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会客厅:高官的秘密】(651-660)

第651章:窸窸窣窣
「爱呀,别抓。」黄斌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前面的司机小万吓得差点把车歇
火,不过,回过味儿来,才想到那女孩子居然都抓到那个青年的那个。小万下面
更是坚强了,身上也开始热热的,那股偷看的欲望更是大了。
被黄斌喊了一声,马秀萌还是羞的慌忙收回小手,却一头栽进黄斌的怀里,
小手狠狠地拧了黄斌的腰一下,低声说:「你胡叫啥?谁抓你啦?」
黄斌抱着马秀萌柔软的身子,闻着那女孩子的香味儿,心里的那团火,更加
旺盛,索性把马秀萌抱到自己的腿上,看见马秀萌那张开小嘴,黄斌只觉得那张
小嘴异常的诱人。
忍不住抱住马秀萌狠狠地亲了上去,马秀萌还来不及反应,小丁香就被黄斌
一口捉住,黄斌用力一吸,小小的丁香带着甜美就进入自己口中,好甜。
小丁香和大丁香缠饶着,碰撞着,发出那轻微的声音,直接飘到了司机小万
的耳朵里,真的太刺激了,亲的这么的激烈,咂咂嘴的声音,让小万司机忍不住
用手碰了下那憋的难受的坏东西。
出租车出了梨花乡,行驶到了坑坑洼洼的土路上,车子开始颠簸,这下小万
司机更是苦了,车子的颠簸,让那个无比坚强的坏东西,更是憋闷,心说:「早
知道这个样子,打死老子也不来。」
两人亲在一起,实在是喘不过来气了,马秀萌这才松开黄斌的嘴巴,四目相
对。马秀萌不禁微微有点脸红,幽怨地瞪了眼黄斌,问:「你看什么?」
黄斌看着女孩真真切地害羞,心中一动,好漂亮。认识马秀萌这些日子以来
,刚才那幽怨的眼神,真的很漂亮,他毫不掩饰道:「你刚才真好看。」
听见心上人夸奖自己,马秀萌顿时间满心欢喜。她这才抬起头来,正视黄斌
,真的好帅,她忍不住微微张开了嘴巴。
「啊,到土路上了。」马秀萌惊呼着,两人总算分开了嘴,那咂咂嘴的声音
,终于停下了,司机小万听到后面安静下来,才松了口气,心说:「以后老子绝
对不拉……」
一个颠簸,让黄斌抱着马秀萌颤抖了一下,感觉自己那个变硬的坏东西,居
然顶到一个软软的上面。
稍微注意了一下,知道碰着秀秀的小屁屁,心里这个舒服,颠簸越来越多,
那一次次地顶着,感觉真的好舒服,黄斌闭上眼也不说话,安静地抱着马秀萌。
马秀萌坐在黄斌的腿上,发觉自己的小屁屁竟然紧紧地贴在林斌的那个火热
上,随着那颠簸,还一次次地碰着自己,天,怪不得这个坏哥哥,闭着眼脸上那
般享受,原来是在自己身上乱顶。
马秀萌想着,霎时间一股热流冲进自己小腹,一阵阵的火热,心里一阵的激
动,看着黄斌闭着眼的脸,她一把搂住黄斌的脖子,再次亲了上去。
黄斌感受到了马秀萌的热切,灵活尖尖的小丁香在自己嘴里可劲搅动,真的
是热切如火,小手也主动地摸着自己,更是滑到了下面……
「啊,真的好舒服,小手真的好柔软。」黄斌下面的火热,感觉到了那小手
上的柔软,凉丝丝的感觉更是让那火热变得强大。
黄斌再不犹豫,激烈反击起来,身体向前一倾,把马秀萌压在了身下,两只
大手顺势摸上马秀萌的柔软之处。
那对儿丰腴随着黄斌的手变换着形状,黄斌的嘴更是放肆地在马秀萌长裙领
口洁白的肌肤上,用力亲著,每一次都在那白璧无瑕的上面,留下一个淡淡红润
的印记,更是咬着那小拉链,完全拉开了,长裙一下子就松垮了下去。
长裙松垮,裙子的双肩也滑了下去,露出淡红的吊带背心,当然那奥白如玉
的肩头还有脖子下大片的肌肤,都让黄斌的大嘴不放过,在上面肆意疯狂移动着
,更是隔着那薄薄的小吊带背心,从里面咬出一个红色的小罩罩……
马秀萌只觉得一股股热浪在自己的体内冲击着心,心跳的飞快,小腹无比的
炙热,更可怕的是自己的下面,居然都有了感觉,忍不住把自己的双腿并拢,想
阻止那股酥软的感觉。
「斌子哥,你的嘴太热了,人家受不了,别亲了,真的好难受,不,不要摸
那里……」
马秀萌半靠着车座,身子都压在车门上,两只小脚却在座位下面,自己半个
身子被黄斌压着,那坏坏的大手,居然顺着松垮的裙子,摸到了下面,大手在自
己的小腹摸了几下,瞬间把马秀萌的最后一丝力气给摸走了。
司机小万听着后面那女孩的颤抖的祈求声,还有咂咂嘴的声音,特别是听到
女孩说,别摸了,啊,真的一声声惊雷般的响亮,自己下面无比的强悍,一个没
注意一连串的颠簸,小万这下真的惨了,下面再也没忍住,结果,最里面的小裤
裤上……
马秀萌双手抱住黄斌的头,全身一阵阵的颤抖,上面被亲著,下面那只大手
真的摸到了自己的小裤裤,啊,不行,不能再摸了。
黄斌此时已经热血沸腾,早忘记了这是在车上,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的的汗
衫和大裤衩脱了。
马秀萌看着黄斌那强悍的身子,心里的火也无比的旺盛,小手轻轻拨动,长
裙居然完全滑落到了腰间,更是主动把吊带儿小背心掀开了,抱住了黄斌。
「哥,你轻点儿,人家有些害怕。」马秀萌的话,轻轻柔柔,却直接让黄斌
有些疯狂,伸手抱住马秀萌,大手顺着柔滑的后背,摸到了马秀萌裙摆里面的翘
翘的香香的瓣瓣。
薄薄的小裤裤被他双手轻揉几下,接着抓住裤边,低声说:「抬起一点。」
马秀萌很是乖巧地把腰向上抬了一些,那双大手轻轻一拉,马秀萌双腿更是主动
顺势抬起,薄薄的小裤裤就被黄斌脱了下来。
马秀萌猛然坐起抱住黄斌,急切地说:「来吧,哥,人家早就想给你!」晶
莹的双脚在黄斌的小裤裤边上一蹬,黄斌的小裤裤落到了下面,那个可怕的坏东
西展现了出去。
司机小万此时简直热血沸腾,听着两人的话,还有那窸窸窣窣的声音,两人
肯定要在自己的车上乱来啦。
「咳咳咳」司机小万慌忙一阵的咳嗽,心说:「要不是怕打不过你这个大个
子,老子今天说不定要……」
第652章:遨游
此时的黄斌看着靠在车门上,坐在车座上,蜷曲着腿的马秀萌,那羞答答的
样子,听着那轻柔的情话,激动的满脑子都是情火。
黄斌快速甩掉了挂在小腿上的小裤裤,就扑到马秀萌那柔软的身上,司机小
万的咳嗽声,根本就没有听到,马秀萌的一条腿垂到了座位下,一条腿被黄斌抬
到那座位的靠背上,马秀萌羞得满脸通红,这个坏哥哥,简直太粗鲁了,把自己
的腿都分的这么的大!
