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情仕途】(1915~2068)

第1932节:第一千九百一十五章,又犯老毛病
马丽丽似乎注意到了这个傻大个正在色迷迷的偷看自己的胸口,她嘴角闪过
一抹得意的媚笑,只是稍稍往后缩了一点,但是并没与遮掩自己,仍然盯着那份
名单说道:「反正是试营业,就当是营造气氛吧,再说这些整天在外面吃吃喝喝
的,今后说不定也会给会所带来点利益呢。」栓柱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说道:「马
大姐,这和你当初说的定位有点不一样啊,你不会是想把会所搞成俺们乡下那种
大众舞厅吧,你不是说将来是要走俱乐部会员的形式吗,顾客都要有一定的身份
和实力,会所里的服务也必须和他们的身份搭上,如果你把这些人都弄到这里来,
会所里还有啥档次可言啊,那些喜欢玩讲究玩品味的客人就不会来了……他们可
不想被大众化……但这些人的一次消费顶的上别人十来次呢。」马丽丽不由得重
新审视起了这个大傻个,觉得他说的倒也挺有道理的,如果搞大众夜总会何必要
投入那么多的钱花在装修上呢,但自己也没有办法啊,这份名单上的大部分人都
是郑秃驴出面请来的,他也是想借着这个机会风光一下,顺便给会所里拉点生意,
怎么会考虑经营上的事情呢,这些钱都是郑秃驴掏的,只是让自己用来投资,有
的事情马丽丽她也拿不了主意,于是一脸为难的说道:「栓柱,你看姐都糊涂了,
一门心思想热闹……不过现在请帖都了出去了,这次你就听人家的好吗?以后经
营的事情大姐都交给你,人家乐得做个甩手掌柜呢……
「说着话,马丽丽还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了几下他的肩膀。
熟透了的阔太太这软绵绵的话,就像是浓情谜语一样,让栓柱感到甜蜜,那
凹凸的娇躯上不断传来的阵阵幽香令他迷醉,尤其是肩膀上的那只小手更是挠的
心里一阵痒痒,说道:「反正马大姐你说咋办就咋办,俺是为你服务的,再说请
帖也出去了,总不能不让人家来呀……反正马大姐你有的是钱,也不心疼嘛……
「栓柱说道。
马丽丽是个心痛钱的女人,被栓柱说到了心坎上,心里一边骂着郑秃驴,一
边苦着脸说道:「谁不心疼,哎,这次开业撇开成本不算,光是嘉宾贵宾的礼物
就三十多万呢,这一分钱还没见呢,就花出去了一大笔,大姐这心里……」栓柱
看着这个成熟富太太那副秀眉微蹙,一只手扶着酥胸一脸愁眉苦脸的样子,真想
把她搂在怀里安慰一番,不过看到这样成熟又迷人的富太太对自己抱有那种意思,
栓柱在心里暗自告诫自己,一定不能太心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是有句话叫
『切不可操之过急』嘛,这个『操』字是关键,把握好进展度,栓柱觉得要不了
多久,他也会像赵德三大哥一样过上那种风流的生活,眼下,张慧这个美少妇雇
主的火爆、女房东的冷艳、马大姐的柔情,处于这三方围攻之中,让栓柱似乎已
经看到了那种想象中的美好生活。
看着眼前这个熟女大姐那种愁眉苦脸的样子,栓柱开导她说道:「大姐你也
比就比这么的,只要经营好一点,晚上的流水就回来了,大姐你做的可是一本万
利的生意啊。」马丽丽被栓柱的甜言蜜语一恭维,马上眉开眼笑,娇媚的盯着栓
柱,娇声道:「人家今后可全靠栓柱兄弟你了……对了,刚才我看见十几个模特
在那边彩排,一个个都长的如花似玉的,你觉得怎么样啊?」栓柱笑嘿嘿的说道:
「俺觉得她们可是这里的摇钱树呀。」
马丽丽一双媚眼水汪汪的盯着栓柱,低声道:「你说人家会不会是以为咱们
从歌舞厅里找来的这些小姐呀?」
栓柱不屑地笑道:「歌舞厅?俺们乡下的歌舞厅里都是一帮大妈大婶,都是
老女人,歌舞厅里哪有这么年轻漂亮的姑娘呢,俺觉得马大姐第一次做这生意,
一定要改变自己的经营理念,俺觉得要搞就要搞最高端的,最有品位的顶级会所……

「哎呀,你说的难听死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大姐就全部交给你了……
哼,一看就知道你是个……坏蛋……「马丽丽红着脸用手指在栓柱的脑门上
点了一下,点的栓柱心花怒放,眉开眼笑,又故意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说道:
「俺还不是为了大姐你呀,俺为了帮大家你可是偷偷摸摸的,马大姐你可不能把
这些事告诉你表妹啊……
马丽丽听栓柱这么说,知道他心里其实最在乎的还是表妹王娟,于是似笑非
笑地盯着栓柱,犹豫了一下,嘻嘻笑道:「怎么?你该不会是爱上了我表妹吧……
你老实交代……」
栓柱点上了一支烟,意味深长的看着这个熟女,在心里想了想,然后故意慢
条斯理地说道:「如果俺说……俺爱上了你,你相信吗?」栓柱觉得这个马大姐
之所以让自己来给她的会所里帮忙,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想把他从王娟身边挖过
去,说实在话,这两个女人他都想得到,换做是任何男人,同时面对这样两个珠
光宝气的美艳阔太太,谁也不会轻易做出取舍和选择。
听到栓柱的回答,马丽丽一愣,随即双手沿着脸,一跺脚,害羞地说道:
「栓柱,你……你……你胡说什么呢……你就不怕我把你的这个话告诉我表妹吗?」
马丽丽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心里不免一动,心想难道他说的是真的?但是根
据自己的观察,这家伙明明是对王娟有意思……不过他昨晚在电话里对王娟听不
满的,难道会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要不他怎么会这么卖力的帮自己呢?
「俺倒是不怕,就怕王大姐你不敢这么对她说。」栓柱故意使用了激将法,
如果眼前这个熟妇不会对女房东说,那就说明自己的猜测没错,这个熟妇对自己
有意思,如果她对女房东说了,女房东那边肯定会对自己采取主动的,嘿嘿,栓
柱为自己这个两全其美的回答感到得意。
谁知马丽丽并没有上他的当,斜睨着栓柱痴痴笑道:「我怎么就觉得有点奇
怪呢,你连打扫屋子的事情都肯干,怎么忽然就打起了退堂鼓了,该不会是碰了
一鼻子灰吧……」
被马丽丽这么试探性的一问,栓柱干笑道:「俺既然住在那里,就当是俺自
己的家,不明白马大姐你这碰一鼻子灰是怎么来的?」
马丽丽通过这些日子和栓柱的私下接触,觉得这个小男人其实也不像是表妹
王娟说的那样傻不愣登的,反而挺风趣幽默的,性格开朗,又不拘泥于小节,只
是有点见识短而已,不过那一口乡下普通话,就跟电影里王宝强的本色角色一样,
一开口就让马丽丽想笑,倒是和表妹王娟的性格挺搭配的。但是当私下拿他和郑
秃驴做了个比较之后,马丽丽现自己也有点喜欢这个家伙,先不说他的年龄优势,
英俊的外表,即便是在一起聊天也有共同话题,不像是郑秃驴那样,这些年哪和
她还有过正经的交流呢,要不是看在郑秃驴的身份地位不是一般男人可比,自己
也上了年纪人老珠黄没有十足的把握会找到一个喜欢的男人,她恐怕也会做出和
王娟一样的选择,她心里很清楚,郑秃驴身为厅级干部,可不是一般人,只能他
抛弃自己,绝对不能容忍她另寻新欢。正是出于对郑秃驴的忌讳和害怕,所以,
马丽丽见栓柱这家伙在自己面前极力撇清和王娟的关系时,隐隐觉得这个家伙可
能真的对自己有意思,毕竟他和表妹王娟的接触还没有和自己多,再说了,自己
无论在相貌和气质上也不会输给表妹王娟多少,自己的劣势就是年龄大了一点,
但她注重保养,看上去也不会那么明显,为什么这家伙就不可能喜欢上自己呢?
