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绿帽世界(都是绿帽的世界)】(1-5)


(01)
我叫王文,只是一个普通人,要说有什么不同,可能就是身体不同,结婚之
后才发现我的性能力也十分不同,但我依旧只是一个扔在人堆里就找不到的普通
人!但因为一件事情,我才突然发现,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却并不普通的人。
偶然的一次网上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除了我之外,竟然全部都是
绿帽癖,看似正常却绿帽深重。
结婚对他们来说只是为了传宗接代让他们看起来跟别人一样而已,这完全就
跟我的理念以及教育完全不同,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穿越了,甚至常常精神恍惚。
恰好那时的我正在外地打拼,虽然家里不缺钱,可我也想闯荡自己一番事业
出来,因此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婆。
在我老婆的安慰下,我渐渐走出了枷锁,逐渐适应了这个世界,也同时放飞
了自我。
……「啊……老公……你……啊……好厉害……大鸡巴……操……的好深……
哈……啊……啊……老婆……骚逼……受不了了……啊……又来……了……」初
一的早晨,老婆娟子穿着一身雪白的制服,正打算上班的时候,被我按在床上一
顿爆操。
我的性能力很强不是吹的,娟一米七多的个子,屁股大的像磨盘,这是我结
婚之前就看上的。
但此时这磨盘大的屁股,被我撞的啊波涛汹涌,臀沟大开,中间肥厚的阴唇
被我孩童胳膊粗细的大鸡巴,生生的撑开成了圆形,大把大把淫液,彷佛不要钱
似的流了出来。
「骚逼老婆,这么不耐操,才一会儿你又高潮了!」
我淫笑一声,大鸡巴丝毫不留情面,两手像揉面团一样抓着两个臀瓣,用力
的向后拉扯。
「啊……好老公……大鸡巴好大……我……啊……不行了……老公饶了我把……
啊……哈……好爽……操……进子宫里了……啊老……公……饶命……我……又
啊来了……」
娟子瘫软无力的趴了下去,挺着大肥臀浑身抽搐不止,竟然又高潮了。
「骚逼……啊我也来了……」
刹那之间,娟子的阴道之中,彷佛有着吸力一般,加上阴道内的软肉,夹的
我好不快活,回头更是包裹在了子宫之中,吸咬几下便让我再也忍受不住。
我只觉一股酥麻的感觉在丹田汇聚成一团,大鸡巴突突一阵内射,足足射了
有一分钟的时间,大股大股的喷射起来。
「呼……烫死我了,好涨,老公你好厉害!」
娟子喘着粗气,一脸痴迷的说道。
我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娟子的肥臀,深插在阴道中的鸡巴竟然没有多少疲软,
这我跟娟子早就习以为常了。
我跟娟子从同居到结婚,历来如此,只要不是来例假,每天晚上都要战斗好
几次,常常是到了半夜才停止,娟子深知我的厉害程度,我们也是习以为常。
不过后来我才知道,现在世界上的男性,结果纯粹是为了传宗接代,能硬起
来就不错了,有了孩子几乎是没有性生活。
娟子遇到我,可谓是捡到宝了,对我是又爱又怕,爱的是我的性能力,怕的
却也是如此。
现在娟子的整个阴唇已经是红肿了起来,我也不忍心再弄下去,虽然还有点
意犹未尽,可也知道娟子的身体重要,索性就放过了她。
不过前提是娟子用嘴给我清理完下体的淫液精液这才罢手。
当然,遇到我这么一个男人,娟子对我是百依百顺,对我的要求丝毫不觉得
过分,用嘴将整个鸡巴舔了个干净,这才幽怨痴迷的,将我又硬起来的鸡巴送回
了裤子里,再换了一条干净的内裤,一噘一拐的去上班了!至于我吗,占了足够
的便宜之后,就被哄着再次睡下了。
我说过,我不缺钱,纯粹是为了打拼一番事业,家里的老头子以前是做投资
的,虽然住在农村,却有不少的投资产业,每年的分红拿到手软。
在我精神恍惚的那一段时间,我放弃了打拼,然后安安稳稳的接受老头子的
建议,同样做起了投资。
可能有遗传原因吧,虽然我投资的产业不大,但每年的利润比较可观,而且
很有发展前景,现如今我就是躺着,一年也有一两百万的分红收入。
就我这样的男人,物质与精神都能满足的男人,娟子又怎么可能不满足呢!
