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娇妻薇薇这些年】(第二卷)(5)

******************************
祝各位新年快乐!我们夫妻已经都杨康了,首先说一下过去这几个月Bj的情
况实在复杂,实在是没有心情也没有时间投入,哎一言难尽。对于过去这俩月的
更新延迟其实也没什么可过多解释的,唯有真诚表达歉意,唯有接下来争取加快
进度。
其实每次打开论坛开到大家的每个认真的回复,真的就是我一直提醒自己坚
持下去的动力,从今天起我也会认真回复大家的每个回复。再次感谢大家支持。
本系列是以我们夫妻这么多年来真实经历作为蓝本进行写作的,整文均尽量
按当年真实情形撰写,因此在情节推进上可能没有单纯肉文那样爽和爆,但在写
作过程中我会尽力考虑到不同读者角色的带入需求来描写。也希望通过真实的细
节描写让大家有不一样的满足。
****************************
第五章:尘封的大门
「咕滋……咕滋……」柔和的灯光下娇妻雪白的后背被夹在胡教练的两条大
毛腿之间。「咕滋……咕滋」,一个硕大的龟头包裹在她轻薄的嘴唇间,两腮一
次次的凹陷,传出湿润润的吮吸声。两只柔软的小手也交叠包裹肉柱的根部,轻
轻摩挲旋转。
伴随教练俯视着面前的小妞,口中兴奋的轻哼,他也伸出一只手盖住了薇薇
的那双小嫩手,拇指刚好搭在了娇妻无名指上那枚闪闪的婚戒上。
那一瞬间我心里砰砰的跳动,手上也摸着我手指上的婚戒旋转着它。我不是
想要摘掉它,因为从这一刻起,它再也不是我们心里那隐秘秘密的束缚了对么?
那患得患失的兴奋,又一次看到那本应属于自己的尤物给别人带来快乐的心
酸刺激,那把自己的领地给予别人分享时的神经跳动的满足。因为她是我妻子了,
她真的是本应这辈子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了。
「老婆!」我轻声唤着她,「老婆!」
「恩……嗯。」娇妻侧脸看向我回应着,口中依然叼着那根棒棒。
「爱我还是爱大棒棒啊?」
「嗯……」她吐出了湿漉漉亮盈盈的龟头,「当然爱你勒。」
说完继续与我四目相对,咬了下嘴唇,接着伸出了她的小舌尖,抵在了龟头
正中间的小裂缝上。仿佛她也在享受着我那将她视为珍宝又患得患失时兴奋的样
子。
「你都不舍得撒手。」我故意表现出了她期待的语气。
听我这么说,她双手温柔向上,搓揉着手中的玩具,侧过小脑袋张开小嘴巴,
吸住了棍子的根部,接着手腕敞开,从后面托着那跟肉棒,小脸压着教练胯下,
一口一口的沿着那根根鼓胀的青筋轻柔向上边吸边舔。
教练在这一轮又一轮心理极致满足的服侍中,浑身打着颤的扶着我小娇妻的
肩膀,好像生怕她从自己身下溜走。但很快他便不再满足于此,将手插入薇薇手
与肉棒之间,让她含着龟头顶端自己动手套弄起来。
「喜欢大姐姐么?」我看着他那有些毛躁的动作,有些戏谑的问道。
「喜欢。」随着手上的动作教练的声音颤颤的回答。
「喜欢哪里?」
「嘴。」
「只喜欢嘴么?」我不断问道。
「还有身子。」教练躁动的挪动起屁股。看到他那躁动的样子,娇妻被撑满
的嘴角也露出一抹自得的浅笑。
「喜欢身子的哪里?」我继续问。
「哪里都喜欢。」他磕巴了一下说道。
「还想操么?」我突然直接的问道。
「想啊,想。」他脱口而出的回答,然后吸着气,眼巴巴的看向我,老婆也
