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心】(完)


简介:我发誓,要得到你的心。我说到做到。
关雨柔慢条斯理地把手洗净,扎起长发,一袭素雅更显得脸色苍白,这一个
晚上,她已经等得太久了。为了得到他的心,关雨柔辞掉年薪百万的工作,舍弃
所有的家人朋友,毅然决然地转换跑道,走进完全陌生的领域,因为她对他说过,
总有一天,她会得到他的心。
天亮了,关雨柔的纤纤细指滑过展劲风出色的脸庞,静静的看着他熟睡的侧
脸,关雨柔有些惆怅自己的容易满足。展劲风是关雨柔的第一段恋情,今天已经
三十二岁的她,靠着自己的实力,从公司基层一步一步爬到经理的位置。姣好的
脸庞,曼妙的身材,对每个人说话都是那样轻柔细语,让关雨柔从来就不缺乏追
求者,但没有一个可以掳获她的心。并不是她标准高,只是她相信,属于她的男
人,肯定与众不同,而且,是会让她一见钟情的。
展劲风是公司的创意总监,浪漫,英俊,尽管已经有了家室,仍让关雨柔一
见钟情。关雨柔的个性好强,自己想要得到的就会努力去争取,大胆的向展劲风
告白。展劲风的婚姻是家人安排的,他根本就不爱他的妻子,因此他花名在外也
早不是新闻了,关雨柔不是不知道,但她实在渴望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尽管最
后的结局不甚完美,只要过程是美好的,她也就没有遗憾。至少,一开始的她,
是这样想的。
「怎么了?这么早就醒了?」展劲风查觉到脸上的触碰,缓缓地醒过来。
「劲风,你每晚都这样陪我,你太太不会多说什么吗?」关雨柔轻轻的倚在
他肩上问道。
「别傻了!早在结婚前我就跟那女的说过,婚礼只是一个形式,我们还是各
过各的。再说,你又不要求什么名分,咱们这样再一起,不是很开心吗?」
「那我问你,我在你心里是特别的,重要的吗?」关雨柔撑起上身,认真的
问。展劲风的眉间微微一簇,随即又灿出笑容,将关雨柔拉进怀里。
「我这一辈子,谈过很多场恋爱,对我来说,每个女孩都是美丽特别而且值
得被珍惜的,所以只要我还跟他们再一起,我就会努力的让他们快乐每一天,当
然你也不例外,知道吗?好了!别赖床了,该起来吃早餐了!」展劲风话一说完
便起身穿衣,走进厨房,留下关雨柔一个人躺在床上。哪有什么特别的呢?对展
劲风来说,关雨柔不过就是他恋爱史中的一个小部分而已,下个月展劲风又要迁
调了!他们约好,就走到这。展劲风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在关雨柔心中他有多
么的重要,这辈子,就这么一个男人,可以让关雨柔这般倾心了。关雨柔知道,
在她的追求者中,展劲风绝对不是条件最好的,但是她就是无法不深陷,她唯一
能做的,就是把握最后的这个月,然后用这段记忆,一辈子缅怀他。
「明天早上几点的飞机呢?」
「十一点二十。」展劲风提着行李,在关雨柔额上轻轻一吻。这是他们的最
后一夜了。展劲风说他不喜欢看见女孩哭泣,所以关雨柔要笑着陪他度过这一晚,
她早早就张罗好晚餐,等待展劲风的到来。
「劲风,你以前到过荷兰吗?」
「前两年出差的时候去过一次,风景很美,环境挺好的,我很期待在那里展
开新生活。」
「那……那里的女孩子,很漂亮吧?」关雨柔小心翼翼的问,她知道,尽管
她有再多的不舍,她也不能表现出来,多余的泪水,只会惹得展劲风不开心而已。
「都是洋人,金发碧眼的乡村姑娘,看习惯了倒也没什么。」
「劲风,你这辈子……有真心的爱过谁吗?」关雨柔管不住自己的心,忍不
住问出这些日子以来最大的疑问。展劲风愣了一下,大概是没料到她会这样问,
但也只有那么一瞬,随即又笑着答道:
「爱情这种东西,总是令人着迷。但是真爱,太过深奥难求,对我这种王八
蛋来说,实在太麻烦了,所以我想,大概我这辈子,是得不到什么真爱了。」展
劲风邪邪地笑着,又说:
「对我来说,当下才最重要。」说完便打横抱起关雨柔,往房间走去。
「你的意思是说,你这辈子不会爱上别人了吧?」关雨柔轻轻推开展劲风,
认真的问道。
「心这种东西怎么能随便交给人家呢?连你怎么绝色的女人都拿不走,我想
是不会有别人了!」展劲风俯身稳住关雨柔,关雨柔在她唇间轻轻耳语:
「这是你答应我的喔。千万别忘了!」
「唔……」展劲风根本没听进关雨柔的话,只是敷衍地回了一声。
展劲风走了,走的潇洒,走的干脆。
关雨柔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不过就是一个人嘛,过去的过去,不也是这样过
日子,一样过得很好,很快乐,所以没什么好难过的。而且现在的她,可以说比
过去还要富有很多,因为她多了只属于她和他的回忆。每天回到家里,打开大门,
面对自己的寂寞与孤单,关雨柔都是这样安慰自己,她知道,这是自己选择的路,
早在自己选择爱上展劲风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这一天的惆怅。她必须满足了!
