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天堂夜总会】(全)


刚到夜总会门口,早已等候的一位小姐就小跑着帮我打开车门,手还贴心放
在我头顶。
我没在意,闻了闻她身上的芬芳气息,眼睛将她从上到下瞄了一遍。她看上
去也是老手,站着不动任由我看,还把搭在肩膀上的短皮草拉下,露出里面的真
空渔网上衣。
破洞的渔网衣什么都遮不住,在夜总会灯牌的照射下,能到看早就勃起的乳
头和乳头被网眼轻轻勒进去,显得这胸无比柔软。
这女人还故意在走动中上下摇摆,胸也跟着如同果冻般弹动,溢出网外的乳
肉让人格外有咬一口的冲动。
这道开场小菜倒是不错,我抬手搂住女人的腰,手像托着一颗桃子般轻轻掂
量她一边的乳房,向夜总会里面走去。
「老板,我是这里的领班蔓蔓,听说您要来,我特意让手下的小姐们穿上最
好的衣服等着您了,在场的您随便挑。」
蔓蔓在我怀里走的摇曳生姿,不时还在我捏她乳头的时候轻喘一声,美艳的
脸上含情脉脉。
走进夜总会大厅,暖气一下变足,我看到面前地板光洁的大厅上站了两排女
仆,她们没有面对着我弯腰,而是对着我高高翘起屁股,脑袋侧扭着,同时说出:
「欢迎老板莅临百花夜总会~」
她们上半身穿着带束胸的低领女仆装,脚上踩着恨天高,裙子则都别在后腰
上,露出蜜桃形的臀部,以及臀缝间的小穴。
灯光敞亮,我能看到每个人的小穴和屁穴,都干干净净,毛发被修剪整齐,
大阴唇闭合,只留下幽深的缝隙。
我放开蔓蔓,走向离我最近的一个人,她面庞还带着点青涩和生疏,见我过
来后身子一抖,屁股翘得更高。
我双手捧住这对大屁股,凑近看小穴,微褐色的小穴和屁眼,似乎因为紧张
而不时收缩一下,看上去还挺可爱。
逼缝感受到我的气息,在我按住大阴唇掰开查看内部时,里面竟然已经湿润
了,淫水反着光。
我左右手各伸出一根指头,插进那个穴里,穴肉又紧又湿,摸起来顺滑无比。
大概是我突如其来的动作,这个看上去颇为青涩的小姑娘「呀」地叫出了声,
满脸害羞,眼睛乱瞟,屁股也有点颤抖,不过还是给我好好地稳住了。
分开的穴肉里能看得一清二楚,一圈圈红色的褶皱,当我拉开更多的时候,
最深处的子宫也隐隐可见。
我收回手,随手把手上沾到的透明淫液抹在她股沟上,在她圆润饱满的臀部
上拍了拍。
这对滑嫩的圆臀在拍打之下抖出一圈肉浪,在播放着暧昧音乐的大厅里尤为
明显。
我向前走去,走向另一个更娇媚的女人那边,她的臀部明显比刚才那个要更
成熟,大腿上的丝袜把肉勒出了痕迹,看上去像已经成熟到轻轻一碰就破的桃子。
我将手插入她的双腿根,大拇指那侧能感受到她阴毛柔软的触感,还有饱满
鼓胀的阴户。
她的阴蒂也比一般女人要大些,我让她分开双腿,弯腰把她阴蒂上的包皮剥
开,里面那颗小圆球宛如黄豆,我伸出两指,一下捏了上去。
「噫啊!」她被我这一下捏出声音。
毕竟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方,我对她的反应很满意,手指更用力地揉捻。
这个熟女的腰跟着我的动作一抖一抖,但仍敬业地抬高屁股,她大腿根也在