黄斌看到了那裙摆里的绝美的风景,激动的心都快跳了出来,这可是大姑娘

马秀萌看着黄斌居然看着自己的裙摆里面,一动不动,清楚地知道这个坏哥
哥正盯着自己的最羞人的地方,羞得慌忙用小手挡在前面,低声说:「哥,不要
看了,你快些,这儿地方小,人家不舒服,快些……」
黄斌这才抬起头,看到马秀萌那害羞待放的小脸,猛然压了上去,用力在马
秀萌的身上顶着,想找到目标,双手更是不停地在马秀萌的腿上来回滑动。
此时的马秀萌闻着黄斌那男子浓郁的气息,感受着那强有力的压迫,特别是
那个坏东西,找不到地方,胡乱撞击,碰到自己的身子上,都一阵的火热,简直
太刺激啦。
马秀萌也感觉一阵阵的心热,小腹里简直也完全燃烧了起来,哪里还能忍住
。伸出小手到了下面,一把抓住黄斌的那个火一样的东东,就想着把那个引导到
自己的身子前。
没想到黄斌忽然用力向前,马秀萌痛的大叫,太痛了,自己的下面像是被刀
子划了一下,忍不住就大声叫了起来。
黄斌感觉下面根本就没有进去,不过,却知道顶进去一点点,就掉了出来,
太紧了,根本就没进去,听着马秀萌痛苦的大叫,黄斌郁闷的额头上都有了汗滴
,自己忍不住又试验了几下,可每一次都进不去,太小了,却把马秀萌痛的大哭

司机小万此时已经完全沸腾了,听着马秀萌的哭叫,一只手已经摸到了自己
的下面,疯狂地运动……
「秀秀,要不算了吧,我,我,你……」黄斌也不知道说啥子好啦,看着马
秀萌那梨花带雨的俏脸,真的有些不忍心,可自己的下面真的也无比的难受。
「不,都这个时候啦,哥哥,你给人家亲亲,一定会开的,哥,快些亲亲…
…」马秀萌可怜兮兮地看着黄斌,心说:「要是不行,他要是不要我了,可怎么
办,为了钱,姑奶奶我拼了。」
黄斌看着马秀萌那可怜兮兮的脸,终于不忍心,还是低下头去,钻进了裙摆
里,看着那绝美的风景,黄斌伸出大手也钻了进去……
「好,好……真的好舒服,快,哥哥,哥哥,你快些再来……」马秀萌忍不
住低声喊了起来,那一声声的叫喊,无比的诱人,司机小万终于忍不住就又……
黄斌抬起头,再一次压了上去,果真比刚才好的多,很有感觉,真的好温暖
,软软的,忍不住向下就压了。
「啊……」马秀萌这次叫的更加大声,痛苦中带着颤音,让黄斌忍不住不敢
再向下,这次真的进去了些,感觉真的好美,太……
「别,别动,哥哥,这次,这次进去了吗?」马秀萌痛的下面都有些麻木,
真的太痛了。
「嗯,不过,你太痛了,咱们还是算了吧?」黄斌有些不忍,心说:「宝莲
嫂子,还让我狠狠折腾她,没想到根本就不用折腾,这小姑娘身子真的太单薄。

「不,斌子哥,你用力,人家一定要给你。」马秀萌说着咬着牙,抱住黄斌
,身子还扭动起来。
黄斌一狠心,猛然向下,「噗嗤」「啊……」马秀萌再次痛的大叫。
黄斌就感觉到了一股无比的炙热,真的包裹的太紧了!
马秀萌紧紧地抱着黄斌,黄斌也紧紧地压在马秀萌身上,一动不动,他的一
只大脚蹬着车子另一侧的车窗,一只大脚踩在下面。
过了一会,马秀萌低声说:「哥,你起来,我吸气有些闷。」
黄斌这才起来,可没想到,刚退出来,马秀萌全身一颤。紧接着一股无比强
烈的空虚感从那里传遍全身。
马秀萌简直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那股强烈的空虚慢慢转变成了痒,钻
心的痒,直接都到了心里,好像很多小老鼠挠着自己的心,太难受啦,忍不住大
叫:「哥哥,快快,你快些再放进去,难受死了,哥哥,你……」
黄斌慌忙再次放了进去,两人都舒服的出了口气,马秀萌红着脸,低声说:
「哥,你会不会……」
黄斌没说话,直接抱起了马秀萌,自己坐在座位上,让马秀萌坐在自己的腿
上,双手卡住马秀萌的小腰,开始狂轰滥炸。
一丝丝舒爽的感觉顺着黄斌的那个坏东西传了过来,马秀萌的身子里面的欲
望被完全打开了,忍不住张开小嘴叫了起来,小身子也不停地扭动着,也让黄斌
无比的舒服,越发无法控制自己,面对着怀里的马秀萌,更是疯狂地运动着……
马秀萌感觉到了一种飘飘然的感觉,真的太美妙了,好像自己长了一对翅膀
,可以在天空肆意遨游,忍不住就大声长长地叫了起来,全身紧跟着一阵的急剧
的颤抖,她完全到了那种……
可是还没等身体的反应过去,马秀萌感到黄斌又开始疯狂运动,啊真的太美
了,她情不自禁地扭动着小蛮腰,就迎合了起来。可是没过多久,身体的反应再
度袭来。她再次升天了,可是这个男人却是半点没有停歇,继续战斗。
……
马秀萌根本记不起,自己到底升天了多少次,她早已没有了一丝力气,瘫软
地躺在黄斌的怀里,任由他肆意折腾。
黄斌终于低吼一声,紧紧地抱住马秀萌,身体一阵的颤抖,最后长长地出了
口气,低声说:「舒服,秀秀,哥哥真的好舒服。」
前面的司机小万,心里郁闷的快要挂掉,听着后面那女孩一声声叫喊,自己
居然硬不起来了,特别是那最激烈的叫声中,任凭自己的手如何用力,那个不争
气的东西,就是起不来,结果现在还痛的厉害,好像弄破了一层皮,车子一个颠
簸,下面就痛的厉害!
出租车到了黄斌家门口,黄斌听到汽车的鸣笛,都慌忙从家里出来,还有四
五个女人领着几个小孩子也从家里出来,小孩子们蹦跳着围在出租车四周,羡慕
地看着。
黄斌把马秀萌扶下了出租车,看着娘说:「娘,把秀秀扶回去,她有些晕车
。」司机小万坐在车里,也不敢出来,下面一阵阵的火辣,感觉自己好像被搞了
一次似的,悄悄看向黄斌那高高的身体,心里有些异样。
当黄斌把买来的衣服全都拿出来,引得大家都围了过来,最后黄斌把买的零
食,糖球拿出来,引得小孩子们一阵的欢笑。
马秀萌坐在黄斌家堂屋客厅的大方椅上,开始分配衣服,黄斌娘看着给自己
买的衣服,高兴的合不拢嘴,笑着说:「他爹,你一辈子,也没给我买过几件好
衣服,看看秀秀,去了一趟县城,就给我买了这么多。」
「那还不是你不让买吗?买一次你就和我生气,我还敢给你买吗?呵呵,秀
秀,你给我买的这个咋看的有些太年轻了,这种牛……牛裤子……我。」黄斌爹
先对着黄斌娘,说了一阵,又看着手里的牛仔裤,心里还真的想穿穿,可又怕黄
斌娘骂,就对着马秀萌说。
「牛仔裤,爹,你穿吧,可结实,还好看,衬着你年轻。」马秀萌笑着说道

第653章:香味儿太浓郁
「娘,你们先看着,我回乡里,把摩托骑回来,对了,你做的那山鸡给我拿
两只。」黄斌站在门口说道,里面好几个女人呢,都羡慕地看着马秀萌,那么一
大堆衣服,可要花不少钱,这个黄老爹真是个有钱儿的主,几个女人有的就把目
光看向了黄老爹。
黄斌坐着出租车,拿了妈妈做的两只山鸡,还把自己的那三颗人形何首乌,
来到了乡里。
黄斌走进药材收购大房里,看着蒋勤勤正低着头,不知想着什么。
大房里,好几个工人都看到了黄斌,不过,都认识,也就都没说话,黄斌拎
着包,这次的布包可不小,毕竟那三个何首乌,个头可不小,最小的也有二十多
公分。
「想啥呢?」黄斌站在桌子前,忽然问道,蒋勤勤正在想着自己的事情,忽
地听到有人说话,吓了一跳。
「啊」蒋勤勤惊叫一声,身子一抖,差点跌倒,稳住身子刚想发火,却看到
是黄斌,心里的火,一下子就熄灭了,俏脸一红,刚才自己还真的再想他,没想
到他忽地出现了。
蒋勤勤看着黄斌,心跳的飞快:「要是让他扮作我的男朋友,也不知道能不
能让老爸看穿?老爸也真是的,一直催自己结婚,那几个姑姑,更是走马灯似的
给自己介绍男朋友,自己躲到乡下,老爸还打来电话,实在不行让斌子扮作自己
的男朋友,那个张彪,看着狡猾,老爸肯定不喜欢。」
「给,你看看,这就是我说的何首乌。」黄斌说着把手里的一个包,放在桌
子上。
蒋勤勤心里一阵激动,这可是难得一件的宝贝,这时,姗姗那个小丫头也走
了过来,笑着说:「不会又拿来宝贝了吧?」
接着正在忙活的几个男工也都围了过来,蒋勤勤没出声,小心翼翼地打开包
,一股浓郁的香味飘了出来。
黄斌忽地发觉自己放错了包,刚才光顾看着蒋勤勤,那红晕的俏脸上那小嘴
,一时,把包放错了。
「错了,这个包才是。」黄斌慌忙换了过来,还把装山鸡的包,包好,拎在
手。
蒋勤勤真心很想留下那只包包,也看到了那里面好像是山鸡,真的好香,自
己好多天,没吃过妈妈做的辣子鸡,闻着这个那味道绝对不错,可这个呆子,居
然也不客气一下,就把包拎走了。
「大个子,你那个包真的好香,里面装的什么?」姗姗忍不住问了出来。
黄斌笑笑说:「我妈做的野山鸡。」
姗姗忽闪着大眼睛,看着黄斌,很想等他接着说:「我请你们尝尝吧。」可
是这个木头,居然闭嘴不说了,气的真想冲上去,给他一脚,你个大男人真是小
气。
蒋勤勤这时,打开了布包,看到了那毛茸茸的小人,果真无比的逼真,简直
就是栩栩如生。
「假的吧?上次有好几个,就和你的这个差不多,不过颜色不一样而已,拿
来骗钱的。」姗姗看到三个小人,忍不住说道,眼睛很快又盯上黄斌手里的那个
包包。
蒋勤勤却看着那三个小人呆住了,这三个红褐色的小人摸着很是结实,质地
很硬,比那些个要强悍,用力拉着小人上的那根藤,任凭自己怎么用力,也没有
拉出来,那些个全都被自己把藤蔓拉出来的,这可是爹爹教给自己的,心说难道
这真的是真的?