悄悄的侧眼撇了我一眼。这俩人似乎都在等着我接下来的那一句。我却忍住了故
意不再说话。
胡教练脸憋的通红,低头又看回薇薇。薇薇也吐出了那支肉棒,盯着它,两
只手重新轻柔的搓了起来。
此刻的氛围很是微妙,时间仿佛放慢了一般,只不过娇妻虽然是跪在那里,
但她挺翘的小屁股却随着她手上的动作不自觉般的向后一挺一挺。一个女人手里
握着这样一支粗壮的男人性器,身体早都蠢蠢欲动呢。
「跪的腿疼……」薇薇嘴里哼出了一句,不知道在说给谁听。但这句话终于
打破了这对垒般的尴尬。
「上来吧。」说着胡教练俯身拉起她。我那小娇妻便也顺势轻盈的跨骑在了
教练的双腿之上。
就在她还未坐稳的一瞬间,胡教练的嘴迎着她的小嘴就怼了上去,然而就在
即将交汇的那一刻,薇薇撑着他的宽胸,侧脸避开滑向另一侧。
不过教练向前冲去的脸并没有刹住,干脆直接低头吸住了她的耳朵,架在她
腰间的两只手也向上从中间划开了她的手臂抓住了她胸前的两团山峰。
薇薇的小脸被他的大嘴一寸寸扫过,直到顶着她的小下巴向上扬起,吸在她
的细颈。
与此同时娇妻的那两条弯曲的玉腿,一边向前慢慢挪动着,一边扶着教练的
肩膀慢慢跪立而起,让自己的香体越来越近的贴紧到了教练的身前,直到教练的
嘴慢慢已经够不到她的下巴,但很快又找到了新的猎物,低头叼住了自己虎口间
露出的那颗小葡萄。
「噢……噢。」轻轻的呻吟声中,娇妻低下头痴痴的看着沉迷在自己胸前的
男人,她的小胯开始向前挤去,平坦的小腹敲打在教练肚子上,不一会那两条玉
腿也开始不安分的在教练毛渣渣的大腿侧摩擦。我甚至能看到那一股清泉已经满
溢出了山谷顺着腿间淌下。她现在想要的哪里是胸前的眷恋,她想要的是她深悠
山谷的摧残。
可教练却年少不知少妇春情,依旧还在娇妻胸前憨憨的埋头乱啃。娇妻只好
把自己的胸也提得更高,却又被教练一只手搂在后背,重新按回到脸上,而他那
只钢枪明明就在两条兴奋到紧绷的大白腿间突突的跳动。
坐在床上的我,也许是那个最不焦急的人。正想着就见娇妻双手猛的推开了
教练的脸,因为用力太猛,自己的身体也一下向后倒去,吓得教练一怔赶紧拖住
她缩回脖子,这才看到面前早已被欲念支配的难以自持的薇薇,那火热的眼神让
他呆呆的对视。
那柔软的小胯一顶,又轻轻的拍在了教练身子上,教练一个激灵,这才低下
头看向自己胸前,又扬起了头看向她的眼睛,「姐,我还想肏你。」
「嗯。」薇薇颤抖着嘴唇点了下头,身体不由自主的贴着教练的身体慢慢向
下沉去,这两个人都好幼稚呀,是不是这样娇妻心理才会觉得她赢了这个男人呢,
又是小女人的奇妙心思吧,可在男人眼里,她更像一个欲求不满的女人。
教练也开始在她的身下挺起了屁股,收紧肌肉,弹起了肉棒向上顶去。一下,
两下,两个人肉体都在死命寻找着能给它欢愉的另一方。
突然两人的身体瞬间的僵了几秒,我想那条大蛇应该找到了它要去的洞口,
随着那柔软身躯的垂落,那条大蛇用它圆润的头顷刻间就挤开了洞口虚掩的肉帘,
牵引着自己粗壮的身躯,摩擦着湿润的洞壁徐徐钻入洞中。
此时此刻,我看到旁边躺在那里,敞着口的杜蕾斯盒子。
「套套呢。」我知道晚了,但我实在是没忍住的喊了一声。
「噢!」娇妻销魂的一声浪叫已经脱口而出,「老公……今天……不用了……」
这一声叹息般的老公一叫出口,其实我就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看着面前这两个人,看着娇妻炙热的躯体。我知道那盒套套今天应该没有出
