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妻风流】(11 - 12)

第11章胁迫
我对老王的帖子最后说的淫妻一事有些难以理解。淫妻一般都是阴茎短小、
能力不行的男人的龌龊心理,但老王身材高大,器大活好,妻子被他已经降伏了,
他还要怎么淫妻?我下意识地不敢往更坏的地方联想。
封楼后第六天,妻子终于回来了。我听到她开门的声音,赶忙迎了出去。只
见她脸色发白,脚步发虚。我干忙上前问道:「怎么样?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妻子笑了下,若清莲初绽,道:「没事,大概快来大姨妈了,肚子开始隐隐
作痛。」
我知道痛经也是她的老毛病了,也许不是被郝映的长茎戳伤了宫颈,于是上
前搂住了她:「辛苦了。」
妻子也回搂住了我。
我想吻她一下,她躲开了,然后挣脱我,疾步走进洗手间道:「这几天难过
死了,她家的东西都不合我用。我浑身难受,但先清理下。」
哼,当然难受了,就算女人可以重复高潮,但被一个大棒棒连戳五天,也会
过分舒服的受不住了吧?我心里暗讽着。
晚上,我要了她一次。她没有推开我。我惊喜的发现我虽然只不过坚持了十
分钟,妻子也居然颤抖着高潮了,虽然没有喷水,但仍有大量阴液溢出玉门,浸
湿了臀下垫着的浴巾。云雨既收,我们两个满足的抱在一起。妻子玉指在我胸口
画着圈圈,喃喃地问道:「老公今天怎么这么厉害?」
我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她,久久不肯放开,直到沉沉睡去。这几天的
忧心和酸楚让我一直没有睡好,饱受失眠、浅睡和噩梦的困扰,而这一夜,我终
于一觉睡到天亮,连一个梦也没做。
第二天早上,妻子起床以后心情不错,哼着歌在厨房里做早餐。我问她为什
么这么高兴。她笑眯眯地说她上次新认识的那个朋友和她约好了逛街,然后她们
还要去吃饭看电影。
我心里突了一下,不是还要跟那个郝映吧?我假装若无其事地问道:「跟你
确定一下哈,你那个朋友是男的女的?」
妻子哑然失笑:「当然是女的了。叫郝莹。要是男的上次封楼我怎么会住她
家住?我疯了?哼!」妻子脸色有点不悦,「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演!你就演!我恨恨地想,但脸上赶紧陪笑着:「别生气别生气,我不是看
你要和别人出去心里愧疚吗?我只能在家上班,没法陪你。」
「哼,你知道就好,知道以后就少加班!特别是周末!」妻子顿了顿,又嫣
然一笑,「吓你的,我哪有那么容易生气。」
「是我对不起你,我以后注意。那你几点回来?」
妻子眼波流转,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吃晚饭前吧。晚饭你叫个外卖,咱俩
一起吃。」
吃过早饭,上午妻子在家做了会儿瑜伽,然后收拾了一阵自己,就准备出门。
我从书房出来跟她说白白,见了她的着装风貌,不禁愣住了。妻子平日上街
最多也就上一层淡妆,但这次居然描了眉,上了眼影,抹了腮红,涂了红唇。她
上身穿了件深灰色的系扣的套衫,下身穿了个黑色的筒裙和半透明的黑丝长筒袜,
拎着包包,蹬着两寸细高跟的皮鞋。
「你穿成这样去逛街?」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如果说平日的她美得象空
谷幽兰,那今日就是颜若桃李了。
「是啊——」她原地转了一圈,「好看不好看?」
我点点头。
她嘻嘻一笑,从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N95口罩戴上,咔嗒咔嗒地走了。
我知道雌竞这个词的存在,很多女人上街装扮根本不是为了取悦男人,而是
不想落其她女人一头,但我不确定她是不是真正要去逛街,她也没背平时常用的
包包,而是换了一个大一点黑色的不知啥牌子的单肩皮包,由此我没法监听她。
我有点烦躁地回到书房,拿出了手机,却不知道应该打开哪个App。过了一会
儿,我陡然想起,似乎是到了收回郝映家的摄像头的时候了,于是下意识地打开
了监控郝映家的App。
只见一个陌生的老男人背着手站在客厅的沙发前,正咆哮怒斥道:「我发给
你的图片是我在我儿子手机里找到的。还有视频。他还没成年啊!你要不要脸?
