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做,天在看】(1-5完)


第01章:里番
「呼呼……」裴珀拽着一个大箱子蹒跚到了家门。房门一开浑浊的空气呛的
她喘不过气来,老爸又不知道多久没回来。
裴珀的父亲裴施是裴氏集团的一个小主管,虽然也姓裴,却和裴氏的主家隔
了千山万水,所以就是个做牛做马的命。这不,十天半月都不着家。
「喂!老爸!你在哪呢?」
……
「对,我放假了……什么?一个月……」
……
「知道了!」
本来就说去趟意大利,这回却直接飞到美国去了,汤迪?汤你妹呀!一共才
放一个多月假,一个月家里都就自己一个人。
咦!就自己!嘻嘻……
裴珀暧昧的笑了笑,又拨打了另一个号码。
「裴茌姐姐!我……小珀……你有没有好的磁力给我发两个,这两天家里就
自己,怪无聊的!」
裴茌倒是地地道道的裴家主家的小姐,不过却是私生女,地位不比裴珀高多
少,几次接触两人便亲密无间,像亲姐妹一样,这一切归功于她们的共同爱好,
肉文还有里番。
平时在寝室,家里又有老爸,裴珀从来不敢张狂,现在,自己要享受一个月
的单身生活,可以嗨个够。
裴珀立马把笔记本支在床上,满怀期待下载着裴茌力荐的新番。
心急如焚了半个小时终于达成所愿。
真不愧是裴茌力挺,这画风,这情节,看的裴珀浑身发软,里面的男主,帅
的简直天崩地裂,那身材是最爱型男,又是十足的美型。
屏幕里已经直奔重点,看的裴珀心里痒痒,那里真的那么舒服,反正也没人,
机会难得……
芊芊小手越来越往下,指间刚刚穿过丛林,裴珀浑身一颤,终究没敢再进一
步,只是按着那里摩擦,新奇的快感就布满了她的整个脑海。
「好舒服……」
屏幕里女主乳浪翻滚,男主的大手在上面按下一个个印记,女主的声音在房
间里回荡。
也不差那点了,裴珀掀起她单薄的睡衣,露出雪嫩的白乳,中间的红梅颤颤
巍巍的立着,小手轻轻的揉弄,「啊……」裴珀轻吟,却又赶紧咬住了自己的嘴
唇,不让那羞死人的声音再流出来。
裴珀全部身心都陷在这刺激又舒服的动作当中,忽略了自己笔记本上那红色
的闪烁。
下完的那部看完了,再下一部还得花不少时间,裴珀就先洗了个澡,有煮了
点面做晚饭,她一手端着面条,一手翻着鼠标,翻个好看的电影出来看,里番虽
然好看,却不太适合下饭。
「你好!」
右下角突然冒出个话框。不是企鹅,也不是Msn,裴珀把它当作无聊的广告,
完全没在意。
滴!话框弹出张图片,裴珀瞄了一眼,心里「咯!」一下。握着鼠标的手都
有些颤抖。点开了图片,放大,她没看错,是她自己,刚刚在床上衣衫半裸的自
己。
「你是谁!」裴珀脑袋嗡嗡响,还在颤抖的手飞快的打出这几个字。
「看这种东西不知道把自己计算机做好防护,不知道会有木马的吗?我是坐
在木马里的小兵!」
罗哩啰嗦一大堆,裴珀觉得自己的心都快炸了,「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想看看你全裸是什么样。」
啪!裴珀用力的合上笔记本,缩到大床的一角,警惕着盯着笔记本,好像生
怕那个人从里面钻出来。
就这么盯到睡着,第二天一早,裴珀就想直接把笔记本扔了,可一万多块不
是个小数目。
唉!一宿过去了,措手不及的恐惧也渐渐消散,女汉子又站了起来,断着网,