「我可以切开一些吗?」蒋勤勤看着黄斌低声问道。
「都给你了,还不是随便你?放心吧,这肯定是真的,我以前没少吃这个,
苦涩的很,要不是师父逼着吃,我才不吃呢,不过,对疮毒真的很有效,也是大
补之物,吃得我有时流鼻血。」黄斌说着,转身就要推着摩托离开。
蒋勤勤听着黄斌的话,确定这三个小人,真的是人形何首乌,原来真的有这
种东西,自己了解何首乌,但真的没见过人形的,这可真的是宝贝,可听他的口
气,好像这东西,他有很多,简直就想啃个大红薯。
「站住。」
姗姗听出了黄斌的话,原来这个小子是把这三个小人,送给勤勤姐,而且看
样子还真的是真的,心里一阵的不平衡,忍不住大声喊了出来。
黄斌回头看着姗姗这个清秀的女孩,发觉女孩气呼呼地瞪着自己,不解地问
:「啥事?我又不是卖药,送点药,没惹你生气吧?」
「你都把这么贵的东西,送给勤勤姐,难道你包里的那个东西,就不能给人
家……」姗姗很想说吃一点,可看着那双深邃的眼睛,心里一阵的乱跳,自己这
是怎么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吃嘴?
「呵呵,这个啊,我娘做的山鸡,我想去县城看个人,呵呵,你想吃,就给
留一只,呵呵,尝尝香不?」黄斌把刚挂到摩托前面的野山鸡摘下来,打开包包
,从里面掏出一个纸包,看着姗姗,递过去,笑着说:「来,尝尝。」
一股浓郁的香味飘荡了出来,居然把那浓浓的药材味道都压了下去,就连沉
浸在兴奋中的蒋勤勤,都吸引的抬头来,看看是什么这么的香。
姗姗伸出白白的小手,也不客气,就接了过来,感觉真的很重,不过真的好
香,还温乎乎的。
姗姗小心地掀开纸包,看到一只油潞潞的野鸡,那红色泛油的表皮,看着就
香香的,忍不住就想咬一口,看忽然觉得还有很多人看着呢。
「勤勤姐,你来分吧,这可是你的功劳。」姗姗你把山鸡放在蒋勤勤的桌子
上,笑嘻嘻地说道。
「什么我的功劳?你小妮子要不伸手,人家斌子带着就走啦。」蒋勤勤说着
幽怨地看了黄斌一眼,心说:「都把宝贝送来了,也不知道讨好一下人家,说不
定人家还真的喜欢你呢。」
不过,蒋勤勤忽地想起了那个跟着黄斌的女孩,心里一阵不舒服,他不会结
婚了吧?唉,我都乱想些什么?人家结不结婚和我有什么关系,难道我还真的嫁
给他?
蒋勤勤心里不舒服,伸手就抓住那只山鸡的左腿,狠狠地用力扯下来,张开
小嘴,狠狠地咬了一口。
蒋勤勤疯狂的动作,让旁边的人都看傻眼了,最喜欢干净的蒋收购居然不洗
手!
五香滑腻的鸡肉,带着一股微微辣味儿,直接打开了蒋勤勤的胃口,勾出了
她的食欲,真的太好吃了,比妈妈做的那个麻辣鸡美味的多,带着些香菇的细腻
,还有些牛柳的辣香,最主要的还水润香滑!
蒋勤勤看着那大大的鸡腿,再次狠狠咬了一口,这才吃着看着黄斌,等咽下
后,才转头对姗姗说:「姗姗你给大伙分吧,我这一个就够了。」
黄斌看着蒋勤勤又死死地盯着自己,也不知怎么回事,不过,还是忍不住低
声说:「没,没啥事,我走了,天真的不早了。」
「黄斌,过几天,来给我送一只,我拿回去让我爸妈尝尝。」蒋勤勤红着脸
说道,心说:「这个木瓜,肯定还没结婚,都不知道说些好听的话,来讨好人家
。」
第654章:回味无穷
「人家也要,黄斌哥,来给勤勤姐的时候,也给人家带一只,勤勤姐家可是
大医馆,一只绝对不够,三只五只才够,到时候,你帮勤勤姐拎着一只护送到她
家,嘻嘻。」姗姗也拿着一只大鸡腿,边吃边说,小嘴四周满是油。
蒋勤勤回头瞪了姗姗一眼,不过,却没有说什么,脸红红的,一双大眼只盯
着黄斌。
「好,好,想吃的话,大不了我去山里多逮几只,呵呵,其实我娘炖的野菇
獾肉块儿,那才叫好吃,比这个还要好吃,汤儿也很好喝,要是身子虚,放点儿
野山参,吃肉喝汤儿,身子暖暖的,比晒太阳还舒服。」
黄斌笑着说道,他不知道这番话,让周围的大伙儿,心里多么羡慕这个乡下
的青年,原来小村儿里的生活这么的惬意啊。
「啊,勤勤姐,你直接嫁给他算了,这家伙家里满是野山参,你家开医馆,
正好配对,到时候,我去你家蹭饭,冬天喝点汤就满意啦。」姗姗说完,又吃了
口鸡腿。
蒋勤勤这次忍不住了,转身就想追打姗姗你,姗姗笑嘻嘻地跑着躲开还大声
说:「姐,别打我,我说的是实话,要不是我还小,抢着嫁给他呢。」
黄斌觉得很尴尬,推着摩托快步走了出去,刚出门,就骑上飞速窜了,心说
:「城里的女孩真的好大胆。」
天已经黑了,黄斌却骑着摩托,直接到了百货商场,没想到商场前,灯光闪
亮,还有很多人呢。
黄斌摸了下包包,心说:「找到商场的经理,让他尝尝俺们那里的野山鸡味
道,让他知道台州那些野山鸡根本没俺们那的好吃,不过,可是要加快速度,不
然天这么热,山鸡很容易坏的。」
这时,看车的大娘已经不在了,黄斌直接把摩托停在商场外面,拿着包包,
四下看着,黄斌眼尖,几眼就看到门口的光头保安。
上次自己在商场说台州野鸡不好吃,结果被那个经理误认为是来故意找茬的
,最后还打了一架,那个光头保安好像就是第一个被自己撂倒的。
黄斌快走两步,来到保安身边,一巴掌拍在光头肩膀上:「那个,兄弟,你
把你们经理大官儿喊过来行吧?」
光头马强正在跟别人说话,根本没注意到黄斌,忽然间有人拍在自己肩膀上
,一听声音不熟悉,头都没回,就一巴掌扇了过去,骂道:「他妈,谁呀?拍的
这么痛。」
手被抓住,等他回头看到黄斌,腿当时就软了,妈呀,竟然是上次找事的那
个,把自己一队人给收拾的那个。怎么是他,又要来找事?