直到两年后的一天,一切又都变了。
「副总,这是荷兰的创意总监要求请调回台湾的申请书,请您过目核准。」
人事处的吴经理将一叠文件拿进办公室。这两年来专心于事业的关雨柔,已经从
部门经理升到副总的位置,还是呼声最高的总经理接班人。
「等一下,你说……谁的请调申请?」原本埋首于文件中的关雨柔身体陡然
一震。
「就是前两年调走的展劲风啊。真搞不懂他在想什么耶,先前从国外调回台
湾总公司,还不到一年就被调到荷兰,现在又要申请回来,好像很喜欢被调来调
去似的。」当年关雨柔跟展劲风爱的低调,公司里没几个人知道,因此吴经理也
没发现关雨柔的情绪变化。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关雨柔冷静地打发吴经理出去,心里早已波涛
汹涌。
劲风要回来了,他还记得我吗?还是说不定,他是为了我回来的?我们还能
再续前缘吗?关雨柔心中的疑问一个接着一个,她简直等不及要再见到展劲风了!
也许这是老天爷赏赐给她的机会,她一定要好好把握,这一次,她要努力抓住他
的心。
「副总,创意总监展劲风到了!要请他进来吗?」秘书小兰扣门进来。今天
是展劲风回来的第一天,照例要先跟副总问候一下。
「请他进来吧!还有小兰,麻烦你去帮我采购这些东西。」关雨柔不动声色
的遣走秘书,等待门后的他走进来。
展劲风推开门,走到关雨柔跟前,他……好像有些不一样了。展劲风不像以
前一样只是穿着一件衬衫,头发自然地散着,双手不正经的插在口袋里;相反的,
展劲风穿得整整齐齐,头发也打理的一丝不苟,双手交叠在身后,一身鼻挺的西
装,关雨柔有些愣住了!
「雨柔,好久不见了!」展劲风伸出右手,礼貌客套的要跟关雨柔握手,但
这一切看在关雨柔眼里,却显得生疏冷淡。
「劲风,真没想到还能见到你,这些年,我……我好想你。」关雨柔一把抓
住展劲风伸出的手,掩不住脸上的殷勤喜悦。
「是啊!几年不见,你都高升副总了!很多事也都变了,对吧?」展劲风技
巧性地抽回右手,关雨柔查觉到他话里的奚鞘,不解地看着展劲风,像是想要望
进他眼中一般。
「劲风,今天晚上……一起吃顿饭怎么样。」
「也好,我正想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呢!」
「介绍一个人,谁啊?」
「今晚你就知道了,我还要去整理一些东西,先出去了!」展劲风说完便俐
落地走了出去,留下关雨柔一个人在办公室里。虽然和关雨柔想像中的重逢不太
一样,但至少,他们还是又碰在一块了!也许他们只是太久没见所以有些生疏,
来日方长,他们一定可以回到像过去一样的。关雨柔强压下心里的不安,等待夜
的到来。
「雨柔,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未婚妻,梁焰琳。」展劲风搂着一个娇小
的女子,殷勤地向关雨柔介绍。
「哈啰~你可以叫我Sunny,很高兴认识你喔!」梁焰琳像个小女孩似的蹦蹦
跳跳,开心地向关雨柔问好。
「未婚妻?你不是早就结婚了吗?」关雨柔瞪大双眼,不可置信。
「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老实说我离开台湾没多久就跟我前妻离婚了!因为我
到荷兰后遇见焰琳,她是荷兰华侨,从小在那生长,我们一见如故,再一起之后,
我便决心给她一个名分,她教会我很多事,让我重新认识自己,也了解到我必须
对自己的人生负责,所以我不顾家人反对,跟我前妻离婚了!焰琳说她一直很想
回到台湾这个故乡看看,所以我便请调回来,想跟她在这里落地生根。」
「可是,你不是说,你这辈子不会真正爱上谁吗?」
「是我把话说得太满了,在我遇见焰琳之后,一切真的都不一样了,她是那
么热情洋溢,让我忍不住想多拥有她一点。」