把几个硬盘全部格式化,然后夹着它去楼下的计算机店重做了系统。全过程裴珀
紧盯着计算机,生怕被别人发现什么。
总算完事了,裴珀回到家中往床上一趟,睡了个安稳觉。
可是梦里并不轻松,鬼呀神呀的一直在抓她,抓到她,又撕她的衣服。
「啊!」一声尖叫惊醒,裴珀看看表已经晚上10点多了,肚子开始抗议的
「咕咕」叫。吃饱喝足,她终于开始挑战她的笔记本了。
「呼……」深呼一口气,看着Windows跳出来,小计算机变蓝,一分锺,两分
锺,三分锺……五分锺。
突然,「啊……」一声尖叫。笔记本飞出两米多,砸的地面「啪」的一声。
质量优良的笔记本的屏幕上闪着一个对话框,上面写着……
「重做系统了!」
熟悉的铃声响起,裴珀平复了下心情,看了看陌生的号码。按下了接听。
「喂!」
「呵呵呵!」陌生的男人声音,听的裴珀寒毛直立,「吓成这样,这不像你!」
「你是谁?」
「我,我都不知道,小兵,木马里的小兵呀!」
果然!这段时间,裴珀的神经都被磨粗了。她压下心里的恐惧,按下红色的
录音键。「你怎么会有我的手机号!你到底想干什么!」
「额……两个问题?第一,你手机号?我翻了翻你的网购记录,而我想干什
么?你先把计算机拿回来。」
裴珀皱皱眉,下床拿起了笔记本。
「看见那个链接了吗?点进去看看!」
对话框里果然一串蓝色的字母。点进去,浏览器转了半天,弹出了个H网,尺
度极大,各种卖肉,裴珀脸刷下就红了。
「呵呵!」那边调侃的轻笑「往下拉!」
裴珀拖了下屏幕。手突然收紧,笔记本被摔活动的地方被按的「啪」的一声。
网页的一角,正放着一顿视频。一个女孩在床上自慰,但全身都打了码,只
露着肚子和动着的胳膊,能看出她在干什么,下面有一按钮,写着「00:00去码付
费预约」后面的预约数字,有几千人了。
「这个网站不大,不知道你同学,朋友,有没有看的!」
「你……」那上面的女孩是她,一旦去码,全完了,她就成AV女优了。一抬
头,表针正指着11点。「你到底想干什么!」
「昨天没看够,想再看一遍!」
「你做梦!」
「你只有一个小时的考虑时间喽!」
「滚……」
「啪!」手机被摔出去,笔记本也被举起,想了想,又放下,明天全砸碎了,
撇掉!
第02章:妥协
时间「滴答,滴答」的走,裴珀抱着双膝蜷在床头。咬咬牙,她跑到爸爸那
屋,又进了那个网站,预约的人越来越多,她两眼发直的盯着那串数字。
11点半,人数即将破万。
她冲回屋里,捡起被摔开的手机和电池,在手中抖动的手机开机,信号满格,
诺基亚,没摔坏。
「嘟……」
「我就知道你得给我打回来,考虑好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早就说过了!」
「你以为我会蠢到再给你一份把柄吗?你到底要多少钱,说个数……」
「你再考虑考虑,不过只有半个小时,唉!要不够我看尽兴怎么办!」
「你……」裴珀忍住再次把手机甩出去的冲动。牙齿仿佛要被磨碎了「好……」
「这就好了嘛,把手机开免提,把计算机打开放床上,脱掉衣服,到计算机
前来。」
裴珀把手机和计算机放在床上。自己站在计算机后面。
「过来呀!时间不多,反正我是无所谓!」
裴珀咬着嘴唇,挪到计算机前,一脸阴沈的盯着计算机,明明什么都没有,
她就是感觉到里面传出的视线,刺的她每一寸肌肤的痛。
「别那么紧张,你会很舒服的,不是吗,你知道的!来,把衣服脱了。」