场的机会了,胡教练当然也没有停下的意思,感受着薇薇轻柔柔的身姿在他身上
主动抬起,「唔……」又一顿一停的缓缓向下坐去。这一刻是一个男人最满足的
瞬间呢,来自他那最坚硬最敏感的男根,毫无阻隔的被女人最隐秘最柔软之处呑
入。
「嗯……嗯……」美妙的哼唧声中,教练的手掐住了她的腰,手中悄悄用力,
一对男女都在小心翼翼的感知这一刻的满足,今天娇妻应是第一次感受如此尺寸
吧,我竟有一点开始好奇做为女人,这一刻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感觉。
伴随着一次次的快感上头,娇妻雪白的屁股开始不再满足这小心翼翼的浅尝
辄止。开始在起身时,把细腰向后弯曲撅起,在向下被再次填满时,又迎着教练
从腹部一直向下连绵浓密的黑毛,向前拱腰顶去。
「噢……哈……」一声声轻哼变成了销魂的轻叹。教练的大手随着娇妻的小
动作,掰着她的小腰配合着。
「噢……好涨啊……」
「姐……哈……」
「嗯?……噢……哼……」娇妻应和着。
「去床上肏你好么……」一边说着,没等她回答,教练便双手一用力,把她
从自己的身下举起摘了下来。
我那已经情欲催心的小娇妻,有点踉跄的转身光着脚懵懵的迎着我向床上走
过来,一下看到了坐在床边的我,那撩人的娇羞瞬间浮上面容,低着头不敢直视
我,还没走到我的身边,便被我伸手牵过她的手拉向床上。
那一刻时间又仿佛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个夜晚,只不过这次有些不一样,这是
我们结婚之后的第1次,真正意义上的娇妻游戏,她已经是我的老婆了,她已经是
朵彻底绽放的美丽花朵了。
「趴着,从后面来。」我说了句,同时起身走到了电视前,靠在桌子上,从
正后方握着肉棒准备着,准备着迎接那众多男人难以理解的刺激快感。
娇妻顺从的跪在了床上,柔美的向前爬了几步,撅着她诱人的小屁股,双臂
撑着身体,低着着头,趴在了大床中间,静止间仿佛一尊洁白的雕像放置在一个
无瑕的平台上展示她的妩媚与美丽。
平日里我最爱的就是从薇薇从后面干她,那种细腰圆臀在自己掌握之间的满
足感和那肉与肉碰撞时震颤带来的视觉冲击,简直是无与伦比的享受。而我此刻
竟然好想让别的男人也能享受娇妻带来的极致体验,那样似乎比我自己干她还要
满足。
在我的期待中,教练已经急不可耐的来到床边挡在了我和薇薇之间,一下窜
着站到了床垫子上,一米九几的壮硕身躯双脚把床垫踩出两个深坑,头顶几乎快
要碰到酒店那并不算太高的房顶。我的小娇妻就像一只袖珍小猫一样趴在他两腿
之间。
只见教练双腿开立,半蹲下身,挪着脚,握着棒,慢慢的,靠近了娇妻的屁
股,扎着结实的马步,眼见着把他那根大棒子的顶端嵌入了那湿淋淋的缝间。
紧接着视野中教练肥硕屁股上的肉堆猛的颤了一下,身下的小女人嗷的一声
娇喊出来,轻薄的上半身一下失去重心,向前跌到了床上,但自己身后与巨臀挤
在一起的性感的屁股依旧被提在两只大手之中。
胡教练打球时那让我羡慕的有力的憨腰摆动了起来,「啪啪啪啪。」一声声
响亮的,肉与欲的碰撞声在屋内响起,伴随着娇妻趴在床垫上的嘴里发出的沉闷
却有些撕扯的淫声。
眼前的这样的姿势竟让我觉得有些震撼,脚下不自觉的向前走了几步,一下
跪在了教练身后的床边地上。视线被两个人交合的部位彻底吸引无法自拔。
教练那两瓣和两个西瓜一般大小的屁股间,菊门一圈布满了毛茸茸的黑毛,
