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工男爆杀黄毛】(完)


出场人物:
黑长直:就读知名大学的美少女,性格温柔善良,容貌端正秀丽,气质飘逸
出尘,是当之无愧的院花;
理工男:黑长直的男友,两人是高中同学,现在与黑长直就读于同一学校不
同院系,因为轻度近视而戴眼镜,标准身材,容貌清秀,做事严谨细致;
黄毛:附近的混混,在黑白两道都有一些靠山,因为大学校园对外开放而经
常进入校园物色无知少女,趁机下手;
辣妹:黄毛的姘头,因为父亲的财力作为特长生被招入学校,因为有弟弟继
承家产而被家里放纵,现在是学生会成员,依靠职务特权帮黄毛骗来无知少女以
及自己看中的纯情少年。
黄毛在又一次搭讪失败之后,看到了牵着手从图书馆中走出来的黑长直与理
工男。立刻对黑长直产生了强烈的欲望,赶紧偷拍了两张,给辣妹发消息:
——想办法单独约出来这个女人,剩下交给我,事成之后给你一板进口的
「那个」
十分钟之后,辣妹发来了回复
——我要两板
——这怎么行!这玩意很难弄到的!
——这女人很难骗到的!她很少参加校内活动,我基本没见过她几面。
——两板可以,加钱,你知道的,这东西有价无市。
——一板是你白送我的,另一板我出1K
——想啥呢!人家出价都是500一粒,给你个面子,3K
——一口价2K,今天就给我,事成之后给我另一板,再贵我不要了
——成交!
一个月之后,黑长直莫名其妙地收到学生会宣传部的通知,自己参与的校园
女神征集活动中获奖,可以和其他获奖人员一起去领取五百元奖金和证书。
黄毛在学生会的办公室装模作样地把简单打印的证书和二百元奖金交给黑长
直,并告诉黑长直,为了费用报销流程方便,剩下的奖金不能直接给现金,已经
安排了相应档位的招待,请获奖选手出席。
作为另一位「获奖选手」的辣妹表示同意,随即表示自己认识第三位「获奖
选手」,此人因为身体不适今天无法领奖。
黄毛露出遗憾的表情解释道:「这次奖金是在指定的酒店用餐才能报销的,
而且包间已经订好了,不能更改时间。」
辣妹帮腔:「没事,这次我代她吃了,下次我请她吃饭就好。我们赶紧出发
吧!」不由分说就拉着黑长直往外走,两人坐进了学生会门口轿车的后座,黄毛
上车锁上车门,扬长而去。
对于两人一唱一和的行为表示疑虑,黑长直悄悄给男友发了条消息,并打开
了手机的定位。
到了包间,黄毛二话不说就招呼服务员上菜,可以看出,菜品的质量确实和
名义上「奖金」的价值相称。
「这个,因为少了一个人,为了不浪费,我们撤两道菜,点一瓶红酒哈~」
黄毛赔笑着看向两人,不等黑长直出口拒绝,就招呼服务员上了一瓶红酒。
「我来开我来开!」辣妹毫不含糊,接过开封的红酒就往分酒器里咕嘟咕嘟
倒了半瓶,黑长直警惕性大增,把手机里预先编辑好的一条消息发给理工男。
黄毛开始大肆宣扬红酒美容养颜,保护心脏,适度饮酒对身体无害云云。黑
长直暗叫不妙,主动上前,说道:「这杯子是刚取出来的,我来洗一下。」随即
将三人身前的酒杯都收起,用茶水仔细清洗后打乱顺序,倒好红酒交回各人手中。
黄毛暗自庆幸自己没安排在酒里下药,随即不断劝酒,屡次干杯示意二人,
辣妹也配合干杯,黑长直无奈只能跟着喝酒,好在红酒只有一瓶,黑长直已是微
醺状态但意识还算清醒。
此时,理工男已经赶到酒店门口,刚要上楼,却被服务生拦住,被告知没有
预约的客人只能在大厅用餐。然而理工男又报不出黄毛的名字,只能作罢。
包间里,服务生端上果盘,比手势示意黄毛之后离开。黄毛假装关心黑长直
状态不好,让辣妹扶黑长直去休息。
包间一墙之隔的休息室别有洞天,一张粉红色的大床躺得下六个人,辣妹半
推半扔地把黑长直丢到床上。黄毛随即进入,关上房门。
「你们想干什么?」黑长直已经彻底明白情况,怒叱黄毛。
「嘿嘿嘿~」黄毛淫笑着掏出两板奇怪的药来,对着辣妹说:「货我带来了,
架好她!」
辣妹冷酷地看了黑长直一眼,随即坐在了黑长直的身后,用大腿牢牢卡住黑