知不知道羞耻?我跟你说,我知道你有老公,我要立即把这个发给他看!我也知
道你住在哪里,我要把你的淫照贴在大门口,让每个人都知道你的丑态!我……」
「别!」妻子没有出现在监控画面里,但声音从玄关惊恐地叫起来,「您别
发!对不起!我——我——给您钱补偿!」
啊?我心里一紧,什么状况?我浑身开始冒冷汗。妻子上次跟郝映颠鸾倒凤
被郝映偷偷拍了照片和视频!妻子当时知情不?不管怎么说,郝映的父亲不知怎
么查了他的手机,找到了我妻子,现在在跟她当面对质!看来妻子还是给郝映留
了联系方式。他什么时候和我妻子聊天的?郝映的父亲什么联系我妻子的?我妻
子今天早上出门居然一点忧心忡忡或者惊慌失措的模样都没有显露出来!
「钱?这事不是钱能解决的!」老男人咆哮着。
「那您要我怎么做才行?」妻子惶惶地问道,「什么都行!」
「怎么做才行?你这样的骚货就不用明知故问了吧?」老男人的语气突然低
了八度,变得猥琐起来,胁迫着,「什么都行?那好,一次,把我弄高兴了,我
就把照片视频都删掉!」
妻子被胁迫了!我脑袋嗡嗡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让这个老家伙得逞!胁迫
是没有尽头的!我抄起手机拨打了妻子的电话。关机。妻子是要自己解决这件事?
但她这是在往火坑里跳啊!
妻子低头不语。她应该有思想准备的,但事到临头又纠结了。她大概是要第
一在非自愿的情况下做那种事吧?
时间似乎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长。老男人没有催促,气息悠长,不慌不忙。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老男人,只见他穿着土里土气的深蓝色夹克,肥肥的、黑色的、
过时的老板裤,身材瘦小,头发油腻,面容黝黑。我深刻怀疑他到底是不是郝映
得父亲。
「您说过的啊,就这一次!」妻子终于开口,小声地无助地确认着。她承受
不了身败名裂的后果,投降了。
「当然!你快点!」老男人这才不耐烦地说着,「把衣服脱光!」
一片寂静中隐隐地轻轻地缓缓地脱衣服的声音。
「奶罩内裤都脱掉!高跟鞋和丝袜不用脱!过来!」老男人厉声说道。
过了一会儿高跟鞋的声音响起。妻子的身影出现在镜头里。我一见,鼻血差
点流下来。妻子的赤身裸体,左臂挡着胸部,右手拿包包把挡着下体,腰肢摇曳,
如同走着台步的超模!特别是雪白晶莹的上身肌肤和下身耻骨上细长整齐的耻毛
和穿着黑丝的四尺长腿对比无比强烈鲜明!
