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灵们意图在特异点宣扬日本文化结果被三个小混混屈辱灭国,连同自己也成为媚外雌畜】(完)


「对我们的文化节感兴趣的人真多呢!这样下去,紫式部小姐的计划真的有
可能实现呢,日本文化大胜利!」
身着漆黑比基尼的少女剑士一脸兴奋的潮红,双手上舞,欢呼着蹦跳而起,
光滑纤嫩的罗足在沙上踏出烂漫的足印,粉色的碎发夹杂着点点晶莹于阳光下恣
意地拂动,如同绽放的樱花般夺目。颇具规模的乳围也应景地抖出活泼而诱人的
肉浪,配上源于日光的健康小麦色皮肤,诱人地仿佛在鼓舞他人上前采摘一般。
「哈哈,别太激动啊冲田,还记得出发前紫式部小姐忧心忡忡的话吗?信长
大人和紫式部小姐虽然得到了『日本』的概念,灵基拔高到了神灵的层次,但这
个诡异的特异点不会就这样允许日本复国的,我们很有可能面对难以想象的敌人,
千万不能大意。不过嘛,开心点也无妨啦~」
一边的武藏转头看着活力十足的同伴,碧蓝的眸子里满是笑意,虽说点醒了
一句,但也惬意地伸起了懒腰,本就被那完美的肉体称得紧绷的连体泳衣随之发
出了不堪的滋滋声,女性肌肉那优雅的曲线就这样勾勒在黑底蓝边的织物上,仿
佛描绘出了一幅上好的人体佳作。而足足有E的炸乳和饱满结实的厚实臀肉更是让
这小小的泳衣苦不堪言。这位少女剑豪的生生将保守的连体泳衣穿出了AV女优情
趣服侍的紧身效果,而她本人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这点,依然恣意地伸展着娇躯,
全然不顾雄性们贪婪的目光。
「说实话,我还挺期待这次的敌人的,不知道我这『空』的剑道这次能起到
什么作用呢。」
「我可不这么觉得啊,敌人什么的还是越少越好,冲田桑可不希望我们的文
化节出现什么……」
「哟,那边的美女,不来陪哥几个玩玩嘛W」
一道轻浮的声音硬生生插入了二人的对话,俩位剑士愣了一下,转身看去,
只见三个年轻的白种男子正从不远处向她们走来,看上去年纪还不到高中,但目
光炽热,言语间歹意不隐。
(武藏亲,这些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我们把他们赶走吧)
(等一下冲田桑,别忘了我们的任务,哪怕对方是这种人,他们好歹也是这
个特异点里的「年轻人」啊,我们也要尝试让他们了解日本的文化,毕竟了解的
年轻人越多,紫式部小姐她们的任务才越轻松。)
二人私语间,三位男子已经走到了她们的跟前。他们的身高还不及武藏,比
冲田高上些许,但一脸笑容十分的猥琐,莫名地有着某种让她们不安的压力,但
武藏还是挤出一丝笑容,将传单递到他们眼前,尽量放缓了自己的语气:
「嗨!小伙子们。有兴趣来了解一下樱花街的日本文化节吗?」
看着面前樱色的传单,三人面面相觑,然后,纷纷大笑起来。
「那种垃圾民族的文化?我们才不稀罕呢!」
「这种早就屈服于我们大美利坚的国家根本不配让我们去了解,嗯~不过日
本女人还是有成为肉便器的价值的~」
「你们看上去是日本那边的母猪女啊,要我赏赐洋大人珍贵的精液给你们吗
W~」
三人一唱一和,言语间充满了鄙薄与嘲弄,气得武藏和冲田脸上泛红,双双
驳斥道:
「日本才不是你们说得那样!你们这些小混混能懂什么!」
「给我好好向日本女性道歉!」
三人一脸惊讶,仿佛没有想到这两个日本女人敢这样驳斥自己,随即,他们
不怀好意地掏出了三根警棍。
「两位日本小姐看起来很嚣张啊~看来得把你们带回我们的基地好好教育一
下了W」
「如果你们现在跪下来求饶说不定能少受点苦头哦~哦对了,日本那边是不
是有个叫土下座的跪姿?那种下贱的姿势,不愧是你们发明的啊W」
「我对那个还挺感兴趣的,你们来给哥哥们表演看看吧~」
