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在出轨的道路上越走越远】(12-13)

我和红娟没出任何意外的开始了冷战,这几天我俩谁也不理谁,红娟下班回
家后也是一副气鼓鼓的模样,好像是我欠她了似得,我心里清楚她这是想让我哄
她一下,好让她能有个台阶下,可是我心里也憋着一股气,哪能那么容易服软,
对她这副样子,我摆出爱理不理的模样,根本就不想随她的愿。
也不知道红娟这几天是不是故意跟我怄气,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也不怎么出
去了,平时除了上班时间以外,都在家里,我觉得这段时间应该是她出去鬼混的
好时机,反正也不怕我追问,可她在家的时间却是多了起来。
对于红娟的这种表现,我并没有太过于在意,我大多数精力都用在了工作上,
因为公司最近在谈一个新项目,就是上次我弄错的那个项目,我可不敢再出问题,
要是这次因为我把生意给搞砸了,公司非得把我给开了不行。
好在这段时间项目谈的很是顺利,一直都在推进,并没有出现任何意外,我
的神经一直都在紧绷着,生怕出点什么意外,下午的时候,我正在工位上写文案,
突然感觉自己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正聚精会神着呢,把我给惊得一个机灵,回
头想要骂上两句,却发现拍我的人竟然是牛总,我赶紧强行把要出口的话给咽了
回去。
「过来一下,有点事儿!」听牛总说话的语气很是轻松,我心里的压力顿时
小了不少,自从上次扣了我一个季度的奖金后,我在工作中也十分的勤勉,项目
这边已经弄的七七八八了,我判断这老牛找我应该不是什么坏事,见老牛已经朝
着他办公室的方向过去了,于是我没再多做犹豫,赶紧追了上去。
老牛是先我一步进了办公室,我进去之后,就见老牛正坐在他的办公椅上,
笑吟吟得看着我走进了办公室,地中海的脑门上显得格外油亮,我小心翼翼的来
到跟前,问道:「牛总,您找我?」
牛总点了点头,示意我坐在他办公桌对面,等我坐下之后,这才说道:「手
头上的这个项目快要做完了吧?」
这个项目牛总一直都在跟进这,做没有做完,他比谁都清楚,突然这样发问,
让我感到有些疑惑,有些搞不清楚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我稍稍犹豫了一下,
回答道:「嗯,马上就到收尾阶段了,客户那边也比较满意,这次全靠牛总您的
指导,项目才能这么顺利的完成。」
牛总听后哈哈大笑了几声,用手指对着我点了几下,看他的样子,似乎对于
我的回答很是满意,笑罢之后,摆了两下手,故作谦虚的说道:「话不能这么说
嘛,没有我们这个团队,单凭我自己也是不行滴,行了,给你说个事儿,项目快
完了,过两天我打算搞一场客户答谢酒会,咱们这么好的资源,得牢牢抓住才行。」
我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觉得牛总这样的安排十分有道理,但就是不明白为
什么要告诉我,我附和着点了点头,就听见牛总继续说道:「接下来你去把这件
事儿安排一下,搞的排场一些。」
我这才明白过来牛总的用意,实在是没想到他会把这样重要的事情交给我去
做,让我感到有些受宠若惊,不过我还是应了下来,说道:「牛总放心,我这几
天的工作重点就放在这场答谢酒会上,保证不让您失望。」
牛总点了点头,见我有要离开的意思,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似得,一拍脑门
说道:「对了,咱们这个答谢酒会一方面是为了客户,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咱们
这个团队更有凝聚力,告诉参加的人,都可以带上家属,你也不要忘了,到时候
带着夫人一起过来。」
我连忙答应了下来,觉得牛总这样安排更是体贴下属,却没从牛总的笑容中
读出其他的含义,还在傻乎乎的吹捧着面前这个老色胚。
等离开了牛总的办公室,我心里稍稍有些犯难,这几天正跟红娟在冷战着,
贸然给红娟开口,她肯定不会答应,我还是得想办法哄哄红娟才行,我坐在工位
上,不仅考虑着酒会该怎么办,还在思考着晚上该怎么去哄红娟,才能让她答应
下来。
晚上下班前,我借口要去准备酒会的事情,特意提前半个小时离开了公司,
我在超市里买了些菜,又买了瓶上好的红酒,打算今天晚上跟红娟来个烛光晚餐,
以前我俩吵架的时候,我都是用这个方法去哄她的,相信这次也不会例外。
红娟下班回家,刚一进门,就发现客厅里才餐桌上摆满了各种菜肴,她稍稍
有些诧异,往厨房看了眼,发现我还在厨房里忙碌,却并没有主动和我说话,而
同时,我也发现了红娟回了家,我装出一副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模样,说道:
「回来了!最后一个菜马上就好,先坐下等一会儿吧。」
红娟不置可否的白了我一眼,没说话,径直走进了房间里换衣服,我有些尴
尬,不过想着今天晚上无论如何要把红娟哄好才行,也就没太在意她的态度,继
续炒起了菜。
红娟换好衣服后,没等我招呼,直接就坐在了餐桌前,她撑着自己的下巴,
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似乎是在等着我解释今天的用意,而我却没理会她,仍旧在
厨房忙碌着,在炒菜的间隙,我会不自觉的去看红娟几眼,心里也在想着等会儿