「大哥,对不起,我真不知道是您,我不是这儿的头儿,就一个跑腿儿的,
您要是想打人,去里面找。」
跟在马强旁边的两人也看到了黄斌,立马向商场里跑去,上次的事情给人印
象太深了。这次自己这边就三个,自己是干保安的,可不是干保镖的。
「去把你的头儿喊过来,就是上次那个穿西装的。」
便是黄斌不说,两个人也准备把经理喊过来,拿起步话机就喊了起来:「经
理,上次那个打架的又来了,你快下来,要不报警吧?」
「光头强被抓住了,经理你快下来啊!」另一个也大声喊了起来。
「我不是来打架的,你们别怕。」黄斌听到门里大喊,有些好笑。
被黄斌抓住的光头强,心中暗想:你这还不是来打架的?一上来就把我抓住
了,你这明显就是想拿我开刀。
很快西装男就下来了,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七八个保安,还有四五个看上去蛮
壮的汉子,西装男来到黄斌面前道:「兄弟,我来了,你该放手了吧!」
「啊,呵呵,我忘了。」黄斌这才发现自己还抓着光头保安呢。把手一松,
马强赶紧跑到西装男的身后,他的魂都快吓出来了。
「兄弟你这次来干什么?要是来消费我欢迎,你要是来捣乱的话,我这里可
不欢迎,虽然商场不是很大,但我怎么说也是一楼大超市的经理。」西装男林东
大声喊道,几个保安各自从身后摸出家伙来,有的拿着钢管,有的拿着木棍。全
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黄斌把手里提的包包,亮了一下道:「上次我说你们这里的野山鸡,很难吃
,你不信,这次我拿来我娘做的山鸡,你尝尝,看我有没有说谎?」说完黄斌手
一扬把手里包包递了过去。
林东伸手接住,他怎么也没想到黄斌真的拿来一只鸡,看看手中的包包,慢
慢把那只大山鸡掏出来,一股浓郁的香味儿,就飘了出来。
林东看看一脸真诚的黄斌,心中暗想,莫非这小子真的不是来捣乱的?闻着
那股浓郁的香味,真的好香。
浓郁的香味直接让林东心头一震。打开上面的纸,香味更加浓郁,这时,四
周的人越来越多。
林东伸手撕了块儿鸡肉放到嘴里,真的好吃,简直可以用回味无穷来形容。
不仅如此,鸡肉一丝丝的,一咬就断,可是自己口中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嚼劲
儿。
林东激动的想哭,活了四十多年,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肉,他忍不住就
撕下一条鸡腿,狠狠地吃了几口,想说话,可又舍不得放下,接着大嘴飞快吃光
了一个大鸡腿,才出了口气,看着黄斌说:「兄弟,这真的好吃,简直回味无穷
,呵呵。」
「经理,让我也尝尝不?」光头强轻声问道。
「一边去,回头我拿回去,让女儿也尝尝。」林东说着小心地把纸包好,看
着黄斌说:「兄弟,你去哥哥的超市里,任意拿一件东西,别说贵贱,看着喜欢
拿了就是,呵呵,你要是有这种山鸡,有多少哥哥要多少,这绝对是美味儿。」
林东简直不知道怎么来形容这种感觉?如果说那个台州野山鸡的味道是八分
的话,这个看上去很大的山鸡,味道最少到十五分。
他无法想象,这只鸡到底是怎么做出来?这么大的个头,肉质却无比的细腻

「是不是比那个什么台州野山鸡要好?」
「好,太好了!」林东忍不住又打开纸包,一把撕下一个鸡翅膀,就塞到了
嘴里,这个味道无法言喻。
几个保安也很是好奇,真的有这么好吃?站在林东身后光头强,闻着香味,
很想伸手撕一块放进口里。
林东看着大家都眼巴巴地看着,伸手又把另一个鸡腿撕下,用纸包好,笑着
说:「光头强,你们把这个分了吧,我留个鸡腿给女儿就行了。」
光头强接过山鸡,上去就咬了一口,顿时间他眼睛就直了,真的好好吃。
其他保安一看,全都围了过来,光头强根本拦不住,手上的山鸡被几个保安
一抢而空。
「给我留点儿,靠,老五,你小子不厚道。」光头强大声叫着。
「真不错啊!」
「好吃,真的好。」
「就这么点儿,别抢。」……
等林东回过神来,看着黄斌正看着自己,也不知道他想干啥,那种懒洋洋的
神情,让林东还真的有些发憷,却不知道黄斌心里正想着自己要怎么把那件事说
出来。
「兄弟,你还有什么事?」林东心说:「别准备再次殴打吧?实在不行,以
后把从广源来的坤哥请来,以前的坤哥在广源地下最大头目,秦二皇帝的最得力
帮手。」(秦老板在广源很多地方被称为秦二皇帝,陈博通是第一皇帝)
第655章:撞倒
「嗯,你是这儿的老板对吧?」
「呵呵,人家超市老板聘来的经理,不过,有些权力,说吧,什么事儿,我
能帮忙的,一定帮忙。」林东可不说自己就是老板,这样做交易,能有个缓冲的
余地,在县城像他这种亲临亲为的老板不多。
「要是我们村养山鸡,你们这儿卖不卖那种生山鸡?要是弄熟,我们不会做
那种包装。」黄斌低声问道,他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人,中午吃饭听蒋勤勤讲养
山鸡,就一直想着这个事儿,所以,顾不上天黑就跑来商场。
「呵呵,兄弟,我们超市还真的没卖过生的山鸡,这样吧,你也不要慌,等
你把山鸡养出来,大不了到时候,我帮你找朋友销售。」林东笑着说道。
「行,那好,我回去看看,要是真的养,再来找你。」黄斌说完就走,让林
东觉得这个青年,好像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精明,看样子做生意可不行,简直有些
像小孩子,哪有找关系走门路,就直接问一声,接着转身就走。
「经理,你那个鸡腿,是……」光头强站在林东后面,舔着脸问。
「去,给我女儿留的。」林东慌忙把鸡腿抓紧了,心说:「要是这种山鸡,
搞一下,肯定挣钱,可惜,这小子说走就走,连个联系方式都没留下,不过,还
是快些把坤哥找来。」
张彪不知道自己要抓的坤哥,根本不在乡下,而是在广源的县城,这个坤哥
正是那次把张飞宇堵在街头,差点把张飞宇永远留下的那伙儿毒辣青年的真正头
目。
当时张飞宇要是不果断冲刺,那辆大货车直接堵住他的去路,张飞宇面对那
么多乱枪,就算不死也会受伤的。
黄斌准备趁着夜色,骑车回家,可是没想到,刚骑着摩托来到县城边,发觉
摩托没油啦。
黄斌看着路灯下宽宽的马路,还有偶尔急速穿行的汽车,心说:「这可去哪
儿找加油站?真是的一时没注意油表。算了,先住下来再说。」
第二天,黄斌从小旅馆出来,找了个小加油点儿,装满油,骑着摩托刚出了
县城,就听见有人喊自己。
当黄斌追着那辆公交车从新到了县城,看着马秀萌慢慢走下来,黄斌问道:
「你咋来了?」
「你一夜不回家,爹娘都担心,人家只好大清早坐了村里的拉砖车,到了乡
里,幸亏人家在路上看到了你,要不然人家可累死找你吧。」马秀萌慢慢走到黄
斌近前。
「那我载你回去。」黄斌看着马秀萌那别致的走路摸样,心里有些怜惜,自
己搞的人家,看样子还没完全好。
「人家想在县城,买几件衣服,别瞪人家,人家花自己的钱,给咱爹娘买的
。县城的羽绒服,现在正便宜呢,而且大商场也都是真的,乡里现在都没有好的
。」马秀萌的话,让黄斌心里越发觉得这个马秀萌不错。
很快,两人来到了大商场,马秀萌带着黄斌就上了三楼,马秀萌对这里很熟
悉,知道三楼都是卖衣服的。
到了三楼马秀萌看着那琳琅满目的衣服,就兴奋了起来,平常时候她也没少
来这个地方,可是那时候自己买两件衣服逛一下午,还得担心腰包里面的钞票够
不够。
经常是看上好几件,却是只能买一件。说不定还得借钱买,今天好了,有黄
斌跟着她,终于再也没有顾忌。
「秀秀,你先买你的,回头再帮着娘他们买。」黄斌看着马秀萌慢慢走路,
就觉得自己欠人家东西,车子里那些红色的血,让黄斌知道自己可是拿下了人家
的第一次。
马秀萌虽然和老板们出去玩过,但还真的没办过真事儿,大多让老板占点小
便宜,只有那个老老板差点搞了她,可关键时刻,老老板根本就办不了事,就喘
气嘘嘘。
马秀萌听着黄斌的话,直奔楼梯口处那家最大的女装店,一次挑了七八件衣
服,直奔换衣间。
「先生您好!」两个服务员上前打招呼。
黄斌四下乱看,女装什么的,他才不感兴趣呢,看着两个漂亮的导购上来,
赶忙摆摆手道:「不用管我,你们招呼她就成了。」
两个女孩相互看了下,还是留下来一个看着黄斌,黄斌看着店里的衣服,不
一会儿就没了兴趣。
他一扭头,刚好马秀萌从试衣间出来,上身穿了件红色花边短袖,纤细的腿
上,穿着条蓝色的仅仅裹住屁屁的牛仔短裤,收腰紧身的短袖把她的小腰完美地
展现出来,蓝色的牛仔短裤更是让她的白腿衬得更加白嫩。
「好看不?」马秀萌站在黄斌面前,扭动着小腰。
黄斌点点头,确实好看,这丫头天生的衣服架子。
马秀萌笑着,屁颠屁颠在再次进去,这次她换了条天蓝色长裙,没一会儿功
夫,她再次从换衣间里面蹦出来,问黄斌好看不。
「好看!」黄斌很简单两个字。
马秀萌再次进入换衣间,她硬是换完那七八套。
黄斌的评价一直两个字:好看!