看着眼前逼近的小混混们,武藏和冲田神色一凛,魔力悄然于掌中聚集,和
泉守藤兼定、菊一文字则宗相继出现在二人手中,被横于饱满的乳房之前。
两把青史留名的宝刀绽出了锋利的刀华,让没见过世面的三人惊讶地放缓了
脚步,但不久便恢复了先前那嘲讽的神态。
「……刚刚那是魔术吗?」
「这玩意好像叫切腹刀?听说那些日本懦夫在自己国家战败后用这东西切腹
自尽,把自己的妻女平白留给我们操呢W,真是好笑。」
「事到如今拿出这种玩具有什么意义吗W,还是赶紧给我们土下座吧~」
「真是够了!就让冲田桑好好教导一下你们!」
「等一下冲田,不要胡乱伤人……」
武藏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此刻,刚刚持刀冲到三人跟前的冲田一脸痛苦而震惊地倒在地上,手中的名
刀掉落一旁,棍形的淤痕完全破坏了下腹那白皙的美感,而这一切仅仅是中间那
位黄发的少年随手一棍的结果,青史留名的天才剑客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三人也对这个结果有些许惊讶,但似乎并不意外,黄毛一把勒住地上捂着小
腹的冲田的脖子,轻松地将她提起,看着这位握住自己的手臂还在挣扎的粉发剑
士,轻蔑地说道:
「日本女人果然都是这种货色啊,明明就是个垃圾还在这拿着玩具叫嚣,还
敢不敢违抗你洋大人了?!」
正说着,黄毛对着总司的小腹又是一拳,少女那的痛苦的叫声将一边呆滞的
武藏唤醒,她连忙喊道:
「快住手!总司她身体本就贫弱,这样下去的话……」
「想救她?那就给我土下座道歉!那把破刀也给我折段塞进自己的骚穴里!
不然的话,嘿嘿~」
黄毛一把把冲田扔到地上,足底踏上那粉白无暇的头发,一只手打开那紧闭
的大腿,小巧的黑色泳装内裤处轮廓鲜明,让本已无力的冲田再次屈辱地颤抖了
起来,但他可不管这位较弱少女的感受,他一把扯开她最后的防线,那生前也不
曾被侵染的少女的粉嫩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肥美的蚌肉一张一合,丝丝晶线自
那最深处流出,而一杆黝黑的枪管就这样强硬地塞入这美好的事物当中,黄毛一
手握住扳机,一边玩味地看向焦急的武藏。
「这气弹枪虽然威力不大,但崩了她的骚逼还是绰绰有余的哦~所以,你会
怎么选呢~」
(怎……怎么会这样……)
武藏那碧蓝的眸子此刻只剩下了混乱,她那原本稳稳握着和泉守藤兼定的手
此刻也开始摇晃,香软的肩背冷汗连连,不知为何,她的心法修行现在仿佛失去
了作用,剑心已然纷乱,眼前三人的形象在她眼前无限拔高,连冲上去救冲田的
心思都不敢再有。明明是一群混混,此刻却压得她快要无法呼吸。
「喂,别发呆了,我数三下就开枪哦!三!二!」
「等、等一下,我、我、我照做……」
武藏颤抖着解除了自己的战斗姿态,双手握住了自己的爱刀,看着这位日夜
陪伴着自己的伙伴,回想起修行的种种,咬牙再三,她迟迟无法用力,直到……
「嗯?!噢噢噢噢噢噢噢!!!」
一杆黝黑的电击枪突兀地出现在了武藏的下体处,它蛮横地突入了连体泳衣
的下盘,包裹着一层黑色尼龙就这样插入了那肥美尻肉间的缝隙,强烈的电流就
这样涌遍了这位古代剑豪的每一处肌肤,一时间,娇喘和抽搐交织,武藏白眼上
翻,香舌外吐,手中的和泉守藤兼定颓然地落于沙间,被浮沉和泥沙所染。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那个莫西干头的混混一脸淫笑地看着因电击跪倒,头
部着地的日本剑豪,恶趣味地加大了电击的力度,武藏那较好的容貌就这样抽搐
着与粗糙的沙地摩挲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