马丽丽有些不明白表妹王娟到底是什么意思,既然把这家伙招进了门,怎么
又冷落了他呢?难道真的是工作忙?鬼都不信,她可不是那种把工作放在第一位
的人,没准是挑三拣四的老毛病又犯了。
王娟在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里倒是有些羡慕表妹王娟,毕竟她现在和刘
德良离婚了,单身后有选择男人的权力,不想自己……从目前来说,不论是有男
人爱上自己,还是自己爱上了哪个男人,充其量也就是满足一下精神上的享受,
如果再往前展,她可没有这个决心和胆量,除非是他主动……这样想着,马丽丽
的心里忍不住就有点那方面的想法,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这个年轻健壮的男人,
她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那种肉体纠缠的画面,朝着会所外的办公室走廊看了一眼,
忍不住起身走上前去关上了门。
看到马丽丽的举动,栓柱心里就有点猜疑起来,她这样做是不是在向他暗示
什么呢?等着马丽丽坐下来后,栓柱的疑惑随即又了答案,在聊了几句天之后,
马丽丽的身子已经不知不觉紧紧挨上了栓柱的身体,成熟女人身上散出来的那种
幽香令他感到心醉神迷,成熟女人身体上的温度令他感到如火一般的热情,忍不
住,心里就有一种极为难耐、极为躁动的冲动,人性最原始的对异性的占有欲已
经在栓柱的心里点燃了,随着身边这个成熟女人的身体摩擦,栓柱胯下的男人之
物已经仰头挺胸蠢蠢欲动了,他的手在大腿面上难耐的颤动着,很想抬起来一把
将这个身材丰腴的熟女搂进怀里,办公室里的气氛越来越暧昧,两人的心跳都已
经加,马丽丽那张风情的脸上更是泛起了一层薄薄的红晕,眼神中流露出了丝丝
的渴望,一只玉手终于忍不住颤的抬起来搭在了栓柱的大腿上,媚眼如丝的看着
他,柔声说道:「栓柱,你是不是还没有老婆呢?」
第1933节:第一千九百一十六章,暗中活动
栓柱稍显惊慌地笑着说道:「俺连女朋友都没有呢,哪来老婆呀。」
马丽丽的手沿着栓柱的大腿轻轻的抚摸着,媚笑着说道:「把你一个人就不
寂寞吗?」说着话,马丽丽将身上那两团硕大贴在了栓柱的身上,满眼欲望的盯
着因为紧张而额头冒汗的栓柱,一点一点,将他往沙上压去……虽然栓柱很期待
那一刻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但是毕竟他不是老手,面对成熟女人的主动投怀送
抱,难免还是显得很紧张,浑身微微哆嗦着,顺势缓缓往沙上平躺而去……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个想,在肆意的飞扬……」就在这令两人都
很期待的一刻即将要进入正式状态的时候,栓柱的手机却意外的响起了铃声,静
谧暧昧的气氛突然被手机铃声打破,两个原本已经被欲望潮水击垮理智防线的男
女,突然就回过了神来,马丽丽也意识到自己太放荡了,怎么能够主动做出这种
事呢,迅从栓柱的身上爬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红着脸低下了头。
栓柱看了一眼神色慌张的马丽丽,脸上也泛起了尴尬的神情,从裤兜里摸出
了手机,一看是赵德三打来的电话,连忙起身走出了办公室,来到会所的走廊里
才接通了电话,笑眯眯地说道:「喂,刘哥。」
「栓柱,在干吗呢?」赵德三平静地问道。
「没……没干嘛啊。」被赵德三冷不丁这么一问,做贼心虚的栓柱顿时就有
些底气不足的回答道。
赵德三开门见山地说道:「我听郑大姐说你最近这一段时间好像不好好上班
啊?是怎么回事啊?」
栓柱连忙不自然地笑着否认道:「没……没有啊……」
在栓柱与郑洁之间,赵德三当然会选择相信郑洁的话,他问道:「真的没有?」
栓柱就支支吾吾了起来,听到他在电话里吞吞吐吐了半天搭不上一句话来,
赵德三便感觉有些奇怪,追问道:「栓柱,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不好好上班是
不是有什么想法?是不是嫌郑洁给你的工资开的低了?开的低了你可以提出来。」
栓柱语气尴尬地说道:「刘哥,你看俺也老大不小的了,到现在连个对象都
处不下,俺知道,是俺没钱,只要一旦俺有了钱,就啥都有了,俺感谢你和郑大
姐对俺的救命之恩,但这两年物价涨得那么快,郑大姐还是给俺一个月一千多块
钱,俺一个大男人,只能够吃饭抽烟,俺知道郑大姐家里的情况,又不好意思向
她说……」
听到栓柱这番话,赵德三算是明白了他不好好帮郑洁照看建材门市部的真实
想法了,既然问题是出在钱上,这个到好解决,于是赵德三说道:「栓柱,这两
天等我有空了咱兄弟抽个时间坐下来好好聊聊,咱们也有段时间没见了,至于钱
不钱的事情,刘哥肯定不会亏待你的,你先好好看着门市部,不要有什么想法,
怎么样?」
既然赵德三都这么说,栓柱自然是不会再说什么了,他勉强的答应道:「好
吧,那等刘哥你有空了咱们见面聊吧。」
这个时候,柳月走进了办公室,好像是有什么急事要给自己汇报,于是就对
栓柱说道:「那行,柱子,等我有空了给你再打吧,我这边还有点事儿,先不说
了。」匆匆挂了电话后,赵德三问柳月:「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柳月点点头,
说道:「吴书记来电话了,让你去一趟区委,说是商量一下下午迎接市委领导来
检查的事情。」赵德三点了点头,柳月随即走了出去,赵德三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在椅子上坐着抽了根烟,就起身抓紧时间去了区委。
来到吴姐的办公室门口,赵德三听见里面传来交谈声,知道有人在吴姐办公
室里,就站在外面等了一会,大概听见是吴姐在给区委办老侯安排下午的工作。
等了没多久,办公室门开了,老侯从里面走了出来,见赵德三在外面等着,
笑盈盈的冲他打了招呼。
赵德三点头示意了一下,算是打过招呼,就走进了吴姐的办公室里。
见赵德三过来,吴敏指了指墙边的真皮沙说道:「坐吧。」
赵德三在沙上坐下来,问她:「吴姐,柳月说你找我啊?」
吴敏点了点头,说道:「这不马上中午了吗,吃完饭下午柳副书记随时都可
能到,有些事我得问问你……」
听吴姐这么说,赵德三扬起眉头,有些好奇地问她:「吴姐,什么事啊?」
吴敏动了动靠在老板椅上的身子,说道:「下午柳副书记去王村和刘村慰问
困难群众,王村和刘村都在区开建设的规划范围内,以防村民向柳副书记诉苦,
到时候柳副书记问起这方面的工作,你可要有思想准备,别犯了错误,知道吗?」
幸好这些前期准备工作在昨天下午,赵德三就已经深入实际了解考察了一番,
今天上午又做了一遍充分准备,现在已经是成竹在胸了,见吴姐在担心这个事,
就自信满满地点头道:「吴姐,这个你放心吧,我已经全面了解了这方面的具体
情况,肯定会结合浐灞开区经济社会展和城市建设方面的工作需要来向柳副书记
说明的,你不用担心这个。」
看着赵德三那胸有成竹的样子,听他说已经提前准备好了相关工作后,吴敏
的脸上浮现出了满意的笑容,忍不住感叹地说道:「哎呀,这整个区里的工作啊,
现在就你们区建委的工作我不用担心,其他那些单位的工作,可没把我给烦死了。」
见吴姐在委婉的夸赞自己能干,赵德三随即笑眯眯地说道:「只要小赵子我
在区建委呆一天,绝对就不会给吴姐拖后腿。」
见赵德三对自己表忠心,吴敏浅浅的一笑,说道:「看来我当初顶着压力把
你从省建委要到区里来是很值得,不过话说回来,的确在你来区建委分管工作后,
区里的变化很大啊,你很年轻,和那些老同志们不一样,他们都是在混日子,但
是你工作认真,能力又强,现在区里又和林氏建设集团签订了投资建设框架协议,
马上几个大型项目就又投资兴建了,你们区建委到时候可要上点心,区里给你了
大展身手的机会,你一定要把握好这个机会,我很看好你,不要让我失望。」
对吴姐这么赏识和器重自己,能把自己从郑秃驴眼皮底下解脱,让他来区里
当『鸡头』做土皇帝,赵德三的心里一直是充满了感激之情,现在又和吴姐能保
持那种不似夫妻胜似夫妻的关系,对他来说更是一种意外的收获,赵德三觉得即
便是不为了自己将来往上走,为了报答吴姐的知遇之恩,他也应该一门心思将区
建委的工作搞好,不让吴姐失望,更何况他步入仕途,并不是单纯的想混日子,
而是想达到甚至过郑秃驴目前的地位,而且将来一旦要有机会,一定要把郑秃驴
弄下马。所以,赵德三向吴姐一脸沉着地表态说道:「吴姐,你放心吧,你能把
小赵子挖到区里来,这么器重和赏识小赵子,小赵子一定不会让吴姐你失望的。」
看到赵德三那种认真的样子,吴敏的心里很是欣慰,微笑着说道:「我就喜
欢你这种知恩图报的人,不过话说回来,我也不想让你为了我而去努力,你应该
去了你的将来而努力,毕竟你还年轻,就坐在了区建委主任的位置上,相信你也
感觉到其实区里还有很多人对你的工作并不是很满意,当然并不是单单针对你的
工作,所以你需要更加努力一点,争取把自己职责内的工作搞好,那些人也就没
什么可说的了。」
吴姐的话很对,赵德三知道,虽然自己现在是身为区建委主任,不说整个区
里其他单位了,就单单是建委内就有一帮老同志一直对他当建委一把手抱有成见
和看法,全都在等着自己犯错误,特别是高海平,一直在暗中做活动,等着他犯
错误来取代他。
「这个我知道。」赵德三点了点头说道。
吴姐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压低声音问赵德三道:「德三,我现刘区长最
近这几天好像对你的看法很大啊,在我面前好几次提起你,都说你为人不行,目
中无人,有这回事儿吗?」
听到吴姐突然这么说,赵德三也是一头雾水,他一脸委屈地看着吴姐说道:
「吴姐,我是什么样的人别人不清楚,难道吴姐你还不清楚吗?我怎么敢目中无
人呢,绝对没有的事儿啊。」
吴姐微微皱着秀眉,有些疑惑地说道:「那老刘怎么会在我面前这么说你呢?
之前他一直还是挺器重你的,我也搞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对你的看法就改变了
呢?
