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的黑蟒:试炼 】(4)

欲望的黑蟒:试炼
第04章:会议室里的惊喜
「放心,没有森先生你的允许,秋雁绝不会向他人提及孩子父亲的身份。」
说着,先前还打断了森天横话的萧秋雁,旋即出人意料地屹立起自己的上半
身躯,并在谄媚讨好一笑间,且用胸前的一对浑圆巨乳夹住了对方的大黑鸡巴。
而在此变换姿态的撩人过程中,她又像是位洞悉其底线边界,且懂得不会触犯其
君王之怒的狡黠宠妃一般,赫然继续毕恭毕敬地保持着双膝下跪的臣服姿态。
森天横听罢,自然嘴带微笑之意地点了点头。可以说,他不仅没有对萧秋雁
先前打断自身讲话的行为表达出任何反感成色,还像是赞许了对方的先知先觉一
番。于是乎,眼见试探成功的女总裁,便继续手捧起足有E罩杯之成熟沉甸的迷情
果实,且顺着黑色阴茎的强壮轮廓,继而动作细致地来回摩挲起来。
森天横顿时双目微眯地享受着萧秋雁所带来的乳交侍奉,位居于他身后的一
对背阔肌也着实地那般健硕宽阔,自上而下地勾勒出一种形似倒三角形的强劲轮
廓,且如古典时代的巨型阔盾般坚不可摧,也仿若让自己的黑色主人在看起来之
时……更彰显出豪迈雄壮的泰山压顶之势。
就这样,森天横又波澜不惊地来了一记阳精爆射,且直截了当地颜射在萧秋
雁的美妙脸面上。可后者见此,却在微微一怔间,继而面泛起妖娆可人的玩味笑
容,还不忘腾出皎洁右手上的精巧玉指,刮起了些许浑浊无比的白金色阳液,并
迎着对方的恶趣目光,像是在享受着某种佳肴美馔一般,赫然媚眼如丝地送进了
自己的嘴里……
乳交过后,陈设大气精致的女总裁办公室里,又迎来了一阵淫乱不堪的肉体
交欢,在森天横的强劲操弄之下,摆出各式交媾之态的萧秋雁,自是摇乳摆臀式
地淫叫不止,其平时优雅大气的面庞上,所充斥的尽是双颊陀红式的凄迷神色,
她迷失于对方带来的感官快感中,最后更是如几天前的神宫奈雪一般,昏厥于无
尽的高潮洗礼之下。
四天后,金明集团的高级股东大会如期在集团大厦的顶层召开。采光极佳的
会议室里平时陈设着一张自带黑色储物柜的白色烤漆式长方型办公桌,其左右两
边也整齐摆放着黑色单人座椅。不过遵照董事长神宫奈雪,还有副董事长萧秋雁
的通知,此时左右两边的黑色单人座椅上,已然坐上了各路前来参会的高级股东,
只见他们相互交谈问候着,其年龄各异的脸上,也不时显现起迷惑有加的表情。
不多时,会议室的坚固正门再一次被推开,不过这次在伴随着两女一男的步
入之后,原本还在交头接耳不已的众高级股东,骤然沉寂了起来,并用神色各异
的疑虑目光注视着这组看似结伴而行的三人组,尤其是他们三人中位居于C位的黑
色男子。
顶着整洁光头的黑色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魁梧高壮的森天横,只见他身上披
着一套剪裁有致的中灰色商务西装外套,内搭有一件做工细致的条纹型黑色衬衫,
其厚实有力的粗壮长腿上,则穿有一条色泽同样为黑的西装长裤,外加一条带有
银灰色Z型字母的黑色皮带。
既然光头雄性的身份已然明了,那么与他结伴而行且和他一同踏入会议室的
两位高挑女性,想来其身份也不难让人猜到了。没错,此时屹立于森天横左侧的,