(02)
话说世界的改变也有一段时间了,从认识娟子到结婚现在,我也经历过一些
女人,当然有些娟子都知道,不过都是玩玩而已。
好处是不用负责也没有什么心里负担,主要还是我太闲了。
送走了娟子我就躺在床上刷手机,直到快中午了,我才从床上起来。
想着出去找点吃的。
夏天的天气还是比较不错的,不算太热,走过一家小卖部买了两包烟,刚打
开一盒,这时电话竟然响了。
低头一看,原来是丈母娘打来的。
要说我这丈母娘也是农村人,我跟娟子都结婚在城里,所以很少回家,跟丈
母娘他们关系不算太熟,这时打电话总觉得像是发生了什么事。
「喂妈!」
「喂!是小文吗?」
「是我,怎么了妈?」
「哦,没多大事,刚才我给娟子打了个电话,说是家里一个叔家盖新房,乔
迁想让你们出个人过来压房,这不娟子有事,就让我给你打电话,看你有时间回
来一趟吗?」
我一听,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家里盖新房乔迁不算小时,抵的上结婚之喜,
既然请了就该去一次,反正我也闲着没事就答应了下来。
「行,这样吧妈,我正好没事,一会就开车回家一趟!」
「好,那我去给你晒床被子,晚上就在村里住下吧!」
「嗯嗯,知道了妈!」
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没多久娟子也打来了电话,意思跟丈母娘说的一样,
不过话就说的不一样了。
我自然是说的我多么的不舍,晚上一个人之类的想念话,嘴里少不得一阵口
花花,直说的娟子有些受不了了才挂了电话。
吃了中午饭,我直接开车就往乡下跑,路上买了点好酒好烟之类的东西,自
然要对老丈人孝敬一番了。
回到娟子老家,就见到处都是红砖房,来过几次丈母娘家,自然是认得路,
老丈人他们听到动静早就迎了出来。
见到岳父岳母,心里没多大想法,不过现在想法不同了,再看到丈母娘跟媳
妇七八分像的模样,加上大屁股大奶子,突然就有了一丝邪恶的想法,只是暂时
掩盖了下去。
「回来了还带这么多东西干嘛!」
嘴上说着,老丈人早就把东西接了过去,领着我进了院子。
我的眼睛就一直盯着岳母的屁股看个不停,想到这么大的屁股,操起来不知
道跟娟子有什么不同。
一边想着,胯下的鸡巴都微微有些许的反应。
一下午,我的眼睛几乎没离开过丈母娘的肥臀,也不知是不是有意,后来我
发现。
丈母娘有时竟然有意在我跟前做些弯腰的动作,本就饱满的肥臀,就更加显
得肥硕壮观。
好几次都差点出丑。
由于乔迁是第二天中午举行,晚上也就见到吃了一段便饭,晚饭一过,老丈
人就出去喝茶打牌去了。
因为无聊,我就独自一个人玩手机,不大会,丈母娘收拾完了,就走了进来。
「小文啊,下午刚给你晒了一床干净被子,我带你过去,你就睡旁边这个屋
吧!」
「行妈,我睡哪都行!」
说着,丈母娘就带我去了旁边屋子,打开灯半跪在床沿,给我收拾起了床褥。
但我总觉得,丈母娘今天好像慢吞吞的,挺着大屁股在那忙活,彷佛在勾引
我似的。
看着丈母娘那肥硕异常的大屁股,我像是突然醒悟了一般,随即坏笑着靠了
过去,直到我将自己勃起的胯下,跟丈母娘的肥臀碰触到一起,这才停了下来。
「啊……」
我跟丈母娘同时呼出了一声,我当然是爽的,自己的胯下早就鼓起了一个大
包出来,结结实实的顶在在丈母娘的肥臀之上,虽然隔着两层裤子,但丈母娘毕
竟是成熟的女性,肥臀异常的柔软,就彷佛在给我的鸡巴做按摩一样,小心一点