一直向下延伸到了两腿之间慢慢稀疏,接着便是那根仿佛根部埋藏在身体深处的
坚硬肉柱,突兀的破体而出,此刻那存放男人精华的阴囊已如被抽真空的密封袋
一般缩紧,将教练的两颗卵丸紧紧的箍在了肉棒根部的两侧,组合在一起仿佛一
搜正在作战的星际飞船一般。只不过飞船的舰首早已经隐没在了面前激战正酣的
水榭粉窟之中。
这支肉棒如此的粗壮,娇妻的蜜穴此刻哪还看的出原来的精致,早已被它撑
开如身下也张着一张大口一样,竭尽全力的吞吐着。两片精巧的小肉唇也早已被
涨的变成两道透亮的肉褶,挂满了淫液被不断搅动而变化出的白沫,一直流淌到
平时要用手指拨开才能探索到的小豆豆上,因为此刻连它都被挤的直挺挺翻突了
出来。
我忍不住了,我确信我的性取向没有任何问题,但我还是鬼使神差的伸出了
手,食指和大拇环扣住了两人肉体相交之处。
估计我的动作也吓了教练一跳,但他哪里舍得停下此刻性器的享乐,只放慢
了半秒速度便又再次抽送了起来。
此刻我的手指第一次如此情境下碰触到另一个男人的肉棒,我也是第一次如
此直接的用手去感受另一个男人坚硬的肉棒在自己心爱女人的私域花园中滚转抽
插。
抽插间我挪动手指,用指尖围绕两人肌肤相接之处,娇妻的洞口被撑的仿佛
只剩一层轻薄的肉膜,那肉膜就像一根被拉到弹力上限的皮筋一般,仿佛随时都
要被撑破,但此刻她是如此坚实的紧紧圈住那根肉棒的边缘没有一丝缝隙。
我的指尖甚至还感受到了那巨大肉棒每次向前冲入时那从近乎被密封住的缝
隙间,终究因为无处容身而被挤压而出的温热的蜜液。
「嗷……嗷……嗷……要命了……嗷……嗷……」
我的手又抚摸到了向后伸出的,娇妻绷的笔直还在悉悉索索颤抖的小脚,耳
畔那力竭的叫,让我有一瞬间甚至在担心是不是真的被这样的姿势干的太狠了。
但我觉得不是,那应该是她从未体会过的欲仙欲死的忘情。想到这里反倒是我突
然觉得有些莫名的失落,起身到沙发上拿起遥控器把电视的声音开的大了些。
丢下遥控器回过身又看回床上,那副画面再次咚咚咚咚震颤着我的小心脏。
浑身赤裸的教练,劈开那毛渣渣的粗腿,半蹲在薇薇身后,低着头咧着嘴,摇着
水桶般的粗腰带着那敦实的大屁股向前挺着,宛如一只雄壮的雄性大猩猩。
与大猩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被她提在手中娇小的人妻,那平日在银行里高冷
干练的算是领导,又可能是被无数人垂涎的职业女性,雪白的身躯此刻正淫荡的
趴匐在一个如大猩猩般的糙汉胯下,半张脸埋进床垫里,露在外面的半张脸也被
逐渐散乱的头发遮盖,汗湿的美背弯成一道优雅的弧线延伸到身后男人的腿间,
毫无顾及的哀嚎着,承受着壮汉的操干。
这样的震撼让我也开始忍不住开始找手机想要记录下这一难忘的画面。(我
们大学时代的活动还真没正经留下过照片,现在想想真是太遗憾了。)之前一直
不敢拍照可能是自己也担心这样的动作会增加所有人心里的不安,所以每次就算
有想法也都没有付诸行动。
但这次我实在是抑制不住冲动了,虽然我还是有点怕看到我举起手机,胡教
练会有所顾及,然而却是一点都没有,他只是看了我一眼,便又再次低下头专注
于自己的投入。「操,你知道这像什么么?」我兴奋的一边拍着照片一边说。
「像啥?」教练搭了一句。
「像大猩猩干一只小兔兔。」
「是只小白兔。」教练又搭到。
「噢……噢……啊……兔兔要……啊……快被干……死了……」出乎意料的
是薇薇也一边浪叫一边吭吭哧哧的回应着。