该怎样去说。
我在围腰上擦拭着手上的水渍,也坐到了餐桌前,红娟还是没有开口对我说
话,仍旧是那副表情看着我,让我有些尴尬,我讪讪的笑了两声,说道:「今天
去超市看到菜挺新鲜的,想着买点回来让你尝尝。」
我说着,将面前的红酒打开,倒进了红娟旁边的酒杯中,见红娟仍旧是不说
话,我只好再次哄着她说道:「喝点红酒吧,调节一下气氛,这几天咱俩谁都不
理谁,让我心里感觉到空落落的。」
红娟看了看面前的红酒杯,顺手就端了起来,在手中摇晃几下之后,脸上的
笑容开始多了一些,终于开口说道:「说吧,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无事献殷勤非
奸即盗。」
红娟的话让我更加尴尬,我掩饰着也端起酒杯,伸到红娟面前,跟她碰了一
下,这才讪笑着继续说道:「也……也没啥事儿,不是想着咱俩这么多天不说话
了么,想缓解缓解。」
红娟嗤笑了一声,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仍是一言不发的看着我,显然是并
不相信我说的那些话,等着我说出真实的想法。
我被红娟看得有些浑身发毛,不清楚她什么时候成了这个样子,我吃了几口
菜,觉得还是向她说实话吧,这样遮遮掩掩的总不是个办法,于是,我就将公司
办酒会需要带家属的事情给她说了一遍。
红娟听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说道:「你们公司办酒会,我去做什么,我
整天也是忙的要命,哪有这个闲工夫,不去!」
我顿时有些着急了,赶紧继续劝道:「怎么会没有空呢,要过段时间才开始
呢,公司老板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我这边却是自己过去,多没有面子,再
说了,这次如果我把酒会办的圆满了,升职加薪公司肯定会优先考虑我,红娟你
就帮帮我吧!」
红娟吃了几口菜,开始犹豫起来,过了一小会儿,她语气才稍稍有些松动,
说道:「过几天看看吧,让我把手头上的事情安排一下,到时候再说。」
红娟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我也不好再过分的去强求,如果真是把她给
惹恼了,翻脸就是不去,我也没办法,只能这几天我再努努力哄她一下,尽量让
她答应下来。
接下来的几天中,我都是在忙碌着公司酒会的事情,回到家里,也千方百计
的去讨好红娟,想让她跟我一起去酒会。
直到酒会开始的头一天晚上,红娟才算是彻底答应下来会去参加,我的心也
算是放下了,这几天可是把我给忙坏了,忘记了叮嘱红娟参加酒会的时候穿的好
一些,不过红娟却没让我丢面子,来酒会这边的时候,不光是那些宾客,就连我
的眼都给看直了。
红娟穿着一条淡灰色紧身连衣裙,上身低胸吊带小披肩,下身裙摆包臀黑丝
袜,红色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噔噔做响,她走进宴会厅的那一刻,让所有到场的女
性都失了颜色,让所有男性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聚焦在了她的身上。
我顾不得还在张罗酒会,赶紧跑过去站在红娟身边,这个时候牛总也走了过
来,我见牛总不住的在红娟身上打量,赶紧介绍道:「牛总,这个是我爱人红娟,
有幸参加咱们这个酒会。」
「哦……哦……」牛总目光自始至终都没从红娟身上移开过,在听了我的介
绍后,嘴里不由自主的答应着,他伸出手想要跟红娟握手,笑道:「小韩啊,你
可是真有福气,娶到了这么漂亮的老婆,我是这家公司的老板,欢迎你的到来。」
牛总盯着红娟,脸上的笑意愈发浓重,光秃秃的脑门油光发亮,话说的都开
始有些不利索了,等到红娟伸出手跟他握在一起后,牛总另一只手也抓了上来,
双手捂着红娟的嫩手,来回揉搓着,久久都不愿意放开,那看红娟的眼神,恨不
得现在就将红娟身上的衣服给剥光。
红娟对于牛总这样色眯眯的表现,丝毫没有显露出不乐意的表情,看着牛总
的眼神中,时不时的还会抛出几个媚眼,一个劲的在劝牛总在公司里多多提携我,
牛总也是满口答应着。
我见他们两个一直都拉着手不分开,心里面有些不痛快,于是轻轻咳嗽了一
声,示意我还在跟前,直到听见我的咳嗽声,牛总这才意识到我还在跟前,赶紧
将红娟的手给松开了,牛总拍拍我的肩膀,笑道:「好好带着家人在这里玩,今
天所有消费都由公司来买单。」
我还没答应呢,红娟却是抢在我前面笑道:「那今天可就谢谢牛总了,有您
这句话,我们可就放开在这里玩了。」
「好好好……」听到红娟这么肆无忌惮的回答,牛总开心的不得了,又客套
了两句之后,这才依依不舍的从红娟身边离开,离去前也不忘又在红娟胸前剜了
几眼,那眼神恨不得直接就想钻进红娟的裙子里。
我在旁边看的是又气又急,可内心深处又有种说不出的得意,自己老婆能在
酒会上这么出彩,我心里的满足感膨胀到了极点。
酒会开始之后,牛总和一个男人站在不远处冲着我招手,示意我过去,我仔
细辨认了一下,牛总边上的那个人是黄总,就是我们这次主要答谢的大客户,公
司这次的业务,主要就是依仗着黄总才能做成。
我赶紧小跑着走了过去,见红娟还在原来的地方站着不动,我回头示意红娟
也跟过来,等我俩之后,牛总对着红娟就是一通介绍,说道:「小韩啊,黄浩明
黄总想必你也不陌生了,你今天领着弟妹过来,可是得好好感谢一番黄总,没有
