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处男被玉藻前足交打飞机是种什么感觉】(完)


我人生最为空虚的阶段大约是在五六年前,当时的我暂时脱离了学校,也并
未步入社会,成为了个不折不扣的家里蹲宅男。起初这种生活给我带来了无穷的
乐趣,每日我都在网吧里玩个通宵,然后回家睡到自然醒,之后周而复始。在游
戏玩腻了后,我又走遍了几乎本市所有的博物馆和名胜古迹,大饱眼福。
尽管如此,这种闲适的生活中还是欠缺了些性方面的追求。同社会和学校脱
节,再加上不擅交友,使我极难有机会接触到同龄人,更别提找个女朋友了。那
几年正是网络上风气较为开放的时候,随便打开个游戏贴吧都能见到各种较为暴
露的涩图。更别提每次漫展后都有人放出同Coser的激情录像了。
然而,这些性上的刺激我在现实中却完全接触不到。一来我不是富二代,没
有享乐的条件;二来我那时性情又孤僻,自命不凡总是瞧不上别人。长久下来,
情色欲望越来越压抑我的内心,使我变得越来越心急。俗话说,急死人,馋死狗,
这很符合我当时的心理。
后来,在上网冲浪的时候我结识到了为高人。在网上讨论文史相关内容的地
方本来就乌烟瘴气,极难有人能心平气和地在上面讨论问题。刘伍飞便是其中为
数不多的正常人之一,我俩很快成了很好的朋友。鉴于伍飞日后没少带我开了眼
界,就尊称他为飞哥吧。飞哥比我年长几岁,是个不折不扣的拆二代。大约十年
前,他全家都「蜗居」在城中村,连上下水都没有,每日早上都要端着尿桶去公
厕倒。因为迎亚运建设,他家所在的区域全部拆迁。飞哥的老爹是家中的独子,
几百平的大杂院按照一比一的比例补偿了市区内的商品房,外加一大笔钱。至此
之后,飞哥家白捞得了五六套房,光靠吃租金一辈子也衣食无忧了。
飞哥家里人都是老实人,一夜暴富,却从没想着有更高追求,只是开了家不
大不小的饭店,这反而成了他们积累财富的源泉。不少拆迁后的家庭参与投机倒
把,或是坐吃山空,反倒是不如飞哥他们踏踏实实卖饭来得靠谱。几年后,他几
乎成了人人羡慕的甩手掌柜,只是那个年代还没有财富自由这个词来形容他。
认识飞哥后,我几乎成了他饭店里吃白食的常客,一方面是人家腰杆粗确实
不在乎这点,另一方面是我脸皮厚兜里又没钱。虽说在财富上,我俩完全不是一
个阶层的人,可我们都是男人,在性上的追求是没有任何区别的。飞哥也爱看动
漫,喜欢Cosplay,这也是他结交到了非常多Coser的原因。
日常聊天中,除了聊聊时政历史,更多的是飞哥讲述他和各种Coser间的事。
这种故事起初还极为吸引人,可一旦听得多了,就无比令人厌烦。更关键的是,
我当年压根就没体验过这种生活,却一直被他用故事馋着,体验就更为糟糕了。
「操,你说的好听,天天给我讲就和给太监看毛片一样!」
「怎么,要不我给你找个看看?」
「额……」
虽然我心里对Coser总是有种臆想,可一旦真的要给我安排这种事情,还着实
令我有些紧张。
「真操蛋,慌什么!这样,先给你安排个Coser,你俩就坐一起聊聊天,省得
你紧张。」
飞哥说到做到,第二天就找了位学生般打扮的清纯女孩来了店里,又给我俩
上了好几个菜。一般来说,这种类似于相亲的场合放在咖啡店或是西餐厅会更自
然些,我和女孩间摆着好几道炒菜和烤串,实在是让人有些忍俊不禁。
