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艳遇之跨上东洋马】(完)


这是五一期间发生的真人真事,我从来没想过会发生在我身上,但是强烈的
成就感让我忍不住把他写下来,与诸位分享。
4月30号上午,因为要接待一来宁的重要客户,只得把老婆小孩送上火车让她
们先回老家,出了火车站,深深吸了口自由的空气,心情好得只想哼几句。申明
一下,我和老婆感情很好,只是兄弟我是个好玩的人,这种暂时失去组织监督的
快乐我想诸位大大也应有同感。
取车,过玄武湖隧道,回公司等客户。艰苦的谈判,口沫乱飞,动之以情,
晓之以理,各退一步,握手言和。看看已是下午2点多了,留客户吃饭,被婉拒,
说是要赶回去过节,新生代的好男人啊,我赞叹不已。
下楼,公司旁边有家悠仙美地,来了份简餐,狼吞虎咽完毕,点杯雨花。俺
开始考虑如何过一个有意义的五一。电话联系几个老友……加班……回老家?看
来只有俺是个闲人啊。叹口气,正准备招手买单,运气来了……隔了三张茶座,
有一个妹妹,落寞的坐在那里,浅白色的长裙,胳膊修长,胸部饱满洋溢着青春
的气息,重要的是,脸上清楚的写着无聊和寂寞,老狼我阅人无数这点阅历是有
的,惊艳啊,上还是不上?说实话,老狼我底气不足,盖因先天不足,爹妈没给
我个好相貌,虽说不丑,但绝对不帅,浓眉小眼,啤酒肚,泡妞的致命伤啊,无
数次的失败已严重打击了俺的自信心,尤其这两年发胖后,俺的几次艳遇已主要
靠金钱开道了……
正准备放弃,转念一想,俺老师说得好,没有考场外的举人,不敢去试,永
远没有成功的喜悦。再说大不了走人,俺又不损失什么。主意打定,俺起身,换
上最儒雅文明的笑容,「请问,可以坐下闲聊几句吗」
妹妹抬头,一脸的意外,犹豫,「我们认识吗」
「把我当坏人了吧?正因为不认识才想认识你,不知我是否有这份荣幸」我
心有不甘。
「请坐吧,我一会要走了」妹妹很聪明啊,婉拒,这是婉拒,等等,妹妹语
调生硬,好像是外国人呐。
「呵呵,妹妹你是日本人,还是韩国人?」
「日本人」
靠,小日本,老子糗大了,转身想走。「先生不会因为我是日本人就不想认
识了吧?」日本妹妹到来劲了。不能丢这份脸,「呵呵,我到不是愤青,只是对
日语不精通」「我中国话很好的,请问什么是愤青?」好个屁,一张嘴,俺就听
出来了,愤青都不知道,老子今天就要当一回愤青,一雪国耻。
「好吧,为了中日进一步加深了解,聊聊吧」俺这是反客为主,好像是却不
过日本妹妹的邀请似的。
「我叫樱子,请多多指教」,妹妹低头一笑,脸上一抹羞红,不得了,偶的
神啊,徐志摩的诗在心理出来了,「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水莲花不胜娇柔……」
振作精神,聊,再聊……对不起诸位,我现在真的记不清都聊些什么了,从
樱花到奥运,从千味拉面到南大旁青岛路的小吃,小狼我也是南大毕业的,校友
啊。以前朋友夸我铁嘴,现在偶信了,十分钟过去了,半小时过去了,妹妹没走。
聊天得知,妹妹北海道人,家里还有个姐姐已出嫁了,南大留学生,中文专
业,24岁,来中国2年半,回去过一次,假期做翻译赚钱,男友在日本银行职员,