长直的肩膀,俯下身子捏开黑长直的嘴。
黄毛把一板全新的药放进辣妹的包里,又从另一板药里取出三粒,塞入黑长
直的嘴里,用剩下的半杯红酒硬把药灌了下去:「这个是能大幅提升你敏感度的
药,马上我就让你爽上天!」
黄毛丢开酒杯,扑上去就像揉黑长直的胸,随即下体传来一阵剧痛,让他不
由自主地用手捂住了裆部。
低头一看,黑长直穿着裤袜的小腿狠狠地击中了黄毛的下体,虽然发力角度
受限导致威力不强,但是足以让黄毛在短时间内失去战斗力。
「你丫的!」黄毛怒气冲天,捂住裆部等疼痛止息,正想动粗,背后的门却
突然打开,理工男二话不说,冲上来就是一个标准的裸绞。黄毛似乎从黑长直的
动作中想到了应对办法,用自己没有被控制的左手用力抓向理工男的裆部,缺以
外的没有奏效。
在辣妹惊愕与黑长直欣慰的目光中,理工男转身前冲,把黄毛的下体狠狠砸
在休息室的门把手上。颈部被勒,下体又被痛击,黄毛终于晕死过去。
理工男慢条斯理地从裆部抽出保护自己的眼镜盒,戴上眼镜,把门反锁,然
后取下黄毛已经被扯松的领带,把他的双手反剪到背后,打了个死结。接着拆下
黄毛的鞋带,在脚踝处也绑上一个死结。最后拿黄毛的西装外套包住他的头,用
衣角绑死,随即看向放开黑长直的辣妹:「说吧,怎么回事?」
「你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看着理工男冷酷的目光,辣妹颤抖着问出
了第一个问题。
「任何合规的公共场所都会有火灾逃生通道,这里的虽然堆了点垃圾,但也
还是能走的。」理工男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对不起对不起……」接着,辣妹竹筒倒豆子般快速说明了自己和黄毛的情
况,「另外,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定位系统可以提供大致的高度和经纬位置,进入楼层之后我可以去搜她手
机蓝牙和热点的信号强度来更准确定位,至于出现的时机?」理工男往前走了两
步,「她告诉我的。」说着,从躺在床上的黑长直胸口抽出她的手机。
手机上,赫然呈现出视频通话的界面。原来是黑长直把手机放在胸口,用后
置摄像头告诉给了理工男最佳的出手时机。
「咿呀~」一声酥麻的娇喘,伴随着理工男抽出手机的动作传出,理工男和
辣妹低头看向黑长直,她的脸上已经一片潮红,「亲爱的,你刚刚,刺激到我的
乳头了……」
理工男面露难色:「这玩意的药效有这么夸张吗?」
「诶嘿嘿~」黑长直一改平日里清冷的形象,喷着微微的酒气缠上了理工男:
「我忍不了了,我们就在这里做吧~」
理工男宠溺地摸了摸黑长直的头,扭头向辣妹问道:「你们准备这么充分,
安全套总是有的吧?」
「请问……这个行不行?」辣妹从一旁的抽屉里取出一盒紧急避孕药。
「这东西对身体不好,你去买。」理工男眉头微蹙。
「就用这一次!」黑长直撒娇模式全开,扒开衣服就往理工男身上蹭。
「好好好……」理工男一只手在黑长直的乳房上揉捏,另一只手解开了自己
衬衫的扣子「你带这家伙回避一下,记得关门。」
「不要!」不等辣妹回答,黑长直就打断了话头,「有人在~才刺激~反正
这个黄毛~看不见~」
黑长直一把把自己的裤袜和短裤扯下,随即骑在理工男的腿上,扒下了他的
衬衫。
药效发作的黑长直迅速进入了状态,理工男的刚把牛仔裤腰带松开,就被她
直接褪下,挺立的小兄弟才见到半秒阳光,就被吞入了黑暗粘稠的深谷。
敏感度大幅提升的黑长直不过几个回合就已经高潮,床单被打湿了一大片。
已经忘我的理工男也开始主动进攻,翻过身来抱起黑长直就是一阵冲刺。
「嘶——」看到这个男人的裸体,辣妹一时间也有些着迷。他穿着衣服的身
材确实不如黄毛壮实,但褪去衣衫也能看到轮廓分明的一层肌肉。似乎是常年泡
在实验室的关系,他的皮肤也白得像雪。目光下移,他的小腹和自己发生关系的
所有男生中唯一一个有八块腹肌还没有肥肉包裹的。在两人的交合之处,隐约也