「啧啧,果然一副淫妇的身材!你还拿着包包挡什么?」老郝兴奋地两眼放
着光,说道,「放下!过来!」
妻子似乎认命了,闭上眼睛,又重新睁开,深吸一口气,上前两步到了老男
人面前。穿着高跟鞋的她比老男人高了大半个头。她慢慢放下了左臂,也把把包
包放在了脚边,将全裸的魔鬼身材的正面呈现到了老色鬼的面前,一副任由饕餮
啃食的样子。
「这就对了。跪下!解开我的裤子!」老男人继续下达着无耻的命令。
妻子并拢着双腿缓缓跪下,把丰臀坐在了自己小腿上,双手解开了老男人的
裤带,任由裤子掉在地上。
「继续!」老男人的声音冰冷,但眼神狂热。
妻子稍顿了一下,最终还是无奈,伸手拉开了老男人的内裤,脱到了膝盖处。
一个黑色巨物顿时狰狞地跳了出来,差点打在妻子的脸上。
「啊!」妻子吓得低呼一声,下意识地向后躲了一下。
「大吧?」老男人得意洋洋地说,「六寸大屌,让你吃饱!含住它!」
老男人的阴茎象个怪物,比老王的还要长一截,要粗一圈,颜色更黑,就连
龟头都是棕黑色的,龟首下的冠状沟一层白白的垢污绵延到兽身上斑斑点点,不
知多久没有洗过了。我听说人的阴茎长度一般都是和身高成比例的。老王那个和
郝映那个其实还算符合人体常识,但老男人这根也许比起AV中的顶级BBC还
有所不如,但以他的身材,这根已经可以说是反人类的逆天了。
妻子目光呆滞的看着这个黑色巨怪,恍若未闻。
「啪」的一声巴掌声脆响,老男人扇了妻子一记耳光,恶狠狠地说:「臭婊
子,装什么装,快点!」
妻子惨哼一声,身体一歪,差点摔倒,右手撑在了地上。
我感同身受的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冲过去把老怪物踹翻。
妻子捂着脸,眼里似有眼泪盈眶,她悲戚戚地恢复平衡,伸出左手握住了那
个巨物,拇指和中指居然没法合拢!她尽力张大了涂得猩红的双唇,勉强把巨怪
的前半个头颅抿在了嘴里:「唔——」,又退缩了一下,好像有被臭气熏到。
「呃——往里——。」猎物已经落入陷阱,老郝此时就又没那么急迫了,慢
悠悠地说,「你不是把我儿子伺候的很舒服吗?」
妻子慢慢地用口水润舒着巨首,小心地一点点地把整个头部含进嘴里,接着
前后晃动头部,奋力地将更多的兽身塞入口腔深处。
「嗯——嗯——唔——」老男人舒服地哼哼着,低头审视着被他胯下巨物撑
的圆圆的美人玉口。他的怪物逐渐变硬,表面沾上了口红,又被妻子的唾液弄洇,
流满柱身。
妻子闭着眼睛,努力吞吐着,嘴角都被撑得没有了血色,不时把老男人的巨
兽吐出来,费力地咽下口中过多的唾液。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顺着从嘴边流下,
滴在了地上。
老男人低头审视着妻子的吞吐,看着自己的巨怪糟践着仙子般美丽的女人,
脸上的猖狂愈发地明显起来。
我不能眼睁睁地这样看着妻子受辱,尽管她背叛了我,但我也无法坐视她被
人强迫做违背她意志的事情。我跑到玄关拿起衣服,眼睛却不由得瞥到妻子放在
鞋架上的运动鞋,脑海中蓦地闪过妻子穿上高跟鞋昂着头高冷地出门的样子,总
觉得她不是去给人送菜的。于是我拿着衣服回到了客厅,站在那里看着屏幕投放,
静观其变。
第12章秘密
妻子含弄了一会儿老郝的巨蟒,伸手去拿刚才放在右手边的包包,歪歪扭扭
地拉扯着打开了包包的拉链。
老郝见了,哼了一声,问道:「你在包里找什么?」
妻子吐出巨棒,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抬头看着老郝,右手伸在包包里,胆怯
地颤抖着:「我——我看您差不多了,我嘴都塞不下了,想——想——拿套子。」
老郝勃然大怒,又扇了妻子一记耳光,吼道:「你个小淫妇忍不住了吗?妈
的淫水都滴到地上了!以为我没看见?你他妈怎么这么骚啊!我说可以了吗?老
子难道不能在你嘴里先射一发?放心——老子不应期很短的,射了你再给吹硬用
不了五分钟。一天奸你个十回八回不在话下!就怕你受不了撑死!你拿的这是什
么东西?啊!!!」
原来妻子突然从包里掏出一个粉红色的手电筒一样东西戳在了老男人的大腿
上。老男人凄厉地惨叫起来,扑通一声歪倒在地上。嘴里嗬嗬的发出痛哼。
我这才看清妻子手里拿着一个粉色防狼电击器,嗡嗡地细响着,电极之间不
时闪过蓝色的电弧发出劈里啪啦的声音。
妻子站起身来,揉了揉脸,寒若冰霜地说道:「你厉害得很啊,欺负到本宫
头上来了。你以为本宫是任人宰割的?我告诉你,本宫我是吓大的!」说完弯下
腰,拿着电击器在老男人小腿上又戳了一下。
老郝又痛得哇哇大叫着。
妻子不依不饶,在他的腿上腰上又是啪啪啪三连击,老郝叫得嗓子都哑了,
身体蜷缩得像煮熟的大虾,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饶着:「饶了我把姑奶奶,我错
了,我错了,再也不敢了!啊——!」
我彻底傻掉,妻子还有这么厉害的一面,居然留着这么一手?她一直都是窈
窕淑女王语嫣,不是英姿飒爽木婉清啊!