上个月传来跟她好友小泽惠子结婚的消息……神啊,这样家道一般,刚跟男友分
手,且心有怨恨,长期在国外少人关心的妹妹居然被我碰上了,俺的春天快到了……
「樱子,不介意的话,请让我向自己的妹妹一样对待你,我一直希望有个像
你这样可爱的妹妹」靠,我的语气怎么象小日本一样,汗……
「太意外了,很高兴有个中国哥哥」妹妹满脸意外的惊喜,毕竟是小日本啊,
一本三国志就被他们当作智慧的圣经,欲擒故纵这招中国的狼友谁不会?没想到
她居然这么相信,等会到床上让你叫亲哥哥……
不觉已经6点多钟,「走吧,樱子,哥哥带你尝尝真正的南京美食」樱子犹豫
了一下,高高兴兴站了起来,买单时樱子坚持AA,我毫不犹豫的挡住了,要及时
树立大男子形象,故意沉着脸说「记住,我是你中国哥哥,在日本哥哥会要自己
的妹妹买单吗?」「太谢谢了」许是只有一个姐姐从来没试过哥哥式关心缘故,
樱子有种异样的感动。
开车到狮子桥美食一条街,五一节的缘故,人潮汹涌啊,步行街两边的人造
桃花分外喜庆,樱子惊喜的抓住我的手,「看,很象樱花哎」。哈哈,樱子对我
已不设防了……
撒尿牛丸,回味鸭血粉丝,东北乱炖,新疆烧烤,北京糖葫芦,樱子像小孩
一样的快乐,揉着肚子说再也装不下了。下步咋办,要想上床,还是离不开大乱,
小乱,或1912这几个罪恶的温床啊,看看表8点,早了点,「樱子,带你去逛夜市
吧」「好啊」
开车,挤到三牌楼,广东路,唉,马台街夜市搬到这只有一部分,新民路好
象有一部分,可惜再无昔日风光了。我已失去游玩的兴致,「走啊,哥哥」樱子
到是兴趣盎然,可怜的日本小妹妹,俺泡夜总会的小姐时也不敢带她到这里啊,
汗……
逛了半天,悄悄买下樱子眼光流连的两样小东西,一个亮光闪闪的小熊造型
发卡,一个长江7号毛绒绒,悄悄返回藏在车上。时间差不多了「妹妹,咱们去大
乱Hai一下好吗」「好啊」还是日本妹妹温柔啊,几次提议都没反对,一切以男人
意志为准绳啊,不知带她去宾馆,她是否也说好呢,我一阵乱想,咽下几口口水。
大乱,人真是不少,有不少老外,「来瓶黑方」「哥哥,我不能喝酒的」妹
妹眼波流转,不好,她怀疑了,也难怪,现在想泡妹妹的狼,哪个不是带到酒吧
先灌醉再下手的啊,「黑方我喝,你喝一杯果酒陪陪我意思一下就行了」樱子不
好意思点点头,我起身假装洗手,走过吧台,递出一张老人头给小弟,「果酒度
数高点」,小弟懂事的一笑,搞掂。哼哼,任你奸似鬼,今天叫你喝了老娘的洗
脚水。
半杯果酒下去,樱子的脸已胭脂红了,蹦了几曲后,玩骰子,输了的喝酒,
樱子已放开了,第二杯端上很自然的接过来,再蹦,再喝,每人讲段笑话喝,一
件难忘的往事喝,老狼是无数次商业接待中摸爬滚打过来的,跟我斗?「哥。哥,
我……恐怕……喝。醉。了」呵呵,谁说果酒不醉人。
「樱子,我送你回公寓吧」假惺惺啊,我鄙视我自己
「給……您……添。麻烦……了」「你是我妹妹嘛,不要见外」俺不怕麻烦,
就怕不麻烦,嘿嘿……
把樱子扶上车,直奔玄武饭店,开房,扶樱子,进电梯,入房,抱到床上。
动作一气呵成,多亏坚持打网球啊,俺胖归胖,有肌肉啊。
「……哥。哥,这是……在哪里」樱子觉得有点不对,睁开眼睛,醉眼迷离,
睫毛很长啊