抽搐,每次一捏就会产生反应。
在她身体抖动的时候,阴唇也在跟着抖,她的小阴唇比较长,看起来颇为有
趣。
「有夹子吗?」我问道。
在这种地方,各种情趣用品那自然必不可少,尤其是在听说我喜欢玩女人后,
这里备上了大量的情趣玩具。
所以我刚问出声,就立刻有人拉来了一个带滑轮的精致小柜子,里面假阳具、
皮鞭、捆绑绳应有尽有。
我拿出来一个夹子,后面带着链子的那种,然后我让这个熟女站起身,分开
腿。
光可鉴人的地板能清晰照出女人下体的样子,我对着倒影里的女人下体,将
夹子夹到了她的阴蒂上。
这夹子可比我用手捏起来刺激多了,刚夹住的时候她直接弯下了腰,好半天
才颤颤巍巍半直起身。
脚上的恨天高勉强支撑着她没有倒下,但整个人歪歪扭扭,我的手一拽动,
绳子牵扯着阴蒂,让她不得不跟着我走。
我满意点点头,右手抬高,蔓蔓就很自觉地钻到我臂弯里。
室内温度很宜人,蔓蔓的皮草外套已经脱掉了,只剩下网眼上衣和下面的齐
逼小短裙。
我拿着一个夹子,也给她夹了上去。
蔓蔓不愧是领班,表现出来的姿态也比刚才那熟女厉害得多,她「哎哟」一
声轻扑在我肩膀上,手根本没用力地拽了拽什么都遮不住的裙子,鼻子里轻哼出
声。
我就这样一手牵着一个,听着她们被拽动阴蒂时的娇呼,继续向里走去。
手里的链子让女仆和蔓蔓的裙子前端都被扯起,我只要低头故意去看,就能
看到毛发和走动间隐约可见的阴唇。
就这样走到了走廊,宽敞的走廊两侧花团锦簇,但装着花的不是半人高的花
瓶,而是抱着花束的女人。
她们坐在高凳上,戴着露出下半张脸的面具,每人手里捧着的花放在膝盖上,
隔着花叶能看到后面隐约可见的什么都没穿的上身,不只是花更娇艳还是后面的
身体更娇艳。
但比这更新奇的,是她们所坐的凳子。
高凳的四条腿下方严丝合缝地装着一面镜子,我走近一看,从镜子的反射里
看到了坐在高凳上的女人的阴户。
原来这高凳的凳面上被掏了个圈,女人坐在上面,她的臀肉和大腿都会从洞
里露出,又通过下面的镜子被我尽收眼底。
每个人都穿着丁字裤,我看向镜子,里面能看到肉穴两旁的大腿和一部分臀
肉,细细的丁字裤陷入肉缝里。
有的更是直接穿了一条线,连阴唇都遮不住,陷在缝里,只要稍稍一弄就会
露出下面的小洞来。
我停下脚步,拉着的两个女人连忙跟着停下,两人靠在一起大口喘气,双腿
间湿漉漉一片。
我瞟了眼她们胯间流下的液体,抬手拿起身边坐在高凳上女人的手里的花,
里面有玫瑰百合满天星之类的,都是常见花。
花枝短短的,刺也都被削干净。
女人顺从地喊了声老板,把花递给我,她上半身还是穿了些衣服的,是白色
半透明的蕾丝胸罩,布料极其薄,根本什么都遮不住,乳晕和乳头的颜色形状都
看得分明,下身是同样遮不住什么的高腰丁字内裤。
我让她把双脚都踩到凳子上,腿分开呈M字。
这个姿势可以让她的胸部被大腿压出更深的乳沟,也能让本就鼓鼓的阴唇变
得更为明显。
我顺着只有一根线的黑色丁字裤从上摸到下,感受着湿掉的线和两侧柔嫩的
肉体,按住一边的阴唇向一旁按住分开。
阴道口自然而然地露出了一个小边,我从那束花里拿出一枝短短的玫瑰,轻