还滑到了两股之间的缝隙当中。
「小文……你干嘛呢!」
丈母娘低呼一声,但却没有恼怒,而是羞红着脸回头看了我一眼。
见了丈母娘的模样,我哪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盯着丈母娘的屁股就扑了上
去。
「妈……你好美!呼……」
「小文你不能这样,啊……」
丈母娘欲拒还迎,我喘着粗气,大手直接探进了丈母娘的衣服里,一把就摸
到了丈母娘已经勃起的奶头,我哪还能忍的了,看起来丈母娘早就动情了。
我也不废话,夏天人本来就穿的少,我稍微抬起一点身子,毫不费力的扯下
了丈母娘的裤子,期间丈母娘还微微抬起了一点身子,完全就是在配合我吗。
三下五除二我就将丈母娘的裤子,连带着内裤一同扯了下来。
丈母娘毕竟快五十岁的人了,穿着还是比较保守的,退下来的内裤,是一条
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四角内裤,没什么吸引力。
但当我回头向丈母娘看去的时候。
出于矜持,丈母娘反过了身,一双肥厚雪白雪白的大腿映入眼帘,扭动见,
腿根处肥厚的阴毛清晰可见,隐隐约约能看到中间紧实的缝隙。
粗重的喘息两下,我哪里还忍得了,立马退下了裤子,将自己有近乎成人手
腕粗的大鸡巴露了出来。
「呼……怎么这么大!」
丈母娘看到我的鸡巴,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妈,不仅大,一会儿还爽呢!」
我淫笑一声就扑了上去,不费什么力气就分开了丈母娘的大腿,这应该就是
世界上男的都是绿帽癖的缘故吧,丈母娘也就象征性的阻拦了两下,然后就被我
打开了双腿,那让人欲望狂暴吧蜜穴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不要,不行,的小文,我是你妈……啊!」
我并没有着急插进去,紧盯着丈母娘双腿之间。
不得不说,全是绿帽的世界给我带来了不少的好处,最起码男人都想被绿,
生孩子仅仅是为了传宗接代,所以基本没什么性生活。
我老婆也是独生女,这也就造成丈母娘的蜜穴骚逼基本没怎么被人光顾过,
浓厚的阴毛遍布在骚逼四周,显然也没怎么修理,但没有任何的异味。
肥厚的阴唇像两个大香肠一样挂在两旁,中间此时渗透出一线水渍,亮晶晶
的格外诱人。
「嘿嘿,妈你看这是什么!」
我伸出两根手指,在蜜穴上轻轻一抹,撩拨两下阴唇,手指上沾染了大股的
蜜水,抬起手还拉出一条细长的丝线,调戏似的放到了丈母娘的跟前。
「你……小文……不要看!」
丈母娘羞的不敢看我,有意无意的拿手想要盖住自己的蜜穴。
我是不做理会,再次伸出手指,这一次直接拨开了丈母娘的大阴唇,一点点
插入了骚逼当中。
丈母娘的骚逼还是粉红色,湿滑柔软,翻弄了一阵我就忍受不了了,胯下的
鸡巴硬的生疼,此时急需发泄。
我挺身靠了过去,龟头在阴唇上磨蹭两下,沾上少许的淫液,慢慢的顶了进
去。
「不要……小文啊……好大……不要啊,我是你妈……啊」
「妈,我马上就进去了,做我女人吧!」
丈母娘渴了这么多年,对于我的大鸡巴,短时间是不能承受的,所以我就一
点点的抽查,先是一个龟头,然后一点点的深入。
直到插了几分钟,丈母娘的快感便一点点的升了起来。
「啊……好深,哦……好爽,好舒服……嗯……嗯……」
「妈,你的骚逼真爽,又肉又热又紧,我要把你的骚逼操成我鸡巴的形状!