是不是你最近得罪了他?」
赵德三凝着眉头仔细的琢磨了一遍,最近这段时间自己和刘德良也没什么接
触啊,他怎么会突然在吴姐面前诋毁自己呢?琢磨了片刻后,赵德三突然恍然大
悟了,他想到了,这唯一的可能与那天在彪子租住的那个小区房间对门看到王娟
有关,她让彪子搬走,彪子不肯搬,当时就看得出王娟有些恼怒,那天他还专门
留意了一下,王娟说她是和领导来区里办事,顺便来上门坐坐,现在一想,恐怕
不是那么回事儿了,于是,他用一种故弄玄虚的表情看着吴姐,卖着关子说道:
「吴姐,我知道刘区长为什么要诋毁我了,恐怕与刘区长的前妻王娟有关吧……」
第1934节:第一千九百一十七章千万不要出错了
看到赵德三那神秘的表情,吴姐顿时皱起了眉头,一脸疑惑的看着赵德三,
好奇地问道:「和老刘的前妻有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难不成是你和人家老
刘的老婆有什么……」
见吴姐误会了,赵德三立即一脸冤枉地说道:「吴姐你别误会啊,我不是要
说这个!」
吴敏见赵德三否认了自己的猜测,便饶有兴致的问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儿?老刘他为什么要在我面前说你的不是呢?」
赵德三故意支支吾吾地说道:「可能是我……是我发现了王大姐的秘密吧……」
「秘密?什么秘密啊?」吴敏更加疑惑不解了,秀眉紧锁,迷茫地看着赵德
三。
赵德三说道:「上个礼拜我去彪子住的那个小区,大把天的,我在那个小区
里看到王大姐了,她就是从彪子对门那个家里出来的,而且还和一个男人……」
「和一个男人?」吴敏的眼珠一转,似乎想到了些什么,但还是一脸迷惑的
看着赵德三说道:「但这跟你和老刘有什么关系呢?」
「那天王大姐嫌彪子住在对门了,让我给彪子说一声搬到别处去,彪子不肯
搬,那就有点生气,当时就撂下话说让刘区长收拾我,我还以为王大姐说气话呢,
但吴姐你今天这么一说,我才知道原来王大姐说真的呢。」赵德三娓娓说道,
「可能是王大姐觉得我会给刘区长说什么吧……」吴敏若有所思的凝眉想了片刻,
旋即说道:「要是这样的话,那就不是你的错了……」赵德三一脸委屈地看着吴
姐说道:「吴姐,万一刘区长要整我怎么办啊?你可得替我做主啊。」吴姐点了
点头,说道:「你放心吧,老刘不是还想把我弄区里弄走吗?不是照样没得逞,
只要姐在区里呆一天,老刘就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吴姐的表态让赵德三心里的
一块石头落了地,他心里很清楚,吴姐和刘德良虽然还在搭班子,但是两个人之
间的关系已经是貌合神离,存在严重的矛盾冲突,自己现在同样成为刘德良要打
击报复的对象,与吴姐站在了一条战线上,她肯定会庇护自己的。
吴敏随即又对赵德三提醒道:「虽然老刘对你有打压的想法,但是你不能主
动去招惹他,他这边有姐呢,你只管干好你自己的事,不要多想了。」吴姐的关
心让赵德三的心里很是感动,他双目柔情的看着吴姐,一脸感动的点头道:「吴
姐,在你手下干事真的是我的福气,我一定辜负你的期望,努力工作,争取为浐
灞开发区的建设发展贡献自己一份微薄的力量。」「行了行了,别表忠心了,我
知道了。」吴敏摆了摆手,端起茶杯要喝水,见茶杯已经见底了,就端着茶杯起
身去旁边的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就在她接满一杯水转身要回到办公桌前的时候,
突然双腿一软,身子往下直溜,说时迟,那时快,眼看吴敏要瘫倒在地上的一刹
那,见状,赵德三立即从沙发上窜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走,一个箭步冲上去,
连忙扶住了吴姐的胳膊,将她小心翼翼的扶着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来后,关心地问
道:「吴姐,你是不是有点贫血啊?」在赵德三的印象中,只有贫血的人才会不
经意间发晕,而刚才吴姐就是这种毫无征兆发晕的状态。
吴敏扬起那张俏丽的脸庞,脸上却泛起了一层薄薄的红晕,眼神有些闪烁的
看着赵德三,略带羞赧地说道:「什么贫血啊,你明知故问!」
看着吴姐那暧昧的表情,赵德三一时半会还真真不知道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一头雾水的看着吴姐,挠着头说道:「我真不知道吴姐你说什么呀,是不是嫌我
最近没让你去我那个你做饭吃啊?」
吴敏也不知道赵德三是真糊涂呢还是假糊涂,温怒的白了他一眼,微微红着
脸娇声说道:「要不是你做饭跟吃了兴奋剂一样,我今天能浑身无力双腿发软吗。」
听了吴姐这话,赵德三顿时才恍然大悟了,随即一脸得意的看着吴姐,嘿嘿
地笑道:「那也不能怨我嘛。」
吴敏脸上写上一丝媚态,又是白了赵德三一眼,娇叱道:「不是你难道还是
老史啊,可要是有你这么厉害就好了。」
赵德三得意洋洋的看着吴姐,笑嘿嘿地说道:「还真不能怨我,要怨就怨那
个虎豹胶囊,我才吃了一颗,药效竟然持续了一个多月呢,要说我啊……」
还没等赵德三得意忘形的说完话,吴敏就阴着脸打断了他的话,叱责道: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给人家唐副市长换了泻药,唐副市长也不至于生那么
大的气,我听贺部长说那天在市常委会上唐副市长是第一个否决我兼任浐灞开发
区党工委书记和市委宣传部部长的领导,要不是贺部长和柳副书记坚持让我在区
里留任,恐怕现在该笑的人是刘德良了。不过话说回来,唐副市长没找你算账都
算好的了!」
赵德三原本是想在吴姐面前得意一把,谁知却取得了适得其反的效果,看着
吴姐那冷艳的表情,赵德三就尴尬地低下了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个时候,吴敏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事,目光空洞,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为了打消吴姐因为唐副市长那件事又对产生的看法,赵德三立时笑盈盈地向她献
殷勤,说道:「吴姐,我看你最近好像都瘦了,要不今天中午去我那,我买点菜
给你做好一顿好吃的,给你补补身子,怎么样?」
吴敏这个时候在想着什么问题,并没有用心听赵德三在说什么,只是『唔』
了一声,不知道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吴姐你要是愿意的话,那咱们现在就走吧?」赵德三说道。
吴敏这会儿才回过了神来,见赵德三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问道:「小赵
你刚说什么?」
「吴姐你中午要是没什么应酬的话,去我那儿吧,我买点菜做点好吃的给你
补补身子。」赵德三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吴敏婉儿一笑,说道:「今天不行,今天下午还不知道柳副书记什么时候来
区里检查工作呢,等改天吧,改天有空了我就过去,我也是有点嘴馋了,想吃你
做的菜了。」
赵德三点点头说道:「那也行,只要吴姐你有时间,随便什么时候想吃都行。」
吴敏温柔的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好了,你再回去准备一下吧,下午千万
不要出什么错了。」
「嗯。」赵德三自信的点了点头,「那吴姐,我就先走了。」
吴敏点点头道:「嗯,手机开机,随时等通知。」
「好的,那吴姐我先走了。」告辞后,赵德三就转身走到门口,打开了办公
室门。
「呀!」就在赵德三刚拉上门回过头来的时候,突然看到杨美霞直直的站在
自己面前,顿时吓了他一跳,杨美霞连忙一把捂住了赵德三的嘴巴,拉着他的胳
膊拽到了楼梯口去问道:「你怎么在吴书记办公室啊?」
赵德三并没有先回答杨美霞的问题,而是用猜疑的眼神看着她,反问道:
「你是不是躲在外面偷听我和吴书记的谈话了?」
杨美霞有些心虚,那双乌黑发亮的眼眸咕噜噜转了转,闪烁其词地说道:
「没……没有啊,我也是来找吴书记谈工作的,刚一走到门口听你在里面和吴书
记说话……」
赵德三一想到自己和吴姐在办公室谈论到了『虎豹胶囊』的事情,顿时心里
就有些惊慌不安,但还是故作平静,一脸若无其事地问杨美霞:「那你都听见什
么了?」
「我又不是有意偷听的,没仔细听,好像是工作上的事情吧?」杨美霞眯着
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疑惑地问道。
听到杨美霞这么说,赵德三一颗不安的心才平静了下来,顺势点头说道:
「哦,对,还不是下午市里领导来检查工作的事情啊,搞得人都快烦死了。」
杨美霞眨了眨那双乌黑发亮的美目,说道:「我好像还听说什么『虎豹胶囊』
和泻药,还有唐副市长了,这又是怎么回事儿啊?」
靠!这都被她听到了,赵德三听到杨美霞这么一问,心里随即一惊,忍不住
问她:「你还听见什么了?」
杨美霞摇了摇头,脸上阴晴不定,有点不高兴地说道:「本姑娘又不是专门
去偷听你们的,再说了,身正不怕影子斜,要是真的没什么的话,还会怕本姑娘
偷听吗?」说着话,杨美霞歪着脑袋,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带着怀疑的神色看
着赵德三,好像非要从他嘴里套出点什么不可。
既然也没有听到其他内容,赵德三也就用不着这么紧绷着神经了,他故意装
作没好气的样子说道:「早知道你这么多疑,就应该把你叫来看看我和吴书记在
说什么。」
杨美霞追问说:「那你说说那个『虎豹胶囊』和泻药,还有唐副市长是怎么
一回事儿啊?」
「这个……」赵德三被杨美霞这个问题问的一时有点哑语,支支吾吾地为难