黄总,公司的这单业务,可是悬的很呐,来,敬黄总一杯酒。」
我笑着点头答应连声称是,扭头看向红娟,却发现她与黄浩明两人对视在了
一起,两人的脸上都有些发愣,我也搞不清这是什么状况,赶紧轻轻碰了一下红
娟,示意她不要这么失礼,红娟这才反应过来,笑道:「那就谢谢牛总和黄总对
我老公的提携,我就借花献佛,带我老公敬您二位一杯。」
说完,红娟一口就将杯子中的酒水一饮而尽,脸颊瞬间变的绯红起来,看人
的眼神中流露出无尽的媚态,我在旁边却看出了有些不一样的味道来,总感觉红
娟跟这个黄浩明有些什么联系。
「好,弟妹好酒量啊,巾帼不让须眉!」牛总在一旁兴奋的说道,在红娟喝
酒的时候,他的目光一直都在红娟身体上停留着,红娟白皙的脖颈,半露的酥胸
都尽收在牛总的眼里,让他愈发的兴奋起来。
黄浩明倒是没说什么,含笑点了点头,看向红娟的眼神里有着说不出的复杂,
在跟我们不咸不淡的聊了两句,就从我们这边离开了,这又让我多了些许疑问,
我看向红娟的时候,发现她的眼神中也变的复杂起来,我觉得红娟跟这个黄浩明
之间,肯定有些什么,不过现在也不是问这个时候,等酒会结束之后,我再详细
的询问一下红娟。
自从黄浩明出现之后,红娟在这个酒会上,开始愈发的放开了,频频跟其他
男人敬酒,尤其是在牛总和黄总那里,红娟笑得十分开心,胸前的两只乳房,随
着她的笑声,在不住的上下颤动,我在红娟身后看着,牛总眼睛一直都盯着红娟
的乳房,在乳房颤动的时候,牛总总会不自觉的吞咽几口吐沫,这种眼神,恨不
得现在就将红娟给吃进了嘴里。
红娟在这个酒会上出尽了风头,可我内心里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红娟就
如同交际花似得左右逢源,酒会上的那些个男人表面上道貌岸然,可我知道他们
内心深处都恨不得将红娟给蹂躏一番,我心里虽然有些不舒服,可是借着酒劲儿,
我又有些隐隐的兴奋。
酒会结束之后,红娟的俏脸已经喝的是绯红一片,在跟牛总道别的时候,身
体有些微微的摇晃,显然是有些多了,不过这样更加增添几分她的媚态,在把牛
总和黄总送上车之后,我这才拉着红娟也坐上了我们的汽车。
红娟上车后,酒劲似乎上来了,双腿微微前屈,裙子都滑了上来,将丝袜包
裹下的内裤露出来了些许,红娟这副勾人心魂的模样,看的我心中一阵悸动,恨
不得现在就将红娟给摁在车上猛肏一顿,不过我还是强忍住冲动,决定还是回到
家再说。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想起红娟之前跟那个黄浩明眼神有些不对劲,见红
娟这副醉醺醺的模样,我叫了红娟两声,红娟也稍稍的回应了我一下,我觉得这
个时候应该能问出些什么,于是问道:「红娟,你之前是不是认识那个黄总啊?」
「嗯?」红娟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然后又将眼睛给闭了起来,带着些许慌
张回答道:「没……没有啊,你们公司的客户,我怎么能认识呢!」
听到红娟回答的这样慌张,我心里愈发笃定她之前是认识黄总的,我稍稍等
了一会儿,这才接着说道:「那不对啊,我发现你们刚刚见面的时候,那种眼神,
可是不一样的,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啊?」
「还……还能瞒着你什么?好了,好了,别问了,我怎么会认识他呢!」红
娟一再催促着我不要再问,似乎是在想掩饰着什么,就是不想回答她跟那个黄总
之间的关系。
对于红娟这种欲盖弥彰的回答,我的好奇心越来越重,如果今天晚上如果得
不到答案,我将寝食难安,我找了个空档,直接将汽车停在了路边,我扭头看向
后座上的红娟,发现这个时候她的裙子已经滑到了腰上,我咽了下口水,继续问
道:「怎么不可能认识了,我见你们两个今天晚上不是聊的很开心么,看对方的
眼神明显不一样,快点给我说说,不说的话,我就把车停在这里,不回去了。」
红娟见我来真的,对着我妩媚的笑了笑,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子,不过
还是没能将露出来的内裤完全遮掩住,她扭动着身体,带着几分急切说道:「好
了,好了,赶快开车吧,等到家了,我再告诉你,行了吧!」
听到红娟松了口,我这才将汽车重新启动起来,我不时的看着后视镜里的红
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红娟这会儿看起来格外的迷人,想着她可能跟
那个黄浩明曾经有过什么,更加的让我兴奋起来,裤裆里的小兄弟也开始蠢蠢欲
动起来。
一路上我没再继续询问红娟,火急火燎的将汽车开到了家里附近的停车场,
车子停稳之后,我扭头看向红娟,发现她似乎有要睡着的迹象,我赶紧钻到了后
座上,晃着红娟的大腿,将她给摇醒了。
「嗯!到……到家了么?」红娟微微张开眼睛,有些睡眼惺忪的模样,她扫
了眼车窗外,发现还在外面,又说道:「还……还没到家啊!」
这一路上,我可是憋的十分难受,摸着红娟的大腿,直接将将手按在了红娟
的阴阜上,一股热腾腾的感觉传到了我的手心儿里,红娟那里似乎也是燥热的很,
我只是轻轻揉动了两下,红娟就开始轻声呻吟起来。
借着红娟这股迷离不清的状态,我赶紧再次问出了我心中的疑问,说道:
「咱们已经到家了啊,快……快点给我说说吧,你到底跟那个黄总是什么关系?」
「嗯……嗯……!」红娟轻叫了两声,睁开眼睛看着我,脸颊上的红晕越来
越是明显,她嘟着嘴,带着些许的笑意,对我说道:「那……那我说出来,你可