我要全进去了!」
「啪」的一声,剩下的半根鸡巴被我用力顶了进去,这次完全是整个插了进
去,肉与肉的撞击,爽的我倒吸一口冷气!「啊~」
「全进来了,这么大,啊……小文……你慢一点……让妈……缓缓,啊不要
太快……啊……啊……爽死了……哦原来……原来……这才……啊是……做女人……
妈……还要……还要……操吧……操吧……操死妈哦啊……用力……再用力……
啊妈要……来了!」
「妈,你的骚逼也好爽!不要这么快高潮,没用的骚逼!」
「哦……受不了了……这才……才是做女人啊……原来这就是高潮……我还
要……还要,你快操……用力的操……操吧……妈要大鸡巴……操我……啊……
嗯……快用力操我!」
我一顿狂抽猛插,一刻不停,甚至用最大的力气狂干。
在我大鸡巴的摧残下,丈母娘张开了大腿,颤抖着足足来了五次高潮,淫水
打湿了两人的阴毛,我也要忍受不住了。
「骚逼妈!骚逼丈母娘,我也要来了,要射了!说,让我射哪!」
我抓着丈母娘的两个大奶子揉捏,腰部的动作越来越快。
而丈母娘已经到了意乱情迷的地步,喘息着断断续续的说道:「射进来……
都给妈……妈要啊……嗯我又……又啊……要来了,都射给我!」
说着,丈母娘身子又颤抖了起来,我也不再忍耐,只觉得龟头一麻,一股淫
水击打在龟头之上。
骚逼里彷佛带有吸力,瞬间侵蚀了我的所有快感,突突的开始爆射了起来。
「呼……呼……」
好一会,我才从射精的快感中缓了过来,只觉得浑身舒爽。
「你快起来!」
丈母娘这时推了推我。
「怎么了妈,刚爽过就忘了,要不要再来一下!」
我揉着丈母娘的两个大奶子,故意又挺了挺胯下,让本就没有软下来的鸡巴,
在丈母娘的骚逼里抽查两下。
「啊……你还闹,你怎么能做下这种事,你爸一会就回来了,看不打断你的
腿!」
一边说着,丈母娘费力的把我推了下来,缓慢起身,一只手放在胯下,应该
是阻拦我射进去的精液流出,然后小跑着去了外面。
我看着丈母娘滑稽的样子,心里不无得意,不大会的功夫就听到外面传来了
水声,养精蓄锐的我,瞬间眼睛一亮,蹑手蹑脚的跑了出去。
「啊……你怎么又过来了,你先出去等我洗完你再洗!」
「妈,一块洗吧,这样干净!」
「不行,一会你爸就回来了……你干什么……啊不要随便……插……哦好大,
轻点……好爽……」
「嘿嘿,妈没事的,我爸回来,看到我操你,他不知道多高兴呢!」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03)
一宿好梦,昨天晚上跟丈母娘战斗到夜里九点多,直到第二次射精,丈母娘
担心老丈人回来,这才匆匆的结束战斗。
冲了个温水澡,美美的睡到了第二天上午,正等我迷煳的时候,想着今天还
有正事要做,便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
农村乔迁讲究特别多,跟结婚似的,随礼也要随大礼,我回来匆忙,也就给
老丈人带了点礼物,其他的什么也没带。
这点我倒不怎么担心,农村人吗,拿东西也不会拿太好的,我也懒得从城里
带买了,想着回来了从村里买点不错的就行了。
穿上衣服我就出了屋,这个时间家里已经没人了,老丈人早早的就去了叔家
帮衬,院子里显得空荡荡的。
「你醒了!」
突然院门一开,丈母娘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我心中纳闷,丈母娘不是也应该是去帮忙去吗,怎么还在家里,不过看到丈
母娘,我心里那股邪火又冒了出来。
「嘿嘿!妈你怎么还在家里,是想着我呢吗!」
我走过去,一把就抓住丈母娘的一个奶子揉捏了起来。
丈母娘吓了一跳,赶忙看了一眼大门外,见没人这才放心了起来,羞笑着推
搡道:「去!没大没小的!」
不过丈母娘有心无力,任由我从身后抱住她,两手抓着两个大奶子揉捏,而
丈母娘的身子也渐渐软了下来。
我一看,哪里还顾得上买什么礼物啊,拖着丈母娘就进了屋,一手穿过衣服,
直接摸上了丈母娘的骚逼,低头跟已经迷离的丈母娘接起了吻。
胯下的鸡巴现在早已经抬头勃起,有过昨天晚上的两炮,我对丈母娘是轻车
熟路,抱着丈母娘来到床边坐下,退下裤子,直接来了个后入座式。
「哦……小文……肏……啊……好爽……大鸡巴……要肏死……妈……肏吧……
用力……的肏我……顶……啊……啊顶……的好深……」
丈母娘尖叫着,不一会就被我肏上了高潮。
我没像昨晚一样狂轰滥炸,这次只是温柔的挺懂,一边揉捏着丈母娘的两个
大奶子,气愤温馨倒有了说话的机会。
「妈,我肏的你爽不爽,比我爸厉害吗!」
「厉……厉害……女婿最……啊厉害……肏的妈……好舒服……妈感觉……
感觉……离不开……女婿了……」
我更加得意,这个世界上都是绿帽,全都想绿自己,而我就是他们的救世主!