轻一插就放了进去。
不到一掌长的花茎全跟没入,玫瑰在穴口放着,看起来像是一件精美的艺术
品,小穴口开出了花。
我又挑了两枝插了进去,把她的穴当成花瓶。
因为这个姿势连后面的屁穴都能看到,所以我也没有冷落后面那个洞,也插
了朵花进去。
手里剩下的几枝花朵没地方插,我就塞进了女人深深的乳沟里,正好全部夹
住。
此时这位充当花瓶的小姐看起来可比刚才鲜艳多了,领班蔓蔓适时地靠上来
发出赞叹。
「老板,您真是厉害,被您这么一弄,看起来更像艺术品了~」
我回头看了看蔓蔓,她娇艳的脸上写满真诚,看起来似乎为我的举动而感到
由衷的佩服。
「那你们怎么没想到?」我有点好笑地笑了声,「那我要给你惩罚了,自己
拉住链子,提高点。」
说着,把她阴蒂夹子上的链条递给她。
蔓蔓脸色一僵,又不敢拒绝我,苦着脸自己把链条拉高,被这快感弄得双腿
发软,踉跄走了几步扶住墙,腰一抽一抽地大腿夹紧,竟然被自己的动作弄到高
潮了。
我看了眼她弯腰时裙子遮不住的臀部和股沟,又伸手拿了两朵花,插进了蔓
蔓的屁穴里。
之后我继续向前走,让自己提着链子的蔓蔓给我带路。
她走几步就颤一颤,好几次都觉得她摇摇欲坠要摔到了,可还是最后站住脚
没有在我面前时态。
再向前进了电梯,电梯后面是镜子,镜子前站着一位电梯小姐,她上半身穿
着紧身的白衬衣,下半身只有大腿袜和亮面高跟鞋。
我从镜子上看到电梯小姐的后面插着什么东西,对着镜子仔细一看,才看出
是一根双头龙,被插在她的小穴和菊穴上,只能看到双头龙中间的那一部分,两
端都深深地陷入洞里。
她的胸部也很大,能明显看出衬衣里面没有穿任何东西,我能从衬衣被撑开
的扣子缝隙里看到里面白嫩的乳肉。
很快电梯就到了地方,这一层是歌房,经过暗重华丽的墙纸和大门,蔓蔓领
我进入了最中间的一个大包厢。
里面早就等待了不少女孩,她们穿的琳琅满目,有的露着胸口,摇曳晃动着
她们的乳尖,有的短裙开到腰上,臀肉扭动着跳舞。
包厢里并不很亮,灯光发暗,灯球还在顶上转动,让屋子里一片炫目。
我走上前坐在沙发上,所有女孩们齐齐喊了一声「老板好」,都纷纷落座,
两个最漂亮的一左一右坐在我身边。
她们的表现看起来像是穿着普通的衣服,但其实隐私部位全都暴露出来了。
还有几个在舞台上扭动身体,她们脚下踩的镜面舞台反射着斑斓的灯光,也
让她们一览无余的下体露在我面前。
虽然灯光昏暗,但却也足够我看清了。
不如说昏暗的灯光下更让我能够大饱眼福,我身边的一个穿着羽毛披肩,一
个则是亮片露奶托胸装。
舞台上的人布料则更少,她们统一穿着挂脖流苏碎钻衣服,一缕缕的碎钻流
苏在身体扭动间露出下面的酮体,动作幅度若是大些,根本就什么都遮不住。
蔓蔓陪侍着,她依旧尽职尽责地手里提着链子,对我说道:「嗯……老板,
我这边有个极品的头牌姑娘,长相身材没得说,就是脾气还没训好,老板要看看
吗?」
我来了兴趣,示意让人进来。
门被拉开,一个个子高挑的女人被推了一下,慢吞吞地走了进来。
她的脸确实没话说,鼻子高挺,眉毛温润间还带点英气,脸也小的恰到好处,