「噢……噢……噢……噢」
胡教练的腰挺的幅度越来越大,直顶的薇薇开始慢慢靠近床头,但他的速度
却有些下降,估计这个姿势是相当耗费体力。终于教练一下退出了自己的肉棒一
屁股坐在了床上。
「操……极限了……太过瘾了。」
「你这是要射了?」我的视线立刻停在了他那已经憋的发紫的湿龟头上。
「没有呢……换个姿势的。」他的视线始终停留在几乎同时瘫在了床上急喘
着,却还在不断扭动着屁股的薇薇身上。
「换啥姿势?」
「你说。」他终于看向了我紧接着他的视线却也停留在了我直挺挺的肉棒上。
这一下让我略微有点点自卑作祟,有些羞涩的赶紧借机坐在了床头,伸手抚摸起
薇薇汗涔涔的肩膀。
「哥,要不换你来吧。」他继续说。
「我喜欢看你和她来。」这样和他说,我反倒很释然。
「那我继续。」胡教练说着,突然向前扑倒,一下趴到了薇薇背上,「哼。」
一下把她压平在了床上,压的她哼出声来。
「她就喜欢猛男。」
「我觉得你和姐……」教练好像想问什么但又觉得不该问。
「我够猛么姐?我重不重?」厚重的身体完全盖住了娇妻的小细身板,在她
光洁的后背磨蹭着自己的体毛。
「好沉你。哼……嗯……」她一边回答着,教练已经又撑起了上半身,骑在
了她的屁股后面,手按着那黑龙向那两瓣白臀之间挤了进去,接着收起自己两只
大脚从身后推着那两条莲藕白腿笔直的并拢在一起,两手攥住那两瓣挺翘的嫩肉
向中间挤在一起,开始缓缓的向前抽送起来。
「喔……好紧啊……」
「噢……好紧……」
这样的姿势带来的是两人性器肉棒与肉褶紧致交叠的最极致体验了。两个人
几乎同时喊了出来。
胡教练的速度并不快,只是两只手一次次的重新攥住那两团肉向中间推挤,
体会着自己身体最尖端那被紧紧夹持的肉体刺激。
「噢……好满……」
「你好会夹……呼……」教练不知道是不是在喊给我听。
「噢……我喜欢……这样……噢……继续……就这样……噢……」
娇妻也在这并不激烈却每次插入都无法形容的满足填充中,被肌肉一次次快
乐的收缩无情的的牵动着,用双臂半撑起自己的上半身,一下下的仰着散乱着头
发向上翘起。
好久好久,至少我感觉好久好久,直到那一丝丝晶莹的汗珠,伴随着无可救
药的呻吟,顺着她后背的斜坡流淌而下,又在腰眼窝出的小坑洼汇集一处。
「噢……啊……就这样……我喜欢。……啊……真的好爱你……啊……啊……」
娇妻是不是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那就……用力夹……」教练低下头也开始越发的投入并终于慢慢加快了速
度。
「啊……我没力气了……我……啊……啊……」
我能看出来,更能听出来,我的小娇妻是真心的喜欢这个姿势,不知为什么
看到她如此的满足我竟然发自内心的也替她开心,自己内心中那种变态的愉悦也
越发的疯狂,但我不认为这里的变态这个词语是个贬义词。
「啊……啊……你可以……快一点么……啊……」娇妻的声音已不知不觉变
作了那熟悉的如泣般的呻吟,但那哪里是痛苦,而情欲的贪婪,她要的是更多的
窒息更强烈的释放。
「呼……太紧了……快了……我怕就射了……」教练狠狠的攥着手里已经通
红的嫩肉说道。
「啊……啊……没事儿……不怕……我要你快一……啊……额……啊……还
要……」娇妻继续哼叫着。「噢……噢……啊……噢……快点……噢……疯了……」
突然的开始的冲刺让她猝不及防的扑回床上,整个后背都已泛着红晕。不到
二三十下,狂乱的喊叫突然没了声息,死死攥住枕头的手和腰部一次次猛烈的拱