「嘿嘿,那离不开怎么办,妈你嫁给我算了,当我的骚逼老婆吧,我是你的
大鸡巴老公!」
「好啊……我……啊我……要嫁给……哦自己的女婿……当……女……女婿
的……啊……骚逼老婆……大鸡巴老公……肏我……我是你的骚逼……老婆……
我要给你……当媳妇……啊……啊……哦……让……嗯大……鸡巴……老公天天
肏!」
丈母娘今天明显放开了许多,不过我说的是实话,娟子在家完全满足不了我
的性欲,有个骚逼丈母娘岂不是没事!
因此,我肏的更加卖力,让丈母娘来了好几次高潮,最后我也忍不住射进了
丈母娘的骚逼里面,结束了这一早晨的晨炮!休息了一阵,当然这主要是为了让
让丈母娘休息,我的大鸡巴还插在丈母娘的骚逼里面。
「小文,不怕你笑话,这是我最爽的做爱,我真的离不开你了!」
丈母娘仰躺在我的肩头,眼神迷离。
「小文,你不会嫌弃妈吧?」
「妈,我怎么会嫌弃你,你越这样我越喜欢,尤其是你骚的时候,越骚我越
兴奋,我要占有你,让你一辈子给我当骚逼!」
「说什么呢……你……你越说越粗鲁!」
「嘿嘿,骚逼丈母娘,就是这样我才喜欢,以后叫我老公!」
「呸,说的什么话!」
「你叫不叫,不叫我就继续了!」
「啊!不要,你……你就会欺负我!」
「老……老公!」
「嘿嘿……」
你侬我侬了一阵,时间也不早了,我是越来越喜欢这个骚逼丈母娘了,一边
穿衣服一边收拾。
丈母娘简单擦拭了一下,收拾妥当就要带我去叔那,原来丈母娘早就知道我
没带什么礼品,所以特意准备一些就等着我呢,说到这她还脸红了一下。
我估计,这是丈母娘想到昨天晚上的活动,有些不好意思了。
可我哪有什么不好意思,抱着丈母娘又是一顿亲吻,大手伸进裤子里,对着
丈母娘就是一顿扣摸。
「嗯……好老公……不要了,丈母娘老婆已经饱饱的了……啊……晚上再给
你……好嗯……不好……」
「干嘛要等到晚上,下午就不行吗!」
说着我抽出手,看了一眼丈母娘身上的穿着。
「下午我带着骚老婆去买衣服,跟了我以后,就该让老公疼着!」
丈母娘羞涩不已,停了我的话也没说什么,像个小女人一样「嗯」了一声就
低下了头,扭捏着任由我作妖。
不过我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就没在怎么着,乔迁是大喜事,作为小辈,一会
还有的我忙活,又亲吻了一阵,然后就拉着丈母娘的小手出了门。
*** *** ***
(04)
回到媳妇老家时间不长,我就把丈母娘变成了我的骚逼老婆,她此时已经离
不开我了。
这次回来的目的实际上是为了参加媳妇叔叔的乔迁之喜,听说这个叔叔在城
里做工程,挣了钱之后,又盖了一套新房子。
既然是一个村的,那距离就不会太远!我没开车,拉着丈母娘的小手一路向
叔叔家的新房走,路上有不少人看着我俩,从眼神里能看到基本的神色,有羡慕
跟嫉妒。
这个世界的男人都有绿帽癖,结婚不过是为了传宗接代,女人没有性生活想
着出轨,而男人更是想着怎么给自己带绿帽子。
我拉着丈母娘出来,丈母娘一副小女人样的依偎在我的身旁,明眼人一看就
知道是怎么回事。
「吆!这不是春花吗?这是干嘛去啊!」
吃了一路的羡慕嫉妒的眼神,走了没多久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顺着声音一看,不知是谁家门口歇了一帮人,都是村里的闲汉跟一些大妈
们,我纳闷的看了一眼丈母娘,意思是询问,因为春花正是我丈母娘的名字,她
全名叫张春花。