不许生气哦!」
我重重的点了几下头,向红娟保证了绝对不会生气后,这才听到红娟小声回
答道:「那……那个黄总是我以前的男朋友,没想到今天见到他了。」
我心里有好多种猜测,却没想到黄浩明是红娟的前男友,这让我心中的疑惑
全部得到了答案,怪不得黄总看红娟总有些恋恋不舍,又有一个想法在我内心里
生了出来。
我将红娟搂在怀里,按在她阴阜上的那只手加重的几分,隔着丝袜内裤,我
都能感觉到里面滑腻异常,红娟这个时候显然也是兴奋了起来,我感觉自己脑袋
晕晕乎乎的,没做丝毫犹豫,就把内心里的想法给问了出来:「红娟,你跟你那
个黄浩明之前做过没有啊?」
「嗯……」红娟双腿夹着我的那只手,听到我的问题后,更是夹紧了几分,
还似乎是还保持着几分的清醒,紧紧的皱着眉头,似乎是并不想回答我的问题,
直到我将手指隔着内裤摁进她穴肉中之后,红娟紧绷了下身体,这才有些不情愿
的点了点头。
听着红娟跟那个黄浩明做过,我内心里的绿帽情节愈发强烈了,看着红娟在
我怀里的这股子骚样,我变的更加兴奋,鸡巴在裤子里憋的十分难受,我左右看
了下车窗外,这个时间点儿,外面根本就没啥人,我已经等不及回家,决定今天
在车里就把红娟给肏了。
随着我手指在红娟阴阜上来回揉搓,红娟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两条腿分的也
越来越开,内裤完全从黑色的丝袜中透了出来,借着汽车里昏暗的灯光,我能察
觉到内裤上已经有了不小的湿痕,酒精能催发人的性欲,红娟的性欲已经被完全
个催发了出来。
我已经等不及按部就班的将红娟丝袜给退下,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红娟的肉
穴口,我粗暴的在红娟裆部扯了几下,她腿上的丝袜瞬间就被我给撕开了一个大
口子,将她内裤包裹着的肉穴给露了出来。
汽车内的空气中弥漫着红娟肉穴的香味,我脑海里想象着红娟前男友黄浩明
肏她时的场景,眼睛死死的盯着红娟的肉穴,嘴里不住的在吞咽着口水,片刻之
后,我不自觉的低吼了一声,直接将她内裤给拉到了一旁,想要将内裤带给扯断,
可无论怎样用力,还是无法实现,最后只能作罢。
红娟的肉穴已经完全暴漏了出来,她叉着两条腿,肉馒头鼓鼓外翻着,穴口
那里在不住的翕动着,从穴缝中潺潺向外涌着淫水,很快就汇成了小股溪流,顺
着她的会阴处,滴在了汽车的坐垫上。
我再次将手按在红娟的肉穴上,淫水立刻就从我的指缝间挤了出来,我伸出
两根手指插进了红娟的肉穴,内里的温度十分温暖,包裹着我的手指,我轻轻抠
动了几下,红娟立刻就大声呻吟了来。
「红娟,黄浩明用手指插过你这里没有啊?」我听着红娟的呻吟,十分的享
受,手指还在不断的抠动着,刺激着红娟发出更大的声音。
「没……没有!」红娟屁股左右摇晃着,想要脱离我手指的掌控,可我在听
到她否定的回答后,再度加重了几分抠动她肉穴的力度,使得红娟啊的一声叫了
出来,继续求饶道:「老公,不要啊……有……有过,黄浩明也用手指插过这里,
啊……」
听到红娟承认,一股恼怒的情绪涌了上来,我虽然知道那是红娟认识我之前
发生的事情,可却让我十分悲愤,但又有种莫名的兴奋也随之涌来,我知道这是
我自己那种绿帽情节在作祟,在得知红娟被别的男人肏过后,会让我变得更加疯
狂。
我的鸡巴在裤裆里已经快要憋炸了,三两下我就将裤子给退了下去,红娟的
肉穴口已经完全向我打开,虽然车内的空间十分狭小,但我还是挺着鸡巴就凑到
了红娟跟前。
我用鸡巴在红娟肉穴口上敲击了几下,发出砰砰的响声,将红娟肉穴口那里
的淫液溅的到处都是,红娟也随之轻唤着:「老公,老公,快……快点插进来!」
我嘿嘿坏笑了几声,用龟头在红娟肉穴口轻轻的摩擦了几下,只是将龟头堪
堪探进肉穴口少许,就立即拔了出来,如是几次,惹得红娟愈发的焦急,我抚摸
着红娟的脸庞,笑道:「你那个前男友黄浩明用鸡巴插过这里么,有没有碰过啊?」
「有……有啊,黄浩明以前也插过这里,老公,别再问了,快点插进来吧!」
红娟双腿叉的很开,用力扯着我的后腰,想要将我俩的身体拉近,以便于快些将
鸡巴插进她的肉穴中。
红娟这么爽快的答应下来,让我内心深处的那种屈辱感更加的强烈,看着眼
前这个自己的女人,却是曾经在别的男人胯下,我就十分的想要去报复回来,我
将鸡巴再次对准了红娟的肉穴口,发狠着用力将鸡巴直接插到了红娟肉穴深处,
甚至想要用力将红娟的肉穴给戳透过去。
「啊……老公,老公……」红娟语无伦次的大叫着,酒精激发出了她的性欲,
而我鸡巴的插入,却是让她得到了填充,肉穴的满足感,竟然让红娟在这一瞬间
开始有些迷离。
当我感觉到鸡巴顶在了红娟子宫口后,立即就开始了用力抽送,随着我的动
作越来越大,我能明显感觉到汽车在摇晃,我也顾不得那么多,这个时候已经没
有人在附近,我需要快些将我体内的激愤给发泄出来,否则我感觉自己就要窒息
过去了。
「你第一次被黄浩明肏的时候爽不爽?跟他一天肏几次?他有没有我肏的舒
服?」我一股脑的将心中的疑问全部都给问了出来,这个时候我需要发泄,需要
在红娟身上将我这段时间的抑郁全部都发泄出来。
「没……没有,他没有肏过我几次!」红娟有些害羞,将脑袋侧向了一旁,
有些不愿意回答我这个问题,只是含糊的答应了过去。
我却不满足她这样的回答,再次加紧用力了几分,猛烈的用鸡巴在红娟肉穴
里进出着,我有些气恼,将红娟的脑袋给扳了过来,让她看着我的脸,我继续说
道:「我肏死你,叫你不好好回答,快点告诉我,黄浩明操的你爽不爽?」