起又被大手压回,那是被依旧冲刺中的男人狠狠压制的一次高潮。
「啊!……要死了我……啊……啊……」从寂静的只有肉体的声息到再次喷
发的呻吟,女人的身体已经被汗水包裹的如一块浸满油脂的玉石。让我忍不住抚
摸上去。
「呼……呼……要射了……射哪……呼……呼……」教练也几乎同时突然喊
道,但也就一瞬间,根本来不及反应,教练的身体猛的抵在娇妻的最深处,整个
身体僵直的如尿尿时那阵阵颤抖,年轻男人的滚烫浓浆已经如注喷薄而出,注入
在了身下娇俏人妻的蜜蕊深处。刚刚他那句话……真是多此一举。
「啊呀!」娇妻也是一声惊叫,汗湿的小手握住了我的另一只手死死的攥住,
把它拉到自己脸颊边挡在脸前,虽然她这样惊呼了一声,但她的身体却是在迎着
拱起那双快要把她小屁股捏爆了的大手,紧紧的绷直了激动的双腿,毫无抗拒的
承受着那滚烫的冲击。
是不是今天对于她来说,也是结婚后第一次与老公一起,迈出了那曾经可能
也无数次偷偷幻想过,也无数次偷偷回忆过的,肉体放纵于两个男人的快乐与心
理放纵于三人游戏的刺激,而如今这种刺激一定也和我一样,更多了一份以夫妻
身份挑战世俗规则的羞耻兴奋。而这种羞耻的兴奋反倒让她,更加纵欲沉沦。
过了将近半分钟的时间,我以为教练即将要瘫软在薇薇身上,但他却喘着粗
气红着脸慢慢的向后褪出了那刚刚喷射完的水龙,龟头竟还有一股股精液淅沥淋
出。
接着松开他的双手,露出了那两个红红的掌印。娇妻的那两瓣翘臀Q弹的弹向
两侧,刚刚被刮出的黄色浓精狼藉的拉扯粘黏着。
紧跟着教练灵活的迈过她的身体一下站在了床边,两手不自然的遮在自己胯
下。脸上肌肉依旧满足的抽搐,「不好意思那,实在没忍住。我就给射里面了……」
紧张的神情,活脱脱像个犯了错的熊孩子,和他那人高马大的身躯强烈的反差。
一时间我都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演戏,但今天这些重要么?我的小娇妻刚刚那
如痴如醉的样子,让这些都不再重要。
「没事。今天刚刚我也射里面了。」说完我又觉得这么说会不会让他更得寸
进尺,会不会让她觉得我的娇妻是那么廉价。
「也难得这么一次。」我赶紧的补了一句。
看到我的态度胡教练确实看起来放松了些,半挡着胯下又哐的一下坐回到床
上,和我一样半靠着床头躺在了薇薇的另一侧,让我那高潮余韵的小娇妻玉体横
陈趴在两个男人中间。我侧过身把腿搭在了她的身上,搂在了怀里。「你看看练
个球练到床上了。」
我这话是逗老婆说的,胡教练却以为我是在和他说。
「那就……我也没想到你们会……这样……」他开口道。
「我们会哪样啊?」我顺着他问。
「会……就……这么Open……」他也不知道这话该咋说吧。
倒是薇薇把脸侧向了他那边,抬起另一只手轻轻的挠在了教练胸前,「你可
真是只大狗熊一样。」这句话充满女人娇柔的媚气,充满了对他刚刚表现满意的
意味。
「姐你是真美。」胡教练当然也知道这时候该给予什么样的反馈,立刻油腻
腻的笑着看着老婆说。
「哥,你以后练球不用花钱。」
「别,不用该怎么样怎么样。」虽然我这么说着,但他这话说的其实让我觉
得,心里偷偷的兴奋感,完全没有不爽,而是一丝老婆被交换的刺激,同好们一
定知道那感觉。
而老婆小手游走到了教练的乳头上挑弄着说道「那你可以免费教我。」
「好啊没问题。」教练赶紧答道。
「你说吧,有几个免费学球的啦?都睡过几个女学员儿了你?」她继续接着
问。