裴珀捏起衣角一点点的提起。
「呵呵!虽然我很喜欢这个调调,可是,已经45了!」
「你……」一咬牙,「哗」睡衣便脱了下来,裴珀瞬间一丝不挂。「啊」她
紧抱这胸,紧盯着屏幕,像一直受伤的小鹿,乳肉隐隐约约从臂间挤出,真是一
副美好的景象。
「来,坐下来,把两腿劈开,让我看看你的小穴!」
「不要!」裴珀快速的摇着头,委屈的泪水涌上眼眶,声音里带着呜咽。
「别不听话!你想让上万人看你的裸体吗?」他的声音突然变的十分严肃。
裴珀一惊,坐在床上,张开了腿。丛林间一条粉嫩的细缝贡献在人前。
「乖!来,揉动的的双峰,它们一定十分柔软。」
裴珀颤抖着松开双臂,把自己的双乳纳入手中,她的手很小,握不住整个的
乳峰,在人的盯视下,双乳极其敏感,在手的触摸下,传来阵阵快感,诱惑着她
手下更大的力道,明明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但头一次感觉如此强烈,双胸就像要
在她的指间化掉。
「对!就是这样,用力……」
「嗯……」
「别忽略你的乳尖,她们很痒,用你的指尖去按它……」
「啊……」
「对!就是这样,捏起它们,揉,拽……」
他的声音就好像蛊惑,她的神智已经不在,顺从的完成一切动作。快感传遍
她全身,小穴开始一缩一缩的。
「左手继续,右手向下,抚摸你那光滑的皮肤,肋骨,肚子,在肚脐打两个
圈……」
「啊……」
「继续向下,小腹,然后……告诉我湿了吗……」
「……」
「乖……」
「……湿了……」
「真淫荡呀!玩自己的胸部把自己玩到湿……把手指伸进去。」
「呜……啊……」
大脑里的线突然断了,体内的异物感,内壁的肉紧绞着她的手指。让她不住
的往里面抚摸,抽插。
「看来不用我教了,告述我是处女吗?」
「呃……」
「嗯?」
「……是……」
「那你可轻点……别把属于我的东西弄破了……」他声音十分愉悦。
「额……」
「手上别停……我都能听到那美妙的水声,来,用两只手把它撑开,让我看
看你的水帘洞!」
「啊……」裴珀把另一只手的手指也塞了进去,左右扯开,水顺着手指流了
出来。
「能感觉到吗?我的肉棒,正在操你哦!」
「啊……」手指一缩,一股水喷涌而出。裴珀瞬间脱力了。
「真棒!自己把自己玩到潮吹。」
懒的理他,裴珀抬抬沉重的眼皮。12:20!她飞速的冲到计算机前,打开那个
万恶的网页,发现那个窗口消失了,如释重负!
看着屏幕里的女孩表情的有趣的变化,他才不会告述她一切都是他玩弄的小
把戏,只是做给她看的,他怎么舍得给别的男人看她呢!
掐灭了手里的烟,「啪啪」的敲打着键盘。
「红星酒店709,明天一个人过来!」
开什么玩笑,酒店,他还想做什么?就这么想把她玩弄在股掌之间吗?裴珀
抓起手机大喊「你疯了!我不会去的,我告述你,过分得有个限度,请适可而止!
我可把我们的通话都录下来了!把我逼急了,我就全交给警察,大不了鱼死网破……

「呵呵……真有活力呀!」不愧是他的小裴珀。「交给警察!你知道我谁吗?
你怎么知道我没变声处理,再说……你叫的那么激动人心……你敢交……你觉得
警察同志真会将它当证据使,还是……带回家当个人收藏!」
不知是因为高潮的余韵还未褪去,还是被气的气血翻涌,裴珀的小脸涨的通
红「那我也不会去,就算你把这些公之于众,我顶多颜面扫地,谁知道你是谁?