正是金明地产集团的董事长且兼萧家家主的神宫奈雪,但见足有41岁的她,正身
穿着一套简洁优雅的修身打底灰色中长款连衣裙,仅将自己的半截前臂与大半截
小腿裸露出来。
至于位居于森天横右侧的,则是年有34岁的萧秋雁,身为集团副董事长且拥
有执行总裁一职的她,毫无意外地为自己挑选了套修身包臀式的燕麦色高端职业
女装连衣裙,以主打其雷厉风行的干练气质。与神宫奈雪一经比较的话,萧秋雁
身上的着装风格实则还要来得保守些许,因为她虽也像后者般裸露出了自己的大
半截小腿,但足有九分长的长袖却直截了当地延伸至她的手腕处。
很快,迎着众人惊讶不已的迷惑目光,森天横不像是位无关紧要的局外人,
倒像是位前来接受一切的新主人似的,继而有些气势凌人地坐在了会议桌前的C位
座椅上,并目光睥睨地注视着在座的高级股东们。相比之下,陪伴于他左右两边
的气质佳人们,则不像是金明地产集团的原主人,倒更像是服务于黑色男子的高
级文秘,继续脸带笑意地站立于地。
双方试探性地对视片刻后,且就在有人即将发问之际,神宫奈雪便像是看破
一切似地,转而语气平和地开口说话,继而波澜不惊地道出了接下来的人事变动。
毫无心理准备的众高级股东听罢,无所适从地相互交谈起来。与此同时,萧秋雁
则目带深意地开始上阵,以一种同样平和却又更显压迫性的口吻补充了些随心而
为的荒诞发言,然后宣布此次高级股东会议已经结束,大家皆可回家。
剧烈变故之下,必然有人不服。于是乎,一位看似年青有为且外貌不足30岁
的男性股东,竟然愤而拍桌且站了起来,并像是义正言辞般地质问起森天横来。
可接下来所反馈给他的,仅是3对富含戏谑之意的轻视目光而已。不消片刻,这位
甘当出头之鸟的人类男性,便耸拉着愤愤不平的头颅坐了下来,颇有些自讨无趣
之意。而在这令人尴尬的背后,或许只有他本人才感受到股深入其自身骨髓的恐
怖寒意。
既然大局已定,在座的高级股东也在萧秋雁的目送之下,纷纷站立起身并无
比知趣地离开了会议室,继而徒留后者,还有神宫奈雪在这陪伴起森天横来。稍
一片刻,待见无关紧要的众人皆离开后,但见气定神闲的魁梧黑魔犹若回想起了
什么似的,顿时半转过头对左边的成熟佳人问道:「那个对我出言不逊的家伙是
什么来头?看起来好像还有些灵能修为,谁教他的?」
神宫奈雪一听,于是面带温柔一笑地俯下上半身躯,且在森天横的耳边喃喃
低语了起来。待她结束其细密答语且二度屹立起自己的上半身躯后,方才见到后
者宛如恍然大悟一般地说道:「原来是流云家的后代,怪不得会对我怀有这般敌
意。只不过我更料想不到的是,这废物居然也娶了个使女一族中的成员为妻子,
这倒很是令我期待……」
话到此处,森天横顿时意有所指地淫笑了下。一旁的萧秋雁见状,则投其所
好地提议道:「如果森先生不介意的话,能否让我安排那废物的妻子与你见上一
面?」
「这倒不必,相比之下,我倒是更愿意让这废物的妻子与我的某位朋友见上
一面……当然啦,如果你能成功促成这场会面的话,我相信你在接下来的试炼中
会……」
后面的话,森天横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反倒眼含暗示之意地注视了下萧秋雁