「妹妹,你喝醉了,送你回去不方便,到这休息一下」
「啊」樱子楞了一下,好像明白了什么,皱眉思考一下,好像在做决定。
「哥哥,你是真心喜欢樱子吗」「当然了,认识你我象做梦一样,不敢相信」
「那好,来吧哥哥」啊,我有种被识破后的狼狈。好精明的日本妹妹,怎么
办,上吧,她肯定把我看成色狼,不上吧,很可能证明被她识破后的祛儒,怎么
办,脑子高速运转中,上不上?上不上?狭路相逢勇者胜,靠,亮剑精神,敢于
亮剑。
「呵呵,樱子,我确实喜欢你,不仅仅是兄妹的喜欢」
「那你为什么还要我做你妹妹?」
「我怕你拒绝,然后再也见不到你」汗,此话说出口,自己很耳熟啊
感动,樱子绝对感动,扑过来,趴在我肩上,吐气如兰(果酒味)「哥哥,
中国的男人真的很好,我喜欢你了」
靠,再不上,偶还是人吗?南京的狼友,全国的同胞唾沫会留情吗?小弟弟
仿佛听到了李云龙恶狠狠的声音「给我冲」
搬过樱子的脸,我狠狠吻了上去,舌头顶开她的唇齿,开始搅动,俺的安禄
山之爪一上一下攻城掠地,偶的神啊,樱子的咪咪如倒扣的碗,不,大碗果冻,
弹性十足,乳头很小,偶摊开手掌,用掌心轻轻摩擦,靠,硬了,硬了,另一路
大军,沿裙边紧贴大腿而上,小心翼翼,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一下抓住目
标——地下指挥所,樱子身体猛地一抖,双手搂住我脖子,手指轻扯我头发,动
情了吧,嘿嘿,鸭子快熟了,不必担心她飞了。集中兵力,各个击破吧,一手固
定,一手拉开背后裙子拉链,樱子扭动身子,脱开狼吻,轻轻脱去长裙。
脑海不知怎么想起米老鼠的声音:「哦,演出开始了」绝对真实,靠,偶什
么时候变这么搞笑。狂汗……
「哥哥,我洗一下好吗?」樱子红着脸,低下头轻轻说。日本妹妹素质高啊,
喜欢低头说话,还怕汗味影响我情绪,不象某些国内小姐,叫她洗洗,跟杀她是
的,一句不耐烦的刚洗过,叫人搞也不是,不搞也不是。
「一起好吗?」「嘻嘻,哥哥很色啊,这是你真面目吧」
没时间解释,拉着樱子的手,走到淋浴间,樱子轻轻挣扎一下,也就随我了。
手忙脚乱除去衣服,樱子自己已脱完了,兄弟啰嗦一句,经观察,日本女人有时
候很会害羞,经常脸红,但一旦放开,有很坦然,现在樱子在我面前沐浴,洗发,
擦身,轻快自然,毫不象国内妹妹扭扭捏捏。
水很热,樱子的皮肤很白,而且好像很薄,烫得粉红,修长的双腿,阴毛稀
疏,粉红小沟隐约可见,臀部浑圆上翘,乳头小巧,颜色微红带黑,嘴角上翘,
如果用这个小嘴给我口交,该都幸福啊……
「哥哥,要樱子帮你吗?」樱子打断了我的YY。
「樱子,你比樱花还美」天地良心,这句话是俺由衷的赞美,扑上去,狂亲
不已,樱子头部躲闪回避,双手却不忘了给我打沐浴露。
「樱子,下边,再下一点」
「哥哥,真的很色啊」这句话从樱子嘴里出来,俺怎么听都觉得象赞美,这
就是日本女人的魅力啊。
「哥哥,你的弟弟好大哦」我的小兄弟已经被樱子的抚摸激怒了,青筋直爆,
面目狰狞,靠,知道要开洋荤就激动成这样,俺鄙视它……不过看在它为国争光
的分上,就算了,插句话,老狼我弟弟真不小,一直是俺偷偷自豪的,一次和前
女友一起看A片,逼问女友,俺弟弟和片中老外比如何,女友中肯评价一样大,呵