随着一声浪叫,污浊的尿液自那抽搐的蚌肉间喷出,在沙地上留下了一处可
笑的湿迹。
面对那来势汹汹的三人,在前庭迎接他们的,正是一位英姿飒爽的银发女人。
一开始听闻源赖光等人战败被擒,她们也是大吃一惊,虽然知道驳逆特异点
行事必然遭到反噬,但就算是最悲观的冲田总司也从未想到特异点派来镇压得敌
人来的如此之快。
在不久之前,众人组成临时指挥部商量过了,当务之急还是要赎回俘虏,虽
然巴御前自告奋勇,但如何赎回俘虏,要付出怎么样的代价,这些同样也是大问
题。
「要将此事当作我们日本第一件外交之例,务必让全世界看到我们不卑不亢
之气质,又要看到我们深厚的文化礼仪,让对方明白,他们面对的是一个新崛起
的文化之邦。」
临行前,紫式部便是这样说的。
因此巴御前提前做好了准备,茶室的花瓶插的是她静心挑选的新鲜菊花,茶
具是具有浓厚文化价值的古物,就连准备的茶叶也是她最珍贵的。
不得不说,这个谈判官由巴御前担当是最合适不过了,她本身是骁勇善战的
武士,却受的是日式培训,懂得风花雪月,对插花茶道也是熟手,那些待客礼仪
之道更不在话下。巴御前有无比的自信完美完成这次任务。
不过当看见来者时,就连提前决定要压抑情绪的她也有些愕然。
来的人虽然说身材高大,算是典型的白种人,但是看他们的一举一动,分明
只是三个普通人。
源赖光她们就是败在这些普通人手上的?他们到底有哪里出彩了?
巴御前被这个疑问困惑住了,不过那三个人却没有等她回神,便大大咧咧盘
腿坐下。
「喂!你」
「稍等,茶还未好」
来人刚开口,巴御前便以无可挑剔的礼仪打断了他的话,她拿起茶壶,将泡
至最佳时刻的茶水分别倒入三个茶杯。
潺潺流水,升腾的茶香,配合雅致的景观,再加上倒茶美人那令人赏心悦目
的手法,这无疑是一副绝美的山水画,也是巴御前所自豪的日本茶道文化。
只可惜,这些都是做给了大煞风景的家伙看。
巴御前这样叹息着,作为身经百战的英灵,她当然不会发现不了对方那充满
淫欲的眼神一直在自己身上游走。
虽然以前也有过这样的人,巴御前并非对自己魅力毫无察觉,但真的在庄重
场合,眼神又敢如此恶心又放肆的也只有他们了。
「请用茶」
不过就算如此,巴御前也丝毫不为之恼怒,她已经提前做足了心理准备。
在她们日本,茶道谈判文化有许多讲究,包括劣势时如何用喝茶的时机让己
方喘息,对方进攻时如何用礼仪手段打断气势。
而其中最关键的,便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露底露怯,喜怒不形于色,不卑不亢
才是最完美耀眼的姿态。
虽然这样有点杀鸡焉用牛刀,但就通过这场谈判来展示我们的风度吧!
巴御前这样想着,她今天身穿一件纯白和服,绘有蓝色花鸟,典雅朴素又不
失雅气,此刻正是以正气凛然的姿态跪坐着,女性的柔美与武士的英气完美结合,
形成了一个无可挑剔的完美形象。
「呸,什么狗尿?」
诶?
让巴御前猛地愣住了,在她想法中,就算再怎么牛嚼牡丹,此刻也该是好好
赞美待客茶水的时候了,可她万万没想到对方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如此粗鄙。
「请我们喝的都是什么东西啊?」
「啊?你们樱花街就是这样待客的吗?可恶的母猪女人」
「喂,之前碰瓷袭击我们的事还没算呢,这次又想毒害我们?」
三个人的污言秽语铺天盖地的打过来,明明做好万全准备的巴御前只觉脑海
一片空白,对方的气势无限拔高,什么用冲茶打断,什么不喜怒于形,通通派不
上用场。
「啊啊♡十分抱歉,忘了三位大人的尊贵,用我们的垃圾茶水脏了嘴实在该
死」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对着三个小流氓摆出了一个无比恭敬的土下
座,嘴里的话语也是卑微至极。
我在,做什么啊?