「唉唷劲风,好了啦!」梁焰琳娇羞地抬头看着展劲风,展劲风迎着她的眼
神,俯身一吻。关雨柔看的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忽然地她回神过
来,视线紧紧咬住展劲风的双眼。
「展劲风我告诉你,我这辈子一定会得到你的心的。」关雨柔话说完转身就
走,留下满脸疑惑的梁焰琳和无奈的展劲风。
「劲风,她怎么了?不是还要吃饭吗?」梁焰琳轻声地问道。
「唉~有些事我是该先告诉你。」
关雨柔第二天就辞掉副总的职位,离开原本的生活圈,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
里,就像人间蒸发一样。关雨柔待在城市的角落,默默地等待时机,她对自己说,
胜利是给等到最后的人。自从转换跑道,她每一天都像行尸走肉般地活着,戴上
亲切的面具,让身边的人依旧爱戴她,但是笑容底下是一颗冰寒的心。她可以忍
受展劲风不爱她,但她无法容忍他爱上别人,炙热的爱成了仇恨,让她无悔地等
待,直到有一天……
尽管已经过了十二年,对关雨柔来说,这一天仿佛还是来得太快。关雨柔走
进属于展劲风的房间,周围的空调让温度比外头还要寒冷,关雨柔的手有些颤抖,
轻轻的拂上展劲风冰冷的脸庞,好像回到二十多年前的那晚一样,一切都是那么
的熟悉。关雨柔的脸上,悄悄地爬上一抹微笑。
「劲风,我终于又见到你了,好久不见,你过得好吗?」关雨柔悠悠的说,
而回应她的只有一室沉默,关雨柔依旧笑着,为展劲风擦脸、擦身。关雨柔解开
展劲风的衣服,将脸颊贴在他的胸膛上,还是这么的安静,连该有的心跳声都没
有了。
「劲风,你记得吗?我说过,有一天我一定要得到你的心,所以我一直在这
儿等着你,今天你来了,我也要履行我的承诺啰!」展劲风的衣裳底下是无数的
伤痕,听说是车祸死的,家属要求除了基本上妆外,还要将他身上的伤口整理好。
关雨柔自从成为礼仪师之后,从来不曾推辞任何案件,不管是生了传染病的还是
血肉模糊的,他都承担下来,让她在业界里得好名声和极高的待遇,但也同时,
只要有棘手的案件,都是送到她这儿来。关雨柔一直持续打听展劲风的近况,她
之所以为自己培养好名声,就是为了有一天能指定接手展劲风,没想到她都还没
有开口,展劲风就送到她这儿来了。
「劲风啊劲风,你可知道我有多害怕我比你先走一步吗?还好你终于来了,
今晚你可要好好陪我,我一定会很温柔的,你放心,一点也不会痛的。」关雨柔
边笑着说边用刀子划开展劲风的胸膛,尸体里的血液已经凝固,关雨柔熟练的割
开大小血管,小心翼翼的把心掏出来,放进早已准备好的药水瓶里,再将棉花填
满胸口,一针一线缝好。
「劲风,你放心,不会有人发现的,我帮你把衣服穿好,大家都不会知道你
的心,已经在我这里了,所以你别担心你的宝贝老婆发现,呵呵。」关雨柔又在
展劲风唇上轻轻一吻,随后拿着装有展劲风的心的瓶子,脸上带着笑容,默默地
走了出去。
梁焰琳在告别式会场穿梭,一边要招呼前到吊丧的宾客,一边还要安慰年迈
的展家双亲。当年虽然两老并不十分认同展劲风的鲁莽,但在多年以后倒早也接
受梁焰琳这个媳妇了。关雨柔走进会场,以展劲风故友的身分。岁月在众人脸上
都烙下痕迹,梁焰琳迎面走来,显然已经不认得关雨柔了。
「你好,我是劲风的妻子。请问你是……劲风的朋友吗?」
关雨柔看着梁焰琳,上次见到她还是个热情如火的女孩,丧夫的哀痛使她原
本充满灵性的眼里浮上阴霾,关雨柔知道,这份哀伤,只专属于展劲风的结发妻
子。
「最终,我还是输了,是吗?」关雨柔惨然一笑。这一刻她终于了解,她偷
走了展劲风的心,而她自己的心,早在二十年前就死了。唯一还有心的,只剩梁
焰琳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