能看出他的尺寸无论是粗细还是长度,都是自己见过最大的一批,和黄毛的巅峰
时期不相上下。
辣妹自认为自己的颜值和黑长直相比各有千秋,身材比起她少了一分纤细但
是多了一分丰满。但是在伴侣方面,自己经历的男人,似乎都比她低了一头。身
材强壮的,自己遇到过体育特长生,但是他们经常满身臭汗而且皮肤也在日晒之
下变得粗糙;未来可期的,她钓过学校拿奖学金第二多的优秀少年,只可惜是个
早泄男——理工男就是那个拿奖学金最多的学霸;容貌帅气的,她也和校园里的
花花公子有过一夜之欢,但是这人尺寸堪忧,全靠甜言蜜语加道具撑场,还得自
己嗑药给他点面子,更何况细细打量,理工男的相貌也算不得差他多少;唯一自
己一直有在维系关系的,也就是黄毛了,黄毛虽然一脸横肉微微发福,但是器大
活好,而且有药傍身,关灯之后还是他给自己的体验最佳,就是不知道理工男的
技术怎样。
「啊~~八次了」辣妹还在思考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另一边黑长直咿咿呀
呀的娇喘声突然变大,看样子她已经是第八次高潮了。
「哼——我应该会在——哼——你第九次高潮之后——哼——射出来……」
理工男的呼吸也粗重了许多,看来也是要到极限了。
「啊啊啊——」随着理工男运动的速度陡然加快,黑长直在被抽插的抖动之
外,身体也开始微微痉挛,看来是第九次高潮了。
「呼——」伴随着理工男的低吼,他的小腹用力绷紧,辣妹仿佛听到了浓稠
的精液冲击小穴内壁的声音。
理工男缓缓地把黑长直放倒在床上,轻轻拔出自己依然坚挺的分身,俯下身
子,用自己薄薄的胸肌轻轻擦过黑长直挺翘的乳头,然后贴在她的耳边,轻轻吹
出一口气:「第十次~」
话音刚落,没有任何阻挡的淫水伴随着浓稠的白浆喷涌而出,弄湿了大片床
单,黑长直也发出了满足的娇喘声。
最后这一下神乎其技的高潮控制让辣妹叹为观止,回过神来自己已经深深跪
在床前,双手捧着自己从包里翻出来的两板药,低头对黑长直说道:「求求你!
我什么都会做的!我会带他去自首,这些药也都给你,求求你让你男朋友操我一
次,拜托了!」
「诶?」理工男被辣妹的这通操作搞得措手不及,黑长直却一口答应:「好
呀!」
「等等,你在想什么啊!」理工男很是着急「且不说这算不算背叛你的问题,
以她的交友情况,我要是感染了传给你怎么办?」
辣妹听到这句话,鼻头一酸,眼泪瞬间掉了下来。自己的条件也算优秀,为
什么遇到的都是些三流货色,黑长直就能有这么好的男朋友呢?「我……还有一
个这个可以吗?」辣妹从包里的角落里翻出来了一个粉红色的小袋子,上面写着
「超薄0.0001」。
「你有这东西怎么不早点给她——」理工男看着又要发火,却因为身下的动
静而全身僵硬,原来是黑长直含住了自己的下面。
「你怎么……」理工男大惑不解,黑长直抬起头,看着辣妹说:「你看,她
哭了,我觉得她也是被那个混蛋黄毛骗了的,反正我们报警之后他俩都会被抓,
你就在今天给她一个美好的回忆吧。」
「这样么。」理工男轻叹一声。「而且,我也想看看自己的男人把别的女人
搞得直翻白眼的样子!」黑长直傻笑道。
「我知道了。」理工男捧起黑长直的头,对她深深一吻,然后看向辣妹:
「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我自己来。」辣妹赶紧擦了擦眼泪,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尽管她在不同男
人面前都做过这种事情,但这次,是她心情最忐忑的一次。她拿起安全套,就要
撕开包装。
「等下——」理工男抬手拦住了她,「先躺下,前戏做完了再戴,不然中途
松了会掉。」
在躺下的过程中,辣妹险些又要落泪。自己的第一次是糊里糊涂就没了的,
只记得第二天醒来后撕裂的剧痛,想必是没有任何前戏可言,黄毛能让自己吃药
就不会戴套,以前有兴致了摸两下,有了敏感药之后都是给自己喂一颗然后抽根