长发微卷,穿着一件从胸口开叉到小腹的小礼服。
我眼前一亮,招招手示意她走过来。
那女人犹豫了一下,没动,蔓蔓见状极了,走过去扯了下她的胳膊低声训斥
道:「这可是大老板,把你卖了都比不上人家一根指头!高启兰,你还想不想为
了你哥哥挣钱了?」
她说话声音小,可包厢也就这么大,我听得清清楚楚。
「哎,没事,新人嘛,我理解的。」我笑笑,两条胳膊打开,伸手揉着我左
右两人的胸,漫不经心地说道。
蔓蔓瞪了高启兰一眼,她这才缓缓抬步向我走来。
她脚踩恨天高,走路熟练无比,却在这种时候搞这样的幺蛾子,要么是真的
傻,要么就是想引起我的注意。
看她走过来,我故意不说话,也不给指令,就用带着侵略性的目光从她头上
看到脚,看了好几遍。
她咬住下唇,看起来颇有种不情愿的清高感,一看就是有高学历最后沦落至
此的。
我拍拍我的腿,在高启兰敢怒不敢言的目光里一把把她拽下来,坐在我的怀
里。
她还想把腿合起来,但我大腿故意放到她两腿中间,又让我左右两边的姑娘
帮忙抱住她的膝盖。
这件小礼服不仅领口开叉到小腹,下面也是从中开叉的,就像一块布只在中
间缝住了一样,高启兰两腿打开,她下半身根本无处可逃。
「不、不要……」高启兰说了一句,又闭上嘴,身体微颤,看上去颇有几分
可怜。
「新人嘛,多练练就好。」我笑着说道,让人搬了一面镜子在我面前。
从镜面里,清晰地看到高启兰皱着眉的样子,让我更有想要摧残的欲望。
她的下体很好看,大阴唇圆鼓鼓地,中间有一道窄窄的缝,毛发也被修理整
齐。
我随手摸了摸,柔软的阴毛下是柔软的嫩穴,看上去确实是没怎么被开发过
的样子,看着又嫩又青涩。
这里这么多小姐,高启兰是唯一一个被掰开腿的人,看她的样子也知道她脸
皮很薄。
我从旁边拿了一根震动棒,镜子里的高启兰露出震惊又屈辱的表情,但身体
却乖乖地没有挣扎,只是有些僵硬。
高启兰现在的姿势正好背对着我坐在我身上,恐怕她也感受到了那个顶着她
臀和后腰的那根东西。
不过我并不打算亲自用身体侵犯她,我把震动棒打开,对准她双腿间的那个
地方轻按了下去。
「嗯……」高启兰身体一颤,轻吟出声。
她大腿几乎呈一百八十度分开,那件礼服根本什么都遮不住,让她的下体全
都暴露在了镜子面前。
震动棒精准地按在她阴蒂上,刚开始她还能忍耐,只是嘴里忍不住会轻哼出
声。
可我按的时间越长,高启兰就控制不住了,她的腰开始忍不住地猛抖一下,
腿也控制不住要地夹紧,被快感折磨得身体宛如一条上岸缺水的鱼。
「把麦克风拿来。」我一手抱着她的腰控制她的身体,一边侧头对身边的女
人说道。
那人立刻理解了我的意思,从桌上拿下麦克风,放到高启兰嘴边。
「呀啊啊……不要!求你……不行……了……嗯啊……」高启兰的呻吟声立
刻被麦克风传遍整个包厢,说不定外面也能隐约听到。
高启兰身体挣扎,居然还有功夫侧头避开麦克风,不过抓着麦的手也随即递
了过去,根本逃不开。
我看着镜子里她的羞耻之色,把手里的按摩棒挡位开到了最大。
「呀……嗯!」高启兰头猛地后仰,倒在我肩膀上,她身体紧绷表情失神,
嘴巴要张不张地露出半截舌头,下身猛地喷出一股水来,竟然潮吹了!