你要是个人体器官贩子,见了你我连命都没了,孰轻孰重我还分的清楚!」
「人体器官?你身上的器官我只对你的小妹妹感兴趣,呵呵呵,这么惜命!
那么……」声音顿了一下,几声敲打键盘的声音。
裴珀心跳如擂鼓,希望自己可以把他震住,这种变态想要的不就是女人吗?
被他看虽然恶心,但却不至于掉半块肉。只要他知道得到她的肉体无望,光看的
到,吃不到,时间长了他也就放弃了,转向其它目标,她就自由了,所以,现在,
哪怕是气势上,她也绝对不能输。
「呃……」又有了动静,「那,你觉得是你父亲的命重还你的命重?」
爸爸?
「我顺便逛了下你父亲的计算机,嗯……裴氏……很大的企业,好像不怎么
干净诶……他们要知道你父亲往外卖公司消息,渍渍,应该,大概,会沈海吧!
临死前还灌一肚子水泥,真惨呀……」
「别再说了……」裴珀的声音仿佛穿破了天花板。
「好!我当然听你的,红星709,我等你,乖……」
「嘟嘟……」裴珀紧握着手机,哪怕里面只剩下忙音,计算机上的对话框也
消失不见。一切都仿佛没发生过。
爸爸……
裴珀紧闭着双眼,真希望它们再也不能睁开……
第03章:束缚
雾霾严重,太阳就剩下一个小圆点,天气像心情一样沉重,红星酒店门前,
裴珀深呼了口气走了进去。
「你好!欢迎光临红星酒店,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前台小姐的声音清脆
而温柔,一家不错的酒店。
「709的房客邀我在这见面!」
「709!哦!是裴小姐吗?」
「是的!」
「田先生留了张房卡给您,他说他有点事情,让您先上去等他!」
「田先生?」他姓田。
「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裴珀回过神来。谁知道他是不是用的假名。
「请出示您的身份证,我为您核对一下信息!」
「这是我的身份证!」裴珀从包里拿出证件递给前台,「我还得拜托您一件
事,等他回来了,请您告述他我还没有到,我想给他个惊喜!」
前台小姐惊讶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了解的暧昧一笑,「好的!」
……
电梯缓缓的上升,裴珀握了握藏在袖口里的防狼电棍,本来想一进屋就把他
撂倒,现在他不在,更适合埋伏。只要他不醒人事,交给爸爸……敢潜她家的计
算机,还那么对她,她要让他亲身体会一下沈海是什么感觉。
「叮」到了七楼,电梯缓缓拉开,映入眼帘了一个粉丝指示牌「夫妻情趣层」
「恶心!」裴珀刷开了房门,明明是白天屋内却一片漆黑。踏进门内,随手
就摸向墙边的开关,手却突然被人按住。
裴珀一惊,下意识就把手里的电棍向前捅去,「!啦」手腕却被人一把抓住,
电棍脱手而出。
「啪」门被关上,裴珀被反钳着手被按在门上。
「放开我!」
坚硬的男性躯体覆在她的上面,男人独有的灼热呼吸就在她的耳边,眼前一
片黑暗,裴珀浑身发冷,寒毛根根直立。
「就知道我的小珀儿没那么乖!」
「兹啦」蓝色的电火花华开黑暗。
「这东西还可以!我还以为你会一枪崩了我呢!」
「你要不立马放开我,我早晚一枪崩了你!」
「呵呵呵」又是那种玩弄人的笑声,「好!我放开你!」
手腕间的力量减弱,裴珀抽出手就想回手一拳……
「兹啦!」
「啊……」腰间一阵剧痛,意思渐渐飘远。裴珀贴着门滑落在地面。
这是哪?意识渐渐回笼,茫然的睁开眼,眼前一片黑暗,粗糙的质感摩擦着
眼皮,让眨眼变的困难,她的双眼被布蒙上了。
每一寸的皮肤都与空气接触,双腿被绳子牵住,挂起,两腿间的私密处敏感
的传来凉意,恐惧布满裴珀全身。
「不……救命……救命……」她大声的尖叫,剧烈的挣扎,困住自己的绳索
纹丝不动。
「醒了?安静点,太吵了!」
温热的手指接触她冰凉的皮肤,激起一阵鸡皮疙瘩,「谁?你到底想干什么?