虽然同飞哥聊起历史来我能几个小时滔滔不绝,可一旦面前坐了位看起来才
刚刚开始念大学的漂亮姑娘,我实在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了。
「你好……你们之前认识?」
「嗯,我和飞哥是在网上认识的……」
女孩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了她和飞哥相识的过程,后来我才知道,飞哥几乎
在网上见到喜欢的Coser就会用这样的方法去透人家,屡试不爽。简而言之,和那
些直接跑到人家私信里说要睡觉的钢铁直男不同,飞哥先是打着有偿Cos委托的旗
号,加上了女孩的好友,付钱只是请她们拍喜欢的角色。很多常混微博的Coser
为了流量,基本每隔几天就要出些热门角色,可如果真的去把这些角色的Cos服买
上一遍,那支出的成本就太高了。为了省钱,很多Coser都是拍过一两次就再转卖
二手给别人,但从挂上到顺利卖出,也是个烦人的过程。
飞哥则顺利解决了Coser的烦恼,但凡能接受私信Cos委托的Coser,之后对
于他的金钱攻势往往都难以抵挡,聊着聊着自然就睡到了床上。虽说飞哥这种方
法主要是靠钱,我还是从之中学到了些经验,为自己日后仿照飞哥打下了些基础。
聊了半天,我知道了女孩的Cn名做阿坏,是刚开学没多久的大一新生。她涉
世不深,自顾自地把她和飞哥的事全说了出来。听到这种男女间的故事被女孩亲
口说出,还是让当时的我很受震撼。可天聊得差不多,饭也吃完了,我还是没明
白飞哥叫她和我聊天的意义在哪。
「啊?就是找个女生和你聊聊,看你那傻样跟没见过女的一样!」
「噢……那倒是这样……」
「这样,回头我叫她给你打个飞机,你以后见女孩就不那么呆了!」
「!!!」
「我操,真的假的!」
「哥还能骗你?那就今天晚上,你开个房间,我让她出Cos去找你……」
不怕大家笑话,那几年的我没工作,全靠跟着飞哥骗吃骗喝,哪有钱去开房?
最后还是飞哥去取了一沓红票子,给我塞进了兜里。
「你也体验体验,别跟个书呆子一样学都学傻了!」
我倒并不在意阿坏和飞哥做过,本来飞哥也算得上是花花公子,根本不在意
这些。阿坏大概也是那种已经体验过金钱魅力的女孩,对此也毫不在意。那天晚
上,我在房间里没等多久,就听到了阿坏敲门的声音。
「你好……」
她大概1米65的身高,略偏苗条的身材。虽然只是个大一新生,却画着时髦的
妆容,成熟得像是夜场里的女孩。
「飞哥和我说了,叫给你打打飞机,也让你体验体验。咱们可提前说好,没
有啪啪哦。」
「当然……」
哪怕她就是不动手看着我打飞机,也会是件美事。我虽然表面上装得镇定自
若,心里已经慌得没了底。浴室大门敞开,阿坏已经一件一件只脱得剩下了内衣,
对着镜子画起了妆。当年还是处男的我紧张得连喘气都都费劲了。
阿坏出的角色是Fgo里的舞娘泳装玉藻前。虽说没怎么玩过这款游戏,可我知
道这个角色的衣服布料有多少。与其说是Cos服,不如说是内衣来得更为贴切。看
着阿坏画好了眼妆,戴上了有兽耳的粉色假发,那种真实的刺激感马上来了。仅
仅只是看着她化妆换衣,就使我身下的肉棒硬的不像个样子了。
「急什么,还没换好呢!」
阿坏解开了胸罩,紧致挺拔的双乳失去了布料的束缚,一下就坠了出来。前
面讲过,她身高165左右,大概算得上是不高不矮刚刚好的类型。看着阿坏对着镜