看着高启兰整个人都快要被玩坏的样子,我拿开按摩棒,对着一旁的蔓蔓夸
奖道:「她确实是极品。」
蔓蔓笑得合不拢嘴,她调笑着对高启兰说道:「启兰醒醒,老板夸你呢~」
但随着高潮结束,恢复了意识的高启兰羞耻心爆棚,她用手堵在自己湿淋淋
的下身,根本不敢看那面被自己的潮吹沾染上水痕的镜子。
「歌唱的不错啊。」我伸手把高启兰胸口的开叉向两边拨开,让这对圆润挺
拔、水滴型的胸部露在外面。
「谢、谢谢老板……」高启兰说道。
我本以为她现在应该说不出话来了,或者恼羞成怒说点会让我生气的话,没
想到她这么识趣,我对她的兴趣也真的越来越大了。
让高启兰从我身上下去,我拍拍她的臀部,她衣服下摆被潮吹弄湿,就伸手
把这件衣服从中间撕开,让蔓蔓再找一件衣服来。
她的礼服十分好撕,似乎这个版型就是为了方便人们将它撕开。
新的衣服似乎早有人准备,我话音刚落就有人把衣服送上来。
新的衣服似乎也是偏修身的类型,但与其说是衣服,说成是几根绳子比较恰
当。
几根绳组成了像是内衣的形状,但中间的布料却全被掏空,敏感部位全部被
露出来,暴露在我眼里。
高启兰双手遮遮掩掩地挡着自己的敏感部位,但似乎又觉得阻挡也没什么意
义,整个人显得有些紧绷。
她本来是十分期待新衣服被送来的,毕竟她原本的衣服已经被撕毁,但新衣
服呈现在她面前的时候,那张高冷的漂亮脸蛋上表情完全僵住了。
这样子穿了和没穿完全没有区别,仿佛还是故意要将重点部位圈出来般。
高启兰完全不想伸手,但在蔓蔓十分有威慑力的眼神下,还是慢慢地把衣服
拿起,穿在了身上。
这衣服很合我心意,我赞赏地拍了拍蔓蔓的屁股,又捏着高启兰的下巴让她
的脸正对我,细细端详着她尴尬、羞耻和幽怨的表情。
她的身材很美,不管是看不出丝毫下垂迹象的胸部,或是盈盈一握的纤腰,
以及线条优美,看起来经过了合适锻炼的圆挺的臀部,都让她成为了人群中最吸
睛的那个。
不愧是没调教好就要被强行拉上来伺候我的美人。
不过她的装扮看起来还是单调了点,这样美的身材就应该多挂上点装饰品。
我从一旁的情趣玩具里挑挑拣拣,拿出一对带钻的乳夹来,夹在高启兰硬着
的乳头上。
她高潮后的身体还很敏感,乳夹一夹上去她就身体一抖,看起来呼吸都粗重
了些。
「小兰,送你的乳夹你喜欢吗?看起来很适合你。」我笑着说道。
带钻的乳夹在包厢的灯光下不时折射出斑斓的光晕,显得她乳晕更为粉嫩,
走动的时候胸部晃动,乳夹也会随着一颤一颤,让人忍不住不断盯着这对完美的
胸部。
乳夹很明显让高启兰变得更敏感,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看着高启兰的胸部,
这些视线让这个高傲的女人看上去更为无所适从。
如果像刚才那样沉浸在快感里,她反而还不会对视线产生如此大的反应,偏
偏现在她很冷静。
我故意双手拖住她的胸部底端,握着她的双乳摇晃,让乳肉荡起一阵阵肉浪,
双乳不时还能互相碰撞,发出轻轻的拍击声。
玩了会胸部,我让高启兰将一条腿踩在桌子上,身子挺直后仰,露出还沾着
不少淫水的下身。
我拿了两个带铃铛的夹子,一左一右地夹在高启兰的大阴唇上。
夹子外侧是阴部的嫩肉,内侧则按在了小穴口上,让她中间粉色的嫩肉都微
微分开,让我能看清小穴口。
高启兰本来就因为这个动作而看起来紧张,在我把夹子夹在她阴唇上的一瞬
间她轻轻地惊呼出声,身子下意识地就想躲避,但她单腿站在地上,本就无处可
跑,还被我的命令勒令在原地不许动。
