你已经初步通过我的试炼,还成为了我的下种对象,所以从现在开始,我
会在私下场合里称呼你为秋雁的。」
森天横用一种恰似罚中带赏似的语气回应着萧秋雁,姑且算是肯定了对方的
某些努力。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他身上的冈下肌与大小圆肌,虽是不如相邻而居
的斜方肌那般宽阔,但得益于多年的强横训练,也狰狞凶狠得不容小觑,宛若潜
藏着一股不小的力量。
「多……多谢森先生对秋雁的宽宏大量……」
萧秋雁旋即面带惊喜之色地开口回应,并目含感激之意地仰视着高高在上的
森天横,且似怕惹对方不高兴一般,依然保持着这种压低身躯式的臣服姿态,其
态度之软绵恭顺,就像在等待着来自于君王的恩赐与允许。或许也正因为如此,
她那一对形似水蜜桃型的成熟肉臀,在弧度优美的背脊曲线的牵引之下,正宛如
往外流露着更为浓郁的情欲气息。
「不过有一点,我还是有必要提醒你一下。」森天横继续俯视着一脸惊喜的
萧秋雁,并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给你的子宫花房里下种,还让你为我诞下子
嗣,这事固然是不假,可这并不代表我会娶你为妻。实际上,我要你一边怀孕,
一边继续做你的女总裁,并在接下来那肚子变得越来越大的日子里,接受他人目
光的异样审视……」
话到此处,森天横顿时在这里稍作停顿,犹若陷入了某种考量之中。至于四
肢伏地的萧秋雁,则全身微微颤抖下了一下,似因对方的这番安排而感到兴奋。
「正因为如此,一旦有人问起你有关于孩子的事……」
森天横有条不紊地开始道出后续之言,不过也就在这里,他的话竟被萧秋雁
毫无征兆地打断。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