了起来。
见赵德三吞吞吐吐的样子,杨美霞不冷不热的『哼』笑了一声,说道:「怎
么了?不方便对本姑娘说呀?」
这个杨美霞到底是在政府机关单位工作,比金露露那个狂野小美女要难应付
多了,赵德三的脑筋快速飞转着,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来糊弄过她,几秒钟后,突
然一个激灵,对杨美霞说道:「其实也没什么,那天吴书记去市里找唐副市长汇
报工作,唐副市长胃不好,饭后要吃胃药,那个『虎豹胶囊』是治疗胃胀胃痛的
药,我去跑腿买的,谁知道买错药了,竟然买成了泻药,哎,这事儿甭提了,丢
人死了……」
第1935节: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虎豹胶囊
「扑哧……」杨美霞被赵德三的谎言逗得忍不住发出了笑声,说道:「赵德
三,你也真会办事儿啊,买胃药竟然会买成泻药,哈哈……」
「还笑,有什么好笑的!」赵德三故作难堪地说道。
杨美霞这姑娘笑点很低,赵德三越尴尬,她反而笑的一发不可收拾,捂着肚
子一边笑一边说道:「笑死我了……笑的我肚子疼……哈哈……」
就在这个时候,刘德良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赵德三连忙用手捅了捅
杨美霞的胳膊,见是刘德良过来了,杨美霞才直起了身子,强忍住了笑。
果然,这一次赵德三觉得刘德良对自己的态度明显与之前那热情的样子有所
不同,虽然还是打了一声招呼,但是从那眼神中流露出的目光能察觉到刘德良心
里的想法,看得出刘德良在心里对自己充满了怨恨。
等刘德良经过后,赵德三不想再让杨美霞问个没完没了了,就说道:「美霞,
我单位还有点事儿,我先回去了。」
杨美霞努着嘴翻着白眼,明白有点不情愿,但又没说什么,赵德三冲她笑了
笑,就朝楼下走去了。
看着赵德三义无反顾的朝楼下走去,杨美霞撅着那张红润的樱桃小嘴儿,跺
着脚『哼』了一声,看上去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杨美霞回到了她区委宣传部部长的办公室里,坐下来后,
忍不住又仔细的回想起在吴敏办公室门口意外听到的吴敏和赵德三的对话,仔细
的回忆了一遍自己听到的那些对话内容,最大的疑点还是那个『护宝胶囊』和泻
药,因为她在回忆了一遍当时吴敏和赵德三就这个词的对话后,觉得赵德三对她
的解释好像有些欲盖弥彰,应该不是他解释的那样,什么胃药错买成泻药之类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唐副市长能饶了他吗?但是唐副市长好像并没有给赵德三找过
什么麻烦,如果真是把胃药错买成泻药的话,唐副市长会不给他找茬吗?杨美霞
从父亲杨天宇那里经常会听到他对市委市政府几个主要领导的评价,这个唐副市
长人品很差,往往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会与人计较,对赵德三不可能这么大度
的。
于是,杨美霞决定一探究竟,看看赵德三到底是不是说谎了。在中午下班吃
完饭后,杨美霞就走出了区委,想在附近溜达溜达,了解一下区里的情况,顺便
解开自己心中这个疑惑。杨美霞大大咧咧的沿着区委大门口的那条街道往前漫不
经心的踱着步子,挨着看过了路边的牌匾,在步行了一百多米,就在她觉得天气
太热,走的满头大汗准备放弃这个想法的时候,突然看到马路对面有一家『康寿
药店』,这无疑又激起了她了解事实真相的兴趣。
杨美霞穿过了马路,来到了这家叫『康寿药店』的店里面,正直中午时分,
天气太热,店里面顾客不是很多,只有三四个顾客站在柜台前向售货员咨询,杨
美霞并不是真正前来买药,而是想了解一下那个『虎豹胶囊』到底是不是胃药,
所以就没有去柜台前咨询售货员,而是在店中间的自选药架前徘徊着寻找那个
『虎豹胶囊』,但是在花费了十多分钟,矮个找遍了自选药架上所有药物后,还
是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虎豹胶囊』。
无奈之下,杨美霞就走到了柜台前去,等前面一个顾客咨询完之后,轮到了
她,年轻漂亮的女售货员脸上挂着职业微笑,礼貌地问道:「这位女士,请问您
需要什么?」
杨美霞说:「我想问一下,你们这药店里的胃药都有哪些呢?」
女售货员说道:「胃药的话种类很多,有治胃痛胃胀的,还有治疗胃溃疡的,
请问你需要哪一类?」
杨美霞也不知道那个『虎豹胶囊』到底是治疗哪一类胃病的,就勉强地笑着
说道:「你给我介绍一下吧?」
售货员倒也很有耐心,微笑着点了点头,就开始介绍道:「我们药店呢十大
胃药品牌都有,吗丁啉、斯达舒、三九胃泰、胃必治、江中健胃消食片、葵花胃
康灵胶囊、达喜、丽珠得乐、洛赛克、雷丽雅,这些胃药呢对治疗胃痛胃胀胃溃
疡都有很显着的疗效,您需要哪一种呢?」
听售货员分门别类的介绍完药店里的胃药品牌后,没有自己要找的『虎豹胶
囊』,杨美霞就感觉有点疑惑,于是微笑着问漂亮的女售货员道:「请问有没有
『虎豹胶囊』呢?」
女售货员一听杨美霞说的药名,神色立即就有些微妙的变化,随即保持那种
淡定的神色,微笑着问道:「请问你说的是胃药还是其他保健药药物呢?」
杨美霞微笑着回答道:「是胃药。」
女售货员一脸抱歉的摇了摇头说道:「对不起,我们这里没有这种胃药,刚
才我说的那些胃药已经是目前最齐全的胃药品牌了,不过女士你说的那种药我们
这里也有,但不是胃药……」
杨美霞听到售货员这么说,愣了一下,心里很是疑惑,于是满怀好奇之心对
女售货员微笑着说道:「那麻烦你拿来让我看看吧?」
女售货员听到杨美霞的要求,神色显得有一丝尴尬,但还是点了点头,走到
了柜台一头去,从货架最下面拿出一只盒装药,走了过来,将手里的药盒递给了
杨美霞。
杨美霞怀着好奇的心态,迫不及待的从女售货员手里接过药盒,当她的目光
一移上药盒,就立即被上面的文字和图片吓傻了,这哪儿是什么胃药啊,分明是
壮阳药嘛!只见盒子上印着『虎豹胶囊』四个大字,旁边有一行小一号的字:虎
豹胶囊彻底解决阳痿早泄前列腺等问题,重振男人虎豹雄风,彻底征服她,药效
持续一个月,夜夜让她做新娘。虎豹胶囊,分三步解决男人问题,A、七天净化性
器官,彻底解决阳痿早泄(粉红、坚挺、刚硬、滚烫、直达G点);B、一周期活
跃性因子,净化血液,**时间延长30分钟以上(升入激发、**涌涌、酥麻入
骨、终身难忘);C、两周期增长增粗,延长10年性寿命(**增至9公分以上,
性较**提高百分之二百),在一段看了就令人感到面红耳赤的夸张广告语旁边,
是一个浑身腱子肉的半裸外国男人,虽然穿着一条裤头,但那最关键的部位显得
极为夸张,男人的旁边是一头张大嘴巴的老虎,看上去非常威武……当杨美霞看
到药盒上的字和配图后,立即意识到赵德三口中的『虎豹胶囊』并不是什么胃药,
而是壮阳药,杨美霞毕竟还是没有结过婚的女人,哪里见过这种东西,顿时脸上
就粗红一片,就像是拿着一个烫手的山芋一样,神色极为尴尬和害羞,连忙将药
盒交还给了忍不住想笑的女售货员,然后转身就快步离开了药店,在她身后,分
明听到药店里的服务员笑成了一片。
这下丢人了,从药店出来后杨美霞用手摸了摸脸蛋,脸上还是很滚烫,她板
着脸狠狠地自言自语道:「赵德三,你竟敢糊弄本姑娘!」她当即就决定下午去
区建委找赵德三,好好质问他,因为她觉得既然赵德三能骗他,这其中肯定有什
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而且那『虎豹胶囊』是壮阳药,肯定和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
有关,怀着愤愤的心情回到了办公室坐下来后,一想起那盒药上的字,脸上就再
次滚烫了起来……本来这件事跟杨美霞没关系,管它『虎豹胶囊』是壮阳药还是
胃药呢,但是她一想到是赵德三骗她,还一脸义正言辞的样子,杨美霞就越想越
来气,在平静了片刻后,还是忍不住那股愤愤的心情,拿起手机给赵德三拨了电
话过去。
这个时候的赵德三正坐在办公室里等着下午市委柳副书记下来区里检查工作,
突然手机响了,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柳副书记来了,吴姐打电话通知他,连忙拿起
手机,一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才发现原来想错了,并不是吴姐打来的,而是自
己有些刻意躲避的杨美霞,上午才在区委见过面,这会她又打了电话过来,这让
赵德三感觉有些头疼,在电话铃声响了多半之后,他硬着头皮按下了接听键,轻
笑着说道:「喂,美霞,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杨美霞毫不客气地说道:「赵德三,你还敢骗本姑娘啊!」
赵德三一时不知道杨美霞在说什么,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疑惑道:
「我骗你什么了啊?」
杨美霞说道:「我问你,你说的那个胃药在哪里买的啊?」
赵德三听到杨美霞这个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题,一时间泛起了迷糊,问道:
「什么胃药啊?」上午见她,那时赵德三随机应变忽悠她的话,他根本没放在心
上,一时没想起。
杨美霞冷笑了一声,说道:「哼!开始装糊涂了啊!」
赵德三语气焦急地说道:「我真不知道你说什么啊,什么胃药啊?」
杨美霞说道:「那个虎豹胶囊,你不是说是胃药吗?在哪里有卖啊?」说
『虎豹胶囊』这四个字的时候,杨美霞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了那让人脸红耳赤
的广告语,脸上不自觉的就感觉有丝丝灼热。
第1936节:第一千九百一十九章,走开!别碰我!