后,便重新将头别了过头。饶是如此,身居于前者右边的女总裁,还是礼貌有加
地鞠了一躬,并用一种坚定且平静的语气回应道:「敬请森先生放心,你交代下
来的这件事,秋雁绝对不会令你失望的。」
「很好,这才不愧为金明地产集团的女总裁,知道谁才是这里的老大。」森
天横有意无意间强调着自己的地位之时,又口吻一变地说道,「只不过你俩今天
大费周章地招呼我来这,为的就是让我出席这没啥大不了的高级股东大会,且顺
带让我在那班废物面前混个脸熟?」
「当然不是啦,今天将森先生请到这里,为的就是给你一个惊喜。」神宫奈
雪一听之下,像是怕森天横有所误解似的,立刻面泛赔笑之意地解释了起来,她
本人也继而看向一旁的萧秋雁,并马不停蹄地对其点头示意道,「秋雁,是时候
了。」
就这样,迎着森天横略显疑惑的目光,两位魅力十足的气质佳人旋即对视一
笑,继而步伐轻快地走向了矩形会议桌的另一端,并在眼含轻佻色彩地回转过身
且正对起光头黑魔后,便在一阵悠然自得的手起手落间,从而心安理得地宽衣解
带了起来,似完全不担心会有人闯进这里。原因无二,因为神宫奈雪与萧秋雁早
先即吩咐过,待这场形同走过场式的高级股东会议结束后,没她俩的当面允许,
任何人等都不得进入这里,甚至乎包括自己的亲属在内。
不一会儿,伴随着两套端庄女装的缓缓坠地,无论是神宫奈雪,抑或是萧秋
雁,皆相继展露出此前遮掩下的性感内衣。而此时穿戴在前者身上的,则是一套
镂空着不少半透明花纹的洁白色内衣,其内衣末端虽看似保守地延伸到了她整对
乳房下方某处,但更是大方冉冉地在中部暴露出一个近似竖桃型的宽大区域,仅
余留连接两边的数条细窄丝带用作装饰。如此一来,自是令到神宫奈雪的内侧乳
肉更显诱惑之色。
类似于上半身所穿的蕾丝内衣,神宫奈雪胯间的蕾丝内裤同样为洁白色,在
近似三角型的正面处同样镂空着无数半透明的美妙花纹之余,还引人遐想地依着
整个髂部的U型走势,顺而往左右两边各延伸出一条狭长细窄的洁白丝带,且汇聚
于背脊曲线的末端下方某处。
与神宫奈雪所不同的是,萧秋雁身上的蕾丝内衣是为青绿色,其尺度也来得
颇为保守一些。她的内衣末端不仅延伸至腰部,也不像前者般放空出硕大的暴露
区域,反倒别出心裁地修剪出一条不算宽敞的修长通道,并顺带选择性地暴露出
部分外侧乳肉。饶是如此,女总裁的蕾丝内衣上仍毫不吝啬地镂空着不少细密有
致的漂亮花纹,她所穿戴的青绿色蕾丝内裤也在正面处勾勒出一个近似三角形的
迷人轮廓,并同样往两侧各延伸出一条同等色泽材质的性感丝带。
另一方面,自展露出各自的半裸身姿后,神宫奈雪与萧秋雁并没有停下动作,
反倒眼带迷离之色地微仰起精致下巴,继而故作深意地俯下曲线撩人的上半肉躯,
并如同于最为懂得挑逗之道的脱衣舞娘一般,赫然并驾齐驱地攀上坚固冰冷的会
议桌,且晃荡着各自胸前的一对成熟巨乳,从而手脚并用地爬向了正坐在另一端
的森天横。
眼见两位在集团里身份尊贵的成熟佳人,竟会在同一时间里当着自己之面,
作出如此之放浪淫荡的举动,纵是森天横是那种已然征伐过多位美艳丽人的强大
黑魔,相信其心里也会多少泛起些惊喜的波澜。而果不其然的是,先前还面泛高
深平静之色的森天横,居然还真得面泛许赞笑意地点了点头……至少,透过自己