「真没有,我发誓真没有。真的。说瞎话我就再也硬不起来。」
「怎么可能啊!」薇薇说着,那只小手一下向下反手就攥住了刚刚那支支配
着她快感的指挥棒上。
「真的。就实话实说,就球童有过一个,学员真没有过。」
「啊!还有和球童搞在一起啊。」
「嗯,但就一个,真心喜欢不是随便的。」我听着心想这教练还是老实啊,
这还真说。
没想到薇薇一下又把脸转回到我这边,「老公你泡没泡过球童?」
「必须没有!」
「哼,有就捏死你!」好家伙,女人啊,自己刚刚当着老公的面和别的男人
翻云覆雨,翻回头来还是这样说。我多少有点不开心了。
「说好了要用套套的。」我这一句话一下把她Diss的不说话了。说出来之后
我又后悔了,这时候干嘛还说这个呢。
「好啦好啦。就今天。」我赶紧又说到同时一下扳起她的身体仰面躺在了我
怀里,然后当着教练的面肆无忌惮的一手揉着她的娇乳一面俯身和她热吻起来,
不多时我的手边就多了个教练的脑袋,又趴在了她的胸前啃起来。
不知不觉的,娇妻纤细的躯体便又被两个男人挤在中间变得滚烫,任由四只
手肆意横行,两腿间也始终被两个男人的大腿蹭来蹭去。
三条肉虫在大床上水乳交融般的胡乱滾在一起,两支肉棒也不时的被那红润
的小嘴叼在口中,之前体内男人的精液已经流满她亮盈盈的大腿,直到最后娇妻
被我们连揉带扣的再次双眼迷离,娇喘吟吟。
我从她的蜜穴中抽出手指,「你这要不要去冲一下啊,流的到处都是。」我
这本是想逗弄她一下。
没想到听我说完,她一下吐出含在口中正靠在床头的教练那早又硬邦邦的肉
棒,跪起在了床上。
我还以为她是真的打算下床去冲一下,所以放开了手,可她直接向前爬去,
扶着床头起身一下跪着跨到了教练身前,教练顺势两支大手便撑住了她圆润的双
乳,接着她挺直小细腰,向下伸手自己握着身下那支肉棒迎着自己湿淋淋的穴口
坐了上去。
「啊……给我……」
「来了。」
教练的粗腰上挺,那美丽的的小仙女再次开始了她的纵情跳跃摇摆。
「啊……啊……啊……顶我……啊……」
「呼……呼……呼……和……我顶你……顶翻你……」
几乎瞬间就是激烈肉搏,娇妻的头发已彻底披散飞舞着,却挡不住女人那痴
醉的表情。
「啊……啊……啊……肏我……」
「呼……呼……呼……肏你呢……肏死你……」那双手把那两个圆圆的双乳
揉的不成形状。
「啊……啊……肏我爽么……啊……」娇妻的手也在教练那厚实的胸前无力
的抓着。
「爽的……想死……想被你……榨干……」
「啊……啊……和你那个……球童呢……额……」
「你比她……一万倍……没法比……」
「额……啊……啊……」
两个人的对话愈发放纵的彻底,但娇妻的体力明显开始有些力不从心,每次
都像是用尽了最后一丝力量抬起自己的身躯,然后在耗尽之后又重重落下。
好在教练的那双大手立刻出手相救,一下掐在了她的腰际,一次次的开始举
起又用力的扣回到自己身前。
那双大手此刻显得那么巨大,仿佛掐紧就能包围娇妻的整个细腰,就像握着
一个飞机杯一样一次次的套入自己的巨根。只不此刻他手中握着的是个真人美女
飞机杯。
「啊……啊……啊……就这样……啊……就这样……你……啊……好猛。……」
感觉她已经快要融化了。
「以后……还想肏你……好不好……姐……」
「好……啊……啊……」
「和哥……一起肏你……」
「好……啊……啊……我……以后只能肏我……」
「好……以后我的鸡巴……就是你的……」
「啊……啊……」
「喜欢我鸡巴么……」
「啊……啊……喜欢……」
「我也喜欢……你的小骚逼……」