换了大半天,就在两个导购即将逝去耐心的时候,马秀萌终于换完了。
马秀萌最后穿着一套自认为最漂亮的衣服,她兴奋地看着导购,不过看了眼
黄斌,笑着说:「别苦着个脸,人家只要一件,行了吧。」
出了这间,马秀萌又换了几家,她可没有得意忘形,只是自己试试衣服,最
后只挑一件,黄斌心说:「呵呵,看来还是害怕我不高兴。」
最后到了羽绒服店面,这次马秀萌才大显身手,买了四件上好的羽绒服,而
且价格也不是很贵,让黄斌很是满意,马秀萌却悄悄看着黄斌那满意的表情,心
说:「嘻嘻,这次一定让他知道,人家也不是那种只会大手花钱的女孩。」
黄斌看着马秀萌说:「这种棉袄,真的不错,给你姐也挑一件,她一直操心
我的亲事来着。」
「那给咱们那个娘,也挑一件,行不?」马秀萌笑着问道。
「嗯。」黄斌知道马秀萌说的是人家的娘。
最后终于在黄斌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马秀萌终于结束购买,这一场战斗。
黄斌快要累的不行了,才发现原来陪女人逛商场,真的是个累活。简直比自己上
山都要累。他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陪马秀萌来买衣服了。
「走了走了,再不走天又黑了。」黄斌提着衣服喊道,真的不耐烦了。
「稍等一下,人家再看看这双鞋子。」马秀萌大声喊着。
黄斌忍不住就想离开,可他刚转身还没拐弯,哪知道一个人快步跑了过来。
「嘭」「啊呀」那人和黄斌一下撞了个满怀。
黄斌自然是没事,可是跟他撞在一起的人,却一下子坐在到地上。女孩哎呦
叫了一声,显然是摔疼了。
黄斌放下大堆衣服,赶忙蹲下,要去拉女孩,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女孩穿着
短裙,如今半躺在地上,小裤裤已然是「昭然若揭」,黄斌看着那花边丝质小裤
裤,小裤裤里隐隐的黑色更是刺眼,黄斌下面一下子就硬了。
第656章:大胆
女孩也发现自己走光了,俏脸微青,慌忙把腿一合,小手捂住裙子中间,黄
斌忙说:「真对不起,对不起,把你撞倒了,没事吧。」
女孩抬头一看,脸上却是露出惊喜之色,她笑着说:「是你啊!」
黄斌看看眼前的女孩,却是想不起这女孩是谁?他挠挠头问:「咱们认识?

女孩抿嘴一笑,说:「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忘了上次,还是我领着你去
买福寿点心来着,还说你是个孝顺孩子,嘻嘻,忘了人家?」
黄斌这才想起来,这个姑娘是上次自己在二楼商品的导购,还记得她叫什么
小青来着。
「是你啊,你不是在二楼吗,怎么上来了?」
「我来拿点儿货,倒是你,这大包小包的,难道是要结婚?」罗小青看着黄
斌扔在地上的羽绒服,还有别的衣服,这少说也有十来套,她不禁微微有些吃惊
,这些衣服可少有便宜货,这些衣服少说也得三四千的样子,还真是不差钱啊!
「哪有啊,还不是因为她!」黄斌回头指了下,还在试鞋子的马秀萌,还故
意有些开玩笑地说:「本想给她买点衣服,这可倒好,简直要把这层楼给搬回去
。」
罗小青抿嘴一笑,这种购物狂的女人她见多了,而黄斌显然不是个好的陪逛
的男人。
「耐心点!对媳妇耐心一点才行。」罗小青看了眼马秀萌,心中暗道好漂亮
,只是看她买东西的疯狂劲,想来也不是个过日子的女人,她不禁对黄斌有些同
情,摊上这么一个女人。
「她还不是我媳妇,我父母很喜欢她罢了。」黄斌叹气道,心说:我也要了
人家的身子。
「你不喜欢她?」罗小青微微有点吃惊,这样漂亮的女人都不喜欢,他喜欢
什么样的?
黄斌摇摇头,无疑马秀萌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可是自己看着她,就想着她姐
姐,特别是这些日子,自己越发觉得马秀兰好,还有昨天碰到的那个张倩,给自
己的感觉很好,隐隐间自己有一种非常想要亲近的感觉。
罗小青对黄斌的境遇,感到同情,想来也是个因为父母关系,而不得不为的
事,这种事情在她身上也出现过,所以她最有感触。
半年前家里曾经给她介绍了个对象,对那个男人,自己父母万分喜欢,可是
自己却是没有半点兴趣,两人在一起,总觉得别扭,终于还是没能成,想来黄斌
也是这样。
罗小青和黄斌又说了两句,就走开了,刚走出不远,她又回来,拿出一张名
片递给黄斌道:「有空去捧捧场,人家刚开的小店,大土豪。」说完对着黄斌,
露出个鬼脸儿一笑跑了。
黄斌拿起纸片一看,名片中间写着罗小青三个字,店名叫青氏内衣店。地址
就在二楼东北角。
黄斌正准备把名片收起来,忽地一只小手,把自己手中的名片给夺走了,黄
斌早知道马秀萌过来了,也不躲避任由她夺走。
马秀萌拿著名片站在黄斌身边,笑着问:「看什么呢?」
刚才她在那边试鞋子,无意中发现竟然有个女孩和黄斌在说话,仔细看看,
那个女孩长得还不错,她赶忙放下鞋子跑了过来,可是那个女孩还却早一步走了
。然后她就看到黄斌拿着张名片。
「内衣店!」马秀萌眼睛一亮,自己买了这么多衣服,可是一件内衣都没有
,得去买几件。这家店刚开业,说不定老板会打折,马秀萌拉着黄斌就朝着楼下
走去。
黄斌实在是佩服马秀萌,试衣服整整一上午,她都不累吗?
两人很快就找到那个地方。进去一看,店面不大,可是东西倒是不少,三排
衣架,上边挂着各种各样的内衣,黑的,白的,透明的,带花边的,各种各样应
有尽有。
「这里都是女士内衣。」一个女人走过来,看着黄斌抱着那么多衣服,女人
脸上有些惊喜,身子忍不住紧靠在黄斌身边,身上的香味,让黄斌心里一阵的激
动。
黄斌闻着那香味儿,感觉老板娘都快趴在自己身上了,又看着都是女人的小
衣服,脸上有些发热,低声说:「我和女朋友一起来的,是她要买。」
「嘻嘻,看吧,没事儿,你买了那么多衣服,我给你找个凳子。」小店老板
娘,看着黄斌拿着那么多羽绒服,心说:「这小子这么的有钱,嘻嘻,还长得这
么帅,而且他女朋友还这么的喜欢花钱,这可不能放过。」
黄斌接过女老板递过来的凳子,没想到女老板那白白的小手,居然轻轻摸了
下自己的手,啊,真的好软。
黄斌心里一颤,看着女老板那双水水的大眼,特别是黑色紧身女衫上,那鼓
鼓的挺拔,真的好饱满。
这个时候,正是吃中午饭时间,来买内衣的客人几乎没有,黄斌放下衣服,
慢慢坐在凳子上,四下看着,第一次发现原来内衣还有这么多种样式,他甚至还
看见中间开口的小裤裤。这女士小裤裤开个口干什么,难道不脱裤子直接尿尿吗
?嘿嘿,一定是做那个事儿。黄斌忽地感觉自己真的聪明了。
看见黄斌对这里的内衣感兴趣,蒋丽青站在黄斌近前,轻轻依偎到黄斌的肩
膀上,调笑道:「看上哪条?姐姐送你。」
黄斌闻着老板娘身上飘来的香味,不由脸热热的,看着那对鼓鼓的挺拔,轻
轻磨蹭到了自己的肩头,清晰地都能感觉上面真的好软,恨不能伸手摸上去,心
说:城里的女人真香。他赶忙说:「没有没有。」
老板娘蒋丽青看着黄斌那裤子居然慢慢鼓了起来,心里也是一阵的乱跳,啊
,这么的大,比我家的那个半死的,真的要大……
蒋丽青心里也乱跳的,其实她也不是那种很疯的女人,总觉得要想生意好,
必须要让这种土豪高兴,在加上黄斌看着老实,蒋丽青胆子也就大了,没想到稍
微磨蹭了几下,这小子居然让那个起来啦,一时间心里也「砰砰砰」乱跳。
蒋丽青居然有了种渴望,忍不住嘻嘻笑着,曼妙的身子还想向前压,小手居
然摸了下去,黄斌没想到这个老板娘这么的大胆,忍不住伸手抓住蒋丽青的小手
,直接把她抱进了怀里,张嘴就堵住了那红晕的小嘴。
「啊,他,他的胆子怎么忽地大了这么多,啊,亲的……」老板娘被亲的全
身一阵的发软,那只有力的大手,隔着自己的外衣用力抓着自己的包包,真的太