烟,看情况差不多了就直接捅,其他人也都是火急火燎,基本搓搓揉揉就挺枪刺
入了,经常还有抱怨自己水不多需要上润滑液的。
「**阳痿!」闷声闷气的咒骂声传来,看来是黄毛终于醒了,只不过苦于被
捆了个结实,只能躺在地下骂人。
「你什么时候醒的!」穿好衣服的黑长直娇声叱道。
「这贱女人说自己欠操的时候!」黄毛回嘴,「老子一根巨屌操服的女人没
有十个也有八个,从来不需要前戏。」
「你!」黑长直还想回嘴,理工男叫住了她:「不用理他。」
「哼!」黑长直转身贴在理工男的背后,不再说话。
在黄毛难以入耳的咒骂声中,全身赤裸仰躺在床上的辣妹大气不敢出,只能
盯着理工男的侧脸。
摘下了眼镜的理工男,眼睛看上去比平时更大了些,显得更是炯炯有神。他
仿佛听不见黄毛的污言秽语,聚精会神地摩挲着自己的肌肤——大腿内侧、耳垂、
锁骨、脖子、腋下、小腹、乳房、乳头、会阴、肛门……
力道轻重不一,手法温柔细腻,辣妹感觉自己全身都被触动,就像自己第一
次听到Asmr时的感觉一样。
随着黄毛的咒骂逐渐止息,辣妹的下体也已经泥泞不堪,没等她来得及动手,
黑长直就轻巧地撕开了安全套的包装,用嘴唇含住透明的粉色胶圈,温柔地包裹
住理工男的男根——随即,他本来略显颓势的巨龙瞬间又粗壮了起来。
黑长直对理工男嘻嘻一笑,用力推了推他。辣妹抛下了自己对两人默契度的
黯然神伤,岔开双腿,用力扒开自己的小穴,用湿润的目光看着理工男说道:
「请您用力地操我吧~」
理工男轻轻点了下头,随即一把拉过辣妹,不带半点犹豫地用力贯入,瞬间,
充实感从辣妹的下体直灌脑门,让她忍不住娇喘一声。随即,理工男的右臂从辣
妹的背后穿过,轻轻扣住她的锁骨,顿时,辣妹的半边身子都酥了。理工男的左
手又一把聚起辣妹的两个乳头,肆意揉捏。
不过十几次抽插,辣妹就感觉自己仿佛吃了敏感药一般,迅速高潮了。感觉
到她身体的变化,理工男稍缓身下的动作,把她放在了枕头上,辣妹的双腿立刻
缠上了理工男的腰。理工男用右手握住辣妹的左乳,用力玩弄,激得她淫水狂流;
右手轻轻挽起她的脖子,含住她的耳垂对她说:「腿不要夹得太紧,让你的大腿
内侧轻轻被我的腰部擦过就好;你的胸部比较大,我一只手握不下,一会就不搂
住你了;屁股翘高一点,让我的阴囊撞在你的肛门上,这样才刺激到位。」
理工男说完就松开了手,双手齐出对着双乳全力施展。辣妹也听从指挥,玉
腿微张,抬起翘臀,顿时感觉全身过点一样的快感横流,没过多久又高潮了一次。
就这样,每高潮一次,理工男就换一种姿势刺激辣妹的敏感带,终于在她第
七次高潮的时候,黄毛忍不住开口了:「你丫的是不是射了还强撑啊!」
身在云端欲仙欲死的辣妹这才意识到,理工男坚持的时间,确实比黄毛长了
不少。
「呵——」理工男身上不停,冷笑道:「我可能经验没你丰富,花里胡哨的
东西没你多。」
(你这经验可比他丰富多了!)辣妹心想。
「但我——不抽烟喝酒——心肺功能比你好;健康饮食——营养均衡比你好:
作息规律——身体状态比你好;计划健身——体魄素质比你好——」理工男一边
喘着粗气,一边如数家珍:「怎么就不能比你持久了?」
「你
的!」在黄毛的咒骂中,理工男低吼一声,灌满了安全套,而在拔出来
的瞬间,辣妹也迎来了自己的第八次高潮。
「亲爱的!」黑长直撒娇似地又贴了上来:「休息一会~我们继续好不好~,
我就想看看他没有你猛还要听你跟我做的样子!」
在几人因为不同原因精疲力尽的第二天,用黑长直的视频证据,黄毛和辣妹
被警察带走了。
半年后,被父亲捞出来但是失去了大部分零花钱的辣妹,换上干净的妆容缠
上了从图书馆出来的黑长直和理工男:「你看你看~这是我的体检报告,我身上
一点病都没有,你能不能当我的炮友啊,你看我胸也比她大,屁股也比她翘,而
且不用你负责!」
「你走开!」理工男无情地牵着黑长直逃离了现场。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