「啊……爽,爽……」红娟只是简单的做了回答,虽然脑袋被我给扳了过来,
却是不敢用正眼看我,似乎是觉得她之前被别的男人肏,对我有些愧疚。
我见红娟仍旧是不愿意回答,再次用力将鸡巴塞进红娟肉穴的最深处,却没
有立即拔出来抽插,而是将鸡巴头顶在红娟肉穴深处不松,这个动作立刻就让红
娟全身痉挛了起来,我知道红娟子宫口是她身体最为敏感的地方,只要顶在这里,
由不得她不说。
「快,快点告诉我,黄浩明是怎么操你的!」由于长时间的发力,让我也开
始变得气喘吁吁起来,说话都有些喘不过来,热气喷在红娟脸上,让红娟的乔迁
变的更加嫣红。
「啊!」红娟被我顶的已经快要到达高潮了,对于我的问话,她大声呻吟着,
叫道:「黄……黄浩明肏的我很爽,他一天最多能肏我五次,啊……快,快被你
给肏死了。」
听着红娟的话,一股怒意立刻就涌了出来,我感觉自己也到了临界点,身体
朝着红娟压了上去,想要将自己的全身的怒火朝着红娟发泄出去,我大吼着说道:
「我……我不行了,我要射了!」
「不……不能射在里面,今天是排卵期!」红娟听到我要射精,立刻就清醒
了过来,用尽全身力气将我给推开,她怕再次怀孕。
我这个时候已经到了要射精了边缘,就在红娟将我个推开,鸡巴抽出她肉穴
里的那一瞬间,我鸡巴内的精液全部都给发泄了出来,直接喷在了红娟肚子,胸
口,还有她的脸上。
射过精之后,我歪倒在汽车的后座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红娟也是累的不轻,
和我一样在喘着粗气,在车里面和红娟肏的这一次着实痛快,我扭头看向红娟,
发现正有一滴精液正顺着红娟的脸颊向下滑落。
那天在车里跟红娟做过那一次之后,感觉是有史以来我做过最痛快的一次,
我跟红娟的感情,似乎也变的更好了,自己在公司做什么事情,好像也变的顺畅
了不少。
借着这次这个项目顺利完成,牛总破天荒的提拔我当上了区域经理,让我专
门跟黄浩明黄总对接,虽然每次跟黄浩明对接业务上的事情时,我心里总有些不
太舒服,但是看着不断上涨的薪水,我也强忍了下来,谁能跟钱过不去呢,只要
能赚钱,我即便是再不乐意,也得把工作继续下去。
在公司里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办公室,早晨来到公司,我穿过公共工位那边时,
看着原来的那些同事看我的眼神,多少都带了些许嫉妒,可我并不在意,能坐上
区域经理这个位置是我在公司多年努力的结果,他们羡慕也没有用。
进到了办公室里,我透过百叶窗朝着外面的工位看了一眼,朝着外面的人轻
蔑的笑了笑,随即就将百叶窗关了起来,我手头上还有不少工作要完成,得盯紧
黄浩明公司那边的订单情况,不能有丝毫的差迟。
我正看着手头上的文件,办公室的房门突然就被推开了,我将眉头皱了起来,
见风风火火推门进来的是我之前带过的小徒弟小李,一脸的焦急相,我没等他说
话,首先很是不高兴的训斥道:「这着急忙慌的成什么样子,进来前也不知道敲
个门,我之前就是这样教你的么?」
小李听到我的训斥,有些慌张,想要退出去重新进,可心里边的焦急又让他
重新站定了脚步,只见他快步朝着我这边走了两步,顾不得再被我训斥,急声说
道:「韩……韩哥,黄……黄总那边的单子好多都撤了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
事?」
「什么!」我立刻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顿时也慌张起来,跟小李比起来,
有过之而无不及,黄浩明可是我的大客户,要是这个客户丢了,我这个区域经理
也算是做到了头,我赶紧追问着小李说道:「什……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今天早上,我查看订单准备备货的时候,却发现黄总那边的订单一下
子全都没有了,我这就赶紧过来向你汇报了。」小李慌慌张张的说道,有些不知
所措。
我摆了摆手让小李先离开我的办公室,等他离开后,我赶忙掏出手机,只是
稍稍犹豫了片刻,就拨通了黄浩明的电话,等那边接起来之后,我强压住自己的
慌张,小心翼翼的说道:「黄……黄总,我今天早晨得知您那边好多的订单都撤
了啊,究竟是什么原因啊,是不是我们这边出了什么差错,我们立即进行整改。」
等我说完之后,黄浩明那边稍稍停顿了片刻,他的声音这才传了过来:「韩
经理,不要着急嘛,之前在你们公司的订单不是执行了一段时间么,产品质量并
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嘛……!」
黄浩明说话的方式着实急人,说到了半截就停了下来,我也不敢插话,只能
耐着性子继续往下听,在电话里,我听到他喝水的声音,直到黄浩明将水咽了下
去,这才听他慢条斯理的继续说道:「不过嘛,我们公司里也不是我一个人说的
算,这不刚开了个董事会么,董事会上研究决定,从今往后下订单,要实行供应
商招标机制,我这不是没办法嘛,这才将订单给撤了下来。」
听到黄浩明这么回答,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之前对接的时候,还谈的
好好的,至少这两年,他公司那边都会在我们这里下订单,这才过了多久,就要
变卦了,着实让我无法接受。
我赶忙试探着问道:「黄……黄总,咱们的订单不是在开董事会之前下的,
能不能行个方便,先把几批做完再说啊,我们公司这边货都备好了,要是突然撤
单,我这边也吃不消啊。」