巴御前努力想抬起头,可是刚抬起看见对方的神情便觉得自己浑身一阵战栗,
只能更加卑微恭敬的做着土下座。
三位大人那样的气势,根本不是日本男人能拥有的,在这样的气势面前,我
们也不过是母猪而已♡
啊啊!!对不起,紫式部大人,我们樱花国就该臣服在他们面前♡
在可怕的特攻下,就连巴御前骄傲的心也受到了折服。
「喂,赔罪的话就把这个喝了吧」
男人的话让她如获大赦一样抬起头,其中一个男人裸露着肉棒,邪笑着望着
她,刚刚的茶杯里面装满了骚臭的尿水。
明明是被无比恶心的东西糟蹋了古物,可是巴御前却仿佛品尝甘露一般将它
一饮而尽。
「噗嗤喝下去了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所以说,你们就应该来喝我们的尿」
是的大人,我们只配喝这些「
巴御前神色迷离却依然将杯底舔干净,这样的行为更是惹得三人大笑不已。
幽静的庭院深处,一间别致的屋子外,一位优雅文静的紫色贵妇正在池水旁
洗着墨研。
如同黑色锦缎的长发披落到那肥美滚圆的臀峰上,紫色螺纹发饰修起两个独
特的发尖。
戴在精巧鼻梁上的方框眼镜为她增加了几分知性气息,今日化的精致妆容更
是让其容貌的美艳再上一个层次。
这位美妇的眼神是那样平和忧郁,又像是于烈日下的幽静树荫那样给人以平
静安心感,这正是因为她身上独特的书香气质导致得,和英气的武藏等人不同,
在她身上,更多得是那种举手投足间的优雅,那忧郁而稳重的文人气质,哪怕是
英灵中,她那成熟的风韵美也是极其独特的。
这位深闺中的美妇,正是一手制定日本文化复苏的英灵——紫式部。
聆听着悦耳的鸟鸣声,紫式部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她洗墨的动作熟练而优
雅,就连时光也仿佛在这不急不躁的美丽身姿旁放慢了脚步。
紫式部作为历史上著名的文人、未亡人,她除了读书之外,最喜欢的就是这
段幽静平和得时光。
她享受着这种宁静,也喜欢在这种时间去思考更多的东西。
……这个特异点强度虽然不及以前那几个,但我们还是要受限于它的规则……
虽然我们取巧,借着部分规则将「日本」的概念收集起来,我也达到了近乎神灵
的地步,但相对的就要承受责任。
特异点绝对不会任由我们作为,阻止我们的事情应该已经在路上了,也不知
道会是什么样的强大敌人……
作为日本英灵的智囊、核心,紫式部想着忧愁的事情,缓缓发出一声叹息,
这一声叹息让她身上忧郁气息更重了,引动着整间庭院都在无形间变得幽暗起来,
小鸟们一改之前欢快的声音变得低沉抑郁起来。
这便是她身上代表着「日本」概念的现化,只要被世界承认为日本的人和物
都会受到她的影响。
在某种意义上,她就是「日本」,这也是武藏信长她们将她保护在深闺中的
原因。
唉,这个特异点的日本已经被征服蹂躏的只剩下一点了,哪怕用上全部概念
也只能在日本本土上撑起一片区域……要是还能再强一点就好了……
紫式部不无惋惜的叹息到,就算她自己本身不是那种有太多争斗心的人,不
太在意力量,可她们要做的事情是那样的伟大艰难,能多上一分实力就能更有机
会成功。
罢了,这样也更能体现我们不屈的精神嘛!我们一定能成功的!
这样为自己的忧虑开导着,紫式部站起了身,将放在一旁的黑色洋伞撑开遮
蔽烈日,一边缓缓朝房间走去,和自身文静知书达礼的气质不同,她有着格外丰
腴的肉感身材。
那美好的,凹凸有致的身段隐藏在一件黑灰色的大袖衫下,厚实保守的衣服
无法掩盖那对滚圆挺拔双峰的傲然规模,衣服上神秘优雅的紫色花边为其点缀着。
当然,她身上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那沉甸甸熟透的桃臀,大概是常年沉醉于
文学创作的原因,她的臀型十分不张扬,却更能体现出那厚实的肉感,就像此刻,
她无意识的一扭一扭之间,那从衣物上凸显而出的浑圆轮廓都让人不由自主的臆
想出在她身上冲刺时的美妙触感。
刚坐在了自己熟悉的桌子前,紫式部脑海里突然涌现出一股灵感,已经许久
没有出现的创作欲望让她有些急促忘我的抓起笔。
嗯,就以几天后的日本文化大祭题字吧!