「看你那点出息!身上的二两肉都长到胯下了吧?我不妨告诉你一个秘密,
本宫是练过的!你这样的我赤手空拳都能对付十个八个!拿着电击器不过是怕麻
烦罢了。你说,你错哪里了?」占着绝对控制权的妻子居高临下地说。
「我……我不该拿照片和录像威胁你。」老郝老老实实地承认,完全没有了
一开始的威风。
「那你打算怎么弥补?」
「我、我马上删了。」
妻子从茶几上拿起老男人的手机,啪的一声扔到老男人面前,冷冷地说:
「你的手机,现在删了,马上!我跟你说,别想耍花样!本宫会玩手机的时候你
还在乡下玩泥巴呢!」
「是是是。」老男人应承着,在手机屏幕上啪啪的操作着。妻子突然又在他
腿上电了一下。老男人惨叫起来:「啊——!为什么又电我?」
「本宫电你需要理由吗?你不会是忘了你刚才打了我两巴掌吧?」妻子怒道,
「一会儿我看看要是打出了手印儿,我电到你失禁再阉了你!」
「女侠饶命啊!」老男人吓得魂飞魄散,「我再也不敢了!你看,这里已经
全删了!啊!」
妻子接过他的手机,顺便在他胳膊上电了一下:「我看看。嗯——」
砰!妻子把手机重重地摔在地上,然后用高跟鞋跟在上面跺了一脚,手机屏
幕顿时爆裂。她还不放心,又接连一下子跺了三四脚。
接着她在老男人身上啪啪啪,又是三连击,老男人杀猪般地惨叫着,在地上
翻滚着。显然妻子还在泄愤。
惨叫声稍息,妻子忽然「咦」了一声,又好气又好笑地说:「你这么家伙,
怎么越电越兴奋啊?你是不是受虐狂啊?我再电你几下,你是不是还能上天?」
我一看,果然,老男人的怪兽支楞着翘上了天。
「不是不是,」老郝赶紧解释,「我是看女侠你没穿衣服……」
我这时才也注意到,妻子裸着身子,抖着玉乳,穿着黑丝长袜,踩着高跟鞋,
手里拿着电击器,叉开长腿露着阴部,居高临下的看着在地上翻滚的老郝,一副
女王范,却又春光乍泄的淫荡的画面。
「呵呵,」妻子冷笑着威胁道,「眼睛这个时候居然还很好用嘛。要不要我
电瞎它?」
「不要啊!啊!你不要过来!」老男人惊恐地道,身体在地上蹭着向后退去。
妻子两步走到他近前,蹲了下来,看着老男人的眼睛,却没有再说什么,镜
头里一片寂静。
「女侠你?」老男人不知道又要面对怎样的折磨,眼睛却忍不住瞟向了妻子
蹲下以后两腿之间更加的突出的丰美白嫩,寥寥只有几根细细的茸毛的大阴唇。
妻子的声音忽然变得极为温柔:「您看呢,这件事情本来不用搞成这样的不
是?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
「呃——」老男人被这前后的反差搞糊涂了,但仍然无法把目光转移到妻子
的脸上。
「来,我扶您起来到沙发上去。」妻子一把拉起老男人,关切地说,「刚才
没摔疼吧?您看您一把年纪了,可不敢这么摔,以后可要小心。」
「我——」老郝无言以对。
「好,坐好,来,我们继续。」妻子把老男人推到沙发上。
「继续什么?」老男人紧张地声音都在颤抖。
「您——说——呢?」妻子拉长了声音,然后令人震惊地跨在老男人腿上,
高跟着地,膝盖略弯蹲了一个马步,把老男人的黑色的象婴儿的小拳头一样大的
龟头顶在了自己的阴户上。
「啊!女侠你——」老郝吸了一口凉气。
「我什么?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哈,」妻子似是在老男人耳边说悄悄话,「六
寸大屌不会撑死我的。呃啊哈——」妻子长长的呻吟着,身体下蹲,把老男人的
半个龟头嵌入自己的花门。她站在地上的腿有点抖,高跟鞋几乎歪到一旁崴了脚。
她赶忙双手扶住郝叔的肚子,稳住身形,然后使劲咬着牙,面颊侧面的一根大筋
时隐时现。她上下几次试了试,双腿又分开了一些,低头看着巨兽之首和自己的