夹子尾端的铃铛在她动的时候发出响声,甚至穴口的轻微颤抖和抽搐都会让
铃铛开始摇摆。
我欣赏着这一幕,让高启兰放下腿,好好地站在地上。
「小兰,怎么不敢动了?」我调笑道,看着高启兰不敢乱动的身体。
铃铛的响声让高启兰脸色涨红,她双腿紧闭着,看起来似乎企图用双腿把铃
铛夹住好让铃铛不发出声音来。
但我怎么会让她如愿,我又找了一只项圈,抬手亲自戴在了高启兰的脖子上。
她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像是被调教露出的性奴,脖子上戴着项圈,身上挂着各
种羞辱和调教的道具,衣服根本遮不住任何部位。
我抓住项圈前的绳子,拉着她向前走去,一边对蔓蔓说道:「接下来要带我
去哪?」
蔓蔓立刻敬业地凑过来,她手里的阴蒂夹上的链子依旧抓着,脸色发红,走
动间还会发出夹杂着轻哼的喘息。
「接下来要去这里开设的赌场~小兰在我们这不听话,但在老板您的手里真
是太乖巧了,蔓蔓好佩服!」她说话间还夹杂着喘息,眼睛里面都是春意。
我看着她阴蒂上的那个夹子,让蔓蔓坐在沙发上分开腿,我靠近看了看。
原本小小的阴蒂在被夹住之后缩不回去,现在那里已经肿起,看起来比原来
大了一倍有余,红嫩嫩的,上面还沾着亮亮的淫水。
阴蒂下方是自动分开的嫩穴,两边的阴唇柔软地沾满液体,露出中间的尿道
和阴道口。
我结果那根细细的链条一拽,阴蒂顿时被拽向一边去,丰满柔软的阴户也跟
着被扯动。
「嗯啊……」蔓蔓娇呼出声,我看到她的阴道口一缩,又挤出一滴透明的水
液,顺着会阴流到后面的菊穴。
插在菊穴里的两枝花还没被拔出来,因为被压到了所以看起来皱巴巴的,我
索性一把拔出,看着那个浅褐色穴口上小小的洞缩紧,恢复成原本紧闭的样子。
肛门口一圈沾着从上面流下来的淫水,因为我的视线,蔓蔓不自觉地让菊穴
缩紧放松,在这里昏暗的环境下颇为色情。
我放开蔓蔓,让她站起身来。
哪怕她站起身来,依旧可以在她身前看到被夹肿的阴蒂,不知道夹子戴一晚
上后再摘下来时还能不能恢复成原来的大小。
蔓蔓脸色也有些发红,但她可以算得上这里最能豁出去的一个了,她挂着笑
容挽住我一边胳膊开始撒娇:「老板太坏了,蔓蔓现在走路腿都软呢,这可怎么
带路啊。」
「这样就不行了吗?」我拍拍她的臀部伸手抓着高启兰项圈上的链子,拉着
她向前走去。
蔓蔓也知道见好就收,她走在前面,露着下半个臀部一扭一扭地向前走去,
我能看到她臀缝在阴影之下。
在推开包厢的门之后,渐渐变亮的灯光让周围亮了起来,我能从光滑反光的
地板上看到蔓蔓两手抓着那根链子,臀缝间的小穴不时有液体的反光。
我同时还在观察者身边的高启兰,她被我拉着项圈上的绳子,要想不丢脸,
她就必须要跟着我的节奏走,就像跟着主人外出遛弯的宠物犬般。
这根绳子还不算很长,她如果走路太快或太慢,都会被扯到脖子,所以她必
须时刻注意着我,跟着我的节奏一起走。
她走路的时候,胸口会跟着走路的节奏晃动,乳头上的夹子也在不断反光,
她自己恐怕也无法不去注意,眼神时不时向下一瞟,又赶忙挪开。
高启兰下身的铃铛也是这样,就算她尽量用两边的大腿内侧来夹住铃铛,可
她大腿并没有那么多肉,看起来修长笔直,看起来仿佛是在故意在走路时多蹭一
下铃铛般。
我就这样牵着高启兰一路走到电梯旁,一路上两边都有穿着各色服装的美女
在毕恭毕敬地展示着身材,她们自然也会把眼神投过来。
等电梯门终于打开的时候,高启兰几乎是十分迫切地跟着我走了进去。