子脱了个精光,又小心翼翼地穿上了玉藻前的舞娘泳装,戴好了腰链和腿环,我
连忙也跟着脱了个一干二净,撸了起来。
「傻呀,我给你打飞机不好吗?」
「唔……那多尴尬……好紧张……」
直到玉藻前搀着我躺到了床上,我才相信这些都是真的。舞娘Cos服布料少得
可怜,刨去那些锁链装饰,几乎同比基尼泳装无异。和这样漂亮而又没穿什么衣
服的女生坐了个面对面,令我既兴奋又紧张。
「你想先用脚还是手?」
「当然是先足交!」
那时的我虽然自诩资深足控,却在现实里还从未体验过。玉藻前把按摩油挤
在了双脚之间,来回摩擦着。阿坏的皮肤看起来滑嫩而又白皙,加上裸足上抹了
油,看得我更加兴奋了。
「你……你真漂亮!」
玉藻前的脚掌很快踩在了我的双腿间,她用单脚像是踩油门一般按压着我的
肉棒。平生第一次命根子被女生碰到带来的快感简直无与伦比,是看再多毛片都
换不来的。她沾满了油的脚心在肉棒中间踩着,脚趾不时挑逗着肿胀的龟头,用
拇指轻轻夹着。没几下,玉藻前的另一只脚也伸了过来。
她把双脚夹在了一起,揉搓着中间被紧紧箍住的肉棒,上下套弄了起来。按
摩油在她脚心越摩擦变得越热,我的宝贝命根子也跟着越来越滚烫。裸足脚心涩
涩的摩擦感从敏感的龟头滑过,又顺势往下,揉搓着相比不那么敏感的肉棒,随
即又紧紧夹住。足弓处的弧度恰巧形成了块狭窄的圆弧,单看面积根本无法容纳
鸡鸡通过。经历了被脚心用力挤压后的肉棒,勉强容纳在了这片空间内,被玉藻
前的裸足左右揉搓着。
我的手则一直在她滑溜的大腿上胡乱摸着。按摩油滴在了她大腿根处,加上
我不断抚摸,使得玉藻前双腿油光透亮,更加色情。手中滑嫩的大腿,加上被裸
足挑逗着肉棒,使我有了种升天的感觉。和过往自己手冲的感觉不同,自己撸能
清楚地知道射精的时刻并马上用手加快速度,或是及时停止。可女孩显然只能从
我的呻吟提高了音量来分辨,显然,当她预感到我要射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了。我
足足被她足交了快二十分钟,胯下的宝贝再也抵挡不住按摩油和裸足合二为一的
威力,一股暖流顺着腰间挤出,从尿道口喷发了出来。
「呀……射了!!!」
玉藻前配合着射精,双足使劲夹在了一起,几乎没有缝隙。这种力度,使得
刚刚射精完毕的肉棒在精液还没流完就又变硬了。
「太爽了吧!足交原来这么舒服!」
「你要不歇歇再接着来?」
说是歇息,只不过是我俩换了个体位,玉藻前背对着我坐进了怀里,用屁股
怼着射精后的肉棒。我俩的皮肤贴到了一起,女孩软软带着体温的气息直勾勾地
传导进了我的神经,这种愉悦的情感实在难以言表。
「亲一个吧?不能舌吻哦。」
我俩都闭上了眼睛,嘴唇对到了一起。虽然舌头都未伸出,但Coser热乎乎的
嘴唇还是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刺激感。
「呼……你……太漂亮啦……」
那个年代的我蠢蠢得只会一直夸女孩漂亮,不会别的词了。嘴对嘴亲了几下,
玉藻前又侧身趴在了我旁边,开始舔起了我的耳朵。我过去经常听那些Asmr音频,
可被真人吸吮着耳道,感觉还是完全不同的。热热的口水被她用舌头灌入了耳道,
又像是吃果冻一样不断吸着,我的耳朵几乎失去了听力,有种像是从浴池里刚爬
出来的感觉。她的嘴慢慢张大,以至于能完全把我的耳朵包在口中,来回吸溜着。