听到杨美霞提起这个药名字,赵德三顿时心里就忐忑了起来,脸上随即写满
了不安的神色,不自然地『呵呵』笑道:「怎么了?你要买啊?」
杨美霞不冷不热地说道:「对啊,本姑娘肠胃也不好,想买来试试这药效果
怎么样……」
「药效持续一个月呢……」赵德三本能的鬼笑着说道,立即又意识到对方是
杨美霞,而并不是吴姐,连忙又紧张的纠正道:「不是,不是,这个药一点都不
好用,又贵又不好用,你要买就买别的药好一点。」
见赵德三的语气有些紧张不安,杨美霞不冷不热地干笑了两声,说道:「恐
怕你是不想让我看到那个虎豹胶囊是什么药吧?赵德三,我告诉你,本姑娘已经
知道那个虎豹胶囊是什么了,中午本姑娘闲着没事去药店逛了一圈,那个虎豹胶
囊并不是什么胃药,而是你们男人用的玩意儿!你竟然不老实,不给本姑娘说实
话!我算看清楚你了,连我这个老同学都不信任!」
听到杨美霞说已经了解清楚了虎豹胶囊是什么,赵德三的心里立时紧张极了,
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知道杨美霞现自己骗她后肯定会生气,想给她解释,可那
天的事情实在不好给她解释啊,赵德三嗫嚅着说道:「美霞,有的事情现在……
现在不方便让你知道的……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杨美霞干笑了一声,带着讽刺的语气说道:「都能用上壮阳药了,还能有什
么事儿呢,肯定是和吴书记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才不敢对我说,不是吗!」
赵德三见杨美霞误会了,随即焦急地解释道:「美霞,不是你想的那样,你
别瞎想,这件事跟我有关系,但不是我和吴书记之间的事情……」
杨美霞冷『哼』了一声,追问道:「那你说说看,到底是什么事情,本姑娘
对这个事情很感兴趣。」
赵德三又嗫嚅着说道:「这个……这个暂时不方便让你知道……」
见赵德三支支吾吾不肯说,杨美霞气呼呼地说道:「赵德三,你要是不把这
件事给本姑娘说清楚,以后咱们就一刀两断,你要有什么事也不要来找我给你帮
忙,哼!」说着话,杨美霞就『啪』一声将电话挂断了。
听着电话里传来了被挂断的『嘟嘟』声,赵德三感觉头一下子都大了,脑袋
里乱成了一团麻,眼看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等着给人一种很动感之美的柳副书记
来区里检查指导工作,等着在她面前表现一番,谁知道眼下又出了这样的事情,
被杨美霞了解到了虎豹胶囊是壮阳药,别说她那么聪明的女人了,即便是智商水
平很一般的人,一旦知道虎豹胶囊是壮阳药,而自己上午又糊弄着她说是胃药,
就一定会对自己的谎言产生怀疑,而这种男人用的玩意儿只有在做男女之事的时
候才能派上用场,这是一般人正常的思维逻辑,现在肯定已经让杨美霞对自己和
吴姐之间的关系产生了怀疑,如果就任由她这么怀疑下去,而现在她又在区里当
区委宣传部部长,赵德三很清楚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要远比男人更严重,一个是
区党工委书记,区里一把手,一个是区委宣传部部长,要是她们争斗起来,只会
两败俱伤,被其他一直觊觎着这两个位置的人渔翁得利,所以,眼下必须打消杨
美霞的疑心才行。
无奈之下,赵德三趁着吴姐还没有打电话过来通知他迎检,就起身快步走出
了单位,开车径直来到了区委,为了不让吴姐看到自己这么早就过来,赵德三特
意将车停在了区委门口,从车上下来鬼鬼祟祟朝区委大楼上打探了一番,没见到
什么熟人,这才三步并作两步,低着头匆匆忙忙走进办公楼里,健步如飞来到了
杨美霞的宣传部部长办公室门口,怀着不安的心情敲响了办公室门!
「谁呀!」里面传来了杨美霞尖锐的质问,赵德三听得出她正在气头上,要
不然态度不会这么恶劣。
「美霞,是我,赵德三。」赵德三朝左右张望了一番,才对门里面回答道。
「你来干什么!我又没让你来!」杨美霞也没说让赵德三进去,只是扭着性
子这脾气。
赵德三干脆将门打开,闪身进去,从里面关上了门,转过身后才现原来杨美
霞眼眶里溢满了晶莹剔透的泪水,一脸委屈的样子瞪着他,冲他脾气道:「你来
干什么啊!谁允许你进来了啊!」
见杨美霞一脸委屈的样子,竟然还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哭了,不过这不正说明
她心里很在乎自己吗,看见她泪光闪烁的样子,赵德三不由得心里有一丝怜悯,
随即走上前去,不由分说就抬起手帮她擦眼角下的泪水,谁知他的殷勤被杨美霞
的手无情的打开,用那双微微泛红的眼睛瞪着他,叱责道:「走开!别碰我!」
赵德三皱着眉头,愁眉苦脸的看着杨美霞,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咂了咂嘴
吧,安慰道:「美霞你怎么了啊?哭什么啊?」
「怎么了!被狼心狗肺的家伙给气的!」杨美霞扭过脸去,狠狠说道。
赵德三一脸焦急地看着她说道:「美霞,你误会了,那不是我和吴书记的事
情,可以说跟我关系不大,知道吗?」
杨美霞干笑了一声,说道:「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在一起,还用到了壮阳药,
还能生什么事啊!你以为本姑娘是三岁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吗!」
赵德三见杨美霞果然是误会了,就皱着眉头无奈地说道:「站在你的角度上
来说,你肯定觉得事情就是你想的那样,但事实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杨美霞扭过头来,扬起那张泪痕斑斑的漂亮脸蛋,一双眼睛直直的凝视着赵
德三说道:「既然不是我想的那样,那你就给我说说,到底是什么样子?」
赵德三咂了咂嘴吧,觉得还是不能轻易把这件事的真相说出来,他一脸为难
的说道:「美霞,这件事牵扯唐副市长和吴书记,现在就我一个人知道,我恐怕
不能随便给人说的,要是被吴书记和唐副市长知道是我把那件事传播出去,那我
肯定会遭殃的。」
杨美霞听赵德三的意思是怕她知道后会宣扬出去,于是,杨美霞『哼』笑了
一声,质问道:「赵德三,你觉得本姑娘是那种大舌头的人吗?我是因为你才想
搞清楚这件事,要没你,本姑娘才懒得理呢!」
赵德三低眉思索了两秒,问杨美霞:「美霞,你确定你一定不会给别人说这
件事吗?」
杨美霞一脸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杨美霞不是那种喜欢嚼舌根的女人,
我就是想让你自证清白。」
了解清楚了杨美霞的具体想法后,赵德三凝眉思索了片刻,才将那天他给唐
副市长换药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但对具体的经过又稍加修饰了一下,因为他觉
得不能让杨美霞知道是自己刻意去换了药,那样会让杨美霞认为自己肯定当时是
因为吃醋才会那么做。
听完了赵德三的讲述后,杨美霞忍不住被事情的可笑经过逗得『咯咯咯』出
了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看着杨美霞终于是破涕为笑了,赵德三也算是松了一口
气,摆平了眼前的一个麻烦。
「你怎么连药都给人家买错了啊……」杨美霞抿着嘴,微微红着脸暧昧地看
着赵德三说道。
赵德三故意佯装出一副尴尬的样子,说道:「我也没用过那些东西,我怎么
知道啊,唐副市长只说让我去买,我并不知道是干那个事才用的,我又用不上。」
杨美霞破涕为笑后,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暧昧地看着赵德三,逗弄他说道:
「你现在还年轻,肯定用不上,但是等你到了唐副市长那个年纪,肯定也要用呢。」
赵德三见杨美霞已经不再伤心了,那个笑靥如花的样子也让他紧绷的情绪完
全放松了下来,随即也和她开起了玩笑,拍了拍胸膛,一脸自信地说道:「你看
我是像用那种东西的人嘛!」
「谁知道,人家又没……」杨美霞嘟囔了半句,剩下的半句话没好意思说出
口,脸上就泛起了一层羞晕。
看着杨美霞这个大美女那种面色红润的害羞样,赵德三心里也有些痒痒,特
别是她就这么坐在办公桌前,胸前那两团硕大从雪白的短袖衬衫敞开一粒纽扣的
领口裸露出了差不多三分之一,雪白浑圆,高耸挺拔,好不诱人。这些未婚女人
的胸房说到底是要比吴姐等已婚女人的好看很多,未婚女人的胸房因为很少经过
男人双手的塑造,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饱满、挺拔、圆润、大而不垂,而
已婚女人的乳房因为经过男人双手的塑造,胸型扩张,丰满、酥软,手感度相对
于未婚女人来说要稍稍柔软一些,但却很富有弹性,而不是未婚女人那种略带瓷
硬的手感。
毕竟是杨书记的千金,从小受过良好的教育,不论是物质生活还是精神生活
都很丰裕,难怪在大学的时候,当初她来跆拳道协会练习跆拳道,当时是赵德三
教授她的,其他那些姑娘在协会里练习的时候,隔三差五就会有不同的男生来找,
但是从来没有见到任何男生来找过杨美霞,那时赵德三只知道杨美霞家庭条件优
越,认为是她眼光高,看不起学校里那些男生,所以对当时他这个落魄的富二代
来说,更没有胆量和资本去主动和她套近乎了。
第1937节: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但是谁知道这个世界有时候很大,有时候又很小,竟然在离开大学校园数年