「我也喜欢……啊……啊……」
「喜欢什么……」
「大鸡巴……啊……啊……」
「骚逼夹紧……自己套我鸡巴……来……」
「啊……我使劲……夹了……啊……」
……
教练也已经满身大汗,直起身来,两个人竭尽全力的互相取悦着,爽的满嘴
污言秽语,那是娇妻从未见过的样子,这才是男欢女爱中最好的状态吧。我又一
次举起了手机。
高潮又是一次高潮,教练却没有停下动作,突然娇妻抬起自己双手遮住了教
练的双眼,然后一探身把那晶莹湿润的红唇送到了教练的口中,今夜第一次,两
人的双唇与湿舌热烈相拥。
「Emm……啊……嗯……」
两个人的速度终于放缓了下来,我甚至能够看到,两人的舌齿交错,这我哪
还能忍得了,直接跪到了娇妻的身后,一把托起了她的屁股将这个飞机杯从那只
肉棒上套了下来,掰着她撅起屁股,一插而入。
「噢……操……亲爱的……你今天太骚了……我受不了了……」
「Emmm……喔……老公……你来……喔……」在我发泄样的撞击中,娇妻被
我怼的无法再继续嘴对嘴,只能与教练脸颊紧贴在一起,趴在他肩头,抵在教练
耳边娇喘连连。
「我肏你舒服……还是别人……肏你舒服……」
「喔……都舒服……啊……啊……」
听她这样说我啪的一巴掌打在了她的屁股上,这时教练也两手承托在她的胸
前,在她耳朵上咬着。
「喔……老公的舒服……啊……啊……」
「是不是还是……大鸡巴过瘾……」我的心里又好想听到另一个答案。
「噢……啊……是啊……大的……啊……大的……。」她一边说着,我一边
感觉到那糜乳肉穴的一阵缩紧。
「老婆……那以后还要不要……这个大鸡巴……干你……」
「嗯……啊……要……还要……」
「你个……浪蹄子……爱死你了……」
那身下的胡教练肉眼可见的兴奋,身躯向下滑去,在她身下再次托着她的双
乳,仿佛也在欣赏娇妻那骚浪可人的模样,直到我再次把她还给那支大鸡巴。他
一个翻身把娇妻放回床上,端起她的两支小脚,熟练的再次插入早已失神的美人。
之后,我和教练不断的交替填充着娇妻的蜜洞,三个人竟是如此和谐,直到
两个男人再次先后在她的体内释放喷发,将娇妻那欲壑用男人的浓精灌满。
那夜实在是疯狂,也许这是只有已婚人妻才会有的疯狂。不,那一夜没有人
妻,只有床上三个人的忘情媾和,那是两个人永远无法实现的内心冲击与刺激。
每个人都在纵情享受与释放着肉体最原始的欲望。
那夜我也知道,如此美好的一夜,也许我们因为结婚而尘封的神秘大门,也
许那其实两个人都觊觎已久的神秘大门被再次推开了。
第二天凌晨很早我就被另一个男人的鼾声吵醒,睁开眼的时候,我的小白兔
依旧赤条条的趴在那只大熊身上。我叫醒她之后,那两个人的下体间那干涸在一
起的印记才被分开。
当我和娇妻在浴室相互抚摸清洗对方身体时,昨晚的疯狂依旧让我们夫妻二
人对视时忍不住脸红心跳。胡教练还算聪明,趁着我们洗澡的时候,说他还要上
班急忙溜之大吉,也不知道他是心有余悸还是见好就收。
我们很久没有如此认真的,在一起洗澡时相互清洁涂抹,相互爱抚,相互亲
吻,让我如此认真的欣赏她身体的美丽,让她如此认真的拥抱我,如此的如胶似
漆。
在教练走后,我和薇薇在喷头下相拥依偎着对方身体,我忍不住问她,「那
下周高尔夫课你和我去吗?」
「下周不行……下周可能赶上我生理期诶。」
「噢。」
「要不,再下次,老公,我和你一起去。」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