耳中传来的,只剩下玉藻前的口腔音和她轻声的呻吟。
「呼……呼……」
「那边也要嘛?」
「当然!当然!」
我俩又坐了个面对面,好方便阿坏舔起来另一边的耳朵。说老实话,就算不
舔耳,被Coser搂在怀里的感觉已经足以让我射好多次了。
潮湿又黏糊糊的舔耳使得之后我几乎都听不清了声音,提前步入了老龄化。
玉藻前指了指我的肉棒,又挥了挥手,示意要再给我用手打一次飞机。她叉开了
我的双腿,把我的腿压在了她跪起来的大腿上,开始撸了起来。
由于抹了过多的按摩油,肉棒变得极为滑腻,用手撸起来会发出噗滋噗滋的
声响。她却没急于套弄,而是把手攥成了拳头,把虎口箍在了粉嘟嘟的龟头上面。
漂亮女孩手掌心虽然细嫩无比,但显然还是不如龟头皮肤更为娇嫩。略微粗糙的
磨砂感不断刺激着命根子,哪怕是大把的油也无法阻拦。玉藻前拳眼微张,留下
了处笔杆粗细的孔洞,试着让肉棒通过。拳眼内弯曲的五指内侧形状不一,制造
出了个绝佳的腔室。龟头穿越了里面一道道的沟壑,每一下都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她却不急于一下撸到肉棒的底端,而是把已经热乎乎的掌心箍在了龟头上,不断
套弄着。
玉藻前的另一只手,和我十指相扣,握在了一起。我人生中上一次和女孩拉
手还是中学时和初恋的时候,现在一边握住粉毛Coser热乎乎的小手,一边被她套
弄着肉棒,实在是舒服得要死。扎紧的拳眼已经使得肉棒变了形,一下下地被她
的手撸着,和我以往自己打飞机体验完全不一样。哪怕是用飞机杯,都比不上被
她打飞机来得更舒服。
「有射的感觉了没?」
「有点……但是想再撸久一些,实在太舒服啦……」
阿坏一手撸着,一手攥住了我的两颗蛋蛋,捏了起来。
「嗨呀!!!疼……」
隔着松垮的阴囊,玉藻前手指捏紧了蛋蛋,像是老人玩起了健身球,在掌中
不断转了起来。滚烫的掌心包住了睾丸,温度使得阴囊褶皱瞬间紧致了起来。和
肉棒上的热辣感不同,蛋蛋上的感觉是一种泡温泉般的舒适感。她又攥了下手,
连着阴囊拉扯着蛋蛋,几乎把睾丸和肉棒分了家。
「这……」
「坚持住哦,这样射精的时候感觉会不一样!」
玉藻前实在是经验丰富,撸了半天,我很快又有了射精来临的高潮感。和之
前不同,拉扯住的阴囊距离肉棒越来越远,使我直吸冷气。往日里只有几秒钟的
快感却一直持续到了精液喷出,我眼睁睁地看着粘稠的白浆喷涌在了玉藻前油亮
的大腿根上,却还体验着高潮的感觉。这种快感直到肉棒射精后又萎了下去,才
完全消失,她也松开了紧握的小手,甩着手心黏黏的精液。
「感觉怎么样?」
「……你真漂亮!」
好话说多了也未必好听,可当时的我还是不知说什么好了。一次足交,一次
打飞机,使得当年还是处男的我收到了极大的震撼,更不用提,这还是位漂亮的
Coser。虽然那次和阿坏并没再做别的,可这两次射精足足使我缓了好几天,才让
我的腰间没了酸痛感。
从那以后,我才算得上是正式进了圈子,后来也摆脱了处男的称号。回想起
当年的激情来,还是使我仍然意犹未尽。阿坏后来进入了直播业,有了小十万的
粉丝,不多不少,也被一些小地方的漫展邀请做了嘉宾。从她朋友圈看来,她每
天的工作就是出Cos,直播,漫展搬砖这些,大概还是另有「副业」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