「那我就爱莫能助了,我得按照公司里的规章制度办事啊,如果给你行了方
便,我这边怎么办,公司董事会的决议不就成了废纸了么,先就这样吧,我还有
个会。」
「黄总……」我还没说话,黄浩明那边就将电话给挂断了,我拿着手机,在
手心里拼命的攥着,黄浩明说变就变,让我愤怒到了极点,我想要将手机给扔出
去,可又舍不得,只能无奈的将手机扔在了办公桌上,无力的坐了下去。
我在办公桌前呆坐了许久,知道这件事情不能再继续等下去了,得想个办法
解决才行,至少也要让赶紧牛总知道,要不事后知道了,我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这里,我就赶紧起身朝着牛总办公室那边走了过去。
这个老秃头正在办公室里喝茶,听到我将黄总的事情说完后,差点没把茶具
给砸了,他搓了一下自己光秃秃的脑门,指着我的鼻子,怒气冲冲的骂道:「你
这个没用的东西,区域经理你才干了几天,就让你维护黄总这一个客户,这你都
维护不好,你是干什么吃的。」
说完,牛总急的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子,不时的用手搓几下自己的脑门,我
则吓的在一旁站着,大气都不敢出一下,黄浩明说的冠冕堂皇,是董事会决议,
我却有些不太相信,但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也不敢给牛总提什么意见,
生怕说的不对,他再骂我。
过了一会儿,牛总停下脚步,我见他仍旧是一脸茫然的样子,就知道他也没
想出什么好办法来,只见牛总忽然抬头看见了我,再次怒道:「你还在这儿站着
干什么,还不赶快主动去找黄总当面问问是什么情况,我告诉你,要是黄总这个
大客户丢了,你立马给我卷铺盖卷滚蛋!」
听到牛总这样吩咐,我赶紧唯唯诺诺的答应下来,立刻就溜出了他的办公室,
一刻也没有耽误,就去找黄浩明了,我却没有发现,就在我走出牛总办公室后,
牛总脸上的慌张劲儿全都消失不见了,换成了一脸色眯眯的样子,还不断的吧嗒
着他的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我买好了礼品,直奔黄浩明公司那里,可我连他公司的门都没进去,在外面
等了一天,始终都没见到人,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几天,我甚至到天不亮就到黄总
家门口等着,一直等到晚上下班,黄浩明不是在开会就是在谈业务,我知道这是
他故意在躲我,可我却丝毫没有任何的办法。
这几天我就跟霜打了的茄子似得,回到家之后总是焉了吧唧的,红娟也是发
现了我精神状态有些不太正常,问我原因,我开始还不太想说,主要还是因为黄
浩明是红娟的前男友,我太不想让红娟掺和进来。
可今天红娟一直追着我问,逼的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我只好将黄浩明撤单的
事情给说了出来,说完之后,我赶紧补充着说道:「红娟,你也不要太担心了,
我工作上的事情,我能处理好,相信很快黄浩明那边就会重新在我们公司下单了。」
红娟眉头皱了起来,她想了一会儿,这才对我说道:「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这样吧,不行我出面去请黄浩明吃顿饭,在饭桌上,我们三个将这件事情谈谈怎
么样,你这样总是见不到他人也不是个办法啊!」
红娟的提议让我很是心动,这几天总是见不到黄浩明让我心里着急的很,老
牛那边一直在催我,可我见不到人,也没办法,不过我转念想了想,靠红娟把黄
浩明给约出来,我算成什么了,不就成了吃软饭了么,这让我情何以堪。
想到这里,我坚决的摇了摇头,说道:「还是算了吧,明天我再想想办法,
不行从他公司里其他人身上做做文章,说不定就能见到黄浩明了。」
「没用的,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让我来安排,我倒是想看看黄浩明葫芦
里卖的是什么药!」红娟直接打断了我的话,态度十分强硬的将事情定了下来,
红娟还是十分心疼我的。
隔天下午,我就接到了红娟的电话,说是已经和黄浩明约好了,也定好了饭
店,让我晚上直接过去,挂了电话后,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到了最后,还是红娟
出面才能见到黄浩明,这让内心很是纠结。
等我赶到饭店的时候,黄浩明和红娟已经在包厢里坐下了,红娟今天穿的格
外亮眼,一袭乳白色连衣长裙,由于是在包厢里,她的披肩已经脱下,连衣裙的
胸口开的很低,红娟有大半个乳球都在外面裸露着,我走进包厢时,他们两个聊
的正高兴,黄浩明的目光似乎一直都在红娟的胸口那里停着,始终都没离开。
我走进去跟黄浩明寒暄了几句,他就不再跟我说话了,一直都是在跟红娟聊
天,说的都是些陈年往事,我也插不进嘴,不过见黄浩明聊的挺开心,有几次我
想提一下业务方面的事情,都被红娟用眼神制止了,我也没敢再开口,直到饭局
结束,都没提出来。
事后,我还埋怨红娟怎么不说订单的事情,红娟却是向我保证订单很快就能
回来,她之前已经跟黄浩明谈好了,让黄浩明再跟公司董事会周旋一下,应该很
快就能有结果。
果然,又过了两天,在我们公司这边,又收到了黄浩明的订单,跟之前差不