她脸颊都是红的,连耳尖和脖子都有些发红,看样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像狗一
样被牵在男人手里这件事,对她来说相当羞耻。
等过了今晚,她那里表如一的高冷和矜贵就会被我打碎一部分。
电梯里依旧是那个插着双头阳具的电梯小姐在服务,她轻轻帮我按下楼层,
表现得毕恭毕敬,看起来在兢兢业业地扮演者电梯员的角色。
不过在她不小心和我对视上的时候,脸上还是划过一抹羞耻之色,飞速地移
开视线、
我顿时对她有了些兴趣,站在她面前,让她整个人笼罩在我的阴影里,伸手
捏住双头的中间部分,缓缓拔出。
透明的假阳具被抽出时感受到了穴道里面肌肉的挤压,在仅剩顶端就可以完
全拔出的时候,我又重新插了回去。
假阳具和穴道挤压发出了「咕唧」一声,电梯小姐闷闷地轻喘一声,我又抽
插了十几下,就感觉抽送的时候更为顺滑,穴道里淫水缓缓流了出来。
她半透明的衬衣上,我也能隐约看到她乳尖变硬,让衬衣的布料上顶起两个
更明显的突起来。
等电梯门第三次合上又打开后,我终于玩够了收手,带着小兰和蔓蔓走了出
去,只留下靠着电梯墙壁微微娇喘的电梯小姐。
这一层就是赌场了,地面不再是光滑反光的地板,而是铺满了毛绒地毯。
这里赌桌众多,几乎所有的品类都能在这里见到。
穿着性感的女人和荷官让这一层颇为热闹,到处充斥着莺莺燕燕的声音。
她们看到我后,都停下手里的动作,对着我微微弯身,叫道:「老板好。」
我笑着点点头,牵着高启兰向前走去。
不少赌桌上都围着这里的女人,她们服装各异,各个都是性感暴露。
这里的气温很适宜,我看着身边一个正聚精会神顶着骰子的女人,她上半身
穿了只遮盖一半胸部的宽松衣服,伴随着身体前倾的姿势,我在她侧后方,可以
清楚看到她的胸部。
至于下身则穿了和上衣很匹配的百褶短裙,她的姿势让我能看到大半个露在
外面的臀部,甚至能看到夹在臀缝里的菊穴和双腿间的有些许起伏的阴唇。
然后她似乎赢下了这一把,看到对方的骰子后开心地跳了起来,衣服也随着
上下飘动,胸口一阵波涛汹涌。
荷官把筹码拨到她这边来,宣布了结果。
荷官的装扮也十分性感,她脖子上有一圈颈环,颈环前端垂下两条长长的皮
质黑布,盖在两边乳尖上,又被胸部撑起来,尾端悬在空中。
双乳中间没有任何阻挡,可以看到两边胸的形状和下端圆润的弧度。
下半身则什么都没有穿,在我这么以为之后,荷官起身走动,我看到她身后
竟然有个尾巴,是被肛塞插进去后留在外面的尾端。
这个荷官的尾巴是圆圆的兔子尾巴,她的头上也带着兔子耳朵,看上去是穿
着布料更为稀少的兔女郎荷官。
随着她的走动,我看到她圆润臀部中间的兔子尾巴也被扭来扭去,看起来蓬
松软弹。
我向四周看去,看到别的荷官也有各自的肛塞,有些也是兔子,也有些是狐
狸、猫尾一类的大尾巴。
尾巴的毛绒部分挡住了很多东西,但在荷官们扭动着腰肢行走的时候,尾巴
也会跟着甩动,毛与皮肤的缝隙间可以窥探到腿间的缝隙,以及最深处的穴口。
她们的上衣也会随着走路时胸部的晃动而摇摆,只要动作大些就会走光。
我拉了一下高启兰的脖子,看到她没站稳的样子、听到铃铛的声响时笑了笑,
用下巴指了指那些荷官。
「小兰,你看你现在的样子,是不是也很配一条这样的尾巴?」
高启兰的脸顿时红了,但她又不能拒绝我,从她的表情上看她应该很不想在
众目睽睽之下被带着肛塞的尾巴侵入身体。
贴心的蔓蔓此时已经招呼人带着东西走了过来,是好几套动物耳朵和尾巴。