的视角,他也确实能瞧见对方那几近裸露大半的上方乳肉。
就在神宫奈雪与萧秋雁按照着自身步调且有条不紊地接近着森天横之时,但
见她俩又出人意料地魅惑一笑,然后便像对沉醉于甜蜜情爱中的同性恋人似地,
顿时大不讳地爱抚起对方的迷欲娇躯来,还不忘视世俗眼光如无物般地继而亲吻
在一起,并动作麻利地将仅存在各自身上的碍手衣物给祛除干净,且轻盈惬意地
将其抛之与另一边。
不消几个回合,迎着森天横那对微眯着眼角的金褐色双目,神宫奈雪与萧秋
雁已然一丝不挂地摆出了副69式的口交姿态,并在相互间的嘴舌刺激下发出着阵
阵撩人之至的淫乱呻吟。一开始,投入于这场同性情爱的两人,还醉翁之意不在
酒似地向旁观中的光头黑魔投以暧昧不清的凄迷目光,犹若在向后者表达出一种
自己正在为试炼而努力的坚定立场。可伴随着情欲程度的加剧,神宫奈雪与萧秋
雁开始慢慢停止了这种行径,其各自朦胧凄迷的美妙眼眸,似乎也变得只有对方
的存在。
「啊啊……啊……奈雪姐……啊……啊……你……你舔得秋雁真……真得好
舒服……好幸福呀……啊啊……」
「啊……啊……秋雁……你也不差呀……啊啊……奈……奈雪感觉自己也快……
飞……飞上天堂了呀……啊啊啊……」
于是乎,在相互间诉说着感同身受式的迷情言语之同时,神宫奈雪与萧秋雁,
也在同一时间里攀上了愉悦的巅峰,并像是喜闻乐见般地,旋即被对方的潮吹花
蜜给狠狠地糊了一脸。饶是如此,两人那已然一片狼藉的脸上,依然挂着愉悦满
足的微笑。
「不错不错,这确实是个了不起的惊喜,确实很令我大开眼界。」
不知何时起,森天横已经赤身裸体地踏上了会议桌,还语带赞赏之意地拍了
拍手,算是以示自己对此两位赤裸尤物的肯定。与此同时,在一身后背雄肌的映
衬下,他的整条背脊曲线可谓显得尤为深陷向里,至于那一对显现于熊腰背面的
竖脊肌肉,也如同于半埋在墙壁中的装饰性石柱般强劲厚实。
线条美妙的绝色面庞上虽是还残留着不少潮吹的体液,可当神宫奈雪与萧秋
雁一经意识到森天横新的举动后,但见她俩也马不停蹄地反应过来,继而手脚并
用地爬向了对方胯前,并心有灵犀一点通地双双跪在后者的大黑鸡巴两侧,然后
以你一口,我一嘴的前后接力方式,投入到了对黑色雄性的口交侍奉中。而不得
不承认的是,此两位美熟丽人的配合也确实称得上完美无间,尤其是当她俩中的
一位特别吸吮着硕壮龟头上的深邃马眼之时,另一位也懂得用舌头在沉甸甸的睾
丸袋上留下一道道湿痕。
渐渐地,在神宫奈雪与萧秋雁的卖力舔弄下,森天横微闭起双眼享受着这应
得的一切,并让胯间的巨伟黑炮充分感受着一种堪比无死角式的浸润体验。至于
他本人,也有意无间地将黑色大手分别轻搭在对方的后脑勺上,像是以示自己的
鼓舞。或许受此影响,两位赤裸佳人的乌黑细眉上也继而酝酿起了的情欲脉动,
只不过其中一条为走势柔和的柳叶眉,另一条则为隐含英姿之意的羽剑眉。
不管怎样,神宫奈雪与萧秋雁的口交侍奉终于取得了成果,但见在突如其来
的一记爆发中,只见一道长得吓人的银灰色淫液瞬间从大黑鸡巴的马眼处喷射而
出,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在了略显压抑的灰黑色天花板上,且留下了滩显