舒服了,蒋丽青感觉小腹一下子就火热了,腿心的那也慢慢有了感觉……
大厦外面,一个青年拿着手机,低声说着:「张队长,那个坤哥原来躲在县
城的商场。刚才我亲眼看到他走进商场去了。」
第657章:清醒(元宵节快乐)
「怎么是你?不,痛死了,真的好痛,飞宇,宇,你快些拿开下面,真的太
痛……」
邓秋秋看着张飞宇,红着脸大叫着,求乞着,两条长长的腿极力开,小手可
劲抓着被单。
张飞宇此时的强势,已经慢慢地全部占领邓秋秋那神圣娇羞,感受到了那无
比的炙热,自己真的占有了这个总喜欢找人比武的强悍女军官,想着第一次见她
,无比强势地像个男人般,可劲砸着车窗,要自己出来比武,现在倒是好了,完
全弄进了她的身子……
看着邓秋秋那可怜兮兮的俏脸,完全没有了那种彪悍,现在完全被自己的强
势搞得服软了,下面真的好紧绷,而且自己还真的感觉到那层东西。
张飞宇低头堵住邓秋秋的小嘴,趁机把的邓秋秋的小丁香吸到自己的嘴里,
可劲吸了一阵,才放过那软软的小丁香,大手也一手一只,抓着那对不大不小的
白璧的包包,可劲捏揉,下面的强势却没有拿出来,而是顶在那邓秋秋的炙热里
面,可劲地摇动。
果真没摇动几下,邓秋秋就感觉到了一股感觉,从那剧痛的地方,慢慢吞噬
了剧痛,慢慢转变成了一股酥痒的感觉,很快弥漫了全身。
邓秋秋被张飞宇趴在身上,一个劲的来回摇动着那长长的强势,渐渐地感觉
到了美妙,邓秋秋从心里的渴望竟然渐渐地感到了满意,真是太美啦,原来还有
这种美妙的感觉,太美了,全身每一个细胞都感觉舒服无比,自己恨不能让那个
巨大的,永远这样下去……
邓秋秋忽地疯狂了起来,一下子翻身而起,不顾身边的姐姐,呼着急促的气
息,翻身坐到了张飞宇身上,一把那张飞宇那长势抓住,塞进了自己的……
邓秋秋真的疯狂了,就像一匹狂野的奔马,开始了疯狂的奔腾,完全忘记了
自己,只想着不能失去,下面那个火热强悍的东西。
天,自己全身都不受控制啦,感觉自己飘飘然飞上了天空,自己好像当上了
神仙,接着更是感觉下面一阵的……
让邓秋秋没想到的是,姐姐居然爬了过来,居然从后面抱住自己,那双小手
紧紧按住自己的前面那颗满是弹性的白球上,肆意地抓着,姐姐那对比自己大那
么多的挺拔,更是紧紧地贴在自己的后背上,可劲地来回……
邓秋秋此时再也忍不住,扭着小腰,叫了起来:「不行,人家真的不行了,
姐姐,快起开,不要磨蹭人家啦,你快来帮帮人家,帮人家弄这个坏人。」
邓晴晴突然嘻嘻地笑了起来:「秋秋,姐早看出来了,你根本就和他没有过
,不过,姐看得出你喜欢他,那来吧,姐姐帮你……」
邓晴晴说着翻身从张飞宇腿上下来,就想去前面压着张飞宇的头,张飞宇却
趁机翻身,再次把邓秋秋压在身下,笑着说:「秋秋,你想要我饶了你,最起码
你要是管我叫几声爸爸、哥哥,什么的,说不定我一高兴,真的饶了你呢,嘿嘿
。」
本来想帮妹妹的邓晴晴,却没有去帮妹妹,反倒是趴到妹妹前面,伸出小手
在邓秋秋的脸上轻轻地摩擦着,白白的纤细手指,竟然还捏到了那最为挺拔的顶
端,轻轻地捏着。
张飞宇却更加的疯狂,那密集的「啪啪」声,完全可以听出张飞宇是多么的
强悍,下面强悍地占领,感受着那炙热的光滑,上面坏笑着说:「秋秋,你还是
听哥话,要不然哥哥可要更加用力。」
接着,就是一阵强烈的占领,无比强悍的占领,简直每一下都能让邓秋秋全
身颤抖,邓秋秋再一次感觉自己控制不住自己,整个身子轻飘飘的,而且那种美
妙感觉,完全笼罩了自己,呼吸都不能顺畅,自己的性命好像都要被美妙的感觉
带走似的。
邓晴晴那白白的小手,更是很用力地抓在妹妹鼓鼓的挺拔上,轻声说:「妹
,你这里竟然比人家的都有弹性,等以后被这个坏人开发后,一定会更加……」
「哥哥,放开我,真的,不……」邓秋秋听着姐姐的话,又被张飞宇激烈的
打击,不自主地叫了起来,连自己都觉得有些羞人。
「我不满意,再叫。」张飞宇坏笑着,还伸手把前面的邓晴晴也拉了过来,
低声对着邓晴晴的小耳朵说:「快去后面,帮我亲亲屁屁,我也快……」
没等邓晴晴爬到后面,邓秋秋真的疯狂了,她真的被折腾的发狂了,大声叫
了起来:「爸爸,爸,小爸爸,你饶了人家吧,再弄,人家肯定会被折腾……。

张飞宇听着以前彪悍的邓秋秋大叫,心里一阵的满意,一时忍不住下面就感
到了那股快意,忍不住低声叫了起来,接着全身急剧地颤抖……
「扑通」张飞宇从邓秋秋白白的身子上,倒了下去,躺在邓秋秋的身边,长
长地呼出一口气,才缓缓地说:「秋秋姐,你现在可是我的女人了,刚才真的好
累啊。」
「去,你这个坏人,再这么得了便宜卖乖,我……」邓秋秋刚说到这儿,感
觉这个坏人居然又趴在自己身上,单手有抓住了自己的胸。
「秋秋姐我想再来一次。」张飞宇坏笑着说道。
「不,不行,人家受不了,真的受不了,姐,姐。」邓秋秋看着张飞宇那张
坏笑的脸,想起刚才自己被这个坏人一阵阵地折腾,一向强势的心,现在无比恐
惧。
「别喊我,姐,姐……」邓晴晴刚才好像完全清醒了,看着那个男人趴在自
己妹子身上,想着自己刚才也和这个男人那样,心里一阵阵地羞耻,就想下床离
开,没想到妹妹忽然喊着自己。
忽然地上传来一阵的手机铃声,张飞宇扭头看过去说:「晴晴姐,你去帮我
把手机拿来,我看看谁打来的?说不定是丹红姐已经帮你们买回野山参了。」
第658章:人手
张飞宇接到电话,没想到居然是张彪打来的,看着张彪这个名字,心里一阵
的恍惚,自己那些老婆们,可还几乎都在广源呢,等些天,自己一定要回去看看
,刘老师还有白姗姗,葛爽阿姨还有龚云云,金婵婵特别是小雨和小蒙,还真的
好想念。
对了,还有那几个姐妹,也不知道那个妮子的腿怎么样了,自己可是还答应
要请师娘帮着人家治疗呢,现在可都忘到脑后了,真的好希望,过两天,校园好
声音比赛,自己那些小老婆都飞来京北。
「宇少,现在还好吧?告诉你个好消息。」张彪笑着说道,显然心情很好。
「呵呵,好,彪子,我交给你的任务是不是有进展?学校里的我的那些同学
没被那些……」
「没有,终于抓到了那个坤哥,就是在街头围堵你,扮作警察刺杀你的那个
团伙。」
张飞宇听着张彪的话,脑子里回想着,那次自己开着车被堵在街头,说是自
己超速来着,当时自己恰好看到那几个警察掏枪,反应就是逃跑,人家还有一辆
巨大的货车来堵路来着,自己差点就完了,那伙人可都是辣手,个个都有枪,也
幸亏自己的跑车是防弹的。
「好,真的好,一定要清扫干净,那群人渣个个都是毒贩,决不能漏了一个
。」张飞宇心情也大好,语气却很是严厉,这群人渣可都是大毒枭秦老板的手下
,不但贩毒,肯定也杀人什么的。
「这几天,真的抓了不少,宇少,我还有个好消息,呵呵,我有个表弟,在
咱们市北面的大山里,能挖到很多珍贵的山草药,比如野山参……」
「野山参?呵呵,彪子,真有你的,告诉你表弟,他有多少,我全都买了。
你也可以带些人进山挖,我还会少了你的?」张飞宇一听野山参,心里就有些迫
不及待,感觉自己真的走运,刚需要野山参,就有人送上来了。
「宇少,你不知道,那些大山里满是毒蛇什么的,而且满是瘴气,一般人根
本进不去,我表弟功夫无比的好,我本想让他跟着你的,可我姑姑非要他娶了媳
妇,有了孩子,才让他出来,我也没想到他居然能进去那些大山,呵呵,他这个
人脾气还很大,不高兴根本就不进山,现在他就想着在村里养鸡,带着全村致富
。」
张飞宇听着张彪的话,心里一动,要是那里风景好,完全可以在那里建一个
度假村,当年,自己集团就讨论过建造一个大型度假村,可是最后地址没选好,
最后搁置,现在这个张彪表弟能进的这个群山,正好可以。
那些大山里不能进人,里面才会满是药草宝贝,可以后要是被有心人知道,
肯定会带着人去开发,那些什么毒蛇,瘴气,怎么能阻挡开发者的开路机?