后能与当初这个被他当做手枪对象的千金小姐在西京重逢,而且现在她居然为了
自己甘愿从省委总工会那么好的单位下到浐灞开区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来,按理来
说,人家一个漂亮姑娘已经做出了这么大的举动,这个时候他应该放开手脚,不
管三七二十一和她谈上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可是造化弄人,命运总是习惯和人
开玩笑,在给人们一些希望的同时,又会剥夺走另外一些希望,现在对赵德三来,
桃花运太旺也成了一种麻烦,因为有省委金书记的千金金露露的前车之鉴,赵德
三现在不敢轻易惹杨美霞,不敢与她突破目前这种老同学新朋友的关系,更不敢
越雷池半步,对她有任何实质性的动作,如果杨美霞没有杨天宇书记是她父亲这
个光环,恐怕那天晚上在吴书记家里,他早就已经将这个漂亮姑娘给就地正法了。
赵德三还是有点担心杨美霞会忍不住将这个秘密宣扬了出去,于是神色严肃
地看着杨美霞,叮嘱道:「美霞,这个秘密我只告诉了你一个人,现在出了吴书
记和唐副市长,就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千万不能再让第三个人知道了,知道吗?」
杨美霞笃定的笑着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秀眉一扬,疑惑的看着赵德
三问道:「对了,你不是说你不知道那个虎豹胶囊是那种药吗?那你后来是怎么
知道的呢?」
这个问题对赵德三来说倒也不难,他脑袋里随之一个激灵,说道:「这不是
因为用错了药,唐副市长就一直拉肚子,没得逞嘛,吴书记因为这件事严厉的批
评了我,在我再三试探下,才得知了原来唐副市长那天让我去买的药是给男人壮
阳提神用的……」
杨美霞说:「还真没看出来,吴书记那么一个知性大气的女人,竟然会和唐
副市长有那种关系啊。」
赵德三见杨美霞因此对吴姐的人品有了负面的看法,随即站在吴姐的立场上,
帮她说起了好话,他说道:「其实吴书记也是没办法的,你不知道市里那几个领
导,都很好色,但凡下面那些稍微有点姿色的女下属要找他们办事,都过不了这
一关的。」
杨美霞不屑一顾地一笑,反问道:「那怎么没有哪个男领导对我有那样的想
法呢?」
赵德三瞥了她一眼,很直白地说道:「你后台那么硬,哪个人敢对你有那样
的想法,除非是不想混了!」
杨美霞用那双桃花眼暧昧的看了一眼赵德三,低下了头,有些娇嗔地说道:
「那……那你有没有对我有那种想法呀?」
听到杨美霞这么问,赵德三已经十分肯定她喜欢上自己了,他也的确对杨美
霞很有感觉,但是现实情况却不允许他同时脚踩几只船,于是赵德三就佯装没听
见她在说什么,眯着眉头装糊涂地说道:「啊?美霞你说什么?」
「啊,啊,啊你个大头鬼呀。」杨美霞见赵德三装糊涂,温怒地白了他一眼,
接着没好气地说道:「没什么啦!」
看到杨美霞那闪烁的眼眸,笑靥如花的脸颊,赵德三知道她已经打消了对自
己和吴书记关系的怀疑,不由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杨美霞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拿起手机一看,就皱起了秀
眉,看到杨美霞那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赵德三就很好奇是谁给她打的电话,并没
有急着离开,而是在一旁的沙前坐下来,点了一支烟,等着她打完电话。
赵德三看见杨美霞靠在老板椅上皱着眉头,将手机放在耳边一脸不耐烦地说
道:「妈……我是专门为了躲开他才来浐灞开区工作的,我爸都同意了,你还什
么牢骚呢……就算那些工程是水利厅管着,但是女儿重要呢还是钱重要啊?你难
道为了揽几个工程就让女儿和自己不但不喜欢反而很讨厌的男人在一起吗……」
停顿了一会儿后,杨美霞随即又眉开眼笑,一脸兴奋地说道:「真的啊……
好啊,那行……下个礼拜……好的……那我就挂了,老妈拜拜……」
看着杨美霞讲电话时那阴晴不定的样子,赵德三猜不透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
怎么还会有这样的魔力呢?
接完电话后,还不等赵德三说话,杨美霞就眉开眼笑地看着赵德三问道:
「赵德三,你下个礼拜有时间没?」
赵德三皱着眉头,一脸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杨美霞笑嘻嘻地说道:「下个礼拜跟我去我家里……」
听到杨美霞要带他回家,赵德三一脸惊诧的瞪大了眼睛,「啊」了一声,张
大嘴巴瞠目结舌的看着杨美霞那兴奋的表情。
见到赵德三的反应有些惊诧,杨美霞的表情顿时就阴沉了下来,问道:「怎
么?不愿意啊?」
赵德三皱着眉头说道:「不……不是,就是感觉有点太惊讶了,干吗让我跟
你去你家里啊?我们又没什么关系。」
杨美霞见赵德三有点尴尬,她嘻嘻笑着说道:「现在是没什么关系,说不定
将来就有了啊。」
赵德三脸上泛起苦涩的表情,嘀咕道:「那可能性也不大。」
杨美霞并不在意赵德三现在的想法,在电话里她妈妈打电话说下个礼拜自己
过生日,让女儿将赵德三带回家里来作客,杨美霞还乐观的认为是母亲答应了自
己在姓犯的之外另找男朋友,其实不知道母亲是别有用心,她想让杨美霞将赵德
三带回家里去,亲自给赵德三做一番思想工作,让他不要和女儿来往的那么亲密。
杨美霞不在意赵德三的反应,她笑靥如花地说道:「上次我不是让你冒充了
我一次男朋友去见我妈妈了嘛,这次你再帮我一个忙,冒充一次吧,我妈下个礼
拜过生日,是她让我带你回家做客的,你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吧?」杨美霞的想
法很天真,她觉得一旦赵德三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家人面前冒充自己的男朋友,次
数多了,自然会水到渠成真成为她男朋友的,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怎么会这么喜
欢赵德三,在大学的时候不知道是性格高傲还是怎么了,总是听跆拳道协会里其
他女孩说赵德三很帅,但就是对他没有一点感觉。而时隔多年后,当初那种看法
竟然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他有了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杨美霞的邀请让赵德三很是头疼,他很清楚杨美霞的想法,她巴不得自己以
男朋友的身份去她家里做客呢,一旦上门做客了,两个人的关系就会更进一步,
从老同学迈向男女朋友。赵德三识破了杨美霞心里的小九九,于是佯装突然一惊,
说道:「对了,我下个礼拜还有事情,抽不出时间。」
「你是不想去吧?」杨美霞阴着脸说道,已经看穿了赵德三的心思。
赵德三一本正经地说道:「真的,我真的有事呢。」
杨美霞坚持认为赵德三是不想跟她回家,她脸色阴沉如水,直勾勾盯着赵德
三,说道:「赵德三,你不想去就老实说,别找这么多借口。」
赵德三低着头不说话了,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见赵德三的心思被自己猜中了,杨美霞撅着樱桃小嘴儿,表情又变得委屈了
起来,说道:「我妈妈专门让我带你回去的,你要是不去的话,那本姑娘的面子
还往哪里搁啊,会让那个姓犯的怎么看我啊!」
赵德三最怕的就是看见漂亮女人在自己面前哭哭啼啼,一看到杨美霞又一脸
委屈的快要哭了一样,赵德三心里就有些急,连忙说道:「美霞,我不是不想去,
我是不知道我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去,再说了我不想再惹那个姓范的了,你要理解
我啊。」
杨美霞听得出赵德三不想去的主要原因还是怕得罪范成权,从上次他在拍卖
会上与范成权斗富,花了三千万为自己拍下那顶凤冠来看,杨美霞知道赵德三是
一个很好面子的男人,她就想到了用激将法来刺激他,于是就故意白了他一眼,
挖苦着说道:「我就知道你怕那个姓范的,你要是怕就早点说,上次我也不要你
跟他去拍卖会了,还花了你那么多钱,没想到你是个胆小鬼!」
果然,这一招很凑效,可以说是立竿见影,只见杨美霞这么一说后,赵德三
立即就不同意了,他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满的样子说道:「谁怕了啊!」
杨美霞继续阴沉着脸刺激他说道:「你怕,你怕范成权!」
赵德三急的从沙上站起来,摆出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反驳道:「我
怕他还会从他手里抢来那顶凤冠给你吗!」
「你要是真不怕就跟我去我家里!」杨美霞趁机说道。
赵德三也是被杨美霞给玩的有些晕头晕脑了,脱口而出道:「去就去。」
杨美霞立即说道:「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数!谁要是反悔谁就不是男人!」
赵德三不假思索地说道:「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说完后,突
然见杨美霞捂着嘴『扑哧』一声得意的笑了起来,赵德三这才立即恍然大悟过来,