放开我……」
「乖!我喜欢听话的女孩!」手指慢慢的上爬,在裴珀的颈部抚摸,敏感的
地方被情色的挑逗,不该有的感觉渐渐袭遍她全身。
裴珀做了个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OK!你很厉害,你抓到我了,但
请你想清楚,我不是你能碰的……」湿软的舌尖突然降临,让她胸前的红梅瞬间
绽放,「啊……」她的呼吸突然变的沉重,「你……我是裴家人……就算背叛……
我也姓裴……」
「所以呢……」他唅着她,挑逗着吐出三个字。呼吸冲到她湿润的乳尖,虽
然是灼热的气体,却也带来一阵冰凉的刺激。
「呜……他们会杀了你裴家的黑白两家都不是吃素的!」裴珀咬牙忍住身体
的变化,飞速的,一字不断的吐出这段话。
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当它们得不到外界的信息时,其它的感官就会拼命的放
大,希望可以帮助它们的主人。裴珀的感官们就正尽职尽责的把她拐到水深火热
中,她能感觉到他那布满硬茧的大手抚摸她每一个地方,她腰侧的嫩肉在他的揉
弄间融化。从来没想过会有如此大的感触,这远远不是自己能给自己的。
「或许他们不会杀了我,就算是……」他滚烫的身躯压在她的上面,她被压
的喘不过气来,或许,她早就已经喘不过气了「有句话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
风流!」
「呜……」四唇相贴,霸道的舌头攻城掠池,如巨龙在她的身体里称霸,绞
住她的舌尖,掠夺她的呼吸心跳,让她的头脑发晕,大手蜿蜒而下,到了最宝贵
的秘地,轻敲着房门,那里已经开始湿润。
「不……」裴珀的心跳如擂鼓,神智巨大的错误正在发生,她却无力反抗,
只能臣服。
坚强的指节传过嫩肉,花朵在裴珀的脑海中瞬间炸开,那中感觉,果然不是
靠想象可以形容的。
「喜欢?」
「不……」
「说谎话的坏孩子!」
他的手指开始在裴珀的体内画着圈,引起她一阵阵的呻吟,她用力的甩着她
的双腿,却无法闭合,绳子被颤动的「嗡嗡」响,蜜穴的嫩肉,因为紧张越绞越
紧,体内又钻进了一根根手指,勾出越来越多的蜜水湿润大腿。
「啊……」白光乍现,水流淹没了手指,裴珀抗不住刺激,眼泪润湿了遮眼
布,眼泪一旦涌出便停不下来。恐惧,彷徨,对自己竟然觉得快乐感到羞耻,从
几个泪珠开始,她开始嚎啕大哭。
「怎么了?怎么哭了?」他的语气也突然变得严肃,「别哭……」他亲吻着
她的泪珠,她躲避着他撇开头。
「你不是早就想这样吗?瞧!你都湿透了……」身上的压力加大,他整个人
都笼罩在她上面,被润湿而冰凉的小花被滚烫的热铁烫的一缩,她的眼泪瞬间就
停住了。「感觉到了吗?我好热!」
「呼呼……」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像一块巨大石头堵住了她的喉咙,或者
压住了她的胸口,她只能喘着出气,等待着,甚至,有些期待着它的发生。
第04章:失身
「啊……」尖叫,痛,就像活生生的在皮肤上刮了一刀,早知道会这么痛,
或许知道会给这么个莫名其妙的人,她早就该想办法弄破它。
他动作变的轻柔,很满意的样子,「真乖!否则我会发疯的。」