「彪子,我给你一个亿,再给你一个团队,你辞职吧,到你表弟那个村,在
那群大山外建造一个度假村,当然里面的大山,咱们承包下来,让你表弟进去采
药,对了,那里都是大山?有水不?」
「啊,啊,一个亿?一个亿?宇少,我……」张彪激动的说不好话,刚才张
飞宇后面的话,他全都没听进去,手里的手机,也差点被他掉在地上,不敢置信
地问道,激动地话也说不好了。
「不,三个亿,三个亿,没有水,也可以打井。」张飞宇很肯定地说道。
「宇少,你想干嘛?三个亿,我滴天,我,我能行吗?」张彪饶是痞性十足
,但三个亿还是震的他头晕乎乎的,感觉在做梦一般。
「彪子,你能行,我其实早以前就有这个打算,只不过,当时没有合适的地
址,现在我决定了就是你表弟去的那个群山脚下,放心,我会给你个团队,对了
,你表弟的功夫很好?好到什么程度?」张飞宇忽地想到自己现在真的缺少高手

「估计我这样的,十几个不是他的对手,而且速度比我的枪快,要是一般,
我肯定不会让他找你的。」张彪很自豪地说道,好像表弟厉害,就是自己的本事

「呵呵,好,让他过来京北,马上就过来,我现在需要他这样的高手,我也
遇到硬茬子了,你和他一起过来,到时候事情完毕,我和你一起回广源,直接把
钱和团队配给你。」
张飞宇很肯定地说道。
「好,我马上就去找我表弟,你要是还缺人手,我还可以找几个以前的兄弟
,虽然功夫不如我表弟,但个个都能打,而且都会打枪,最重要的是自己人,可
以信任。」
「好,不过,彪子说句实话,这可是玩命,你要想到后果,当然,我可以给
他们……」
张飞宇没说完,就被张彪打断了:「宇少,我都清楚,既然去京北找你,就
是决定跟着你了,人活着能轰轰烈烈就成,平平淡淡的生活,真的不适合我们这
些人,他们全都是从队伍里退下来的,我表弟更是心野,就喜欢武术,喜欢刺激
。当然,以后,有了那三个亿,我也会让他们进来的,最起码保卫工作还是要的
。」
「呵呵,好,彪子你放心,要是万一有些事情,我不会亏待谁的,你知道一
点,宇少什么都不敢保证,但几十个亿还是有的,而且还完全都是我的,懂吧。

张飞宇说出这些话,也已经完全把张彪当做自己人了,这点张彪也听出来了
,心里一阵的振奋。
「宇少,什么也不说了,等我的好消息,我现在就找人,准备坐飞机去京北
。」张彪很兴奋地说道,心里满是美好的憧憬。
「等你的好消息。」张飞宇说完,笑着关掉了手机,坏笑涌了上来,可扭过
头,却发觉邓秋秋和姐姐已经都下了床,向看样子想去洗澡。
「站住,我还想……」
「不,人家下面痛……」邓秋秋吓得向前,快走了几步,下面一阵的激烈疼
痛,痛得她话都说不好了。
第659章:好卖
却说那天黄斌摸得老板娘全身都热了,香香的身子都软软的,恰在这个时候
,试衣间门开了。
「老板娘,你来一下。」马秀萌的声音传了过来。
吓得老板娘蒋丽青慌忙推开黄斌,站起来,腿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心里
一阵的羞,自己以后还真的受不住别的男人乱摸,忽地意识到,别被人家女朋友
看到自己刚才被抱在他怀里……
蒋丽青发觉马秀萌好像也是刚看到自己,对着自己招招手,示意她进来一下
,心说:「这个坏家伙,太坏了,装的太老实,却敢抱着人家乱摸,幸亏有货架
挡着。」
她不知道,黄斌根本抵挡不住她的挑逗而已,香香的,软软的,让黄斌心神
激荡。
蒋丽青这才丢下黄斌,忍着下面难受,扭着小腰,走进更衣室。黄斌长长出
了口气,在内衣店里被一个不算难看的女人盯着,磨蹭着,真的有点压力很大的
感觉。
换衣间里面传来两女的笑声,隔着门板,黄斌听不太清楚,两女说什么,他
也没兴趣听,看看挂在墙上的表,他不禁微微有点着急,已经快下午一点了。这
死丫头还没疯够?难道不饿吗?
过了好一会儿,两女这才从换衣间里走出来。蒋丽青又从架子上拿了四五条
内衣,装进一个袋子里面,两女有说有笑,简直像是认识很久的姐妹一般。
「一共七件,五百八,我收你五百。」
「谢谢老板,给。」
黄斌没想到,自己刚抱着衣服出来,外面满是警察,为首的居然是自己的表
哥,不觉一愣。
接着,黄斌看到还有一个个被拷着的低着头的青年,都被警察一个个带进警
车。
「表哥,这是咋回事?」黄斌忍不住,走过去,看着张彪问道。
张彪看到黄斌,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表弟,你真是表哥的福
星啊,这次你来城里,昨夜没回家,姑姑在大队给我打电话,怕你出事,要我在
县城找找你,没想到找到这伙亡命徒,呵呵,这下表哥可算完成了宇少给的任务
。」
结果,张彪本想用警车送黄斌他们回去的,可马秀萌不让,真的害怕这个表
哥又要借钱。
黄斌直接用绳子全都捆起衣服袋子,绑在摩托上,才跨上摩托车让马秀萌坐
在自己和衣服中间,飞速向家冲去。
到了家,天已经是完全黑了,二老正在吃饭,听见摩托车的声音,二老忙放
下碗走了出来,见黄斌带着马秀萌已然是来到门口。
「你们怎么才回来呢?都担心死我了,咋又买衣服啦?咳咳,买几件儿衣服
能用这么长时间?」黄斌爹本想再喊。
「这么大的人了,丢不了,你呀,你就不能省点儿心。」黄斌娘推了黄斌爹
一把,装作不耐烦说。
「秀秀,来把衣服拿下来,这些衣服可不错。」黄斌娘看见黄斌车上大包小
包的一大堆,赶忙帮着马秀萌去接。
「娘,爹。」马秀萌一下从车上,跳下。黄斌娘再次看呆了,平时的时候就
觉得自己这儿媳妇长得俊俏,没想到今天再换上这一身新衣服,更是晃得眼花,
根本就看不出她是个农村出来的丫头,这分明是个城里的女孩。而且比城里的那
些姑娘更漂亮。
「娘,爹,人家给你们又买了几套衣服,你们来试试,可有羽绒服到了冬天
可暖和了。」马秀萌下来就挽住黄斌娘的手。
「这闺女还给我们买什么衣服?我们都有的,呵呵。」黄斌爹听着又给自己
买的,心里觉的这个儿媳妇好,以后,肯定很孝顺。
「这可不行,怎么也不能把爹娘你们忘了。」马秀萌说着,从衣服堆里面一
通划拉,挑出四五件来塞给黄斌娘,「娘,这全是我给你挑的,可好看了,都是
城里老太太最流行的。你快去试试。」
黄斌娘嘴里虽然说着不要,可是那个女人不喜欢新衣服?万分欢喜地接了过
去,转过头指着黄斌和黄斌爹道:「看看,看看,你们两个大老爷们,哪次出去
给我买过衣服?还是我媳妇好。」
黄斌很想打断说:「娘,这还不是媳妇呢,你……」可是怕娘扬手打人,只
好闭上了嘴巴。
马秀萌对着黄斌,得意一笑,她又从衣服堆里,拿出两三套递给黄斌爹,黄
斌爹顿时也喜笑颜开,老两口饭也不顾着吃了,跑回自己屋里面,试衣服去了,
黄斌郁闷异常,这些东西都是花自己钱买的啊,怎么一转手,就成了这小丫头的
功劳。
二老穿着新衣服出来,还真的年轻了好几岁,特别是脸上都带着笑容,让黄
斌心里也很是高兴。黄斌心说,这小丫头的眼睛真好啊,买的这几件衣服,大小
正合适,连点小瑕疵都没有。二老对于马秀萌挑的衣服十分满意,都是满脸的笑

看了好一阵,四人这才坐下来吃饭,吃完饭,黄斌娘带着马秀萌进了屋,也
不知道娘俩在说些什么,看那样子马秀萌都不准备走了。
黄斌爹本想出去转转,出去晃一下自己的新衣服,黄斌却低声说:「爹,我
有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啥事?」
「我回来也有大半年了,想自己找点事做。」
「好啊!你准备干点啥?」
「前段时间,我在县城商场,看到有个台州野山鸡,我想这个台州的野山鸡
。既然能进百货大楼,咱们后山那么多空地,咱们要是养上一批,到时候弄到县
城,一只鸡就算是二三十,一年下来也不少赚钱。」
「想法不错,可是斌子,这山鸡哪里是那么好养的?咱们村后面山坡,虽然
好承包,可你要盖鸡场,还有咱们怎么养?山鸡吃啥?会不会有啥病?这些都是
大问题。」
「这些我有了些打算。」
「唉,养山鸡风险可不小,老李家前年在家养了一次,还不是快长成了,一
场鸡瘟,死了大半。最后那些死鸡,运都没运出去,全都臭在了家里。鸡蛋就更
别说了,就咱们村的路,你觉得能运的出去?」黄斌爹一听儿子有打算,就有些
不赞同。
「所以啊,爹,你看咱能不能把村里面的路,给修一下。」
黄斌爹刚刚喝了口水,一下子就喷了出去,他刚想说话,可是水呛到了鼻子
里去了,顿时剧烈地咳嗽起来。
黄斌忙站到老爹身后,给他拍后背。
「咳咳你再说一遍。」
「我说要不,咱们家把路给修了?」
「放屁!你知道咱们村修到乡里有多远吗?要花多少钱吗?修路,你以为是
做个小板凳儿,一会儿就干完了?再说……」
黄斌爹简直不知道怎么说,这个儿子。而且听儿子的意思,是自己单独干,
从村里道乡里少说也有二十多里土路,就算是弄一条宽三米的柏油路,这一条路
至少也得好多万。
「爹,我算了一下,咱们要是养山鸡,一只按照二十块,来算的话,一次养
一万只,一年两批,一年下来就是二十万,除去人工什么的,一年至少也有二十
万的收入,再说了,也只有修了路,才有可能扩大生产啊。」
「这修路是国家的事,你参和个什么劲。而且你就真的确定,你这山鸡养了
就能卖掉?你算得倒是门清儿,可是就是胡不了,绝对的赔钱儿。」
「我去了几趟城,那山鸡挺好卖的,真的好卖。」
「啥也别说了,我不同意,现在你销路没销路,要技术员儿没有技术员,还
想着修路,你想都别想。」
「那要是我全都有,你同意不?」
「同意。」黄老爹有些赌气。
「那可说定了啊,要是我都弄好这些,你得支持我。」
「没问题,你要是找不到销路的话,你老爹,我一毛钱都不会支持你。」黄
老爹心说:「看来还是快些把秀秀,娶回家安生。」
等的就是老爹这句话,黄斌一拍大手,笑着说:「好,爹,你就等着吧。」
黄斌不知道几天后,表哥就要带着他去京北!