眼扎人的浑浊水渍。虽是如此,经历过一记猛烈消耗后的黑根巨蟒,依然如古老
的巨塔般坚强耸立着,没有丝毫软绵下来的迹象。而拥有着它的森天横,则像天
命强者般纹丝不动,且眼神睥睨地俯视着面前的两位,就好像在黑色男子看来,
整个分量不小的金明地产集团,皆早已被他踩在了脚下。
接下来,又是记低沉有力的眼神示意,不过无论是当前的萧家之主神宫奈雪,
抑或是身为集团总裁的萧秋雁,皆扭动着动人的身姿且从会议桌上爬了下来,皆
不顾各自脸上的银灰色污垢,相继双腿叉开地将上半身躯趴伏在桌面上,从而摆
出一副肉臀高高撅起的后入式。在此情况下,她俩胸前的一对饱满浑圆自是在肉
体的压迫下产生出一种形似于溢出效应的肉感形变。
「这还差不多,不用我多嘴,就知道我想干什么了。奈雪,秋雁,短短几天
不见,就有了不小的进步,确实值得嘉奖。」
慢条斯理地赞赏间,森天横已然大步有力地从办公桌上走了下来,并分化出
一个与本体同样赤身裸体着的黑色分身,其胯间的黑根巨阳也同样耀武扬威地充
血勃起着。光头黑魔此时的意图到底是什么,自是不用多说,而他肩膀两端上的
三角肌,则粗壮结实到堪比一种被披上肩甲的可怕错觉。
「嗯啊啊……森先生……」
伴随着轻吟几声的先后哼起,但见森天横与他的黑色分身,继而有条不紊地
来到了神宫奈雪与萧秋雁的身后,且扬起宽厚有力的粗糙大手,颇有些毫不客气
之意地拍在了后者两人的挺翘美臀上,陡然在一阵富有弹性的臀肉形变中,制造
出好几记「啪啪啪」的清脆声响。至于感受于此的两位欲望佳人,她俩的绯红面
庞上不仅没有流露分毫的不适,反倒混杂起一股因适度痛楚而起的兴奋愉悦之色。
紧接着,两个森天横收回先前拍击中的黑色火热右手,突然手握巨棒根部地
刺进了微靠于各自龟头前的桃源口,从而让大黑鸡巴贯穿于整条柔韧修长的阴道,
自一捅到位地重击在神宫奈雪与萧秋雁的花蕊心后,又稍费心思地叩开子宫口的
阻挠且继续前进,最后抵达于子宫花房的最深之处。在毫不费力地征伐之同时,
两位黑色雄性的狡猾双手也没有闲着,赫然于关键时刻把握住赤裸两女的精巧手
腕,然后微一使力地往后一拉,宛若摆出了副在驾驭着胯下玉马的威武雄姿。
「啊啊啊……森先生……啊……你真得好厉害……啊……啊……你……你的
大黑鸡巴呀……啊啊……在……在奈雪的里面……啊啊……顶……顶得实在是深
极了呀……啊……啊……奈……奈雪都快受不了呀……啊啊……」
「啊……森先生……想……想不到……啊啊……你在射了次后……啊……居……
居然还能如此之……啊啊……坚挺呀……啊啊啊……能……能把这么硬……这么
热的大龟头……捅到秋雁的子宫里呀……啊啊啊……」
坚不可摧的黑色龟头顿时冲撞在花房尽头的子宫顶上,如精准无误般地击中
了神宫奈雪与萧秋雁的心坎,赫然令她俩的呻吟之声立刻去到了一个新高峰。与
此同时,这两位一丝不挂的欲望佳人也响应似地微仰起优雅雪白的颈脖,还真像
被驯服的玉马般继而仰起了自己的额头。虽说如此,她俩的傲人胸乳仍被死死地
压在坚硬冰凉的会议桌上,且维持着先前的肉感形变。
既然已经打定好新的征伐架势了,两个森天横自然不会就此罢手,于是他俩
继将胯下的黑长巨物探入到神宫奈雪与萧秋雁的性器尽头后,便展开了周而复始
式的抽插工作。伴随着两根粗黑巨棒以一道重过一道的力道碰触在赤裸两女的花