「你……呃……王八蛋……」裴珀咬着下唇,呜咽一句,想把不该出现的声
音压回去。
「很快你就没那么嘴硬了。」
「啊……慢点……」
暴风雨降临,像巨大的雨点,密集而有力的击打着她最柔弱的地方,给她的
脑海里带来闪电雷鸣。
他直立起身,解开她被缚的双腿夹在腋下,带着她冲锋陷阵,她整个身体都
和被他撞得摇摇晃晃,摩擦的床单揪成一团,她只能夹住双腿,留住最后的受力
点。
「呼……」
「呃……」
一阵白光在两人脑中炸开,热浪冲的裴珀眼泪横流,却不是因为伤心。
她完全虚脱了,无力得抬起眼皮,接受了一缕光芒,激烈的Sex让眼罩剥离。
完美的身材,标准的肌肉,性感的人鱼线,要不是事实正在发生,裴珀一定
以为是动画里的男主跑了出来了……
「很满意你看到的?」
「……」
「裴……天……驰……」
裴氏,不管是国内,还是国际,黑白两道,没人敢不给裴氏黑白两家的面子,
从重工业工厂到服务业酒店,哪里都有姓白色的裴字挂在那里,而裴氏黑家更是
在社会的黑暗面称王称霸。
一黑一白,一暗一明,相辅相成,奠定了裴氏百年基业。
裴珀的爸爸裴施是白家的小主管,一偏三千里的旁支人,而裴天驰却是流的
正正宗宗的主家血,更是现在的白家主事,几个月前裴珀还曾经远远的仰望过,
不对是仰瞥过他高高在上的身姿,说什么也想不到她会有一天躺在这个位置。
「你……」
「……」裴天施挑着眉,欣赏着裴珀僵住的表情。
「我是你堂妹……再怎么说我也是裴家人……你……」
她有些语无伦次。
他笑了,笑的极其讽刺,就是这种,这种每次意外的见到他,他看她的那种
眼神,蔑视,讽刺,又像毒蛇一般,就像看自己家里闯祸的恶犬。所以,裴珀讨
厌他,从第一次见到他,他第一天成为家长那天开始。所以,她一直知道爸爸做
的事情,她没阻拦……
「……爸爸……」重锤敲在她紧绷的神经上,背叛在裴氏是必死的重罪……
还有……在裴氏只有触及利益陌生人和背叛者才会用沈海这种干净,无声无
息的方式处理,他……她早就该想到是裴氏的人。
「裴施!枉费家里对他这么好……」
「不可以……你不能动我父亲……」裴珀所有的神经,血管好像同时崩裂,
她只剩爸爸了,「我……我会告诉长老会,你强奸我,对,裴家经不起丑闻……」
「强奸?」裴天驰猛得冲进裴珀的身体里,并把她压倒在床上。「像这样?」
「不……啊……」
「你难道不知道嘛?现在的裴家我说了算!」
第05章:星星(完)
裴天驰,裴家白家的家长,天之骄子,可三年前他弑父的故事却是整个裴家
公开的秘密,上位时的血腥与独裁,让所有人都敢怒不敢言,一将功成万骨枯,
他是绝代的领导者,却也站在数不清的尸骨上。裴珀永远也不能忘记三年前那个
突然和裴夜苏一起站在高位的他,那一圈圈密不透风的M1918A2,那逼着所有的裴
姓下跪,臣服。
就像五岁的笨小孩爱因斯坦一样,天才的童年往往都不怎么梦幻美好,裴天
驰也不例外,幼年的他,本应该是裴家长房嫡子,裴家理所应当的继承人,可五
岁的他,刚刚到了该接受继承人训练的年龄,却眼睁睁的看着最疼自己,身体绝
佳的爷爷被所谓的心脏病夺取了生命,家里莫名其妙的多了个哥哥,和一点点憔
悴,突然失踪的妈妈。
而他,被永远的拒绝在继承人教育之外,上最普通的贵族学校,每一分锺都
被人严密盯着,学的最多的就是抄了几千遍的论语,无数次的教育他长兄如父,