「这臭娘们跟妈不对付,但你要叫婶!」
丈母娘明白我的意思,给我解释了一下。
我一听心下明白,这时说话的那个女人也站了出来,走了过来。
我一看,竟然是一个生的十分壮硕的女人,五大三粗的,要身材没身材,一
脸的刻薄相。
「婶!」我礼貌的叫了一声。
这女人走到跟前,三角眼在我跟丈母娘的身上看了两眼,满脸的嫉妒。
「吆!春花嫂子,这是谁啊?」这女人阴阳怪气道。
「她是……啊……」
还不等丈母娘说话,看着眼前女人那嫉妒的脸色,我一把搂住了丈母娘的腰,
伸手在丈母娘肉山一样的屁股上抓了一把,丝毫不带掩饰的。
「哦,婶我忘了说了,我是娟子的老公!」
一边说,我就更用力的抓捏起了丈母娘的肥臀,主要是手感太好了,毕竟夏
天人穿的少,丈母娘就穿着一条长裤,也没什么厚重东西,要不是四角内裤的存
在,估计手感会更好!
不行,下午就带丈母娘买衣服去!我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几乎是咬着牙摸捏
丈母娘的肥臀!
「哦!你就是娟子的老公啊!」
「对啊,这不回来去叔那看看吗,正打算过去呢!」
「呵呵,也是,不过春花嫂子真是好命啊,就一个闺女,还找了个这么好的
女婿!」
婶斜着眼去看丈母娘,我的作为让这女人嫉妒的几乎要冒出火来。
而丈母娘就得意了,也不管我,还有意无意的「啊」了一声,整个人都靠在
了我的身上。
我就更得意了,半抱着丈母娘,一双大手更是肆无忌惮。
「婶这是哪里话,怎么就一根女儿了,我保证,娟子一定还会有弟弟妹妹的!」
我这话可不仅是给对面女人说的,同时也是给丈母娘说的。
再说此时的丈母娘,春花一辈子活在村里,自从昨天跟女婿有了夫妻那点事
之后,过了四十多年的她,终于知道了什么是性生活,什么是女人。
而欲望的大门一旦打开,是怎么也收不住的,就好比今天早上,同时她也知
道,不仅是外面的男人,就连自己的老公都是绿帽男,一辈子几乎不碰自己,就
想着被绿,找这么一个能让自己做女人的男人不容易。
再停了女婿的话,春花立马就羞红了脸,什么叫娟子还会有弟弟妹妹,除非
是自己生,女婿的话再明显不过了,这是让自己给他生孩子啊。
想到这,春花不仅没有排斥,心里反而是喜不自胜,微微挺了挺自己的屁股,
同时感觉早晨射进自己逼里的精液,都有外流的感觉,但她顾不得了,反而还感
觉异样的刺激。
丈母娘的变化我自然感觉到了一点,心下暗乐,觉得有必要好好调教一番丈
母娘了。
随后再懒得理会这女人,半抱着丈母娘,一只手抓着丈母娘肉山一样的屁股,
向着叔家就走了过去。
「小文……你刚才!」
「嗯?你叫我什么!」
走了没几步,丈母娘就开口了,不过马上被我顶了回去。
春花脸上一红,哪能不知道自己女婿的意思,不过想了想还是改口道:「老
公,你……」
「嘿嘿,骚老婆,你知道就行,早晚我要肏大你的肚子!」
我跟丈母娘毫不避讳,估计不远处的人都能听的到。
丈母娘也就没在说什么,我心里是格外畅快,一边揉着大屁股没多久就到了
叔家。
生在这样一个世界,丈母娘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身份,我对这里不太熟,丈
母娘就一直伴随在我身边,向我介绍家里亲戚的同时,也让我玩弄着身子。
直到快中午了,忙碌的气氛才结束,因为要开席了,家里人大多聚集在院子
里准备吃席。
而此时叔家新盖的二层小楼之上,一间偏僻不知道是谁的卧室里,丈母娘赤