房深处,但见后两者喉间放出的忘情淫叫,也用一波高过一波的声响分贝回应着
光头黑魔的强劲操弄。
「啊啊啊……森先生……你操得好深好猛呀……啊啊……奈……奈雪都快被
你干疯了……啊……啊……森先生……你比奈雪的废物亡夫有胆色多了……啊啊……
啊……要……要知道……那家伙即便在……在世且身兼集团董事长一位时……啊……
啊……也……也没有动过……啊……与奈雪在股东会议室……啊……啊……做爱
的想法呀……啊啊啊……」
语无伦次间,神宫奈雪的动情呻吟可谓如芝麻花开般在节节攀升着。有意思
的是,由于她与萧秋雁是面对面式地将上半肉躯趴在桌面上的,她俩自是能毫不
费力地观察到对方脸上的神态微变。正因为如此,同样挨操中的女总裁也不禁在
心底感叹道:「没……没错,森先生,就是这样子了……用无穷无尽的性爱彻底
洗刷掉我与奈雪姐对你的仇恨,且让我与她最终沉溺于你的强劲胯下……天……
天哪,我也快疯了……」
把持不住下,萧秋雁的放浪淫叫很快即去到了一个新的高峰,她本人也与神
宫奈雪承受着同等速度节奏的前后征伐。于是乎,两位美熟佳人的丰满翘臀在不
住地轻颤晃悠之时,那条深陷于两瓣臀肉中间,且形同于水蜜桃上浅层缝合线的
狭长股沟,则更显出诱人之至的深邃姿态。
「啊啊啊……森……森先生……请……请再快点……啊啊……请再大力点……
啊啊啊……因……因为奈雪就快……就快……啊啊啊啊……」
不多时,伴随着一记强劲内射的到来,只听到神宫奈雪的后续之言直接淹没
于片愉悦到极致的亢奋淫叫之中,她本人的绝色面庞上,也似洋溢着喜极而泣式
的迷茫神色。至于其对面的萧秋雁,也在森天横的阳精爆发中获得了欲望的高潮,
甚至按捺不住地如此呻吟道:「啊……啊……森先生……啊啊……你……你实在
太勇猛了……啊啊……秋……秋雁都……啊……啊……迫不期待地……希……希
望……啊啊……啊……你……你能当着我那……啊……废物侄子的面……啊……
操着我与奈雪姐了……啊啊……」
两位美艳尤物的言语回应虽流露着再明显不过的堕落之色,但操干中的两位
森天横似完全没有听到,赫然劲头十足地征伐着各自胯前的赤裸佳人。于是乎,
无论是神宫奈雪,抑或是萧秋雁,皆在后续而来的高潮洪流中发出着更显魅惑的
快乐呻吟。不仅如此,她俩也继而被此两位黑色男子从会议桌上拉走,并被后者
两人摆出各式放荡无匹的交媾姿态,以此在不同角度下承受着大黑鸡巴的蛮横抽
插。在此态势下,整间无人来访的会议室里自是充斥着犹若无尽的娇喘浪叫之声,
似待世界的终焉来临后才会随之停歇消散。
不管怎样,有关于金明地产集团董事会里人员变动的消息,还是在数天后传
到了萧冠宇的耳里。听闻仇敌森天横已然成为了集团头号股东,萧家少主在倍感
到分外惊骇之余,也自是显得将信将疑。饶是如此,为打消心中的不安之感,他
还是选择在一个月色黯淡的晚上走进母亲的卧房,向神宫奈雪问起了此事。对此,
早有准备的美熟寡母自是淡淡一笑,继而轻描淡写地说道:「冠宇,森先生于最
近几天成为集团头号股东……这档子事嘛……也确为属实无误。但你放心,几天
之后,我自会向你解释这一切的由来。」
接着,神宫奈雪便以尽快养好身体为理由,示意儿子早去上床休息,她建议