绝不允许接触半点体育项目,管理理论。
可以说,裴家老爷子在保证他活着的前提下完全的杜绝了他半点侵犯那个他
最宠爱的大儿子裴天骆地位的可能。
裴天驰一开始完全不知道这个穿的破衣滥衫却敢把脚踩在他头上的小子是谁,
可后来他知道了,他是那老头所谓的真爱留给他「唯一的珍宝」。据说那位真爱
小姐早在裴天驰出生前,就被爷爷一枪崩了。可爷爷死了,猴子称霸王了。
他恨他,没人会喜欢把自己温柔母亲关在所谓的精神病院的人。所以当八岁
的裴天驰看见他被糊一脸烂泥时那种大快人心。
像往常一样默写完该死的论语的一晚,裴天驰走过书房,听见里面的吵闹。
「想让她入裴家族谱,你是不是疯了?」老头子还是那张故作姿态的嘴脸。
「家长,我觉得您应该能理解我。」裴施,外家人,在谈判上有点能力。
「啪」巨大的巴掌打在裴施的脸上,嘴里肯定磨破了,那个表情?是恼羞成
怒吗?「你说什么?这小杂种就是个婊子养的,一个妓女生的贱种?她进族谱?
你让裴家的脸往哪放?」
你的心肝宝贝不也是婊子养的?
「叭」一块绿色的,那种孩子玩的彩泥飞奔而出,正好糊在了裴家不可一世
的家长脸上。裴施身后钻出个小小的身影,「你才是妓女生的!」可爱却不标准
的国语。
是她!
和裴天驰同所贵族学校的小学妹,刚刚转过来,却是全校的风云人物。开学
典礼上,她代表学前班跳的舞蹈,那双明亮的眼睛让台下的他以为自己看到了星
星。
「!」门被突然打开,裴施抱着她夺门而出,那对星星燃着火苗盯着屋里。
看都没看他一眼。
第二天,裴天驰坐在课堂上,有时还怀疑自己看到了星星。
「裴天驰,你出来一下!」两个隔壁班的小屁孩,颠着脚努力装出一副混混
样。
「什么事?」
「少废话!」两人拽着他就往外跑。
据说长的高的男人一向都是晚长,裴天驰那一米九的身高注定八岁的他就是
个小豆丁。很容易就被人拎到操场。
「珀珀,珀珀,我们抓到他了,你跟我们玩吧!」
星星众星捧月的在人群中间,就像个小公主。
「好……」
她走了过来,听说她有欧美血统,所以,她皮肤就像白雪公主一样美丽,同
样,身高,六岁的她好像比豆丁要高一点。
「你是裴天驰?」
「干嘛?」
「你爸爸敢打我爸爸,所以,我也要打你。」肉呼呼的小拳头就冲了上来。
论语豆丁和贫民窟的孩子王,结果显而易见,没多一会,裴天驰就被按在地
上动弹不得了,脸也被挠成小花猫。
「这么笨,你是男孩子吗?」坐在裴天驰身上的裴珀一脸怀疑。「我可以证
明一下。」说着她的小魔手就伸向了他的裤子。
「你放开我!」裴天驰剧烈挣扎,还是难逃魔掌。
「这是?花生米一家?」裴珀肆无忌惮的大笑。
「哈哈……」所有的孩子也跟着笑。
「你们谁把我的水彩笔拿来,我们给花生米上色……」
屈辱,那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屈辱……
裴天驰猛然睁开眼睛。又做那个梦了,十多年来,那个梦境一遍遍的重现,
一开始让他狠的牙根痒,可是,从十二岁的那个夜晚,他看着下面支起的帐篷。
那个梦境带给了他人生第一次快感。那双小手的触感,是他任何一个女人也无法
比拟的。
他看着身侧的女人,现在,他得到她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