呵,老狼我的套套都是买大号的……嘻嘻
匆匆擦好,一把抱起樱子,直扑大床。湿吻,轻添她耳垂并吹气,樱子开始
战抖,由于一只手搂她,只有一只手主攻,抓奶龙爪手,挤,揉,搓,擦,俺使
出成名绝技,换防,用嘴亲咪咪,舌头强攻乳头,舔,打圈,横扫,吸,蝶震,
只手南下,穿过平原,进入丛林,找到小溪,伸平手掌,全覆盖,顺逆时针揉,
收起四指,只留中指,上下,左右摩擦,找到柔软的小暗礁,轻揉……樱子的脸
渐渐发白,血好像都涌到脖子乳房和小腹处,身体开始象泥鳅一样扭动,还说了
一句日语,小狼兴奋中也记不清了,绝不是国人尽知的牙买呆。人品担保。
是总攻时候了,可问题来了,戴不戴雨衣?如是小姐就不用考虑了,拿刀逼
着我也要戴,可樱子貌似良家啊,但想起艾滋可能,小狼怕怕,想起性吧网上看
过一篇文章,为了不让良家伤心,应徵求女方意见,于是用眼神徵求樱子意见,
樱子冰雪聪明,用牙撕开,取出帮我套,可惜宾馆的是中号,平时还勉强一戴,
今天小弟弟好象分外兴奋,挤得发紫,疼得我龇牙咧嘴,樱子愣住了,半天,小
声说「哥哥,樱子以前只有一个男友,上学时怕怀孕,都是戴套套做的,来中国
两年半,樱子真的没交过男友……」
哦的神啊,这么温柔体贴细心如发敢于为中国狼献身的日本妹妹太让我感动
啦,豁出去了,牺牲了就当为抗日捐躯吧,话说回来,偶不相信自己的人品,但
相信这个刚刚认识不到一天的妹妹人品。
不带套套的感觉真好,樱子的小道紧凑,进去时,还皱眉啊了一声,真的很
久没做过,这个经验俺是有的,心中不觉对樱子又赞了一下。
枪枪入肉,小道渐渐润滑,九浅一深,樱子开始轻哼,换个姿势,樱子冒出
一句含糊的日语,异国情调啊,精关告急,不好,吸气,再换姿势,放慢节奏,
稳住,俺要使出沉淫色海十多年摸爬滚打练出的真功夫,彻底征服东洋妹妹……
观察到樱子浑身颤抖过三次,俺换成后背式,枪枪见底,樱子小PP已撞红,终于
在樱子的第四次颤抖中,放马出关,洒出中国龙族子孙……
樱子面色潮红,象八爪鱼一样死死缠着我,我不急着抽出中国鞭,轻轻吻她,
抚摸她的后背,后戏很重要啊……
良久,樱子一声低吟,好象清醒过来,脸上凤凰涅磐般的神韵,「哥哥,你
真的好厉害……」
「樱子,毕业后留在中国好吗?」小狼我贪念又起,想要一张长期饭票,极
品啊,既然不能终身拥有,那就让它尽量长期吧,(樱子虽好,但小狼也不能为
她抛妻弃子啊,再说娶个日本女子,俺那老愤青的爸爸不得揍死我啊,)
「嗯,我喜欢中国」樱子亲吻我低声应道……
流水帐式后记:起身冲洗,拥抱入睡,10点醒来,再战,11点58分退房,鼓
楼俺家小院农家菜午餐,带樱子去金鹰购衣一套,送她回南大留学生公寓,5月2
日开车带她游汤山,宿汤山,挑灯夜战三次,4号早回市区,送完她,偶回公司,
老婆18点回宁,樱子对我已有感情,答应只要不离开中国,我是她唯一的男人,
俺坦白已有家室,樱子虽有遗憾但不是很介意做偶情人,还是日本色国思想开放
啊,偶最近开始努力,把公司做大,想让樱子毕业后留在公司当助理,答应每周
见面2次,每天短信若干,电话一次,呵呵,很累,很性福……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