的口吻虽像往常般柔和如玉,却又隐隐带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之势。对此,萧冠
宇自是不敢拂逆母亲的意思,只得乖乖地转身照做,旋即微低着额头离开了对方
的卧房。而捕捉到此的神宫奈雪,则在目光慵懒的无声一笑间,于心中默念道:
「望城,你看到没?这就是你与我的独生子,跟你这废物一样,只需稍一施压,
便怂到不敢跟我当面对质。正因为如此,我都有些想让森先生马上造访萧宅了……」
不过平心而论,要说萧冠宇没有对母亲的解释抱有想法的话,也是有失公允
的。至少在第二天的下午,他便逮住机会来到宁静祥和的后花园,与到家的姑姑
见上一面,并向对方同样谈起了森天横已然成为金明地产集团之最大股东这一事。
毫无疑问,萧秋雁听闻侄子的疑惑过后,自是会摆出一副示意后者无需多家担心
的表情,她本人还于慵懒一笑间,故作神秘色彩地说道:「望城,你就放心好了,
所有的一切皆早有安排,待森天横几天后造访萧家之时,你自会明白的……」
在这之后,萧秋雁在侄子面前同样重复了遍与神宫奈雪般大同小异的说辞,
无非就是希望对方现在该好好休息,且早日养足元气那类。眼见自己从姑姑这实
在得不到什么有效的信息,萧冠宇只得半信半疑地离开后花园,前去找伊丽莎白
•奥兰普尔解惑,而后者也像早预料到这一切,赫然用诚恳之至的语气说道:
「冠宇少爷,我相信奈雪夫人这么安排绝对有她自己的理由……不管怎样,我都
相信奈雪夫人对局势的判断,也认定她绝不会做出任何不利于集团与萧家的事。」
或许是出于对伊丽莎白的深度眷恋与无比信任,萧冠宇听了之后,竟然如释
负重地放心一笑,还有些天真无知地说道:「伊丽莎白,听到你也这么讲,我也
放心了。或许,真的是我多虑了。而更想不到的是,我竟会怀疑母亲与姑姑……」
面对金发丽人平静如水的清澈目光,萧冠宇略有慌张地在此打出,并立马岔
开话题地说道:「我姑姑说,森天横几天后将登门造访。说不定,那家伙将在这
里被我们彻底拿下,然后被逼着向我磕头下跪。至于他为什么会成为金明集团的
最大股东,说不定只是我母亲与姑姑设下的陷阱,为的就是请君入瓮罢了。」
话到此处,萧冠宇随之自信有加地笑了笑,还暗示性地向伊丽莎白殷勤了几
句,而在得到对方几句礼貌性的回复后,但见他更是满心欢喜地转身离去,并继
续沉醉在自己的幻想里。毫无疑问,在这位萧家少爷看来,森天横于几天后向自
己求饶认错,已是件板上钉钉之事了。可前者并没有注意到的是,当他走出客厅
之际,萧家管家看向他的温柔目光,却多少流露出了些于心不忍之意。
抱着自鸣得意的轻快心情,萧冠宇继而回到自己的单人卧室,并打算先玩一
会儿摆在电视机前的游戏机,却料不到妹妹萧舒彤已然正坐在一张卡其色的实木
牛角椅上,还面带一丝忧虑之色,似像先前的自己一般,也在为同样的事所担心。
待见哥哥萧冠宇一经出现,萧舒彤便动作麻利地离开实木牛角椅,且趁对方
一个反应不及时,继而轻手轻脚地关上卧室正门,还食指竖摆地做了个轻嘘的动
作。眼看妹妹居然会表现出何等的郑重其事,领会其意的萧家少爷自是不好发作,
只得同样压低声音地问其缘由。萧家小姐也不含糊,且如同于后者所猜想的那样,
同样提到了森天横成为了金明地产集团的最大股东这一事。