蝶翼消失入洞,接着毅然决然地下蹲将半根长茎[ color=#03399] 迂
缓地[/color] 纳入滑润娇嫩的蚌体之中,然后开始上下起伏的吞吐老男人
的怪兽。
水渍咕滋咕滋的声音传来。妻子呻吟的快要断了气。
怪兽被乳白的润液淋很快涂了全身,越发的昂扬,过量的阴液低流到小麻袋
一样的精囊,浸润着那里丑陋的皱纹。
我的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这一波三折,反转了又反转,我觉得智商有点不
够用。
老男人大概也是过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状况,放下了心,逐渐
大胆起来。他双手小心翼翼地抱住妻子圆润的双臀,自己的屁股开始一点点上顶。
粗重的喘息声急促起来,水渍摩擦的声音也陡地响亮和密集起来。
「啊——」妻子的声音高昂了起来,拉了个大长音,浑身发抖,似是登顶了。
我看见老男人的六寸巨茎仍还剩寸许在外面,剩下的已经完全没入了她的体内。
「女侠——你的——太紧了——我要来了——」老男人低哼着忍耐着什么。
妻子一边惨叫着,一边断断续续的说:「我不妨再——告诉您一个秘密,我
——包包里——没有套套——」
老男人听了兴奋地双腿一抖一抖的,把巨蟒又往里妻子身体里拼死挤了半寸,
喉咙嗬嗬着在我妻子体内尽情地排着老精。
「啊!顶死我了!好烫——」妻子尖叫着,向后弯起头颈,蓦地声音骤止,
象是被子弹射中的天鹅,翻起白眼,张大了双唇却发不出声音来。
喘息良久,妻子回过了气,软绵绵地强撑着起身,波的一声,精水泄落,玉
门难合。她闷哼了一声,手也没有捂着下体,就这样踩着高跟鞋去了洗手间。
我觉得妻子似乎很喜欢被内射后什么也不穿地夹着精液在屋里走动,让精液
滴一路。
老男人坐在沙发上喘息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妻子片刻之后回来,说道:「我来擦沙发。您把衣服给我拿过来,再把从这
里到洗手间的地板擦擦。那个手机不要动!」
「女侠,为什么啊?」老男人不解。
「唉——您别叫我女侠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您这么大年纪,以后就
叫我小仙吧,我就叫您郝叔,您看怎么样?」妻子柔声道。
「额,好吧。女——小仙。」老男人的脑袋似乎还是有点懵。
「至于您的手机呢——我就在这儿等着您儿子回来,让他看看这个手机的下
场!」妻子语气阴森地说道。
「可我儿子还要好几个小时才回来呢!」
妻子没有回答,穿上了衣服,和郝叔一道,把客厅打扫了一下。然后才坐在
沙发上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道:「没事,我今天有空。您要不要跟我说说
您是怎么知道我老公是谁的?」
「这——」老郝站在沙发边,有点犹豫。
「您是不是又想被电翻?」妻子威胁他到。
「小仙,这个电击器好象现在离我比较近吧?」郝叔指着茶几上的防狼电击
器说道。
「哦?您是有什么想法吗?」妻子眉毛一扬,挑衅道。
老郝连忙道:「没没。我刚才只是觉得有点难以启齿。我其实不认识你是谁,
也不知道你老公是谁。一开始只是想唬你一下,没想到能成……」
「这样啊——」妻子沉默了一下,幽幽地说:「原来您在吹牛啊——您坐过
来,近点。」妻子拍了怕身边的位置,威胁道,「您刚才还说,我随便吹一下,
您就能硬起来做个十遍八遍的。这个最好不是也在吹牛。」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