裸着下身,自己用双手掰开自己的大腿躺在半人高的桌子上。
「啊……哦,老公……好爽……我离不开……你了……肏我……用力……的
哦……啊……啊……的肏我……肏……你……的骚逼……老婆……肏大老婆……
的肚子……啊……」
躺在半人高的桌子上,我能更好的发挥出全力,我两手拽着丈母娘的腿跟,
用力的撞击着骚逼,发出不间断猛烈的啪啪声响。
丈母娘的两个大奶子裸露在外,像两只小船一样,为狂风暴雨中不断上下前
后的晃动。
但在我俩人激烈性爱的同时,门口却不知何时打开了一道缝隙,一只眼睛正
瞧着屋内的景象,可门外那人不知道,通过屋内墙上的镜子,他的存在,早就被
我察觉到了。
(05)
察觉到世界上男人的性取向,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了,就像狗改不了吃屎,男
人怎么改的了做绿帽呢!门外人看的正起劲,我肏的也就更加卖力,嘴角还不自
觉的带上了一抹邪笑。
「春花,我肏的你舒服吗?比你家那个死老头子怎么样?」
「啊……老公肏……的我……啊……啊好舒服……不断……啊高潮又来了……
要飞了……大鸡巴……老公啊……啊你太……厉害了……要把我……肏……啊肏……
穿了……那个……小鸡巴……不行……啊……老公太厉害了……」
「骚逼,你就做我的鸡巴套子吧,啊……骚逼太爽了!」
「啊……啊……啊春花是……老公的……鸡巴套子……春花……的啊……骚
逼……快……快……啊快……成了……老公……鸡巴的样子了……啊……啊好深……
顶进子宫……里了……大鸡巴老公……好厉害……肏我……肏大我的肚子!」
春花在我的撩拨下浪叫不断,我明显听到,门外偷看的那个人粗重的喘息声。
我的邪笑更加明显,突然一个俯身,一把抱住丰满肥胖的丈母娘,站起身子,
在原地爆肏起了丈母娘娘。
从外面看,就看到丈母娘赤裸着身子,两只手臂紧紧的抱着我,一双雪白的
大粗腿盘在我的腰上,肉山一样的肥臀上下抛飞,而我那手腕子一般粗的大鸡巴,
极为震撼的撑开丈母娘的肥臀,将骚逼撑开一个O形,猛烈的进出其中,由于跟阴
道壁太过贴合,几乎不留一丝的缝隙,所有的淫水,只能通过大鸡巴的进出被带
出来一些。
而我的鸡巴尺寸不短,几乎有二十公分,再加上这种体位,几乎次次鬼头都
是暴力一般顶进子宫之中。
绕是丈母娘体型丰满,可在我大鸡巴的进出下,每次鸡巴插进去的时候,肚
子上都会隐约凸起一块,爽的丈母娘是直翻白眼。
「啊~啊~啊~啊~啊~」
丈母娘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我抱着丈母娘在屋中走动,丈母娘是只顾着
浪叫,哪里知道我的意图。
也是我力气大,就丈母娘这身材,我抱着走了一阵,就面朝门口站立了起来,
让门口那人能够清楚的看到我跟丈母娘交合的位置。
等了一会,突然「噗通」一声,随之屋门被轻轻的打开了。
或许是被肏的特别厉害,丈母娘春花没有察觉出什么来,索性我就没有停下,
一边肏着丈母娘让她浪叫,一边低头一看,竟然是我那便宜老丈人,此刻委顿在
地上,两眼兴奋的看着我肏着她的老婆。
不仅如此,老丈人的裤裆湿了一片,显然受不了被戴绿帽的兴奋刺激,早就
尿精全流没了力气,这才委顿倒地撞开了屋门。
知道了这个世界上男人的尿性,我是丝毫不会担心,心下觉得刺激,同时用
力的肏着丈母娘。
「老骚逼,说你是谁的骚婊子!」
「啊我……是老公……的啊……哦骚婊子……好深……不行又来了!」