多,几乎没有少什么,这让我的努力没有白费,这几天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我盘算着今天正好是红娟生日,我打算提前走一会儿,反正订单已经回来了,
老牛也不敢再说什么了,我准备去给红娟买那条她早就看中的蒂芙尼项链,要给
她一个生日惊喜,我开车乐滋滋的朝着商场那边赶了过去。
临进家门前,我特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拎着蒂芙尼项链的包装盒,悄
悄的将家门打开,走进家门后,正当我要换鞋的时候,却发现门口的地毯上出现
了一双陌生的男士皮鞋,我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升腾了出来。
我也顾不得穿拖鞋了,赤着脚悄悄的来到了卧室门前,里面隐约传出几声女
人的淫叫声,顿时我浑身哆嗦起来,颤抖着手一点一点将卧室房门给打开了一条
缝隙,红娟和黄浩明赫然就在房间里面。
他们两人应该是喝酒了,房间里充斥着淡淡的酒味,红娟酒量差劲的很,我
顺着门缝朝里面看去,红娟这个时候半躺在床上,脸色潮红,一副晕晕乎乎的模
样。
黄浩明却是在红娟身边坐着,胳膊搭在红娟的肩膀上,手里抓着她一边的乳
球,用力揉捏着,另外一只手按在红娟阴阜上,手指已经插进了肉穴中,正在里
面搅动着,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
他们两个人几乎都没有穿衣服,显然这是刚刚开始要做的时候,红娟被黄浩
明抠穴抠的浑身颤抖,嘴里不住的发出着呻吟声,她双手在床上胡乱的抓着,不
知怎么的却碰到了身后黄浩明早已经硬起来的鸡巴,红娟也是久经人妇,显然明
白碰到的是什么,她下意识的就将手给缩了回去,不敢再往那个位置去触碰。
「怕什么啊,以前不是经常摸么,以前你可是说,我的鸡巴可是你的最爱啊,
这才分手多长时间,就已经被你嫌弃了啊!」黄浩明嘿嘿淫笑了两声,故意将鸡
巴挺动了几下,还在红娟裸露在外的翘臀上戳了几下。
还没等红娟回答,黄浩明抠在红娟肉穴的手指再次用了几分力度,将手指按
压在红娟肉穴的兴奋点上,想要进一步的去刺激红娟的敏感点,让红娟能快些放
下内心中的心理防线。
「啊……」红娟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声,肉穴中的敏感点被黄浩明完全激发
了出来,她上气不接下气的回应道:「没……没有啊,我……我已经结过婚了,
浩明,我们……我们不能这样做,啊……」
红娟说着,挣扎着想要起身,甚至想要去将黄浩明给推开,可无奈她的娇躯
已经完全被黄浩明给控制住了,只是稍稍将身体抬起了一下,就又被摁了回去,
推在黄浩明身上的手也根本用不上力气,好几次又摸在了他的鸡巴上,吓得红娟
赶紧收手。
「哈哈!红娟害羞什么啊,我就是想和你聊聊天,回忆一下我们的过往,又
不多做什么,用不着这么害羞,你这次请我到家里来,不也是这样想的么。」黄
浩明脸上的淫笑越来越浓,伏在红娟耳边轻声说着,嘴里吹出的热气,让红娟耳
根也变的通红起来。
「不……不是这样的,嗯……」红娟依旧呻吟着,她已经被黄浩明挑逗得上
气不接下气,话都开始有些说的不完整了,好不容易调匀了呼吸,这才说道:
「请你过来,是……是为了感谢你帮……帮了我老公,不……不能做这个啊……」
「怎么不能做这个啊,以前我们可是没少做啊,记得我们刚认识的那段时间,
我一天能肏你好几次呢,是不是都忘了?」黄浩明说话的时候,一脸的憧憬,揉
捏红娟乳肉的时候也加重的几分力气,似乎是想将他和红娟分手后这段时间给找
补回来,只听他继续说道:「你有了老公,是不是就把我这个前男友给忘了,你
的奶子变的这么大,你老公平时也没少玩啊。」
说完,黄浩明一脸的醋意,甩动着红娟的两只大奶子,让奶子在红娟身上打
的啪啪作响,红娟也被黄浩明的话给带的开始有些情迷意乱了,在呻吟了几声之
后,这才回答道:「没……没有忘,没有忘记我们之前在一起的时光。」
我在房门外面听得是越来越烦躁,红娟被黄浩明玩弄的已经快要彻底沦陷了,
这样下去红娟根本就坚持不住,听着红娟记着她的前男友,我心中没来由的就是
一阵心痛,站在门外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没有忘记就好,别管其他的了,今天晚上就我们两个人,红娟,让我们重
温一下之前恋爱的那些时光吧,这些年我可是一直在想着你呢!」黄浩明再次将
手指插进了红娟的肉穴中,不断的在红娟脖颈上亲吻着。
黄浩明的这番话彻彻底底打动了红娟,像是压垮骆统的最后一根稻草,狠狠
的敲击着红娟的心灵,一下就将红娟最后的那丝防线给击碎了,随着黄浩明的亲
吻,红娟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身下也开始配合着黄浩明抠穴的动作,开始扭动起
了身体。
红娟的双手又开始胡乱抓了起来,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很快她就找到了心中
所想的东西,一下就将黄浩明的鸡巴给抓在了手心里,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似
得,再也舍不得丢开。
「浩明,别……别弄了,快点插进来吧,你弄的我好难受啊!」红娟双腿时
而张开,时而闭合,不让黄浩明的手一直在她肉穴里来回刺激,可无论怎样努力
都无法摆脱,她牵引着手里的鸡巴想要往自己肉穴这边引,可黄浩明却无动于衷,