自己原来上了这小妞儿的当了,原本那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立即消失的无影
无踪了,皱起了眉头,愁眉苦脸的看着杨美霞,说道:「杨美霞,好啊,你原来
是故意刺激我呢。」
第1938节: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准备好了
杨美霞笑嘻嘻地说道:「怎么着?想反悔啊?你可记得刚才你说的话,你要
是不去你就不是男人!」
赵德三的性子一向很耿直,从来都是说话算数,见已经没有再讨价还价的余
地了,就横下了心,不甘示弱地说道:「谁反悔了?去就去,谁怕谁啊!」
杨美霞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说道:「那好,下个礼拜,记好了啊,到时候
别临阵反悔就行。」
虽然是在杨美霞面前为了证明自己是个男人,出于无奈硬着头皮答应了跟她
去家里,但赵德三心里的滋味儿却是很不好受,因为他知道,一旦跟她去了家里,
到时候见了她父母,这种假冒伪劣的男女朋友关系基本上在她父母眼中就算是确
定了,一来,从上次杨美霞母亲见到他这个假冒伪劣的女婿后,就表现出很不满
的态度来,势必会引起杨美霞母亲的不满,二来,与范成权之间的矛盾无疑会加
深,又不知道那个家伙会想什么办法来报复自己了,对于赵德三来说,他最担心
的就是第二点,因为范成权那个家伙的后台实在太硬,上次要不是杨美霞出面找
父亲杨天宇来解决问题,恐怕他都已经被正式判刑了。
答应了杨美霞跟她去家里,但赵德三的心里却有了一种不安的感觉,重新在
沙上坐下来后,就低头耷拉,一脸心思沉重的样子。
杨美霞似乎看的出赵德三的顾虑,她对赵德三保证道:「赵德三,本姑娘保
证那个姓范的一定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你就别前怕狼后怕虎的了,他上次也就是
吓唬一下你而已。」
赵德三听到杨美霞将上次的事情说的很简单,就抬起头来有些激动得说道:
「吓唬?都把我送进监狱里去了,差点判了刑,还吓唬啊?」
杨美霞看见赵德三那激动的样子,轻轻笑了笑,一脸沉着地看着他,说道:
「你放心吧,上次从那几个围殴你的男人身上搜出毒品的事情,姓范的也脱不了
干系呢,他是想陷害你,但是现在警察已经怀疑到了他头上,在沿着这条线索调
查毒品来源呢,只是因为他父亲的关系,姓范的现在才暂时相安无事,他自己心
里也很清楚,这个时候哪里还敢再胡来呢。」
听到杨美霞说起这件事,赵德三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
她,说道:「警察真的在暗中调查啊?」
杨美霞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虽然就算调查出来是姓范的买的毒品来陷
害你,可能也不会抓他,但是他现在也做贼心虚着呢,不敢再胡作非为了,你就
不用再担心他会把你怎么样了,再说还不是有我呢吗。」
听着杨美霞最后这句『再说还不是有我呢吗』,赵德三仿佛是听到了自己当
初对郑洁的承诺,只有在他有十足的把握时,才会向别人这样表态。不管怎么说,
杨美霞好歹是市委书记的千金,肯定是要比自己神通广大的,所以,赵德三也就
打消了心里的畏惧,点了点头,说道:「那行,反正有你这句话,要是那个姓范
的算计我,美霞你替我解围就行了。」
杨美霞笑盈盈的点了点头,双手托着下巴,就那么眉开眼笑的盯着赵德三,
那样子看上去花痴极了,倒是把皮厚肉粗的赵德三给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坐在
沙上有些坐立不安,左顾右盼着躲闪着杨美霞那暧昧的目光。
办公室里随之安静了下来,似乎只能听见两个人彼此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就
连空气里也溢满了浓浓的爱意,气氛暧昧极了。
「爱你在心口难开……」彼此沉默了片刻,赵德三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办公室
里安静的气氛,这倒让赵德三有些难耐的心情得到了缓解,他立即掏出手机,一
看屏幕上显示着吴姐的电话,随即有些惶恐的看向杨美霞,向她『嘘』了一声,
说道:「是吴书记的电话,美霞你别说话。」
杨美霞努着樱桃小嘴白了他一眼,赵德三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再次向她
『嘘』了一声,见杨美霞安静了下来,这才按下了绿色接听键,轻笑着说道:
「喂,吴书记。」
「小赵,在单位没有?」吴敏问道。
「不在……」赵德三本能地回答道,随即又立即改口说道:「在,在呢。」
「到底是在还是不在啊?」吴敏被赵德三的回答搞得有些糊涂,不耐烦地问
道。
「在,在呢。」赵德三笑眯眯地回答道。
「我刚才接到市委办的电话通知,说柳副书记已经出了半个多小时了,我估
计马上就要到咱们区里了,你来区委吧,咱们一块在区委等柳副书记,一起迎接
他。」吴敏吩咐道,她觉得上次是她和赵德三一起去人家柳副书记家里拜访她的,
今天人家柳副书记来区里检查工作,赵德三在场迎接也好表示一下对她来区里检
查工作的重视。
赵德三连忙答应道:「好的,吴书记,那我马上就过去。」
吴敏说道:「嗯,先来我办公室,我等你。」
赵德三道:「好的。」
接完电话,杨美霞就用那双桃花眼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赵德三,忍不住心里
的猜疑,问道:「又是吴书记啊?她打电话给说什么了?」
赵德三如实回答道:「柳副书记马上到区里来了,吴书记让我来区委和她一
起做好迎检准备呢。」
杨美霞不屑地『切』了一声,说道:「我们区委区政府难道没其他领导了呀,
别人不叫,叫你来和她一起迎接柳副书记,真不知道吴书记是怎么想的。」
赵德三说道:「难道你忘了,上次是你牵线搭桥,我和吴书记一起去人家柳
副书记家里拜访人家了吗,今天人家柳副书记下来检查工作,我肯定得出面啊。」
经赵德三这么一提醒,杨美霞才打消了疑问,摆了摆手说道:「去吧去吧,
赶紧去迎接人家柳副书记去。」
赵德三笑了笑,就起身走出了杨美霞的办公室,看着赵德三那高大的背影,
杨美霞的眼神里流露出了浓浓的爱意,已经忍不住期待着下个礼拜早一点到来带
着他回家里去见父母了,在她看来,母亲这次非要她带赵德三去家里给她过生日,
恐怕是已经在她的个人问题上做出了妥协退让。
从杨美霞的办公室出来后,赵德三就直奔吴敏的区党工委书记办公室里,很
快到了吴姐办公室门口,赵德三抬手敲了敲门。
「请进。」里面传来吴姐那带着女人磁性的声音。
赵德三轻手轻脚的推开办公室门走了进去,吴姐正在低头伏案在笔记本上写
着什么,听见办公室门『嘎吱』响了一声,抬起头朝门口轻描淡写的看了一眼,
一见是赵德三,顿时就有些惊讶地看着他,说道:「小赵?」
赵德三见吴姐的反应很奇怪,愣了一下,开着玩笑说道:「怎么啦?难道吴
姐不认识我了啊?」
吴姐放下手里的钢笔,十指交叉在靠在老板椅上,不解地问道:「你怎么这
么快就来了?刚打了电话你就来了。」
听吴姐这么说,赵德三这才想到自己是从同一栋办公楼上杨美霞的办公室里
过来的,肯定要比从区建委出来吴姐这里快的多,于是,他就开玩笑地说道:
「我未卜先知,接你听话的时候正在来区委的路上呢。」
吴敏笑了笑,也没多问,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就直入正题地说道:「柳副
书记估计很快就到了,你准备好了没?可别给我出什么乱子。」
赵德三一脸自信的点点头说道:「放心吧,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
看到赵德三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吴敏紧绷的心情放松了下来,毕竟这是柳
副书记第一次来浐灞开区检查工作,对区里的工作满意与否,直接关系着自己将
来的仕途命运。
在等着柳副书记大驾光临的这段时间里,在吴敏的办公室里,两人聊了一些
无关紧要的话题打时间,等着柳副书记到来。期间区委办的老侯来找了吴敏,征
询了一下放慰问品的事情,安排好这一切后,差不多一个小时都过去了。
吴敏就觉得有些奇怪,一个多小时以前市委办就通知说柳副书记已经在来区
里途中了,怎么都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还不见柳副书记人影呢?会不会是市委办
虚晃一枪呢?为了搞清楚柳副书记的行踪,吴敏给市委办主任打去了私人手机,
得知柳副书记的确是一个半小时以前就已经出前往区里了。
得到区委办的回答后,吴敏心里很是疑惑,从市委到区委,以正常开车度来
说,只要不堵车的情况下,一般四十分钟就能到。但是区里到市里这段路几乎是
不堵车的,更别说是周中的时候了。吴敏越想越越疑惑,最后甚至猜测着是不是
柳副书记坐的车在途中出了事故?
这样一想,吴敏心里就忐忑起来,脸上随之浮现出了不安的神色,皱着秀眉
对赵德三说道:「德三,你会柳副书记的车会不会在路上出事故了啊?」
赵德三眉头一扬,一头雾水地问道:「吴姐怎么这么说呢?」
吴敏又一脸焦急的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一脸不安地说道:「市委办说柳书
记都出一个半小时多了,正常情况四十分钟就能到这里,怎么现在还没有到呢?