丈母娘浑身一阵颤抖,子宫收缩一阵,竟然是又来了高潮。
趁着丈母娘高潮的功夫,我一把将丈母娘甩到了床上,说起来我力气也不小,
给丈母娘翻了一个身,直接趴了上去,从丈母娘肉山一样的肥臀后面再次插了进
去。
但我还觉得不够刺激,刚刚插入也不急着抽插,而是将丈母娘的两腿抬高一
把又抱了起来,随后用力向两边分开丈母娘的双腿,将丈母娘阴毛旺盛的骚逼,
自己正在交合的部位给展现了出来。
「呀!」
也就在我刚刚转回身来,丈母娘立马就看到了坐在地上的老丈人,马上就惊
叫出声。
「骚逼老婆,看看地上的是谁……」
「爸,现在妈被我肏着,等将来我还打算把骚逼妈的肚子肏大呢!」
「你不要……啊轻点……不要哦……说了……老头子……啊对不起,小文……
小文的鸡巴……好大……哦太爽了……老婆受不了了……」
「骚逼妈,你快说,是不是让我肏大肚子!」
「啊……是啊……老头子……我给你带帽子……了……哦……还是这么……
大的……鸡巴……好厉害……我要给老公生孩子……」
丈母娘春花一开始紧张了一下,随后就被此情刺激的浪叫了起来。
老丈人更是资深的绿帽男,看着自己的老婆被操,兴奋的呼呼喘着粗气!
「骚逼,我要射了,说让我射哪里!」
「啊……哦……射进来……都给我……射进骚逼里……射进我的骚逼里……
老头子我要被受精了……我要给女婿生孩子……射大我的肚子……哦」
「骚逼……射了……都给你……射进你骚逼里!」
噗噗几声,我用力把鸡巴肏进丈母娘的骚逼深处,足足射了一分钟我才停下。
然后跟着丈母娘一起,大口大口的喘起了粗气!而老丈人在这时,同样跟着
浑身一阵抖动,竟然被刺激的同样射出了精液。
三人除了我之外,全都爽的不能自己,我却有点意犹未尽。
「老婆……」
这时,老丈人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轻叫了一声,慢慢走了过来。
面对老丈人,丈母娘竟然有些不敢去看,但我却不阻拦,反而是将丈母娘的
腿分的更开了。
「老婆……女婿让你爽吗!」
老丈人突然到,然后呼吸急促的看着我插在骚逼中的大鸡巴。
「你这老头子,不……不怨我吗?」
「怨你?怎么会,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说着,老丈人竟然跪了下来,直直的看着丈母娘的骚逼!我似乎在此时明白
了什么,心想不愧是绿帽男的,想着我就把鸡巴抽了出来,硕大的鸡巴此时依旧
是坚挺无比,上面沾染着我的精液跟丈母娘的淫水!「爸,你要是喜欢,就把我
的鸡巴舔干净吧,再把我你老婆,不!现在应该是我老婆的骚逼舔干净!」
「哎!好!」
老丈人一听,彷佛更加兴奋了,我却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要……」
丈母娘突然还想阻止,却被我拦了下来,然后在丈母娘的耳边说道。
「骚逼,你看不出来吗,爸他就是一个绿帽狂,你越这样,他就越喜欢!」
我刚说完,老丈人果真就兴奋的舔起了我的鸡巴,慢慢的清理的起来。
我被舔的舒服,扳过丈母娘的脸,就开始舌吻!犹豫发生了这件事,乔迁的
事情也被我抛到了脑后,一个小时以后,我才带着丈母娘出现在了酒宴上面,不
过都快散场了,也就剩下一帮孩子还在玩闹。
草草的吃了两口,我就带着丈母娘离开了,因为下午,还要带着丈母娘逛街
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