由于已经历经了母亲神宫奈雪,姑姑萧秋雁,还有管家伊丽莎白这三人的说
辞,萧冠宇对于森天横的担忧自是变得一扫而空,所以根本没有把妹妹萧舒彤的
提醒把放在心上。不仅如此,他还调侃对方完全就是忧虑过度,应抓住难得的课
余时间,到外面好好游玩一番,以此缓解下紧张的心态。
眼见哥哥萧冠宇也显得这般高枕无忧,萧舒彤旋即无奈十足地叹了口气,接
着若有所思地说道:「据说在十多年之前,金明地产集团因得益于某位大人物的
出手相助,才能渡过那场惊天危机,且继续被我们萧家所掌控。而自那次危机过
后,那位大人物便顺利进入新组建的董事会,还成为了集团的第三号股东……」
「嗯,我从母亲与姑姑那也听说过有关于这位大人物的一些事情,好像是一
个中年黑人,姓氏为原……」
接过妹妹萧舒彤的话,萧冠宇开始谈起了一些颇有些印象模糊的过往之事,
似开始重视起对方的话语,不过从他那依然轻浮的表情也看得出,萧冠宇也就是
在妹妹面前做做样子而已。
「叫原田坤,且据我暗中调查得知……他于十余天前便无偿放弃了他在金明
地产集团里的所有股份,他本人还好像是森天横的生父。不过正因为如此,我不
明白的是,既然他是我们仇人的生父,那为何要站在我们这边?」
话到此处,萧舒彤开始面泛迷惑不解之色,并像是陷入了某种自我陶醉式的
沉思之中。
「原田坤……嗯,舒彤,你知道吗?伊丽莎白曾告诉过我,我被森天横重伤
过后,能这么快复原,便得益于某位原姓前辈的灵能疗伤。」
犹若回想到了什么,萧冠宇姑且提供了些有用的信息。不过身为他妹妹的萧
舒彤,则思维飞跃似地有了些新的想法,继而说道:「可冠宇呀……不管怎样,
我就是不喜欢那个叫森天横的家伙,所以他造访我家的那天,我是绝对不会在家
的。」
「喔,那你打算……」
萧冠宇微微一怔间,猜想起妹妹接下来的意图。
「我会住在我的一个朋友家,据说她与原田坤有一些接触,说不定,我能从
她口里套到些有用的情报,直接一点的话,我打算与原田坤会面一次,搞清楚下
他到底是葫芦里到底是卖什么瓜……」
在哥哥面前,萧舒彤有条不紊地透露出了下一步打算。
「住在朋友家,那你就不怕母亲与姑姑就这件事说你……」
萧冠宇稍显忧虑之色地提醒着萧舒彤。不知为何,从直觉上而言,他认为对
方的做法不是个好办法,但无奈之下,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做哥哥的,打自懂事以
来,便一直拿自己的妹妹没什么好办法。
「放心吧,她俩不会说我什么的,而且我也能很好地保护我自己。你也知道,
自我懂事以来,还没有哪个人欺负过我。」
萧舒彤的脸上挂着不以为然的轻松微笑,当然没把哥哥萧冠宇的提醒放在心
上。为让后者不过度忧虑,她还特意而为之地强调了当前的自己到底有多强大。
「好吧,既然如此,我也不好说你什么了。」
萧冠宇略显无奈地表达着自己的看法。不知为何,在自听闻妹妹萧舒彤的一
番说辞后,他发觉自己的疑心又重新弥动而起了。于是乎,萧家少爷便语带关心
之意地补充道:「不管怎样,就暗中继续调查森天横这件事,还是望你倍加小心。」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