所谓福至心灵,只是思虑几秒,那日夜思虑的复国大业便在此刻给了紫式部
灵感,她尽情书写着,脸上不自觉的扬起笑容,
「完成了!」
一气呵成的紫式部将笔重新放回笔架上,她迫不及待的拿起自己作品欣赏起
来。
墨迹未干的纸上,优美的字迹尽显 紫式部越看越喜欢,便小心翼翼的将它放在桌面上,打算作为那天大祭的题
字展示。
就在这时,房间的趟门被粗暴的拉开了,三个闯进来的男人打断了紫式部院
子里一贯的冷清宁静。
「你们是什么人?」
紫式部一下子清醒过来,她用清冷的声音质问着擅自闯入者,在被戒备的三
人看来,整间房间像是一下子冰冷了下来,有无形的针刺在暗处对着他们,让他
们浑身不舒服。
那三个男人一看就不是日本人,更别提他们脸上恶心的笑容,就连一向不擅
人际交往的紫式部也能看出他们的肮脏想法。
为什么信长她们没拦住他们?
在一瞬间她脑海里闪过这样的念头,但现在很明显的得不出结论的。
紫式部不动声色的挡着那副作品前。
「要是想了解日本文化的话,劳烦去隔壁找巴御前小姐,这里不是……」
「嘻嘻,我们是想找你啊,紫式部夫人」
其中一人笑着露出满嘴黄牙,紫式部虽然内心更加厌恶了,但她还是适时表
现出自身的疑问。
「找我?」
「对,听说您是日本的大 「……写什么字帖?」
虽然连外邦人都听说了自己日本文人的名声,这让紫式部开心了几秒,但这
也更令她疑惑了,连带着整个庭院也柔和迷茫起来。
「当然是写一下,关于不自量力的日本婊子挑战我,被干翻在地的字帖啊!
哈哈哈哈」
在他们的狂笑声中,紫式部看见那几个无比熟悉的美丽身影像叠罗汉一样放
置在一个推车上,堆叠在一起的剑豪的、武士的屁股像是一个个雪花花的大馒头,
放置在餐车上任人品尝。
怎么会?!
为首的男人大笑着拍打着放置在最上面的屁股——那是属于信长的。最早被
解决,也是放在最下面的武藏和冲田发出诱人的呻吟,她们无力的扭动着肥臀,
从肉穴屁眼里流出涓涓精液。
这副可怕的景色让紫式部无比震惊,她用手遮住自己无意识张大的秀气小嘴。
她不是没有想象过日本方落败的,但那都是更加悲惨,壮烈的景色,而不是
如今这个,单纯由英灵们组成的香艳肉山。
信长她们……就凭这三个小混混?
那三个男人毫不掩饰他们的得意和粗鄙浅薄,就算是紫式部也能看出来,这
三个家伙只是最常见的,被酒色掏空的小混混而已。
但就算她心中一万个不相信,眼前这一幕也确实的发生在面前。
「怎么样?要是现在就跪下来,老老实实用你们那个……那个土下座求饶,
我们说不定会放过你喔?」
如愿看见紫式部那不可置信的眼神,男人得到了满足,他大摇大摆的走向前,
坦然的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带。
那根丑陋的黑乎乎的肉棒刚一跳出来,就已经对着眼前这位知性的诗人美妇
昂立起来。
看见那丑陋恶心得家伙,本来就心乱如麻的紫式部不自觉得后退了一步,不
过她马上醒悟过来。
不!不能这样软弱了!
既然信长她们输了,那我就是日本最后的希望了!