也没什么消息,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儿。」
第1939节: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好好表现
经吴姐这么一说,赵德三这才意识到的确有些奇怪,不算太长的一段路程,
怎么都快两个小时了还没到呢?但是在赵德三看来,给这些大领导开车的司机都
是那种千挑万选出来的,驾驶技术都很高,在来浐灞开区这段路上,车流很稀,
应该不会出什么乱子的,于是赵德三就安慰着有点惊慌的吴姐说道:「吴姐你就
别担心了,肯定不会出什么事的,人家柳书记的司机可不是一般的司机,那开车
技术比我厉害多了。」
吴敏觉得赵德三说的倒也是,她稍微放松了一下紧张的心情,深呼吸了一口
气,又在老板椅上坐下来,静静的等待着柳副书记的消息。
终于在赵德三陪着吴敏继续焦急的等待了半个小时候才有了柳书记的消息,
区委办的老侯三步并作两步匆匆忙忙来到吴敏的办公室门口,敲开门一脸紧张地
对吴敏说道:「吴书记,柳副书记来了……」
「在哪呢?」吴敏一脸紧张的问道,说着话从老板椅上站了起来。
老侯微微喘着气说道:「刚来,是在林碑区孙书记的陪同下一起来的,现在
在会议室里坐着呢。」
吴敏点了点头,连忙拿起笔记本和钢笔,给赵德三使了个眼色,就带着他一
起匆匆忙忙走向了会议室。
来到会议室门口,赵德三就看到在会议室里象征一把手的位置上坐着一个中
年女人,搭眼看去,还有认不出,虽然那天陪着吴姐一起去柳副书记家里拜访过
她,但那天晚上见到的柳副书记是穿着运动装,头扎成马尾辫,香汗淋漓的动感
女人,而今天在工作状态中的她显然要多了一份知性的韵味。
「柳副书记,你好。」吴敏走进会议室里连忙热情的笑着向柳雪梅打了个招
呼,又朝坐在一旁的林碑区孙书记点头示意了一下,算是打过招呼了。
柳雪梅冲吴敏微笑着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跟在她身后的赵德三,嘴角闪过
一抹神秘微笑,示意他们坐下来。
于是吴敏就和赵德三找了位置坐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刘德良也温驯赶了过
来,毕恭毕敬地向柳雪梅和孙书记打过招呼,也找了位置坐了下来。
吴敏心里一直有个问题,那就是柳副书记从市委出后这么长时间都去哪里了,
于是,她恭敬的微笑着,试探着问柳雪梅说道:「柳副书记,我听市委办的人说
您两个小时前就出了,一直在等着迎接您,路上是不是堵车了,耽误了柳副书记
您不少时间?」
听到吴敏的疑问,刘月梅轻轻一笑,看了一眼坐在一旁面带温笑的孙书记,
语气温和地说道:「本来会早点来你们浐灞开区的,但临时又去林碑区看了看,
在那边耽误了点时间,跟老孙一起过来了。」
孙书记与吴敏之间也有过那种关系,接着柳雪梅的话,孙书记好色的看了一
眼吴敏,那肥头大耳的脸上笑容可掬,说道:「今天柳副书记主要是来检查指导
你们浐灞开区的工作,我也顺便陪同柳副书记过来看看你们浐灞开区现在的开建
设情况,学习学习。」
这孙猪头是赵德三第一个现与吴姐保持那种不正当关系的男人,看到他这猪
头模样,赵德三就忍不住想到了那次在市委二招替吴姐开好两个房间,一个留给
她和孙猪头,一个自己休息的事情,那天躲在吴姐房间门口,听见孙猪头在吴姐
的房间里与她弄那事儿,甭提赵德三当时感觉有多震撼了,在他眼中,吴姐一直
是那种很正经的女人,但他没想到吴姐也会为了往上爬而用身体来打通那些对自
己能帮助的男性领导。后来赵德三也想通了,反正自己又不是吴姐的老公,同样
和她的关系不能被人所知,自己享受了就行了,用不着管那么多闲事,要说戴绿
帽子,那也是给『大偏头』戴了,跟自己没什么关系。
吴敏接着孙书记的话笑盈盈说道:「孙书记你可真会开玩笑啊,要学习也是
我们浐灞开区学习你们林碑区才行啊,你们林碑区可是咱们西京市经济展水平最
高的一个区了,以后我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还需要多向孙书记你讨教才行啊。」
在官场有一个很普遍的现象,那就是地位身份地位越高手中权力越大的人物,
反倒在公众场合的姿态越低调,礼尚往来也是官员交往中的一个正常现象,被吴
敏恭维了一番后,孙书记自然要手礼尚往来,『呵呵』笑着,客套道:「我们林
碑区现在已经是气数已尽了,再怎么展也突破不了了,现在咱们整个西经市最有
展潜力的还是你们浐灞区啊,市委市政府和省委省政府都很重视你们浐灞区的开
建设,领导班子也是配备的很有实力,都是像吴书记这样工作能力很强干劲十足
的领导,区里自然环境德天独有,前段时间又在市委市政府牵头下和林氏建设集
团签订了投资建设框架协议,现在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啊,相信要不了多久你
们浐灞区无论是经济水平还是开力度都会过我们林碑区的。」
看到孙猪头和吴敏在互相拍马屁,柳雪梅轻轻笑了笑,说道:「好了,你们
两个就不要再互相拍马屁了,老孙和老吴的工作能力我心里很清楚的,虽然经济
建设方面的事情主要是咱们市政府在抓,但是呢,市委也一直很重视浐灞开区现
在的建设展情况,我一直说有时间要一定来浐灞开区看看,但一直都没什么时间,
今天终于是抽出了一点时间下来看看,顺便再去周边的困难群众家里走访一下。」
「我……」吴敏刚说出了一个『我』字,刘德良忍不住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在
柳雪梅面前自我表现一番,就抢过了吴敏的话茬慈眉善眼地笑着说道:「柳副书
记,这些工作都已经安排好了。」
柳副书记和唐副市长一直在暗中处于敌对状态,那天在市委常委会上,唐副
市长一直在力荐刘德良当浐灞开区一把手,而柳雪梅站在吴敏这边,因为这两个
人,柳副书记与唐副市长又在常委会上争了个面红耳赤。看到刘德良那种低三下
四的奸诈样,柳雪梅不但没有感到一丝高兴,反而有点厌恶他的嘴脸,就像是没
有听见刘德良在说什么一样,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对着吴敏微笑着问道:
「吴书记,一会下乡去慰问困难群众的工作都安排好了吗?」
柳副书记对刘德良的置之不理众人全都看在了眼里,立即就意识到柳副书记
不待见刘德良,柳副书记对自己那副熟视无睹的态度,让刘德良顿时感觉很尴尬,
心里像是受到了严重打击,感觉沮丧极了。
而吴敏就像是得到了意外之喜一样,心里一阵幸灾乐祸,连忙微笑着点头回
答柳雪梅道:「都安排好了。」
柳副书记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我对吴书记的工作能力很放心,本来呢,
我应该提前半个多小时就坐在这里了,但是来区里以后呢,我和孙书记私下开车
在区里转了一圈,看了看,区里的展的确很快,那些高楼一座一座拔地而起,城
市面貌已经初步显现出来,相信要不了多久,一座环境优美的人居型生态城市就
会出现在这里了,这全都要归功于以吴书记为的浐灞开区领导班子啊,我先代表
市委对吴书记对浐灞区的开建设做出的贡献说一声谢谢。」
听到柳雪梅这么说,吴敏顿时才明白了为什么柳雪梅从市委出后两个小时才
到了这里。吴敏连忙谦虚地笑着说道:「柳副书记你言过其实了,区里这几年的
展离不开市委市政府的重视,我也只不过是做了我分内该做的事情,要说城市面
貌的变化,这还要归功于我身边的小赵,他是咱们浐灞区建委主任,在他来区里
负责建委工作这将近两年的时间内,区里的城市面貌变化很大,一些基础建设和
大型项目也都进展的井井有条的。」
刘德良对吴敏当着柳雪梅副书记的面美言赵德三心里很是不满,最近他一直
在找机会想把赵德三敢出浐灞区,但没想到吴敏竟然会当着柳副书记的面夸奖赵
德三在区里的贡献,这无疑会让赵德三在区里的根基越扎越稳,想要将他驱逐出
浐灞区就会越来越难了,刘德良用眼角的余光狠狠瞪了一眼吴敏。
而赵德三完全没想到吴姐在这个时候竟然还会想到自己,在柳副书记面前美
言自己,这让赵德三在心里又对吴姐增加了几分感激之情,同样也是用眼角的余
光看了一眼吴姐,但与刘德良不同的是,赵德三的目光中充满了感激之情,而刘
德良的目光中却是带着憎恨之意。
听到吴敏这么说,柳副书记便将目光看向脸上堆满谦虚微笑的赵德三,微笑
着说道:「小赵很不错,年纪轻轻就这么有能力,是咱们党员干部中不可多得的
人才,再接再厉,将来一定会得到组织上的重用的。」
赵德三谦虚地点着头说道:「我现在做的还远远不够,一定再接再厉,争取
为浐灞开区的建设展贡献自己一份微薄的力量。」
孙猪头知道赵德三是苏晴的『表弟』,也对柳副书记夸奖他说道:「小赵这
小伙子的确很不错,是个难得的人才,组织上让他在区里负责建委工作的决策很
英明啊。」
吴姐的用情、柳副书记的器重、以及孙猪头的『以德报怨』,让赵德三的心
里感觉非常受用,心里觉得美滋滋的,心想自己在柳副书记的心中留下了好印象,
会对自己将来的展有很大的帮助,这样一想,赵德三似乎已经看到了更为光明的
前程在召唤自己。想着一定要好好利用这次柳副书记下来检查指导工作的契机,
在她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