我挑选了一套猫的装扮,先给高启兰带上了猫耳。
不得不说,猫的耳朵搭配上她冷淡矜持的脸别有一番风味,尤其是在这张脸
做出羞耻脸红的表情时,更让人有欺负她的欲望。
我欣赏了一番,让高启兰转过身去翘起屁股,接下来要给她戴上猫尾了。
「我……不想要那个……」我的指示她并没有听从,反而低着头说出了这样
一番话。
看样子之前经历的事情已经让高启兰升起了反抗之心,她脸皮薄,终于现在
开始向我讨饶了。
可这种事由不得她,她越是羞耻抗拒,那玩弄起来就会愈发有意思。
我看着她眼底不敢泄露的怒气,伸手拍了拍她的脸颊:「转过去,不要让我
再说一次,你应该是个聪明姑娘对吧?」
高启兰显然有把柄在这里,她听我说完,哪怕再不情愿,也只能慢慢转身,
让臀部对着我。
她识趣的表现我很满意,看着她略显僵硬,肌肉都紧绷的臀部,伸手拍了拍:
「放松点!」
一旁的肛塞直径不窄,还准备了润滑油。
我看着那个不时紧张缩紧的肛门,伸手摸了上去。
高启兰身子一抖,却没有逃开,她的表情不用看我都知道是何等的羞耻和屈
辱。
她的肛门上还沾着湿润的之前高潮留下的淫水,此时摸上去滑滑凉凉,能清
晰感受到上面的褶皱是怎样的滑过我手指。
浅褐色的肛门口没有生着毛发,下方就是她的小穴,两侧阴唇被夹子夹住,
此刻略有些肿,中间的阴道口是很嫩的粉色。
我用手碰了下那个小洞,立刻就让高启兰身子一抖,铃铛发出响声来。
似乎像是什么玩具,我每碰一下,小兰就会让铃铛抖一抖,颇为有意思。
不过我的行为似乎恶劣了点,玩了数次之后高启兰紧紧地夹住身体,无论我
怎么碰都不再颤抖,似乎有些生气了。
我笑了笑,从旁边人手里拿过润滑油,倒了一些在手上,也在高启兰肛门口
抹了些,然后缓缓探入一根手指。
这里所有的姑娘在我来之前都进行了灌肠,我放心大胆地将这根手指深入,
把手指上的润滑抹遍内壁。
感觉差不多了,我又伸进去第二根指头,在火热紧窄的肠道里抽插。
这次高启兰反应强烈了些,她对肛门玩弄明显产生了快感,呼吸变得明显,
每次我手指探入的时候,都能察觉到她穴口紧紧夹住了我的手指,拔出时褶皱也
被我带动,似乎在挽留我。
内壁已经足够湿滑,我最后抽插了几下,将手指拔出,两根手指上沾满了润
滑油,而高启兰菊穴渐渐合拢,恢复成了一开始的样子,只是上面布满了发亮的
润滑液。
肛塞是金属制,我在肛塞上也涂抹了润滑,然后将前端顶在肛门口,试着向
里放入。
这根肛塞比两根手指要粗,我稍一用力,高启兰就发出了不适的闷哼,但她
忍痛的能力似乎很强,在我手法不算太细致的顶入里她硬是一下都没躲。
肛塞一点点撑开穴口,向里面插入,在这个过程中褶皱被渐渐撑开,被肛塞
带着向里进入。
高启兰配合着放松身体深呼吸,但因为疼痛她身体还是微颤,下面的铃铛发
出声音来。
我间她适应的还不错,索性也就不再墨迹,用力一推,把肛塞全部推进了里
面。
最粗的地方被一下滑入,被带着进去的穴口褶皱这时才能恢复,变成原本的
样子夹住肛塞末端的细管。
高启兰痛得似乎一下失去了控制,发出了闷哼,看上去颇为辛苦,光滑的臀
部上都沁出了汗,在灯光下显得臀部光滑无比。
我拍拍高启兰的屁股,让她站起身,她这才犹豫着颤巍巍站直,脸上还有狼
狈之色,眼角都有些湿润。
看样子她刚才颇为害怕,羞耻、耻辱和疼痛让她这样一个人都险些哭出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