紫式部的眼神重新变得坚定,她一改畏缩的神情。
「既然我代表着」日本「,那我便绝对不可能屈服!信长她们败了,你们若
是想趁机羞辱我们,那便尽管来,可要是想让我们折服跪拜,那是绝无可能的!」
紫式部的声音清冷而镇定,作为文人,作家的她虽然不擅长争斗,但也有一
颗坚毅勇敢的心。
「就让你们看看我们日本传承千年的精气神!好好领教一下我这位文弱女子
的决心吧!」
紫式部右手抚胸神情坚毅,房间里油然而生的那股悲壮决绝之情在这一刻与
她合为一体,有无形的力量从整条樱花街的各处传来,这一刻重新振作起来的紫
式部完全展示出融合了「日本」这一概念的英灵威能。
「喔~喔喔!!不要喔!!!」
不过是两三分钟后,下定决心展示出最佳状态多少紫式部就被小混混一巴掌
抽翻。
此刻她趴在书桌上高声浪叫,壮观的巨乳压在书桌上,撅起的肥臀正随着小
混混的抽插而荡起一层层香艳的肉浪。
「哈哈哈哈,什么决心,你们日本女人的精气神就是这样浪叫吗?」
哪怕听着那个男人的嘲笑声,紫式部也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她脸色潮红,
在不停歇的快感追赶下吐出香舌,反抗的声音在嗓子眼就已经变成一连串急促的
呻吟。
「啪!」
「叫啊?叫啊!」
一声格外清脆的声音传来,男人干的兴起亢奋之下给了那肉臀一记响亮的耳
光,那从来没有被人触碰过的神秘地带传来一阵酸麻的痛感,在耻辱之下,紫式
部居然娇躯一震,肉穴反而不自觉的收紧。
「嘶,好浪荡的女人啊嗯嗯!」
感受到紫式部的不甘,男人得意的加快了抽插,将她的反抗重新堵回嗓子眼
里。
「哈啊哈啊,听说你还有个死了的老公?哈啊?哈……吸的这么紧,是不是
你们日本男人的小肉棒从来到不了这个地方啊?哈哈哈」
「嗯嗯嗯~喔~喔!」
作为端庄保守的未亡人,被这样羞辱的紫式部又羞又急,可是她又不得不承
认,对方带给她的快感确实比自己老公的还要强。
这般欲拒还迎反而让紫式部被推上高潮。
感受到这位熟妇肉穴里贪婪的吸力,男人一把托起那绝世的肥臀,恶狠狠的
抽插着。
一边抽插,他还一边掌掴着那无比销魂肉臀。
「嗯啊啊啊啊不要嗯嗯不……嗯嗯嗯哦哦哦哦哦!!!」
这般猛攻下,紫式部高声浪叫着到达了高潮,她两眼翻白,那副放荡淫贱的
神情毫无之前知性美丽得模样。
大股的淫水打湿了男人的大腿根部,他一把抱起高潮竭力的紫式部,由下往
上的抽顶起来。
「我认输喔喔喔我输了喔喔喔」
刚刚还到达极乐巅峰的紫式部完全失去了身体控制能力,她哭喊着被送上了
顶点。
「哈啊……哈啊……」
将大股精液发泄在紫式部体内的男人喘着粗气。
「写的什么玩意儿……」
男人随手拿起桌面上的纸墨,看了两眼便轻蔑的哼出声。
看着自己得意的作品被这样随便评价,紫式部却毫无据理力争的心气,她的
内心已经充满着无名的恐惧,那是雌性对雄性的臣服,也是「日本」对「美国」
的臣服。
「这可是」日本大文豪「的作品啊!我们当然要抱有敬意……嗯,就奖励给
它当我们美国人厕纸得权力吧」
另外两个男人也笑眯眯的走了过来,成倍放大的威压让紫式部一时间只剩下
惶恐,她卑微的撅起肥臀,趴在他的脚旁。
「说的也是……喂,我要把它当尿布了,你有意见吗?」
那个男人一边踩着紫式部的头,一边将纸放在胯下。
「……没有」
望着三个男人嚣张的模样,紫式部无数次从心底燃起勇气又破灭,等她最终
说出这句话时,紫式部的心一下子空荡荡起来。
啊啊啊……
三个男人的大笑声,紫式部已经完全听不清了,她头上淋下一股温热骚臭的
水流,余光里,那张纸连同她们的梦想理念所有的一切都淹没在男人的尿液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