第660章:驱邪气(上午没电对不起)
张飞宇已经洗过药澡,穿上衣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着茶,看着苗条娇小
的小青像只小猫快速躲到小卧室,特别是那纤细的小蛮腰,还有那黑色紧身长皮
裙裹着的微微翘的小屁屁,扭着逃走,那性感小野猫般的诱惑让张飞宇心里一阵
的乱跳。
张飞宇忍不住对着躲起来的葛小青,笑着喊道:「小青,小青,过来,躲什
么?难道不准备要帐了?你可是我的债主,哪有债主躲起来的?」
葛小青听着张飞宇肆无忌惮的大笑,还是从小卧室走了出来,俏生生带着些
野味儿,走了过来,伸出小手,翘起小嘴说:「坏人,你乱喊啥?欠人家钱还有
理了?现在把钱还了。」
张飞宇看着葛小青黑皮小裙下白亮笔直的腿,心里又一阵的激动,伸手拍拍
自己身边的座垫,笑着说:「来,坐下,陪我喝杯茶。」
葛小青看着张飞宇那坏笑的脸,心里一阵的慌乱,他一定想占人家的便宜,
好像就在这个沙发上,他就把丹红姐倒过来用那个坏东西欺负来着。
「怎么不敢过来?」
「哼,人家才不怕你,秋秋姐和她姐姐都在楼上,人家才不怕你。」葛小青
翘着小嘴,小身子轻松坐到了张飞宇身边,那淡淡的薄荷香味,让张飞宇闻着舒
服。
葛小青没想到这个坏人,好像把自己当做他的女儿,自己刚坐下他伸手就把
自己抱到他怀里,更是放到他的腿上,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你,你……放开,放开人家,你……」葛小青没说完,精致红润的小嘴就
被张飞宇的大嘴堵住,那大舌头更是像强盗一般,撬开了葛小青紧闭的小嘴,在
甜美的小城堡里,用力肆意掠夺,更是把那热热的软软的小丁香压在舌下,用力
磨蹭,还轻轻触碰着那甜美光滑的小嘴两侧的滑璧……
葛小青一下子就呆了,只感觉到小嘴里一阵阵的舒服,脑子一片空白,他居
然这么亲人家,啊,他把大手摸进人家裙儿里来了……
「咳咳,坏人,难道你刚才还没够?」邓秋秋站在楼梯上,有点生气地问道
,看着这个坏人,又把小猫似的小青抱在怀里欺负着。
葛小青听到邓秋秋的声音,羞得全身一震,猛然推开张飞宇,灵巧地挣脱出
来,迈步就想逃走,却被张飞宇伸手又拉了回来,不过,这次没抱进怀里,乖巧
地坐到张飞宇身边。
张飞宇笑着说:「秋秋姐,现在感觉怎么样?又想了没?」
「我都没感觉,我妹更不会想,张飞宇真的谢谢你,看来卢医生的药真的很
有效。」邓晴晴出现在妹妹身后,轻声说道,这时的邓晴晴,在张飞宇看来,真
的很清醒,那双如繁星的眼睛,当真无比的清澈。
看著有些相似的同样高挑的两姐妹,张飞宇忽地感觉心里很自豪,刚才自己
可是一个就把她们两个全都征服了的。
邓家姐妹从楼上下来,很自然地坐在客厅的单人沙发上,葛小青低着头也坐
在张飞宇身边,不说话,偶尔悄悄看一眼张飞宇,心里很是复杂。
张飞宇刚想说话,卢丹红却推门走了进来,看到大家都坐在沙发上,忙快步
走了过去,无比喜悦地看着张飞宇,笑着说:「今天,真的好运气,大药房刚从
广源那边购到的野山参,当真的纯正,而且足足有六棵,真的是好运气,来,正
好大家都在,来看看。」
卢丹红刚说完,葛小青就跑了过去,接过卢丹红的小包,小心地打开小包,
取出那六棵野山参,仔细地看了下,还故意举着一棵皱皮的野山参小人,笑着说
:「还真的像小人儿一般,嘻嘻,刻上坏人的名字,把他熬了,看他以后还敢不
敢欺负人家?」
「丹红姐,谢谢你,买这些野山参很贵吧?多少钱,回头我……」邓秋秋知
道这些野山参是给姐姐补中气驱邪气用的。
「都是他的钱,小百十万,人家还说了,以后可能还有呢。」卢丹红很兴奋
地说道,作为一个好医生,最喜欢的就是能看到这种顶级的中药。
邓晴晴喝了卢丹红的药,全身一阵阵的冒汗,不过,却感觉脑子无比的清晰
,不过,脑子里闪现出以前种种的折磨,心神极大地悲伤。
幸亏卢丹红不停地劝解着,更是鼓励她想着自己的女儿,想未来美好的生活
,最后,邓晴晴想到了自己和妹妹一起伺候张飞宇的情景,想着那长长的强势,
刚才在自己的身子里,来回地运动,撞击,那股飘飘然的感觉萦绕心头,而且自
己还帮着那坏人,折腾自己的妹妹,那种强烈的羞涩驱赶走了很多的悲伤。
张飞宇更是不放心邓秋秋,也让邓秋秋喝了一碗,邓秋秋虽然没有什么感觉
,但心里暖暖的,看着张飞宇担心的样子感觉这个坏人真的称心如意。
张飞宇抱着邓秋秋,大手钻进宽松的睡裙,捏着那圆溜溜的雪峰,轻轻地揉
着,坏笑着说:「秋秋老婆,现在你真的跑不了了,我喜欢你,来,老公还想疼
你。」
邓秋秋看了眼旁边的葛小青,还有大姐,羞得满脸通红,一点点的强悍气势
也没有了,轻声说:「别,别这样,大家都,都看……晚上,晚……你再弄。」
张飞宇看着邓秋秋羞答答的神情,心里更是激动,故意坏笑着问:「声音小
,我可没听清,什么晚上?晚上干什么?」
「你,你就……不,你,你不能,大家……都看着呢。」邓秋秋没想到张飞
宇居然忽地抱起自己,大步向楼上走去,不用说,他肯定又想弄自己,不行啊,
自己的下面还肿着呢。
邓秋秋挣扎着,两条白白的长腿也从睡裙里伸出来,胡乱踢蹬着,小拖鞋也
甩掉了,看来真的好害怕那个长长的强势。
「别闹了,刚喝过药,安生些,葛天来可是打来电话,说要你过去谈判呢,
昨夜那个张叔怎么还带了满身的炸药?」卢丹红从邓晴晴身边站起来,看着张飞
宇说道,俏脸上满是担忧。
张飞宇听到卢丹红说到张叔,心情一下子就沉重下来,轻轻地放下邓秋秋,
叹了口气说:「等两天,我才能去,不然我的人手还是不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