一直都在调戏着她。
黄浩明用力捏了两下红娟的乳头,再次一把将整个乳球都抓在了自己的手里,
可红娟的乳房着实不小,他根本就抓不住,乳肉都从他指缝里挤了出来,黄浩明
在红娟耳鬓亲了一口,笑道:「大真是大啊,红娟你这两只乳房真是极品啊,我
从来都没有玩过这么大的奶子,你老公可真幸福,我都开始要妒忌了!」
「浩明,不……不要再说了,快点来肏我吧,就像以前那样肏我吧,我……
我都给你。」红娟看着黄浩明,眼睛里满是柔情,像是彻底回到了初恋那个时刻,
虽然身体已经被男人开发过无数次,早已为人妇,可在这一刻,她内心里,却是
回到了少女那个年纪。
「红娟,你这里边还是这样烫啊,水流的可是要比以前多的多,来,帮我舔
几口吧,这些年你也学会了不少东西,让我享受一下。」黄浩明哈哈笑着,用手
指捻动了几下粘连上的淫液,等粘液稍稍干涸后,就再次插进了红娟的肉穴中,
手指直接寻找到红娟的敏感点上,不住的揉动起来。
红娟哼哼赤赤嘴里不住的呻吟着,对于黄浩明的感叹并没理会,主要她已经
被抠的浑身打着摆子,已经快要到高潮了,也没听清楚黄浩明具体说的是什么,
红娟手里攥着的鸡巴始终都没有丢开。
红娟翻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双眼迷离的看着手里的鸡巴,她用力的上下撸动
了几次,想也没做多想,直接张嘴将整根鸡巴含进了自己嘴巴里。
我在外面看的是怒火攻心,这对儿狗男女不知廉耻的在家里搞这种事情,这
让我怎么办,我看着房间里光着身子的两个人,红娟正吐出了黄浩明的鸡巴,红
唇边上还拉出一道细丝,显得淫糜至极,我握着自己的拳头,想要去阻止这一切
的发生,可内心中却有个声音告诉我不能这样做,我只能在门口凝视着里面。
「哦……哦……」黄浩明鸡巴被红娟嘬着,他流露出十分享受的表情,就连
抠动红娟肉穴的手指也给拿了出来,按在了红娟的脑袋上,随着红娟舔弄的节奏
上下压动着,想要将鸡巴插进红娟喉咙深处。
「哦!红娟以前你不是不吃鸡巴么,怎么现在吃的这么好,你老公调教的还
真不错,这种待遇一般人可享受不到啊!」黄浩明哈哈笑着,有意无意的朝着门
口的方向看了一眼。
我见黄浩明看了过来,以为是他发现了我在门外,我赶紧从门缝处离开,停
留了片刻,听到里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动静,红娟依旧在吮吸着黄浩明的鸡巴,
发出吸溜的声音,我这才再次将脑袋凑了过去,观察起里面的动静。
这个时候,黄浩明随着红娟上下吮吸鸡巴的节奏,趁着红娟深深将鸡巴吞入
口中后,黄浩明用力按压住红娟的脑袋,将整根鸡巴插进了红娟的喉咙里。
「咳……咳……咳……!」在黄浩明按着她脑袋,仅仅片刻功夫,红娟就挣
扎着要起身,等黄浩明松开后,红娟开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眼泪鼻涕口水全都
流了出来,弄的她一身都是粘液。
黄浩明看到红娟这副狼狈的模样,变得是更加兴奋,他嘿嘿淫笑着,将红娟
推倒在床上,用力掰开红娟双腿,两腿间的肉穴已经是红肿不堪,里面向外泛着
淫水,已经流到了红娟身下的床单上。
黄浩明这会儿鸡巴也是被红娟吮吸的肿胀不堪,龟头像是个小榔头似得,上
下跳动着,他来到红娟两腿间,按下已经高高翘起的鸡巴,对准红娟的肉穴直接
就插了进去。
「啊!」两个人同时发出了一声呻吟,尤其是红娟,在黄浩明插入的那个瞬
间,浑身绷的很紧,显然是在黄浩明鸡巴的刺激下,直接让她进入到了高潮中,
随着黄浩明的抽插,红娟的淫叫声,越来越大了起来。
「哦!我怎么感觉你这个下面松了不少啊,以前操你的时候没有这么松啊!」
黄浩明哈哈笑着,鸡巴在红娟肉穴里抽动的动作丝毫都没有停顿,每一次都将鸡
巴插进了红娟肉穴的最深处。
「给我,浩明,快点给我啊!」红娟不知廉耻的叫着,这也刺激着黄浩明的
神经,让黄浩明不由自主的加快了几分抽插的力度,终于他也控制不住直接在红
娟肉穴中射了出来。
我再也看不下去了,怒气冲冲的将房门给推开,怒视着房间里的两个人,气
的我只哆嗦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红娟见我冲了进来,吓的立刻就钻进了被窝里,用被子遮掩住了自己的身体,
可黄浩明只是刚开始有些惊慌,不过很快就稳住了心神,他根本就没把我当回事,
自顾自的穿起了衣服,边穿衣服还边问我:「这么早就下班了啊,回来的还挺快
的。」
我见黄浩明这副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模样,心中的怒火更加强烈,直接冲
了过去,一把就揪住了黄浩明的衣领,伸出拳头挥了过去,可挥到半空中,我立
刻就将拳头给停住了,我看着一旁仍旧惊鸿未定的红娟,知道这一拳如果挥下去
之后,什么都没有了,事业家庭都会将离我而去。
黄浩明还是离开了,他临出门前特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子,回头用轻蔑的
眼光看了我一眼,我知道那道目光是什么意思,他根本就看不起我。
我内心里极其的愤怒,可又无可奈何,生活的压力让我不得不妥协,看向卧
室的红娟,知道即便是拿她出气也是没用处的,还是我自己的问题,我恨我自己
不争气,狠狠的用拳头砸向墙壁,我没有察觉到鲜血已经顺着指缝间流了出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